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豪门绝恋之先生动手不动口在线阅读第十章

作者:上官紫玉 来源:言情小说吧

当漫山遍野汇聚而来的植物凋零气息,溢在风里。纵然在这片暖阳高挂的湛蓝天,当大自然不加掩饰的发出苍凉与哀叹,无论任何时候,赖以为生的生灵都将无法避免地真切感受到。

孩子们很安静,洛莉也是这样。面容虔诚,他们深情地望着这片哺育了自己的山川大地。尽管没有澎湃如信仰的感情,可我也爱这里,就像一颗结束逃亡,已然落进土地开始生根的蒲公英。

轴痕山是一块贫瘠而辽阔的山脉。但是在我眼里,她似乎并不缺什么。不过真要说的话,我还是希望沙土少些,森林多些。

一年来,在山上独坐远观,我心里常生出这么一句话:“想知道一个人有多富有,就在他的一切都被拿走之后,看他还剩下什么。”

我始终没能记起是哪位大师谈及的,贝尔.格里斯吗?但是,我想这于作者本人来说该是无关紧要的,毕竟意义已经传达了。真理至深之时,我们的潜意识会先舍去出处,因为,没谁可以随时间不朽的。

——仅仅记得有人说过这样的话。这就够了。

“老师……”

洛莉在怀里动了动。她抬起脸来问我:“外面的世界里,有很多比轴痕山更美丽的地方吧?老师,以后你能带我们去看看吗?”

我抚摸起她的头,对怀里的小公主温柔说:

“当然了,你们是乖孩子。你们想去哪里,老师就带你们到哪里。就算是月亮上,老师也会想办法的。”洛莉的梦想可是环游世界呢,我不会忘的。

孩子们看着我,充满期待地笑起来。米琪起身想坐到车挡板上发表心声,但是被我瞪着吐吐舌蹲了回来。“老师,我想到你家后面那棵树上掏马蜂窝!保证给你带回来一大堆的蜂蜜。”他小男子汉似的摆手说。

“行啊……不过,你身上有一个包的话,就罚你一天没饭吃。两个的话,就两天,三个的话……就抄写《礼仪之本》三遍。”

“你你……老师你太狠了。”米琪听到最后一句话脸都变了。他看看我,又瞧了眼洛莉。我知道他不会认输的,他说:“哼,无所谓,老师你等着吧。我身手村里人可都是公认的。”

我当然知道他的厉害了。住处后面那棵树上的马蜂窝,就是他晚上悄悄爬上去摘掉的吧——隐隐约约的嗯嗯啊啊,我还以为有只老猫半夜爬上去下不来了呢。那时候我和洛莉才刚搬进去,那么大个马蜂窝还确实让我担心了一会儿。

米琪见我笑笑不说话,自顾自的叉腰生闷气。

其实我们在车上是很少说话的。这里的人们很享受这样静静地观赏大自然的风景。就跟吃饭那样习以为常,虽不是山珍海味,陶醉的神色却更甚。不过,我倒觉得,轴痕山也因此也更美丽了吧。

“艾米莉亚,前面有三条岔路。”

前方那位踩车的大个子先生忽然叫住我。

我挑头看看。自己还没出来过几次呢,不过山里平坦,哪条路通哪里用眼睛就可以看出来。“嗯,右边,山腰上村子后面的那栋老平房,就是我们的学校了。”

“好,前面路不大稳,大家可抓好扶稳了。”

我抱着洛莉,挪挪屁股,靠紧车板。

其他孩子们都抓得很稳了。因为这位车夫先生可实在是比我要骑得快多了,在山间跟一阵风似的。孩子们因为这个就接受了他,这倒让我松了口气。不过,暗自无语时,多少还是有点嫉妒呢。

洛莉忽然问我:“老师,这位先生真的是你的朋友吗?”我笑笑,抚摸她的额头。我悄悄说:“当然了,很好的朋友。”

洛莉看着我,而后别过脸看向那位先生:“嗯,他是一位大好人吧,虽然看起来好可怕。不过,老师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洛莉甜甜地对我说。

“真是……老师的好孩子。”我亲在脸颊上。她的眼睛和我一样漂亮,闪扑闪扑的。我瞧着她,她转而盯着天上,不知道此时又在想什么。她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孩子,

洛莉是我的开心果,有她在的时候,我从来不担心麻烦。而且再调皮的男孩子,在她面前都好像失去了咆哮的土拨鼠,傻愣愣的。但是,想到这里,我不由得看向米琪、夏洛这几个男孩子。果然——心里还是咯噔一声。

“呀,老师……你留口水了。”

“是嘛?抱歉,我擦擦……”

进村后,我们尘土飞扬,直驱而上。现在差不多都在家里吃午饭了,路上没有一个人。脚夫先生连这种上坡都可以如履平地,我多少还是会惊异。孩子们则兴奋地一片呐喊。

“喔!吃饭咯!”

“哈哈,我要吃三碗!”

终于进院子了。孩子们欢呼一片,纷纷跳下车。米琪和夏洛把尾板打开,尤尼克斯抱过来木梯子,孩子们扶着我和洛莉小心下车。帕克和诺亚已经从墙角推来了轮椅。我抱着洛莉,慢慢将她放上去。

“老师你们回来啦!时间刚刚好!”

安德辛刚从厨房里蹦出来,就被我们身边的这位脚夫先生给吓在原地。“这个大家伙是……就是老师的朋友吗?”大家都笑了起来。我擦擦掌心的汗水,正要推着洛莉跟安德辛介绍,一旁的米琪却走过去搭住了他的肩膀:

“你这小子,什么大家伙,这位是帕奥里德先生!知不知道,老师的好朋友哩——不过我跟你说,这位先生带了好多的礼物,可能他和老师,他们两个呢……”

——我就有预感没什么好事。我抱歉地看向帕奥里德先生,他却还瞧着那两孩子埋头说悄悄话,直到进了厨房。他转过来对我笑道:

“哈哈,我肚子也饿了。”他看看车厢前面堆的东西,擦擦手说:“还是先把这些搬下来吧。艾米莉亚,把它们放到哪儿?”

我本来想说可以吃完饭再来。不过,先和孩子们错开也好,而且先生也是想先做完事,好安心地吃饭吧。我让帕克接过洛莉,让孩子们先进去吃,但是饭菜可多少要留些。

东西看起来不少,但是很快就弄完了。可能是因为平常自己一个人搬来搬去惯了,蓦然觉得两个人的效率可真是高。当然,与不由对以米琪为首的“懒虫”三人组的腹诽相比,帕奥里德先生自己就搬了八成的东西。

我们进厨房的时候,只剩下诺亚还在吃最后一口。这里的人们吃饭都很快的,孩子们当中,连我也惊奇了好一阵子的是,洛莉居然是速度最快的。不过,据说和祖上时代的饥荒有关系。毕竟这片地方一直都不太平。

饭桌上有两盘土豆丝,一盘大白菜,一盘青椒肉丝,中间是一盆鲫鱼汤,所幸还有半条鱼飘在里面。寻常讲,我们每个星期天才有荤菜吃,因为经费实在欠缺。我的存款在给洛莉买回轮椅后,就所剩无几了。尽管各方面都紧缺,但我坚持把花销的一半工资用在饮食上,毕竟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我从饭锅里盛出两碗,拉着长板凳也坐下来。先生接过米饭,他握着筷子不知道菜从哪里下手。桌子上都是残羹剩饭了,不过比起有时候留给我的,还是多了两倍的量。

我其实还是担心帕奥里德先生的反应的,所有的。尽管这种担忧我知道是如此的愚蠢。本来还有一盘蒜苗炒腊肉,但是被光盘搁在桌子上。肯定是安德辛又控制不住自己。

“艾米莉亚,我脸上有什么吗?”

我赶紧吃口饭,搪塞说:“不是。先生您可以先尝尝这个鱼汤,昨晚上我亲自到河里抓的。新鲜得很,肉也很棒,您肯定会喜欢。”

这时候诺亚也吃完了。他收起自己的碗筷,对我们点头,然后走到灶台前,把碗筷放进锅里泡着。帕奥里德先生则一直看着他。

“诺亚他,不能说话吧?”等诺亚出门后,先生问我,只是语气里有一份肯定。他边喝着鱼汤,边把那半条鱼夹到我的碗里。

我点点头,放下筷子:“生下来时,诺亚就没有声音。您知道的,这里的人们生活很贫苦,连去中域的路费都很为难,医疗费可能整个村子都负担不起。不过我买了几本手语书,现在大家都能用来做一些简单的交流了。诺亚他,多少比以前开朗了些。”

“您知道吗,他跟我说他最讨厌的事就是嘴巴长在了本子和笔上……以后有条件的话,我要带他去中域一趟,即便医院真的不能治好。”

吃完饭后,我开始收拾起来。但是帕奥里德先生一定要做点什么。诺亚进来要帮忙,也被他推了出去。我笑了笑,心里高兴于能和帕奥里德先生一起做家务。只是我感觉,他似乎有什么话想和我说。

锅下面的柴火烧得挺旺的。他说自己走南闯北,什么样的地方都见过,生活过,这里其实还不算太贫瘠。我正刷着碗筷,忽然听到先生问我:

“粉绵羊,你要在这里待多久?”

我看向灶台前面被火光笼罩的人。先生直视着我,神色有些认真,好似在等我的什么决定。我知道他的意思,其实我也会为自己担忧。身体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我看着他的眼睛,笑了笑。“现在还不想走。当时说的是一年,但是,如果允许的话,我还可以呆个两三年。”

帕奥里德先生看了我好一会儿。他往灶里夹进些枯草杆,“粉绵羊,世界上还有许多轴痕山一样的地方。我心里当然赞美你的善良,只是从个人角度来说,我不得不偏于让你离开这里。我喜欢孩子们,也为洛莉和诺亚感到难过……不过,你知道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不会都是好的,也不会总是坏的。”

“先生,我知道。“我说。“世界或许冷血无情,因为它不得不拴住秩序和纪律。虽然起初主要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可在这里的将近一年里,我发现,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真的可以改变许多东西。我不知道这样说是否得当,但是我觉得命运也可以更改。只要努力的话,怀揣着这么一份希望。”

尽管毫不起眼,可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努力——这句话我没能说出口。帕奥里德先生忽然陷入了沉默。火光照耀在他的身体、眼睛。他的目光却并不在灶炉里。

我喜欢把感受藏在身体里,随着成长,藏匿的地方也愈发无迹可寻。甚至于令自己也找不到。这是一个坏习惯,只是,却出乎意外地让人安全。当生命化为个体降临,两个孤独的世界得漂泊多远才得以交融……来到这里,与孩子们相处愈加融洽,我却愈发地清晰感受到,先生和我之间有一层令我只有坠空般无力触及的隔膜。它坚硬得仿佛我粉身碎骨也不足以撼动分毫。

我的背心常常激出汗水。不过,我不会选择对先生说这件事。因为恐惧,我选择逃避。我怕它是真的,它却已经成真了,变成我心脏旁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肿瘤。

我在这里是一个全职老师,不过准确来说,我是过早地体会并担负起了全职妈妈的义务和责任。白天除了各种课程,还要起早贪黑地负责孩子们的饮食起居。只不过,把洛莉接到我这儿后,要操心的事虽然多了些,但是生活却反而因为她轻松了许多。

帕奥里德先生给孩子们上起了体育课。打篮球,跳绳,跑步,后面玩起了老鹰捉小鸡,甚至还有滚铁环、弹珠比赛。我陪着洛莉,在小操场边上为他们加油喝彩。不得不说,先生真的很棒。孩子们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连洛莉也对我不停傻笑着。

她问我能不能让先生留在这里。我也生起过这个愿望。“帕奥里德先生还有自己的事呀,但是他会留在这里一个星期呢。我们好好招待下这位朋友,怎么样?”

“嗯嗯!老师今晚也会加餐的对吧?帕奥里德先生带来的那个棉花糖好好吃,我在想也许可以把它和蒜苗、土豆片放在一起炒呢!”

“……”我说。

“好吧……但是老师可以做一次回锅肉吗?我们都好想再吃一次。味道都快忘记了呢,而且老师,诺亚跟我说他也最喜欢了。只是我们都不敢告诉你。”

每天晚饭过后,我都有爬山的。从山腰沿着蜿蜒曲折的小路,慢慢爬到山顶。山顶上有一座小庙,供奉着一位轴痕山的无名守护者。帕奥里德先生在庙里转了片刻,然后他站在一旁看着我点香祈祷。

很久没有许愿了,但是这次不一样。我悄悄许了一个。我将三柱香插到石像前的香坛上,抬头看向守护者。

“先生,您不许一个愿吗?”

他摇了摇头。“不用了,我的愿望很大呢。”

“可是,守护者多少都可以尽一份力的吧。多一份祝福,就多了一份希望。”我笑笑说。帕奥里德先生却还是摇了摇头,走出了庙堂,站在月色里。我怔怔地看了他一会儿。

小庙后面有一座斑驳已久的石塔。它很高。在爬上旋转塔梯尽头的木梯后,上面有一个小房间,房间外的那一座小阳台,就是我的观景台。

我和帕奥里德先生坐在一起,稍微拥挤了些。我的左手避不了挨着他的右手。传来的温度令我坐立难安,始终安不下心好好欣赏这片夜色笼罩的大地。先生却兴致盎然,和在秋兰镇的摩天轮里一样。

如果您要问我,“粉绵羊啊粉绵羊,你能告诉我,哪里的星空最美丽?”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您,那您可必须亲自到轴痕山来一趟。虽然是在西域邦托地区,很遥远很偏僻,但是,绝对是您在那乌烟瘴气的地方压根想象不出来的壮丽景色。

“粉绵羊,我有点理解这里为什么叫‘天宫岭’了。”帕奥里德先生环顾着天空,忽然感慨似的对我说道。

“是吗?那您跟我说说吧。”我觉得先生不会这么快就晓得的吧。其实这个不难理解,前提是如果是明亮的晚上坐在这个阳台上的话。但是还得一定专注才行的。某些奇怪的问题只有在某个恰当的条件下才能发现答案,这就是我当初的感想。

帕奥里德先生低下来看着我的笑脸:“其实不需要我说的吧。你知道的。”我眨眨眼问他:“不啊,您不说我怎么知道呢。”

“好吧,但万一我说错了呢?”先生不由笑了。他认真地说:

“我的意思是……即便是上神,也会有犯下错误的时候。”

“那您就不需要说了,如果您真的确信我知道的话。”

帕奥里德先生犹豫了一会儿。但他真的放弃了。我拄着脑袋,故意沉默起来。我感觉先生看了我好几次,但我只是一直数着天上有几颗看起来特别闪亮的星星,并琢磨着哪一颗将是属于我未来的栖息地。

“真的抱歉,这么久没有联系。我无法解释什么,但是我很想念你。这是我还可以确信的。”他忽然对我说道。

我依旧拄着脑袋,只是转过脸看看他。他对我撇撇嘴,蓦然一笑。“希望你不会介意。我想我一定错过了许多有趣的事。”

我不由得摊摊手。被提及的话,其实并不想这么容易就原谅帕奥里德先生了。不过这个时候,他挪了挪身体,手臂间递来的温度又让我心神摇摆起来。

我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封以前准备寄给他可还是被自己毁了的信。

然而,心里渐渐开始安慰起自己来。人为什么可以在一瞬间有那么多的念头呢?莫名情绪使然,我酝酿了一下后——竟对他这样说道:

“你可以这样想象:我坐在酒店大厅里,那些衣着华贵、举止优雅的淑女绅士像神奇动物那样偷偷打量我,但我用胳膊拄着脑袋,一动不动;我坐在繁忙的人行道中央,那些形色匆忙、姿态万千的男女老少像流浪汉那样观察我,但我用胳膊拄着脑袋,一动不动;我坐在冰冷无情的海岸上,那些惊涛骇浪、狂风暴雨,像对付顽固不化的礁石那样拍打我,但我用胳膊拄着脑袋,一动不动……‘你为什么一动不动呢?’——假如你打算这般问。可你也该有答案的。因为我也在想你啊。”

我倒不是指望用这首抒情诗打动帕奥里德先生的。正如总有一个时刻你会不受控制的做出某件事,但是,你深知必须得做的话,那就不要再多顾忌后果吧,毕竟再坏又能有多坏呢。当初,我是把那封信烧成了灰烬——果然还是得留着的吧?18岁的时候,我还是那样的崇拜、爱慕着帕奥里德先生。

不过现在,我倒的确说不清是否还有那样纯真执拗的热情了。因为一时半会儿是得不出答案的。轴痕山的生活,的确改变了许多兴许我自己都不曾注意的事。

延伸阅读

华达加盟  http://www.customcarenursing.com/pc0d.shtml
华达礼品总部经销批发的产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

一颗配珠加盟  http://www.customcarenursing.com/gdcp.shtml
“一颗配珠”品牌介绍“一颗配珠”智能手串,是融合了中国传统古玩文化的新型智能可穿戴产

鲁邹加盟  http://www.customcarenursing.com/ph9r.shtml
鲁邹面业公司位于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县魏桥镇驻地。为每一位员工提供广阔的发展平台,让员工

洗来雅干洗加盟  http://www.customcarenursing.com/gnry.shtml
公司简介[/SIZE]北京洗来雅干洗有限公司是一家成立于2002年11月12日的新型

恒加源自动化加盟  http://www.customcarenursing.com/avlw.shtml
济南恒加源自动化工程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工业自动化为主营,从事工业自动化工程项目设计、安

斯凯五金加盟  http://www.customcarenursing.com/nazk.shtml
斯凯五金是一家集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家具滑轨制造商;总部位于中国广州市番禺区。经

img加盟  http://www.customcarenursing.com/pnqj.shtml
img护肤品是深圳市龙岗区博美依化妆品厂经销商品,总部经销批发的护肤品、化妆品、果脯

雷普电气加盟  http://www.customcarenursing.com/almn.shtml
公司始终坚持“创新、效果、严谨、求实”的经营方针和“以人为本”的管理思想,建立起符合

智乐园电动玩具加盟  http://www.customcarenursing.com/pzm3.shtml
智乐园电动玩具是以批发益智类,遥控类玩具为主的批发经销商结合网店,实体仓储等经营模式

车日达加盟  http://www.customcarenursing.com/pgt3.shtml
车日达汽车电子销售经销批发的汽车DVD导航、(奔驰宝马奥迪路虎保时捷等)原车屏升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宁小闲御神录之包子

    第二天乔凝没有去钱府,一来杜良顷没回来,他不放心,二来,钱府找了个长工,他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工作了几天挣了一百多文,给宝宝做衣服够了。一连几天乔凝也有点吃不消,本来身子就没恢复好,天天赶几里路去镇上,厨房帮工又很忙,晚上再赶回来,一个身强体壮的汉子都觉得累更别说他了。二月,也快种花生了,休息几天又忙

  • 网游之仗剑全球在线阅读唧~09章

    吕桂枝出生于普通的富农家庭,她有读过两年私塾,有一点见识,但也就仅止于此了。她的家世本来非常不起眼,但她祖上曾出过一个修仙者,为此他们吕家也曾风光过两百余年。后来那位先祖因资质不够,无法升阶,活活熬到寿命完结。他们先祖是个善人,他将自己的一应物什都留给了后人,只是后人并不懂珍惜,不过几十年光景就完全

  • 重生之堕落天使在线阅读第7节

    售楼中心人并不多。不过这里的接待人员都很有职业操守,就算没人看着,也都是站姿标准、连上永远挂着甜甜的笑容。售楼中心内根据不同的户型分作不同的区域。陈幕并不怎么喜欢一般的那种商业房,所以他直奔别墅区去。他刚走过来,便有一名笑容甜甜的工作人员看到他,于是乎赶紧迎了上来,而边上另一位工作人员则是去取了个杯

  • 少年派:天子门生在线阅读第九章

    结完账,江驰以考试为由,先走人了。他来到博学书店,等在门边,看见几个女孩叽叽喳喳的围着楚戈出来。人群散尽,江驰才喊了句:“楚戈。”楚戈驻足,朝他看过来。两人一块儿回状元巷去。江驰感觉这姓楚的真是疯的一批:“你就这样,直接把人打一顿,手机一摔,算报仇了?”楚戈手插着口袋,慢吞吞的走,“我没打他。”江驰

  • 我是盟主来搅局在线阅读艮岳扶乩

    再说徽宗皇帝心中慌乱,转入内廷,再往艮岳。艮岳乃是当年徽宗皇帝膝下无子嗣。百般焦急,一王姓道士为徽宗占卜。言乃因皇宫东北方地势过低所致。于是徽宗大兴土木。广征天下奇花异石,修筑艮岳。建筑风格青砖灰瓦,取江南园林之风。其中艮岳主峰用万斤雄黄堆成,外铺炉甘石,每逢下雨自生烟霞。仿佛如仙境缭绕。广蓄梅花鹿

  • 活在恐怖故事中诈尸了?

    原本全球电视机或者电脑前的观众,是抱着这一次出现的应该是唐国知名的科学家。应该会是他们不认识的人。毕竟即使是世界知名的科学家,对于大多数来讲,也是非常陌生的。或许也只有历史顶尖的科学家,会被全球的许多人所铭记。可是现在这个时代。即使是一名顶级的科学家,也不可能让全球知道。原本全球观众是这样的想法,但

  • 洪荒之大能降临在线阅读第6节

    二皇子妃大约是担心田瑶再沉迷**牌这种不上档次的东西,下午特意让人送了双陆过来。田瑶本身就聪明,看田梦he田悦玩儿了两局自己就能上手了。一整个下午的时间,就这样被消磨掉了。等晚上躺在床上了,田瑶就忽然觉得有些寂寞空虚冷了,真的,没有电视,没有手机,甚至连个报纸都没有,所有的**活动都被断绝,所有的朋

  • [综]一闲风月之众人俯首(求收藏!)(10)

    杨辰发出的催雷符是他制作的单体攻击符咒,若全力催动加上术法使用,他有把握连武道界的圣师都能击伤!对林大师这种天级实力的,算是大炮打蚊子了,他有十几种方法留下对方,但最终却选了视觉最激烈的。原因嘛,他用了凡心。他已经不是法力无边的道尊,他在地球上还有着众多亲友,他个人力量有限,需要构筑自己的势力。所以

  • [综]把酒问仙在线阅读第四章

    《给我一点甜甜》桃觉○著第四章林星放没想到还会有这种好事,刚刚就算是被耿甜掐着脸,他心里都偷偷的高兴到要冒泡泡。现在还可以让她揉脸么?这就像是上天突然给他的一个大惊喜,林星放的小心脏强烈的跳动着。耿甜的手不像是她的人那么瘦,小小的一只有点软肉,握着的时候很舒服。被这双手碰到哪里都会舒服的吧?如果不只

  • 年少轻狂之天仇动乾坤在线阅读第四章

    四处奔波了一天,泡了会儿热水澡后躺在床上,只感觉整个身体都舒服了不少。晚上温度降下来了,也没有那么热,沈铭辰还是习惯在身边备一个夏凉被,盖在身上。一早醒来,天气闷闷的,有些要下雨的感觉,沈铭辰看了眼时间,已经有些来不及了,顺手在冰箱里拿了一盒牛奶,插上管拿上公文包后就向外面走。刚开门,就看到一个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