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血族狼神第八章

作者:遥遥龟 来源:纵横中文网

时值秋日,原本翠郁的枝头上已是霜红一片,清风暗叹,便有簌簌落叶离了枝头,飘然远去。

院子有桂花香暗暗浮动,充斥了整个阁楼雅苑,闻起来让人觉得分外舒畅。

天边日光郎朗,带着温凉的寒意透过窗户,落在了一身锦绣段袍的人脚边。

那萧冷的背影负手立在窗前,手指婆娑着指间的骷髅扳指,一双幽深似潭的眸子透过错落的枝叶落在了走廊下那一抹素色的身影上,那浅淡的面容,还有毁了半边脸的伤疤,似乎似曾相识。

蓦地,一双古潭无波的墨眸倏然沉冷。

是她!

身后的石墨顿感一阵刺骨的寒冷。

强烈的压迫感,让空气中的气流也起了微妙的变化。

一道暗影凭空而现,负罪地跪在了地上。

“请主子责罚。”

淡淡光华透过窗棂落在男人的身上,俊美无瑕的五官线条冷硬,刻薄的唇角微掀,只落下冰冷的两个字,“领罚。”

颀长的背影淡漠疏离,却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戾气。

那身影在清光中投下的一抹黯淡的暗影,笼了身后的暗卫一身,高深而莫测,宛如不可逃开的桎梏牢笼。

没有一丝犹豫,跪在地上的人影抬掌便落在了自己心口之上,一口鲜血自嘴角溢出,那身影便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石墨一挥手,暗处之中便有两个黑影闪现,将地上的尸体抬了出去,一切又像了无痕迹一般。

“爷,需不需要……”石墨在身后恭谦的开口。

修长如玉的手指微抬,止了石墨的话。

石墨便了然,点头,主子的意思再清楚明白不过,为了一个低微的丫头,没必要再出动暗卫。

细长白皙的手指一下一下敲着窗沿,清风微抚之间,不经意露出了宽大绣袍里的素锦蔷薇花。

那浓墨如稠的眸子就像落了天空的点点繁星,让人捉摸不透。

面目丑陋,心有城府,这或许就是深宅大院里耍尽手段挣扎的女人特质。

而他,最是讨厌这样的女人。

这世上,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

而他不喜女人,杀尽身边的小人。

更是厌恶自作聪明太多心思的女人。

“爷,丰州知府送来的那名伶人没抗住折腾,昏死过去了。”斜光穿户,将原本温凉的房间带进了一丝暖意,石墨给空了的杯子又添了新的茶水,末了,放下茶壶,拿了一件披风披在了夜长君的身上。

昨天晚上自家的主子毒性发作,耗了不少体力,好在有惊无险,还是安全地渡过了,只是恢复体力还是需要一些时日。

他倒不关心丰州知府送来的那名伶人,不过是些小丑罢了,主子留下来不过也是一时兴起。

这丰州知府自从得知主子住在凌府之后搜罗了各地有名的伶人想要献给主子,什么弹琴作诗的,能歌善舞的,花样可真不少。

可主子怎会稀罕,世人只知他主子有龙阳之好,殊不知他只是不喜欢女人而已。

伶人既然喜欢跳舞,主子便让他在院中跳了半日,不喊停决不能停下,这不过是片刻功夫,那伶人便受不了晕死了过去。

“把他扔去后山,别脏了我的地。”浅淡的话语,好似不过是他随手丢弃的一件玩物,然后山却是财狼乌鸦囤聚之地,以那伶人娇弱的身子,无疑是将他置之死地。

石墨颔首,挥手命人去处置了。

绣袍飘动,那萧挺的身影转身,绕过上好古檀木雕刻的木桌,停在了案几前。

房内的炉香鼎烟雾袅袅,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暗香。

“爷,暗卫回报,回望楼里来了一位新的人物。”石墨如实回禀着今日在回望楼里发生的一切,就连凌家小少爷夹着尾巴逃走的细小情节都不曾遗落。

他对回望楼一向好奇,毕竟一个如此巧夺天工的琼楼玉宇,非一般人能做到。

如此精妙的机关应用在一座淡然雅致的楼阁上,即便见了不少世面的他,也不禁心生暗叹。

对于回望楼主人的身份,坊间更是有各种传言,有人猜测这回望楼的主人不是富可敌国的大老爷便是权倾一方的皇朝中人,但是不管哪一样,这都是一位身份显赫的人物,甚至更有甚者,有人说是那过路的神仙在丰州城留下的一笔浓墨重彩。

对于这些,石墨不置与否,但是对回望楼的这位主人,他倒是有些敬佩的,毕竟能有这样魄力和实力的人,实在少见。

“知道了。”略一抬手,男人示意他下去。

石墨领命退下。

夜长君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香炉之上,似在沉思。

还未踏入厅堂,容月便见得一人走了出来,那人长身玉立,眉宇英挺,温文如玉,只一双沉邃的眸中带了几丝世故圆滑。

这人是凌府妾侍温颜玉的养子,自小便跟着老夫人管理商铺,如今早已是独当一面,深受老夫人看重。

温子然随母姓,因为在凌家人眼中,他始终是个养子,如今所做一切不过都是为了凌风以后继承家业而铺路。

而这温子然,在外人看来勤勤恳恳,倒也心甘情愿,似乎凌家收留了他,他便要知图报恩。

见得凌婉蓉前来,温子然柔润的眼睛亮了一下,取出怀中的物件迎上前,温和笑道,“蓉儿,这几日我出门见得这瓷娃娃做工稀奇,想着你可能会喜欢,我便一起带回来了。”

容月刚踏进厅堂,便听得身后传来凌婉蓉嫌弃的声音,“不过是小孩子的玩意,有什么稀奇的,我才不喜欢。”

随后便见身旁的凌婉蓉大步流星地跨了进来。

容月回头看了一眼,便见温子然眸色低垂,脸上尽是失落,抬眸间覆又对上她的眸子,竟有一丝嫌恶地避开,随即便同小厮一同离开。

三年前的江蓠对温子然有爱慕之心,但她性格懦弱自知卑微配不上这般出色的男人,只能总是偷偷跟在他身后,偷偷看上几眼。

可以说,当时温子然对她来说便是生命中最亮的光彩。

这是这对温子然来说,应该是一场劫难吧,被一个丑八怪喜欢着,传出去都是笑话。

所以从前温子然避江蓠就如同避瘟神一般。

在凌府,温子然向来只对凌婉蓉上心,可凌婉蓉却觉得一个养子,配不起她的身份,从未正眼瞧过他。

入了厅堂,里面早已落座了满屋子的人,想必凌府里能说上话的人都齐了。

老夫人在上座。

凌府都是女人当家,除了凌风一颗独苗便再无男丁。

要说这老夫人也是有一些来头的,当年的凌老爷还在朝中当官,凌老夫人也深得先太后喜爱,便招她入宫成为宵王的奶娘,一直抚育宵王至懂事。

后凌老爷病逝,凌老夫人不想让自己的儿子涉及官场才扎根在了丰州城,做起了药材生意,倒也做得风生水起,奈何大老爷也是福薄,出一趟远门便出了意外,再也没能回来。

老夫人的眼睛便是这样哭瞎的。

容月上前行了礼,老夫人便拉过她安坐在一旁。

“老夫人今日将我们都叫来,可是要弄清楚当年事情的来龙去脉?”沈碧芝坐不住了,率先开了口。

“蓠儿,你说,当年究竟是怎么回事?”老夫人深知沈碧芝的性子,将话语权交给了容月。

“这事怕是有另外一人说更为合适。”容月道。

老夫人,“谁?”

容月让灵双将那人带了进来,来人竟是沈碧芝身边的嬷嬷亲侄子赖三。

沈碧芝和那嬷嬷一见来人脸色都变了。

三年前便是沈碧芝身边的嬷嬷翠姑将江蓠迷晕,把她交给了赖三,而赖三便是亲手将她送进了窑子里。

江蓠便是为了保住清白之身,被折磨致死,丢去乱葬岗之中。

翠姑见得赖三顿时脸色一阵苍白,刚想开口质问,那赖三便一哆嗦瘫跪了下来,“不是我不是我,是姑姑……是姑姑指使我这么做的……”

赖三一股脑将事情全盘托出,让在场的人顿时震惊不已,这要是换成别人或许还没办法让人信服,但这可是翠姑的亲侄子,怎让人不信?

一旁的灵双又呈上了证物,那是一只耳环,是江蓠当时在半昏半醒之间扯下的,虽然中间遗失了,但是容月回来之前便已将一切算计好,人证物证自然是一样不会落下的。

老夫人跺着拐杖彻底震怒,“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翠姑腿脚一软,瘫跪了下来,只道是自己一时糊涂,连连额头将一切揽了下来。

毕竟是跟在沈碧芝身边十几年的陪嫁丫头,容月自然也猜到她不会供出沈碧芝来,然这已经足够了,她此次回来不过是要找个安身立命之所,她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放在江蓠的前仇过往上,只要人不犯她她自然也犯不着自找麻烦。

毕竟,她的目标不在凌府。

老夫人命人将翠姑拖出去家法伺候,但谁也知道,这一出去便是无法再回来了。

沈碧芝早已是嘴唇发白,手指微颤,想要为翠姑求情却终被老夫人不耐烦地拂了回去。

“栽赃嫁祸,你们也不嫌手段龌蹉,连我都觉得丢人。这府上还住着贵客,若是传出去丢的可是凌家的脸,严察不明,教养失职,你们都该好好反省反省。”老夫人拂了拂手,不再言语。

容月猜想她心中也是明白的,若不是主子的庇护奴才怎敢胡作非为,但沈碧芝毕竟为凌家生下了一颗独苗,且一直操持着凌府的大小事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老夫人自然是不想继续追究下去的。

沈碧芝脸上青白,只得低头回话,“是。”

此时在场的人脸色都有了微妙的变化,好像看容月在看另一个人一般,连凌婉蓉都不得不重新审视她。

至于这三年是如何过来的,容月也只将准备好的托词寥寥几句带过,老夫人心中有愧自然也不会多问。

“还有一事。”老夫人缓和了情绪,“我想让蓠儿也学学经商之道。”

“什么?!”凌婉蓉惊呼。

沈碧芝亦是急切,“老夫人,这凌府的生意怎能让外人插手?”

老夫人跺了跺拐杖,“什么外人?她迟早是风儿的媳妇,现在学着以后还能帮上风儿一把,你自己的教的儿子你自己还不清楚吗,难不成你还想着等他自己长进?”

沈碧芝还想反驳却被老夫人硬生生压了回去,脸色极为难看。

“蓉儿,你聪明又有经验,你以后就多带带她,让她慢慢学,别给她太大压力。”转而又拉起容月的手,“在府中呆得久了你自然也闷,往后你就跟蓉儿多学学,多出去走动,遇到什么事尽管跟奶奶说,别怕,啊。”

容月应下。

凌婉容虽心有不甘,但也知道老夫人的脾性,说一不二,自是不会更改,便只能闷头应下。

不过至于带不带,怎么带,就是她的事了。

容月本以为能清闲一两日,却不曾想第二日一早月影便来通传回望楼被知府大人带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延伸阅读

玫瑰的进击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pcgswq.cn/xf08.shtml
第七回别出心裁首饰坊把管家的权力全权交给王氏后徐慧便是乐得轻松,这些天一直窝在房间里

不崩人设真的太难了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pcgswq.cn/xpmm.shtml
我这才算是恢复了清醒,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是夏凌在我身边,可这时候我也不算是属于任何一个

[棋魂]惜时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pcgswq.cn/s6pl.shtml
讲台上的教师看见倒地的徐高山,本想上前阻止,却见又有六七名男生磨拳霍霍,要上去干架,

魔法纷争启示录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pcgswq.cn/d0wq.shtml
盖尔正躺在他的简易小屋里啃完了一条烤虫腿,吃得那叫一个满嘴流油,看着不远处屏幕上全立

小仙女与老戏骨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pcgswq.cn/pxg6.shtml
我们学校早上第二节课下课是课间操时间,全校的学生都得在这个时侯到操场上去做广播体操。

大国神医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pcgswq.cn/xb7.shtml
说洛迦和叶难是宇宙最不可能cp,也不是没有依据的。这两个人一静一动,叶难喜欢运动,钢

芙爱维尔海的人鱼初见陛下  http://www.pcgswq.cn/gph9.shtml
打开房门,虞书颜便愣住了,不仅仅是御林军,带头搜捕的那人居然是皇帝南非羡!虞书颜慌乱

BOSS养成计划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pcgswq.cn/yi3n.shtml
众人迫切离开旅馆,不仅仅是因为导游的死亡,其实当中还夹杂他们心底的恐惧。能勉强维持人

我的手机通万界之终究是善良的人  http://www.pcgswq.cn/pehn.shtml
“就如我刚才所说,只要你肯拿出实力帮忙,那么打了长孙冲这种小事,我自然会帮你摆平。”

狂客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pcgswq.cn/pl34.shtml
**打的正嗨,忽然看到有人进来,一位男生吓了一大跳,“你们是谁?”“查宿舍的,”韩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宅男炼丹师第8章在线阅读

    只见电脑屏幕上赫然提示着密码错误的字样,似乎是在预示着这个加密文件不简单。“嗯?密码错了?”老者有些诧异的念叨了一句,随后摇摇头压下了疑惑感。接着,他又尝试了另一种更高位数的密码,输入完成后立即点击回车。密码错误!“什么!”又是密码错误的提示,这次老者彻底收起了心里轻视,随后继续将密码位数翻倍。可第

  • 摩诃涅磐第1章在线阅读

    四月初的春风,吹在脸上,让人心旷神怡。剧组今天开放,媒体来探班,场地的院子里闹哄哄地。林淑娴羡慕的看了眼被人群簇拥着的一众主演们,叹了口气,自言自语了一句,“我成了他们这样,一定能挣很多钱!”找了个安静点儿的地方坐下,她掏出手机刷微博,粉丝少得可怜,连个认证都没有。林淑娴虽然是个电影学院出生的科班儿

  • 闪婚日记之第四章

    张管事背着手朝二人走来,看到没减多少的柴心里暗喜,立马露出痛心疾首的气愤嘴脸,“你们两个还会偷懒是吧,一天就砍了这么点,今晚没饭吃!哼,不好好干活,怎么能学到东西,修仙是需要毅力和勤奋的,看你们也学不出个什么名堂。”管事见缝插针的指责二人,其他人早就吃过晚饭了,他今天压根儿就没打算让他们吃饭,反正饿

  • 我在大唐开道观在线阅读第一节

    金桔村,地处南城青山镇,在南城还没有开放的时候,全村人口不到三四百。这里一年四季风景如画,生活在这里的村民,恍如生活在世外桃源一样。陈涛,青山镇金桔村无业游民,父母在很早就去世了,与一个体弱多病的妹妹相依为命。如今妹妹又重病在床,急需几十万的医疗费。正在陈涛一筹莫展的时候,命运出现了转机。天还未黑,

  • [陈情令]光之沙,我爱罗

    第二章而风影和忍者没有注意到的是,天边流过一抹黑光,冲破房屋融入了正在生育女子的肚子里面。这时,房门打开,一个夫人抱着一个孩子来到四道火影面前,低头说道:“风影大人,是个少爷。”四代风影看着递过来来的孩子,眼里复杂更深,看着孩子那沉睡的小脸,身体颤抖了几下,抬动脚步走向屋子,看着精疲力尽的妻子,小心

  • 兵王齐飞第二章在线阅读

    我跌跌撞撞的走出家门,来到了河边,我跪在地上,握着一培土,头顶上的星星正亮,我回想起了以前的事情。王二刀是我们这儿出了名的混账无赖,妻妾成群终日花天酒地。他有一年去外地进货,在晚上歇脚的地方遇到了一名女子。这位女子名叫舒离,眼睛细小而又短促,鼻翼且大,好似没有鼻梁衔接,额头窄而平,是当地出了名的丑女

  • 所有人都想捧我上皇位在线阅读第七节

    不久,沈枣发现自家后院的母鸡总喜欢跑出来,到她的草垫子旁边走来走去,那鸡头老是来来回回盯着自己看,吓得沈枣搂紧身边的枣哥小建西,害怕这鸡会来啄自己枣哥小建西也很奇怪为什么最近在后院的鸡老喜欢偷跑出来看妹妹。为此小建西把这件事告诉了枣娘,枣娘听了后第二天注意了下,就跟沈老太说了声,把鸡都圈起来。可怜的

  • 自己撩的人,跪着也要撩完第1章在线阅读

    跨国大型企业——卓越科技有限公司32层顶楼天台上,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女人半跪在地上,颤抖着左手愤怒地指着前面的一男一女,咬着牙吼道:“程有天,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叶落雁咬着牙,喉间一片腥甜,她心如死灰,却仍旧不甘心的质问道。面前那个女人是公司公认的第一美人,艳若桃李长得漂亮极了,对她璀然一笑:“如

  • 男版玛丽苏自取其辱

    但是怀里的人儿居然一点防范心都没有,在一通胡乱啃咬之后,疲软的黏在沈知安的怀中,窝成一团沉沉睡去,也不知道做梦梦见了什么,居然还在吧唧嘴。刚刚他竟然差点就失了魂,这个丫头居然像没事人一样睡着了,还真让他有些无奈,果然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做事都不考虑后果。本来林筱婕准备跟沈知安一起走的,沈知安说找季

  • 剩女重生六零记在线阅读第十章

    秦宋杨见到陈溪是在两个月后。彼时他已经在C市呆了很久,正准备放弃这里去另一个城市找陈溪。一开始秦宋杨以为,陈溪会救助残疾人中心,可是没有一个工作人员说见过照片上的女孩。会去哪儿呢,他沮丧地想,陈溪眼睛不好,正常人能干的工作她都干不了,也不能再写文章了,更不用说教书育人。但是那天他路上路过一家盲人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