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爵迹同人]沉浮白骨累累

作者:吾爱桃妖 来源:晋江文学城

“没办法了?”

“没办法。神谕:岑大人之魂已被拘走,将投入深渊。”

钩琏挥了挥手,神官取了法器很快消失,整座神宫又显得空荡寂寥。岑知微躺在檀木上,颈部裂口缠覆白纱,双目也以白纱轻裹,双手交于胸前,握两块冷玉。

钩琏坐下,揉了揉他冰冷僵硬的手,指尖流连地描绘他的面颊,从耳廓至下颌,周而复始。

陆彦从门外进来:“王上。”

钩琏示意他退下。

陆彦坚持道:“王上,军队驻扎下京已半旬,军无主帅,群龙无首。王上对此没有计划么?”

“由你安排。”钩琏起身到神宫墙壁上,驻足观察。神宫上以丹青妙笔,绘着云母上神从山阴民飞升为神的经历。钩琏目光空荡荡的:“知微最喜欢画了,本王若请一画师,将他生平记录下来,你看如何?”

“应画在何处?”

“不如给他修一座神宫。”

“哈……王上对岑大人有灭族之仇,想必岑大人不会领情。”

钩琏回转身,伏在墙壁上,背影极为伶仃。片刻后道:“说的对,他应该恨我。”

心思恍惚往前走,“深渊是何处?曾经听阿妈说,流入深渊之魂,日日被蝇蛆啖附吞侵;更洞开胸膛,令苍鹰啄食五脏,随后轮回畜生道,世为猪狗,直到魂飞魄散。他……”钩琏本来平静,越说越痛,声音极尽哽咽,满眼隐忍之泪,“他会不会很痛苦?”

“虽痛,终不复生,还请王上当心迫在眉睫之事。”

“我没这个心情。”

陆彦叹息再三:“色令智昏,如今正是大业要紧时,王上为此事蹉跎,对得起神母将王上从兽群中救出,抚养栽培的一片心么!”

钩琏回头看他:“母亲日夜教导,杀老王,取汉帝。又为助本王之运,自甘冷居神宫侍奉上神。本王日夜铭记,何敢忘却?”

“那王上为何大战临前不理军事,终日守着一具死尸!”

钩琏脸色一暗,举指碰了碰唇,阴郁道:“嘘,别吵着他了。你素知本王的性子,再敢口无遮拦,别怪本王不顾十几年的情面。”

陆彦静了片刻,突然笑道:“正是王上这般狂性,才致岑大人惨死,竟不改,还要发扬光大?”

钩琏脸色惨白,咬紧牙关,拂身回看墙上之画:“出去!”

陆彦怒其不争,大步流星走到角落,抬手指道:“王上若真重美人轻社稷,何不来看此图?七百年前云母为救山阴王,甘受天雷屠戮,魂魄流入深渊,山阴王杀子取血,以命换命。王上若有心,何不以己命将岑大人之魂赎回?”

钩琏将壁画审视半晌,眸中隐隐闪烁:“怎么换?”

陆彦本是一时气话,见他有意,呆了一会:“这只是传说,真实性,还待考证。”

钩琏凝视壁画,口中念道:“运命一气,往复演变,以运延命,以命改运。”低头思虑半晌,“先前知微染病,卦象说他合该死去,是本王在神座下割血献祭,才能以命续命。如今……”

陆彦脸色大变,惊怒不已,钩琏抬了抬手,目光中闪过层叠的云雾:“本王事业未成,不会轻抛性命,陆神官放心。”

嘱咐工匠修建墓穴,钩琏每日以鲜血喂养岑知微的尸体,腕口颈部伤痕累累,身体见的虚弱,临行前提了提刀,手感却还尚佳。于是引军北上,不过三月便杀入京城,城中只有平民百姓,皇帝百官因兵燹之故,皆已出奔西京。

钩琏提刀在京城大街上溜达一圈,百姓跪倒在地,惶恐臣服。钩琏想了想道:“汉人惯会忘恩负义,此番不屠城,来日汉军杀回,恐怕又墙头草倒回去,助力害我。全杀了吧。”

陆彦在旁冷汗直流:“王上,从古至今,胜利之师曾不抚恤百姓!肆意屠杀残暴不仁者,百姓不趋附,绝无好下场!”

钩琏勒紧缰绳,漫不经心:“杀不干净才没好下场,杀干净了,日月换新天,四海之内皆我族民。”

陆彦劝解无用,寻思只得道:“岑大人若在,不忍见王上伤及无辜。”

钩琏失神了一瞬,收起犹在滴血的刀:“抚恤百姓,不得相害,违者格杀。”

出了京城,沿途征集粮草辎重,杀奔西京,夜逃的皇帝在丛林中被抓住。钩琏骑着马,自上而下将皇帝打量片刻:“听说你将岑知微许给本王那日,在宫中狂笑,调侃天下竟有**蛮夷,愿为一男子俯首称臣?”

沉溺酒色虚弱败形的皇帝发着抖,想起钩琏第一次朝觐时,满朝公卿皆以为会见到一个丑陋野蛮的异族恶魔,但他自玉阶上来,身长八尺,仪容修寒俊美,色虽阴郁森冷,而疏阔王者之气流泄不绝。皇帝心中大惊,不敢重用,遂发守西域。可随着天下愈发混乱,驱使钩琏宛如利刃,所向披靡,令人上瘾。

皇帝逐渐忘了,这把刀会调转方向,对着自己。

钩琏笑了下:“下旨将岑知微许给本王的是你,将岑家满门抄斩的也是你。而吕岩意图造反,却被你奉为国师。苍天将你生成了瞎子,再多杀几个忠臣,纵本王不反,你命亦不久。”

说完,挥刀砍下皇帝的头。随后逐水追击,钩琏骑马在岸上狂奔,背手取箭,引弦而出,正中太后之首。又将吕岩赶尽杀绝。

战乱方修。

陆彦劝钩琏称帝于京,再征伐四境不降者。钩琏却抱着皇帝五岁的儿子走上祭坛,立他为帝,自封大将军,辅佐幼帝。

陆彦惊愕诧异,钩琏道:“大仇已报,知微不愿本王称帝,便不称。”

随后将军权放给手下,自骑一马,回了山阴。

钩琏在山阴,一切事务放权他人,每日只守在墓中,用鲜血滋养岑知微的尸体,与他同床共枕。

心腹爱将虚宁代为山阴王,陆彦则出为大神官,操持政事,主持祭祀,逐渐人心所向,一年后合谋篡夺了钩琏的权位。

钩琏听到这个消息,不急反笑,更不出墓园。

而虚宁自为大将军,曾有称帝之心,谁料兵马初动,往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之军,却节节败退,不得已狼狈收官。

从此,朝廷内君权与军权分庭抗礼,虽剑拔弩张,两方无从下手。

三年后,虚宁再欲弑君篡位,却中宦官之计,几欲惨死,残军曳甲而回。

这一日,钩琏出了墓穴,看见前来兴师问罪的陆彦。

陆彦远望着他,神色微讶:“王上想必对军队下了蛊,为何跟你则战无不胜,跟虚宁却溃不成军。”

钩琏站在阳光下,宛如一具布满血痕的白玉骷髅。这三年,岑尸夜夜饮血,几乎将他吸成干尸。笑了笑:“我没下蛊,下蛊的是母亲。”

陆彦不解。

“母亲一心要我兴族,年年以数千人牲献祭上神,伤及生灵,以养我军兵之气。壁画上说‘运命一气,往复演变,以运延命,以命改运……’,正是如此。而我已将命运作为筹码献给了上神,故我驯养之兵,再无神力庇佑,自然溃散。”

陆彦恍然大悟,凝视他半晌:“早些年,天下望气者无不言:龙脉在南。正应你身上。可现在,北方龙脉升腾而上,本该你的命运,已轮转到别人身上了。”

“运命惟所遇,循环不可寻。”

陆彦叹了口气:“王上不曾后悔?如今天命已失,寿数也将尽,而墓中人并未复生。”

钩琏在青石上坐下,说了这会子,他已感疲倦。

“你错了。我以命运作为交换,并非要他死而复生,只是从深渊中拘回魂魄,涵养在尸内。”

陆彦可叹可笑:“仅是如此,有什么意思?”

“没意思。”钩琏起身走入墓中,“只是我想这么做,就做了。”

“王上草菅生死!为何看不穿生死?”陆彦在背后道。

无人应答,身影已消失在墓道深处。陆彦踱出竹林,顷刻回首,山中青草绵长,枝木掩映,幽暗森然,王妃墓已隐没于莽莽山林,渺然不见。

从此千载岁月流逝,人皮枯萎,白骨成灰,世间再无阴骘王,更从未有寻到阴骘山王妃墓之踪影者。

延伸阅读

先婚后爱:前夫是总裁在线阅读撞着了  http://www.xinge001.cn/a3b1.shtml
三人在马上慢慢晃到水州时已经是三天之后了。“前面就是水州了。”“快进去吧。”水州是宣

老九门叫我秋神医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xinge001.cn/s5ci.shtml
当夜幕降临了,星星布满夜空,向我们眨着眼睛,皎洁的月亮仿佛早已猜透了我们的心思,她拉

千画云陵之来自刘奕飞的钦佩【求鲜花,求收藏!】  http://www.xinge001.cn/2vt.shtml
“秦明,你这小子,现在都当上了配角了,去饰演吕布了,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告诉我们,你也

为了不谈恋爱我选择穿越[综]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xinge001.cn/ds08.shtml
黎笔轩也不在意,点点头,扫了眼墨画,他温温和和地道:“这画中景色似不是棘国属地。”不

[综漫]莱特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xinge001.cn/andh.shtml
正踌躇间,夙清眼尖的看到廊下站着一个卖糖葫芦的小男孩。小男孩大概十岁左右,穿的衣服上

老牛怎么吃嫩草之诀别酒上(8)  http://www.xinge001.cn/acvc.shtml
过去总归是过去,北宫冉西抬头望了望天空,看起来要下雨了呢,于是马上离开悬崖。由于好不

上帝的灭世观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xinge001.cn/uhxt.shtml
裴风然抬头看着头顶的悠悠白云,煌煌大日,听着耳边从风中传来的喊杀声,他觉得额角莫名有

逍遥异界游龙传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xinge001.cn/ud47.shtml
创作第好几天了,虽然不见起色,但是我很喜欢这种创作的感觉,我会坚持下去的。求推荐,感

战王的小悍妃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xinge001.cn/6w5m.shtml
“大家好,我是随弋。”八点一到,直播间里的人数便直逼一千万,且还在大幅度的上升,公屏

赵谨古代生活日常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xinge001.cn/xlf3.shtml
第五章婚礼杀人案(中)胡一菲震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因为这实在是太有画面感了。两个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最强武逆在线阅读第1章

    看着电脑上播放爱情公寓5大结局,真想给编剧寄刀片,看着刚刚张伟的人生的出现好转,大力就要去交换生一年,这是什么情况,一年后的事谁又说的准,身为普通人的张伟刚刚转运,却又要凉了,让同样普通的我忍不住就开始吐槽,要是我是张伟,我一定改变这一切,让爱情公寓更加完美,慢慢的在自言自语中昏昏欲睡。没错这逼逼赖

  • 幻影武道第10章在线阅读

    接下来的几天里,陈玥和梅雨恬依旧去病房探望黎雨夏。而明峻维,仍然像黎梓夏跟他说的一样,每次都把她们两人赶走。就这样反反复复的,可是,黎雨夏依旧没有醒来......总觉得这么老赶陈玥和梅嘉恬走也不是一回事,后来干脆让她们留下来了。每次一放学,等班级里人都走完了,陈玥和梅嘉恬便匆匆忙忙赶去医院。病房里,

  • 武侠之至尊升级系统在线阅读第4章

    凌枫原本血红的眼神慢慢的褪去,露出了原本眼色。凌枫有些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鲜血形成的水潭,到处凌乱洒落的残肢断臂。一具具尸体睁着不甘、不解惊恐的眼神看着天空。好像是在向着宇宙述说这个世界的不公一样。突然凌枫反应过来了,弯下腰大口的呕吐着。过了良久之后凌枫才抬起头看着周围的一切有些迷惑、不解的喃喃自

  • 洪荒时代:截教首徒之她是我曲白梵的人

    舞娇舞院内,从小抚养舞娇影的红嬷嬷正在附身同她说话“小姐,涂点药吧,咱也得打扮打扮啊,今个儿可以要进宫面圣的啊。”舞娇影什么也不听,急的红嬷嬷的直跺脚。舞娇影现在哪也不想去,浑身上下都伤,脸上也挂了彩甚至还肿了点,这怎么出去见人啊。红嬷嬷瞧她不说话,一直劝她“小姐啊,咱可不能在今天乱了事,平日里您怎

  • 星宿神兵之**(3)

    窄小的山路上,爷孙俩一前一后的走着。扛着网兜的武厚,蹦蹦跳跳的跟在外公的身后,时不时指着一些不认识的植物,问外公它们的名字。老头子总会停下脚步,细心的告诉武厚,教他区别一些植物,还有一些难见的草药。在山里生活的居民,因为地处偏僻,早年间山里又没有郎中,所以基本上都识得一些草药,知道它们的药性,能简单

  • 剑道问极在线阅读第2章

    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沈尊从床上坐起来、望着不远处正在熬汤的那个汉子、心里到现在都是五味杂陈。自从在野外被这位叫做“铁石”的汉子救了以后、沈尊就一直住在这里疗养伤口。兽皮、茅屋、篝火、油灯、还有那口吊在篝火上的汤锅、这几乎就是铁石家里所有的家当了。这位身高足有一米九的大汉、是逸阳城附近最有名的好猎手、

  • 外神的圣杯战争你怕不是石乐志

    山民们把叶北当成了救命稻草,想要寸步不离的跟随,这反倒是让叶北觉得很不适应,他最后确定李大牛等人没有敢跟过来,才沿着羊肠小道爬上山坡,离开了小山村。至此,叶北也真正的看到这个山村是何等的荒凉。山村叫天悬村,名字起的很好,就像是悬在天上,进去难,出来也难,到了现在叶北还在疑惑,这个一面悬崖三面大山的峡

  • 宗主难当第8章在线阅读

    马菁菁都差点快气疯了,胸口剧烈地起伏,良久这才恶狠狠地说道:“渣男!”“没错,渣男是我的小名,你怎么知道的?”唐吉元故意凑近,笑眯眯地说道,“告诉你哦,我在床上很厉害的,不相信你试试看,哈哈哈哈……”看他狂妄的样子,就知道这货从来不以渣男的称呼为耻,甚至引以为傲!面对这非常无耻的挑衅和侮辱,马菁菁气

  • 征途从国漫开始在线阅读第8章

    陈月白不说话,我知道她算是默认了。我想了想,无论是哥哥,还是萱萱,抑或是刘边,都死在江里,如果陈月白说的是真的话,现在犯水逆的我,的确是他们最好的替身。也就是说,现在诈尸的刘边,下一个攻击的对象,肯定是我!一想到刘边那泡肿的死样,我的汗毛都立了起来。“诺,把这个拿着,可保你七日平安。”陈月白从嫩藕般

  • 西虹市首富之败家神豪第九章在线阅读

    天使星云,t817星系。宇宙太空之中,苏玛利等数百个男性天使已包围了华歌等人。打开盘古系统的操作界面,开始分析。「敌方,一个二代神体,七个一代神体,三十五个半神,五百七十一个超级战士,己方,一个一代神体,两个半神,四十三个超级战士,常规作战,胜算率7%。」“胜算也太小了。”华歌苦笑。不过,双方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