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暴戾世子的代嫁男妃学校(修)

作者:桑奈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南宁土生土长的他,虽然没见过文言昔的真人,但也听过她的事迹。

据说,她家是开武馆的,这姑娘从小就是打架一把好手。

可以这么说,南市这一辈的叫的上名字的头头,都被她揍过。

起初他们不服,最后一个个的被打的服服帖帖,文言昔的凶名是彻底打出去了。

但是上了高中之后,这人不知怎的就安分下来,也不怎么管事。

可这不管事是有例外的,如果碰到了她的底线,也就是她的好朋友魏寂寥,那就不好意思了。

就比如某个为了抱大腿,就使出一百零八般武艺的笨蛋。

据说为了抱得美人归,还用了英雄救美这一招,结果英雄变狗熊。

被文言昔带来的人打到连爹妈都不认识,最后还被这个圈子除名了。

此后,再也没有人敢去招惹魏寂寥。毕竟到时候得罪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帮人。

完了,还要被赶出这个圈子。

被打一顿也无所谓,反正是皮肉伤,也伤不了多久。

要是被赶出这个圈子那就是真的完了,没得罪人就算了,得罪了人,那可就不好说了。

可他们这个圈子,要想不得罪人,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为了自己的人生安全,还是不要去招惹人家姑娘。

这是他们这个圈子的共识。

“冷哥,你真的别招惹她。要知道你现在是在他们的地盘,到时候真的不会有人帮你的。”陈回着急道。

“他们现在不找你,一是因为不知道,二是因为那个文言昔外出训练去了,等她回来,他们一定会找你麻烦的。”

“说不定不用等她回来,这些事自然会有人帮她处理好。”

“那又如何,我还怕他们不成。”冷秋风不在意道。

他并没把陈回的话放在心上,他看过文言昔的调查报告,的确是个凶猛的女孩。

可是,那又怎样。

打架凶猛不凶猛和他有什么关系,他根本不在意。

能相处就相处,不能相处那就用武力征服。

别说他不讲情面,只要是阻止他和魏魏的,就算他哥来,那也没有情面。

“哎呦喂,我的冷哥哎,你怎么就不懂呢?”陈回都快急死了,这人怎么听不懂人话呢,“到时候,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中一群人。”

“你在南宁的时候,得罪过他们,他们巴不得找个机会揍你呢……”

“陈回。”冷秋风打断他的话说道。

“嗯?”陈回眉头微蹙,脸上还带着几分焦急,不解道,“干嘛?”

“我知道你是关心我,但她对我来说很重要,很重要。”冷秋风说的很慢,一字一句极为认真。

陈回知道一旦冷秋风露出这样的表情,那这事就定下了,谁劝也没用。

见他还是无比担忧的样子,冷秋风拍了拍他的肩,笑着安慰道:“别担心,他们不行是因为他们心思不纯,而我和他们不一样。”

那些人希望能从魏魏身上得到好处,让他们可以这样那样。

但是他从始至终只有一个目的——得到这个人。

那些人总想着走捷径、玩套路,而他有足够的耐心,可以陪着魏魏一起成长。

等他渗透到魏魏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每一片记忆,那时就是最好的机会了。

冷秋风自信满满,这种态度也感染到他身旁的陈回。

陈回不再激烈反对,只问道:“冷哥,你是认真的吗?”

“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

“好吧,你赢了,我会帮你的。”

他冷哥决定的事,那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既然如此,那他陪他疯一次那又如何。

等那人回来,冷哥碰壁了,说不定就放弃了。

听说,那人护魏寂寥就跟护鸡仔一样,到时候又有热闹看咯。

……

星期一,清晨,成记包子铺。

魏寂寥到时这里只稀稀疏疏地排着几个人,他们穿着校服,背着大书包,脸上还有些困倦。

她站在他们身后,等到她时,那老板放下手上的动作,乐呵呵道:“来了。”

“嗯。”魏寂寥点点头,“早上好,叔。”

“今天吃点什么?还和以前一样?”见魏寂寥点头,便向里喊道,“她婶,寥寥来了,还是老样子。”

“好咧。”里面忙碌的女人转过身子,招了招手,笑着催促道,“快进来,快进来,早点吃饭,好去上学。”

魏寂寥眉眼弯弯,向里走去,“麻烦叔和婶子了。”

“你这孩子,还是这么客气。”老板娘笑着拉过魏寂寥,把她摁在位置上,帮她把书包取下来。

接着把自己刚刚拿的早餐放在她面前,絮絮叨叨道:“早就准备好了,现在温度正合适,你快尝尝。”

看着面前又加了份量的包子和豆浆,魏寂寥无奈道:“婶子,不要这么多,我吃不了的。”

“这哪里多了,明明就是正常份量。”老板娘慈爱的看着魏寂寥,捏了捏她一点肉都没有的手,心里又是担忧,又是怜爱。

这孩子,怎么就是不长肉呢?

“寥寥啊,你可千万别学那些女孩子弄啥子减肥,女娃娃就是肉肉些,才好看、健康。”

老板娘忧心忡忡,苦口婆心,最后还是没能拗过魏寂寥,只能把那些东西减了一半。

“好了,婶子去忙吧,待会人多了,叔一个人忙不过来。”魏寂寥对站在一旁,手上拿着包子,随时准备投喂她的老板娘道。

老板娘不情不愿的挪动脚步,临走前对魏寂寥是千叮咛万嘱咐,“寥寥你先吃着,还想吃什么就自己动手,千万记得多吃点,不要客气。”

“婶子放心,我不会客气的。”魏寂寥再三保证,老板娘才依依不舍的离开,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正如她所说,没一会儿,铺子前又加了好些人。有早起的学生,也有年迈的老人,铺子里面都差不多坐满了。

蒸笼里袅袅上升的白烟,配合着鼎沸的人声,这样热闹的场景,充满了生活的烟火气,让人由衷的感到愉悦。

魏寂寥刚刚吃完一个包子,就察觉有人站在她的旁边,一抬头就看到一张带着酒窝的笑脸。

“好巧啊,魏同学。”冷秋风拿着书包,“我能坐在这里吗?”

“随便。”说完这句话,魏寂寥便没有理他。

冷秋风眨了眨眼,然后笑着坐在了一旁。

没一会儿,老板娘便把冷秋风的早餐端了过来,见他俩坐在一起,心里有些诧异,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寥寥这孩子是她看着长大的,这么多年,除了那个姓文的小丫头,还真没见过她和同龄的孩子坐在一起吃饭,尤其还是一个男孩子。

老板娘细细回想着,这个男孩好像是最近新搬来的,来过他们店里几次。

别的先不说,这男孩相貌确实是一等一的,要不然她也不会有这么深的印象,毕竟店里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

就是不知道他和寥寥是什么关系,能让寥寥破例的,可不多见。

老板娘思绪万千,面上却一点也不显。

她放下早餐,装似不在意道:“寥寥,这是你同学,怎么以前没见过?”

“阿姨好,我是冷秋风,是魏同学的邻居兼同学,这个学期才转过来的。”冷秋风微微一笑,抢在魏寂寥回答前说道。

他知道老板娘看着是问魏寂寥,可那眼睛明明看的是他,所以是问他才对。

“哦,是新邻居啊。”老板娘点点头,她知道寥寥的邻居要搬家的事,只是没想到新邻居这么快就搬过来了,而且这年龄还这么小。

知道冷秋风的身份后,老板娘就没说什么了,只道:“你们吃着,我先去忙了。”说着,老板娘就去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老板娘虽然走了,但那眼神总时不时的飘过来,见两人都安安静静的吃早饭,没有任何交流,这才彻底放心下来。

她知道寥寥是个好孩子,那个男孩也不像是个坏孩子,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这两个都长的那么好,又是同学邻居的,平日里同进同出,要是万一……老板娘实在不敢想下去。

想到这,老板娘决定日后还是要好好观察一下,免得出了什么意外。

到晚上的时候,还把这事和老板说了一下。老板抽了一口烟,沉默了半晌,点点头道:“也好。”

日后冷秋风再过来的时候,总觉得自己被什么盯着,回头看又什么也没发现,这种古怪让他心里毛毛的。

与怪异的感觉相反是的,这里的老板和老板娘比之前热情多了,让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现在冷秋风和魏寂寥刚刚吃完早餐,然后一起去了学校。

准确的说是冷秋风看着魏寂寥离开,自己再匆匆忙忙的把剩下的包子塞在嘴里,拿着书包就跟了上去。

他走在魏寂寥的后面,眉眼里不知何时溢满了温柔,那样直白又热烈的目光,让前面的人无法忽视。

“这位同学,我劝你离我远一点,不然你会后悔的。”魏寂寥冷着脸道。

冷秋风没有被魏寂寥的冷脸打击到,反而觉得她这个样子就像一只炸毛的猫,别扭又可爱。

不过他也没忘记回答那句话,“我不会后悔的。”

永远不会。

“还有哦,我是冷秋风,不是这位同学。魏同学下次可不能忘记了。”

在进校门的那一刻,冷秋风在魏寂寥耳边说道。

延伸阅读

陕西南方酒店加盟  http://www.webcams-filles.com/bhnd.shtml
陕西南方酒店加盟公司介绍陕西南方酒店有限公司是一家综合性的涉外连锁商务酒店。创始于1

莲之养雪莲生态保养加盟  http://www.webcams-filles.com/gw6m.shtml
本产品有别于一般的皮肤保养品只注重外部保养,而是通过对体内的排毒及修复,从根源解决问

企鹅共享洗衣机加盟  http://www.webcams-filles.com/bsgk.shtml
杭州企鹅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1月,是一家集自主研发、商业运营、合作推广为一

爱尚琥珀加盟  http://www.webcams-filles.com/n3a9.shtml
爱尚琥珀小饰品是琥珀、挂饰、手串、项链、工艺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

欧宝丽加盟  http://www.webcams-filles.com/gcdd.shtml
珠宝加盟店就选欧宝丽,欧宝丽珠宝品牌拥有20余年传统珠宝生产、少售经验,在2008年

光华酒加盟  http://www.webcams-filles.com/yxp1.shtml
光华酒光华堂为一家从事酒类电子商务公司,本公司与各大酒厂或区域一级代理深度合作,产品

铃诚加盟  http://www.webcams-filles.com/gls1.shtml
铃诚塑料创建于1994年。我公司一直致力于生产日本玩偶,动物,漫画人物等玩偶的眼球,

视晶宝视力康复中心加盟  http://www.webcams-filles.com/u8qk.shtml
视晶宝眼健康视力服务中心通过多年的经验总结,**同类行业的技术经验结合现代科学。近视

悦悠百货加盟  http://www.webcams-filles.com/gknp.shtml
悦悠(JOY)是好韩国潮流品牌,品牌持有商为韩国悦悠。悦悠(JOY)魅力很群的原创设

手有鱼香加盟  http://www.webcams-filles.com/g6ws.shtml
手有鱼香餐厅是口味正的川菜创意菜餐厅,店里充满了艺术气息,曾经上过美食地图的黄豆焖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摆魂师在线阅读第六节

    “哎呦,莫大,你真舍得把九丫这么乖的伢儿卖掉,造孽呦。”几个年迈的老者敲着拐杖不舍的说道,莫茹可是这方圆几里最为乖巧懂事又漂亮动人的女娃,平日里对长辈孝顺,对同辈谦让,这么乖巧的娃被卖掉,几个老者都忍不住说话。但却也知道人家是那丫头的亲生父亲,而且这个莫大刚愎自用,怎会听他们的话。“我说刘大叔,我这

  • (血族)吸血鬼专业扶贫办之淘汰赛的前奏

    第一期节目放出的同时,投票通道也开启了。绿绿的网站普通用户每个人每天7张票,VIP翻倍,不能投重复的选手。但是如果你买了赞助商的饮料,一箱里面有14张投票券,可以任意叠加。规则一出,官博底下都在嘲讽,什么人会为了投票一箱一箱地买饮料啊,尤其那个饮料还不好喝!这种论调得到了不少人的点赞,前期的确没什么

  • 三无男的猎人生涯在线阅读智斗阿姨

    第十章智斗阿姨朱琪听到王天一的话后,立马转头看向电脑屏幕,双手在键盘上飞快地敲击了几秒后说道:“OK!”朱琪盯着电脑屏幕说道:“郑悠婷来自怀南省,二十三岁,应用数学一班的,住在一号楼120室!,联系方式131......”。“应用数学一班的,住在一号楼120室!”,王天一在口中默默念叨。随后便又飞快

  • [铠甲勇士]希望在线阅读第三章

    “红袖,你不要看不起正在努力的人,他们都是很强的,特别是少冥哥哥,他很厉害的。”小人儿不满的瞪了一眼她,怒声说道。“。是。”“父王和母后那边有消息传来吗?”见她认错态度良好,小人儿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点头问道。“陛下和王后很担心公主,太子殿下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听言小人儿眼睛刷地亮了一下,兴奋的看向

  • 战狼之张晓宇不详的预感

    “又失恋了。”梁以沫失落的在好朋友郑豆豆面前喃喃的说着。“得了吧梁以沫,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这个学校谁不知道你风流成瘾交女朋友的时间永远不会超过一个星期,玩过就把人家甩了,这不是你的拿手好戏么?”郑豆豆一脸嫉妒的说道。“你这可是在人身攻击我,我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每次分手都是女方先主动提出的,我可不

  • 洪荒之大师兄在线阅读第2节

    萝莉用嫌弃的眼神看着我,道:“打断别人说话很没有礼貌,知道吗?”我尴尬地笑了笑,道:“继续说。”谁知萝莉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软绵绵地说到:“不说了,反正我也不是一次两次犯这样的错误了。算了,你也就好之为之吧!希望你能最后一个活下来!拜拜!”说完,萝莉凭空消失了。我无语了,什么叫不是一次两次,那就

  • 死敌是我养大的崽楔子

    女孩不知道在林中跑了有多久,只知道身后提着大刀的黑衣人一把烈火烧烬了她的家,杀死了她最亲近的亲人。可是她实在没力气跑了,此刻全身精疲力尽,身子仿佛快要被抽干般虚脱。绝望的扑倒在地上,她瞪着双眼,惊恐的看着身前渐渐逼近的黑衣人。“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杀害我?”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瞬间烧毁了她所有美好,瓜

  • 揭短在线阅读第五章

    大宋大观四年,吉州吉水的一个小渔村里。面容惨淡的李氏看着小床上昏迷不醒的儿子,束手无策,床上躺着的是她的儿子杨再兴。她的丈夫杨满堂到邻村延请郎中去了。杨再兴是夫妻二人的大儿子。六年前,杨再兴降生时,本来是艳阳高照的午间,天空万里无云,小家伙甫一落地,晴天就是一道霹雳,把村头一老树从中劈成两半。村里头

  • 梦回十里洋场在线阅读天堂向左,战士向右

    如果人生能重来一次,吴良绝对要做一个好人,扶老爷爷过马路,陪老奶奶跳广场舞,不偷看女生换衣服,还有,不闯红灯!但是人生没有如果,现在吴良站在了另外一个人生路口上,面前出现了两条岔路,看起来一模一样,甚至连个路牌都没有,来往的人都行色匆匆,默不作声,手里拿着一份邀请函样的东西。只有吴良空着双手,“靠,

  • 开局:我直接犯困了一千年在线阅读第六章

    君姒一整天都在书房写字,刻意不去听外面的传言。这反常的举动更让人怀疑。已经有人在说,她并不想嫁给孟炎成。只是迫于皇命而已。若是这样的话传到孟家人耳里,恐怕孟家人会怀疑皇室的真诚。皇后有意压制这些乱七八糟的谣言,但堵不住悠悠众口。她希望君姒能自己站出来说句话。但从早等到晚,派去邀月楼的宫人回话都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