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那时我们说的意味不明的话在线阅读第6章

作者:各自双双 来源:晋江文学城

等宫人将菜完全撤下之后,谢蕴兰便望向了裴璟,向来温柔和善的面上,染上了几丝含羞带怯的笑意。她一副不胜娇羞的模样,微微低下头,只敢拿眼角去看他,声音也低了好几个度,险些让人听不太清:“陛下……可要留宿?”

裴璟原本还因为她娇怯的模样而有些恍惚,然而听到她接下来的这句话后,猛然意识到了什么,顿时面红耳赤,脑子里一片空白。好不容易才找回理智,他唰地一下就站了起来,连膝盖撞上了桌角也没在意,只结结巴巴地说道:“不了,我……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他不敢去看少女的反应,顾不上膝盖处传来的阵阵痛感,跌跌撞撞就往外走,活像逃命似的。

临走前,他的余光瞧见少女充斥满泪水的眸子,清丽的面容上满是失望与哀切,还有一丝自嘲。

顿时,他的心像是被什么重重一击,疼得厉害,便不敢去多看,收了视线目不斜视地往外走。

等走到外头,他也不待何顺开口便道:“我们走。”

说完也没去想何顺跟不跟得上,迈着大长腿大步往外走。

何顺在后面摸不着头脑地小跑着跟上。

殿内,谢蕴兰面上的哀容早已退了个干干净净,就像她从未感到伤心过一样。

她眯着眸子看着殿门,想到方才皇帝落荒而逃的模样,心中既狐疑,也有些趣味。

要说皇帝是对她不满吧,可他脸上害羞的红晕做不得假;要说皇帝是对她有意吧,可他又没留宿,还慌慌张张地逃走了。

谢蕴兰揣摩人心这么多年,即便是她那个心机深沉的父亲,还不是被她看透了。从前的皇帝,她也早已摸准了他的脾气,可是现在的这个皇帝,她却有些捉摸不透,心头不禁起了些兴味。

有意思。

更有趣的是,从前的皇帝,与现在的皇帝,似乎压根不是一个人。

她勾起唇角,眼眸转了几转,忽然伸手招来了凝柳。

“你去将皇帝的行踪泄露给柳妃。”

凝柳低头,也没多问,只是乖顺地应下:“是,娘娘。”

“还有,近期皇帝的言谈举止、去向行踪,无论事情大小,都一一向本宫禀报。”

“是。”

等凝柳走后,谢蕴兰便一手支颐搭在桌上,水眸中兴致盎然。

有好戏看了。

裴璟的御辇走了没多久,毫无预兆地就停了下来。

他本还沉浸在方才的事情中,脸上的红晕还没褪去,此时察觉到御辇停了后,顿时愣了愣,以为出了什么事,就掀开窗户帘子问旁边的何顺:“怎么了?”

何顺略略低头,脸上有些为难:“陛下,前面……似乎是柳妃娘娘。”

柳妃?

裴璟努力回想了一下,才得到了些许印象。似乎之前是喊着要来见他,却被少女挡回去的那个女人?

正想着,耳畔已响起一个女人凄凄切切的声音:“陛下!”

这声音还挺响的,估计已经来到近前了。

裴璟默了默,将“绕过去”的这句话咽回了嘴里,估摸着也躲不过去了,就伸手将帘子拉开,果然看到一个身着水红色宫装的女子,正双眼含泪,委屈地看着他。

眼前的女子肤白丰腴,脸盘似圆月,一双含情目妩媚妖娆,丰乳肥臀,水红色宫装底下是绝对劲爆的身材,要放在唐朝时期,那绝对是个罕见的大美女。可惜……

他不好这一口啊!

也不是他不欣赏美,但是各人心目中的绝色标准也是不一样的。他对这样妖娆的美女没兴趣,他喜欢的是像谢蕴兰那样,清丽出尘的气质美女,看着就赏心悦目。

裴璟发呆的这会儿,女人已经委委屈屈地絮叨开了:“陛下,您不知道,昨日臣妾想去见您,可却被皇后给挡了!她甚至还当众羞辱臣妾,说臣妾不懂规矩,要按着臣妾在大庭广众之下挨板子!臣妾不敌她跋扈,只好退走,可是却一直担心您!陛下,您还好么?身体可无恙了?”她的美目在裴璟身上扫了几下,而后又哀切地哭道:“陛下,臣妾昨日实在是受了大委屈,您可要为臣妾做主啊!”

裴璟沉默地看着她,脸色有些僵硬。

其实他是在思考,思考怎么才能不暴露。

柳妃见他一直不说话,只稳稳地坐在御辇里,用一种陌生的打量的目光盯着自己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知怎么的,她忽然就在心里有些不安,总觉得陛下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她咬了咬唇,摇摇头甩去了心里头莫名其妙的感觉,只当是陛下见自己没有诚意,这才一直不发声。

她娇娇地笑了笑,眼风示意了旁边人一下,而后踩着底下的人当踏脚,整个人都钻到了御辇中,然后柔若无骨般地凑了上去,娇娇怯怯地倚在了裴璟身上。

裴璟却立时面色一变。他早在柳妃踩上‘踏脚’的那刻就觉得不好,但还没等他发声,柳妃就已经依上来了。

他赶忙往旁边躲了躲,避过了女人,同时急切道:“你……你别过来!”

情况急转直下,他早忘了自己现在是个皇帝,可以命令人来将女人拉开。他只是着急忙慌地往一边躲。

见状,柳妃满是不解,不禁再次哀戚道:“陛下,您忘了容儿了么?”

她又凑了过去,将柔软的胸脯贴上了裴璟的手臂,还故意蹭了几蹭,媚眼如丝,宛如无声的勾引。

御辇不大,裴璟早被逼到了角落里,自然是避无可避。此时一股馥郁的浓香蹿进了裴璟的鼻子,却半点没像之前那股清雅的兰花香那样让他心猿意马,只想打个大大的喷嚏。

他感受到女人丰满的胸脯,心里简直叫苦不迭,一边按在女人的肩膀上将她往外推,一边咬着牙道:“撒手!”

柳妃见裴璟这般抗拒的模样,顿时就愣住了,还有些不信邪。

奇了怪了!从前她这副媚态,陛下早就两眼发绿狼一样扑上来了,怎么这会儿,陛下不仅不为所动,还想把她往外推?

活像个柳下惠似的!

她对自己的身材有信心,便不进反退,又凑近了几分,整个人都依到裴璟的身上,甚至还刻意将衣裙往下拉了拉,露出饱满白皙的半圆。

见女人越来越过分,本还带了些绅士心理的裴璟脸色越来越不好,终于忍无可忍,一把将柳妃退开,板着脸生气道:“下去!”

“啊!”柳妃猝不及防之下被推开,嘴里顿时惊叫了一声。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便不可置信地望向了裴璟,掩嘴道:“陛下,你……你怎么……”

才刚开口,她便看到了裴璟格外不好看的面色,瞧见他冷冰冰地看了过来,立时哑了声。

这个时候的裴璟,面沉如水,深邃的眼眸直直盯着柳妃看,显然是真的发了怒,整个人都分外地有气势,一点草包昏君的模样都没有。

柳妃抖了一下身子,再也不敢乱来,心里则觉得陛下比往日更加可怕了。

从前陛下虽也是喜怒无常,但整个人虚浮无力,发怒也像是小孩子闹脾气,哪里有一点帝王深沉的气魄?

可是今日,她竟然从陛下身上感受到了威势!

裴璟当然不知道自己所产生的效果,他只是见到柳妃乖乖地呆在原地,不再试图凑上来,顿时松了口气,面上也和缓了几分。

他想了想,也没再难为她,只是咳了一声说道:“天色不早,你先回去休息吧。”

见裴璟面色稍霁,柳妃不敢再闹腾,咬着嘴巴乖乖应了声,下了御辇带着人离开了。

何顺在一旁站着,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特别是裴璟发怒的时候,那样的威势,也让他吓了一跳!

他陪着皇帝也有五年了,从未见过他有这一幕!

莫非……他心里惊疑不定地想着,莫非当真是死而复生一回,陛下竟脱胎换骨了吗?

那,那他岂不是,岂不是险些害了真龙天子?若是日后,被陛下怀疑了,又或者,遭了天谴……

何顺抖了抖身子,头一次对自己投靠丞相这件事产生了几分怀疑。

这边,裴璟挠了挠脸,吁出口气,心里也有点犹疑。他知道往日的那个皇帝,绝对不会推开柳妃,他要是不想让别人怀疑,最好的办法就是‘宠幸’柳妃。

但是偏偏,他过不去心里这道坎啊!

且不说他不喜欢柳妃这一类型的,单说柳妃对他来说还是个陌生人,刚一见面就要啪啪啪什么的……

不是他保守,但他还真没开放到这种程度!

裴璟试探般地看了看立在一旁的何顺,咳了一声:“那个,何顺,回去了?”

何顺顿时反应过来,一个激灵,赶忙诚惶诚恐应道:“是,陛下。”

随后御辇便又伴着旁边许多人,浩浩荡荡地回了乾清宫。

而这边的事情发生过后不久,谢蕴兰那里就得到了消息。

“你是说,陛下对柳妃态度抗拒,面对柳妃的投怀送抱,还将她推开了?且,陛下同往日大不相同,气势都凌厉了好几分?”

“正是。”底下的小宫女低垂着头,诺诺应着。顿了顿,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抬起了头,欲言又止。

谢蕴兰见了,便挑了挑眉:“还有什么事?你不妨说出来。”

小宫女便将之前裴璟让人去搬了个板凳踩着板凳上了御辇,还有不让人做踏脚的事情完完整整说了一遍。

谢蕴兰听完之后,便摸了摸下巴,眸中饶有趣味。

“看来我们的陛下,还真是变了不少呢。莫非失忆,当真能够让人性情大变至此?”

她像是在对小宫女说着,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小宫女没敢接话,只垂着头跪在原地。

谢蕴兰用指节敲了敲桌子,沉思过后,才看向那个小宫女,微微笑道:“你做的很好。接着继续盯紧了陛下,有任何的异样,都来禀报本宫。”

“是。”

小宫女下去后,谢蕴兰转头去瞧身后安安静静当摆设的凝柳,唇角微微翘了翘:“凝柳,你怎么看?”

凝柳眼眸低垂,轻声道:“奴婢愚钝,不敢妄言。”

谢蕴兰便轻哼一声,给了她一个白眼,懒懒散散道:“你不敢?分明是怕惹祸上身!”

凝柳紧闭着嘴巴,没吭声。

谢蕴兰也没在意,心头对凝柳这般的态度还有些满意。她笑了笑,而后眼眸微微眯起:“我那个父亲定然还不知道陛下的异常。你去封锁消息,莫要走漏风声,让我父亲知道了。”

凝柳怔了怔,而后蹙眉道:“可是陛下身边的何顺,却是丞相的人。”

谢蕴兰瞟她一眼,唇角微弯似笑非笑:“何顺不过一个两面三刀的小人,本宫不信你没有拿捏他的办法。还有——何顺是奉了我父亲的命才毒害了陛下,若是能从中找到证据,也多了个扳倒我父亲的途径。”

“总之,掌控何顺并从他嘴里套话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怎么做本宫不管,但本宫相信你不会让本宫失望的。”

谢蕴兰往后靠了靠,顺势倚在了榻上,懒洋洋道。

“是。”凝柳垂着眼应下。紧接着,她抿了一下唇,终究还是没忍住,轻声问道:“娘娘之前不是袖手旁观么?为何如今要帮陛下了?”

“还以为你要憋到什么时候呢。”谢蕴兰瞥了瞥她,脸上笑意不变,“从前么,陛下就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没什么好关注的。可如今么,他聪明了不少,似乎有跟我父亲斗一斗的希望了。”

聪明?凝柳眉头微蹙,有些不解。即便陛下性情大变,行为举止也有些怪异,可若说聪明……

陛下还不是被娘娘耍得团团转?

对此,谢蕴兰只吹了吹指甲,漫不经心解释道:“蠢虽还蠢了些,比起从前,倒是要聪明多了。”

能利用的地方也多了。

延伸阅读

斯图喜鹿加盟  http://www.piroxllc.com/xfoj.shtml
斯图喜鹿鞋主营运动鞋,休闲鞋,学生鞋,精心做好每件产品。创新的品质,创新的效率,将一

恒佑福加盟  http://www.piroxllc.com/atl7.shtml
恒佑福翡翠致力于以现代美学演绎传统经典,以丰富创意创新时代风尚,以简约而不失高贵、经

大卫茶具加盟  http://www.piroxllc.com/pydj.shtml
大卫茶具生产销售的日用陶瓷、水杯/咖啡杯、广告促销礼品杯、陶瓷杯、镁质强化瓷杯、陶瓷

春雷加盟  http://www.piroxllc.com/p7hu.shtml
春雷工艺礼品是专门从事礼品策划、制作、销售、服务性的礼品公司,主要从事政府机关、社会

德兰美洗衣加盟  http://www.piroxllc.com/uyuv.shtml
河北德兰美洗染有限公司是集洗涤设备研制与洗护连锁加盟扩展为一体的现代化新型集团。致力

雅美娜卫浴加盟  http://www.piroxllc.com/g233.shtml

春帘加盟  http://www.piroxllc.com/pveo.shtml
春帘窗帘集窗饰制品及室内装饰材料开发、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拥有出众的生产设备、雄

迪奥珠宝加盟  http://www.piroxllc.com/u1a3.shtml
**珠宝的创始人是ChristianDior,品牌创史时间是1946年,经营钻石、1

格莱贝珠宝加盟  http://www.piroxllc.com/sk3l.shtml
风尚、前沿、隽永、源自法国经典珠宝colorbay二十世纪上半叶的欧洲,色彩缤纷的彩

傲艾加盟  http://www.piroxllc.com/ywuh.shtml
傲艾床上用品总部的商标不仅很形象,同时也很有艺术内涵。整个商标形象构成了艺术的美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后魔尊只想追师兄在线阅读第6章

    请问有人不按套路出牌怎么破?何琪瑶和佳南看着苏珊珊一脸无辜的样子,顿时有一种上不来气想要打人的冲动。她们以前为什么都没发现这个女人这么欠揍?虽然一直都很惹人讨厌,但现在的苏珊珊气人的功力显然更上一层楼。苏珊珊也不管那么多,扭头就走了。这两个人也不是什么绝世大美女,她说真没什么兴致继续和她们纠缠了。自

  • 女神的超凡高手在线阅读第5章

    “爷爷,不要离开我,爷爷你不要走好吗?”希宝怡从小就失去亲人,是希海备在死人堆中,将她救起,并抚养她长大**。在她心里,爷爷和哥哥,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比血缘关系更亲。希海备,用力提起手,每一分每一秒,身体上都传来细胞被撕裂的巨痛。轻轻的擦去,希宝怡脸上的泪痕。“别哭了,爷爷没有走,爷爷会一直在你身

  • 孟姜女之大悲咒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四章军训夏励想到上辈子周小洁军训完回家确实挺黑的,当时回学校还说自己回家家里人都不认识了。后来这在宿舍都成为她的黑历史了。等大家去到操场的时候,一对排列整齐的教官队伍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各班按班级排好队伍后,每班的教官到各班面前。只见一个长相较年轻,高高瘦瘦的教官站在五班前,“同学们好,我是负责你们

  • 寻找汉尼拔[综英美]在线阅读第5节

    紫霄道场,分宝岩场外。盘古开天地时,开天斧因受阻力断裂,化成了太极图、盘古幡、混沌钟等先天至宝,辗转流落于洪荒,被鸿钧所得,而今分宝岩,老子得太极图,原始得盘古幡,七人中唯准提无宝。红云不可置疑看着手里的素色小旗,忍不住掂了掂,心底犯嘀咕,他想今日非但拜入圣人门下,还得了先天灵宝五行旗中的--北方玄

  • 再见吧!我的胖青春暗谋

    弱水三千,我却只取一瓢!贪心不足蛇吞象的道理,青阳自然也是明白的。一整条龙脉放在眼前,想要将其全部掠夺干净,先不说自己能不能做到,有没有这个能力,单单墨家这一关……就很难过去。所以,做人,还是得知足才行!机关城内藏着龙脉,印证了自己的猜想,这本身就是一件足以令人高兴的事,当初只是突发奇想,方才生出来

  • 浊世流云之女子

    “荒谬”冷志宇粗暴的打断了梅子的话。他不信,也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情。“颜王”话被别人打断,梅子微微有些不高兴“我只是把我知道的告诉你罢了,信与不信全在你。”“刚才冒犯了。”冷志宇很快的调整过来。“算了,你也是太关心国主了,暂时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我先回去。”梅子行了个礼,和弟弟一起退下了。梅子一走,冷

  • 纵横有道初入山林为食忙

    估摸着有早上五点左右,外面已经蒙蒙亮了些,夏夜估计这个村庄偏北,大约有上世东北那方位,现在夏季正好五点差不多的时候,夏夜惦记着今天和小伙们约好去林子里,就早早的打理好背着一个背筐。背筐里放上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个麻布袋子,夏夜出了窝棚,坐在木头墩子上等着李石头。没多一会,夏夜正对着的土路上,有十来个三五

  • 铠甲勇士:幕后大BOOS第三章在线阅读

    天空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只有一望无际的苍茫。脚下是宽大的河面,河岸两边开满了比生命还要绚烂红艳的曼莎珠华。曼珠沙华,黄泉边的绝美之花。传说,彼岸花,花开彼岸,花开时看不到叶,有叶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似乎是印证来人心中所想的那般,彼岸花环绕的古朴石碑上,赫然镌刻着几个让人无法忽视的大

  • 笑傲诸世干坏事去了

    “是吗?”慕韩吹了吹茶杯,抿了一小口茶。“是啊是啊,对了小姐,你们今天去干嘛了,把豆豆都送来了。”在以前,只有慕韩执行任务,或者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才会把豆豆送到他们这边来。“就是,娘亲,你干嘛去了,也不带着豆豆。”豆豆跑到慕韩的怀里抱着慕韩撒娇道。“我和你娘亲今天啊,去干坏事了,小孩子不能跟着。”诺克

  • 青葫剑仙之土豪与穷鬼

    下午童守小学放学时,鵺野鸣介身边除了需要除灵的山口晶,还有另外一男一女两个学生,立野广和稻叶乡子。“欸!你不就是那个灵能少女森静羽吗?”自从鵺野鸣介给稻叶乡子除灵后,她就抛弃无神论,热衷于订购各类灵异杂志。“阿鸣你居然认识名人啊!森姐姐,给我签个名吧!签衣服上!”森静羽从手提包中拿出签名笔,一边按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