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网游之刀剑弑神之第一吵

作者:岩上竹 来源:17K小说网

“君卿!”

听蕊跑过一整条长廊,然后在园子里发现君卿,看着他的背影,她口无遮拦就朝他喊。

“我告诉你!我这一辈子!我不会跟你发生任何关系!不会为你生下任何一个孩子!我一生最不如意的事!就是嫁给你!”她满眼通红,心中有无数的委屈,冲着他的背影大声告诉他这些。

凭什么泽海荒每个女子都能选称心夫婿?偏偏她就不能?

凭什么她就得接受这种荒唐的一生!

“是么,”听蕊却看见那个人慢慢转过身来,语调平缓,神情淡定得好像这些话对他无害。

他在夜里用那么冷清炎凉的眼看着听蕊,挺拔身姿未动分毫,白裳飘扬,仿佛雪里埋了心一样,挖都挖不出,看得听蕊在胸中更愤更怒!

接着,听蕊听到他说,“恰好我也见你生厌,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干吧!”

听蕊睁了睁眼有些震惊,万般也没想到他会沉着镇定的说这些话,夜风吹着她有些发烫的眼,但吹不冷似的。随即听蕊又低低失笑,“好!”

人世间最好处理的关系,莫过于,你无意,我无意,一拍而两散。

他还真是说到做到。

今日听蕊躺在床上,还是久久未能平息心中愤怒,夜半子时,也未见君卿前来敲门。

原本,在君卿父母家里,他们俩是该睡在君卿的房,到了听蕊父母家这边,该是睡在听蕊的房。

但是今夜,君卿没来。

“算了,”听蕊烦躁翻了个身,“家中还有许多客房,随他睡去!”

第二日一早听蕊晚起,待娥们端着脸盆手帕站成一排,诺声呼唤,“小姐?小姐?”

青色密不透光的床帘是放下的,待娥的叫唤透过床帘传进来,听蕊在床内极度不悦地翻身,堵耳,偏那唤声跟小虫叮着她脑仁一样叫她难受。

“小姐,起了吗?”

“瞎叫唤什么!”她终是受不住一把掀开帘,火气天大,一大早上的就瞎叫唤!还让不让人睡了!

“小姐……”先前叫她的人连赶着跪下,头快低到盆里头去了,“小姐息怒,奴娥只是来叫你起床……”

她扬手一把将床帘甩开,青色厚帘打了个旋一样甩出弧度,上头的碎珠跟着一转,阳光瞬间刺入她眼里。不加粉饰,向阳而素白,让人不敢呼吸,惊艳也是她一张脸。

听蕊高声吩咐道,“更衣!梳洗!上妆!”

“是……”

待娥们开始捣弄她,从衣裳柜子里选了一套又一套衣裳在她身上比划,玲珑精巧的发饰在她头上插了又拔,拔了又插,叮铃做响。

“太丑,换一个!”她望着镜,皱眉不悦发令。

小侍娥只得又将发饰从她乌秀云鬓上拿下,“是……”

“你这妆怎么回事!眉毛颜色画得如此浓重!口脂也不画均一点!”她又大声指责,“笔交给我!我自己来!”

小待娥低头将笔战战兢兢递过去,怎的一早起来,越发觉得自己家小姐不好伺候了,以前未嫁人在家时也不这样啊。

她一把夺过笔,然后对着铜镜重新描摹双眉。

柳叶细眉斜飞入鬓,多的是爽朗英气,却又不失女子娇艳风采。

口脂摆在她面前,她中指点了一点鲜红,摆在阳光里,白嫩纤长的手指上好像凝着一滴血珠。她将那口脂自唇角缓缓擦过,饱满的唇瓣被手指压着轻陷下去,最后只留一抹狂澜殊色,引人采摘。

铜镜前坐着的那个人,要多美丽有多美丽,骄阳倾洒下,明艳动人不足为过,精致海棠花纹从她垂落的轻软长裙上争相绽放,锦服华裙裹身,只是更衬得她身姿纤细有形,如被人拿笔墨细细勾画过。

也曾有不少男子见了她会失掉魂魄。泽海荒小家碧玉的女子最多,温婉贤良的女子也常见,可像她这般开的跟朵罂粟花似的女子却少,五族之中,更独她一个。

名门大家,谁会准自己的女儿这样,听蕊却是从小不听说教的那一个。

款步姗姗,银饰摇动,身后跟着一干待娥,听蕊是最后一个出现在早膳餐桌之上的。

还未进门,只是站在门边,先看了一眼君父,然后再看了一眼君卿。

君父似乎已无大怒,还很关心的开口跟她说,“来了就快去吃吧!”

口气跟叫狗圈里的狗吃“食”一样,三声。

算了,既无大怒,不管。

君卿,从头至尾没抬眼对她看过,一贯还是那般叫人不爽。听蕊在心中说道,你装什么装!

早膳下来自然也是尴尬无比。

昨日还会端着扯两句东和西,但今日嘛,嗯,君父定小小气着昨天的事不想开口,至于这个君卿,他也无一句话。

可是听蕊懒得管他呢,君卿说不说话跟她有半毛钱关系?

黛浓似乎察觉出气氛异常,餐桌上也不开口了,只默默喝汤,喝完还赞了一句,“这汤好喝,你们尝尝?”

无一人应答她。

黛浓只好默默又盛一碗再喝。

在听蕊君父君母家留了两天,最后一晚,君卿自然又未去听蕊房中。

纵然她不想知道,但黛浓还是扯着劝着告诉她,“昨日君卿就说他恐染风寒,不宜住在你这儿,我给他安排了间暖和的客房,你们俩就暂且分房睡吧。”

听蕊笑,“我本来也未与他睡过一起。”

“你!”黛浓咽住,没想到听蕊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们一年了,都没有同过房?”黛浓惊异着大问。

“同房,好给他生孩子吗?”听蕊看着黛浓的眼睛,说话那般直白,不闪不躲,这一句话反问回去,也问得刺骨。

黛浓敛眉摇头,“多大的人了还意气用事……”

听蕊不想再听,听来听去不过是那几句废话,“君母,你回去吧,该歇息了。”

黛浓临离开前,走到门边又折返回来,语重心长道,“我知晓,你对这等婚事有多不甘,又有多抗拒,难道为父为母就忍心看你这样?纵然为父为母也有颇多无奈,可是……”

房里的烛火通亮,能把每个人的神情照的清楚,黛浓看着自己的女儿,“这是千百年来定下的规矩啊……”

“那这种规矩,未免太不通情理……”

“可是女儿,君仙和五族,担的是整个泽海荒的的责任。人在高位,必受其罪……”

听蕊在心里默念,好一个人在高位,必受,其罪。

隔日早晨,崇川和黛浓在门口已备好马车,要送君卿和听蕊回韶华浮雾。

其实此前,黛浓早叫过君卿在一旁,跟他叮嘱了很多,但与其说叮嘱,不如说出卖女儿。

“君卿,听蕊的味口你可晓得?”不等君卿答话,黛浓又立马道,“听蕊啊,最喜欢吃咯牙的东西,又糍又糯的东西,她一向不吃。”

“还有啊,听蕊不怎的喜欢穿温婉样子的衣裙,她喜欢张扬的。”

“你可别给她买什么样子太老一类的饰件,她总嫌太俗气。”

……

后来黛浓才发现,自己絮絮叨叨说了半盏茶,君卿全程无答一字,只在最后她说完,君卿才给了一句,“君卿记下了,谢君母告知。”

只是黛浓觉得,君卿这话像是对长辈的客套敷衍,毕竟黛浓看到他不像很认真记下的神情。

黛浓最后只好流露一点真实的意图,“听蕊任性不懂事,你却沉稳,我今日说的这些,只是希望你能多了解一些听蕊。听蕊……还是希望君婿你可以好好照顾……”

一直要到送君卿和听蕊离开,黛浓还是在想,君卿真的有好好记住自己的话吗?回去了韶华浮雾,可不比在这儿,自己和崇川还能稍稍管教一下听蕊。韶华浮雾可只有他们俩,怎么相处着,也只能看他们俩自己的意图。

临了要上马车时,听蕊还是不悦的悄悄抬头看君卿一眼,怎么都不想跟他同乘一车,而他神情寡淡得好像无知无觉。听蕊突然捂住头,大叫,“痛。”

黛浓和崇川纷纷迎迎上去,问,“怎么了?女儿你怎么了?”

“头痛,”听蕊皱着眉好像痛到难以忍耐的样子,要把心啊肝啊肺啊腰子啊全给痛出来,她将抬上梯子的脚又放下,退回来,转身扑到黛浓怀里,继续皱眉道,“君母,我头突然好痛……”

“这,莫不是着凉了吧。”黛浓连忙将手探向听蕊的额头,一只手翻来覆去试了好几遍,最后贴在自己头上,“没有啊,似乎也不热呀。”

听蕊依在黛浓怀里,“君母,可我就是痛……”

“早不痛!晚不痛!回去的空挡痛!回韶华浮雾再找人治治不就好了!”崇川似乎看出什么,退身一甩袖如此说道。

听蕊是依在黛浓怀里,委屈似的唤道,“君母……”

“这……”黛浓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为母的心切,她真以为听蕊头疼。

黛浓看向君卿,问道,“不如你们多留一日再走?等听蕊头疼缓过来,回韶华浮雾也不迟。”

不!我不回去!要回去也让他一个人回去!君母也不要留他多住!我可不想在家看见他!

听蕊悄悄转了转头,用视线探向君卿。

只见他慢慢走过来。

他用刻薄得要死的语气说,“不用多住了,我先回韶华浮雾,听蕊么,可以一直在这儿养病,没事的。”

她看着他的眼睛,他也看着她,从他的目光中,听蕊在心里对他的话做了概括补充:你就一直住在这儿吧,你别回来碍我的眼,你在你自己家住到天荒地老都可以,我的韶华浮雾你也不要再进,你最好永远都别回韶华浮雾了,我还要在你的夕茵殿里养小狗!养很多很多的小狗!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我全都养进去!

也不知道听蕊怎么会把他的话,扩张成这么幼稚的语句,可是听蕊看着他清明有神的眼睛,觉得他心里就是在想这些话。

顺便,他那“刻薄得要死的语气”,也是听蕊自己理解的。

最后君卿上马车独自回了韶华浮雾。

听蕊看着摇着铃铛远去的马儿,车轮扎过地上有些痕迹,她心里一阵窃喜。

拜拜了您,山高路远,别再见。

听蕊一回房就躺倒在自己的弯椅上,顺手抓了一把果仁往自己嘴里送,嚼着脆脆的果仁她含糊不清楚说,“演戏可真累,但还好留在了家里,不用待在韶华浮雾好不自在。”

她在家里当然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想怎么着怎么着。

没过一会儿有待娥端来盘子,送了汤药。

“小姐,这是老爷命我送来的治头疼的药。”

听蕊垂眼,指了指远处桌子,“放哪儿,你走吧。”

待娥恭敬的将碗端下,放在听蕊指的桌子上。

待娥一走,听蕊继续往嘴里送着她的果仁,直到差不多将整盘吃了个干净,她才走到桌前去端详那碗药。

乌黑乌黑一碗,却因白日照着,而泛出光。

听蕊摇了摇头,端起来直接向手边的花盆里泼去。

乌黑的汤水,积在花盆边缘,随后慢慢下降,最后渗在土里慢慢散去,只在土中留下一团更深的颜色。

“没病吃什么药,”听蕊小声嘀咕一句,最后朝外面大喊,“来人!药我喝完了,把碗撤下去!”

外面立马有人闻声进来撤碗。

好在呢,听蕊泼的那一碗,也不是什么实实在在熬出来的汤药。

崇川知晓她装头疼,故意跟黛浓说自己来熬药,结果半时辰后只是从缸里舀了半碗水,又添了一勺酱油进去而已。

看起来,倒也活像汤药的颜色。

骑马射箭听蕊样样在行。

在房里装了一天头痛,第二日她就换上轻装骑马射箭去了。

扬鞭一甩她就往五里屋外的马场赶,马儿驮着她跑得飞速,好不畅快。

在韶华浮雾住的那一年,可是闷死她了。

尤其对着君卿那么个人,实在无趣,真不知那君卿怎么在韶华浮雾待得惯。现在他一个人韶华浮雾,大概要郁闷死了他了吧,哈哈。

延伸阅读

好洁洗衣加盟  http://www.coolcomputerstuff.com/a72.shtml
好洁洗衣是一个新兴的,精致的,时尚的干洗品牌,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好洁洗衣店将传统、

百利达加盟  http://www.coolcomputerstuff.com/adjz.shtml
百利达面料专注于重量级针织面料生产,己成为珠三角品牌服装圈内耳熟能详的好针织面料供应

新月亮洗衣干洗连锁店加盟  http://www.coolcomputerstuff.com/sdpl.shtml
新月亮干洗店连锁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上海新月亮洗涤设备有限公司是长期从事洗涤设备生产、

富仕家纺加盟  http://www.coolcomputerstuff.com/sn4o.shtml
富仕家纺加盟_公司简介南海富丽时装有限公司位于广东南海沙头工业区,地理位置优越、交通

花香季加盟  http://www.coolcomputerstuff.com/yp8e.shtml
花香季床上用品总部是套件、床垫、枕芯、被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

本能心脑教育加盟  http://www.coolcomputerstuff.com/gfoa.shtml
本能心脑(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拥有大脑潜能训练核心技术的教育机构,专注青少年提升

雅舒阁家纺加盟  http://www.coolcomputerstuff.com/dclz.shtml
雅舒阁家纺是一家生产家居饰品布艺.拥有雅舒阁、韦韦两大品牌十几个系列上百种款式.生产

思泰加盟  http://www.coolcomputerstuff.com/ys16.shtml
思泰环保材料总部主要生产:钛板、钛合金板,国内牌号主要有:TA1、TA2、TA3、T

中业爱民便利店加盟  http://www.coolcomputerstuff.com/77i.shtml
中业爱民即中业爱民商贸有限公司(位于广东深圳)是一家专业研究民众生活所需,创建民众生

水韵雅居加盟  http://www.coolcomputerstuff.com/gwe5.shtml
水韵雅居是洛阳幸势兴工艺品有限公司注册商标,洛阳幸势兴工艺品有限公司位于中国美丽的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不小心苏炸天第7章在线阅读

    寒冰阳的母亲曾是飞莱阁的头号女杀手冷颜,而且还是飞莱阁阁主的千金,有一次她执行任务时不小心受了重伤遭人追杀,她意外地逃进寒府,被寒智救了。她们两人时间久了两人就情意绵绵,后来就私定终身了。等到飞莱阁的阁主寻到女儿时,女儿已经挺着六七个月身孕,外公就强行带走母亲,后来母亲在飞莱阁生下他,不久后就消瘦不

  • 陈情令之子曦在线阅读第7节

    出了齐贵人的事情,皇后特意把所有嫔妃叫去请安,在诩坤宫狠狠敲打一翻,皇上也在乾清宫住了好几天,知道皇上不会翻牌子,不会来后宫,嫔妃们跟着消停不少。董茗茹为打发无聊的时间,为自己寻了一个新乐子——做美甲。寻来凤仙花的花瓣,将它捣碎,加入蜂胶,涂在指甲上连续浸染两三次,只可惜上色的颜色不深,只是染出淡淡

  • 大唐之无限装掰系统第4章在线阅读

    转眼,陆景聿三岁了。崔艺懿跟他进行了几天的友好协商,陆景聿便背着小书包踏上了愉快的幼儿园旅程。家里已经习惯了两个孩子咿咿呀呀的,这突然少了一个,崔艺懿还有些不适应。起初这几天,崔艺懿时常精神恍惚,担心儿子在幼儿园跟别的小朋友闹矛盾啦,或者吃的少饿肚子之类的。当妈的嘛,在孩子开始去幼儿园的时候,总会有

  • 君心流离在线阅读第九章

    随着时间的前进,观看的人数越来越多,叶天宇不自在的感觉也越来越严重。突然,叶天宇一口气提不上来,直直地栽倒在跑道上,一旁观众席上休息的叶星宇赶忙跑过去将他扶到自己之前休息的地方。“是我操之过急了吗?”看着被叶星宇扶到身边的叶天宇,叶北月不禁暗暗自责。虽然这样想着,但叶北月知道已经不能停下了,如果不能

  • 那个小白脸呀在线阅读到达

    那就是霍格沃兹。城堡占地面积很大,在夜色中格外神秘而又美丽。小巫师们发出一阵惊叹,苏瑶也不由得赞美道:“它可真美!”不知道为什么,苏瑶总觉得,这座城堡带给她一种熟悉感,好像她以前来过这里一样。她晃了晃双马尾,唔,师父说,她的记忆是缺失的,在霍格沃兹,她会找到答案。而且……霍格沃兹永远是你的家……那个

  • 一个跨越时空的酒馆儿在线阅读第6节

    当那人出去了后,只见林远图收起手中长剑,跟着转身把视线向着萧天看了过来,当他把视线向着萧天看过来的时候,眼神是相当的复杂。林远图从来都不曾想过,当自己死了后,竟然还有复活的一天。而且复活还是在这种情况之下。福威镖局处于危险,整个林家都几乎是家破人亡的情况下。虽然他很早以前其实就知道辟邪剑法很危险,一

  • 都市之百变星君在线阅读第一节

    时间:清晨地点:某国立正规大医院一位长相美艳的女生正蜷缩着双腿,侧躺在雪白的病床上,沉沉的睡着。过了一会,不知道她是不是做了什么噩梦,原本舒展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脸上不断有大滴大滴的汗珠溢出。随着“啊”的一声惊呼,她从梦中醒了过来。……这是哪里?病房?我,病了?夏溪皱着眉头,疑惑的慢悠悠从床上坐了

  • 白月光他死了在线阅读第10章

    红发男子准备跑的时候,发现自己几个炼体十二重的小弟竟然全挂了,怒上加怒,嘴角流出一道鲜血,对着林辰就是一记霹雳手拍过去。蓝色电芒充斥手掌,他早已将这项地级神通修炼到圆满,即便失去了法宝配合,威力也是颇为可怕。然而,林辰不躲不闪,手中凝聚紫色雷芒刃硬抗,可惜人级神通始终敌不过地级神通,紫雷刀碎,红发男

  • 都市:每天都能十连抽在线阅读第2节

    这不是他真正想要的,虽然他也不介意。他捡起馒头继续表演:“阿姨婶婶们呐,给件棉袄穿吧。”这么一喊,大家终于明白了他要什么,当即纷纷转身离去,看来棉袄太贵了,施舍不起啊。“真没爱.心”项北从地上站起来,咬口手里的馒头,一把拉住刚好走到身边的风一雷说:“我告诉你谁杀了你弟弟,你把身上这件皮衣给我交换消息

  • 都市之兽王麒麟在线阅读第五章

    “呼——可算是出来了,”肥东站在医院的门口,伸了个懒腰,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感叹道。大贵看着自己满手的行李在看着眼前还在抒发情感的人,忍不住的踢了对方的屁股道,“有完没完了,这几天没事就装深沉,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得了什么重病,治愈出院了。”肥东灵巧的躲闪开大贵飞起的一脚,谄媚的笑着说,“贵哥说的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