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凝固之血之第九章

作者:独饮毒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直未说话的房积,微皱着眉说道:“你家先生都不信你,你还不快如实招来,把东西还回来这事就这么算了。”

江陵低着头,没再哭也没再说一句,只是被人抓着的小身板不可遏制的颤抖着,小脸上是孩子气的绝望与倔强。

“门牙你说,是只有他一人过吗?”

书院的门牙也开始为难起来,“今日从东门进出的,只有这位学生。”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冷嘲热讽的时候,杨稹抬了抬僵直的腿,走近了,沉声道:“我信他。”

玄字班的学生们都沉默地望向他,一时哑口无言。

就在这时,江陵噗咚一声跪地,声泪俱下。

杨稹浑身一震,在回过神来后,已仓皇离去。

前世时也曾至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位置,思谋反时也曾号令三军,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却在今日江陵痛哭跪地的时候有几分慌乱。

孤峮瞪了几眼那几个押着江陵的学生,先生都发话了,这些人也该把江陵放开了。

“你家先生信你有什么用?他还能把你偷走的银子还回来不成?”

司简衷不疾不徐道:“先生一介孝廉,他说的话,担保的人,怎么,你们不信?”

司简衷很少说话,因为身份在那,玉林侯家的嫡孙,这样的身份他约束着他少说话。

这话若是旁人说,那些人一定回嘴,但司简衷说出来,立刻堵住那些人的嘴,玄字班的人也放开了江陵。

孤峮扶住江陵,俊秀的脸上银白的眉深皱起,对那些人冷冷一笑,勾唇道:“你们乱用私刑,这事儿过问过你们先生没有?”

孤峮除去特有的银发黑肤,事实上他容貌出众,异于常人的美丽,就连杨稹见他的第一眼也在心中直呼妖孽。

孤峮一笑,那些人如同傻了一般的看着他,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这事我会告知闵先生的,你们且等着吧。”孤峮说话有一种特有的气场和冷厉,连司简衷都不由的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司简衷初见孤峮时就很疑惑,以这人的模样和天赋,都不该是如此出生。

说起孤峮的身世,可以说全开封府找不出第二个比他还家贫如洗的,若不是今年得到班上同窗的相助,他甚至连学费都付不起。

孤峮的母亲是个哑巴,哥哥是傻子,孤峮能被养活到十一岁且供着读书全是他母亲刺绣赚来的钱。

他的哑巴母亲,有一手极好的刺绣技艺。

孤峮的哑巴母亲是端午次日来的。

端午次日是孤峮的生辰。

房积东西被盗的事虽然因杨稹一句话平息了,但江陵的嫌疑还没有被彻底洗去。

江陵自昨日的事后一直不敢出去,孤峮和桑律也建议他在小偷没被抓到之前别出来。

“小陵儿就别出去了,哥哥我要出去了,先失陪了。”孤峮揉了揉江陵的头,撩了撩长长的银发,看了桑律一眼,出门而去。

桑律一脸沉思,事实上他早就发现事情的疑点了。

昨日房积只说是丢了东西,房积的同窗却说房积是丢了钱,若是丢了钱但房积并没有报官,别人都以为房积是顾全江陵的颜面才没有报官,毕竟都是开封书院的学生将来都是要参加科举的。

桑律却不这么认为,先生已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相信江陵,且江陵咬定看着小偷从房积院里出去,若是知道小偷另有他人,若房积真丢的是钱袋,为什么不在先生担保江陵之后立刻报官。

这一点,房积的做法说不通。

也就是说有一种可能是房积丢了什么他不敢报官的东西。

桑律一想到这一点眼中闪过一道光。

“江陵,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找先生。”桑律说完转身出门。

桑律将自己的想法说与先生听后,却发现先生眯眼打量着他。

杨稹是发现这崽子真有几分鬼才,这都让他给发现了。

杨稹也想起来了,书中写的房积丢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这东西丢了,房积连报官的胆子都没有,只一口咬定了是江陵偷的,要江陵还回来。

事实上房积心里也清楚,江陵不是小偷。

小偷翻墙过院而来,又翻墙过院而出,墙脚的脚印被房积抹掉了,江陵那豆芽菜似的小身板压根做不到翻墙来去自如啊,房积心里清楚这一点却闷在心里不说。

现在杨稹想来,觉得房积丢的这个东西,或多或少与他的身份有关,应该是河间房氏嫡传的什么东西,难怪昨日房积脸色那般惨白。

“桑律说的没错,这房积就是不敢报官。”杨稹的手指轻轻敲在膝盖上,声音柔柔弱弱的,也没等桑律再问,直接道:“江陵如何?”

桑律到底还小,很快被杨稹引去了注意,回答道:“他早膳吃了两个粽子,现在情绪好多了,我来时他在床上看书。”

“那就好。”杨稹一笑,又问,“他那老乡走了没有?”

桑律啊了一声,想到江陵那个老乡,点头道:“昨夜就回去了,要是江陵昨日不出去就好了。”

桑律回房后,明诚从杨府过来找杨稹。

“表哥,你今日还有休假不,姚尧来了,你带我们去东市玩吧。”

明诚跑进来直奔杨稹。

杨稹哪里经受得住他抱两下,当即猛咳起来。

“你……你……咳咳咳……”杨稹咳得涨红着脸,差点就这么去了。

“那你带我们去玩吧。”明诚生得浓眉大眼,长得又壮实,撒起娇来的样子着实不怎么好看,就像一头小熊在强行卖萌。

杨稹被他摇晃得要吐了,只能点头求饶。

杨稹被迫带着两个兔崽子上街后一直冷着脸,王庚不在,可苦了他了。

“表哥,给我十文钱。”

炸丸子铺子前,明诚伸出小手。

杨稹眼皮未掀,在袖子里掏了掏,却掏了个空,完了,他换了身衣裳,钱袋没带着。

明诚皱着眉看着他须臾,不禁眉毛一扬,大声道:“表哥,你不会没带钱……!”

杨稹赶紧捂住明诚的嘴,看着卖丸子的老板干笑两下,又在他耳边说道:“你去我房里枕头底下把钱袋拿出来,我在这儿等你。”

明诚叹气点点头。

明诚刚一走,街道对面一家店里就传来争吵声。

“老娘刚才把银子给了这位妇人,我家伙计都看见了,怎么?还想让老娘再给一遍?”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叉着腰对门前一个妇女一个少年说道。

杨稹眯眸看过去,这二人怎么这么眼熟。

那银发黑肤,俊美如斯的男孩,不正是孤峮吗!

“我娘说你没给她钱。”

“她说的,你要她当着我的面再说一遍?!”

“你,你欺人太甚!”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直接挡住了杨稹的视线,杨稹对姚尧说:“你在这里等明诚,那边是我的学生,我过去会儿。”

姚尧虽年少,但到底比明诚乖巧老实,他点点头。

杨稹记得孤峮的母亲是个哑巴,这会儿在人群中只低着头落泪,发出咿咿啊啊的声音。

孤峮涨红着脸,咬牙切齿:“你这老妇,怎生这般不讲信用。”

“哟,还骂起人来了,快来看啊,这小妖孽他还骂人了,她娘不是东西污蔑我没给她银子,这小杂种更不是东西,小小年纪骂人……”

“你!”

孤峮扬起拳头,正要打下去,一把折扇挡在他的面前。

“好好说,以不变应万变。”那柔柔弱弱的声音传来,如和煦的春风。

孤峮就看到一张美丽如斯的脸,天香国色,清濯雅然。

延伸阅读

日本三菱加盟  http://www.1588595.com/pwxb.shtml
日本三菱聚丙烯酰胺(原装进口)日本三菱聚丙烯酰胺(原装进口)大野绿水高分子絮凝剂聚丙

鑫中瑞加盟  http://www.1588595.com/n6xt.shtml
鑫中瑞导航仪,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深圳市鑫中瑞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诚信、实力

荷小馆荷叶饭加盟  http://www.1588595.com/sycf.shtml
2016热门投资项目荷小馆荷叶饭快餐加盟。健康美食,养生之选,荷叶饭养生又美味,因此

KENDA加盟  http://www.1588595.com/y268.shtml
KENDA自行车配件是郑州市乐之嘉商贸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自行车、骑行装备、

零元购铭品超市加盟  http://www.1588595.com/be45.shtml
车险一站式解决提供商,买商品送车险,送旅游!零元购是华商世纪企业管理(湖北)有限公司

翠缘和珠宝加盟  http://www.1588595.com/047.shtml
翠缘和珠宝有限公司专业生产翡翠。(中)高端精品、挂件、手玩件、手镯、戒面、(大/中)

前程美景瑞典式户外加盟  http://www.1588595.com/uoc2.shtml
从瑞典式户外到水晶品牌kosta,不管这些商业帝国的枝干延伸得有多远,它们都把根扎在

德亨机电设备加盟  http://www.1588595.com/dlvb.shtml
德亨机电设备公司是一家生产、销售、维修、服务综合性公司主要经营空气压缩机、冷冻式干燥

锐丽100健身俱乐部加盟  http://www.1588595.com/6eg.shtml
一直致力于全民健身,坚持“健身是终身的健康教育”这一独创性的健身理念,以“引领中国健

睿拓加盟  http://www.1588595.com/xak2.shtml
睿拓包装盒总部是包装产品纸箱、纸箱、胶带、气泡膜、包装产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回到小时候第六章在线阅读

    第六章改变恭喜宿主超额完成任务,杀死恐虐混沌武士一名,系统命运因果法则启动,篡夺气运成功,宿主继承混沌武士称号。萧易感觉浑身一热,身体充满了力量,他感觉自己最起码比之前强了一倍,同时身体内部好像有股未知的能量在涌动。开始发放奖励,停留在中古战锤世界的资格证,已正式绑定时空戒系统,系统更新完成。检测到

  • 妖精两万岁泉州暗查黑衣人(一)

    泉州离清萧峰路途稍远,师徒二人御剑飞行,足足半日才到。泉州是富饶的大城,临近京师,商贾富豪大都在此地定居,平时市集热闹,车水马龙熙熙攘攘,而现在,却显得有些荒凉。沈谏背着行李,指着一家客栈问道:“师父,我们就在这家客栈落脚吧。”沈寒酥点了点头,跟着沈谏走进那家客栈。掌柜连忙招呼:“哟,二位客官,打尖

  • 阴使在线阅读第五节

    一石激起千层浪,浪却并没有****,他将所有的狂风暴雨都隐藏在水底暗流中,满堂寂静,在此之前丝毫没有人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这是,被调戏了吗?那可是临江仙子天之骄女澹台月啊,今天居然在一座小小的青山城之中被一个无知的少年人用言语调戏了。如果被临江书院的那些人知道了,不知道又会做和感想。白衣青年眼眸中

  • 直播之极限运动女王在线阅读第十节

    刘驰驰拿在手里端祥了片刻,除了精致,左右看不出端倪。他料想该是番邦用于进献给朝廷的礼物之类,倒也不失为一件稀罕物,就又收起来放回了怀里。马车终于停下,掀帘下车,扑面一片桃花林。桃林的入口幽窄,容不得马车进入,他们便下了马车与那陌者就此别过。......春来桃杏未曾开,早有苔痕绿上来。拾苔阶前行,三月

  • 天降救世主之关门弟子【2/6更求收藏】(7)

    夜晚,猿飞日斩的书房来了一位客人。“计划不是设计好了吗?临时变卦?”敷着拐杖头右眼绑着绷带的老者极为不满的说道。“谁知道呢?如果他的天赋有水门的级别,或许这就是另一条更好的出路,战争虽然可以激发木叶的奋斗心,但是治标不治本。”猿飞日斩叹了口气说道。“哼,所以你怪老夫了?”老者再次不满的说道。“没有,

  • 商纣:人族演义在线阅读第4章

    一旁的李青见着,羡慕又庆幸道:“方才多亏了你反应快,否则屏风出了事,咱们回去少不得要吃一顿挂落。”正猜测红封面值的文舒,极认同的点点头。要不是如此,她也没那么快的下意识反应,虽说东西坏了,司里不会要求他们全额赔偿,但该负的连带责任还是要负的,比如革职或者扣月钱。她虽是来顶工的,无钱压在司里,司里不可

  • 惹佛之鬼拜破庙火至人绝

    就这样一日又一日,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三年。青木也似乎更懂事了些,圆圆的脸蛋此时有了些许轮廓,少了点稚嫩,多了几分少年人的清秀。跟师青玄混久了,就多多少少得到了他的真传,经常和师青玄撒着娇拌嘴皮子。如果好好整理整理,打扮打扮,也是一个俊俏少年郎。乞丐帮子里的人年纪大点的健康硬朗,年岁小点的古灵精怪。

  • 超英的梦中情人[综英美]绝对宁静

    “我到不知道一个人的性子可以转变的这么大,她有本事就给我装上一辈子。”安贵妃掐着手心,恶狠狠的说道。宫女抿着唇,眼神几经变化终于下定决心走了过去在安贵妃身边轻声道:“贵妃娘娘,奴婢有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安贵妃睨了一眼她:“若是废话便不必讲。”向来知道安贵妃的脾气古怪,那宫女不敢怠慢急忙道:“是这

  • 我上头有人在线阅读第四节

    等齐亚林和徐真回到家里,已经傍晚了。齐亚林急急忙忙的去旅馆厨房热了下汤和煮得软烂的粥,往医院送去。路程也不远,坐车来回差不多半个钟。徐真就呆在家里逗齐甜玩儿,她看着齐甜的模样,真的心里都萌化了。她倒也不急着吃东西,等着齐亚林从医院回来再点餐也不晚。而齐甜,刚回来的路上她已经喂过牛奶了,毕竟小孩饿不得

  • [家教]保卫姐姐战争第10章在线阅读

    方缘捂住嘴,眼睛死死瞪着。唐莎莎就倒在餐桌边,额头上全是血。她还穿着早上起床时那身家居服,整张脸惨白,血又爬到脸上,一副极其醒目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瘆人。方缘吓得退了两步,呆滞了许久,才想起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她赶紧冲了过去,俯着身子就去摇她:“莎莎!莎莎!”唐莎莎纹丝不动。方缘颤抖着摸了摸,唐莎莎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