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光环第八章

作者:唯恋你青丝 来源:飞卢小说网

钟未眠和画册出版商的会议恰好在这周六。

出版社在满大附近,商定完细节后还没有到午饭时间,钟未眠看着川流不息的街道,索性走路去了满大。

钟未眠的本科和研究生是在满大读的。很巧的是,研究生的时他和程清曙被分在了一个宿舍。

其实他当时填的是单人间,但是学校弄错了。

开学的前三天宿舍都只有他一个人,隔壁床位堆满了他的画板、颜料、还有专业书籍。他也一直以为自己会一个人住三年。

直到有一个穿着球衣的大男孩汗津津地跑进来,笑得很灿烂,带着阳光和九月的风。

钟未眠没说话,冷静地等对方先开口。

清曙看到眼前抓着水杯茫然地盯着他看的人,扑哧一声笑出来,一挑眉:“你是住在这里的?”

他挑眉的时候有些漫不经心,痞痞的,眉骨和鼻梁连成挺拔的T字形,几乎自带高光和阴影。那一瞬间钟未眠只想要拿起画笔临摹下来,天生的希腊雕塑帅哥,却长了一双极具东方色彩的黑色双眸,弯弯带笑时,骨相的利锐被少年气化去大半。

钟未眠哼了哼,下一秒他回过神清了清嗓子,有些迟疑地说:“是的。你是...?”

“程清曙。你的舍友。”

正在喝水的钟未眠呛了一下,“唔...嗯?”他强忍着咳嗽含糊不清地发音,“我申请了单人间。”

程清曙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去拍拍他给他顺气,但是他没这么做,转了一圈坐到堆满钟未眠乱七八糟东西的床边上,等他咳嗽完才说,“你想要一个人住?”

要不然怎么会申请单人间呢。钟未眠古怪地瞥了他一眼。

程清曙饶有兴趣地看面前的人,剧烈的咳嗽让他面颊上浮起不自然的红,看他的那一眼像娇嗔。面皮真薄啊,他想。

钟未眠的沉默等于回答。他沉默下来的时候眼尾也会跟着下垂,睫翳长长的像落了光的蝶,周身气质变得又冷又清。

程清曙耸耸肩,站起来:“我在学校外面租了房子,平常不会过来住。你要是不愿意就和学校申请换宿。”

钟未眠没换宿,自己的东西收起来后还认真给对方擦了床。

不过等床板落灰了那个男孩也没有来住。

到校门口的时候钟未眠才想起要给程清曙发条消息。

程清曙回复得很快:“我在监考,今天是满大的期中考试。去咖啡厅里喝杯东西,很快。”

钟未眠买了两杯奶茶,问了考场号,程清曙发过来后往教学楼里走去。

程清曙随意翻着卷子,数了数考场里还慢吞吞答题的稀稀拉拉几个学生,又频繁地看向窗外。

考场在二楼,阳光不太好。

程清曙紧抿着唇坐在讲台上,严肃地让学生大气都不敢出,看一眼挂钟犹如做贼一般。

钟未眠站在门口,笑着对他晃了晃手里的奶茶。

他今天穿了正装,休闲白西装,一双腿直又长,脸很清俊,笑起来很招人。

钟未眠对他做了个不用着急的手势,指了指窗户,示意程清曙他靠在上面等。

程清曙喉头紧了紧,手指头敲击着桌面,心想这场考试怎么还不结束。

钟未眠背对着他靠在玻璃窗上,白西装被压出了褶皱,腰身被勾勒得很显眼。

安静的就像一副画。

突然有一个女孩子靠近了画,很羞涩地对他笑,把一封粉色的东西递过去。

程清曙眉头皱了皱。

钟未眠背对他看不清神情,只能见到他犹豫了一下,然后伸手接过了那个东西。

女孩子兴奋地叫了一声,捂着脸害羞地跑掉了。

程清曙“噌”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底下地学生迷茫又惊慌地抬头看他。

程清曙沉声说:“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十分钟。”继而大步朝门口走去。

钟未眠抓着那封信,捧着奶茶一边吸一边从二楼眺望操场。

看见程清曙突然出来,他惊讶地小声说:“好了?”

“还没有。”程清曙皱着眉头看向他手里那封粉色的信。

像封情书。

现在的学生都怎么回事!

“啊,这个……”钟未眠发现了程清曙的眼神,表情变得很为难,“这个是……”

“我们学校的学生不能谈恋爱。”程清曙说,“不然会被开除。”

“是吗?”钟未眠小小地吃惊了一下,“……我怎么不知道。”

“新定的校规。”程清曙面无表情地胡诌,看到钟未眠抓着信封往里收了收,蹙眉有点严厉地说,“给我。”

钟未眠显得有点犹豫,把信封往怀里护了护。

程清曙气炸了,钟未眠不仅收了别人的情书,还不愿意交出来,他凶了点伸手,“给我,不然连校外人士一起罚。”

“……怎么罚。”钟未眠理智地计算能不能在自己的承受范围内。

“打屁|股。”程清曙面不改色。

“……”钟未眠确信他在在胡诌了,古怪地瞥了程清曙异样严肃的脸一眼,把信塞到程清曙手里,哑然失笑,“给你就是了。”

程清曙举着揉皱的信封满意地坐回位置上,很嫌弃地评价。

粉唧唧,一点也不适合钟未眠。

嗅一下,上面还有小女生的香水味。

程清曙蹙眉撕开了信封,他倒要看看那些觊觎钟未眠的人都写了些什么。

看到第一行,程清曙脸色变了变,然后飞快地把信给揉成球,瞥了门口的钟未眠一眼。

钟未眠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对他做了个口型,“幼稚。”

信的第一行:“比起程教授,我更希望能称呼您程先生……”

监考完后两人在满大周边的小吃街里找了一家烧烤。

可能是半期考试刚结束,庆祝的气氛很热烈,烧烤十分火爆。

钟未眠捧着串串吃得眯起了眼笑。

吃完饭后程清曙提议两人在满大散散步。

满大很大,设施和环境都非常完善,不仅有内湖,还有园林似的“静思园”,树多阴凉,早上不少小孩在那里读书。

两个人悠闲地晃悠到园子里,恰好碰上一个人。

“清曙!”一个男人从后走来,穿着西装,带着金斯眼镜,看起来很斯文,挥手笑,“好巧,你怎么在这里。”

“散步。”程清曙偏头对钟未眠说,“这位是乔男,我在国外读书时的合租舍友,比我早一些回国。”然后转头对乔男介绍,“这位是钟未眠。”

“您好。”钟未眠温和地笑了一下。

乔男和他握手,笑得很灿烂,“您好,原来你就是钟未眠,久仰大名。”

钟未眠看起来很感兴趣,于是偏头问:“您知道我?”

被程清曙斜了一眼,乔男只能含糊地说:“就……就是那什么为爱消得人憔悴……”

程清曙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阿娇知道你回国了吗?”

“啊!”乔男惊恐地叫一声,“你这么玩就没意思了啊!”

程清曙挑眉。

乔男说:“挺巧的,好不容易见着你,要不一起去咖啡店坐一坐?”

程清曙征询地看着钟未眠。

钟未眠觉得乔男这个人很有意思,西装和他的风格好像不太搭,总是露出小孩子的神情,于是说:“好。”

“静思园”里面就有咖啡厅,卡座之间自带隔板,绿植轻音乐伴着咖啡香,惬意得让人放松。

钟未眠点了杯柠檬水,笑着听他们聊。

乔男这个人很健谈,和程清曙聊天时候基本都是他在讲。

没过多久,他就转过头来和钟未眠介绍程清曙的外国生活。被程清曙警告过了,他就只提有趣的那一部分,夹杂私活地说程清曙的糗事。

说程清曙“长了吸引外国妞的漂亮脸蛋,却最后被排斥的很惨。”

程清曙在满大的时候很受欢迎,还是校篮球队队长,非常吃香,所以钟未眠不太信乔男的话。

乔男说:“他有个不爱用手机的坏毛病。人家姑娘给他发一百条消息他都不回复一条,所以人家说他……”

乔男遮掩着嘴对钟未眠悄悄说:“……不行。”

钟未眠聚精会神地听,猝不及防地呛了一下。

程清曙一边给钟未眠顺气,一边出声提醒了一句:“乔男。”

乔男打了个哈哈,把程清曙落在一边,一副和钟未眠是知己,吐槽为快的样子,“听说你以前和他也是舍友,他以前怎么样,也是个闷葫芦吗?”

“不是的。”钟未眠笑了笑,“他很好。”

程清曙笑了笑,眼里很温柔。

乔男看见了,又和钟未眠谈论了很多,从大学到工作,几乎无话不谈。

钟未眠本来不爱同陌生人说话,但是乔男身上仿佛有某种魔力,能让钟未眠不得不说。

乔男好像也对钟未眠很感兴趣,不断提问,程清曙则在一旁静静地听两人谈话,还叫了一些茶点。

这一杯柠檬茶比烧烤吃得还久,到最后,钟未眠都有些疲惫了。

乔男看出来了,停下谈话,看了眼手表笑着说:“都这么晚了!”

三个人坐了近乎两个小时。

乔男把最后一口咖啡喝了,从怀里掏出一张私人名片递给钟未眠,“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我估计程清曙这个醋缸应该不会给你。”他笑两声,“今天和你聊得太有意思了,改天再聚。”

程清曙问:“不一起吃个晚饭?”

“不了。”乔男对钟未眠挥手,“我待会还有个客人,再约!”

程清曙去送人,走到门口的时候抿嘴道:“谢谢。”

乔男回头看了一眼钟未眠,收了嬉笑,表情有点严肃,“情况不太好。”

“初步判断他有焦虑的症状,他在回答某些特定性问题的时候,左手会无意识地进行敲击的动作。”

程清曙蹙眉懊恼:“我没发现。”

“他或许潜意识知道自己有这个症状,所以都在别人不容易注意到的地方。”乔男安慰他,“我是心理医生,如果随便谁都能发现,那我也就没饭碗了。”

“不仅是这个,我怀疑还有其他问题。”乔男说,“但要知道具体情况需要他的配合。”

“是什么?”程清曙蹙眉问。

“我怀疑这个可能不久前发病过一次,他现在显示的情况是控制的还可以。” 乔男忧愁地看他一眼,“但比较棘手的一点是,他的心理上认为自己没有疾病,我担心他不配合。”

程清曙愣了愣。

“清曙。”乔男郑重地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我是很好的医生,这些问题都可以被良好的控制。但前提是病人愿意配合,你得让他放下防备,主动来找我。”

钟未眠坐在座位把饼干吃掉了,一边小口地喝水,一边转动乔男给的四四方方的名片。

上面只有姓名和电话,做得很精致讲就,但是钟未眠总觉得哪里很眼熟。

他拧着眉盯着看。

突然,钟未眠好像被击中了,露出了不知所措的神情。

他想起宋姨介绍的那个出国的表侄,好像姓乔。

而电话号码,钟未眠颤抖着唇默念,目光几乎要把文字给灼穿。

1、5、7……

他虽然记不清全部,但是前三位数一模一样。

他的手指松开了,卡片随之落在地上,厚重的质感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轻响,几乎是敲在钟未眠心上。

世上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

他唯一的念头是,程清曙知道吗?

钟未眠仓皇地回头,想找到那个熟悉的高大身影,但背后空空如也。

他猛地站起来,几乎不可控地颤抖,餐厅的绿植好像被摔碎了,很多人回头看他,但是钟未眠顾不上。

所有东西都颠倒了,眼前一阵黑一阵白。

“程清曙……”钟未眠茫然地环顾四周,发现餐厅里的面孔都很陌生,他手忙脚乱地往门口赶,喃喃道,“程清曙……”

如果程清曙知道。

如果程清曙发现他不正常。

他不敢想。

母亲把他丢在福利院门口时,失望的对他说:“未眠,如果你是个正常的孩子……”

就好像他是个残次品。

钟未眠慌张地往门口跑。

餐厅门口空荡荡的,读书的学生、结伴的情侣、刺眼的阳光……什么都有,就是没有程清曙。

他听见胸腔里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钟未眠呆呆地站在原地,脸上是被意外击倒的茫然。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周身都泛起了凉意。

他突然听到一声叹息。

钟未眠一怔,不可置信地、僵硬地转过身。

身后是程清曙迎着光和九月的风,和最初见时一个模样。

“你在这里。”程清曙对他露出了一个苍白的笑,张开怀抱搂住他,下巴紧紧地贴着他的额头,紧到钟未眠好像要被揉碎在他怀里,再被程清曙一点点拼起来。

钟未眠觉得自己被抱热了,程清曙很脆弱地说,“你在这里,我差点把你弄丢了。”

延伸阅读

超声波牙刷加盟  http://www.bushrevealed.com/gtnm.shtml
暂无

世王内衣加盟  http://www.bushrevealed.com/uhy6.shtml
世王内衣以优质精梳棉和特制氨纶为主要纺织原料,从纺织到加工成衣已经形成了一条成熟而完

祝成阀门股份加盟  http://www.bushrevealed.com/pb4o.shtml
公司奉行“品质卓越、服务至诚、信誉永恒”的经营宗旨;我们拥有精湛的售后队伍和充足的配

SOGNA女装加盟  http://www.bushrevealed.com/6x2a.shtml
众多的女装品牌中,消费者唯独喜爱SOGNA女装,它是由英国着名服装设计师设计,所有的

九银坊加盟  http://www.bushrevealed.com/u620.shtml
九银坊是深圳市九银坊贸易有限公司旗下的银饰品品牌,成立于2004年。九银坊崇尚自然、

金巴斯牛排加盟  http://www.bushrevealed.com/n8bc.shtml
说起牛排,可谓是西餐的代名词。甚至有人说,如果学会吃牛排,就可以顺利地迈入西式生活。

艺铭斋斑铜龙九子印章加盟  http://www.bushrevealed.com/urev.shtml
斑铜工艺品是早已被市场认可的工艺品、纪念品、收藏品,但是由于工艺限制,传统的斑铜制品

特菲尔加盟  http://www.bushrevealed.com/x3bo.shtml
特菲尔五金配件总部是玻璃固定夹、浴室夹,各种万向轮,办公轮,工业轮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

arte珠宝加盟  http://www.bushrevealed.com/b0gz.shtml
arte珠宝加盟详情ART?诞生于西班牙,独特的外形象征着欧洲的艺术,迸发出激情、崇

酷贝加盟  http://www.bushrevealed.com/pwww.shtml
酷贝童车总部是儿童玩具、儿童玩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药童之眼睛(4)

    出站台后,为了快些,秦三没有去等班车,而是直接打了辆的士,山路难走而且人烟稀少,秦三给出双倍价钱,司机才答应了下来,到家的时候,已是下午两点,早就过了饭点,但隔着老远还是能闻到自个母亲的那手辣子鸡的酥香,如往常般,一群人肯定是在屋内等着秦三。“小花!朕回来啦!”“臭小子,还是这副德行。”不见其人,先

  • 红楼之风景旧曾谙第四章在线阅读

    转眼间,距我醒来之日,已是过了数日了。我努力想要回想起以前的记忆,却只能想起一些零零碎碎又无关紧要的片段。我曾询问过皇祖母和何嬷嬷关于我以前的事,她们却说,过往云烟忘了也罢。想想也却是这样,一个痴儿的过往又有何可好奇的?但对于前尘的迷惑却仍是困扰着我,难以释怀。因为我总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我,并不属于

  • 灾变求生之路第4章在线阅读

    “怎么这么多人”------------视角转换------------“Spirytus(精馏伏特加)”“小姐,这酒太烈了”林雨幽看着服务员深邃的眼睛透露着冰冷,仿佛一根极细的针刺入人的心脏,杀人于无形,完全不见她原来的稚嫩,纯洁。“抱歉,请稍候”服务员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惊讶,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人

  • 重生打脸日常第1章在线阅读

    如果说并盛中学最可怕的哨兵当数云雀恭弥,那么最不像向导的就是泽田纲吉了吧。前者所到之处寒风凛冽般的气场足以逼退所有人。超强的武力值和能动手就绝不动嘴的脾气愣是让向导们也对他敬而远之,毕竟这是一个生气起来连向导都揍的大魔王。一些在他威压之下不敢造次的哨兵,带着不满只能暗暗诅咒他一辈子孤独终老,享受不到

  • 锦绣田园之医女难为在线阅读第9章

    李宇的死亡最终被认定为自杀,李宇的父母在学校大闹了几次,最终也不得不私了。乔桥被放下来的李宇狰狞的面部刺激的更加害怕,魏执安慰了半天,最终被她父母带回了家里,她整个人都快到了崩溃的边缘。“魏执,他不会放过我,他不会放过我的……”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乔桥回过头来,脸上的泪珠一颗颗掉了下来,神情无助而彷徨

  • 签到:开局奖励十栋楼!在线阅读论路人黑转粉的可能性

    二十四小时酒吧对面站了个人。距离太远,看不清长相,只能看到盖住了她半张脸的大墨镜,和抿成直线的唇。她神情淡淡,自带生人勿近气场。酒吧里注意到她的人不少,却没一个人去搭讪。不仅是因为她看起来很棘手,更因为她手里的那把和她气质完全不符的、粉色蕾丝碎花小伞。强烈的矛盾感,使人把她从不好攻略的女人,提升到不

  • 魔师空间之一个传说(2)

    话还没说完,杨铭就被扔出在了大街上,管家关闭了院门,院内传来了狗叫声。寒风吹起了他的长发,杨铭一个人在风中凌乱。。。“这什么情况啊这是,臭老爹,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啊”大门打开了一条缝隙,杨铭赶忙凑上前去“我就知道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快开门”门缝里扔出一本书,嘭的一声,很快又关上了杨丰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 [他人即地狱同人]沉溺在线阅读第7节

    卡卡循着声音,看到在厨房门口晃着奶瓶,笑的打跌的迪甘。卡卡没想到是弟弟迪甘送卢卡来的,他算着弟弟也就刚刚赛季结束回答巴西,怎么就出现在自己家了呢?迪甘看出卡卡满脸的疑问,主动解开他的疑惑,“妈妈现在正在家开解爸爸,毕竟这次的事情爸爸气的不轻,”而且还不止是卡卡的原因,当然,这个就不告诉卡卡了。至于嫂

  • 流浪怪物救

    不久,九彩光晕完全融入体内,卓不凡的身体失去了依仗,开始慢慢朝着水面浮动。眼看离水面越来越近,突然“扑通”一声,有人跳入了水中。水花散去,一具赤果的胴体展现在卓不凡眼前,让卓不凡小腹顿时升起一股邪火,体内更是气血沸腾。可是随即,卓不凡就感觉到了异常。随着这胴体入水,碧水潭中开始飘起白雾,潭水变得无比

  • 幼稚园里通洪荒之讨糖豆

    菩萨也是心塞塞,虽说取经要九九八十一难,唐御弟这磨难来得也太频繁点儿,尤其遇着他大徒弟这两天……又得出门了……神烦,菩萨日子也不清闲!菩萨也不能一天出好几趟差啊!落伽山的莲花开了,还没来得赏,天天忙得跟个陀螺一样!菩萨也没有加班费啊!菩萨心说,这孙悟空孙猴子,当年斩妖台上且分毫不伤,雷劈斧砍不见半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