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女保镖霸道带娃日常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三章

作者:张早更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二人站在府外,罗二抚着咕咕作响的肚子道:“少爷,现在可以吃饭去了吧?”

“就知道吃,”宁卿渊咧嘴笑着,心中都是佳人,哪还管是饱是饿,“你拿着银子吃去,我先回去了。”

罗二吃饱喝足,却也不忘给他带吃的。

此时正是晌午,茶楼并无生意。除了柜台有个伙计,并未看到有其他人身影。

罗二将饭菜送回房中,却未见到宁卿渊身影。他又跑到柜台,一问得知,少爷正在楼上。

生怕饿着他,罗二又拎着菜食上了楼,却见一群伙计围聚在一起,而一向不喜人多的宁卿渊在人群之中,茶桌上更是摆满吃食,烤鸡、牛肉,可比他吃的好上许多。

罗二一猜便知这些吃的都是少爷买的,这群伙计哪里有银子,便是买了也是偷偷摸摸,怎会如此大方。

“少爷!”罗二故意喊的大声,让人轻易便能听出他语气中的不悦。毕竟,当初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可不是他说的。

“怎么了?”宁卿渊不明所以,却为打探到的消息而欣喜不已,“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怕饿着你,”罗二将带回的菜食往桌上一扔,伙计门麻溜地解开油纸,三下两初二地将包中的菜食给解决。

罗二正在气头上,却深知主仆之分。只是念着从口中省下来留给少爷的菜食给别人吃了,心中难受的紧。

“你快过来,”宁卿渊将桌上的烤鸡与牛肉给了罗二,又让人腾出个位置,“这些都是留给你的,快过来吃。”

罗二转悲为喜,也不管是否会吃撑,一手抓着牛肉,一手握着鸡腿,口中更是塞的满满。

“知道我打听出了什么?”伙计等散去,宁卿渊指了指对面的酒楼道:“那是鱼家的酒楼。”

“然后呢?莫不是这些东西都是从对面酒楼买的吧?”罗二口齿不清问道。

“当然不是。你说这算不算缘分?我千里迢迢从西临赶来,对面酒楼便是她家的,而且为何这么多人中就遇到她呢?”

“那叫鱼笙的?”见少爷一脸陶醉,罗二越嚼越不是滋味,“少爷,你不是有断袖之癖吧?所以才迟迟不娶亲?”

“呸!呸!”他忍不住骂道:“你眼睛长了就是为了看路吗?那鱼.......”

宁卿渊眼珠儿一转,又笑嘻嘻道:“本少爷乐意。你就专心吃你的吧,有吃的还堵不上你的嘴。”

罗二顿没了食欲,张着嘴就要大哭,可见伙计们都盯着这处看。他又给忍住了,吸了吸鼻子道:“少爷就一个人留在这吧,罗二要回西临。”

宁卿渊乐不可支,想着无人再管束,只差拍手叫好,“那我就不送你了。”

罗二心寒,翻着白眼道:“小的说着玩呢。”

待到第二日,茶楼忽然多出人来,伙计人手不足,罗二被喊去充数。而一心想学本事的宁卿渊却是一副萎靡不振,趴在窗沿上,占着一张茶桌,痴痴望着对面酒楼。

“少爷,”罗二忙乱中抽出身来,关心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累了?要不去房中休息吧?反正你也帮不上忙。”

“罗二,”宁卿渊眼中透露着绝望,却又不甘心,“我得了不治之症,只怕.......无药可医,无医可解。”

“这可怎办?”罗二惊慌失措,抓着宁卿渊,眼泪已在眼眶中打转,“罗二这就给你寻大夫去,若......就算治不好,罗二也不会丢下少爷,你去哪里,小的就跟着你。”

宁卿渊叹息不止,不知是有多烦忧,“相思病,痴情蛊,哪里有药可解!哪里有药可解!”

“少爷!”

罗二被宁卿渊气地不轻。不过,话虽如此,他也不愿见从小伺候到大的少爷愁眉不展。

这不都已两日时间过去了,他气消了,那人却还是一副悲伤欲绝。

“少爷,”宁卿渊茶饭不思,不仅看来没有精神,人也消瘦许多,“我给你打听到有关鱼公子的事了。”

“什么?”一个鲤鱼打挺,人顿时来了精神,“快给我说说。”

“鱼公子是鱼府独子。我们那日见的妇人叫做鱼倾城,是鱼公子生母。不过,鱼公子有母无父,但那鱼倾城也不是简单的人。鱼府有一家酒楼你也知,不过,鱼家主要为生的还是绸布,听说宫中的绸缎都是鱼家送的,而且,鱼倾城与大将军杨耀关系不一般。”

“这你都打听出来了,”宁卿渊拿出碎银赏给罗二,“还有什么吗?鱼笙可有什么青梅竹马?表哥堂哥什么的?”

“这倒没有听说。不过,外人都说鱼公子可是出名的孝子,公子若是想和鱼公子亲近,倒不如先从鱼倾城下手。”

“这主意好,”宁卿渊换好衣裳,又一番精心打扮,“我来辽沅也有些日子了,也该给祖母报个平安。既然鱼家做绸缎生意,我便买些绸缎送回去,祖母欢喜,我也得益。”

宁卿渊打听出,鱼家虽是做绸布买卖,但因为价格高于其他店铺,且所售绸布也都是给些达官富贵,若要买些新时的款式儿得先给银子。所以,整个辽沅也就两家鱼府绸庄。

不过,若是在绸庄买绸布且还要令鱼笙知晓,这银子恐要花上不少。不过,为佳人破费,不论多少,都是值得。

话说,傻人有傻福,宁卿渊选了距茶楼较近的绸庄,却见绸庄外的轿子眼熟,这不那日鱼倾城坐的轿子。

这下,他更是对自己与鱼笙之间有缘而深信不疑。

宁卿渊冲入绸庄,可绸庄内的布匹却在向后院搬运,鱼笙手中拿着账本,估计是在盘货。

“鱼兄,”他笑着走过去道:“你我还真是有缘。”

“铺中无布匹,”佳人冷冷道。不过,听着的人却欢喜不已,她还记得他。

“你们这是做什么?”难道有人和他打一样的主意?想借绸布博得美人欢心?所以将绸布全买了?这可不行!

“有大户订了布匹。”

“怎能这样!”宁卿渊气的跺脚。怎有人如此卑鄙,竟也学他。

“为何不行?绸布不卖,你让这些伙计喝西北风?”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连连摆手,解释道:“我正也打算买些布匹。”

“估计要等些日子了。你......还是等我回来吧,”看宁卿渊衣着打扮,定也是有钱人家的公子。虽说鱼笙对他感觉并不好,可却也不想算计钱财,毕竟这人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看来都傻气冲天。

“你要走?去哪里?和谁?”

“静皓,自然是送绸布过去。”

“这么远,你一个姑、孤身一人。”

“不是一人,母亲找来镖局,我只是随行而已。”

宁卿渊怎放心鱼笙一人,毕竟夜长梦多,且还跟着一堆男人。

“说来还真是巧,”他憨笑着,“我也正打算去静皓,既然鱼兄也要过去,不如我们结伴同行。”

“不行!”罗二严词打断,“你糊涂了,静皓那净出土匪,你去了要是有个万一,小的怎么跟老夫人交代。”

“你不是说陪我一起死,死了还要交代什么?”宁卿渊不冷不热道:“你怕死就别跟着。”

罗二乖乖地闭上嘴,宁卿渊想到可以跟着鱼笙,说不定还能英雄救美,抱得美人归,更是乐不可支,“鱼公子,你何时上路?”

“现在。”

他愣了愣,想到包裹还在茶楼。不过,有银子怕什么,美人为重。

“那真是太好了,我这也心急赶路呢。”

宁卿渊误打误撞,跟着鱼笙上路。罗二骑着马,心中千百个不高兴,不过,看到少爷难得露出笑容,他又觉得这些也是值得,毕竟,这世上有什么可比得上少爷欢心。

一行人等上路,因为护送的绸缎,不能遇水。可上路不久便遇上阴雨,一行人等不得不停下,在客栈呆了四日。

这四日中,宁卿渊睁眼后就一直盯着鱼笙,惹的镖师也是暗中议测,他是否有断袖之癖。

虽说鱼笙是男生女相,但总也是个带把的,更何况,鱼家在城中也是大户之家,若让人知晓了,岂不是笑话。

好心镖师说的隐晦,天涯何处无芳草,让宁卿渊莫要走上邪路。可宁卿渊亦对众人不解,那鱼笙一看便知是女儿身,加上那一身香气,为何会有人将她误认为男儿。

而且,为了不让他人有小心思,他也未做解释。给人一种固执听不进去的错认,只能无可奈何。

阴雨连绵日,镖师愁眉不展,宁卿渊却希望着雨一直下,虽然也就短短几日,鱼笙对他态度依旧是不冷不热。

但对他来说,鱼笙每日能开口对他说上几句,那已是满足。更何况,宁卿渊亦看中是她这一点,虽说这喜欢来的莫名其妙,但怎也算是一见钟情,其他若是要计算的,现在哪里有心思算的清。

私心,他倒希望这半路杀出几个土匪,好让自己在心上人表现表现。可出于另一种情形,他又忧乱中出错,万一伤到心上人了该如何。

宁卿渊想的宽广,一手撑着脑袋,看着窗外的雨渐止,连着吹来的风都有了温度。

“少爷,估计得赶路了。”

“我又不瞎,”他没好气道:“以前不喜雨天,没日没夜的下,现在倒好,偏偏与你作对。”

“少爷要下雨做什么?”罗二闻着衣袖道:“你看小的都发霉了,在这么下,小的都没衣服穿了。”

他瘪了瘪嘴,听到楼下鱼笙说话声,顿时来了精神,如一阵风地冲下楼,殷勤道:“鱼兄弟,雨停了,你终于可以继续赶路了。”

“嗯,”鱼笙不冷不淡,指挥着店小二放饭菜摆放上桌,“你快些吃吧,吃好了得赶路呢。”

“哦,”他左右张望,也不知鱼笙坐在哪个位置。镖师见他动作,猜他又要黏着鱼笙了,干脆将其硬拉到身边来,不让离去。

宁卿渊的情绪都显在脸上,他哪里有胃口,连喝口水都觉得胸口疼。

这时,半阖着的屋门打开,从外走来一个少年,少年衣裳破烂,手中拎着个箩筐,整张脸上都是泥,黑漆的眼珠儿左右张望着,又瞬间低下头去。

“走开!走开!”客栈伙计甩着手,不愿碰触少年,只怕沾了衣裳,“臭要饭的,都跑到这里来了。”

“我不是要饭的,”少年拿出一张已失了本色的绣帕擦着脸,却是越擦越赃,“我是来讨口水喝的。”

“这还不是要饭的?”小二拉高音调,不给少年喝水罢了,竟然用水泼他,“快滚,小心我打断你的狗腿。”

宁卿渊看不过去,少年虽落魄,但却未乞讨,可见也是心高,可这伙计却狗眼看人低,让人不舒服。

“你乱吠什么!”他端来碗,碗中有菜有肉,递给少年道:“这里有些吃的,你要不要先垫垫肚子再喝水?”

少年摆手,抬起眼睑,咽着口水道:“一碗水足矣。”

少年并未进入屋中,宁卿渊与少年保持了些距离,碗端在手中,时间久了并不舒服。

“你.......”他跨出屋子,却见客栈外有一口井,井口并未封住,“你要喝水?”

少年点了点头,侧身看向井,又低下头去。

“水?”宁卿渊念着,忽然想起什么,罗二已趴到桌上,没了意识。

紧接着,陆续有人昏倒。宁卿渊未饮未食,一时半刻还无事。

“鱼兄弟,”他担忧鱼笙,见她两手撑着桌,恐也是被下了药,“你可有和不适?”

她眯着双眼,眼神迷离,不似往日严肃,在此关头,竟令宁卿渊失了神,“我没事。”

鱼笙倒下,连着店小二与店中掌柜也昏倒在地,只剩下宁卿渊与少年。

“这位公子,”少年从篮筐中拿出几株野草道:“这用温水煮,给他们服下汤药后就醒了。”

宁卿渊抓着野草,客栈外传来马蹄,他追过去,只见原在屋中的布匹都落在马车上,抢夺布匹的有十多人,皆手拿武器。

“公子,”少年追来,拦住道:“莫要冲动,钱财乃身外之物,丢了便丢了,且他们手有兵器,好汉不吃眼前亏呀!”

延伸阅读

金来发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xgp4.shtml
艾帕酒业成立于2008年5月,坐落于年轻的城市——广东省深圳市;艾帕酒业成立至今创立

极润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yuk6.shtml
很润化妆品经过近多年的酝酿,在其他子品牌相继在中国市场上获得成功之后,DODOBEL

盛泰龙座垫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xk18.shtml
淄博市高青县盛泰龙汽车座套厂是汽车座套、坐垫,老粗布床单、粗布衬衣等产品生产加工的私

EP英语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gtz8.shtml

奇乐作文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std8.shtml
广州给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给力奇乐作文完全依据小学阶段新课标作文要求设计,结合

贝儿健儿童乐园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smp1.shtml
贝儿健儿童乐园特引进国内外知名教育品牌,针对国内幼儿园,小学及培训中心,制订的相配套

新华油代理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gpmz.shtml
新华原油代理为什么选择做原油平台QQ1619737720原油现货---原油现货是国内

通尔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y66b.shtml
通尔理发器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生活小家电、塑料制品等产品经营的企业主营家居百货、

雅帝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x7cp.shtml
雅帝壁纸项目介绍好的壁纸不仅能够室内增添更胜一筹的光彩,还能够带来良好的视觉效果和更

谛唯卫浴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3z4.shtml
谛唯卫浴洁具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销售民用及商用设施用卫浴洁具及相关设备的企业,多年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夜行者之博古书屋在线阅读第7节

    厂房处。啪啪啪..........蹦蹦蹦..........一阵阵刀棒相碰的声音呼哧着,战况不甚得激烈。此时的叶虎和清风两人正在厂房之上战斗,而他们的一众多小弟则是在下面相互打斗,刀棒碰撞之声,此起彼伏,不甚动人心弦。从人数上看,叶虎的人明显要比清风的人多上几倍,可是这并没有让清风的人就直接处于下势

  • 军旅生涯之班长之古一的真传弟子(新书求收藏,求鲜花)(9)

    卡西利亚斯手一空中一划,火焰一般的魔法能量涌出,变成一根棍子被他拿在手中。他说道:“这是用魔法能量塑形,制造兵器的法术,需要用悬戒吸取能量……”他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却不想肖海摇头道:“师兄,我不太明白……”呵呵,我还以为你真是什么天才呢,原来这么简单的东西都不明白!卡西利亚斯下巴微微一抬,得意的道

  • 仙界美食栏目迪奥大小姐已上线

    迪奥·布兰度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家门前那高高燃起的火焰、四溢的浓烟,以及黄色的警戒线。她啃了一口刚从便利店买来的红豆夹心面包,一瞬间属于红豆沙的甜腻和面包胚体内含的劣质香精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差点让她吐出来。【这面包难吃的就像是新年时被炉上摆放了很久内里已经腐烂的蜜柑一样。】迪奥内心这样想着,但她还是咽下了

  • 玄幻:神级道祖莫宇阳

    “欣月,你这出什么事了吗”?众人散开,只见数十人径直走进场内,位于前面的是一位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年。这少年身着白衣,身材颀长,面温如玉,有着精致的五官,加上他身上莫名的气质,端的是一个少女杀手,现场便有不少少女眼冒星星。“莫宇阳,他是莫宇阳”,围观的人似有人见过他,因此便是一口道破了来者的身份,少年的

  • 最终之光第7章在线阅读

    话题被宁长生这么一转,楚琳儿才想起今天自己来的主要目的是什么,险些差点忘记了正事。是的,父皇在她出宫之前特地将她叫到了跟前去嘱咐了一番,除了是要她过来探望和关心宁长生的病情之外,还让她想想办法把林鹿书院的大学究不日即将前来楚京招生的消息透露给宁长生听。至于为什么要将这种消息特意透露给宁长生听,就是楚

  • 神级兽师在线阅读第八章

    但是大师范的气质得装下去啊!这是绝对不能丢的!!!可是好像他们都忘了是谁提议的,好像也不能怪他们啊,来来来,看看,一个沉睡许久的糟老头子记忆哪能好?也就炼丹方面还可以,能记个千千万万的丹方以及数不清的药材已经够劳神了,其他就没管了。再看看另一位,金牌杀手---------无情:一位天生间接失忆症的“

  • 今夕何夕第三章

    疾风虽距那美妇近,他也料到此结果,早早运法将身边的侍卫挡在他身前,自己极速逃开。“可惜了……”疾风看着被美妇自爆的地段寸草不生,蛮荒恐怖。——分割线——妖族继灵族被魔族征伐的一个种族,那美妇本是灵族圣女与妖族联姻,此后诞下妖族唯一皇子商歌,前不久妖皇前去魔族赴宴,之后便杳无音讯了,妖族现下一片动荡,

  • 综仙古之葵舞琴心同学 要红马褂吗

    在这如墨的夜色中,微凉的晚风划过肌肤,好似婴儿是手指亲抚着你,暖暖的又凉凉的,在这夏夜,拂去了一整天跑来跑去的疲倦。我们一行人围成团,看着这红红的篝火,任由火光在脸上跳跃,我多么希望时间在这一刻永远停止,拂去身旁多余的人和物,仅仅只留下我与方思琪。“喂!二货!”方思琪见我在发呆,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

  • 长安游侠在线阅读第五节

    巨熊的黑曈孑里然后眝当目视牵线的眼光渴望食用猎物的香喷喷气味,(本作者狠狠地要把它写死,居然把我最帅气的男主当一盘香喷喷的肉夹馍。),一抹双色熊厉利爪子里仍然再来速度瞄准叶怀空身形,而已他缓缓地慢得已经被巨熊惊吓去了,自己反应过三秒后,神径一般直向往似的根本反应来不及了,只会下意识利用自己双手摆动一

  • 模仿L写的一些事在线阅读第八节

    此时已经是下朝的时间,这条路是通往魏昭乾府邸,他今日在朝上与刑部的几名老臣争辩革新一事辩的自己头昏脑涨。下朝后本想赶快回府清净片刻,却不知为何三皇子魏怡然忽然缠了过来。太子是从小娇惯出来的坏脾性,虽说平日可恶但喜恶都摆在脸上,相处起来虽说难免被欺负,可至少不用猜来猜去。但是魏怡然就不一样了,他是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