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今生何以为剑第五章在线阅读

作者:客官有酒吗 来源:纵横中文网

细雨润湿了梵高的向日葵,

我的世界失去了你的经纬。

……

“喂!你在想什么呢?”

苏柔一愣眼前顿时出现关在在的脸,她呆呆地眨眨眼睛,许久才拍着胸口道:“你吓死我了。”

另一只手则飞快地涂抹掉写在便签上的话。

“我才要说呢,明明是你约我出来的,结果你却一个人在这里走神。”

“是我的错。”她举起一只手,放在自己脸颊边可爱地摇了摇。

关在在瞪着她,最终无可奈何地翻着白眼道:“唉,你这个小妖精不就是凭着我喜欢你嘛!”

苏柔抖着肩膀大笑起来。

“这该死的天怎么下雨还这么热啊!”关在在抱怨着用手掌扇着风。

豆大似的雨点不断敲打在两人身旁的玻璃窗上,发出“咚咚咚”的声响。

“你最近跟你的小鲜肉相处的怎么样啊?”

她浅浅一笑,却不言语,眼神又溜到玻璃窗外。

“不要看了。”关在在伸手挡在她的眼前,撇撇嘴道:“就他那个渣男就是活该,淋淋雨怎么了,要不是你拦着我就要去揍他了。”

苏柔无奈地摇摇头,虽然她觉得现实世界里的秦顾无辜的很,却确确实实不是在看他,她在找罗川上。

既然秦顾在雨中上演这么一出轰轰烈烈的大戏,必然少不了罗川上的脑洞,那么他又在哪里呢?

她举着杯子喝了口果汁,一阵邪风吹来,将桌子上那张便签纸直接卷到门外的瓢泼大雨中。

苏柔低头看了看自己忍不住伸出去的手,眉眼间一阵恍惚,而后朝关在在柔柔一笑,轻声辩解:“我不是在看他。”

关在在却只当她是死鸭子嘴硬,她也不再做辩解,视线又滑过秦顾,扫视了周围一圈,却最终还是落在了他的身上。

大学的时候,她和秦顾因为是同一个社团请的外援而结识,可两人各有各的圈子,也不过是点头之交罢了,却也知道他总是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让许多喜欢他的女孩子望而却步。与他接近后,才发现他对待女性十分温柔,却也不过是绅士的温柔,想不到在这里竟然会被脑补成这副样子。

罗川上跟秦顾两人究竟是有多大的仇怨啊。

大雨中,秦顾双膝跪地,头发湿漉漉地贴在脸颊上,雨水顺着他的镜片流淌下来,她甚至看不清他的眼神,却知道他一直在看着自己。

“在在,你说秦顾跟罗川上认识吗?”她突然问道。

“谁?罗川上?你说的该不会是我们社团的顾问吧?”

苏柔转过头来,疑惑道:“顾问不都是老师担任的吗?”

“谁让人家是学霸呢。”关在在似乎对罗川上这个话题产生了兴趣,探着身子道:“你知道咱们学校后身那几幢文艺范的小楼吧?”

关在在说的地方,她几天前才从那里出来,那里便是罗川上的家。

“那可是有好长时间的历史了,当年只有有名望的教授才能分配到,而罗川上家已经在那里住了三代了,他爷爷奶奶,他父母可都是咱们大学的教授,家学渊源啊……”

关在在所在的社团正是她因为外援而跟秦顾认识的社团,罗川上又是那里的顾问,很有可能他认识自己和秦顾。

苏柔正思考着,关在在却凑到她身边,睁大眼睛好奇道:“你问这个……难道那个小鲜肉正是罗川上?”

“在在……”她柔软地呼唤着,关在在却立刻堵住了自己耳朵,一副“我不听”的样子。

“你可别想糊弄我,我跟你好了这么多年,还能不知道你的小心思。”

她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这话说的好奇怪啊。”

“你快说……快说……”关在在拉着她的胳膊,不厌地追问着。

“叮”

苏柔将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微微一笑。

“看你的样子,是你的小鲜肉发来的?”关在在眼睛一亮。

她抿着嘴,却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眼神却瞥向不远处。

关在在发出“哦”的怪声,不断戏弄着她。

苏柔的手指轻轻划过手机的屏幕,上面是他发送来的短信情诗——

我能否把你比作夏日?你比夏日更可爱温柔。

自从那日后,他便时不时地发来这样的短信,似乎是想要刷她的好感度,可是……

苏柔放下手机,没有回复。

猫的天性不就是若即若离吗?你退,我就进;你进,我便退。

她胸有成竹地微笑着,好像整个夏天的日光都比不上她一笑的璀璨。

既然她的人设是猫,那她就好好扮演一只猫,这可是罗川上所求的。

“看你这副样子就知道有人要倒霉了。”关在在似乎早已看透了她,斜倚着椅背毫不关心道。

她则笑得一脸温柔,“在在,你又在胡说了。”

“叮”又是一条短信。

这下她却不忙着看了,施施然地饮了口果汁,视线仿佛又被窗外的人吸引住了。

有人在凄风苦雨里,有人则在着急上火中。

“叮”“叮”“叮”

一连好几条短信提醒,她却只当做听不见。

一阵急匆匆地脚步声朝着她这个方向而来。

苏柔正对着玻璃窗上反射的身影微微一笑。

“哐”的一声,罗川上重重地按上了她们两人的桌子,因为动静太过响亮,使得周边的人都望了过来。

他脸颊泛着不好意思的红霞,含着水似的眼睛却紧紧地黏在了苏柔的身上,好像委屈的下一秒就能哭出来似的。

关在在看看他,又看看苏柔,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便捂着嘴假模假样的咳嗽了几声。

“学姐……”他的眼中只有她,轻声呼唤着她。

关在在在桌子底下踢了踢她,苏柔实在没有办法,才回过头来,懒洋洋地笑道:“哎?是学弟,你怎么在这里啊?”

外面的大雨似是下进了他的眼中,“学姐……”他艰涩地抿了抿唇,眼中的神采就像是夜行孤舟上的灯火。

“你是不是在躲着我?”他的声音是不正常的沙哑,苏柔仔细看了看他脸上的红晕,担心道:“你生病了?”

“学姐还会担心我生没生病吗?你宁愿看着那个抛弃了你的秦顾,也不愿意看着我吗?”

苏柔站起身子,要去摸摸他的额头,却被他一扭身避开了。

“你没有事吧?”她依旧温温柔柔的,似乎一点都没有将他避开自己的事情放在心上,这也越发的让他气恼起来。

他紧紧咬着泛白的下唇,最后看了苏柔一眼,一扭身便冲出了店门外,冲进了雨雾里,从秦顾身边路过,还不忘踹他一脚。

“啧啧,什么仇什么怨啊!”关在在故作高深地摇了摇头。

苏柔一旋身重新歪进了软座里,忍不住瞪了她一眼道:“得了,您就喝您的吧。”

“人生不就是吃吃喝喝嘛,我看着那帮痴男怨女实在心累。”

“所以你才活着没心没肺……”她的眼神又溜到趴在雨地里的秦顾身上。

“你怎么还看啊。”

关在在一直不满意她对秦顾表现出的好像余情未了的样子。

苏柔转过头,认真地打量着她的神情,“你不觉得秦顾有些不对头吗?”

“哎?”关在在一脸的莫名其妙。

“你我都接触过他,也算是了解他的性格,你不觉得他就像是脑残了一样吗?”

苏柔小心翼翼地试探性问道。

谁知话刚一出口,整个空间都有些摇摇欲坠,空间碎片稀稀落落地掉下来几片,却转瞬间消失不见了。

“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了?”关在在表情迷蒙,不像是装出来的。

果然,一切只能按照这里设定者的意图进行下去,否则这个空间就会崩坏。

“话又说回来了,你为什么这么对待你的小鲜肉啊,你不是很看好他的吗?”

苏柔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手指随意滑过手机屏幕,轻声道:“如果说这是他自己想要的,你相信吗?”

“噗——”关在在一口果汁喷到了玻璃窗上,慌里慌张地去打着周围有没有人看见,手却飞速地拽着桌子上的抽纸收拾着残局。

“你也太激动了。”

“呵呵……还不都怨你,罗川上他又不是有病,他干嘛要自己虐自己啊!”

她摊了摊手,叹气道:“谁知道呢?我也很好奇,但是我看他还是很享受观看我跟别的男人秀恩爱的过程的。”

“不、不会吧!”关在在呆呆地吞咽了一下,“你说他不会是……”她边说着,边用两只手做了一个M的形状来。

苏柔撩了撩额前的头发,目色迷离道:“是或不是都与我无关,谁让他是雇主呢。”

“哐”端奶茶的小哥直愣愣地看着她,将手中的杯子摔到了地上。

“啧啧……妖孽啊……”关在在笑嘻嘻地勾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扭了过来,“拜托你再别随随便便撩人了,一般人可受不了你的美貌冲击波啊。”

苏柔立刻做出西子捧心状道:“世人只见我的美貌,谁来感受我的内心美啊。”

关在在立刻作呕,“你就别嘚瑟了,再这样今儿个果汁可就算是白喝了。”

她收敛起夸张的动作,淡淡一笑,眼神瞄过对面花墙旁藏着的人形,罗川上果然在那里。

……

“苏柔,校门口有人找你,是个高富帅哟!”一个面生的同学朝她暧昧地眨了眨眼睛。

她一边朝门口走去,一边在想到底是哪个人来找自己,难道又是罗学弟新编写的一出戏?

“他怎么会有这么多想法啊……”她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额头,再一转眼,正撞见一辆骚包的明黄色跑车。

她眨了眨眼睛,手指微屈低着下巴仔细思考,“这辆跑车看上去很眼熟啊,这么熟悉的品味,该不会是……”

跑车的车门像是鸟的翅膀一样张开,一个剃着小平头,戴着黑超的男人从车里走了出来。

苏柔心里猛地一跳,罗川上怎么把他给想象出来了?他们两个也没见过面啊……不对,那次同学聚会的时候,他来接过自己。

果然,骚包的男人就会坏事儿。

虽然她跟他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现在却只能装作一脸迷茫的样子看着他。

那人走到她眼前,摘掉了黑超,微微一笑,笑容与他耳朵上的耳钉一样闪闪发光。

“你是苏柔同学?”他虽然笑得漂亮,却偏偏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苏柔往后退了一步,浅浅一笑,“我是,请问您是?”

“我是胡一元。”他说着便从兜里面掏出一张名片,手指轻轻翻弄,那张黑底名片便在他手中宛如穿花蝴蝶似的飞舞着,然后他手指一弹,那张名片便向她的怀中袭来,一般人可能会用两只手慌里慌张地去接名片,这边顿时矮了他一头,然而,苏柔却往旁边跨了一步,从从容容地躲过了他的名片袭击。

那张看上去就昂贵的名片,就这样掉落到了地上。

苏柔一脚碾了上去,笑眯眯地对他道:“原来是胡先生,不知道您找我是做什么?”

胡一元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那张凄惨的名片,一抬头复又笑道:“好,有性格,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生!”

一股子浓浓的霸道总裁气息迎面扑来,因为是熟悉的人,她下意识地瞪大了眼睛。

胡一元却以为她已经被自己震慑住,便张开双臂笑道:“Come on,baby!让哥哥我来带你兜兜风怎么样?”

这下子又变成了小混混版的。

苏柔真的好想把这段回放给现实中的胡一元好好看看,还可以好好嘲讽他一番。

只是,两个世界的人毕竟无法相连。

她就像看神经病似的看着他,一步步后退着,“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哎,一回生,两回熟嘛!”他则慢慢朝她逼近。

延伸阅读

与子相遇,携子之手[剑三]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5haro.cn/b1b7.shtml
苏明哲拉着朱丽出了彩票站,小跑一段,两人都欢快地笑着。替老彩民们开出一些500至10

无限随机系统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5haro.cn/6wbp.shtml
三人三张嘴,凡纯青只好坐下喝茶了,她一个小姑娘家和三个大人讨论案情,被看得起的感觉还

我只爱纸片人第六章  http://www.5haro.cn/ptzv.shtml
第六章呆呆满周岁的时候,林妈妈妈就想着让儿子结婚,去年开始催的尤其严重,如今都发展到

从今天开始养凤凰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5haro.cn/syow.shtml
走进客厅,不用托尼介绍,费林就看到空地上摆着一个一人高的做工精致的房间,不,准确的说

小恋曲在线阅读引子——恶鬼的愤怒  http://www.5haro.cn/iju.shtml
在一个月黑风高,万籁俱寂的夜晚,月亮高高的悬挂在黑夜的枝头上,银光带着无比温情而又充

作为结婚对象的雄虫刚成年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5haro.cn/xbrc.shtml
“少泽,听说了没,这里新来了个标致的小妞儿。”邱智远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对冷少泽说了

火影忍者之红色闪光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5haro.cn/6xr2.shtml
“感谢您救了我们,可以问下您的名字吗?”虽然对这个忽然出现的人抱有警惕,但看着现在已

绝地求生之超级神偷之**设置(3)  http://www.5haro.cn/y3yl.shtml
毕竟是年轻人。经过几天颠簸,休整后的李司明也慢慢从茫然中解脱出来。就好像身上的伤疤,

辅汉之出山  http://www.5haro.cn/uoos.shtml
今夜无星无月,泼墨黑色浸染着整个桃山。老陶牵着小陶,坐上了黄鸟的背部,一片金黄的鸟背

我爸是黑暗大皇帝!灵兽  http://www.5haro.cn/dv2k.shtml
不知不觉间又两个月过去了,这段日子间,小枫每天除了修炼、吃饭、睡觉之外,就是看着屋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贱兔无双鱼来了

    面对秦云痛心疾首的质问,系统并没有回应。看着眼前的暗灰界面,他心里一阵抽痛。“初级大礼包:神级烹饪技艺!”没错,系统的新手大礼包,就是烹饪技艺,还是神级的!我都特么的快饿死了,你给我一个烹饪技艺,有个锤子用?我要的是吃的啊!吃的!“是否接受?”冰冷机械音继续响起!秦云一叹,算了,反正这也是免费赠送的

  • 遇上的NPC都成我绑定挂件了[无限]在线阅读第5节

    “Victory!”当比赛结束,全场陷入沉默,皇城的队员叹了口气,双目无神,愣在**失败的界面,仿佛世界一片黑白,心里仍未逃脱刚才主宰被抢的困境。没人愿意接受让一追二和被零封的结果。职业生涯中的第一场比赛就输了,还是因为自己的失误和心态输的,懊恼根本无法形容此时的心情,更多的是失望,甚至有点绝望。“

  • [综]每天都在当黑户之第六章(6)

    夏眠低估了这里的旅游热度,前几年这边老城区开发后,修缮了东边的古建筑,招商工作做得好,各种品牌商家入驻,宣传一到位,淡季也有不少人过来游玩。大店吃饭基本要排队,就算是夏眠的面馆,在偏僻的巷子口,也总有眼尖的发现过来吃面,虽然大部分过来的都是不想排队看面馆生意一般就过来填个肚子。高峰期时夏眠忙的脚不沾

  • 特种兵之勇往直前第4章在线阅读

    几日前,大唐北方幽州城。“莫悲魂已经离开长安了,记住你此行的目的了吗?”一个苍老的声音十分淡漠,声音的主人虽老却中气十足,他立于幽暗的大殿之中,背对着一个满是沧桑的中年,他就站在那里,便遮挡了所有光芒,仿佛他便是这个世界黑暗的源头,令人恐惧不安。中年人闻言后点了点头,冷静道:“这是最后一件事了。”“

  • 引君入梦第十章在线阅读

    潘富贵办事果然麻利,第二天吃中饭的时候,来告诉路不平,房子找好了。怕他不满意,就找了三家,以备他择选。看着潘富贵那一脸得意与讨好的表情,路不平觉得他做事还算周全,以后或许能用得着,道了句辛苦,并约定下午去看房。昨晚,路不平打开包裹,数了数剩下的钱,零零散散的还剩不到三十两,当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

  • 八重门雾影迷踪---另一个突破口

    她不是个老人,我也不知道她是个什么玩意,总之绝对不是个凡人。在绳子上手后的没多久这人就醒来了,看见我们倒也是不慌不忙的说道:“你们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我们无一不都呆滞住了,这个声音简直和我们在密室里听见的一模一样!我不禁看向了她的眼睛----灰蒙蒙的一片忽然变得清晰银绿,一圈圈的溢开。花白的头

  • 异世胡无忧搭建屋子

    李承佑将砍下的蛇头埋进土里,以免不小心中招。柳谈看着没有头还在蠕动的蛇身问道:“哥,这个能吃吗?”“放心吧,这个是沙蛇,没有毒的。而且,蛇ròu可是大补!”看到众人都有些抵触,他就解释了一下蛇ròu的好处,这下才让他们稍微接受了一点点。将蛇ròu放进网兜里,一行人又开始了寻找住处之旅。李承佑看了半天

  • 都市之我的小说能提现第三章在线阅读

    “梅,梅姨!”梅姨是杜建国的房东,这样陈旧的老房子,250一个月。杜建国已经有三个月没有交房租了。“哟!亏你还认得我啊!”梅姨冷笑,目光看了眼杜建国。梅姨五十多岁,下巴遮住了脖子,臃肿的身材像是一个快被撑爆的水桶。他身后牵着一条极丑的泰迪狗,名字叫“明明”。明明本是他儿子的名字。十年前去酒吧喝酒,醉

  • 一年生之厚度在线阅读第10章

    “难道没有另一辆马车等着我们?”上陌说完,就见容齐从容淡定的摇头,瞬间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没有另外的马车我们下来干嘛?难道要骑马进宫吗?”容齐若有若思,沉着的道:“这倒是个好办法。”上陌不相信的看着容齐,“你会骑吗?我可没有见过你骑马。”“你会骑不就行了?”某男淡定开口,笑看着她。“……”上陌认命

  • 山河日月明方才咱们宿舍来了头神兽,你们没看见?

    “醒了?”男人的嗓音一如既往低沉清冷,妖夜般漆黑的眸子透着一股冰冷淡漠,好像比雪山之巅上的冰雪都要清冽几分。“你到底是什么谁?”哪怕白芍昨天晚上睡觉并没有脱衣服,却还是防御性极强的用被子捂住了胸口,满脸警惕的瞪着面前的男人。男人一双细长冰冷的丹凤眼微微一眯,被削薄到恰到好处的碎发垂下几根,越发衬得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