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魔舞大陆第四章在线阅读

作者:小舞 来源:飞卢小说网

#9

深秋。

天气转凉,南中的校服也由夏季制服被统一要求换成秋冬的制服。南中虽然是公立学校,但是由于学风和教学建筑特色的原因,定制的校服是西式的制服。

全套的西式制服虽然好看,但是对于这个年纪的男高中生来说,领带和皮带,以及易皱的衬衫完全就是运动时的束缚。因此体育课的时候还得多带一套衣服,或者在衬衫底下穿上T恤打底。

无聊枯燥的语文课总算落下尾声,我伸了个懒腰,活动一下有点酸涩的胳膊,顺便抬眼看向窗外:乌云密布,天色阴沉,恐怕一会儿就会多云转雨。

下一节的体育课大概是要泡汤了。

本来以为能去打球的我自然是有点郁闷,抽开了领口因为起晚而打得有些匆忙胡乱的领带,心不在焉地重新系一遍:亏我还特意在衬衫底下穿上T恤了……

“罗卓薇,这些拜托你送到笃学楼的年级办公室。”

班主任的声音从后座传来,随后是罗卓薇如平时一样温柔的答应声,然后我就看到罗卓薇有些吃力地抱着一大叠书本从我座位旁路过。

那摞看着就重量不轻的书简直数量惊人,一直层层叠叠地砌成大型叠叠乐,最顶上的那本书已经快要挡住罗卓薇的视线。

领带抽紧,我起身的同时伸过手把罗卓薇怀里的书搬过大半,然后跟在她身后走过座位之间狭小的过道:“去笃学楼?还挺远的。”

“臣航?”罗卓薇似乎是有些惊讶,慢半拍地回过头看向我,那双漂亮的眼睛先是流露出一丝意外,随后便和她绽放的笑容一起变成了让人心痒的弯弯的形状,“谢谢你。”

“没什么。”该说高岭之花不愧是高岭之花吗,罗卓薇笑起来的样子让我莫名地有些不好意思,我空出手摸摸鼻子,然后先她一步推开教室的门,用手肘抵住示意她先出去,“班主任也是,怎么能让女生一个人拿这么重的书搬去那么远的地方。”

罗卓薇这次没回话,她只是又微微地扬了扬嘴唇,稍稍侧身从我面前先出教室。

她高高扎起的马尾在她脑后轻轻的甩着,侧身而过的那个瞬间,我感觉我似乎又闻到了那天在球场上感受到的、罗卓薇身上的那种女生特有的甜甜的味道。

同时我还看到教室内,男生看我的表情不外乎都写满了“区区狗比臣航也胆敢偷跑”这几个大字。

“……”我有些尴尬地关上门,明明是帮助同学举手之劳的小事,由于罗卓薇出色的容貌的缘故,我现在的行为站在男性的角度,好像怎么解读都是心怀不轨献殷勤。

几步追上站在远一点处等我的罗卓薇,我甩甩脑袋丢掉多余的想法,随意地和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听她被闲谈内容逗乐时轻盈而又矜持的笑声。

#10

暴雨。

沿海靠南的城市总是会在秋季迎来间歇不停的雨,空气也因此变得格外湿润,流动起来变成的风也带着偏凉的水汽。

而伴随着淅淅沥沥的雨声的是被雨水放大了几倍功能的感官细胞,空气的味道之中除了潮湿的水汽还有隐约的植物的味道,那是一种生长和腐朽皆具的味道。

以及。

我盯着遮雨棚外细密的雨帘,余光不自觉地往自己身边瞟,落在罗卓薇白皙的侧脸上。

她也和我一样正盯着下得倾盆的雨幕,长而密的睫毛在眼睑下方打下小小一扇阴影,偶尔像是雨水掉落地面那般,随着她垂眼的动作微微地颤动。

……以及,我能够感觉到某种融入气氛之中,不能够被言语形容,但是在官能感觉上却非常明显的“味道”。

也正是因为敏感地察觉到了这种微妙的氛围,我条件反射地抿紧了原本想要说点什么的嘴,不知为何,我就是觉得,如果我此时开口说点什么的话,会有某些东西松动失控。

但彼此无话的后果的是,有一种无端的感觉在悄然滋生,明明性质如这场雨水一样温凉潮湿,却又正大光明地盘踞在神经末梢。

在这种饱含水汽的环境之下,我竟生出了几分难以言说的尴尬。

心头那种仿佛撞死了一头小鹿的慌乱让我下意识侧过脸,决定和罗卓薇搭话,打破当下这种称得上是莫名其妙的气氛。

却没想到和对方四目相对。

罗卓薇大概是被风中夹带的雨水吹湿了面庞,有几根黑发湿漉漉地贴在她的额上和脸侧,但这并不有损她的美貌,反而增添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脆弱感。

尤其是她那和我对上的双眼,她清澈的目光在这样子的环境之中看起来意外的朦胧,而这种变了味的朦胧让她的目光生动得几乎像是有水在实质性地流动。

那个被放纵滋生的感觉在这未到3秒的对视之中把我撼住,我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到它的本来面目是什么。

是暧昧。

无端滋长的,暧昧。

#11

罗卓薇没有想过她和臣航会以这种情况独处。

在她和臣航把班主任拜托的资料送到笃学楼后,原本还只是阴沉的天色转为乌黑,随着阵阵雷声,很快便下起了瓢泼大雨。

她和臣航都没有带伞,而南中很大,笃学楼和高二三班所在的教学楼相隔得有些远。再加上下一节的体育课已经改为自习,于是两个人都决定在这里等雨小一点再走。

提供避雨处的楼梯口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两个人之间隔着的距离也介于生疏和熟稔之间,多一分就是逾越,而少一分又显得疏远。

一臂之隔的空隙像是一道无形的界限,但在雨声和无言以对的寂静之中这道界限显得分外脆弱。

昨天在课室课间小憩的梦则是可恶地抓住了这份这转瞬即逝的脆弱,张牙舞爪地在脑海里发酵成灾。

梦中那个热切的吻的主人就在身旁。

热度,沉湎,缺氧,迷蒙。

那虚假却又真实的妄想是青春期的干柴烈火,现实这簇火苗把一切点燃。

这太糟糕了。

罗卓薇努力压抑着自己想往臣航身上看去的视线,企图盲目地盯着面前的瓢泼大雨。

可是青春期的心绪对于背叛自己的想法得心应手,越是克制则越是放纵,那种隐秘的渴望是心痒难耐的爪子,一下下抓在心上。

细细密密的痒,就像这雨水。

一眼。

就一眼。

余光悄悄注意到臣航似乎也只是盯着雨水发呆,罗卓薇最终是败给了心底里那阵奇怪的怂恿。

不会被发现的。她这么小心翼翼地想着,自欺欺人地闭着眼微微转过脸,再睁开的时候,却对上了对方的视线。

“!”

暴雨带来的微凉感在这场双方都感到意外的对视之中被瞬间蒸发,冰解云散后的燥意不可控制地涌上了罗卓薇的脸。

完了

脑内早已拉响警报,告诫自己赶紧错开目光,结束这种很有可能会暴露所有思绪的视线相接。但偏偏身体的本能却选择不去逃避。

罗卓薇面上还维持着没什么表情的冷静,可是只有她自己感觉得到,右手的手心已经被下意识攥紧的手指掐得微微发麻。

以前她从来都不知道:视线是如此有实质感的东西吗?

若不是如此,那为何她会这么清晰地感觉到,臣航的目光有些无措地停在她脸上,随后慢慢下滑,戛然而止在她微颤的肩膀上。

于是这种黏腻而又僵持着的怪圈被打破了。

臣航的声音在雨声中更显清脆:“是觉得冷吗?”

罗卓薇只穿着一件长袖的校服衬衫,雪白的袖口包裹着她在男生看来过分纤细的手腕,臣航理所当然地把那种微颤理解成了感到寒冷。

其实不是的,她并不冷。

罗卓薇低下头:“嗯,有点。”

得到这样回答的臣航没什么犹豫地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罗卓薇这才发现臣航里面的衬衫居然是短袖的,透过薄薄的料子,能够隐约看到内衬还穿着一件贴身的黑色T恤,袖口很短,接近无袖。

他把外套都递到了自己面前,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还没有询问她的意愿,慌忙补上:“呃,抱歉……那你需不需要?”

心口有什么松动了。

罗卓薇看向他的眼睛,笑了起来:“谢谢你臣航。”

“没事。”臣航也跟着笑了一下,上挑的唇角遮不住他尖尖的小虎牙。

接过来的外套上还残留着主人的体温,其实罗卓薇一直不喜欢触摸到来自他人的余温,但是这与其他不同,臣航并不在所谓他人的行列。

她没有像一般女生受到男生的关怀那般只是客气地披在肩膀上,她道谢完以后直接穿了上去。

臣航在看到她的举动时有那么点片刻的迷茫,但很快就因为打开的话匣子而被忘至脑后。罗卓薇也配合地不去戳穿,轻声细语地和臣航聊着天,等待雨势变小。

这样子同学之间的谈天是最好的保护色,罗卓薇下意识地就借着偶尔才会目光相交的空隙打量着现在的臣航:脱下了西式外套的臣航干脆连领带也松开来,松松地挂在衣领之中。

而短袖衬衫的纽扣也被他解开,在此时被当作外套一样随意的穿着,内里的黑色体恤有些贴身,勾勒出平时绝不轻易外露、纤瘦却又蕴含力量感的轮廓。

臣航他,也是男生。

性别意识这种理所当然的事实在平时之中总被忽略,但却又会在不该意识到时候清晰明朗地出现,在举止和外貌和行为等等方面流露,刻意刺激着正值青春期的高危神经。

这种无意识的荷尔蒙便是一切的罪魁祸首。

臣航的个子挺高,他的外套穿在罗卓薇的身上显得有些暧昧的过长,她稍稍把会遮到手心的袖口挽起,任由外套的下摆盖到了她的大腿。

其实这种穿着男性宽大外套的画面是很容易刺激到血气方刚的高中生的,罗卓薇也并非不明白这点,但是耐心地找话题和她搭话,不让气氛变尴尬的臣航看起来正直过头了,似乎完全没有把她的样子往旖旎的方向想。

“雨好像小一点了。”臣航说完后看了看手表,确认了一下他俩在这里耽搁了多久,“就现在走吧,不然赶不上下课前班主任来查人。”

罗卓薇点点头:“好。”

话音未落,她便感觉有什么轻轻罩在她的头顶,未待她反应过来是什么以后,肩膀便被一道小心翼翼的力道轻推着,以至于双腿下意识地跟着这股外力小跑起来。

失去了遮蔽物,绵绵细雨吹落在她未被裙摆遮盖的小腿上,而罩在她头上的衬衫很好地为她遮去了本会淋湿她头发和脸庞的雨,还有一只手牢牢地隔着衬衫按在她脑后,不让这件临时的保护伞被奔跑带起来的风吹走。

怦怦。

时间恐怕是被上天放慢了100倍速,不然她怎么能够如此缓慢却又清晰地记得此刻的每一秒,视网膜中的画面比那些蒙上粉红滤镜的恋爱电影还要美好,每一帧都是臣航。

他被雨打至微湿的前发,没入他领口的水珠,彼此因为奔跑急促的呼吸,他耳骨上闪闪发亮的水钻,还有那比上述所有都要熠熠生辉的黑色眼珠。

原来是这样

注意到罗卓薇不知为何有些失神的目光,对方立刻善解人意却又会错意地解释道:“啊,如果是我衣服上有味道的话就暂时忍耐一下吧!”

她喜欢臣航。

延伸阅读

蒙荞加盟  http://www.renderevi.com/gr6q.shtml
蒙荞儿童用品是从事植物保健褥产品,蒙荞儿童用品是获得两次并临床验证对婴幼儿睡眠具有多

宏美加盟  http://www.renderevi.com/y8hw.shtml
宏美礼品盒总部经过多年发展,培养了一大批人才,齐心协力,持续改进。在与可口可乐、花花

可马特学习桌加盟  http://www.renderevi.com/61s1.shtml
可马特学习桌隶属于可贸企业自1990年创立,集合设计、生产、销售专业,以设计改变人类

顺利加盟  http://www.renderevi.com/xht7.shtml
顺利渔具是一家生产和经营碳素、玻璃钢、钓渔杆还有尖梢配件等一些渔具配套产品,开拓创新

怡安净水加盟  http://www.renderevi.com/dnbk.shtml
北京鼎泰恒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主要经营反渗透设备水厂设备,我公司是生产各种水厂设备及灌

志新加盟  http://www.renderevi.com/akp7.shtml
志新玉镯是镇平县晁陂志新工艺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是玉簪、玉梳、玉耳饰、玉吊坠、玉项链、

斯蒂德洗护加盟  http://www.renderevi.com/buka.shtml
湖北斯蒂德洗护有限公司长期从事高档皮具(如路易威登、古驰、香奈儿、普拉达、蔻弛、范思

金港加盟  http://www.renderevi.com/a7kz.shtml
金港灯饰总部经销批发的筒灯、吸顶灯、铝材灯、水晶灯、欧式灯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

百媚china直播中心加盟  http://www.renderevi.com/g0xb.shtml

车姿百态加盟  http://www.renderevi.com/y1x4.shtml
车姿百态汽车用品总部是汽车坐垫、汽车脚垫、汽车四季垫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审神者总不出门在线阅读第10章

    西方极乐世界有常住十方一切世界的三十五佛,这三十五佛中有一佛,封号斗战胜佛。这斗战胜佛是何许人呢?据说,他本是东胜神州傲来国一块仙石孕育而生,以猴孙之孙为姓,名悟空,号行者,又自封齐天大圣。后来因受观音点化,保金蝉子转世的唐三藏西天取经,功劳极大,被封为斗战胜佛。要说这斗战胜佛孙悟空,那可真是一个十

  • 霹雳之清槐梦江湖在线阅读第8节

    现在的牛浪在他们三人眼里就相当于地府的阎王爷一样,看到牛浪那暴怒的眼神三人都是略显闪躲之色。现在三人知道牛浪惹不得了,所以马上就灰溜溜的跑走了。………夜幕慢慢临近,夕阳西下的牛家村十分宁静,开始升起来的月色照射在牛家村中显得那样的唯美,那样的自然。牛家村人口虽说不是很多,但是也是有着上百户人口,但是

  • 风雨长剑歌在线阅读战争无情,人有情

    浩瀚星空,闪耀的流星快速划过,这在平常人看来再正常不过的一幕星空景象,却是这起故事的开端。江域,辽阔无比的土地上屹立着王朝权势,而其中势力最大的便是吴国,吴国已经在这片土地上屹立了三百多年之久,其占领了江域一半的土地面积,可见其庞大的势力。然而这个有着几百年历史的王朝如今却处于危机之中,吴国三百二十

  • 血浴神剑序章之捕鼠

    这里的老鼠可不是一般流窜在人类城市中的家鼠,而是正宗的山鼠。这种鼠类虽然是食草性的,但性格极其凶悍。而且体型比家鼠大的多,成年的山鼠不比兔子小。两天前龙崎在挖蚯蚓的时候曾无意中摸到一处山鼠的洞穴,一眼就发现了一窝幼崽。本来想立马扑上去的,不过只是一转眼便发现了正趴在幼鼠旁休息的成年鼠,那巨大的体型差

  • 九洲剑歌第八章在线阅读

    孙雨晴报了地址,苏妙脸色有些古怪。她记得孙雨晴家庭条件也就普通,还以为会随便找家学生爱光顾的ktv,没想到竟然请她去极度深寒。平时买双几百块的鞋都要炫耀几天,肯花这么大手笔请她出来玩,说没猫腻她都不信。酒吧里音乐鼓噪嘈杂,苏妙找到包间推门进去,看见里面那张熟悉面孔,瞬间了然。崔浩正仰坐在沙发上,见她

  • 梵修罗第九章

    这里本就是慕池的地盘,他出现在这里再正常不过。而蒲栎却像是撞到了意外之喜,脸上立刻浮上笑意。蒲栎准备起身,哪怕是员工与老板,在这种场合遇到了,也理应打个招呼。然而,不知何时已经点好餐的钟昕阳,却似没有注意到蒲栎的表情变化,伸手拍了拍蒲栎的手背转而翻出手掌摊开。“什么?”蒲栎问。钟昕阳笑着说:“MAX

  • 寻奇访仙录第9章在线阅读

    此时日头正盛,赵玉清面无表情的从秦十九身边走过,秦十九挑了挑眉,快步走下拦住他。赵玉清一双死寂般的眸子,这才有了点波动。“让开。”“古三娘,将不久与人世了。”“与我何干?”“你可曾真的爱过她?”秦十九蹙了蹙雪白的眉头,无奈的问道。可曾真的爱过?若不是爱过,缘何断了一条腿?他与古三娘算是青梅竹马?在他

  • 自在仙帝之逃出生天

    杜海成心里一紧,看着前面的两只丧尸,碰了林月一下示意她不要紧张也不要动,紧跟着自己走。这招挺管用,那两只丧尸也是和杜海成两人一样,一前一后的走,在昏暗的环境内,杜海成无法看清楚那两只丧尸的模样和用意。只能跟在那两只丧尸的后面,它们走一步就跟一步。到了12层拐角处,那两只头也每回的就如了12层内,没有

  • 天启天幕在线阅读拾来的妹妹

    石可真是累了,再则担惊受怕的心一放下来,竟然安心的睡到下午3点多才被尿憋醒,她懵懵懂懂的跑了趟厕所,才揉着眼睛找到赵良生和赵晨。上班时间,公安局的同志都很忙,赵良生怕打扰了公家人的工作,搬着板凳坐在走廊里等石可。赵晨早醒了,偎在父亲的怀里,赵良生想到石可快成他闺女了,看见石可找过来,眼光愈发慈祥,先

  • 进化密码在线阅读第8节

    来人照旧二话不说,动作利落的把她给绑好了。也不知道他怎么就有这么大本事,在她这守卫森严的公主府如入无人之境,明明她已经加派了人手,晚上也有人巡逻,就连她寝室窗外都命人布置了机关,重重关卡却还是让他给轻轻松松的进来了。白玉趴在床上,双手并在一起背到身后,那绳子在她的手腕上缠绕了一圈又一圈。勒的有些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