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仗着我喜欢预谋

作者:柳熙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安定的出现把太子李弘吓得够呛,这身衣服一看就是知道她。

她情急之下,将腰间的手绢蒙住自己的脸。她知道自己虽然懂得不多,但她不傻,武则天暗地里的保她不死,其中必有隐情。利用也好,隐情也罢,她要趁着这个机会逃出去,逃出这个皇宫高墙,逃出那个爱她爱得莫名其妙的太子李弘,虽然太子哥哥很帅。她要是不趁此机会逃出这个皇宫大牢,她这一辈子都别想回21世纪了。

“宰相大人,您是指我呢,还是指天后呀?”熟知历史的安定立即压住了刘仁轨的气势。气得刘仁轨怒发冲冠,气结道:“你……”

刘仁轨本想借此机会,让薛仁贵打仗,他来领功,进一步稳固他在朝中的地位,以此来笼络更多的反武派,没想到半路杀出这么个来路不明的女子来搅局。

“都给我住嘴!”武则天厉声喝起。她本想把刘仁轨调离京师,在遥远的西征之途,再派人暗杀了刘仁轨。那么,这样一来,以刘仁轨为首反对她的人,就将群龙无首,剩下的成不了气候,她可逐个击破。而这个女子,虽然她不也相信安定的那一套来自未来的鬼话,但她潜意识里却对她另眼相看,只因为那一声“吾皇万岁!”

李治见大家被这一吼都收了声,赶忙阻止了刚进门的侍卫,“都退下,没有朕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又接着指了指安定,“你继续说!”

“回天皇天后!”天皇?原来日本的天皇就是跟李治和武则天学得呀。“文官主里,武官护国,相辅相成才能稳固江山造福百姓。请试想,若文官搬枪上阵,武官舞文弄墨如此颠倒,大唐江山还能如此稳固?天皇天后又还能安坐于此?当然,虽然大唐文武双全的人多如牛毛,且宰相大人文武双全,还是抗倭寇的名将。但,宰相刘大人身居要职,责任之大,岂能随意离京?”

“依你之见?”李治非常欣喜,看来此女有大智谋,若能留在身边纳为嫔妃,既觅得佳人,还可以对搞皇后的专横。

“回皇上,依小女子之见,应将右卫大将军要职授予骁勇善战的薛大将军,命阿史那道真与郭待封为左右副帅。”安定将历史改了过来。

“好,有道理!皇上,我大唐有如此奇女子,真乃我大唐之幸也!”武则天一反常态,向李治高呼。其实她早就看出李治心里的算盘,她也有她的算盘。此次,吐蕃造反,虽然未能派刘仁轨,在此期间皇上必定被此次搅乱。那么,她就可以趁皇上李治不易察觉之时,找个机会或者制造个机会,杀了刘仁轨。

“是是是,皇后说得有理。准了!”李治见皇后都同意,看来他的事情成了一半了,至少皇后还没看出什么。“下朕的旨意,封薛仁贵为右卫大将军,阿史那道真与郭待封为左右将军西征,平吐蕃之乱。即刻起程!”

“天皇天后,在下还有一个请求。”安定急忙表明自己的来意。

“好,说!”李治兴高采烈地看着她,等着她再出奇语。

安定一拱手,跪下道:“在下请求随军出征!”

此话一出,吓坏了这一干人等。女人随军本来就秽气;而且,一个弱女子随军出征,还要分心照顾;女人出军打仗,让大唐颜面何存?抢了他的功不说,还想侮辱他这七尺男儿,他刘仁轨第一个不服。“启禀天皇天后,此事万万不可,女人出军,成何体统呀?”

“宰相大人所言极是!”看来不止刘仁轨一个不同意,就连帅帅的太子李弘也不同意。紧随刘仁轨其后站出来反对。“父皇母后,自古以来,带兵打仗就是男子的事,岂能容一名女子上阵,让人笑话我大唐无人?”

面对宰相及太子的极力反对,李治就算再怎么有心想讨好安定,也不好意思了。毕竟国家大事,不可儿戏。安定看出李治的为难,灵机一动,“宰相大人,太子殿下,此言差矣。北魏时期,花木兰替父出征,谁笑北魏没有男人了?自古有大智慧的女子莫不是巾国不让须眉。齐家治国平天下,只要是有识之士,就应该不拘礼节,一视同人。虽然小女子算不得大智慧,不过在下有一妙计。”

“快说!什么妙计?”李治迫不急待的问道。一番话说得李治更加欣赏眼前这个女子了。而武则天虽然也非常欣赏,却不表现出来,只是静观其变。

“回皇上,小女子可以女扮男装,既可以掩人耳目,还可以助薛将军一臂之力。另外,陛下可对外宣称,在下是诸葛后人,特意来此助大唐平西藩之乱。不知皇上意下如何?”安定自信的一拱手。

“启禀皇上,臣以为此计可行。”站在一旁好久没出声的薛仁贵,站出来替安定说话。他并不企图什么,只是极力保他做此次西征的大将军,多少是有些感激的。再加上此女有如此奇才,与他一路同行,有益无害,他何乐而不为呢。“对外宣称是诸葛后人,可以服大众。且,此女奇才,如能随军西征,我军必当如虎添翼,战无不胜。”

“薛将军此言甚是,准了。”

李弘还想阻拦,却已来不及了,看来只有另想办法了。但有一点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她要去西征?如果她真是来自她所说的未来,那么,此次西征的战局以及结果她应该都一清二楚,那为什么还要随军出征?这……不好,她要是逃离皇宫。

思及此,李弘不由地怒火中烧。她竟然敢逃?她想要逃到哪里去,逃离他的身边?哼!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他也要把她抓回来,这辈子,她都别想逃出他的手掌心!

“谢吾皇万风,天后千岁!”安定见已达到目的,便谢恩退了出去。倒是她这么一闹,却不知道是真改了历史还是历史原本就不是历史?她也想不明白,但谁又能保证史书记载的就一定是正确的呢?至少此次西征平吐蕃之乱,唐败了是事实,管他谁是大将军呢。只要达到她的目的,让她逃离武则天,和这个霸道占有了她的太子身边,她就万事大吉了。

回到太子宫以后,安定立即找小雪帮她换上男装。

小雪边帮安定整理衣服边不解的问道:“听说安姑娘要去随军西征?是真的吗?”

“嗯,是真的,古有花木兰替父出征,建功立业。今有安定随军西征,平吐蕃之乱,哈哈……”一想她利用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出逃,就不禁好笑。

“可是……”

“可是什么?”安定转过头来,看着小雪担心的表情问。

“可是太子殿下答应吗?太子殿下朝朝暮暮小姐。如今小姐真的随太子抽思,从天而降。却又要随薛大将军西征,且不说此去路途遥远,吉凶难辩,就光说小姐要离开太子殿下,都让太子殿下难以接受的。”

“小雪,放心吧,本姑娘上至商周,下至三百年,”说太远了,又会把这个小古董给说晕的,她还是“谦虚”点好。“都了如指掌,不用担心我。”

正说话的时候,李弘一脸阴沉走了进来,就房内所有的下人都赶了出去,“都下去。”

众人纷纷退下,小雪最后出去关好了大门。

李弘一把抓住安定的手腕,犀利的眼睛盯着安定因被抓疼而扭曲的脸,极力忍住怒火,用低沉地声音贴在他的耳边问道:“说,为什么要逃?为什么要离开我?”

“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安定别开脸否认道,莫非这太子还真的这么聪明,一下子就看穿了她的计谋?“你弄疼我了,快放开我!”

安定以大吼来掩饰心虚,谁知李弘抓着她的手,不但没松开反而更紧了,看来他是真的气极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能糊弄过去我父皇,可别想拿那一套把戏糊弄本太子!”

安定不禁对上太子的眼睛,眼中的他早已知道真相的肯定,她败了。“好吧,你先放开我,我再告诉你。”

李弘放开她的手,这时才发现,他用力过猛,把她如莲藕般的手腕抓出了五道粗粗的红手指印。顿时李弘内心涌出了一丝愧疚和疼惜。

“疼死我了,”安定搓着自己发红的手腕叫道,“好吧,我告诉你,随军西征确实只是个晃子,我是离开你。我早跟你说过了,我不是大唐的人,我来自未来,我要回去,那里才我的家乡,才有我最爱的人。”

什么?难道她真的来自未来?那个她所说的21世纪,千年以后?原来她不爱我!

李弘伤心欲绝,这个她日日夜夜思念的人不爱她!他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爱她爱到骨子里,他可以为了她放弃储君,放弃太子,而她居然不爱他。哈,真是笑话,他的这一切都只是个笑话。“为什么?我们已有夫妻之亲,难道还不足以让你成为本太子的人?”

安定看到痛苦的脸,内心充满了犯罪感,不管怎么说,伤害一个爱她的人都让她内疚,何况她也爱他。但现在还不是内疚的时候,如果现在她仁慈了,将来,就不只是让她爱的人痛苦可以了结的。

“太子殿下,您误会了吧?您也知道我当时昏迷了很久,四肢乏力,就是想要拒绝你也没有力气。”安定不看他,望向窗外,生怕自己一个不忍心就对他说出真相,说出她也爱他的真相。

“什么?我……我……”他怎么能接受这个事实?这、这叫他情何以堪?

“啪!”的一声突兀,惊醒这两个纠结又痛苦的人。首先反应过来是安定,迅速冲了出去,大喝一声:“谁?”

给读者的话:

以后,从明天开始,一天两更

延伸阅读

魔法少年日行一善了吗?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woodcom.cn/dd6i.shtml
实际,老道心中的忧虑远没有受到骚扰和破坏的国家心中不受用。他们一致认为,现在世界上出

极致器灵之**主播江源的一生(1)(3)  http://www.woodcom.cn/pbc7.shtml
何琳顺着林晨的方向看了过去,王超身边的那个女子和林也认识,是学校里面的系花,长得好看

妖王食用指南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woodcom.cn/unv4.shtml
宝贝,今天要去学校啦,快点起来!!”沐子晴一边刷着牙一边对自家儿子的卧室喊道。“妈妈

我的身体里有个鬼物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woodcom.cn/d61u.shtml
第二天是大年三十,闻桨休假在家,起早去了趟城郊的舟山墓园,冬日的清晨雾气弥漫,墓园四

三界人尊之苍冥下孤老,堪堪踏玄灵(2)  http://www.woodcom.cn/xmpb.shtml
“喂!老头,你是不是很厉害?”第二天下午,徐易又上了山,隔老远,就嚷嚷着问道。“什么

洪荒:吾乃混元哪吒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woodcom.cn/glx0.shtml
每个人都少不了几个不讨喜的亲戚,夏冬至也不例外,他的大伯母王桂花就是。别看表面上大家

那个万人迷又在偷懒!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woodcom.cn/x7mu.shtml
“丝袜?”清河公主一脸清纯的不知所以,但上面可是有广告画像的,一双美女的秀腿穿着紧身

师姐太快了之第六章  http://www.woodcom.cn/xkxn.shtml
闻承意看着妈妈脸色难看的样子,心中也有点虚了,他小声谨慎地说:“我的脸,不知道。”刘

宫记·晏然传之少女,组队了  http://www.woodcom.cn/xvrx.shtml
她忍不住骂出声来,还带这个样子的吗!大佬你很任性啊!!身体后仰,她整个人直接脱离秋千

以皇之名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woodcom.cn/y9r5.shtml
在一个阴暗潮湿的小房子内,一个头发乱凌乱的少年,对着电脑屏幕,浑身抖动不停。大家不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文豪野犬]活着之大佬太贪心,宠着!

    季时州是一个变数,他的出现,成了苏二维的替代,难道他就是改变命运轨迹的契机?苏简不太确定,她坐在床边,盯着他的脸,都快盯住一个洞来了,她伸出手,捏了捏他的脸。她这种小人物以前就是人群堆里远远地看他一眼,压根没法近身,想不到有朝一日,她还能够捏一捏他的脸。被她捏得不舒服,小少年的眉头轻皱,精致的小脸上

  • LOL:被喷就变强!在线阅读第十节

    “摊上这么个前男友,算姑奶奶我倒了八辈子的霉,林姐,我上辈子肯定是造了什么孽了!”沈泠鸢还在滔滔不绝的说,林缘却是发现了门外神色不明的顾霆砚,立马用力的插了一记沈泠鸢的胳膊,用眼神示意她看向门口。下一秒,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气氛诡异。沈泠鸢满脸欲哭无泪,她点怎么这么背?背后说别人坏话,被抓个正着?顾

  • 锦玉满堂之猎杀(9)

    凶兽山脉苍翠古老的古木连绵不绝,虫鸣鸟叫兽吼不时传来,横跨整个白露镇连接其他地域一名十一二岁的少年身上捆绑着根巨木,手脚上各戴着上百斤的玄铁环站在一十几米高的瀑布下扎着马步被水幕冲得摇摇晃晃,可还是努力保持身形挥出拳头打在岩壁之上“三百零五、三百零六、三百零七…”洛羽心中默念,拳头打在岩壁上发出阵阵

  • 我靠画鬼成了冥界扛把子之我的女人

    何炯正要夹起一块肉尝尝,却发现有一双筷子在他之前伸进了盘子里。转头一看,正是黄雷。“黄老师,您这速度,可以啊!”何炯笑着打趣道。黄雷嘿嘿笑着把夹起的肉放进了嘴里,极为得意。片刻后,黄雷脸色大变。“恩……”“好吃,太好吃了,好像这肉里有种奇怪的味道,让人很上瘾啊!”“不行,我得在尝一尝,这菜做的,高手

  • 八封妖体出道选拔

    【A:自主抽签】【B:由**自动选配】靠……该来的果然还是会来……裴向南深深地闭上了眼睛。而这一次,他尤其想大喊【让我存档!让我存档啊!】【不让我存档我就不玩了!】【你们这是玩弄存档小王子的感情!】这内心的嘶鸣就像是充气的气球一样越鼓越涨,然后轰然爆炸,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裴向南虽然坚定不移

  • 九世轮回在线阅读第十章

    最先察觉到有人过来的是杨青荃,他埋伏在那条小道一边的灌木丛中,此刻一动不动,生怕被那人发现了。凝气七层一下,修士无法施展神识,全靠敏锐的嗅觉听觉和眼睛观查四周情况,但此人选择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无法察觉到黑暗中潜伏之人。那人慢慢的靠近灵地,相当的小心,走到杨木屋前停了下来,黑暗中不知道摸索着什么,

  • 老婆大人万万岁第六章在线阅读

    日子一晃也就三个月,三个月里青竹也算是学会了很多。一些常识和经常会用到的东西他基本上都已经熟悉,虽然安亦知道这小妖的接受能力强,但也没想到三个月青竹便能学会这么多。于是,安亦也就开始放松对青竹的要求了,以他的话说来,妖怪无才便是德嘛。不过,这三个月也不是好过的。安亦的竹屋中只有一张睡人的床,还有一张

  • [鬼灭同人]鬼巫女第6章在线阅读

    当圣天灵的“脑残掌”足足打了数十掌过后,那百幕云就彻底的昏死过去了。不过就在圣天灵即将转身离去之时一声暴怒声传来:“小子你别跑。”话音落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圣天灵面前。一拳轰出,那声势之大足以让一个初入圣士境之人轰成肉泥。在圣天灵眼中,那拳身快速放大,然而即将轰中之时,尘风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圣天灵面

  • 田径后卫在线阅读第七节

    有一次,阳环正在后院给丁香花浇水,她看到满园的丁香花开的甚是娇媚,于是心中特别欢喜,便开始抚动琴弦弹奏了起来,并唱着美妙的歌曲......此时韩文刚巧读书经过这里,看到阳环在丁香花的映衬下更像是仙女下凡,他不仅沉醉其中。连连拍手称赞:“妙......妙......妙呀!琴声和着天籁之音再加上丁香花丛

  • 妖尾世界的大剑豪第二章在线阅读

    距混沌破碎,盘古少荷尴尬相对的第三天------少荷实在是有些崩溃,三天了!这三天来她看着盘古越长越高,越长越宽,这是在呈几何倍数增长啊!!她满脸抑郁的坐在盘古的肩膀上撑着下巴,时不时晃晃脚看着眼前荒芜一片的世界。虽说上次他们俩谈论修炼这话题,导致聊天最后以尴尬终结,虽说盘古自己本人不会创造功法,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