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洪荒:开局吃了东皇太一在线阅读柳初心的天赋

作者:五足金乌 来源:飞卢小说网

柳半山和两人所说的事,是他决定正式开始传授两人武技。

因为柳初心自身选择的方向是简洁刚猛,柳半山决定传授给他的并非是自己的剑法,而是一套刀法,而对于意识到自身在力量上有所不足,选择了以灵动多变为主的柳初晴,柳半山要传授给她的才是自己所学的《问心剑典》,只不过他为柳初晴选择兵刃的是并非普通的长剑,而是软剑。

对此,柳初心和柳初晴都感到有些意外,但出于对柳半山的信心和信任,两人都没有提出疑意。

因为不想让两人过早地受到彼此的影响,柳半山并非让柳初晴前来观看他传授给柳初心的刀法,因此第二天一早出现在院中的除了柳半山外便只有柳初心和许浮生两人。

柳半山传授给柳初心的刀法名为“三步三刀”,这套刀法是柳半山将自己的剑法和在与赵武狂交手后对赵武狂刀法的领悟融合在一起所创出的。

在三步之中,“跃步”的步伐最大,主要用于调节与对手之间的距离;“诡步”最为复杂,最求变化,主要用于把控交手时的节奏;“寸步”则是以小范围移动为前提的情况下,确保力的收发。

三刀,虽说名为三刀,实际每一刀都包含了极多的变化,只是柳半山将这些变化的特点都融入了一刀之中,“如山”大开大合、攻守兼备,以稳为主;“风雷”招数精妙、一刀快过一刀,体现出的是快和变;“破军”则以势为主,重攻、轻守、轻变,刀刀刚猛。

在三步和三刀之间,并没有直接的联系,可以根据不同的对手、不同的情况随时进行调节。

接连将“三步三刀”反复演练了五次后,柳半山收刀而立。

之前柳半山已经说过,会让柳初心凭借记忆先将记住的刀法演练一次,然后才会将招式拆分开来对他进行一步一步地进行指导,因此柳初心并未多言,提刀走到了院中——柳半山是要把惊虹传给柳初心的,不过对于现在的柳初心来说,惊虹不论是长度还是重量都不适合他使用,所以对于惊虹的适应和感觉的培养需要日后再说。

仔细回忆了一遍柳半山的一招一式,柳初心拉开了架势。

刚一出手,站在一旁的柳半山和许浮生便微微皱起了眉头,而就在柳初心刚演练完第一刀“如山”过后,柳半山便低喝了一声:‘“停!”

以柳半山和许浮生的眼力很容易就看出柳初心的刀法流转极为不畅,本该攻守兼备的“如山”在攻守间已经完全失衡,但这却并不是柳初心记忆能力或是对刀法理解的问题,而是他每一招都全力出手的结果,因此接下来的两刀不看也罢。

柳半山语气严厉地说道:“为什么要全力出手?我和你说过的话难道你已不记得了吗。”

在全力的出手的情况下强行变招,会对骨骼和肌肉造成极大的负担,全力运转的真气也会对经脉造成一定的影响,以一个人身体的自我恢复能力来说,这种情况偶尔出现几次没什么问题,但长期在身体没有恢复的情况下继续下去,就会对身体逐渐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而当这种损伤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不单单会影响习武者的寿命,也随时可能因为一些不起眼的诱因而爆发出来,最严重的程度甚至会直接伤及性命。

对习武者而言,不论使用何种兵刃、学习何种招式,都需要经过苦练才能做到熟,在有了熟之后才能生巧,在有了巧之后才能生变,而苦练的结果就是身体无法得到恢复,最终留下暗伤。

任何一个习武者在与人交手时,自身节奏的把控都极为重要,而在长时间的练习中始终都是留力两分,习武者就会适应这样的节奏,突然间使用全力便会造成自身节奏的失控,也就是说在苦练时留力两分,那么在与人交手时也只能使用八分的力量,正是因为不能使用全力,习武者才会通过招式间不断的变化来作为弥补,而反过来说,又正是因为留力两分,才会使招式间的转换不会过于生硬,每一招一式也才有了更多变化空间。

柳初心不是真正的孩子,当然不会忘记如此重要的话,他之所以要全力出手,只是想借此机会和柳半山、许浮生说出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您说的话我并未忘记,在几刀过出后我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只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左胸上胎记的位置在微微发热,之后身体似乎有一小股暖流通过,感觉有一些舒服,所以才继续练了下去。”

在柳初心的左胸处,有一块胎记,一块拳头大小、在他人眼中很普通的胎记,只有柳初心自己知道,这块胎记的形状和他前世藏于体内的那块奇怪的石头极为类似。

再世为人,那块石头当然不会出现在柳初心现在的身体内,而胎记也并没有给他造成任何的影响,不论柳半山还是许浮生也都没有发现胎记有何异常之处,因此柳初心在一开始只是怀疑过那块石头是否会和他拥有前世的记忆有关,却没有考虑胎记本身的问题,直到四岁后开始进行基础训练的时候,他才发现了胎记的异常。

柳半山在两人对两人进行身体的基础训练时极为严格,但纵然没有准确的记忆,柳初心也感觉到训练的强度要远远低于前世在葬谷幼年时的训练。而当柳初心私下偷偷地加强了训练的强度后,胎记却意外地有了微微发热的感觉。

如果说胎记真和那块奇怪的石头有关,那么根据前世的经验,胎记发热是否意味着身体受到了损伤?心中有所疑惑的柳初心没有再冒然增加训练的强度,并且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间。

之后,在柳半山传授了两人长青拳法后,柳初心故意出手便使用了全力,胎记果不其然有了微热的感觉,而柳半山也随即喝止了他的行动,并郑重其事地叮嘱两人出手时必须留力两分,当柳初心按照柳半山的叮嘱再次开始演练后,这一次胎记没有发热。

因为有柳半山在,柳初心的疑惑很快便得到了解答,他也明白了前世葬谷的训练方式是以透支身体为前提的,只是当时柳初心对于武道修行还没有完整的正确认知,再加上心有顾虑,他并没有说出此事。

后来随着年纪的增长,柳初心逐渐学习到了更多的东西,他也在经过一段时期的思考后,做出了前世的事暂且不提、但胎记有所异常之事还是要说出来的决定,而现在,便是柳初心选择的说出胎记有所异常的时机。

听柳初心如此一说,柳半山和许浮生连忙快步来了他的身边。

抬起了柳初心的手,许浮生一把搭在了柳初心的脉门之上:“现在还有这种感觉吗?”

看着两人略带紧张的神色,柳初心心中升起一股歉意,但是此时他也没办法解释的更多,只能说到:“已经没有了。”

许浮生继续问道:“以前有过这种感觉吗?”

“在记忆中没有过。”

许浮生的眉头渐渐皱起,过了一会儿才放下了柳初心的手,说道:“把上衣脱了,再练习一次半山教你的刀法,全力出手,如果还有之前的感觉就不要停下来。”

“是。”

接过柳初心脱下的衣服,两人向后退了几步,在给了柳初心足够的空间后,面对着柳半山探究的眼神,许浮生说道:“先看看再说。”

在柳初心将生硬地将“三步三刀”反复演练了数遍之后,许浮生开口说道:“停手。”

说完,许浮生便快步走到柳初心身边,一只手搭在柳初心的脉门上,另一只手则按在了柳初心胸口的胎记之上。

时间不长,许浮生再次说道:“身体放松。”

随着许浮生话音的落下,一股微弱而又霸道的真气突然涌入柳初心的体内,柳初心身子不禁轻轻一颤,但他也知道许浮生并无恶意,没做任何的挣扎。

真气接连涌入几次之后,许浮生再次放开了柳初心,开始围着柳初心绕起了圈子,半自语半解释地说道:“我没有感觉胎记发热,初心的体内也没有异常的气息流动,真是怪了!像初心这种练法身体居然没有出现受损的迹象,而我的真气对他体内造成的轻度损伤居然也在极短的时间就能恢复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柳半山和柳初心没有出言打扰许浮生的思绪,就在转了几圈后,许浮生突然停下了脚步,抬手拍了一下大腿:“天赋异禀,原来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是我糊涂了!”

“不是坏事就好。”柳半山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浮生,麻烦你再详细解释一下。”

“天赋异禀大概地说来就是有别于普通人的奇特天赋。”

柳半山有些无奈地看着老友:“我不是让你解释天赋异禀的意思。”

“那就没什么好解释的了。有的人记忆超群、有的人聪慧异常、有的人天生神力,这些怎么解释?”许浮生双手一摊:“有太多的问题不是医术,至少不是现在的医术能解释的了的。初心的情况大致可以解释为他有着异于常人的自我恢复能力,虽然还弄不清原因,但初心本身没有不适的感觉,目前我也并未发现这种自我恢复能力会对初心的身体产生额外的消耗或是负担,所以至少从目前来说这件事绝不是什么坏事。”

“原来如此。”

许浮生想了想,继续说道:“除了刚才的状况外,还有身体内部的器官损伤、外伤、失血等多种状况,初心这种异常的自我恢复能力在遇到这些状况时是否还会发挥作用,能发挥多大作用,又会以什么方式表现出来,目前还无法确定。此外,还有一点就是毒,药和毒本是同源,其中的区分又并非是绝对的,比如有些东西既可以当毒也可以当药,还有些东西平时是药,在特定的环境就是毒。初心一直以来进行药浴时,身体都没有任何反应,可以理解为药没有对他的身体造成损伤,但换成毒呢?毒说白了也是对**造成破坏,这种异常的恢复能力按理说应该也会有效果,不过是能坚持更长的时间,还是说只要不是直接毒死,就可以在不需要解药的情况下自行解毒,这些问题都不是能妄加揣测的。我看这段时间其它的事先放一放,着重研究一下初心身体的情况,毕竟刚才受到的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伤,如果伤势再严重一些了,这种异常的恢复能力是否会出现其它的问题也是不好说的事。”

柳半山点了点头:“就依你的意思办吧。”

没想到许浮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想到这么多的问题,不过能对自身的情况有比较明确的认知对于柳初心而言也是极为有利的,柳初心也表示赞同地说道:“劳烦许爷爷了。”

“没什么劳烦的。”许浮生脸上浮现出一丝坏笑:“像一些高级的迷药和春药本身对**并没有什么损害,这类药对你会造成什么影响我也是蛮想知道的。”

没理会许浮生的玩笑,柳初心又冲着柳半山说道:“祖父,如果全力出手不会对我的身体造成影响,那我在日后修炼时可否以全力之势?”

柳半山摇了摇头:“想有更高的成就必须要有自己的领悟,就算你在苦练之下全力出手也可以将三步三刀应用自如,但太多强行的变招势必会影响到你自身对于武学的领悟,虽然你日后会走到哪一步我也不能肯定,但你还是应该把成为宗师当做你的目标。”

柳初心知道自己对于武道的理解还很肤浅,相信柳半山的话是不会有错的,不过不论武道修行达到什么程度,速度和力量都只最基本的,这一点绝不会变。使用全力,明显要比留力两分拥有更大的优势,难道要将这个优势白白放弃?

突然间,柳初心脑中突然灵光一现:“祖父,您可否再为我准备一把短刀,并且再传授我一套刀法?”

柳半山不解:“再传授你一套刀法?”

“是。这套刀法不需要有复杂的招式、太多的变化、发展的空间,只要简洁、高效、够快、够狠就可以了。”在不考虑身体损伤的情况下,柳初心觉得前世在葬谷学到的短刀刀法威力还是极强的,只是现在的他不再是葬谷的刺客,不可能再去用那种不计生死的刀法,而柳半山身为宗师,想要创出一套比葬谷更有效的刀法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柳半山沉声说道:“你知道你说的这种刀法代表了什么?”

“知道,这种刀法不是武技,只是单纯的杀人技。”

“你想杀人?”

“我只想自保。”

“用杀人技自保?”

“在必要的情况下,想要自保,杀人就是在所难免的,用武技杀人和用杀人技杀人没有区别,既然有可以利用的优势,我为什么不利用起来?”

早就知道到柳初心的心智远超一般的孩子,却没有想到小小年纪的柳初心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柳半山和许浮生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开口,过了好一会儿,许浮生才叹了一口气,说道:“哎,前途难料,没有人能保护得了他们一辈子,能多一点自保的手段总是好的,不过前提是要先确认初心的身体不会出现问题。”

现在还没有说,但柳半山早已经决定在柳初心和柳初晴成年后告诉两人真正的出身来历,到时两人最终会选择一条什么样的道路,会面对怎样的风浪,没人知道。

听出了许浮生话里意思的柳半山也叹了一口气:“好吧,就如你所愿。”

柳初心冲着柳半山深深地鞠了一躬:“多谢祖父成全!既然您同意了,那么除了那把短刀外,还请您再为我准备一把刀。”

延伸阅读

星方向少儿情商艺术团加盟  http://www.tdcacademy.com/gpoa.shtml
“儿童是明天、是希望、是未来。”随着社会的发展,现代的中庭一个家庭只有一个孩子,甚至

昊洁加盟  http://www.tdcacademy.com/nidc.shtml
昊洁除尘器附件通过为客户提供品质增值服务,昊洁除尘器附件提高净化技术水平,嫁接高新技

艾德琳加盟  http://www.tdcacademy.com/y089.shtml
艾德琳饰品总部是一家专注高品质的韩国流行饰品生产公司从事镀金,环保铜,925银、订制

马上来客拓客红包营销推广系统加盟  http://www.tdcacademy.com/gcvx.shtml
扫码转发领红包。跟关注公众号一样,消费者扫码之后,把商家的活动发到自己的朋友圈之后,

缤芸加盟  http://www.tdcacademy.com/yk89.shtml
缤芸小饰品总部是一家以生产、销售流行饰品为主,主要生产儿童皇冠、发夹、发绳、发箍、发

雕梦加盟  http://www.tdcacademy.com/n9ct.shtml
雕梦家纺总部经销批发的产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

龙泽润宝翡翠加盟  http://www.tdcacademy.com/sw9l.shtml
龙泽润宝翡翠加盟_公司简介龙泽润宝,创始于美丽的香港,主营典藏级翡翠珠宝精品,被誉为

丹虹加盟  http://www.tdcacademy.com/ywgm.shtml
上海市闵行区丹虹刻字社是一家专门承接激光雕刻、激光打标、激光切割、激光打孔、激光刻字

友加盟  http://www.tdcacademy.com/ahe5.shtml
抱金砖友女装总部是女式针织衫、男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尚色加盟  http://www.tdcacademy.com/dnre.shtml
尚色节庆礼品主营结婚喜帖、商务邀请函、红包、签到本、喜糖盒、礼金簿、结婚喜字、气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假面网游:开局抽到逢魔之力!在线阅读第九章

    星野把摩托艇骑走了,孔戎开的快艇,送星月到了码头。和小姑娘分别后,孔戎溜溜哒哒回到木屋,就看到江闲面对着一桌丰盛早餐踟蹰。“星野做的吧,虽然比起他老子的手艺差了一截,勉强可以尝试。”江闲:……总感觉一大早就被灌了一嘴口粮。孔戎大马金刀坐下,亲自给江闲盛了一碗鲜鱼片粥。江闲道了声谢接过,犹豫一瞬,舀了

  • 求魔问道之雾横(2)

    天光穿林,浓金浮水。眼前人的眼底浮着细碎的光色,裴真意静静地看着,原本下意识要拉开距离的原则都一时暂退天外。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裴真意所见过所有媛女名淑图里的绝妙眼型,都及不上眼前人一丝,甚至就连这人眼梢的那一滴清露,都是比不上的。到底是工于丹青、笔墨为生,裴真意对这样不似人间的美有种下意识的倾靠感

  • 我在大唐开超市在线阅读第4章

    第四章沈轻寒的司机送杨姨回店铺的时候,特意嘱咐过:“今天的事不用告诉颜小姐,沈先生会亲自找她。”所以颜俏并不知道第二次量尺寸的事依旧没成。转天上午接到周扬电话的时候,那点因为侥幸而生出的好心情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师姐,你猜我刚才去医院看见谁了?”周扬在电话里神秘兮兮地问。“鬼吗?”他撇了撇嘴,“

  • 魔教教主他有个酒窝第七章在线阅读

    奔逃了一夜,王明才停了下来,此时他的伤势已经再也压制不住了,若是再强行奔走,只能因伤势爆发,彻底失去战力,所以他选择了疗伤。此时天色快要亮了,最迟一天,最快半天,估计就会有人发现,那么到时候,必然会有强者下来查看,就会发现自己的气息,那是追杀将至。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自己的伤势恢复,才能有更大的把

  • 刁民的崛起黑夜行动

    今晚是一个无月之夜。厚厚的云层挡住了月光,高楼大厦的夜灯还不足以照亮哥谭漆黑无光的码头。罪恶在黑夜中流淌,恶魔的低语萦绕耳旁,抵御不住诱惑的人类将步步迈入地狱。“别怕别怕~一点都不痛的哦!”粉色短发的少女笑容明艳,她高举着针筒,向瑟瑟发抖的人类刺下,“不要露出这副表情嘛,是真的啦!上一个喊痛的人现在

  • 怒马鲜衣觅封侯之第八章(8)

    “你待会儿还有事吗?”“嗯?没有啊,怎么了。”容扬停下逗猫棒,大猫一下冲上来撕扯着上面的羽毛。“咱不然回去把上次说好要看的《断背山》给看了呗,今天天有点冷,晚上吃火锅,好吗?”“啊,看电影是好,但是你爸妈晚上不回来吗?”“不回来,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我家里平时基本就我一个人住,偶尔会有打扫的钟点工来

  • 魔王程序员在线阅读第三章

    李经络和李露长长输了一口气,两人互相对视了一下,一个眼神可怜,一个眼神无奈。李露呼了一口气道:“你这个老妈可真能唠叨!我最听不了别人唠叨了!现在想想我妈跟你妈比起来,那才叫小巫见大巫呢!哎?你长这么大,是怎么熬过来的?”“一言难尽呐!总之,今晚谢谢你!”李经络非常真诚地看着李露,本来针锋相对的气氛突

  • 新阿拉德战记在线阅读第八章

    叶辰是被急促的来电铃声吵醒的!如果不是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温柔动人,他差点都要骂人了!得知了对方的身份之后,叶辰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凌校长呀!正好有件事情想跟你汇报呢。”电话那头的凌芝愣了下,刚才傅老指点她一番之后,她立马从学校资料库里调出来叶辰的电话。现在电话刚接通,她还没有来及多说什么,叶辰竟然有

  • 时空结晶毕业考核

    “放心吧伊鲁卡老师,考试什么的,小菜一碟!”鸣人推了推头上的护目镜,一脸自信。闻言,伊鲁卡简直是气不打一出来,三身术都用不好,就这成绩也能毕业,简直是做梦!我的小祖宗,你就不能好好练习一下吗,就算是临时抱抱佛脚也好啊!伊鲁卡无力吐槽。“无涯,你的话,毕业应该没问题,但是你要记住,一旦过了毕业考核,你

  • 可恶的花小妹妹

    “我记得你三天前还把刚失恋不在状态打比赛的王明昊臭骂一顿。”他微微抬头,追忆起了往昔,“前不久小李和女朋友多吃了几次麻辣香锅嘴角上火也被你骂到怀疑人生,还有上上次杨刚训练的时候偷跑出去给女朋友买饭被你发现也被你……”“得得得,他们那群小兔崽子是管都管不住,你倒好,三脚踹不出个屁,那群上赶着来找你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