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巅峰武道至尊在线阅读第7节

作者:青春问酒 来源:17K小说网

不光是在清明节损失不小的琉璃坊,整个凉州城都在窃窃私语春雷爆炸商河肆虐的话题,酒坊说书先生们更是唾沫四溅,有说是商河河底蜗着一条黑龙,法力无穷,与司职斩妖除魔的仙人战了一场,所以才有阵阵春雷;或云李状元当年死得冤枉,并非醉死小舟,而是被歹人所害,死后化为商河阴神,卷起大浪向世人示冤。

众人议论纷纷,沸沸扬扬,凉州眼皮底下,一夜之间来了许多道袍方士、云游和尚,甚至连文采无双的礼部侍郎庞凤雏都亲临凉州城,一时间,暗流涌动。

陈青牛福祸参半,祸是瞎眼目盲,福是接触到琉璃坊的“太上皇”范夫人,得以进入琉璃小院。二领家当晚就送来两套崭新衣裳,小厮还是小厮,却不需端茶送水跑腿,被告知琉璃小院当差,薪酬也翻了一番,二领家预调明显亲热许多,再就是陈青牛像是目盲后彻底断了病根,再没有子时的煎熬。

陈青牛清晨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惊喜发现睁开眼睛后,竟有模糊的视线,似乎是恢复视力的迹象,敛了敛心神,穿上合身衣物,练了一些蹩脚把式,去厨房拣选鱼鳔肠衣,却被蹲守在那的掌班告知这活儿有人接了,陈青牛依稀看见那趾高气昂惯了的掌班李阳似乎与自己说话,也带上了太阳打西边出来的谄媚。

掌班带着他去琉璃小院领差,半认真半玩笑说陈老弟以后发达了,别忘了自家兄弟。陈青牛一脸受宠若惊的表情,连忙道还需李大掌班提携才是。

简朴清致的琉璃小院是比起琉璃坊其它大宅私院,顶多算不寒碜,可任何一名琉璃坊讨口饭的人都心知肚明,这栋院子只给未来的琉璃坊花魁准备,当年还是一名豆蔻伶官的“香扇坠”秦香君就是从这里走出去,一路风光,地位扶摇直上,没有合适的清倌伶人,琉璃小院宁肯空着,也不随便塞进庸脂俗粉,体态玲珑肤香如玉的“香扇坠”成为花魁后,琉璃小院便空置了好几年。

可在昨天,琉璃小院迎来了新主子。

据说是一名玉徽昭容。

鼻子好的人都嗅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能进人手份额稀缺的琉璃小院当差的下人,等主子一步登天后,自然鸡犬升天,得知陈青牛踩狗屎后,狗眼如掌班李阳也不敢再看低一直碌碌无为的陈家小阿蛮。

陈青牛进了院子,一丛茂密紫竹,一张刻有棋盘的石桌,放着两盒玉徽最著名的鸳鸯棋子,同为麒麟玉,却有黑白两种,故美其名曰鸳鸯子。几条古拙藤椅,角落放着一只巨大青瓷鱼缸,里头养着数十尾红鲤鱼。

陈青牛视线模糊,也不敢左右乱看,一位很面生的驼背老妪给他叮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陈青牛这才知道整栋院子除了那位幸运清伶,就只有他和老妪两名仆人。平时没事他只需要站在院子里,清伶憩息的二层小楼是禁地雷池,决不可踏入。

第一日,在院子站着的陈青牛只听到古雅琴声,清伶没有走出小楼一步。陈青牛对音律极有天赋,乳娘在世时,姨姨们总喜欢让他胡乱拨弄琴弦,或者她们先弹一支曲子,再让只听了一两遍的陈青牛去弹,总能听到妙手偶得之类的酸绉绉赞语。

这些年,陈青牛没资格没机会再去碰古琴,不过每当听到文人骚客的琴曲评点,不管精华糟粕,都记在心中,勉强能算半吊子的琴师。陈青牛听得出,抚琴的清倌儿,不仅有一架珍稀古琴,她的琴技也远超琉璃坊群芳之上,清微淡远,中正广博。

陈青牛甚至可以拍胸脯说良心话:有国士之风。

足以将萧婉儿这类操琴高手自惭形秽。

第二日,琴风骤然一变。

哀怨旖旎,吟猱深沉。

宛如深闺怨妇。

全无昨日的清奇气韵。

听得陈青牛目瞪口呆。

他的眼睛现在已经能够看清五步以内的景象,站在青瓷鱼缸附近,抬头望向传出琴声的二楼,对这名清伶兴趣越来越大。

第三日,陈青牛没有听到不管何种风格都天籁清心的琴声,失望地站了大半天。黄昏时刻,他站在半人高的青瓷缸前,低头望着悠闲畅游的红鲤鱼,心境开始转变,三日之约即将到来。

缓急有度的三下叩门声响起,陈青牛心神一震,跑去开门,是那名高深莫测的马夫,他只是说了一句跟我走,陈青牛没有废话,紧跟其后,上了一辆相对朴素的新马车。

陈青牛离开院子时,青瓷缸内的红鲤鱼扑腾乱跳,争相跃出水面,不肯安宁。

直到一位素雅纤细女子走到青瓷花缸附近,几十尾红鲤鱼才平静下来,一动不动。

年轻女子身后站着天生面恶的驼背老妪,她请问道:“殷姥姥,这人是要去杀人吗?”

老妪点头道:“差不离。”

体态弱不禁风的女子有一双灵动眸子,轻声道:“能换一名仆人吗?”

老妪叹息道:“难。”

董家是能凉州排前十的大豪族,子孙枝繁叶茂,当代族长董裘曾位列朱雀九卿之一,十年前告老还家,衣锦还乡,八十岁无病无痛安详老死,新族长董卓专门去请离州堪舆大家杨衡阳来寻龙点穴,终于寻了一处上佳阴宅,风光大葬,以求庇护董家后代百年千年。

董卓在父亲董裘告老前花钱买了一个杂号将军,无兵可带,却能养家兵三百,横行凉州城,肆无忌惮,凉州牧忌惮老太府寺卿董太爷门生众多,余威尚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敢多言。

董卓与燕王一般体格,燕王是壮硕,而董卓却是肥黑臃肿,每年都有数十名良家小姐少妇死在董府豹房中,死于董卓之手的清艳奴婢更是不计其数,董卓与众多兄弟不同,膝下仅有一子一女,长子董铭是凉州城纨绔子弟领班人物,游手好闲,欺男霸女的勾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被凉州城百姓私下骂作“豺父犬子”,幼女足不出户,只听说恶汉董卓对此女甚至宠溺疼爱。

白发马夫将马车停在董府门外,两尊等人高的玉石狮子,气焰磅礴。

马夫抛给陈青牛一柄古剑,冷声道:“碍事的都已经清理妥当,董家直系家属四十二人,都在大堂。”

古剑长四尺三寸,入手冰凉刺骨,剑锋冷冽。

陈青牛提剑推门而入。

辉煌大堂。

四十多人男女老幼,个个衣着锦缎,光鲜无比,此刻全无平时跋扈,神情凄然,战战栗栗。

所有人想逃却无法动弹,仿佛被施了仙佛演义小说中的定身咒。

董卓站在中央位置,一身肥肉颤颤巍巍,脸色惨白却狠厉道:“竖子,董某人只有一求,放过幼女青囊!”

臃肿如猪的董卓侧身站着一位七八岁的小女孩,被董卓牵着手,仰着一颗小脑袋,怯生生望着陈白熊。

神色平静的陈青牛二话不说,一剑削掉董卓的硕大头颅。

滚落出去。

死不瞑目的头颅带出一条血路。

是砍而不是刺,一则董卓的身躯兴许刺捅上十几剑都断不了气,二则陈青牛就是想要让这头猪死无全尸。

一剑一颗脑袋。

大堂不过短短半炷香功夫,便四十一颗面容狰狞痛苦的脑袋坠地。

陈青牛下手不曾有半分心慈。

陈青牛最终走到那个小女孩眼前,举起剑,轻声道:“下辈子别跟我一样投错了胎。”

就在陈青牛准备挥剑,一声暴喝刺破耳膜。

“孽障!”

凤鸣一般,遥遥传来。

陈青牛喷出一口鲜血,仍眼神阴鸷,坚持将剑砍下去。

范夫人的御用马夫悄无声息出现在陈青牛身侧,双拳挥出,势必要拦下威势惊人的不速之客。

砰!

马夫后退两步,撞了一下陈青牛,刚好将陈青牛那一剑撞偏,只在女孩肩膀上割出一道深可见骨的血槽。

不谙世事的女孩依然怔怔望着陈青牛。

脸色苍白,眼神哀伤,却始终单纯清澈。

一名身穿朱雀王朝三品大员紫袍官服的俊逸男子站在大堂头颅之中,一脸怒容,咬牙切齿道:“好霸道的锤仙拳,凤阳白家余孽还没死绝吗?”

白发马夫面无表情,拎着陈青牛后领,飘忽而去。

容姿超群的紫袍男子双手一抖,三品官服的宽博袖口顿时浑圆鼓起,一股磅礴浩然正气流转全身,他那张清雅面孔笼罩着着一层紫色光辉,双袖一挥,浩然正气凝聚成两条紫色气龙,朝马夫和陈青牛呼啸而去,威严窒息。

紫气所到之处,结实紧密的大堂青石地板一块块掀起,悬空,碾碎,粉末。

白发马夫皱眉,将陈青牛扔出墙外,转身,再度砸出双拳,拳头白雾缭绕,与紫气轰然对撞,他被这股势如破竹的一击压迫得一退再退,脚下石板裂开一条大缝,直到被撞到董府朱门之上,两扇巨门轰然倒地,白发男子趁势后退,拎起府外路上昏迷不醒的陈青牛和那柄古剑,几个纵跃飞腾,便无影无踪。

紫袍男人想要去追,余光看见站在尸首中间的小女孩,停下脚步,快步走到她跟前蹲下,单手一拂,撤去某种仙家禁法,双眼通红的他紧紧搂住这个可怜孩子,使用了某种法子,帮她止血,柔声安慰道:“小青囊不怕,庞叔叔在这里,再没谁能欺负小青囊。”

没了禁制的小女孩倔强站在那里,肩膀猩红,痛彻心扉,泪水止不住,却只是使劲擦了擦,摇了摇头。

被朱雀皇帝誉为“庞家凤雏八风不动”的他猛地神情悚然,掐指术算,五指动作让人眼花缭乱,最终,悲声呢喃道:“孽缘啊!”

女孩轻声道:“青囊不疼,庞叔叔不哭。”

以庞凤雏超拔出俗的修为阅历,见到此情此景,都几乎要落泪,红着眼睛撇过头。

延伸阅读

撞鬼实录和萝莉老师同居  http://www.art-crafts.cn/bckp.shtml
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校长大人的思绪。“报告校长,新生陈皓前来报道!”“呵呵,

地下城与勇士传说之牛奶面包与身高(6)  http://www.art-crafts.cn/sgvo.shtml
周一上课,秦宁给何梦瑶也送了一个书签,不同于杨文宇那张书签的简单精致,给何梦瑶的书签

大明由我而校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art-crafts.cn/xl24.shtml
顾重锦心中一惊,愕然之时,却见身边那辆迈巴赫竟抛下他先往前走了。这还是顾重锦第一次遇

我有一本天命图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art-crafts.cn/dqp1.shtml
“唐尼,准备一下,马上要开拍了——”“唐尼?”被导演连续喊了两次名字以后,小罗伯特·

和最讨厌的Alpha网恋了之章  http://www.art-crafts.cn/gxia.shtml
沧澜大陆,广垠无边,除了内陆地区多平原,其他地区多以丘陵沟壑居多,大部分都是森林覆盖

我的弟弟不可能那么可爱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art-crafts.cn/ur7c.shtml
“你可以试试。”尉迟夜已经急不可耐,声音却柔和得吓人。昨晚尝过她的味道后,他就一发不

我是晋江文主角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art-crafts.cn/pu70.shtml
等家里面大人渐渐都出了门。李志强倒是想带闺女去供销社,问题这个没良心的。李金子速度闭

时尚女王的御夫攻略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art-crafts.cn/bty8.shtml
“布欧,接下来我可不会这么容易失败了。”悟空摆好了战斗姿势,凝重道。这种状态只能把超

震慑天下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art-crafts.cn/g6j3.shtml
“那颗糖,是我这辈子吃过的糖里,最苦最辣的了。”——许愿“其实,我看到她眼里的泪光了

八十年代致富手札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art-crafts.cn/sye3.shtml
当天夜里七点半钟,国足队伍抵达俄毛斯圣彼得堡国际机场。入住酒店,吃过晚餐便已经快十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都市道祖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三章“你不会是打错了吧?”黎西十二万分的不相信。对方有些无语:“黎明的黎,西边的西对吧,住址是……是你没错吧?”“是我……”真的是他,黎西还是很懵,同时伴随着深深的不可思议。“好的,就这样,别忘了星期一来报道,再见。”“等等!”黎西赶紧叫住小哥:“那个,招收我是你们总裁的决定吗?”人事部小王狠狠翻

  • [超蝙]深潜之龙生九子(6)

    “我是寇仲!!”寇仲!?其实不然,原本起名少仲,但因现代狗腿的马屁精总喜欢在大少的名字后面加一个少字,称为仲少、琦少、华少之流,所以他删除了少字,最初为了方便别人在他脸上贴金道一声仲少,谁知随着他的声名狼藉别人遗忘了他的姓名,唤回寇太子。回过头,话说包厢内数人被寇太子这番有些画蛇添足的自我介绍有些鄙

  • 养个徒弟毁灭世界在线阅读第十章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历晴天的治疗一直在进行着,最后一次治疗之前,历晴天看着华风,她已经完全把华风当成了可以信赖的好朋友“华医生,这是最后一次治疗了,以后我就会完全康复是吗”华风眼底闪过一丝不忍,历晴天已经忘记了他和秦越的关系,所以能这么信任他,只要再经过这最后一次的催眠,历晴天就会完全忘记和秦越的过去

  • 回来喜欢我之元阳佳节中

    看到热闹没有了,众人也就散去了。看到云裳也要离开,楚风赶忙喊住她:“我家主子邀您到六楼一聚。”“我认识?”云裳有些好奇,“见到便知了,请。”推门而入,看到竟是洛夕等人,有些意外却又在意料之中,高兴地喊道:“夕哥哥”。暗月与兰竹对视,表示有好戏看了。洛夕挑眉,“挺高兴?”看到洛夕万年不变的脸上竟有一丝

  • 挣扎在漫威的亚人在线阅读第一章

    诗曰:定陶城中是妾家,妾年二八颜如花。闺中歌舞未终曲,天下死人乱如麻。汉王此地因征战,未出帘栊人已荐。风花菡萏落辕门,云雨裴回入行殿。日夕悠悠非旧乡,飘飘处处逐君王。闺门向里通归梦,银烛迎来在战场。相从顾恩不雇己,何异浮萍寄深水。逐战曾迷只轮下,随君几陷重围里。此时平楚复平齐,咸阳宫阙到关西。珠帘夕

  • 女天师的红包群第10章在线阅读

    听到丈夫两个字,乔沐笙心里一痛。“墨……”“嗯?”男人不禁扬眉,唇角也紧跟着微翘。乔沐笙紧紧的抓住墨靖深的袖口,仰头。她迷离的美眸半合半开,唇瓣轻动,却一字未吐。须臾,乔沐笙似乎累的把身体的重量全部放在了墨靖深身上。本以为乔沐笙会老实,没想到下一秒她柔软的红唇竟然贴在了墨靖深的脖颈处。霎时间,一股难

  • 洪荒:截教大师兄之洗脸的时候别回头(4)

    你洗脸的时候,经常回头吗?“喂,你到底专不专业啊?”赵甜把水杯重重一放,“我洗脸回不回头,跟我的眼睛有关系吗?”桌子对面,满脸络腮胡加一头乱糟糟碎发的大叔轻轻地将一张病例放进抽屉:“赵小姐,你的眼睛没问题,你就是太紧张了。”“没问题?那我为什么总是看见莫名其妙的影子?”赵甜有些生气了,洛洋这是给他介

  • 当炮灰遇到男主在线阅读第2章

    清晨,一束阳光蔓延着躲进了韩尘的房间里面。睁开双眼,韩尘走到了阳台上,望着微微出了地平线而卡在大厦之间的太阳,微微光火淡淡光辉。韩尘换了一套红色球衣,球衣后面印了一个黑色描边的“4”.抱着篮球往楼下后院里面的球场走去。“嗨,小伙子起的挺早。不打算再睡会?”刚下楼梯,张助教已经在饭桌前手舞足蹈了。“已

  • 保镖难撩之长夜真短,冰水好暖

    落星台往南再行上十来分钟,在错综复杂的小巷里左右穿梭,眼前豁然开朗,绵延不绝的江水在暮色里兀自沉静着,野鸟在芦花深处盘旋。江水尽头,有间小小的店铺,仿古建筑,屋檐一角挑着蓝灰色的旗帜,上面写着“桃花源”。店铺的入口极窄,三个人要次第侧着身子才能进去,越往里面走,越觉得别有洞天,走了一两分钟,才看到巨

  • 都市之王者降临第三章

    “欲仙门的人?”三人弄出的动静不小,却是正好给了祁纵和宁剑一个台阶。纵然都想置对方于死地,可现在一来自己修为没有回复,而来这万年后的世界显然是与自己认知中的不太一样,哪怕就算是拼命也不是现在。宁剑动手干脆收手也干脆,祁纵亦是如此。可在两人分开瞬间,祁纵看着这三个人便乐了。谁不知道问道宗治宗严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