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杀上苍溟在线阅读第5节

作者:天上烟火 来源:纵横中文网

蓝泠心一路走一路反抗蓝轻烟,终于在快要到泠烟苑的时挣脱了蓝轻烟的手,气愤道:“二姐姐,你为什么要答应帮那个废物求情!?我看她哪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儿,压根就是好得很!”

蓝轻烟并没有因为蓝泠心的举动而生气,嘴角反而勾起了一抹阴险的笑容:“我的好妹妹啊,你也不想想,那星澜阁那么诡异,我不帮不帮她求情,又有谁会知道呢?而你姐姐我要的,就是她蓝薇薰永不翻身,在最低端仰望着我们,明白吗?”

可惜现在的蓝轻烟并不知道兰薇薰的真实身份,不然的话就是打死她,她也断断不会说出这番自以为是的话的。

闻言,蓝泠心仔细一想,缓缓道:“二姐姐,你真是太聪明了,如此一来,那个废物就永远就无法翻身了。先前是妹妹鲁莽,请姐姐原谅。”

“没事,只要妹妹想通了,姐姐也就不担心了。不过现下最重要的,最将我们身上的伤口处理好,否则以后毁容了可就不好了。”

蓝轻烟可在乎自己的容貌了,话落就急匆匆走向了泠烟苑。

“呀!妹妹都差点给忘了,二姐姐等等妹妹!”蓝泠心低呼一声,也急急跟了上去。

……

这几日过得最清闲的还要数兰薇薰了。

自从那日蓝轻烟和蓝泠心的事后,再没有人敢在星澜阁找事儿,同时也依旧没有人给兰薇薰送食物来。

幸好兰薇薰出来时将她的专属厨师给带了出来,再加上兰界里就有现成的食材,她在星澜阁也能吃到美食。

星澜阁之前用来对付蓝轻烟和蓝泠心的阵法已经被兰薇薰撤掉了,但为了防止有什么不长眼的人闯进法,兰薇薰还是在星澜阁周围下了一层结界。

院里都被兰薇薰栽满了紫樱花树,桃花树以及玉兰花树,紫、粉、白三种颜色交织在一起,漂亮极了!

兰薇薰穿着一袭月金色的曳地长裙,三千青丝仅用一枝桃花簪住,手中抱着一把流光溢彩的竖琴,穿梭于林间,直直走向林中的亭子。

她走到亭子里,席地而坐,玉手一拨琴弦,靡靡天音从琴弦上溢出,她也和着琴音一起轻轻哼唱:

牧笛扬 吹出一曲春来早

春来到 清风一缕似剪刀

谁剪出 杨柳一夜绿丝绦

杨柳岸 小桥伴

轻舟泛 桃花源

竹篙撑 乌篷摇

艄公唱 龙船调

素手牵 青丝绾

越女和 浣纱谣

桃花开 画江南春色满

桃花红 映篱外故人颜

桃花舞 晕纸伞白衣沾

桃花酿 醉踏歌剑挽流年

琵琶脆 拨开千里翠红岸

绿映红 托起千倾碧水蓝

碧连天 含西窗千山眉黛远

西窗外 画舫半

新燕穿 江南烟

东风软 珠帘卷

佳人吟 画堂春

丹青绢 馨墨冉

玉郎赋 临江仙

江南春 当飞花迷人眼

江南雨 掩楼台湿青衫

江南忆 满庭芳提笔难

江南梦 执酒对饮桃花艳

……

花瓣纷飞,美人抚琴,天音靡靡。

任谁看到,都会认为这是一幅极美的画卷,可偏偏这么一幅美丽的画卷,却老是有人来打断。

三月来到抚琴的兰薇薰面前,单膝跪地,语气略带些许激动:“殿下,院外来了一个丫环,说是那太子红溟来了,请您去前厅……退婚。”

兰薇薰不急不缓地把最后一个琴音落下,清脆悦耳的声音在三月耳旁响起:“走吧,三月,咱们就依了他们的意思,去-退-婚-”

她特意拖长了‘去退婚’三个字,三月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三月明白,恐怕那群人得倒霉了。

兰薇薰在怀中的竖琴上一抹,竖琴很快缩小,然后变成了一支精致到了极点的桃花步摇。

她将步摇簪在了自己的青丝上,然后和三月走出了星澜阁外。

“走吧,带路。”兰薇薰瞥了在星澜阁门口不停发抖的小丫环。

“是……是……”小丫环对于这闹鬼的星澜阁本就十分害怕,再加上二小姐和四小姐的事后,就更加害怕了,走得那么急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后面有鬼在追她呢。

兰薇薰看见前面走得急匆匆的小丫环,也是一脸无奈的摇摇头。

蓝家前厅里,太子红溟坐在首位而,而蓝轻烟,蓝泠心以及大夫人秋月云和家主蓝傲天则坐在下位上。

红溟身穿青衣,青衣上用淡金色的线绣上了三爪蛟龙,齐腰墨发用玉冠束了起来,他的容貌俊美,但身上时不时透出的凌利气息足以证明他实力不凡。

太子不说话,下面的人也自然不敢说话,因为谁都知道,当今红国太子红溟天赋异柄,仅二十岁就达到了驭灵境巅峰修为,极有可能是红国三十岁之前突破圣玄境的人。

“蓝薇薰呢?还没来吗?”红溟锐利的目光扫了下面一眼。

蓝傲天正想回话,却被一声悦耳的女声打断:

“谁说我没来!”

兰薇薰迈着莲步走进大厅,头上的桃花步摇随着她的走动而摆动,整个人身上透出一种高贵优雅的气质。

红溟的眼睛在看见兰薇薰进来的那一瞬间就亮了,他发誓,他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不染纤尘的美女。

可是……蓝薇薰即使再美,也终究只是个花瓶美人,他要的是一个天赋好,实力好,家世好的女子做为他的正妃。

至于这个蓝薇薰,将她收为自己的侧妃……嗯,这倒是个不错的想法。

“既然人已经来齐了,李公公,你就宣旨吧。”红溟用手一下一下地扣着桌子,眼神却一直没有离开过兰薇薰。

蓝轻烟见红溟一直盯看兰薇薰看,她心中的忌妒之火立马就冒起来了,她突然改变想法了,以后她一定要除掉兰薇薰。

李公公点头,抖开了手中的一张圣旨:

“奉天呈运,皇帝召曰:蓝家嫡女蓝薇薰,不学无术,粗鲁放肆……特在今日,废去其太子妃身份!为表补偿,封其为正一品公主,封号萱雅!”

兰薇薰冷笑,这狗皇帝,典型的打了一个巴掌又给一个甜枣。

不管有还是没有的,只要是关于骂人的,他几乎都给加到了圣旨上,毁了人的名声后又封一个公主,以后不管谁再见了她,都会认为她占了皇族的便宜。

本来她是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理皇族的,现在她觉得以后对付蓝家时应该顺便也把皇族给一起对付!

李公公只觉得周身温度下降了许多,并没有在意,又抖开了另一张圣旨:

“奉天呈运,皇帝召曰:蓝家庶女蓝轻烟,温婉漂亮,优雅大方……特在今日,赐其为太子正妃!其母秋月云抬为正妻,封正一品浩命夫人!”

“两位小姐,接旨吧!”李公公将圣旨递到了蓝轻烟和兰薇薰面前。

“谢谢李公公!”蓝轻烟脸上浮现了一丝动人的笑,大方地接过了圣旨,二夫人秋月云,哦,不,是正妻秋月云的脸上更是藏不住的得意。

兰薇薰从头到尾只是冷笑,迟迟不肯接圣旨。

“蓝大小姐,接旨吧。”李公公脸上有了怒色,要知道他可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平时谁不是争着抢着巴结他,又有几时受过这般待遇?

“不学无术?粗鲁放肆?”兰薇薰冷冷地盯着红溟,“你们有谁见过本小姐不学无术?又有谁见过本小姐粗鲁放肆?”

红溟皱眉:“蓝薇薰,你本身就是个废材,若你实在不想退婚,本宫可以不休你,但你只能当侧妃。”

“废材?休我?侧妃?我今天就告诉你:我兰薇薰根本就不稀罕你太子妃的位置,而今天,不是你休我,而是我兰薇薰休你!”兰薇薰一把夺过李公公手中的圣旨,撕了个粉碎,然后又将她提前准备好的休书重重地扔到了红溟脸上。

红溟抓下脸上的休书,狠狠地瞪向兰薇薰:“蓝薇薰,你别给脸不要脸,侧妃给你足够了!别妄想当我的正妃!”

“我没有给脸不要脸,真正给脸不要脸的,恐怕是你们皇族之人吧?”兰薇薰的语气很平缓,但那双蓝眸却有逐渐转变成金色的趋势。

“逆女!你怎么能说出这番大逆不道的话?!还不快跪下!”蓝傲天'噌'地一声站起来,用手颤抖着掐指着兰薇薰。

“那么请问蓝大将军,我大逆不道什么了?”兰薇薰的语气依旧是淡淡的,听不出什么起伏。

“你……你……!唉……我蓝傲天真是家门不幸,才会生出你这样的逆女!”蓝傲天自然也察觉到了兰薇薰是称他为“蓝大将军”而不是“爹爹”。

“对,我就是逆女,你能拿我怎么着?”兰薇薰并没有反驳,而是顺着蓝傲天的话接了下去。

谁也没有料到兰薇薰会这样回答,蓝傲天差点被气得没喘上气来。

“我们走!”红溟衣袖一甩,匆匆而去,他认为他再待下去绝对会被这个蓝薇薰气死!

“你这个逆女!从今天开始,不许给我踏出星澜阁一步!”蓝傲天气急,丢下这句话就走了。

毕竟家主和太子都走了,其他人也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也都陆续离开了。

兰薇薰怂怂肩,她还巴不得不踏出星澜阁一步呢,那样还会清静些。

“三月,跟上蓝傲天,找到我娘的遗物与我的灵魂令牌。”兰薇薰吩咐。

三月朝兰薇薰一掬躬,快速追上了蓝傲天。

兰薇薰此次回来,就是为了拿回这两样东西的,若非为此,她是不会回来的。

那遗物是她娘的,她可不放心放在蓝傲天那儿,所以要拿回来。

而那灵魂令牌上有她的一块灵魂碎片,所以也要拿回来。

否则她以后要把蓝家逼急了,他们狗急跳墙毁了灵魂令牌,她就是不痴傻也要受重伤。

延伸阅读

润芽作文加盟  http://www.mtvtelevigilancia.com/639q.shtml
润芽作文隶属郑州悦帆教育的一家专注于为国内培训教育机构服务的机构。公司集教育发展研究

eaglesky加盟  http://www.mtvtelevigilancia.com/gnd9.shtml
北京鹰搏蓝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以技术研发为主体的高科技公司,有自己的大型生产和研发基

惠凡便利店加盟  http://www.mtvtelevigilancia.com/bm3o.shtml
深圳市惠凡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旗下的“惠凡24小时连锁便利店”是以倡导“快乐、时尚、便捷

燕安居燕窝加盟  http://www.mtvtelevigilancia.com/gkjb.shtml
“燕安居连锁经营有限公司”创立于2004年,总部位于风景宜人的海滨城市中国·厦门,系

裕泰加盟  http://www.mtvtelevigilancia.com/ghvm.shtml
暂无

卓宏鑫纳豆激酶加盟  http://www.mtvtelevigilancia.com/su6q.shtml
武汉卓宏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位于武汉市华中重镇—“九省通衢”,卓宏鑫纳豆激酶加盟是中国

5+2儿童创意中心加盟  http://www.mtvtelevigilancia.com/4r9.shtml
5+2儿童创意中心隶属于上海超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旗下有5+2(五

中国同步教育网加盟  http://www.mtvtelevigilancia.com/gpek.shtml
中国同步教育网是中国创新推出中小学在线学习会员制服务平台http://www.tbj

艾斯特橡树街国际英语加盟  http://www.mtvtelevigilancia.com/b2kw.shtml
英语作为世界上使用人口最多的语言之一,在社会上一直备受关注。会英语不单可以增加孩子的

星际英语加盟  http://www.mtvtelevigilancia.com/u61v.shtml
星际英语全国招商啦!现诚招全国城市代理,每个城市只限1人哦~如今被大家逐渐接纳的在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见鬼的玛丽苏第一章在线阅读

    哒哒哒哒哒哒!5点刚刚来电来网,H学院512寝室就回响出键盘敲击声。魔音持续,其余三位室友开始不满地骚动。‘键盘鸟,不想死给我停止’‘啊!救命,我刚睡半个小时’‘嗷!你再玩我就杀了你’带着肃杀阴寒的怨念声此起彼伏,键盘鸟仍然无动于衷地继续敲打键盘。一本厚重的教科书冷不防从对面3号床飞过来,撞到蚊帐后

  • 凤灵记第7章在线阅读

    褚白抱着男人的衣服回到家,引起了胖子和光秃两个无聊人士的极大兴趣。“从衣长来看,这人很高。”“从肩宽和腰围来看,这人身材不错。”“从材质来看,这人很有钱。”“从……”“等等。”褚白刚洗完澡出来,一边擦头发一边打断两人的“推理”,“这衣服很贵?”“金大师的高定。”胖子嚷嚷道,“金大师你知道吧?前几天才

  • 忍者的存世之道[银魂]在线阅读第7章

    在医院发泄掉部分情绪后,古晨打了个车回到家门口.古晨很匆忙,她只是想快点自己去和冯宇打电话谈谈关于孩子的问题.时钟表滴滴答答响着,古晨在等待冯宇下班,两人才可以电话里畅谈.古晨跑到镜子前,看到了自己暗淡无光的脸,看到了自己浮肿的眼皮.她才突然意识到最近她好像一直在哭.哭了这么多天.以前的她不是这样的

  • 妖娆国师,在线撩人之冷血(10)

    看着狼狈不已的墨羽,楚云只能在心中为其默哀了,这家伙,完全是自作自受。“冯师兄,快救我,这畜生实力太强了!”墨羽连滚带爬的向冯师兄所在的方向跑去,同时口中大声呼救。他全力出手,都破不了沉睡之中赤焰狮的防御,若是面对后者的攻击,只怕他也是同样一击都接不住。不过,他很清楚,冯师兄实力强大,即便不是这畜生

  • 我真不是妖井中谷

    何演决定跳过这个话题,反正无论他们是天生地养,或者是其他,这些于他都没有多大关系。何演继续问道:“那这里是哪里?离锦都有多远?”小人道:“这里是井中谷,是我们十兄妹生活的地方,至于你所说的锦都,我们并没有听说过。”何演闻言心中焦急,那条星路到底还是让他通往了未知处,但他很快又释然,此处虽然不似凡间,

  • 西游之从新手村开始争霸尸王合围之天雷卿臣

    躲过了起初的尸祸,却在一次简单的迁徙当中,命丧尸口。这让三人如何不怒,当中,千钧武举刀便砍,却被柳万孤挡下,提议把其余的人安全送到,在与高层一同商讨处理的办法。因为当时人类实力依然较弱。在丧尸、变异生物、人类,三大势力中,依旧排在末尾。所以在柳万孤,以及其他高层的极力劝导下,在大义面前,此事被压了下

  • 灵起之风云涌动在线阅读第一章

    天空迷迷蒙蒙,乌云压了下来,一副风雨俱来的模样。楚闻道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办公室的其他老师也走得差不多了,他看了眼手表,也该去接张志远了。门被叩了两下,楚闻道收拾好东西叫了声:“进来。”推门进来的是个长得高高瘦瘦,眉清目秀的青年。眼睛大大,睫毛长长,五官颇有点女性化。他还有个特别诗意化的名字,徐

  • 药灵记第一章在线阅读

    上古时期,诸神之战,天地崩塌!天地至此分六界“人界“魔界”“仙界”“灵界”“妖界”“荒界”六界之中“灵界”“荒界”不可寻,寻必无果!-----------------------------------人界-天月城天月城是人界中特殊的存在,此地有阵法能与仙界互通,所谓仙界,并不是都是修仙得道之人,所

  • 1895全球惊悚在线阅读第6节

    何斯野长影挺拔,低眉挽衣袖,逐次露出腕上棕色皮带手表,淡青色经脉的手臂,和精致的肘骨。如刚洗过的洁白衬衫的袖口,折到手肘,折得一丝不苟。他稍稍屈身,双手扶住自行车后座,“坐上来。”颜兮胆子小,怕摔,曾经从房顶摔到地上过,屁股疼的不得了,手臂和膝盖也都擦伤出了好多血,有阴影。她双手紧紧握住车把,右脚踩

  • 大秦:焰灵姬之主第9章在线阅读

    第二日,一大早,秦艽便同张启山和副官一起出发了。他们三人,一人一马,在长沙城外郊区,等着齐铁嘴。副官有些疑惑问道,“佛爷,这八爷,不会不来了吧。”张启山闻言,扬了扬头,“不会的,你看。”果然,正是齐铁嘴牵了头小毛炉,背着个布包,叮叮当当地向他们徐徐走来。“八爷,您怎么牵了头驴啊?”副官调侃道。齐铁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