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独傲万古之旅店(4)

作者:悬铃木 来源:纵横中文网

09

夏成要去杭州报到了,拖着行李在火车站,准备过安检。

他把录取通知书里的电话卡抠下来放到自己的新诺基亚E71里,然后把剩下的卡身递给沈木星,指着上面的电话号说:“以后找我打这个号,24小时陪聊。”

沈木星嫉妒得要死,把头一别:“我是要考清华的人,哪有时间给你打电话。”

夏成忽然很严肃的低头看着她,一双大眼睛柔软得像个小姑娘:

“别闹,你不给我打我会死的。”

“那你就去死好了。”沈木星和他贫嘴惯了,脱口而出。

夏成怔了一下。

沈木星立刻就后悔了,不停的把自己的嘴巴拍得“啪啪”作响:

“呸呸呸!我收回!我收回!我要你一路平安!”

夏成的眼眸忽然一深,抓住了她的手。

安监处人来人往,行李箱的轮子声让沈木星觉得心慌慌的,第一次张着眼睛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的他。

夏成的脸忽然凑得很近,沈木星微微向后一躲,他的动作就停住了。

然而他依然攥着她的手腕看着她,眼睛清澈极了,像是一汪只有她倒影的泉水。

沈木星一下子就把他抱住了,无比煽情的说:“来个拥抱吧,你这样煽情,我还有点不习惯。”

夏成的身子一僵,松开了她的手。

沈木星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觉得他似乎想说什么,但她希望他什么也不要说,起码在走出这片土地的时候,什么也不要说。

夏成多聪明,沈木星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在他眼里和语言是一样好懂的。

“走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夏成放开她,抿抿唇,然后头也不回的将行李往安检上一扔,走过了那道安检门。

沈木星不忍见她离去,一转身,就看见弟弟沈冥气喘吁吁的跑进了候车大厅。

沈冥大喊:“老夏!”

夏成回过头来,表情立刻变成了惊喜:“我操!你居然来了!”

沈冥越过沈木星直接追到安检,两个大男孩隔着一层护栏握住了彼此的手臂。

沈冥激动地说:“兄弟!今天上午公安局里有事,没走开,我偷偷溜出来的!一路顺风啊!”

沈冥和夏成一起长大,两个人的感情不是沈木星能比的。

夏成抿抿唇,握紧他的手,跟他来了一个男人式的拥抱,又利落的分开:“沈冥,好好照顾你姐。”

“那还用你说嘛!那可是我姐!”

夏成隐忍着不舍的情绪,用一个故作坚强的微笑掩饰,小声说:“我是说你帮我看着点,别让别的男人给我盯上了...”

“操,知道啊!”

沈冥揩去眼角的泪,笑着捶了他一拳。

男孩子表达友谊的方式总是简单粗暴的。

夏成进了候车大厅,融入到那些五湖四海的行人之中,沈木星只看了他一眼,就假装抬头看火车站里的时刻表,眼睛里如泉眼,不断的向外涌出湿润,她不停地转着眼睛,不停地转,才把眼泪收回鼻腔,吞咽下所有的情绪。

10

当沈木星平复完情绪的时候,就看见弟弟沈冥正站在刚才的地方,手肘撑在围栏上,低着头抹眼泪。

沈木星坏笑着走过去,一把搂过他的肩膀。

“哎呦呦,哭了啊?”沈木星一副看热闹的样子,摸上沈冥那猝不及防落下一行泪的脸颊,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眼,咋咋呼呼的说:“来来来,让姐姐看看。”

“走开!”沈冥打开她的手。

“不走开!我就要看看我们破获过无数起大案要案,抓获过无数个凶恶歹徒的小冥冥落下男儿泪的精彩一刻!”

沈冥忽然抹了一把眼泪,在人流攒动的车站把沈木星抱住了。

他的头抵在她的肩膀上,两只手垂着,和小时候的姿势一模一样。

沈木星吓了一跳,连忙像是哄小孩似的婆娑了两把他的后背:“哎呦呦怎么了这是?”

“我兄弟走了,我难受。”沈冥的撒娇是不分场合不分时间的。

“好好好,姐知道你难受,可是这么多人看着呢,咱回家难受去好不好?”

“我不管,我就要你抱。”

沈木星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只能一下一下的摸着他越发黑硬的发丝。

要是那些被沈冥抓过的小偷看到他这样,一定会吐血而亡的。

沈冥是出了名的“黏姐狂魔”,为此他的小女友卡卡经常吃沈木星的醋。

但每次卡卡都像是急于证明自己的正宫地位一样,摇晃着她耳朵上那一天一个颜色的夸张的耳饰,说——

“他跟我也这样,外头看着人模人样的,小偷啥的见了都怕他,私底下就是个孩子,撒娇得很!”

卡卡一边拿着电推剪给客人理发,一边撇着嘴说。

沈木星带着胶皮手套,帮着她给客人拆头上的卷杠,笑了笑:“我是拿他没办法的。”

客人大概和卡卡很熟,看着镜子里的她,问道:“你男人是警察?”

卡卡说:“啥警察,在刑警队做协警,不是啥好活计。”

“协警啊?不错啦...”

“哪里不错?最危险的活都让他们先冲上去,薪水还不如人家警察的一半。”

客人说:“我们这个小地方,能有什么大案子嘛,抓抓小偷也就到头了。”

卡卡放下电推剪,麻利的用海棉在客人的脖子上扫了扫,将他身上的围布一掀,抖了抖:“反正老娘以后有钱了,就让他辞职!”

沈木星笑。

这就是一个发廊小妹的理想。

比她那个什么考上清华酷多了。

11

当同学们在空间里晒新手机,新笔记本电脑的时候,沈木星背着旧书包坐上了去复读学校的客车。

她一直是个很听话很安分的女孩子,从她幼儿园就能背全唐诗三百首的那一刻起,学习就成了她与生俱来的任务。

年少时的好成绩仿佛成了一定皇冠,让她无论在学校里还是亲友里,都是最耀眼的那一个。

可是如今,大客车上的每一个即将离开小镇去念大学的青年头上都有一顶小皇冠,而她头顶上的,已经不再发光了。

不过没关系,只要再熬上一年,她就能重新点亮自己的小皇冠。

大客车缓缓启动,沈木星带着耳机望向窗外,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却无意间瞟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车子停下等了一等,小裁缝从门口上来,随着车身启动而小心翼翼的扶着座椅靠背往后走。

沈木星眼前一亮,热情的朝他招了招手,小裁缝看到了她,并没有过多的表情,径直朝她走来。

“你去市里进货呀?”沈木星莫名的很开心,孤独的旅途应该不会乏味。

他在她左手边坐下,习惯的摸了摸衬衫上的袖口,然后转过头看了她一眼,收回目光,抿抿唇,也不看她,说:“嗯,锁边机的零件坏了,镇上没有卖。”

有时候沈木星觉得,和小裁缝对上眼神,还是一件挺难的事。

他总是处于礼貌的看你一眼,然后就把目光看向别处,即使在和你说话,也并不看你的眼睛。

“你呢?你去上学?”他用手摸了摸面前靠背上的布料,问。

“是呀!”

“今天周六。”

“提前到宿舍报道嘛!为了不耽误学习,我要寄宿了,这是我第一次在外面寄宿,忽然有种高考落榜被扫地出门的感觉!”她摘下耳机,傻气的笑笑。

小裁缝腼腆的勾了勾嘴角:“不会。”

他的安慰还真是简洁明了,搞得沈木星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还好她挨着窗,可以转过头去假装看风景。

于是他也看风景,不过在她的余光看来,总觉得他像是在看她一样。

多么不要脸的错觉。

沈木星猝不及防的转过头去看他,人家果然就真的是在看风景。

他见她回头,视线也从远处收回,看着她的眼睛,聚焦,眉头微微一动。

“要听歌吗?”沈木星把耳机在手里扬了扬。

“嗯。”盛情难却,他伸出干净的两根指头,捏住了她的耳机,放进他靠近她这一侧的耳朵里,

“周迅的《飘摇》。”沈木星自言自语的找完了歌,戴上耳机,转头看向窗外。

你不在我预料,

扰乱我平静的步调,

怕爱了找苦恼,

怕不爱睡不着。

天渐渐黑了,玻璃窗变成了一面反光镜,反射出他的样子。

沈木星一直在想,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轻薄的唇线,沉默寡言,一双好看的手,对于一个少女来说,是致命的。

想着想着,就觉得眼皮特别沉。

昏昏欲睡的时候,沈木星被身旁的男人轻轻的碰了碰手肘,从迷蒙中醒过来。

“嗯...到了?”

“不是,高速上发生了车祸,车子被堵住了。”

沈木星向外看去,天已经黑了,长长的车龙被堵得死死地,半点动弹不得。

“真倒霉!”沈木星呜咽一声。

“你刚刚有短信。”他提醒道。

沈木星打开手机,就看到一条群发短信,是高考补习学校发过来的,短信上提醒了每一个人报到时间和必备物品。

沈木星皱眉看着手机上的日期,嘴巴张的像是一条缺氧的鱼,她就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转头问身边的男人:“今天不是27号吗?”

“26号。”他回答。

“天哪!我居然记错了报到时间!明天才报道!”

两个人下了车就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严熙光理所当然的帮她提着行李去了补习学校,补习学校在火车站附近,是在一所广播电视学院里租的一层楼,门卫说明天才会有老师来上班分宿舍,今日概不接待。

“打车回去吧?”严熙光说。

“这么晚打车回水头,会被宰死的,明天我还要坐车回来,算了,我不折腾了,我就在学校附近找个旅店凑合一晚吧!你呢?”

“我也住旅店。”

“那也只能这样了。”

两个人几乎是走了一整条街都没找到房,周末的火车站,晚上九点的光景,找一个床位实在不是一件易事,别说是两间房。

“就一间这样的了,没窗没厕所,有电脑,开不开?”

“我们再看看,谢谢。”严熙光再次提起行李就要走。

沈木星的双腿简直快要断了,当即就懒洋洋的妥协道:“亲妈呀,我可不走了...就要这间了!”

严熙光像是看着外星人一样看她。

“你拎着我的行李走了好几条街了,”她抱歉的说:“别走了,我们凑合一晚吧!”

沈木星说着低头掏身份证。

严熙光看到了她脸上的尴尬与微红,就没再说什么,掏出钱包拿钱,把自己的身份证和她的放在了一起,推给了前台。

刚叫妈,妈妈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沈木星的脑子突然嗡的一声。

“宿舍怎么样啊?”

“哦...”沈木星心虚的看了严熙光一样,捂着电话往安静的地方走去,虚张声势的说:“挺好的,我收拾床铺呢,忙死了,先不跟你说了啊...”

挂断了老妈的电话,严熙光已经拿到了钥匙和门牌。

他冲她扬了扬手,提起她的行李,往楼上走,沈木星也跟上去。

旅店装修得花花绿绿,灯光有点暗,为了节约成本,楼梯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蒙着一层红色地毯,踩在脚下发出空荡荡的声响。

沈木星第一次住旅店,火车站附近鱼龙混杂,这种廉价的旅店里什么人都有,她格外的注意,每走一步都像要踩到地雷一般,战战兢兢,比起这个陌生复杂的环境,身边的这个并不算熟悉的邻居,成了令她最有安全感的男人。

“严熙光,你以前来过这种地方吗?”

“没有。”

“我也没有,这走廊怎么这么暗,感觉像是在香港鬼片里...”

她听见严熙光的轻轻地吸了一口气,仿佛尴尬极了,最终还是忍不住跟她说:

“我把你送上去,就去网吧包宿,明天一早来接你。”

“不行,你不能走!”

“...”

“我害怕...”

延伸阅读

天狩至尊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0foo.cn/scni.shtml
“束忧,你回来了?我听同学们说你被警察带走了。怎么回事啊,你前天不是跟我说就回来办一

危机校园求生录之第三章  http://www.0foo.cn/akv5.shtml
许八夕身上穿着去年买的如今已经水洗泛白的牛仔裤。白色T恤上还被溅了几滴油渍。他擦了擦

[全职]听我说野蛮不是错  http://www.0foo.cn/y9kb.shtml
“渔船,看,有渔船。”在小岛上,船员们弄了一些海螺贝壳之类的东西烤熟吃饱之后,正准备

三浦小姐普通的每一天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0foo.cn/ay5q.shtml
熬了一夜,次日起来,无虞继续与女刺客沟通,想要使她明白自己的好意。怎奈对方倔强Jia

七十年代娇宠记在线阅读同党  http://www.0foo.cn/a2vd.shtml
实验室的墙壁上原本挂着几幅油画,在大火中,它们也一样遭了殃。全都被烧得一塌糊涂,看不

我是白无常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0foo.cn/y5g.shtml
天寒色青苍,北风叫枯桑。此时,躺在血泊之中的女人突然睁开锐利的双眼,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十二太木之再次相逢未谋面 躲得屑小救龙身  http://www.0foo.cn/gpxz.shtml
老人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其实还有另一层,人要塑造一个什么样子,肯定先看看他在什么

玄幻三国之最强帝王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0foo.cn/x7xr.shtml
“下一场,手持二号的弟子。”刚走上擂台的内门长老说完就跃下擂台。“我上去了,好好看,

腐女的绿茶系统局蹐良堪悲  http://www.0foo.cn/a13q.shtml
梅山兄弟厌恶的表情,沉香宛如喷出火来的眸子,孙悟空兴灾乐祸的口吻,猪八戒冷嘲热讽的声

浮世轮回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0foo.cn/gvzt.shtml
“哈哈哈……跑不动了吧。”后面响起了小混混们的怪笑声。赵丽影一咬牙,使出了全身力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枪神纪之枪神荣耀过敏病

    商沐听完这番话愣住了,他有点烦躁地站起身,在轮椅旁边转了两圈,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安慰到钟离璞。落差这件事商沐自己也经历过,知道那种失落感几乎能把人逼疯,逼迫别人接受现实未免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钟离璞把口罩重新戴了回去,把帽子压了压,把上半张脸也盖住,带着点鼻音闷声闷气地说:“你去工作吧。我一个人

  • 激流勇进之刘俊辉

    什么!道士!以前在我眼中道士不过是骗人的,但今天的事让我彻底相信道士还是有本事的。我走过去对那个人说:那个…你尊姓大名?他面无表情的说:“我叫刘俊辉,你叫老刘就行了,对了你现在是什么境界我?好奇的问到。我?呵呵,练气巅峰,快到炼魂了,我疑惑的问到: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会被抓到这里来?刘俊辉表情严肃的说:

  • 引剑风尘在线阅读第2节

    “轰”突然远处的山传来的声响,“尼玛,雪崩阿!”我便跑边叫,结果还是免不了被雪侵蚀的下场,我随着雪来到了山脚.我站了起来,拍拍了身上的雪,幸好是被雪包着,不然我的处女挂就这样摔死了.“呜....”我听到远边传来了一阵哭声,我循着哭声找到了一个小女孩.我连忙走问道:“小妹妹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哭啊?爸爸

  • 仙剑劫情为何物原来你在学校呢

    “唐末晚!”陆立风咬牙阴测测的盯着她,唐末晚立刻噤声了,“行,那你自己看着办吧。”陆立风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判了唐末晚死刑。“还要去吗?可他连面都不给我见,对了他还有麻风,你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谁告诉你他有麻风!”陆立风应该是被那句他是我永远的最爱给刺激了,“他骗你的,想办法去接近他,学以致用啊,

  • 狂战炫龙第7章在线阅读

    “你、你们回来了。吃饭了吗?”温欣站起来,“没吃的话我去弄点吃的去。”“等会儿等会儿!姐,厉哥今天真的找到元素灵果了!”温洋刚消下去一点的兴奋劲儿又提上来,“你看!”他把厉野给的三千多块钱拿出来,“这是厉哥给的。”“这么多?”温欣根本就没指望这两人能找到元素灵果,结果居然把钱都拿来了。“嗯。你们聊,

  • 我捡的鲛人怎么会咬人在线阅读第一章

    一道妩媚的身影靠在浴室的门框上,湿漉漉的头发随意的披在脑后,暴露在空气中的两条大长腿长得离谱,用比较潮流的说法来说,就是胸部一下全是腿。雪白的浴巾恰到好处地遮住了上下两处隐私地带,胸口更是露出了白花花的一大片。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一直在说:来嘛,来嘛。坐在沙发上的陈初不由得食指大动,匆忙地走上前去

  • 造反使我快乐在线阅读死人床

    “罗棋,你怎么了?”我扳住她的脸摸了摸,一股冰凉的气息顺着我的手指进入了我的身体,我禁不住打了个冷战。罗棋的身子怎么这样冰凉?我担心她生病了,赶紧将打火机收起来,弯腰将她抱了起来。罗棋就跟个木偶一样,直挺挺的,膝盖也不打弯,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她抱回房间的。等我将她放到床上后,自己也累的大口大口喘

  • 道无明第二章

    喜欢好看的人或事物是每个人的天性,姬恨雪当然也不例外。只不过和旁人相比,他对长相这方面的要求更高一些,不是什么样的人都能入得了他的眼。姬恨雪认真地答应下来:“好,你先带我去见你的阁主。”刚才回答得太快,到了此时,方梦觉却是心虚了,“那什么……如果我们阁主长得不合你的意,公子……”没等他把话说完,姬恨

  • 网游末世之神级分解师在线阅读第3节

    测魔晶的颜色并没有就此停下了,依旧在不停的快速变换着。魔法师的等级划分从低到高为一到九级,然后再是圣级,一般被称为法圣,能够拥有自己的专属称号,最后为神级,被誉为法神,每一个法神都是大陆上至高无上的存在。魔法的天赋决定了魔法师修炼的速度以及潜力,比如一级魔法天赋的魔法师最高成就只能达到一级魔法师,根

  • 夫人虐渣成瘾第2章在线阅读

    下午,市局的回复文件到了所里,市局决定,按照上午所里上报的案件分析会议,做出刑事案件立案的决定,同时委任张所为专案组组长,李雨为副组长,这个决定顿时让所里的的办案人员震惊,因为李雨只是去年刚从警官学院毕业分配到老家所里工作的,仅仅24岁就成了专案组副组长肯定让很多人不信服。赵刚一听说这个消息,立刻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