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冷面杀手双重奏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者:love52032 来源:飞卢小说网

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

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白居易《夜雪》

这是入冬后的一场雪。

雪直下了一夜,风也刮了一夜。

蓝玖这几日本就睡得浅,易醒且多梦,加上最近耳力越发的好了,夜里风一起,就更是难以入眠。于是她就这般缩在衾内听了大半夜的雪声,等到次日天色放明,雪声已止,便蹑手蹑脚地起身,扶着墙来到门边,小心翼翼地将大门推开,动作极缓,唯恐惊醒了同住的邻居。

却不想才一开门,便正对上持着扫帚扛着锹扫雪回来的邻居老岳。

老岳一见着她,先是愣了一瞬,接着便问道:“你怎么这么早就起了?”

蓝玖一怔,随即倚着门拢了拢衣襟,言简意赅地回了两个字:“看雪。”

听闻,老岳更是吃惊,瞪着眼睛审视着她,重复道:“看雪?”

蓝玖察觉到他灼热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脸上,忙轻咳了一声,解释道:“能感受得到雪光,也是好的。”又问:“你不是起的更早吗,难道不是来看雪的?”

老岳笑了两声,一面把手里的器具收拾了,一面道:“我昨夜听见雪声,原想你眼睛不方便,应该不会出门,但又怕个万一,就先起了个早把院里的雪扫了,免得你滑倒。”

“哦……”蓝玖轻声道,“原来是这样啊。”

此人便是蓝玖的那个邻居了,她叫他“老岳”。

老岳其实并不老,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与蓝玖二人一人租了半边院落住着。而之所以会叫他老岳,其实是缘于一年前蓝玖刚来的时候,这个人虽向她交代了自己的姓氏,却死活不肯透露自己的名字。

蓝玖记得那时他说:“名字什么的,只是个称谓而已,是什么不重要,能称呼就行。姑娘就算叫我老岳,我只要知道姑娘叫的是我,能答应姑娘,不也成吗?”

那当然是成的,所以他叫“老岳”,就是这么简单了。

蓝玖想着,一个不愿意透露名字的人,多半是有许多秘密和故事的,但她并不介意,因为她自己也是如此。

她非但没有透露自己的真实姓氏,连名字也是假的,相比起来,老岳还比她实诚一些。

就在这空档间,老岳已搬了张椅子在她身后,按着她的肩膀坐下,又倒了杯热茶给她捧着,道:“今日正好,你也不必自己做早饭了,我一并做了,咱俩一块吃吧,你且先坐着等一会儿。”

倒不像在与她商量,竟自己就拍板决定了呢。蓝玖摇摇头,不觉浅笑。

在这里居住了一年,老岳一直都对她颇为照拂,这让她的日子好过了许多。而且这人也忒识趣,当年她一个女子孤身来此,他竟对她的来历没有多问,也不似旁的街坊邻居喜事爱八卦,极给她省了搪塞的力气。所以总的来说,遇上这样的邻居,她还算有福气的。

更何况他的手艺还不错。

今日的早膳依旧简单,不过一碗清粥,几碟小菜而已,但菜肴却是一如往常的精致,这倒和老岳其人一样,即便是身在这样的乡野地方,也丝毫没有放弃对生活情致的追求。

倘若有外人来此,一见这屋内的情形,必定是会先惊讶一番的。毕竟谁也不会想到,在这穷乡僻壤间,会有人在西窗下铺上一大张竹案,在案头摆上几大方石砚并各式形制不一的湖笔;会有人在床头堆起一摞摞书卷,在墙上挂上并不名贵却颇有气韵的字画;还有一架七弦琴,虽不常弹,却少有落灰。

这样弥漫着书卷气的小屋,确实与外头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但蓝玖早已不是第一回来他屋里了,所以她早已习惯这屋内若有若无的墨香。虽然不知他平日看的是什么书,赏的是什么画,可就凭那几分书墨气息,也足以令她对这小屋的主人好感大增。

这厢饭毕,老岳已将碗筷收拾妥当。蓝玖见自己也叨扰了邻居半日,正要谢过归去,却被老岳一声叫住。

“你稍等一下!”

蓝玖正自疑惑,忽觉一阵清香扑鼻而来,清逸幽雅,是梅花的香气。

“这是新开的红梅。”老岳笑着解释道,“你那屋子里药气太重,连带你自己也满身都是,用花香能压一压,免得熏跑了别人。”

蓝玖一阵无语。行医之人,身上如何能没有药味呢?但念及这是他的一片好意,而且这片好意,她本身也很乐意接受,于是便受用地向他道了声“多谢”。

梅花艳而不妖,坚忍不屈,凌寒留香,正是医者应该学习的品格。

这是师父曾与她说的,她一直铭记于心。

然而如今回想起来,却恍若隔世。

原来,又已到了梅花盛开的季节吗?

蓝玖猛然一怔,忽觉怅然若失。

晚饭时候,老岳又来找她了,说是在江上垂钓了半日,终于钓上了一条大鱼,一时兴奋难耐,要邀她一起来分享这胜利的果实。

蓝玖没有拒绝,只是笑他:“天寒地冻的,学什么不好,要学那柳河东诗里的,做那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老岳一边蹭着她屋里的火炉,一边嘻嘻笑着,待身上暖和了些,又去地窖捧了一坛子酒上来,道:“酒能暖身,又能怡情,今日兴致正好,这坛好酒此时来喝最合适不过了!”

蓝玖见他高兴,也去摸了两只酒杯出来,笑道:“那好,今日我也陪你喝几杯,来给我满上!”

老岳一怔,迟疑道:“你会喝酒了?”

蓝玖正在兴头上,一时倒没在意他问话里的涵义,只回答道:“以前是不怎么会喝,但如今学会了,略微喝几杯还是不成问题的!”等了一会儿,发觉老岳还是没反应,便又叩了叩桌板,笑道:“你在想什么呢?相信我,快给我倒上!”

老岳似是才回过神来,忙“哦”了一声,将酒倒上,递到她的手里。蓝玖抿了一口,称赞道:“嗯,还不错,可算得上陈年佳酿!”又拍了拍老岳的肩膀,笑道:“那我把炉灶借你了,那条鱼就由你来下锅了,毕竟我的厨艺……你是知道的!”

老岳似是受到了惊吓一般,一个纵身跳起,扶额叹了叹,道:“你放心,我有这个觉悟。”

蓝玖对老岳的厨艺自然是十分非常的有信心,所以美味佳肴一出锅,她便大力地捧场,连带酒也多喝了两三杯。

结果显而易见。

老岳神色复杂地看着伏在桌上神志也不甚清醒的蓝玖,手执着的那只酒杯在虚悬良久后,终于喀嗒一声放下。他伸出手来,理了理她散在额间的鬓发,半晌,开口唤道:“玖玖。”

那边传来一声轻轻的回应,模糊又听不真切。

老岳却没有在意。他一只手转着空酒杯,兀自接着他自己的话头道:“你听说过,江南武林有一门派,驻于徽州地界上的齐云山吗?”

迷糊中的蓝玖似乎受到什么打击一般,身躯微微一颤,继而睁开一双黯淡的眼眸,嘶哑着声音道:“你……你说什么?”

老岳却低头看向她,笑了笑,平静地回道:“我早年云游之时,曾对一些江湖轶事极感兴趣,心向之往之,自然也就听得多些,记得多些了。而这其中,令我觉得有几分意思的,倒是关于那齐云派前掌门岳梓乘的。”

蓝玖愣了一愣,奇道:“前掌门?”

她不问江湖之事已久,在她的印象里,齐云派的掌门当家还是那个当年怎么看都不靠谱的岳老二。

岳梓乘,宜归梓里,乘澜而去。

不知为何她忽然就想起了这句话。

这边老岳也顿了顿,道:“是的。已经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现在的掌门是当年的二当家陆梓丰。”

“哦。”蓝玖轻声道,“所以呢,岳梓乘怎么了?”

是许久不见了,他怎么就不当掌门了呢?

“他……听闻他喜欢了一个邪教的小姑娘,但两人决裂了,后来那姑娘远走不知所踪,他辗转反侧放心不下,便辞了掌门之位去寻她。”

如此的简短,又如此的荒诞?

蓝玖忽而笑了,还笑得很大声。

“你这是哪里听来的呀,怎么听怎么都不靠谱呢!”

简直和这故事的主角当年一个样!

“你不信?”老岳问。

蓝玖摇摇头,道:“不信,你说的这人,我先前也听说过,就算他年轻时确实极不稳重,不像个掌门应有的样子,但也绝不是个行事如此荒唐之人,更无论后来的他!况且他都一派大佬了,又怎会真的为了一个邪魔外道的小姑娘就远走高飞了呢?”

“再说了,你讲的这个没头没尾,既无前因,也无后果,怎么听都像随口编造的,我怎么会轻易相信呢?”说完她还拍了拍老岳的肩膀,笑道:“不过呢,略去这其中的真伪,细细回味,这倒还是个值得遐想的故事呢。”

“值得遐想?那也很好啊。”老岳笑道,“那你想到了什么呢?”

“我……”蓝玖正欲顺着故事畅想一番,却忽觉头一阵一阵的发疼,还晕乎乎的。她料想是酒喝多了的缘故,便没再说下去,反而向老岳发问道:“对了,你怎么会对那岳掌门的事情感兴趣呀?”

却还没等他回答,便先笑嘻嘻地追问:“是不是你们都姓岳的缘故啊?”

老岳看着她,微微一笑,半晌用那低沉而又温柔的嗓音回答道:“也许吧……”

延伸阅读

适鸿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gemy.shtml
适鸿女鞋总部是皮质休闲鞋、女靴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中

姚徐邓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gi08.shtml
姚徐邓布匹面料是一集织造、染色、后整理的综合性集团公司,生产各种:纯棉、亚麻、麻棉、

小小少年英语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n058.shtml
小本加盟--------------------------------------

家校管家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stq7.shtml
2015年7月国务院发布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指导意见,提出要通过互联网探索新

辰科人工智能教育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seh6.shtml
江苏辰科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集机器人、航模、单片机、物联网、电路工程、科学实验于一体的

澳斯达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yllu.shtml
澳斯达床上用品是广州市海珠区澳斯达布草经营部经销商品,总部成立于2004年,生产销售

NBA运动水壶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6mru.shtml
韦之士成立于1995年,已有十多年的历史,旗下拥有四家公司,分别涉及国际品牌代理、市

思壮门窗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yckf.shtml
思壮门窗总部自成立以来,在各界人士的关爱和光广大客户的支持下,逐渐朝着“规模化,规范

觅她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gjb5.shtml
对于时尚,我们有着敏锐的视觉,对于女装,我们有着独到的见解。时尚女装新主张,就在觅她

迷你巧思家居用品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sl6f.shtml
迷你巧思家居用品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迷你巧思家居用品招商加盟_产品展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念念又不忘男人就是要装

    “你不用切脉?”程素心错愕的看着叶缺。叶缺嘴角微微扬起,“这点小病,哪里还用的上切脉。”程素心冷哼一声,对于叶缺的这句话很是不满。程鹊问站在一旁摇了摇头,不禁想起了自己今天在星海大学上课,图书馆里面一名中年人突发急诊,程鹊问在学校的广播通知下急忙赶去图书馆。当看到病人的时候,病人的衬衣已经被解开,一

  • 风流书呆小说整理项明尘

    午时,一轮红日当空,天空上无半点云彩,仔细看都能看见薄薄的水蒸气正在向天空飘去。在一个名十灵的小村子中的一个空地内,站着十几个少年,年龄都在十四到十五六之间,各个*露上身,手中都抱着一块巨铁,因为太阳的照射下,铁块被晒的火热,少年们原本古铜色皮肤,被铁块烫通红,但少年们依然把铁块的抱的紧紧的,丝毫都

  • [大圣归来][孙悟空X唐玄奘]我的另一半有些唠叨第五章在线阅读

    新年一过,宋南舒就马不停蹄地启程回乌浔。乌浔地处江南,景色怡人,自有一股“小桥,流水,人家”风味,也难怪能养出如宋南遇母亲慕容婳那般钟灵毓秀之人。“真的不用我陪你去吗?”宋南遇一边开车,一边询问。“不用啦。我自己可以的。”宋南舒笑言,知他担心自己,心下一阵暖流涌过。等红绿灯时,宋南遇敲着方向盘,漫不

  • 前夫的套路之第四章(4)

    明亮的日光从窗口投射入江南区检察厅的办公楼走廊,被步履匆匆的人打碎成不规则的线段。制服笔挺的助理恭谨的在敞开的办公室门上敲了两下:“人到了。”郑秀晶应声停下打字的动作,干脆利落的收拾好散落在桌面的卷宗,起身往外走。守在问讯室门外的警员见她来了,立刻双脚并拢,“啪”的敬了一个礼:“长官。”郑秀晶微微点

  • 开门,送温暖[无限]第二章

    周日,正在备课的浅神藤乃收到了来自学校的调任通知。因横滨私立明德中学语文老师急缺,要她先担任横滨私立明德中学的语文老师一个学期。时间从这个星期周四开始,有周一到周三的时间给她整理交接工作、资料这些。内心满是茫然的浅神藤乃打电话与领导沟通时,得到的答复是:因私立明德中学成立不久老师等各种人手急缺,被请

  • 桃之夭夭,有女宜家在线阅读第二章

    将手里的项链挂到脖子上,疏桐看了看镜子,觉得似乎有些太显眼,于是就把它拨到里衣里面去了。这样一来从外面就什么都看不见了。翟鹤觉得无聊便又仗着他绿龙的能力跑到城镇上去晃悠了,疏桐也乐得清闲陪祁莞船长喝喝小酒也顺便看看这次的布局。疏桐正在帮忙补几个人的衣服的时候突然空中掉下一个绿色的人影,掀起一阵不小的

  • 低语者的密函诡异

    天越来越黑了,只看到陈爱佳从宿舍里面很慌张的跑出来了,脸上显得很是惊慌失措的,很苍白一片。到处都是鲜红的,看着还在滴着,只看见他的手沾满了鲜血。雨点一滴一滴的飘下来了,而且越来越大了,夹杂在风中打在陈爱佳的脸上,看到很明显。突然轰的一声,把此刻的宁静打破了,真的是恐怖极了,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 流氓兔(GL)夜遇

    在戈尔斯学院,崔椼学习的都是这个世界的基本常识和知识。他像一个初生婴儿一般从一无所知到孜孜不倦地吸取这个世界来自四面八方的一切匪夷所思、光怪陆离的知识。虫洞、量子理论、引力波、星际介质……等等等等,短短一个月,崔椼已经将本年级以及在他这个年纪该学的课业全部不声不响地补上了,而戈尔斯学院也开始无法满足

  • 大天尊系统在线阅读第5节

    在说回来,经过这事儿,本来就不怎么和谐的,胡秀和刘芳算是彻底闹翻了,明面上没啥。可是大家都知道是这个意思。唐晓雅被她爸抱回了家,快到家了唐晓雅那念叨着,她要去看看大哥哥伤的重不重。她爸说,没事儿,你妈跟过去看过了。就肿了,过两天就好了!唐晓雅很内疚,本来她是准备装哭扮可怜,然后再痛诉唐静的恶行的,不

  • 逆行在线阅读第五章

    林清带着众家丁簇拥着李氏的马车到了天音寺所在的冠山脚下,就让马车停下,叫出早已备好的软轿,然后自己上了马车,对李氏说:“娘,上山的路不平,坐马车太颠,不如换轿子吧。”“还是我儿想的周到。”李氏欣慰自己儿子贴心,扶着林清的手下了马车,上了软轿。林清把李氏送进轿子,转身又回到马车,把妹妹扶出来,也送到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