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希伯来 我的名字很多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矢柒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明月佩一嵌进石壁,瞬时出现一道石门。石门訇然中开,露出一个黑黢黢的洞穴。

棠雨兴奋地直拍手:“太好了,这一定是在石壁上刻字的人隐居之处,我们这次要拜访到仙人啦——不是仙人,怎会做出明月佩为钥匙才能打开的门呢?”

“等等。”天亦拉住一只脚正要跨进洞的棠雨,“仙人也说不准,我倒觉得,他可能是你们家的一位先人……他利用明月佩指引他的子孙后代来这里,不知道有什么目的。”

是么?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当是位高人,甚至可以告诉自己对付冥妖的方法?

两人互相一点头,天亦走前棠雨跟后,双双走进了洞穴之中……

黑暗的视野,幽绿暗蓝的光线渐亮。一个完全不同的空间,由四棵遮天蔽日的巨树围成,中央则是一棵盘根错节的树根,树根中心凹陷,其中燃烧着蓝绿色的火焰,正是这个空间里唯一的光源。

天亦回过神来,发觉棠雨正站在自己对面,隔着蓝绿火光的脸有些说不出的神秘。

他不知道,棠雨生着海棠花胎记的左肩正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温暖着,仿佛这个未知的空间,正是那朵海棠花的根系所在……

“木之灵宫。”棠雨仔细查看四周之后对天亦说道。不过他们谁也不会料到,他们会误打误撞,发现了月灵宫的木宫!

月灵宫是位于祭月山山顶,镇守五块月灵石的神宫。虽然五块灵石由五守护掌管,但平日里并不在他们手中,而是存放于月灵宫。

十三年前因屠魔大战启用灵石,也是五守护来月灵宫祭拜请出,过后放回。不知道今天找到这个地方来,算是个怎样的安排?天亦皱皱眉,抬起头,参天的树冠深处,仿佛有深邃寒冷的风袭来。

“棠雨,你们衔樱堂有没有什么跟这绿色火焰相关的传说?”天亦说道。

两个人的目光同时落在了中央的光焰,棠雨当然知道这光焰定是地宫的机括所在,然而要打开这里,必要引发别处小的隐秘机括。方才沿着树墙查看了一圈,却是一无所获。

她摇摇头:“没有……不过这样看来,根据五行相生,木生火,木灵之炎上结出的必是火灵石‘火神’。”

这由木灵为能量燃烧的火焰,修习五行法术的人只要碰到它,轻则法力尽失,重则立毙当场。

她敲敲额角,懊悔道:“可惜怎么也找不到衔樱法杖,如果法杖在,也许能与这光焰产生什么感应呢。”

感应?天亦猛的一惊。这一路上他都和棠雨并肩而行,月神剑和明月佩也没有什么反应;怎么一到了虹镜之影里,这两个物事竟会相互作用,并发射出如此夺目绚烂的亮光,甚至把他们带到了月灵宫所在的祭月山?

天亦也懒得再想。他懒懒往树干上一倚,打算小憩。黑绿的树干靠在背上感觉并不粗粝,反而软绵绵的,几乎要将人陷进去……

糟糕!天亦心道不妙,想要跃出却为时太晚。守护木灵之炎千年,这四棵古树早已有了灵性,若发现不善者闯入,还是要毫不容情得给予惩戒。

巨树从上至下延展出无数根粗细不等的长枝,将被树干粘液粘住的天亦又缠紧数圈。树汁倒是无毒,可再这样根本无法挣脱,越缠越紧,天亦只有窒息而死。

“别动,千万别挣扎,也别用剑砍!”棠雨在一旁吓得几乎慌了神,不过还是镇定下来,双手结印,“我来对付它们!”

只见棠雨双手张紧,掌中登时旋起一团浑浊风团,风沙之声渐响;她再一蓄力,无数风便缠绕着她周身飞舞,风中更卷着片片金黄的枯叶,千叶如刀,将风割作一道道尖锐的裂口。

风声更烈,棠雨的身子被风托着悬浮在半空,她张着修长的双臂,仿佛一只风中的仙鹤。

“萍风卷叶。”天亦苦笑着,不知道她的枯叶刀能不能割断这么坚韧的树枝。

不过他马上止住了笑容。不知是因为风太急,还是叶太密,女孩子皎洁的手腕和脸颊上竟出现了丝丝血痕,可她眼中坚毅的神情,却是一直没有改变……

“袭!”随着女人一声低喝,无数金叶带着飓风向缠绕在天亦身上的藤条袭去。

金色的风暴撞击上绿色的树墙,风声撕裂,巨树震动,漫天绿色的叶雨从巨树耸入天穹的树冠上飘飘洒洒,带着另一个世界的露珠和雨滴,将这个狭小的空间浸得一片潮湿。

“没有用。”天亦的喊声在渐息的风暴声中有些模糊,“别胡闹了,在木之灵宫妄动木力,对你无益的。”经过女孩子这么一番折腾,缠绕的树藤不再缠紧,却也没有松开半分。

“你说我胡闹?你这个给人添麻烦的家伙,竟来说我!”费力不讨好的棠雨有些生气,气喘吁吁得嗔道,“等我找到出口就一个人离开,把你扔在这里!”

“好啊,扔呗。”天亦轻松得耸耸肩,有心要逗逗这个鲁莽的小丫头,“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找到——我真希望在我睡着或者饿死之前看到啊……”

“你敢小瞧我?告诉你,我可是衔樱堂解语君的独生女,木之守护大人最得意的弟子,术法鞭法暗器无一不精通……”

未等棠雨说完,天亦点点头道:“是嘛,你无一不精通,却连几根树藤都砍不断,可见全都白练喽。”

“是吗?都白练了?”棠雨双目微眯,手捏一根银针在天亦脸前晃了晃,“别忘了,你现在不能动啊……”

天亦看棠雨着实被惹怒,心里偷偷一笑,至少现在她眼中已经完全没有紧张和焦虑了。天亦于是求饶道:“好好好,大法师大小姐快去研究机括吧,我不打扰你就是。”

“这还差不多。”棠雨白了天亦一眼,收了银针继续去看木灵之炎;被绑着的天亦继续闭目小憩。他嘴唇动了动,似乎已经进入了清梦……

果然。轻如一片树叶掉落的声音骤然闪过,棠雨没有注意,天亦的眉头更是没有动一下。

不知棠雨绕着那树桩兜兜转转了多久,她突然一拍手,跳起来笑道:“啊,原来是这样,我竟然给忘了,该死该死!”说完她面向木灵之炎,盘膝而坐:“木之肆拂,无阻不透!”

一团与木灵之炎相同的蓝绿火焰在棠雨身周燃烧起来。她是要完整得走一次木系仙术的全部心法。随着棠雨咒语念动,四面树墙继续生发着无数细藤,并向中央的树桩聚拢而去。

天亦静静看着棠雨,没有打扰。他凝神戒备,由树藤遮挡的右手已经按在剑上;他也知道,暗处那个人正在等待着下手的最好时机……

那个跟踪者,从刚才的山崖一直跟他们到这里,呼吸时有时无,就连偶然泄露的细微声音,都恰到好处得似乎故意要自己听见一样。

他到底是谁,又有什么目的?天亦握紧双拳。绿色气焰浮上棠雨的脸。与此同时,暗处的跟踪者也屏住了呼吸。

随着树藤延伸而下,天亦对面的树墙如被拆开一般渐渐坍塌下去,露出的只是一片黑暗虚无的空间;而那些落下的树藤,却在中央包裹起木灵之炎,渐渐暗去木炎的光芒。

天亦心下一紧,这样下去,木之灵宫很快会变得一片黑暗,那也许正是跟踪者等待已久的下手时机!

他额角沁出细细的汗来。从未有过的紧张让他还未出鞘的剑发出一声低啸。终于,树藤将木灵之炎完全包裹,天地瞬间黑暗。他记下棠雨的方向,拔剑向她冲了过去——

“谁!”他将运功完毕的棠雨扑到在地,瞬时风声已经急逼背后,他反手以剑一挡,再一滚开,也不知月神剑刚才挡掉的是什么攻击。

如他所料,月神剑的耀眼白光已在黑暗中被完全吞没,好在他紧紧搂着棠雨的肩膀,还好她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看来那个跟踪者没有发现,那时棠雨的萍风卷叶刀已经割开数段树藤,令天亦能够假装不能动弹,趁敌不备快速出手:“雨。还好,你没事。”

他问着,怀中的人却没有回答,只是极不情愿得扭了扭身子,才说道:“可惜可惜,第一次叫得这样亲切,怀里抱的却是别的女人……”

“什么?”天亦猛得推开怀中之人,是了,这个气味,这冰凉的身体,不是她。他厉声道,“你是谁?”

“废话,说了有什么用?你又看不见我。”那女人答得百无聊赖,又笑道,“也好也好,看不见我,免得你见色心起,跟我动手犹豫起来,那才叫没劲。”

“你!”天亦气得一剑劈过去,却落了空。他有种更糟的感觉,女人的声音近在咫尺,可自己身周方圆十里内都没有任何气息;

刚才自己冲过去速度极快,可这女人却在黑暗的一瞬间将棠雨转移,这样匪夷所思的能力,只可能是冥界的念力了。

“姑娘,我也很想在黑暗中与你来一场完全不知晓彼此的对决。”天亦的口气缓和了下来,“不巧的是,你已经暴露自己的身份了。”

“哦?那你倒是说说看,我是谁。”女人声音懒洋洋的,不过她的出现好像让空气都冷了几分。

“幽冥地府镇守喑血殿的地座使,以高超念力闻名。也不知我猜得对不对?”天亦说完,只听那女人哂笑道:“看来寒逐风那老东西没少跟你说幽冥地府的事啊……不知他有没有提过,他曾是我绯雪的手下败将?”

天亦心道果然没有猜错,平复下心中百般推测,也抱着肩笑着回答道:“师父自然说过绯雪姑娘不仅念力高深莫测,土之术法也是臻入化境,在冥府妖王四座使中名列第一。不过么……”

天亦没有说下去,五指悄悄拢上月神剑柄。黑暗中绯雪的声音也终于显露出一丝不耐:“不过什么?”

“不过,屠魔圣战的那十三年中,绯雪姑娘却没有率领妖众抵抗四大守护的围攻,而是莫名奇妙消失掉了。”天亦凝神戒备,“眼睁睁看着你的十万妖众白白牺牲啊……”

“小子,你以为这样就能激怒我么?未免太过小聪明了。”绯雪声音懒懒的,就如同听别人的事一般漫不经心。

天亦只道这绯雪要以说话引开自己注意,伺机出手。绯雪却话锋一转,说道:“你救棠雨两次,我倒真要谢你才是。”

这话说得大大出乎天亦意料,他以为绯雪不过是要来个斗转星移,反过来诌几句话来激怒自己;怎知她反而谢起自己来,话音真挚诚恳,丝毫不像作假。天亦心下一滞,握在剑上的手稍稍松了。

“谢我?为什么?”天亦问着,只见暗处红光一闪,定睛看去,竟是一颗灿如美玉,大如雀卵的半透明石头在闪耀着微弱红光,正是火神灵石;而托着火神的凝脂玉手更是皓白莹润,美不胜收。

“因为我与棠雨是姐妹,你救她一命,我如何不感激?”绯雪说着,红光照耀下她一张香培玉琢的俏脸,宜嗔宜喜的神容,翩跹袅娜的身段,无风自舞的红裙,如此绝世美貌,仙人灵姿,天亦看了,心中不能无感。

只是她这仙人一般的风流态度,不知怎么竟染上一股魅惑妖气,与她形貌格格不入。天亦被她美色惑住,半天才回应过绯雪所说的话:

“姐妹?棠雨今年不过十六七岁,如何能有你这个千年老妖做姐姐?”天亦反驳中故意将绯雪称作老妖,绯雪听了也不生气,秀眉一扬,似笑非笑道:

“幽冥之事,虚无缥缈;转世轮回之说,你们灵州人也是无可佐证。”绯雪五指一拢,将火神合在手里,“我今日不杀你,权作你救棠雨两次的谢礼。再次让我遇见,咱们便要兵刃相见了。”

天亦心道我救棠雨两次,你也该放我两次,怎地下次见面就要生死相搏?未等天亦话出口,绯雪气息已经消失,只在绯雪原先站立的地方腾地冒起一股冲天大火,几欲将黑夜烧做一片火海。

天亦急忙抽身后退,只见烈火,蓦地凝作一股火刃,在黑暗中渐渐割出一扇门的样子,如果从中穿入,不知会见到如何光景……

延伸阅读

地狱代言人必有重谢  http://www.klmytt.cn/sg7v.shtml
“高手帮个忙,必有重谢,Q聊!”看着这样的一条站短,林勋也有点惊讶,果然还是被注意到

我老婆家里有矿算计渣男  http://www.klmytt.cn/pzzn.shtml
回到房间躺下,美妇人扑到她身上嘤嘤哭了起来。“凝儿啊,娘知道你不愿意进宫,但是你爹他

拥有位面商铺的秋缘不要抱这么紧  http://www.klmytt.cn/g85o.shtml
宣翎儿不是要亵渎他,而是怕他抛下自己,所以一直盯着门口。“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他复

秦末大风起在线阅读练歌  http://www.klmytt.cn/sklx.shtml
沈檬第二天刚到公司,就被三班的带班老师喊去,好好的夸奖了她。公司的练习生分班教学,三

七只病娇对我求而不得第八章  http://www.klmytt.cn/s23a.shtml
随遇确实没有回江临,不过并不是因为出去玩了,而是遇见宋淮安了......宋淮安是来出

超神改命群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klmytt.cn/uipx.shtml
“就只是这样?”沈悦然很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手里的小瓶子:“这是什么药?毒药?那我可不干

我妻妖娆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klmytt.cn/axuy.shtml
夜凌云出了监狱回到家乡以后,受到了不少人的白眼,一家人没少因此受街坊邻居的排挤,夜凌

我要当反派之二维世界!  http://www.klmytt.cn/ydtv.shtml
天朝,浙江一个小县城的医院里。一个穿着病服,面色苍白的青年正呆愣愣的望着眼前的画面,

金牌牧羊人之第七章(7)  http://www.klmytt.cn/d3bf.shtml
一时间,所有的窘迫和慌张涌了上来,陆昭昭被他这句说的一愣一愣的,等他走到跟前了,她才

刺客伍六七:从小鸡岛开始签到之苏醒(4)  http://www.klmytt.cn/awhv.shtml
有了养魂珠,虽不能立刻修补好谢必安的神魂,但也让他的神魂稳定许多,至少一直在体内肆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那年紫薇开[还珠]在线阅读美女村长

    第二章。众人倒吸了口凉气,这个林辰轩还真敢打张天铭啊!难道他不知道张天铭的父亲是谁吗?完了,这家伙绝对在青阳村呆不下去了!柳诗研满脸不可思议的捂着嘴巴,呆呆的看着这一幕,一直被人欺负的林辰轩,今天竟然还手了……“哈哈……”打了张天铭一拳,林辰轩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看着张天铭“哈哈”大笑了起来,面目极

  • 带着挑食系统在异界夺回房产没有那么简单李真

    铁柱又回来了,“前辈,衣服拿来了,”“嗯,辛苦了,你先出去,等我叫你再进来。”“是,”雨陌把衣服递给玉玲珑,一身jk制服,包括内衣,玉玲珑脸颊飞红,“你们,你们怎么能穿这么暴露的衣服?!”“?”雨陌看了看,不是情/趣的,是正常的,露的也不算多,就一节大腿,下面有白丝,“这是内衣,穿在里面的,外面穿衣

  • 人鱼饲养日记格斗大礼包

    轻轻的扯开礼盒的礼带,将礼盒打开。顿时,柳道好像看到在礼盒之中竟然隐隐放出了一团金光,不过仅是一转眼之间便消失不见,随后出现在柳道眼中的,是一个装有三本古朴书籍,以及一枚通体墨绿,溢散清香的丹药。“这是什么东西?”疑惑的拿起其中一本书籍,上面赫然写着基础格斗精通三个大字,然后柳道随手翻了两下,顿时,

  • 田园纨绔妻之特么我要开后宫

    弗莱迪尝试着想要用用噩梦控制这个男人,不过失败了。当然这也是他预料之中的,这个地方太神秘了,他可以确定自己已经不再榆树街的范围之中了。“客人来点什么?”李一树虽然很吃惊这个家伙是弗莱迪,不过既然来了那就是客人。就算是弗莱迪也是能够做生意的。“来一杯咖啡吧!”弗莱迪笑眯眯的说道。贞子冷漠的看了眼弗拉迪

  • 消失的雪在线阅读第9节

    终于,赶在五月头一天,丁胜和钱三栓把房子拾掇妥当了,渐一也到了去税务署报到的时候。他安排丁胜把兰若接进新房子,自己则去税务署领职,只要税务署一下班,他就可以和兰若去过二人世界了。渐一越想越兴奋,步伐轻快、兴高采烈地进了税务署。一进门,就碰见了几个面熟的人。渐一也记不太清他们的名字,总之都是有钱人家的

  • 反派:我成了高富帅在线阅读第三章

    眼前的宅子并不起眼,还没有挂牌匾,木门红漆斑驳,细看能看到门上还有些浮雕,只是年头多了,已全然褪色,走进去,先入眼的是一庭院,院子的两边是长廊,虽普实却透沉香绕梁,古朴中不失典雅。入眼的便是敞厅,通过两边的长廊,西边的角门上写着杏院,东边的角门写着桃院,两院间夹着小花园,花园里小湖假山亭子,一圈走下

  • 种地种成了星球主在线阅读第9章

    第9章赵大牛点点头,跨过篱笆来到李良家,兴冲冲问道:“良哥儿,你朝食想吃啥?”“某家也饿了,咱们吃过朝食再*如何?”尉迟恭摸了摸肚子,嘿然道。“嗯,如此甚好。”李渊也确实饿了,当即点头答应。众人也都摸了摸肚子,然后齐刷刷把目光看向李良。你小子赢了那么多,请客吃一顿不过分吧?李良意犹未尽的收拾欠条,向

  • 迪迦在漫威环太平洋战争铭帝决!

    “可以呀!实力达到了A+级,勉强可以入得了我眼!”铭王好像在笑。此时的大厅,寂静,死一般的寂静。“你们还要无权之眼吗!”奥运缓缓转过头。现在别说要无权之眼了,跑都来不及。“内个...我们闹着玩的,你放了我们吧!”一个曲线玲珑的女子说道。冀爷一脸的不屑用手指了她一下,便消失了。女子一愣,下一秒冀爷便出

  • 程二公子在线阅读往事如梦(下)

    那天,刘伟见与刘兰花两个人在街上走着,看到前面有一个告示板上贴了一张红纸,上面写道“本心缘茶楼诚招一名18至25岁的女孩子,待遇面试,有意者请拨打电话:137564899XX.“要不,你去哪看一下吧?帮忙看店会比较轻松,再说里面热天时,里面还有空调呢?刘伟见说道.“也好,只是不知人家还要不要我呢?毕

  • LOL:开局一个随机技能在线阅读第9节

    他要准备跳下去了,云夏天和池边控制住着黑影,葛最只好冲过去打算救他,谁知道江海看到是葛最过来,更加惊慌失措,慌不择路之下竟然站在了阳台边缘,“离我远点,别杀我别杀我。”他一步步往后退着,居然是跌了下去,葛最抓住了他的一只手,可是谁能够想到江海竟然是拼命挣扎,他也是个壮年的小伙子,力气并不小,葛最几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