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老九门.启副]高烛照红妆在线阅读清纯男大学生

作者:子月十九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叶秋到了一栋别墅之内,发现这里早就热闹了起来。

打扮光鲜亮丽的****比比皆是,其中还有几个小有名气的网红。

叶秋根据脑海中的记忆辨别,看到了好几个脸熟的面孔,里面正好有人渣叶秋的两个闺蜜:宁燕燕与曾白书。

派对里通常有几个中心人物,在这种没什么含金量的场合里,家境尚可的叶秋算是其中受人追捧的一个。

宁燕燕与曾白书就不是了,她们充其量算是人渣叶秋身边被艳压的绿叶。

人渣叶秋很享受这种感觉,自然也很乐意让这两个绿叶跟着到处沾自己的光。

可惜她蠢多于坏,完全没意识到积怨已久的两个人早就合谋要对她下手了。

曾白书向来低调,一袭简单的白裙衬托的她气质温柔可嘉,妆容也清淡素雅。

这身打扮一下子就跳脱出了周围人的视线,显得别致又出淤泥而不染。

宁燕燕与之相较就泯然众人许多。

她气质俗艳但衣着不菲,身上穿的都是奢侈品牌sumpA的当季新款,一件裙子的价钱足足抵她原来的几件。

平时的宁燕燕可不舍得下这个血本,但今天可是个好日子,能见到向来嚣张跋扈的大小姐叶秋狠狠栽上一个跟头,她就是花再多钱都觉得值。

与宁燕燕的幸灾乐祸相比,曾白书要更聪明一些。

她在见到叶秋满脸轻松,一点都没有受到录音影响的样子时,脸上想看好戏的神色开始不动声色地收敛,逐渐变为隐晦的谨慎。

一个星期之前,叶秋的手机偶然落在餐厅,宁燕燕与曾白书及时捡到,正好看见【顾寒之】这个名字打了电话进来。

两个人都知道,叶秋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

平日里他被叶秋各种贬低看不起,简直惨的让人同情。

宁燕燕是私生女,家里虽然有点小钱,但她寄人篱下又地位卑微,对顾寒之的遭遇很是感同身受。

加上叶秋令人羡慕的优渥家境与幸福家庭,让她每每在同情顾寒之的时候,都忍不住带入叶秋的角色去幻想一番。

这之后,她便逐渐对叶秋神秘的竹马有了好感。

然而越渴望,就越是触不可及。

叶秋因为极其厌恶这个竹马,手机里连一张他的照片都没存,平日里除了心情不好拉他出来骂两句,也从不提及他。

只唯一一次,她骂的顺口了,才把顾这个姓给说漏了嘴。

因为心怀好感,在看到顾寒之这三个字之后,宁燕燕神使鬼差地认出了他的竹马身份,并且偷偷记下了这串电话号码。

一旁的曾白书也暗自留了心。

曾白书表面不食烟火,其实出入这种场合的次数比人渣叶秋还要频繁。

她苦心钻营想嫁入豪门,奈何家境太普通,能看上她的富家子弟都只是想玩玩,没一个是认真想娶她的。

而家境尚可的叶秋在日常之中透露出来的竹马信息,加上这个神秘的电话号码,让她无端之中多了几分别样的心思。

曾白书没有轻举妄动,只是故意在叶秋眼前提了竹马几次,有意无意地刺激着她,让她更加的厌恶顾寒之。

叶秋比她想象中还要急躁和愚蠢。

在雨夜那一天,她还没出门就在群里发了消息,说是竹马的父母又来烦她了。

她嫌他们碍眼,心里简直烦得要死,还有那个穷酸男竹马,居然跟着出来送了伞,她根本一眼就不想多看他。

曾白书见她心情不好,便佯装好心地要给她打出租车代步。

叶秋先开始拒绝了,因为三人本是约出来吃饭的,餐厅离她的家不过两三分钟,坐出租反而不如走路快。

曾白书也只是客气客气,没想真的帮她叫出租。

但叶秋说不之后又突然反悔了,还语气很怪地发了嘻嘻两个字,跟她们说:让她们等一等,她暂时有个**要跟竹马玩一玩。

曾白书见到她的态度,直觉事情将有转机,便迅速买通了出租司机,让他用录音笔把全程记录了下来。

了解完车祸的全过程之后,她又将之转成音频消息,全数发送给了【顾寒之】。

事关生死,从司机那里得知车祸发生之后,二人总有一种奇妙的直觉:叶秋差点害死顾寒之,她也许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嘚瑟嚣张了。

宁燕燕对此有点兴奋,立刻就组织了这个派对,等不及就要看叶秋的笑话。

但曾白书跟她不一样,她对叶秋最后良心发现,冲出去救人的举动很是在意。

她为了以防万一,就稍微留了一个心眼,还准备继续录一些“铁证”,发送给顾寒之。

顾寒之那边对音频信息毫无反应,曾白书视之为默许的态度。

在接近叶秋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又试着拨通了他的免提电话。

叶秋虽然怂,但可不是傻,在顾寒之收到那条神秘信息之后,她很快就猜到了是这两个闺蜜做的。

另外也有脑海中的记忆佐证,出租车是曾白书叫的,这个奇怪的车内录音十有八九就是她的手笔。

而且两个人常常跟叶秋待在一起,会有途径联系到顾寒之也不奇怪。

叶秋嘴炮是不会嘴炮的,她这个小渣渣的最高段位就是开门见山_(:з」∠)_,所以面对款款而来的曾白书,她第一句话就是:“那天车上的录音,是不是你放的?”

“……小秋,你在说什么?我有些听不明白。”

曾白书神情温和之中略微含着一丝尴尬,回应滴水不漏,仿佛真的被冤枉了一般。

她早就预料到叶秋会兴师问罪,所以轻松反客为主,接下来假装露出一丝恍然,耐心而又温柔地询问道:“哦,我想起来了,你说的录音,是行车记录仪吗?”

叶秋还没说话,宁燕燕就跳出来指责她:“叶秋,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曾白书找人监控我。”叶秋不急不慢地陈述道。

以往人渣叶秋的暴躁与易怒在她身上全然消失不见,只剩下软萌萌又慢吞吞的脾性。

曾白书眸光微动,眼里对她的反应有诧异,但嘴角随之勾出一丝柔笑,一点也不怕被她指控:“我都说了,那是行车记录仪,不过音频消息是我发的。”

“司机跟我说明了车祸的事,还说你故意遛人,但鉴于你最后冲出去施救了,他认为这事你不用负担什么责任。”

“我怕你被姓顾的误会,才想把行车记录调出来发给他,证明你的清白,另外司机也可以当作证人。”

“小秋,你觉得如何呢?”

叶秋稀里糊涂听她绕了一大圈,到最后才扯明白是什么意思。

所以曾白书是想说,她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好吗?_(:з」∠)_

不过她跟司机的关系也太好了叭。

只是打个的而已,需要交流的这么密切吗?

盲秋发现了华点,却没把这大实话说出口,但她说出口的话可要比这个直接多了。

只见她满脸轻松释然地道:“不需要呀,我家竹马他已经给了我机会,让我老老实实地向他赎罪了。”

预备洗刷顾寒之冤屈的同时,叶秋还细心地把他的名字给马赛克了~

虽然不知道这两人搜刮了多少关于顾寒之的个人信息,但这种处处维护顾寒之的基本操守她还是要有的(@^▽^@)ノ。

“赎、赎罪?”宁燕燕的表情跟见了鬼似的,满脸的惊悚又不敢置信。

她万万没想到叶秋能有这么伏小做低的一天,而且对顾寒之的态度,天哪,这是她头一次没有在别人面前辱骂他。

甚至还破天荒地维护了他一次,简直是奇了!

曾白书的温柔表情也微微抽了一下,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

到了这时,两个人才开始注意到叶秋的不对劲。

人渣叶秋以前也会装可爱,声线又一贯柔弱细软,很会迎合男人的喜好。

但这只是她的社交技能,一眼就能分辨出真假,跟平时对人怄气指使的样子更是有着天壤之别。

而眼前的叶秋,虽然言行举止依旧软萌,但一点都不像是装出来的样子,甚至莫名其妙的,她脾气似乎好了不止一倍。

换在往常,她要是受了这种委屈,早就愤怒地要把屋顶给掀翻了天了,哪能是这种心平气和的反应。

“是呀。”

“唉,我以前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他的事,现在想起来真的是太后悔了,还有诬陷他的那些坏话,我真的不该那么冲动就说出口的。”叶秋顺着宁燕燕的话,态度十二分坦诚地开始给顾寒之洗冤。

宁燕燕不肯相信,目光略显讽刺,立刻嘲道:“那你的意思是,以前说的那些话都是不可信的了?”

“当然是假的啦,我的竹马其实一点都不穷,而且脾气好人品佳,人长得也帅,比明星还要帅的那一种!”

叶秋绝对不是在说谎。

顾寒之既然能成为文中的大反派,和男女主分庭抗礼,那各方面的硬件条件肯定是不会差的_(:з」∠)_。

以前的人渣叶秋之所以瞧不上他,是因为他身上没有她最看重的金钱滤镜。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顾寒之除了避无可避的情况下,几乎不肯理会她。

两个人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实质上的交流,她自然就感受不到这个竹马的魅力所在了。

但其实顾寒之的身材相貌无一不是出挑的,而且因为气质偏干净冷淡一些,长得又年轻,看上去就像是个还没出校门的清纯男大学生呢~

“比明星还要帅?那我倒是想认识一下他了。”

一个陌生的男人声线突然闯入三人的对话圈子。

三个人不约而同看向声音的主人:他五官阴柔,身材修长,声音也好听诱人,看起来比寻常人要再帅上一些,似乎是个脸半熟不生的网红。

“你是……常家私厨常喻吗?”宁燕燕有些疑惑地喊出了这个网红的名字。

……常喻!

刚刚还“被夸”心态很平和的叶秋,差点被这个名字吓得眼前一黑,连站都站不稳了:怎么可能……那、那个家暴渣男,居然这么早就出现了?!!

延伸阅读

惜玉楼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hmqxj.cn/aagy.shtml
这样一件小事和一个面目不清的女人,对于烈域来说,不过是一段蛛丝一般不值得记忆的插曲。

秦时明月之大楚当兴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hmqxj.cn/s6lz.shtml
作为一个刚上大学不久的司韵,面对眼前的复杂剧情完全无措。可他不是原主,并没有被迷雾蒙

穿越大唐之我会魔法之强势  http://www.hmqxj.cn/xwou.shtml
而在陆寒与陈锋离开之后,张欣然办公室的电话立马便响起,当然她的手机与陈天的手机也纷纷

撒娇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hmqxj.cn/no07.shtml
这一瞬间,宁锐感觉自己仿佛穿越了一般。那狰狞虬劲的兽爪,硕然,庞大,苍劲有力。全身附

女配打脸逆袭[快穿]绝情  http://www.hmqxj.cn/diqe.shtml
跟在叶细妹身后过来,正站在门口的叶蓁蓁听到这句话,心中忍不住的暗笑。她真的是越来越喜

网游之痕梦传说在线阅读第零章 前世因  http://www.hmqxj.cn/ik9.shtml
2018年七月,正值三伏天,空气中弥漫着灼热,夜里无星,地上也无一片绿荫灰蒙蒙的一片

足球小将之巨星系统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hmqxj.cn/6h96.shtml
这两个姑娘是寻风选上来的,现在出了事,她立马就让逢初去找大夫,自己则是愧疚不已。要不

当我怀孕之后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hmqxj.cn/x2qq.shtml
记不清楚这是第几次到山壁下仰望被隔断的天空,易随安倒背着双手,看那湛蓝的天空中放牧着

元灵成神路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hmqxj.cn/smwl.shtml
又一次选择关闭招聘网站,秦语叹了口气,仿佛无意识的拿起桌上的烟盒,掏出一根香烟点燃。

(文字冒险)十二骑士之吻卖弓男子  http://www.hmqxj.cn/p46e.shtml
走了一夜夜路,韩善终于是走到了一个大城市之中只不过,他突然发现,自己在临走前忘了一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剑之阴阳之鱼跃龙门(一)(7)

    药老在屋子里内心激动的一刻也停不下来,心想终于找到了极品的练药奇材,山上的普通人总是药效不够,害我差点被发现,静下心来,明天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兄妹离开,钱宗...?等我恢复修为离开这里就安全了。一转眼间天渐渐的亮了,天一身上又淡淡的浮现出一层金色的光芒,莹莹在他身边伸了一个舒服的懒腰,轻轻的拍了拍

  • [综+阴阳师]我有一把刀第2章在线阅读

    传说中,只要摘下生命之树上的金苹果,就会惊醒守护者耶梦加得。而当耶梦加得醒来的那一刻,就是诸神黄昏降临之时。当耶梦加得醒来,整个世界都将陷入沉睡。-耶梦加得睁开眼睛,柔和明亮的光线洒满了它的视野,有种不真实的虚幻感。自从被禁锢在无底深海之后,它已经有很久没见过阳光了。即使是环绕尘世的无底深海,对于它

  • 零点五绝不为攻之暴发户(9)

    “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两个人想在这十来万人口里边儿找一个人,怕是要找上一辈子。”林飞暂时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只能先去这片老城区观察一下地形,再作打算。林飞和周正开车来到了这片老城区,这片城区很是破旧,和城市的繁华格格不入。两个人就在这四处逛了逛,设施也很差,排水也并不好。“我们不会真的要这样漫无目的

  • 水云间之汪子璇第4章在线阅读

    吉林省,长白山山脉,浩大的天地在动荡,原本拥堵在长白山山脚售票处的人群,忽然不再跑动……他们的脚下的大地同样有些开裂,但幸运的是,不远处那完全崩裂的山脉留下的岩浆还没有流到这里……他们一个个身/体僵直的矗/立在原地……看着不远处壮观宏伟的一幕!大地裂开,山脉被拱起,漆黑的浓烟滚滚,大地是肆意横流的熔

  • 灵气复苏:万界瞳术在线阅读第6章

    院落里,嬴政正挥舞着一柄适合自己大小的剑,赵姬跪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挥舞的剑是天帝之剑,本来嬴政想要对他进行伪装的,结果才刚刚成功就发现这天帝之剑,竟然如同法宝一样能够随心所欲,自己就变化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根本不需要自己去伪装。简单的挥舞了两下适应了剑的长短,嬴政接下来便开始对天子剑法的剑招进行一

  • 火影:我在木叶卖忍术之第九章

    颜娇赶紧狡辩:“只许你有这个发卡就不许别人有吗?沈连平你把发卡还给我!”沈连平认得很清楚,那就是颜苏的发卡,冷笑:“方圆几十里就一家商店卖这种发卡,谁去买过老板都知道,要不要去对峙?颜娇你跟你娘一样不要脸小偷!”有人听到声音围观过来,颜娇怕丢人,匆匆扔下一句“拿错了”转身抱着孩子走了。沈连平嫌弃颜娇

  • 我谁啊第七章

    常嬷嬷后来再没说过话,等到冬桃装好一盒燕窝回来了,谢萧萧将弟弟抱给了一心照顾他的嬷嬷,她们母女俩便一起跟着常嬷嬷去了大房。大房中,小沈氏正不遗余力的劝说着老太太把谢青云往二房送。老太太虽然早已意动,嘴上却就是不说应,也不否定,只由着她说。待到小沈氏说的口干舌燥,都没等来老太太的定夺,才算是看了出来,

  • 陆先生的占有欲第四章在线阅读

    夜君殇看着那本老的泛黄的书,书虽然很陈旧但是拿出来却有着一股凌厉之气,“此书是我宗的开山鼻祖所创,是最合适空灵根修炼的”,慕情拿出一壶小酒示意夜君殇满上,夜君殇给慕情倒了一杯给他自己也倒了一杯,“师父,我身上还有一股力量,我可以将人定在半空中”,“你那是空间之力是属于仙的一种力量,在你之前天灵大陆也

  • 重生白夜追凶之王者归来第5章在线阅读

    江月把江阳的电话拉进了黑名单,她决定在这个案子结束之前不会把他放出来。特调处的洋楼里,孟良超调查这资料,脸色很凝重,江月倒了一杯咖啡放在他旁边。“慢慢来。”孟良超看似玩世不恭,做起事来格外的认真,特调处缺少人手,这种技术上的事情都落在他的身上。江月回到了自己位置上刚要整理一下之前顾家用人的笔录,法医

  • 灵长之争在线阅读第5节

    田洲提着鸭子回到家的时候,安格斯已经按照要求将良种黄豆分开,并且放到干净的布上,搁在外边的架子上晒。而他此刻正扒在刚送到了土豆箱上发呆,眼神空洞又茫然,像只迷路的傻狍子。“安格斯,我回来了。”田洲现在像带傻孩子的老父亲,看着傻孩子完美完成了任务,无比欣慰。安格斯看见田洲回来傻傻一笑。田洲将鸭子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