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青春绝赞公演中第十章在线阅读

作者:凡岁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从禁闭室出来没几天,库赞就得到了一次额外的外出机会。

那天是一年一度的海军节,按照规定,所有海军军官、士兵、民间雇员,乃至海军学院的士官生都能放假一天。这一天世界上所有的岛屿和城市都挂起白色的海鸥旗,各地的驻地海军都换上崭新的制服,军乐队吹吹打打地走在前面,领着后面的海军队伍,昂首从道路两旁人们的欢呼声中走过,向他们招手。女孩们红着脸跑到队伍里给他们鲜花,然后又飞快地跑开,孩子们兴奋地追着他们跑,向他们行礼。

那天库赞起了个大早,早早地守在安纳波利斯岛港口的角落里,刻意地不引人注目。班克罗夫特依然寸步不离地跟着他,他心不在焉地轻轻用脚踢着它,让它走开,小狗不情不愿地拖着一条瘸腿走远了。

终于,他看见萝丝·格兰特到了码头上。他跟在她身后,小心翼翼地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随她上船。班克罗夫特又跑了回来,像从前一样蹲在码头上发出呜呜的低鸣,望着船开走的方向——不知道为什么,它从来不走出海军学院的大门一步,尽管没人规定它不能,或许这是它给自己的规定,海军学院的狗都是懂纪律的。

船在海上清晨的浓雾中缓缓前行。萝丝·格兰特安静地站在船头,扶着栏杆遥望船行进的方向。她今天穿着一件乳白色的罩衫,宝蓝色带波点的裙子,奶油色的皮鞋,波浪般的长发被金色的束带扎在脑后,她的面孔如石头一般沉静,固执中带着温和,显出一种内心澄澈的安详与寂静。库赞在她身后远远地看着她,紧张地盘算着,待会儿下了船,他应该隔着几米的距离走在她后面,不能太远,也不能离得太近。等她走上大街,自己再加快脚步,不经意从她身旁擦过,以便装作巧遇。接下来该怎么做呢?是邀请她去街角的电影院看电影,还是请她去两个街区外的剧院看场戏?又或者是请她一起去“圣方济各”咖啡馆喝咖啡呢?不管怎么说,既然第一次下定决心邀请她,先学会怎么开口是最要紧的。他应该说什么呢?是像平常一样跟她打招呼说“早上好,萝丝小姐”,还是应该称赞她“萝丝小姐,您今天真漂亮”?或者是干脆什么也别说,出其不意地给她一个惊喜呢?

就在库赞满脑袋胡思乱想时,船已经靠了岸。港口弥漫着崭新而活泼的气氛,栏杆被新漆成蓝白两色,空气中还带着新鲜油漆的气味。码头上白色的风向袋被海风吹得鼓鼓的,顽强地指向安纳波利斯岛的方向。

港口里停了好几只船,码头上人来人往,拥挤不堪。萝丝·格兰特下了船,沿着通道向港口外面走去。库赞费力躲开了那些向他献殷勤的女孩,远远地跟在她身后,心脏咚咚直跳。

她快要走出通道了,拥挤的人群让库赞难以靠近她。他往四周看了看,就在他准备从另一侧栏杆翻过去,以便不着痕迹的抄到她前面去时,他突然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萝丝!”

听见这个声音时库赞的脑子空白了一下,他迟疑着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愕然地瞪大了眼睛:他看见萨卡斯基站在通道外,高高地挥手。他穿着一身雪白的海军制服,肩上金色的大佐肩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他把外套披在身后,里面是一件深红色的衬衣,套着紧身花缎马甲,上衣口袋里整整齐齐地露出一截手套,旁边别着一支蔷薇花。

萝丝·格兰特笑着挥挥手,加快了脚步,走到那个高大的身影旁。他极为罕见地露出一种几乎可以称之为温柔的神情,笑着向她伸出一只手,取下胸口别着的蔷薇花递给她。两人低声交谈了几句,便挽着手向大街上走去。

库赞停在原地一动不动,人流从他身边挤过,他毫无知觉。他像木头一样杵在原地,感到一种被遗弃的感觉——或许就像小狗班克罗夫特在那个雨夜趴在班克罗夫特大将脚下时的感觉——那些在他头脑里反复精心排练过的漂亮语句就像肥皂泡似的一个个在空中破裂了。他的皮肤绷得像橡胶一样紧,攥在手掌中的指甲已经触到了骨头。

突然,一阵难以忍受的羞耻和难堪传遍了他的全身,他挪动起似乎已经变成铅块的腿,飞快地向海边奔去,在人们的惊呼声中一个猛子扎进了海中。

他划动的双臂像两只长矛,在冰冷的海水中破开一道口子,飞快地离岸而去。从海面冲来的波浪和回头浪汇合在一起,形成一道道漩涡和激流,猛烈地冲撞着他的躯干和四肢。海水的咸味灌满了他的整个鼻子和口腔,他无法思考,他早已经忘记他从前学过应该如何应对这复杂的波流,只是本能地拼命划动手臂和双腿。他不知道游了多久,不知道游向何方,寒冷的感觉包围了他,和水流碰撞最激烈的小腿已经麻木僵硬,他用手扑打着海水,双腿沉在水中,尖锐的刺痛遍布全身,好像身体的疼痛能够让他暂时忘却心中的苦涩。

终于,他面前出现了红砖砌成的防波堤,像一道绵延的乡间小路温柔地横在浪涛之中。他疲惫地爬了上去,浑身精湿,呢制外套像铁块似的包在他身上,帽子已经不知道掉在了哪里,他浑身没有丝毫力气,瘫倒在防波堤上。

他的脑子里充满了奇怪的念头:街角的电影院现在是不是该上映“怒海争锋”了?两个街区外的剧场里是不是开始演出“汉密尔顿夫人”了?“圣方济各”咖啡馆最右手边临街的位置是不是也坐满了人?可这些跟他还有什么关系呢?

几只海鸥从他的头顶掠过,发出啾啾的鸣叫,好像在嘲笑他的狼狈。一艘豪华游轮从远方驶过,舞会的音乐穿过海风隐隐约约地传来:“来吧宝贝,点燃我的□□……”

他空白的头脑渐渐恢复了知觉。他想起萨卡斯基在毕业后被分配到格兰特中将的部队里,只用两年时间便升上了大佐,听说明年就要升少将了。或许他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根本说明不了什么,或许她只是遵从父亲的安排来应付萨卡斯基也说不定。或许他可以像跟鼯鼠决斗一样找到萨卡斯基一决胜负,他有足够的信心不会输给萨卡斯基——即使他现在已经是自然系恶魔果实能力者。

可是萝丝·格兰特在通道尽头的笑容再一次浮现在他脑海中。尽管她平素的神情总是温和的,但那个淡淡的笑仍是光彩动人的,它在阳光下发出一种近乎神圣的透明,好像它并不是来自现实,而是来自那个土地上流淌着乳和蜜的黄金岁月般的往昔,像无形的蛛网一般轻柔地将周遭的一切都笼罩住,散发出甜蜜的馨香。不不,他绝望地想着,那不是应付,她爱她眼前的那个男人。

他闭上眼睛,可那两人挽手离开的情景像斧凿刀刻一样死死盘踞在他的脑子里,占据着他的眼帘。他看见他们携着手沿着堤岸散步,倾听大海的咆哮,看见他们坐在公园的长廊下促膝长谈,看见他挽着她的手,从军刀拱门下穿过,走向被百合和蔷薇装点的婚礼祭坛,穿着黑色法衣的神父手捧圣经迎接他们……

可她是天主教徒。一道闪电划过了他的脑海,他睁开了眼睛。她不能和他结婚——除非萨卡斯基也皈依天主教。他那么厌恶宗教,会为了她成为一个天主教徒吗?

那你呢?你又是一个真正的天主教徒吗?他听见一个声音在质问他,你能打消自己的疑虑,像个真正的天主教徒一样聆听修士们的教导,所有的行为都听从上帝和主教的教诲吗?他迟疑着犹豫了,好像从梦中惊醒,先前的愤恨和不甘像燃尽的火柴一样渐渐熄灭,麻木的身体恢复了知觉。他慢慢坐起来,出神一般看着远处那已经缩小成密密麻麻的雕刻一般的市镇,弓起的背像一堵沉默的古老城墙。

突然,他看见不远处的海水中露出一个头,在翻腾的巨浪中若隐若现。他高高地昂起头,用僵硬的双臂拍打着水面,头上夹杂着一团团海藻。库赞坐在防波堤上,静静地看着他越过一个接一个的浪头,奋力地向这边游过来。

他扒着防波堤爬了上来,瘫在地上大口喘着气。库赞看了他一会儿说:“我还以为你会淹死在路上。”

鼯鼠露出一丝惨淡的笑容:“你也看见了?”

库赞没有回答。

“我们俩真蠢,不是吗?”

“不,是你蠢,我可不像你。”

“好吧,好吧,是我蠢。”鼯鼠苦笑着,“你还真是一点儿也不肯吃亏。”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鼯鼠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可还没等库赞回答,他就又接着说了下去:“和你打的那场架让我想起过去,从前在街头厮混时我们都这么干,要是谁没为女孩打上几架的话,他就不算个男子汉。”

库赞看着他——他的脸上还带着尚未消除的青紫淤痕——他又说:“我想起我以前迷恋的一个姑娘。她住在离我家三个街区外的大房子里,房子外面立着铁栏杆,门是金色的,把手上刻着家徽。她每天都坐着两匹马拉的马车去天主教修女们开办的修道院学校上学,穿着金线缎花边的白色连衣裙,披着毛皮做成的披风,她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姑娘。我从没和她说过话,我每天都躲在修道院外的一棵大树后面,从马车的侧窗里看一眼她的脸。我爬到树上,竖着耳朵,希望能从教堂的唱诗班中听到她的声音,或者听见她在音乐房里弹古钢琴的声音。我那时真是迷恋上她了。”

“我快被你感动了,罗密欧。”库赞冷冷地说。

“可我连她的名字也不知道。”鼯鼠说,“后来当我第一次看见萝丝小姐时,我就觉得她非常像她。我想,我已经是海军学院的学生了,我爸爸和她爸爸一样是海军中将,我终于有资格追求她了。”

库赞感到心里跳出了一个恶毒的魔鬼,控制了他的大脑和舌头。

“是吗?你追求过她吗?”他嘲讽地说,“你确定她看过你那些狗屁不通的情书吗?你向她表白过爱意吗?你除了莫名其妙找我打架之外还干了什么?”

“那你呢?你又干了什么?”鼯鼠好像也被激怒了,反唇相讥,“你除了像个神父似的给她上神学课之外还干过什么?你甚至根本没开口邀请过她约会!你还不如个真正的神父,至少神父还能听她告解忏悔,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库赞张开嘴,却没发出声音。他忽然想起他今天是打算向她发出约会的邀请,可现在想起来,这个念头好像已经是一个世纪以前的事了。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说得对,我们都是胆小鬼。”

很长一段时间里两个人都没说话,过了很久才听到鼯鼠的声音:“库赞,你会原谅我吗?”

鼯鼠仰面躺在地上,阳光透过薄薄的云层照射在他的脸上,他的声音平静中带着疲惫。库赞看着他,面孔渐渐柔和了下来,浑身刺人的尖刻像日出时的晨雾一般悄无声息地融化在空气中。

他走到鼯鼠面前,像入学考试时那样对他伸出手:“想去喝一杯吗?”

鼯鼠笑了笑,握住他的手从地上爬起来。

“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对吗,库赞?”

库赞的脚步顿了顿,嘴角露出一丝克制不住的笑容。

“别说得好像我们俩在谈恋爱似的。”

不知不觉间,海上的雾气已经完全散去,风势渐缓,海面重归平静。两个高大健壮的背影没入一片莫可名状的金灿灿的光芒里,浑身湿淋淋的,像喷泉一样往下滴着水。可他们谁也没在意,只顾擦着肩膀慢慢向防波堤的那头走去。他们的脸上露出笑容,呼吸也顺畅多了,自然,心情也更加平静。

而这时库赞还没有意识到,这将是他最后一次淋漓畅快地投入大海的怀抱。

延伸阅读

磐石加盟  http://www.francois-pourrier.com/aorf.shtml
磐石特种焊材(一般纳税企业),建厂多年,经受了各种困难和风险的磨砺进行了不懈的努力。

尚果水果超市加盟  http://www.francois-pourrier.com/ue4n.shtml
苏州尚果水果超市为尼古拉斯贸易有限公司旗下一连锁水果超市,公司主要经营产品:水果、干

惠和硅溶胶加盟  http://www.francois-pourrier.com/gcvv.shtml
暂无

阿大私房菜加盟  http://www.francois-pourrier.com/njsc.shtml
阿大私房菜以“清淡、营养、美味”为膳食理念,从严选料,从精制作,充分体现了菜清鲜爽嫩

新华联白酒加盟  http://www.francois-pourrier.com/djiw.shtml
新华联白酒坚持“、专注、专心”的营销管理理念,自主拥有或各地代理的品牌主要包括“金通

佳韵作文加盟  http://www.francois-pourrier.com/blwp.shtml
佳韵妙翰(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8月,同时也是全国著名品牌“佳韵作文

兴悦辰酒加盟  http://www.francois-pourrier.com/x2m9.shtml
兴悦辰酒成立于2011年,作为遂宁市名发贸易有限公司的总部,公司办公区设在四川省成都

康弘加盟  http://www.francois-pourrier.com/pxu9.shtml
康弘木门原材料是精选缅甸铁杉,进口樱桃木、泰柚、非洲柚木、胡桃木、沙比利、橡木等宝贵

艺卓加盟  http://www.francois-pourrier.com/n5lo.shtml
艺卓配件是一家从事非标机械设备及少件加工的生产型一般纳税人私营企业。成立于2008年

圣堡捷加盟  http://www.francois-pourrier.com/xz3b.shtml
圣堡捷好产品有欧标皮带轮(SPZSPASPBSPC)、美标皮带轮、链轮、胀紧套、联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龙鳞帝国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二轮的体验主打小场景,由停尸房、解剖室、殡仪馆、教堂、墓地……大大小小十个冒险项目组合而成。当有人进入房间,房门就会自动锁住,三分钟的体验时间结束之后,房门才会再次打开,继而就可以进入下一个房间。在这三分钟的时间里,不仅会带给人视觉上的冲击,还有嗅觉、听觉、触觉,甚至是动感的体验,‘鬼狱’特别引进

  • 海洋巨变在线阅读第七节

    林凡再次睁开眼时,太阳已经高高悬挂在天空中,他揉了揉发胀的脑袋,站了起来,但是看到眼前的场景时,他却傻了眼。楼还是那栋楼,但是不一样的是楼下围满了密密麻麻的丧尸,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些丧尸的身体不再枯瘦,反而慢慢丰满起来,在这些丧尸对面,是几十只有三米多高的老鼠,这两个物种之间爆发了难以想象的大战。看

  • 无愿草在线阅读武器丢失事件

    第8章武器丢失事件三个技能点全部用光。三个技能都得到了强化。何南帝的心情不错。同时,心里也有了更大的欲望。“em...得去分解更多的东西,得到更多的宝箱,开出更多的属性点和技能点啊。”“尤其是品质高的宝箱。”宝箱品质越高,开出技能点和属性点的概率就越高,甚至还能开出技能书。何南帝正想着要去哪里弄到高

  • 清太子胤礽[重生]在线阅读第8节

    武中天在义父教导下,武功进步神速。而杨平风呢?他当时从山涯跌下去时,幸好全身绑满了野藤,使他没摔个粉身碎骨,只是擦伤,脸,手臂,腿和后背都有不同的铲伤,左小腿和右手尺骨骨折,幸好没伤到头部和内脏筋脉,否则性命不保了。杨经过了一天昏睡,醒了,可觉得周身疼痛,稍动下身躯便觉得刺骨般痛苦,于是杨便喊出声音

  • 史上最强导游第1章在线阅读

    “老板,您真的不能再考虑一下么?”张特助捧着文件夹,此时天气已经开始冷了,可是张特助还是不由的冒着汗,在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特别显眼。他擦去额角的汗水,“老板,白小姐……不,向白静追责的律师函已经发出去了,小姐……”“张特助,你跟了我有多久了?”司徒荼打断张特助的话问道。张特助吸了一口气,“十年了。”

  • 问天花饿死鬼投胎

    “呜呜……”心中委屈,想着想着,居然哭了起来,李仙仙毕竟只是一个小姑娘而已,一个人出门在外,受了很多委屈,困在山林,饿得极了,现在好不容易看到了活人,但是这个人还不理自己,这让她情何以堪啊。以前都是别人围着自己打转吗,她何时受到过被人忽视的待遇,这人怎么这样,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的,我怎么就这么惨啊,

  • 综漫之养成系统第七章在线阅读

    血腥味涌上鼻尖,林风不敢久待,连忙把飞刀取出,将骨合金长刀归鞘,快速的离开黑市。对于武者来说,血腥味很敏感,林风离开后不见,就有人发现了电箱这边的异常。很快,三道身影来到了现场,打量着眼前的四道尸体。“死的是谁?”三人中,为首的一中年男子开口问道。其旁边一人连忙回道:“是我们黑市的物业管理员吴彪,准

  • 风尘依恋第二章

    第二天宋之俟的事情就在宋家流传开来,众人一边好奇宋之俟的手段,一边又对宋之俟的行为嗤之以鼻。规矩既然存在,那么大家都得遵守。凭什么大家都遵守的时候,就你一个人不把规则放在眼里,享受着原本不属于你的东西?于是自那件事之后众人对宋之俟的态度纷纷大变,谁都不想搭理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宋筠听到这个消息时正捧

  • 反击吧!女频男二号第五章在线阅读

    没什么还没有说出口,宁倾城就看见了许璃辛快要飙出火的双眼,又顺便看见了还剩一半的诱人的黑森林蛋糕。“没有什么能够表达我此时内心的后悔了,猩猩”宁倾城一下子就握住了许璃辛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就要开始漫长的忏悔录。(咳咳有点夸张了,还是要注意形象)“猩猩,我后悔没有听你的话跑出去玩了”“猩猩,我后悔我

  • 犹思第6章在线阅读

    “林老板,您来的真是时候,今天有一个队伍直接二连胜取得了前三名,赛前更是说要挑战飞哥他们队,但不凑巧的是飞哥吃坏肚子,现在正躺在医院,虽然我**玩的不怎样,但估计第一名就是他们没错了,您看是在网伽里找人代替还是?”林大刚进门就被眼尖的王艳发现,迅速跑到他面前将事情简述了一遍。林大听完后嘿嘿一笑,扭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