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臣妾不想穿龙袍在线阅读第9章

作者:骤雨行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过是她心里没有你罢了!”陆锦川本欲跟上凌歌,却被慕清河伸手所拦,心里正气着。

“你可知凌歌每每忆起往事时,都会全身痛苦不已?”慕清河带着怒意,手中折扇往陆锦川身上一拍。

“你说什么!”陆锦川被慕清河的话给喝住,心立马也跟着揪了起来。哪里还有心思出招去挡慕清河,硬是被他手中折扇给逼得往后退了几步。

“念你不知情,这次便不与你计较。若是下次你还在她面前提起往事,便休要怪我不计往日师徒情份!”慕清河见陆锦川又惊讶又后悔,便猜到他是刚得到凌歌在这里的消息就马不停蹄地找来了,所以才会对凌歌现在的情况并不知情。

不过这也难怪,破愚门的一行人,要么在南蛮,要么在北冥,哪里有人知道凌歌所在何处?他们之间没有交集,自然也就没有人会在凌歌面前提前那些事。而和凌歌有接触的人,除下他自己便只有今日才见到凌歌的陆锦川了。

慕清河陪了凌歌几载,自然知道不能强让她忆起往事。但陆锦川却不同,这毕竟是他第一次和凌歌相见,不知道这些自在情理之中。

陆锦川知是自己大意,心里虽还念着凌歌,但回想方才发生的种种皆因自己而起,心里有愧,想着凌歌离去恐怕也是不想见到自己而想出去独自静静。

陆锦川心中又升起一股后悔。实在是怪自己太过莽撞了。若不是因见她心切,今日自己便不会如此鲁莽地闯进来了,也就不会导致一见面就闹得凌歌要离去的下场了。更何况慕清河还告诉自己不能强行让凌歌想起当年的事,陆锦川就更不敢再追上去了。

慕清河见陆锦川站在原地后悔,手里的折扇也就收了回来。

“你为何不跟上去?”陆锦川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不跟上去,却不代表慕清河不能不跟啊?!陆锦川反应过来后疑惑地问道还站在房里的慕清河。

慕清河没有答他的话,只是桌上的一杯茶却突然飞起往窗外砸去。

只听见茶杯飞去的方向传来一声闷哼。一个黑色的身影便闪进了屋里。

那人一进屋便跪在了慕清河跟前,刚开口要说些什么,却又抬头忌讳地看了眼一旁的陆锦川。

陆锦川见这人打扮,便知是巫族的传信人,于是识趣地离开了这间阁楼,却是与凌歌相反的方向。

“殿下!”陆锦川刚一离开,那人就表情凝重地说着。

“说。”慕清河此时眉心灼烫依旧,疼痛不减。

这恐怕不单单是预示着陆锦川的到来这么简单,必定还有大事发生。

“殿下,前几日来巫族魔兽山脉采兽晶的魔域二使简直是太猖狂了!他们此番来南蛮,根本就不是为了采什么兽丹!巫师大人察觉二人居心叵测,昨日亲自送二人进山后,便派人来通知殿下了。果然如巫师大人所料,那二人今日竟折回巫族,还在巫族大放杀戒,巫族……巫族损失惨重啊!”来人眼里闪着泪光,愤怒悲痛地说道。

任谁也不会料到,仅仅一天,魔域二使竟会反友为敌,四处杀人。即使巫师大人先前察觉出了一些苗头,布了些准备,却还是被那二人打得措手难防!

慕清河越听下去,脸色愈发阴沉。

这倒不是责怪族人太过弱小,而是因为魔修的猖狂。仅仅两个魔修便把巫族给搅得混乱不堪。

怪不得眉心发烫,原来这才是首因。但究竟是谁有这样的胆子,竟敢直接在巫族的地盘上犯事!?还是上门挑事?!

传信人见殿下一直沉默,以为他这是在心里做斗争。

魔修目中无人搅乱巫族,此时巫族急需人来坐镇,可是要殿下就此离开的话,那他痴情的女子又该怎么办?殿下这些年来对凌歌的好,他们这些传信的巫人可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就连他们心里也觉得若殿下就此离开有所不值。可是今时不同往日,魔修已经狷狂到在自家地盘上打人练手了。殿下这次,恐怕是不得不回去了。

“你先去北冥打探情况。看看这究竟是魔修二使个人所为还是整个北冥有意为之。接下来要怎么做,就不用我再说了。”若是二使擅作主张,便直接把这边的消息传给北冥便好,要他们多管教管教二使,事情也就简单。倘若是整个魔域蓄意为之,那便查出其到底是作何居心。

“是!”传信人明白了殿下的意思,立马就闪身离去了。

慕清河见传信人离去,便伸出右手抵于眉心之间。瞬间,千里外巫族的事情便被他看的清清楚楚。

自己太过大意,以为今日眉心发痛全是因为陆锦川的到来,却没有料到竟会是族里出了事端。巫师那老头子平时为了让慕清河回巫族没少瞎编乱造一些幌子,小事夸大,大事能夸上天。这回可算是遭报应了。

只是,魔修闹事和陆锦川来此未免也有些太过巧合了。族内出事,这若是放在平时,自己必定要好好斟酌几番才决定到底回不回去。可是现下陆锦川来了,凌歌这边自己也可以放心许多。何况,凌歌现在中毒,这倒也是个机会让自己离开去魔兽山脉找解药。

慕清河收回抵在眉心的手,整个人瞬间化成一股白烟消失在了房里。

……

深秋的夜晚总是来得早去得晚。此时的天,也已完全黑了下来。

凌歌走至前院。

仆人们还在急急忙忙地收拾被陆锦川砸坏的桌椅板凳。

梅娘站在中央通往二楼的楼梯上,不停地甩着手中的红帕子,一边心疼地看着被砸的场子,一边又焦头烂额地忙着吩咐仆人打理收拾,生怕耽误了流梦坊的生意。

“哎哎哎,这边这边!没看到这酒柜都被砸了啊!你们几个赶紧把柜子给抬起来。”梅娘抬起涂着丹蔻的手指,指着几个仆人吩咐道,“你们你们,快去拿笤帚来,好收拾地上的碎酒坛子,可千万别伤着人了!”

凌歌进来后并没有理会这些嘈杂的声音,只是越过人群径直走上了楼梯。

那些正在忙着的仆人时不时地抬头偷偷瞄一眼凌歌。心里想着如此绝色无尘的女子怎会来这种烟花风月之地?而那些浓妆艳抹的姑娘们见了则是自惭形秽自叹不如。

“姑……姑娘。”

凌歌楼梯上到一半,都已经走至了梅娘身旁,梅娘才反应过来,于是慌忙招呼着,仿佛自己是因为忙的不可开交才忽视了进来的凌歌。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向她解释这场面,只低着头结巴着说道:“这....这...”

“无妨。”凌歌向上又踏了一节楼梯,“你随我来。”

梅娘看着凌歌的背影,眼中一闪而过的阴鸷怨恨却没人察觉。那神情仅浮现在转眼间,梅娘便又一脸担忧地跟着凌歌进了楼上一处雅间。

两人刚一进房,门就“砰”地一声合上了。屋里的蜡烛也随之亮了起来。

梅娘心里微紧,却还是跟了上去。

凌歌坐到桌旁的一个凳子上,向跟在后面的梅娘说道:“坐。”

梅娘迟疑一二,却还是坐在了挨着凌歌的凳子上。

哪知梅娘坐下后,凌歌就一直颔首不言。

梅娘放在腿上的手却时不时地绞着帕子,展现出她的惴惴不安,却始终没有主动开口追问。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凌歌才抬起自己的右手搁在桌上。

她轻拉起自己的袖子,看着那光洁白嫩的手臂问道:“我究竟是不是处子之身?”

梅娘听到这话后,身子一震,眼神飘忽不定。

“怎.....怎么会呢?我在这里这么多年。这姑娘啊,只要在我面前一走,是不是雏儿,哪能逃得过我的眼睛?”

“诺大的中州,可不只梅娘你一人能验身。”凌歌抬起眸子,收回了自己的手,明显是不相信她。

梅娘怎会听不出凌歌语种带着薄怒。犹豫一会,梅娘叹气说道:“哎,都说女子看重贞洁。你年纪轻,我怕告诉你真相会......”

“会如何?”凌歌挑眉说道,“是不是怕我知道后,会抛下这流梦坊?”

“姑娘……你!”梅娘抬头惊讶又害怕地看着凌歌。她虽然了解凌歌,这会儿却也不知道她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不过,她现在才对她师父流鸢怀疑起来,怕是已经太晚了。

“师父无非是想要我留在这里等她的心上人罢了。轮回了这么久都没来找她,你说,她到底在坚持些什么呢?”凌歌低声喃喃,似是在问自己一样,话中却不带一丝感情。

想来也是,这不都是她师父教导的吗?

延伸阅读

丰众西厨设备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p647.shtml
广州丰众西厨设备厂创建于1998年,是一家专门致力于小型机械进账机械流水机械食品生产

华创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dnsn.shtml
深圳市华创包装材料厂成立于2000年,多年来一直致力包装行业的开发、研究和生产,投资

顶康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x1f1.shtml
顶康化妆品拥有通过ISO国内外质量体系认证的“高新技术生物科技园区”、三大“GMP化

沁澜净水机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66d3.shtml
净水器/按管路设计等级划分可分为/渐紧式净水器/和/自洁式净水器/两大类。传统净水器

宏星楼梯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ns2h.shtml
宏星”楼梯制造工厂位于上海市嘉定区。我们为我们的设施和团队而感到自豪,公司拥有占地3

固佐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dhhl.shtml
固佐饰品是精品发夹、水晶生肖吊坠、羊绒拉毛裤、百货、皮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固佐饰

万人捞砂锅王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bjz1.shtml
万人捞砂锅王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万人捞砂锅王以砂锅为主题的系列饮食店更是以特色、美味、健

莎普旺斯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xa12.shtml
莎普旺斯灯饰有烛台、花瓶、花器、雕刻工艺、香薰/薰香炉、水果盘等”按材质分为“树脂灯

素伊本草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6xq9.shtml
素伊本草广西海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起源于公元十五世纪大明王朝,至今已有500

慧兰芯加盟  http://www.sbloomarchitect.com/an5d.shtml
慧兰芯(HLX)化妆品是一家集研制、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化妆品公司,总部设在广州。公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柯南]从零到一袭来

    落叶镇还是和往常一样人流攒动,人们都在为心中那一丝向往而努力着,在追寻向往的路上有人咬牙坚持着,有人半途而废,更有人选择随波逐流,匆匆一生无所事事,观小小一镇,可品凡尘百态,此话当真不假。小石头从姚可杰手中接过疏脉丹便高兴的回到了房间。小石头双腿盘坐于床上将疏脉丹从玉瓶中取了出来。疏脉丹通体乳白色看

  • 夏阳沐心暖之亲自颁奖【求鲜花】(三更)(8)

    “boss,这次是服装系和建筑系联合举办的比赛,所以服装系学生和建筑系学生自由组队,到时候您只用给第一名颁奖就行。获得第一名的,队长是服装系的夏淼淼同学。”宣传部经理在路上给高扬说明着情况,并且把夏淼淼的个人资料递给了高扬。“夏淼淼,她之前是建筑系的?”高扬看着夏淼淼的资料。“对,听说是她母亲想让她

  • 老妖成了隐世万人迷大傻

    然忍不住止步回头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原来广场上空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盘踞了一团墨黑的云团,沉沉实实坠在天幕之上,就像一坨硕大的黑铁一般,随时都会砸向地面。乌云飞快地扩散,很快把广场笼罩起来,而且仍然不停地向四周蠕动,大有要将整个天空吞噬的趋势,仿佛一股巨力在拉扯黑铁,包裹着无边无际的天和地,准备将世界压

  • 亡灵暴君:开局一个骷髅兵在线阅读第十章

    从公寓楼走出来,阳光已经从云层中探出头,一股水汽蒸发的味道潮湿夹杂着一股淡淡的泥土的味道,付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哇,好清新的空气!”“是啊。”张百强伸了个懒腰,白紘一把拍在张百强后背“今儿个可不能偷懒,负重长跑,跑不动就是爬也得爬过去。”白紘今天可是全副武装,一双快到膝盖的特种部队制式战术长靴,一套

  • 鬼国密书第三章在线阅读

    要说楚天想了什么,那还是在想一些前世小说改造成的电视剧!那些要是被自己给创造出来,别说华夏了,就连整个蓝星自己都足够称霸!“我说系统,现在能不能给我免费创造一个七龙珠的世界试试?”“或者.....来一个仙逆求魔什么的也不错。”“叮,宿主您的信仰点不足,无法满足您的要求!”神级导演系统无情拒绝....

  • 撸毛撸回个夫君在线阅读第9章

    春溪将鸡蛋拿在手里,又看看小妹,纠结了半天把鸡蛋掰开一半递给沈华:“花儿多吃点,你最瘦。”突然间,沈华被感动了,因为她知道这得下多大的决心,连她一个成年人都馋嘴了,更何况对方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沈华露出了到这个世界上第一个真心笑容,她趁春溪不注意,把鸡蛋塞回对方嘴里,笑微微的说:“大姐,我们以后会有

  • 饥荒年代养娃记逝者

    在霍格沃茨的图书馆里,艾玛正低头摆弄着一只小玻璃瓶。玻璃瓶里装着一只色彩绚丽的甲虫,艾玛将整只瓶子举到眼前仔细地看了会儿,然后放倒在桌上滚来滚去,直到把这只甲虫折腾到再也无法站稳才终于停手。瓶子里的甲虫其实并不是普通的虫子,而是《预言家日报》的记者丽塔斯基特的阿尼玛格斯。在前段时间,这个无良女人在报

  • 禁止消费过逝cp之蜕变

    一枚“血灵再造丹”,就拥有如此强大的效力!可以帮助修炼者,省去诸多麻烦,打下浑厚无比的基础!这样的灵丹妙药,的确可以称为宝贝!当然,这玄奥的境界划分,金鳞是跟随独孤惊鸿进入昊天宗以后,才逐渐弄清楚的!他虽然融合了梵天星的灵魂之力,可是只弄清楚了两件事!除了追求独孤惊鸿和混沌魔帝遗留下来的宝贝,其他的

  • 末世中餐馆在线阅读第1章

    这是一个炎热的下午,在柳州的一个私人诊所里,坐着一排患者,不过这些患者都有一个同样的特征,那就是没钱,因为这一个诊所是中医为主的诊所,看上去很有年代感,不过却没什么用处,毕竟有钱人宁愿相信简单粗暴的西医,也不愿意相信传承了几千年的中医。当然,相信中医的有钱人也不愿意将亲属放在这样一个小诊所里,毕竟,

  • 妖怪茶肆之第九章(9)

    “妈,你怎么了?丫丫没事,现在在医院呢,我们是回来拿钱给她治病的。”段永贵见母亲差点摔倒,忙扶住母亲开口解释道。听儿子这么说,姥姥算是放下一半的心,可看着媳妇和儿子都一脸犯愁的看着自己,她心中一动,紧抓着儿子的手追问道:“怎么了?是不是丫丫的病很重?治不好?”“不是,妈,您别急,医生说丫丫得的是急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