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清风依旧却无你就此别过

作者:不会武的张三疯 来源:纵横中文网

终于,在所有人的无限期盼中,木诺一带着银两回来了。

整的银锭有四百两,碎银和铜板凑起来刚够一百两。这是木诺一全部的家当。

方才已经在望风楼的房间里点了好几遍银子,但是木诺一依然不放心,她生怕多给了老鸨钱,遂对着老鸨说道:“我、我再数数,要是少付您钱就不好了。”

老鸨内心已经急得火燎一般,偏偏面上还要端出一副无所谓般的云淡风轻,他皮笑肉不笑的对木诺一说道:“您可数好了。”这丫头就是个蠢的,就算短他一百两银子他亦认了,只要能麻溜的领着白琉璃这厮滚蛋就好!

看着木诺一数钱,白琉璃的目光里充满了希冀,南风馆老鸨的目光里亦充满了希冀。

两人盯得正在点钱的木诺一后脊直发凉,......她为何生出了一种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错觉?而且,这钱还是她自己出的。

见木诺一数好了银两,南风馆老鸨连看都不带看的,拽过银子,然后把卖身契塞给她说道:“如此,咱俩便两清了。”

老鸨转身欲走,临出门前似是想起什么般,回头又对木诺一说道:“从今夜起,白琉璃便是姑娘的人了,姑娘现在就带着他走吧。”快带着白琉璃麻溜的滚出南风馆,有多远滚多远!

跨出房门的老鸨神清气爽,他当初买下白琉璃花了三千两白银,如今只赚回一千两,亏了两千两,再加上平日里白琉璃造的,两千两还打不住,再再加上被那厮毁了的一桩桩生意......

哎!南风馆老鸨深深的叹了口气,及时止损就好,谁叫他自己识人不清呢?今晚他要摆宴,和俞叔、德叔、钱叔......,无醉不休,庆祝送走了白琉璃那尊瘟神。至于陈老板,切,那死肥猪还不敢在他的馆里撒野,说起来,那肥猪还应该感谢他的救命之恩,要是真让白琉璃这魔头进了那肥猪的屋,那肥猪缺胳膊少腿还算是轻的,而且,他还又得赔医药费,哎,真是谢天谢地,感谢给魔头赎身的小丫头片子,感谢她帮他省钱了,省的钱就是赚的。

这么想着,南风馆老鸨的心情便愈发愉悦了,脚下生出风来,他打算第一时间跑去告诉他的老伙计们这个好消息。

从今夜起,白琉璃便是姑娘的人了......,老鸨临离开前说的这句话让木诺一莫名的害羞起来,她看着白琉璃,脸颊微红,小声的说道:“白公子,我带你离开吧,你......,你可还有什么要收拾的东西,我、我和你一并去取。”

轻轻的摇头,白琉璃摇摇晃晃的站起身,低声道:“除了这身衣服,别无他物。”

木诺一:“好,那我现在便带公子一齐离开。”

点头,白琉璃想要跟着木诺一走,却是身形不稳险些摔倒。

这倒不是他装的,他鲜少喝酒,更遑论空腹喝白酒,这白酒后劲实在太大,现在他只觉天旋地转,头晕乎得厉害。

眼疾手快,木诺一扶住白琉璃险些摔倒的身体。

“你个没良心的,居然想丢下我自己走了,哼!”

突然,一白色雪球从门外飞奔而进,没等木诺一看清楚,雪球便滚到了白琉璃的脚边。

听到声音,白琉璃微微蹙眉,“兔子?”

兔子:“没良心的,是我,哼!”

低眸,看脚下的兔子,白琉璃的唇边突然漾起一抹徇烂至极的笑,晃得木诺一直接走了神。

白琉璃低声在心里道:“参伯的胡须果然厉害,你不仅能化形,学会了传音入密,现在居然还会变身了,一个变两,两个变四......,晃得我头晕,厉害!”

兔子被白琉璃气得说不出话来:“你......”

“你怎么全身都是酒味?”

白琉璃委屈的道:“被一个死胖子灌的。”

兔子:“呵!谁这么不开眼,居然敢灌您酒呀?”

见白琉璃皱眉,兔子求生欲极强的赶忙岔开话题道:“哎呀,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咱俩用传音入密对话,这小姑娘能听到吗?”

皱皱眉,白琉璃很肯定的说道:“不能,她道行不够,听不到。”

兔子:“那是极好的,要不然我会被憋死的。”

看到一只雪白的兔子蹦蹦跳跳的蹦到白琉璃的脚边,不停的蹭白琉璃的衣摆,木诺一觉得稀奇,低头观察白兔。

见木诺一盯着自己脚边的兔子看,白琉璃向木诺一解释道:“木姑娘,这只兔子与我相依为命多年,我可带着它一起走?”

木诺一认真的观察白兔......,这只兔子似乎比一般的兔子更有灵性,但确实亦只是一只寻常的兔子。

“好的,一齐带着这只兔子走吧。”木诺一答应白琉璃道。

摇摇晃晃的,白琉璃欲蹲下身抱兔子,结果因为头晕重心不稳,扑倒在木诺一怀里......

最后,白琉璃怀抱着兔子,木诺一打横抱起白琉璃,一齐离开了南风馆。

见着木诺一抱着白琉璃离开,南风馆的老鸨开心得差点想放鞭炮庆祝,他欢喜的叹息:这祸害终于是走了。

木诺一抱着白琉璃,看着窝在自己怀里酣睡过去的美人儿,她心情复杂极了,一千两银子呐,就这样没了,哎。

从南风馆出来,走到街对面的望风楼,回到房间,木诺一小心的把白琉璃放在床上,她站在床边纠结了很久,终于决定还是自己睡地板,毕竟美人身娇体弱,身上还带着伤......

木诺一刚给白琉璃盖好被子掖好被角,兔子便蹦跳着窝到他的身边,蜷成了一个雪球。

木诺一盯着窝在床上的兔子看了很久......,一兔一人,大眼瞪大眼。

白兔瑟瑟发抖,心里紧张极了,它不知道白琉璃是不是真的已经尽数掩盖住了它身上的妖气,万一没有,现在蹲在它面前盯着它看的少女可是一个捉妖师......

它还不想英年早逝~~

终于,木诺一放弃了观察白兔,她觉出这只兔子已经生出了灵智,但是,兔子身上确实是没有妖气......,算了,可能是出于职业敏感,她太多疑了吧。

在地上铺好被子,躺在铺好的被子上,木诺一亦沉沉的进入了梦乡,......现在她已经身无分文,晚上睡着了也不用再担心会招贼了......

床上的白琉璃和地板上的木诺一非常有默契的一齐睡到了日晒三竿爬,直到“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二人才被惊醒。

从地板上坐起身,木诺一眯着眼睛看窗外的太阳,......似乎已经到晌午了?

连日奔波,木诺一只觉得困顿不堪,她本想趴回地板继续躺尸,奈何敲门声一阵大过一阵。

无奈的,她只得起身去开门。

打开房门,敲门的是望风楼的店小二,木诺一迷迷糊糊的听着店小二咿咿呀呀的说了半天,陡然惊醒,小二告诉她该退房了,或者可以续租,但是......,她已经身无分文,这可怎么办?......

被敲门声扰醒,白琉璃迷迷糊糊的坐起身,他刚睁开迷蒙的睡眼,便发现一双水灵灵、圆溜溜的大眼睛正瞪着他。

被吓得刚打了一半的哈欠生生咽了回去,白琉璃迷茫的看着木诺一,看着陌生的房间和衣衫不整的自己......

他在哪里,昨晚发生了什么?

坐在床上懵了好一会儿,白琉璃才记起了木诺一给他赎身的事情,至于自己怎么到的木诺一的房间,他完全没有印象。

酒可真不是好东西,自己现在还头疼得厉害,以后再也不喝酒了,白琉璃委屈的想。

“公子可还有其他亲人?”

木诺一突然问白琉璃。

愣了好半天,白琉璃才迷茫的摇头:“我孤身一人,除了兔子,再无其他亲人。”

木诺一顿了顿,面上露出踌躇的表情,她在纠结应该怎样组织语言,含蓄的和白琉璃一拍两散。

她已经帮他赎了身,不可能再带着他。

自己是来下山历练的,带着个身娇体弱的美人定然是不合适,而且自己现在已经身无分文,刚刚望风楼的店伙计还催她赶快退房或者续租......

想想前途,便觉得坎坷得很,哎,木诺一哀哀的叹了口气。

她试着含蓄的问白琉璃,“公子对未来可有什么想法?”

未来?想法?

白琉璃的大脑瞬间清明,敢情这小丫头现在是想甩了他?

继续摇头,面上露出一丝迷惘和无助,白琉璃低声道:“没有想法。”

木诺一:“......”

思量了一番,木诺一决定还是再直白一些的好,于是她对白琉璃说道:“我已经为公子赎了身,公子现在已经是自由人了,所以,从今天起,公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顿了顿,木诺一又补充了一句最关键,亦是她最想说的话:“我与公子,便就此别过吧。”

迷茫、无助、凄凉......

诸多情绪从白琉璃绝美的面庞上一一闪过,他不说话,只难过的看着木诺一,难过得连眸子里都氤氲起了水汽。

白琉璃抱着白兔蜷缩在床角,呆愣愣的,模样是说不出的可怜无助。

“你轻点,轻点搙毛,哎哟,疼死我了。”被白琉璃抱在怀里的兔子疼得嗷嗷叫,红通通的大眼睛里酝满了泪水。

“不要你的人是她又不是我,你拿我出气算怎么回事,混蛋!”兔子疼得全身的毛都快炸起来了。

红唇轻启,白琉璃凄绝无助的对木诺一说道:“白琉璃身如浮萍无家可归,且身无分文,又什么都不会,姑娘嫌弃也是理所当然。”

延伸阅读

紫苏加盟  http://www.motoreyon.com/du0f.shtml
紫苏抱枕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以雄

倍兰可云产后修复中心加盟  http://www.motoreyon.com/6r1w.shtml
倍兰可云产后修复中心加盟倍兰可云产后修复中心自从创立伊始就定下了与众不同的服务准则与

艾美高珠宝加盟  http://www.motoreyon.com/6nr9.shtml
艾美高珠宝是一家集设计研发、起版、生产加工、销售为一体的具有较强实力的独资企业。艾美

质岑加盟  http://www.motoreyon.com/dvs0.shtml
质岑手机保护膜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

海狼星高能健康活水机加盟  http://www.motoreyon.com/dnka.shtml
海狼星高能健康活水机拥有一只且经验丰富的产品研发团队并拥有多项自主研发知识产权经过对

沁诺加盟  http://www.motoreyon.com/gwcp.shtml
中国沁诺品牌净水器——国内外净水导师,前身cinno源于意大利早从事净水行业技术研发

贺天加盟  http://www.motoreyon.com/njjv.shtml
苏州贺天包装材料有限公司是本地区生产真空袋、高温蒸煮袋、透明袋、铝箔袋系列产品的规模

万田寿司加盟  http://www.motoreyon.com/3ot.shtml
万田寿司一贯以“顾客的满意是我们的很高追求,顾客需要是我们的不懈探索”为宗旨,与时俱

清朝官帽型创意晴雨伞加盟  http://www.motoreyon.com/gybm.shtml
摘要:公司概述新疆哈潜意识项目策划有限责任公司是开发创新项目、创新设计、创意产品的企

森科保健品加盟  http://www.motoreyon.com/xau6.shtml
森科保健品属研发中心由多名顾问带队投巨资对疾病预防、延缓衰老、营养保健等医学课题进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校花的特种教师之同为重生(9)

    傅雪惜只感觉自己头重脚轻,身形都不稳了。还好尚冰凌一个眼疾手快扶起了傅雪惜,红衣女子缓缓吐了口气,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盈盈下拜。“臣傅雪惜处理不当,令祭天险些失败,请圣上责罚!”“左护法请起,辛苦你了,不必自责,祭天已经成功,多亏祭司奋力把持,快些起来吧!”“多谢圣上!”“传旨下去,祭天盛典圆满结束

  • 欢迎走近不科学在线阅读第1节

    “叮叮叮、叮叮叮”闹钟跟往常一样催命似地响着,曹侠皱着眉头,两条腿还紧紧地夹着被子,不情愿地关掉了闹铃。他从床上坐起,随手拿起了床头的手机,手机屏上显示着大大的日期标志:星期日8:00。他穿好衣服,在屋里转了一圈,发现父母早就走了,只有饭桌上已经凉透了的饭菜。“真是,不知道一天天都去干什么,大周日的

  • 带着校花回古代在线阅读第七节

    晌午时分,马车使进了城里。车夫到了这里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得了车钱后打道回府。顾问今要去梁山泊还得再另外雇一辆马车。好在这里距离梁山泊已经不是很远了,顶多再转两三趟车也就到了。顾问今在武器店里选购了一把极轻的软剑,佩戴在了腰侧。反正是装饰用的剑,能少点重量就少点重量,带着也轻便。他悠闲的在这城里闲逛

  • 终我之这..这就是你的家?(10)

    “不了,我想起来家里灯还没关,我要先回去一趟,你们先吃吧。”叶安说着,准备离开时。李阳忽然叫道。“叶兄弟,要不我们先陪你回家看看吧,然后再一起去吃饭。”他这话一出,全场冷寂。叶安转过头来,就看见李阳看似关心,但满是不怀好意的笑容,以及旁边一脸担忧的秦可儿。“那个...要不我们先去找吃饭的地方吧,叶安

  • 二婚在线阅读第8章

    “好无聊啊!不知道干什么好!算了,回家睡觉!”人来人往的街道,两旁各式各样的商铺,以及震耳欲聋的流行音乐,让千落心里感到十分的抵触。果然……她还是不喜欢这种喧闹的地点。喜欢平静、安详、悠闲。走着走着,突然看到一位老奶奶摔倒在地上。老太太看上去情况十分不妙,一动不动,静静地躺着。这时,却没有一个人上前

  • 洪荒之青莲道尊病娇少女小丑牌

    布鲁斯老爷照例沉着脸从床上下来,报纸上全都是在谈论小丑之死。他翻了两篇,依旧皱着眉。“看来老爷昨晚又做噩梦了。”阿福把牛奶端上来,示意布鲁斯必须喝完。他的脸色更差了。“我总觉得小丑不会这么轻易死。”与小丑长久的纠缠让他直觉小丑不会这么简单消失。上次从那个古怪的梦境回到现实,蝙蝠侠就立刻试图从杰森那里

  • 废材逆袭的大学生活在线阅读第一章

    韩信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或者说他自己也不确定这是不是一个梦。或者是他之前的几世人生。第一世,自己是个享誉三千大世界的绝世天才,是被无数修士敬仰是天才炼丹师,有一个很好的兄弟,有一位拥有着绝世容颜的红颜知己,可是有一天,这一切都变了,红颜知己变成了恐怖魔头,而自己和这最好的兄弟就死在这位红颜的剑下。第

  • 学霸是个小野猫在线阅读第八章

    第八章呐喊的功夫,所有人都亲眼看见一直紧紧咬着崔融的季浩,竟然就那么超出了一线。是一根手指的长度?不对,是一个手掌的长度!哇偶!好像是半臂的长度啊!!最后二十米的时候,所有人都见证了奇迹的发生。殷学林追着季浩喊了一路,余教全神贯注一秒都舍不得把视线放在别处,另外一个宿舍的队友冲到岸边靠近了看,满脸的

  • 非主流学霸小鸣人卖力演出中

    在身份暴露之后,三代便只能换个方法跟鸣人接触,一来二去倒是熟络了很多。也是因为感觉到现在这样其实还挺方便,倒是让三代将原本的计划放下。看现在鸣人对他亲热的模样,以后应该也是为着木叶发光发热的好孩子。带着这个想法,三代进来之后,利行询问着鸣人这段时间的状态:“小鸣人,这段时间过得怎样,需不需要小伙伴一

  • 我的同学是太子在线阅读第7章

    “那个人不管他了?要不要把他叫醒?”夏侯淳指了指里屋的宁采臣。“不管他。”慕小白说道。宁采臣早就吓破胆了,即便是叫醒了,他也绝不会再去那个鬼地方,籣若寺里有金刚经护着,把他扔在这里反倒安全。“那好,咱们走吧。”夏侯淳催促道。“先等一下。”看着柳寒月气鼓鼓的跟在铁头身后离开了,慕小白仿佛想起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