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特摄:张伟复制成神在线阅读第七节

作者:无上单身狗 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一路上齐大嘴带着陈骏德兄弟二人专挑小路走,生怕遇到什么人似的。

陈骏德见状,心里略微踏实一些,这必定是得了大当家的吩咐,避开他人。这件事看来足已说明大当家的心中是有些相信自己的话了,这样看来此事成功的几率就更大了一些。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看来大当家的经过自己的一番挑拨,心里边已经有了怀疑,这样就好办多了,一会我只需要略加引导一下就可以了,剩下的事就都由他自己来补充就行了。语言上一定要把握好尺度,这帮亡命徒可是不讲道理的,一言不对,或打或杀的,那就得不偿失了。

一路上齐大嘴的嘴就没闲着过,不停的嘱咐陈骏德此次前去一定要把大爷的病治好,陈骏德当然是满口答应。心里不断的设计起见到大当家的该如何将他的病给说明白了,刀是架在脖子上,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成败在此一举了。

冯天宇自己在后面踱步前行,满面愁容,满脑子都是在担心会出现状况,这次骏哥走了步险棋,一步错则步步错,真是让人担忧。可是自己又帮不到骏哥的忙,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以后看来得学点东西了,整日无所事事,东逛西走的没有正事啊,一到关键时刻就得靠别人,回去之后我一定要改。如果这想法要是让其父亲知道,都得烧高香磕长头感谢天上仙佛,这么多年了,这孩子真是长大了。

不一会的功夫,一行三人就到了大当家的庭院门口了,齐大嘴上前通报一下,不一会,里面出来了一个人。

“都进来吧”!

“都记着我说的话,跟着我进去”。齐大嘴在最后的关头还是忍不住嘱托一下,毕竟关乎到自己的身家性命了。

“大爷,人带来了”,齐大嘴毕恭毕敬的向屋里说到。

回应他的却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咳嗽声,在门外等候的陈骏德细细的听了听大当家的声音,可惜了啦,自己不是郎中,也听不出什么名堂来,但是听这动静,真真的惊天动地啊,看来这老小子真快不行了,为今之计,我就行一个拖字诀,等家里来了人,我还哪管他一土匪的生死呢。

好一会,咳嗽声止了,屋里传来一声“都进来吧”,齐大嘴带着这兄弟二人走进了大当家的里屋。

大当家躺在床上,刚才这一阵咳嗽,自己又是咳出了血来,看来自己真是要不行了,今天即使治不了这病,也要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是真的有人加害,老子临死前也要拉你垫背。

大当家的坐直了身体,看着三人,开口问道:“许多郎中都看过说是风寒,哪一个说的我这是人祸的?我们兄弟出生入死,患难与共,又怎么能有这种事发生,今日要是说不明白,老子就让你三刀六洞,吹灯拔蜡”。

陈骏德低着头四处留意观察,猛然看到床下后这嘴角微微上扬,这下此计当成。

闻听当大家的话,心中不以为然,切,这话吓吓小孩还行,你要是兄弟感情深,不相信我说的话早就弄死我了,还能背着人来见我,再说了,你们一群土匪又有什么道德仁义,这话漫说是我,你自己说出来的,又能信多少?

冯天宇吓得面无血色,这可如何是好哇,这还没出手呢,就喊杀喊剐的,但事到如今也就期望骏哥能圆满的成功吧。

“大爷,就是这小子说的,他还说能治好你呢,小子,快来见过大爷,大爷跟你说话呢”。

陈骏德抬起头,拱了拱手:“大当家的,小子略通医术,那日见你在堂上面色发青,而咳嗽时面露妖异红光,不像是疾病所致,但问大当家的这病来的是不是十分突然,看大当家的也是练家子出身,身体康健,体态匀称,本为长寿之相,但现在却印堂发黑,恐命不久矣。想必大当家的也看过许多郎中,大体的都是风寒一说,敢问大当家的,这风寒之症老百姓都知道,身体好的几碗姜汤下去,休息几日便可痊愈,但犹如大当家这般身强体壮,每日汤药不断,却一点不见好转的风寒,谁可曾见过”?

大当家的面无表情的看着陈骏德,毫无反应。陈骏德这是知道,他还在等着呢,这点理由不足以让他相信这手下的兄弟会加害与他。如今陈骏德要做的就是让他相信自己,给他理由就是了。

“大当家的医学药理的事我就不在多言,我得给你诊诊脉,看一看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都是猜测得来,料想你们兄弟情深的,估计也是那些庸医误诊罢了”。

说完,陈骏德走到床边,搭上大当家的手腕,低着头微闭双眼。外人看来像是在摇头晃脑的把脉,其实骏德心里边也在打鼓,我哪会诊脉啊,也就是挂羊头卖狗肉,装装相罢了。眼睛看了看床下,用鼻子使劲的闻了闻。

把完了脉,又看了看大当家的舌头,五官,对着大当家拱了拱手,满面沉重的说到:“大当家的,我已经看明白了,你这根本就不是病,风寒之症实乃无稽之谈,应该就是近三四个月的事,你是不是刚开始时感觉头昏耳鸣,浑身乏力,皮肤不红不肿无故瘙痒,食欲不振,夜不能寐”?

大当家的一听点了点头,最近这几个月浑身痒痒,吃不下饭,觉也睡不好,真让这小子说对了。

“之后便是口,喉干痛,胸部沉闷疼痛,每到天黑每日上吐下泻,呕吐伴随着血丝,随着时间到现在,大当家的每次呕吐都会有许多血块呕出吧”?

“恩,却是如此”,大当家的点了点头,脸上也不像刚开始那么狰狞了。

“大当家的咳嗽之症就是许多郎中将你说成风寒的原因了,你是肺腑有创,喉咙干裂所致,根本就不是风寒。你上吐下泻乃是胃所致,胸口气短沉闷乃是心所致,咳嗽带血乃是肺所致,头昏耳鸣乃是肝所致,试问大当家的这世上有什么风寒能如此多的病症,全身上下五脏六腑皆有损伤?我看这是慢性中毒,毒入五脏之症。还有一点疑问,如若证实,则可知大当家的中的是何毒,你近半个月是不是太阳穴偶尔会有如针扎般的刺痛感,疼痛来临时,钻心般的疼痛难以忍耐,而且最近发作越来越频繁”?

大当家的瞪着牛眼,死死看着陈骏德,心中如翻江倒海,这小子说的都对,尤其右耳疼痛的事,除了自己其他人都不知道,最近也没找过郎中,本来自己都放弃了,没想到老天爷睁眼了,既然能看出我的病情,就一定能治得好。但心中也明白了,手下的人有人动了手脚,想我正直壮年,怎么一个小小的风寒就差点去见了阎王呢。。

“你怎么知道的,却是如此,我这是中了何毒”?

陈骏德心里长长的舒了口气,唉,终于搞定他了,之后的事就由他自己发挥想象力了,小爷就等着回家喽。“根据大当家的症状,尤其太阳穴剧痛,应该是砒霜无疑”。

大当家顿时咬牙切齿的骂道:“是哪个王八蛋啊,让老子找出来,必将他碎尸万段!你赶快安排一下两位小哥的住处,以后每吨饭菜必要酒肉伺候,要是不满意,老子就弄死你”。

“是,大爷”,齐大嘴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心中不禁庆幸不已,哈哈,这次算*对了,日后我的好日子就要到了。

大当家的满脸的渴望看得陈骏德心里直发毛,这老头子什么意思,有话就说,何必搞得这么含情脉脉的?我靠,不是要非礼我吧,据说这帮天杀的土匪,总抓一些男童为自己玩乐。

大当家的踟蹰一阵才开口说道:“两位小哥真是不好意思,先前都是手下不懂事,冲撞了你了,这个不要放在心上啊,以后你就是我平顶山的贵客,对了,小哥如何称呼啊”?

“小子姓陈,名骏德,这位是我的兄弟冯天宇”,说完拉了拉天宇,冯天宇刚才都傻了,看着骏哥在那胡说八道,心里时刻担心那个地方说错了,就会被推出去给砍了,没想到竟来了一个大逆转,这下放心多了,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很帅气的笑容,殊不知表情极不自然,笑的比哭还难看呢。

陈骏德心中一想就知道,这土匪头子是要求他解毒啊,可是我这也不会啊,他到底是病了还是中毒其实自己心中也不清楚,看来还得走一步看一步,转移他的视线才好,要不然自己可就惨了。

“哦,陈小兄弟,你看我这现在该如何解毒啊,你得多费点心啊”。

“大当家的,你这多亏遇到了我,要不然在过些时日,可就仙神难救了,但你现在的身体,虚不受补,任何药物都难以见效,我观你的症状,是慢性砒霜中毒,应先找到毒缘,然后这几日你不要喝酒吃肉,喝点小米粥就好,正午时分要出来晒一个时辰太阳,之后喝一碗盐水,中毒之症当可控制,我也要琢磨琢磨,想想药方,你放心吧,有我在绝没问题,明日我在来看看”。

大当家的点了点头,“一切就依陈小哥所言就是”,言罢脸上阴森恐怖,头上青筋尽露,“老子对自己兄弟可是真心实意,没想到竟有如此狼心狗肺之人,这是要置我于死地,可是我这毒又是如何来的呢”?

“大当家的俗语讲病从口入,你这是应该在饭食中做的手脚,说来也奇怪,我看这厮用毒甚有用意,是分数次下毒,观大当家的情况,这是他刻意为之的,好像在等什么,并且这几个月当中,来来回回这么多郎中,就算是有个把庸医,没有瞧出来,但是这么多郎中都说是风寒,这就不太正常了。大当家你想一下,在你食物中下毒,能不被人察觉的有几人?而控制郎中谎报病情的又有几人?说句不该说的话,大当家若是因病故去,在这山寨当中谁得利最大呢”?陈骏德慢条斯理的对着躺在床上的大当家的说到。小爷今天必须让他将注意力转向反骨仔身上,要不然成天让我给解毒,我也不会啊。

刘大当家的脑海中回想着,能做成这件事的并且获利最大的就是这山寨当中的几个当家的了,看来我还得验证一下,此事还有待斟酌啊,但不管怎么样,这个小子还算是有点用处,说得也有鼻子有眼的,姑且好生招待几日,等家人来了就让他下山去吧。遂吩咐人带着陈骏德兄弟两人去休息去了。

然后着人偷偷下山请郎中过来,随便去趟娘子山请自己的四妹带人来这,关键时刻还得自己的妹子。如若真是有人暗害,这么久的谋划准备,想必已经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这东风应该就是我的死吧。此事没有四妹怕是难以圆满。这事自己一定要弄得清楚明白,看来这饮食也得注意,好在就是小米粥,谁都会做,让自己信得过的兄弟去弄吧。想了一会,刘大当家的也乏了,便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屋里不时的传出剧烈的咳嗽声。

这下冯天宇可算安心了,看着屋里一应家具,躺在床上不住的唏嘘,唉,这才是生活啊,厚厚的被褥真是舒服。昨夜也没怎么睡觉,不一会就睡着了。

陈骏德看着熟睡的冯天宇,心里也算松了口气,我们被安排在了大当家的隔壁,看来第一关算过了,他肯定还要去找郎中确诊,但是这铁岭卫的郎中他是不会找了,去沈阳来回得有个几日,等那个时候,我与大宇就回家了,这帮土匪心里有了芥蒂,日后必火并不断,在以大宇家的势力,以后这平顶山将再无土匪了。

晚饭的时候,看着满桌的鱼肉,冯天宇泪流满面,用手指了指饭菜,激动地难以言语,不吃苦不知道肉香酒甜。这顿饭吃的场面相当的壮观,两人昨日就吃了一个窝头,骏德好些,平时也是吃窝头饼子,没觉得有什么,整个窝头都吃了下去。但冯天宇就吃了一口,这下如鱼得水,吃的是满桌狼藉,酒足饭饱之后,兄弟两人躺在床上大口喘气,吃的有些撑,正消化食呢。

“骏哥,你真看出来那老土匪是中毒了”?

“我哪里知道啊,我你还不知道啊,我立志功名,哪有行医看病之能啊,医术都不曾看过,都是瞎说的”。

“那你咋说的他相信了呢,我看你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不像是胡说八道呢,病症都说的他点头不已,尤其是说他太阳穴的事,他都惊呆了,你肯定是看出来了啊”。冯天宇不信的摇了摇头。这要是胡说,那都能当郎中了,关键是病人自己都相信了。

“哈哈,但凡身体有病之人症状都差不多,我见到他两回,他都是时不时的挠着,不痒如何会挠。浑身无力,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就更是正常了,你又看哪个病人能吃能睡啊。其他的胸闷气短,最是正常不过,每日在房间里躺着,就是一好人也得闷出病来”。

冯天宇听完傻眼了,这也行,“你还说他上吐下泻呢,还有太阳穴的事我咋就没看出来呢”。

“这个就更简单了,你进屋之后有没有看到床底有马桶,还有一小盆,在我给他诊脉的时候我注意看到盆中有些块状东西,用鼻子一闻,一股血腥子味扑鼻,这才推断他是有吐血的症状的,太阳穴的事其实是最好解释的,漫说是他,就是一正常人每日没黑没白的咳嗽,这太阳穴也会疼的啊,随着咳嗽的时间长,疼痛就越演越烈呗”。

“这,这,骏哥,你真乃神人是也,这你都想得到啊,小弟我佩服的五体投地”。冯天宇这下彻底没了脾气,“那你说他山寨里的人有要害他的也是假的呗”?

“这个我看十有八九是真的,你想一常年练武之人,身强体壮的,怎么会如此轻易的得上这种病症,练武之人得小病要么几日便痊愈,得大病要么几日就死去,哪有这么长时间藕断丝连的?而且你有没有发现咱们进山一来,这个寨子已然分成了几个派别,这山寨分崩离析就在此时,最好等咱们走了之后再出状况,要不然他们神仙打架,殃及鱼池,你我遭这无妄之灾啊”。

冯天宇很是认真的看了看陈骏德,看的骏德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宇,你要干什么,怎么这种眼神看着我啊,有事你说话,你这恶心人可不成”。

“骏哥,你说你的脑子怎么长得呢,什么事你都能弄出花样来,唉,我要是有你一半,我父亲也不会总责骂我了”。

“大宇,不是我的脑子多好使,只是你缺乏一双能看见规律的眼睛,什么事都有其发展的规律,孔圣人曰之为仁,韩非子谓之为法,老子说其为道,佛家说之为智。我管这个叫做知行合一”。脑海中不禁想起了自己的老师,那位传他心学的恩师张学正了。

冯天宇不解的看着陷入沉思的陈骏德,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他了,心中骏哥的形象也是越来越高大的起来。

延伸阅读

柒时墨茶沐琉夏山外青山  http://www.0foo.cn/pt7f.shtml
门外站着吴、许、方三人,古怀正忙请入内,方泉生反手将门闭上。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格洒入,

灌篮高手之最强三井寿之外执事堂  http://www.0foo.cn/gvlc.shtml
午夜,狮首峰一片寂静,众人皆在酣睡,唯有天上皎洁的月光映照在大地,伴随着点点虫鸣。不

神剑林平之初次注射  http://www.0foo.cn/bus.shtml
“啊!师父!他醒啦!”老人听到身旁少年的喊叫声,连忙定睛看向叶琴,确认叶琴确实醒了,

仙域之皇第八章  http://www.0foo.cn/xqcu.shtml
6点的时候,程言准时回到了行里。魏岚怀着忐忑的心情,把重新做好的数据报给了程言,程言

听见你的声音之池秀妍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0foo.cn/6gqr.shtml
几日后,待还欢伤口愈合得差不多向岭便带着还欢一同出差了。还欢依旧晕机,但向岭除了准备

北大道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0foo.cn/ns4.shtml
”这黄鳝豆腐汤可以补气血、强筋骨、祛风湿啊!”“多少钱?”“大姐,三毛五一斤,有粮票

[全职高手BG]剑圣与小花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0foo.cn/sp0v.shtml
方名回教室的时候,一眼就看见自己那个长得帅帅的同桌坐在座位上,手里一下接一下地转着笔

洪荒之最强掠夺系统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0foo.cn/dqwe.shtml
相识仅仅一天不到,二人已经领证结婚了。白夜一直在注意着她的老婆,因为他很想知道她老婆

她又甜又软之第五章(5)  http://www.0foo.cn/njap.shtml
黛玉抿了一口橙汁,味道不像以前贾府里为了迎合小姐们的口味刻意做出来的甜腻的感觉。她较

论武尊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0foo.cn/uenh.shtml
药铺内,杨之易正嘱咐着一众学徒弟子:“今日之事,多谢各位好兄弟帮忙了,还要拜托一件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搜救犬哈吉在线阅读全新的李卫东

    李卫东放学之后直接跑回家拿钱就去了理发店。他理了一个圆寸!李卫东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深吸了一口气。走着街上的李卫东,对着人们投来的异样目光,他不屑的笑着,他已经完全不在乎了。此时的他就差一个金链子戴在脖子上了,宛如一个黑社会马仔。他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他要让自己变强大,变得让人惊奇,变成一个有文化

  • 序列之主在线阅读第一节

    在充斥着消毒水气味的病房内,一娇小的身板正躺在病床上,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小脸上,是一双因为悲痛而变得通红的双眸,紧盯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强迫自己接受双亲已过世的事实。柳心颜动了动被手铐铐在两九六旁的手,金属相撞的声音在空荡荡的病房之中响起。紧接着病房门外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音,紧接着房门口被人给推开。

  • 僵约之无限兑换在线阅读第五节

    人们对狐狸的印象一般都是拥有惊人的美貌,红毛狐狸美艳,白毛狐狸纯洁,至于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黄毛狐狸,就好像被大家排除出了狐狸的大家族似的,一提起来,许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黄的?那不是黄鼠狼么。对此,胡欢有话要讲。黄毛狐狸怎么了?黄毛狐狸吃你家鸡了啊,凭什么歧视我们?!偏偏说完这话没多久,他还真吃人家鸡

  • 穿进性转文后每天都在修罗场在线阅读第2节

    韩沐沿着国道向市区走去,之前那个女声是从那些报废汽车中传来的,现在时不时都还能听到。女声说那种天上掉下来的怪物被叫做冥物,天上那个门被叫做冥门,韩沐寻思这应该不是有什么研究发现,纯粹是国人喜欢取名字吧,台风都有叫山竹的,这个门被叫个冥门也没啥毛病。他也是刚刚发现,距离末世开始已经过去十天了,他是在第

  • [文野]谷崎哥哥的大危险!之结交朋友(3)

    又是忙碌的一天,冷恋熏帮那些村民们看完病,正准备收拾摊位走人。一个不小心,脸上的面纱掉了,她正准备低头去捡,却发现一双比她动作更快的一双手。冷恋熏抬头,正撞上一对友善的目光,她甚至能看到那琉璃色的眼珠倒影的小小的自己。冷恋熏换上平时的冷漠的神情,戒备地看着他。殷月只是帮她把面纱捡起来,抖了抖,便交还

  • 龙葵的斗罗大陆之旅在线阅读第7章

    等到黑漆漆地屏幕亮了起来,观看陈清都直播的人比原先又多了三分之一,各种关怀备至的问题铺天盖地。尤其是他们看见了主播最后一剑砍掉大粽子,血流三尺的时候,所有人都是热血沸腾。就算陈清都发话澄清说全部都是易青青的功劳,褒扬的弹幕还是没有停下。“我靠,这是什么神奇操作!我还以为主播就要凉了呢。”“这下子竟然

  • 都市之走路有红包在线阅读第八节

    目光撇了一眼面色苍白的叶定山,夜风继续迈步前行,目光重新投向这云顶山的青翠山水。夜风是知道叶定山是叶清雨的爷爷,也知道他的身份地位。可哪又如何?凡世俗尘罢了,百年后也不过一捧黄土,焉能让他夜无风给上一点面子?可笑至极!一边的叶定山看的夜风逐渐远去的身影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暗暗的擦了一把冷汗。先前他是不

  • 破败新世界小钱而已(求收藏鲜花)

    “当然不介意了。”周心悦说道:“不过买车可是一件大事,不用提前在网上选一选吗?”“那都是预算不够的人才做的事情。”江浩回复道:“我不需要。”“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周心悦觉得发信息太麻烦,直接给江浩打了电话。“你在学校门口等我吧。我送毅哥回去,正好再接着你。”江浩直言道。以前的周心悦对他可从来没有

  • 都市:我的右手能进化万物在线阅读第十节

    姜若芯看了蓝玥一眼,握了握她的手,就看到蓝玥泪水留下来,一直摇着头,嘴里呢喃着:“公子,公子,不可以啊,不可以啊。”姜若芯仿佛没有听到蓝玥口中的恳求,一瘸一拐地向那黑袍人走去。黑暗一点一点地吞噬的姜若芯的身影,直至完全看不见。姜若芯再醒来是已是第二天一早,醒来她便看到一抹素淡的帘子,她慢慢的起身,发

  • [齐灾+黑篮]后座的我妻之第八章

    包厢里一瞬间的安静之后,那个卖货的壮汉握着拳头冲了上来,顾明泽堪堪接下了他的一拳,没想到那个清扫人员小六子也身手了得,壮汉的凶猛与小六子的灵活使得顾明泽有些无力招架,与此同时他还要保护身后的谢楚。谢楚知道自己这时候帮不上什么忙,能做的只有尽量不添乱。原本被揍趴下的小弟正挣扎着站起来,谢楚不知道自己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