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自从我捡到了双黑在线阅读怨女骨一

作者:莳晴 来源:晋江文学城

陈知南暂时留在小泉堂了。

李重棺说这孩子看上去还是机灵的,凑合用两天,若之后真的用不惯,就只好请天师出山了。

“说是建国之后不准成精,”陆丹耸了耸肩,道,“但说实话,这段时间作祟的鬼怪越来越多,不然泉哥也不会想着请天师出马。”

“结果请来了南哥你这个什么也不会整的……哎,说实话,南哥,”陆丹一脸好奇地问道,“天师真的没教过你什么吗?”

陈知南答,没有。

“真没有,在这之前,我甚至不相信……”

不相信世上有鬼。

不相信陈旭那个糟老头子真有什么过人的通天本领。

“那天师怎么不自己来,”陆丹咕哝道,“不懂。”

陈知南叹了口气,他也不懂。

“无所谓啦南哥,”陆丹摆摆手,安慰道,“你好歹是陈家的人,争点气,天师送你过来,总有他的道理,没准这番是你的机缘呢。”

“卤蛋儿,”陈知南问道,“你和泉哥一直说陈家陈家……我家,有什么不同么?”

“现在只剩我和我爷爷了。”陈知南苦笑了一下。

“南哥你不知道,你家可厉害了——”

“回头再和你说,天要亮了,我去睡会儿。”陆丹撂下这么句话,眨眼就跑没影了。

李重棺下厨煮了面,陈知南直接吃了,没敢挑毛病——比如李重棺忘了放盐。

人在屋檐下,该低头就低头,陈知南选择认怂。

李重棺收拾掉场面,早上还没有客人,便自己拿了本书,坐在那儿读起来。

陈知南无所事事地跑隔壁进步面馆串门学习如何进步去了。

再回来的时候,李重棺抬头叫他:“去把天师给你的书拿来翻几眼,练画符,再那边桌上练。”

“喔。”陈知南无奈,点了点头,去一边浪费笔墨玩鬼画符去了。

第一位病人来得很晚,约莫十一点出头,是一位中年男子,看上去四五来岁,塌鼻小眼浓眉,头顶有些秃了。

来开几味补肾的方子。

李重棺看了看他那副肾虚药,叹了口气:“先生,平时克制一点,身体重要。”

那男人脸色一变,驳斥道:“乱……说什么话!我替……我替我爹抓的!”

陈知南很想笑,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嘲讽患者总是不大好。

李重棺没忍,乐呵乐呵笑出了声。

陈知南发现,李重棺凡是对着患者,脸色总是很和善的。

“最近有遇到什么糟心事么?”李重棺开好了方子,起身抓药前意味深长地看了那男人一眼,“身边有人不大一样?”

那人如临大敌般地瞪着李重棺。

李重棺不再说话,替他抓药去了,只偶尔抬起头来,笑吟吟地看那男人一眼。

陈知南是不愿与笑着的李重棺对视的,总觉得在看一只千年老狐狸,那目光中掺了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总能带起他一身鸡皮疙瘩。

也不知那男人怎么样能撑得这么久。

李重棺抓了药包好,笑吟吟地又往男人旁边坐去。

那男人脖颈冒出汗来,先轻声嘀咕了几句,见李重棺不搭理,才一把拽住李重棺的袖子,慌慌张张喊到:“大……大仙救我!”

那男人本只是听人说这家药铺的老板不一般,方才见李重棺一脸高深模样,径自道出了他最近所恼,又实在是熬不住了,此时有了李重棺这根救命稻草,自然不肯放过。

“疯了——都疯了!”那男人激动得很,站起又坐下,股骨都打着哆嗦,唯有拽着李重棺那手,是决计不肯松开的,“大仙!大仙救我!”

“我本无名小卒,”李重棺用了大气力,一点一点把那男人的手掰开,“说实话,阁下虽处境不利,但面上未见凶相,若有何不顺,可与我一说,在下定竭尽全力。”

李重棺摸了块手帕递过去,笑道:“擦擦汗,别怕。”

“怎么称呼?”

“我姓刘,叫兴国。”刘兴国抹了把冷汗,把布帕紧紧攥在手里,扭了几转反复揉捏着,“在一家手工艺品店当班,做小工。”

李重棺注意到手腕上换着的一串珠子,问道:“佛珠?”

刘兴国摆了摆手,道:“什么佛珠,普通边角木料磨的珠子,佛珠那都是对外欺着那些不清不楚的游客老辈……”忽得一排脑袋,又急道:“您说,您说这不会是老天爷看到了,报应来了吧?”

陈知南想,嘿,没准还真是亏心事儿做多了。

“别多想,先说说出了什么事情。”李重棺道。

“是这样,前段时间,店里有个伙计当班到一半,忽然跟着了魔似的,扭扭捏捏地坐到镜子前边开始梳头发……”

“一个大男人!你知道么,男人!”刘兴国越说越害怕,止不住地发着抖,“还咧着嘴邪邪地笑,看着人就笑!”

“这种事,”李重棺失笑,“应该去第二人民医院看看,精神科。”

“太邪门了这!医院不管事儿啊!”

“紧接着几天,有人对着镜子抹头油,有人抿胭脂有人上香粉,”刘兴国道,“老天爷,他们一个个大老爷们,手里什么也没拿——就握着把空气梳头!”

“一直都是这样么?”李重棺稍缩了缩眉头,问道,“没停?”

刘兴国否定道:“不,每次约莫一二十分钟,过了就好。”

“最奇怪的是,事后都不记得。”

“都不记得?那你有没有,嗯……”李重棺看了刘兴国一眼,道,“发病过?”

“我不知道。”浑身一个瑟缩,道,“可能有……就算是有,我也不记得了。”

“那这事儿我管了。”李重棺点点头,应下了。

“回头给你四姑烧点纸钱,”李重棺点了点头,道,“叫她晚上带钱过来。你呢,就把药钱付了,我下午过去看看。”

的四姑上半年刚去,听了这话,顿时脸唰地白了,更加坚定了“李重棺是位隐于民间的大仙”的想法,不住的点头,又是摸摸脑壳又是拽拽衣角:“那……那麻烦大仙了……”

“哎,你们哪家手工艺品店啊,”李重棺笑了笑,道,“记得劝劝你们家老板,别老讹消费者,钱还是挣个安心,不然容易遭报应的。”

刘兴国拿了药慌慌张张地跑了。

陈知南练到一半,等刘兴国一跑,就抬起头,喊了下李重棺:“推演少行,泄天机要折阳寿的,泉哥。”

“还是为这么个塌鼻子公猪,不值得。”陈知南叹道,“好歹也该是为了个大妹子,说点诸如‘姑娘我算出你命中注定嫁给我’这一类的腻歪话才好。”

李重棺顿了一下,似乎是笑了,声音却是冷的,轻轻应了一句:“知道了。”

“不会的。”

“会的,”陈知南坚持,“我爷爷是天师,你要听我的。”

“真不会,”李重棺道,“你爷爷也曾叫我注意过……不会的。”

“和大妹子说话……你倒是很有经验啊。”

“你爷爷是天师,你承了他几分衣钵?”李重棺回头白了他一眼,嘲道,“练到哪儿了,过来试试。”

“我不会画,”陈知南直言道,“一分也没承,没天赋。”

“你还没试过怎么知道。”李重棺道。

陈知南忽然问:“泉哥,那天你甩的竹签子……”

“天师以前给我的。”李重棺答道,“他作得一手好法。”

“这老头子,”陈知南有意无意地站起来,手里头不知道攥了什么东西,慢悠悠地朝李重棺走过来,“他可从来没和我说过。”

“想来爷爷每每去外头摆摊子算卦,还都不是骗人的。”

陈知南笑了笑,又问:“泉哥,你说我爷爷身体不好,偶尔头疼脑热的,和这个有没有关系?”

“也可能是年纪大了,”李重棺微趴在桌上,继续翻着书,心不在焉地答道,“天师从前身子是很硬朗的。”

“很早是多早?”

“你还没……嗯……”李重棺话只说了一半,没头没脑地便不再继续说下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陈知南总觉得李重棺方才那句话,是说“你还没出生的时候”。

未免也太好笑了点。

李重棺忽然感到陈知南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背后,条件反射地想躲。

没躲过。

“刚一笔一笔照着画的,”陈知南凝神看着李重棺,嘴角稍微勾了一下,退开几步,道,“泉哥,你刚才想试试?”

李重棺看着陈知南手上燃起蓝白色火焰的黄符,漠然无语。

他脚边也掉了一条,无声无息地散发着最后一点微不足道的光热。

“此符见阴邪之物会自燃,”陈知南淡淡道,“我没画错吧?泉哥?”

“你要不要解释一下,”陈知南顿了一下,一字一句地说,“‘你’,是什么东西。”

小泉堂里忽然就安静下来,气压低的可怕。

“昨晚没注意,”李重棺轻声道,“兴许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溜了进来?”

“别太紧张了,小鬼,伤不了你的。”李重棺说。

陈知南深深的看了李重棺一眼,没接话。

李重棺眉头一皱,目光也带了几分厉色:“陈知南。”

“你怀疑我?”

“……我不敢的,泉哥。”陈知南又往后退了一步,靠在后面的柜子上,“我只想听你的回答。”

“借口可以不用找这么明显的,小泉堂白天闹不起鬼的。”

“我都知道。”陈知南说。

“你也救过我,我没把你当坏人。”陈知南摇了摇头,道,“我只想要个答案。”

“泉哥也好,爷爷也好,”

“还有卤蛋儿,你们口中的陈家,牛鬼蛇神也罢。”

“我发现我除了知道我自己一无是处以外,”陈知南自嘲地笑了笑,“一无所知。”

“泉哥,”

“你究竟是什么?”

李重棺很久没说话,往陈知南那儿走了一步,斟酌一下有退了回去,往椅子上瘫去了。

“我就是个人。”

“白天出现在小泉堂的,只能是人。”

“那‘阿布’呢?”陈知南问道。

“他也是人。”李重棺答。

“有血肉有灵魂。”

“即使那不是他。”

陈知南没再说话,踌躇一小会儿,又坐回原来的位子去,一笔一划的练他的符去了。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陈知南轻轻说了一句:“泉哥,你当我画错符了吧。”

李重棺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答,练你的吧。

陆丹估摸着要睡到晚上,天天值夜班对身体也是不好,陈知南便考虑着和他换个班,却被李重棺拦了。

天还没黑的时候,李重棺关了店门,趁着那边手工艺品店还没关门,带着陈知南先去摸一趟了。

说实话,陈知南现在有点害怕天黑,总觉得回冒出一个阿布来,拍烂了小泉堂的门,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瞅着他,阴气森森地笑。

那家手工艺品店,是个卖劣质佛珠的,顺便卖些木梳一类的女孩子家喜欢的杂物,店里头甚至置了一套雕花木妆台,上边搁了几层的首饰盒。

连陈知南一个男的,都觉得这些物件儿简直精美绝伦。

陆丹若是在这儿,怕是要高兴疯了。

那梳妆台边上坐了位夫人,戴着花帽,看不到脸,没准是个美人儿,可惜看上去壮实了些,旗袍勒得有些紧。

门口白了一筐一筐的珠串,大珠小珠合起来的,多是木质,从浅黄到深红,偶尔几串掺了玛瑙珠子。

李重棺随意拈起一串,问道:“怎么卖?”

老板娘此时正摇着大蒲扇,瘫在躺椅上,歪着脑袋缩着肩,一动不动地瞪着李重棺。

那眼珠子瞪得真大,跟个甲亢的似的。

延伸阅读

美国UEE干洗加盟  http://www.gensoftsolutions.com/722.shtml
美国UEE干洗一直以来致力于向各地客户提供国际水准的全系列水洗机、干洗机和相关配套产

伊斯曼干洗加盟  http://www.gensoftsolutions.com/g6au.shtml
人们现在的生活越来越方便快捷了,所以在生活中有很多的行业兴起就是为了满足大家的生活需

迪拉格男装加盟  http://www.gensoftsolutions.com/60yg.shtml
迪拉格男装品牌源自時尚之都法國巴黎,20世纪早期的维也纳工作室,吸引了众多艺术家,他

铭鼎五金加盟  http://www.gensoftsolutions.com/g4em.shtml
本公司始终以市场竞争为导向,大众消费为目标,以的品质,可靠的信誉,赢得了与国内外许多

醴陵加盟  http://www.gensoftsolutions.com/yo77.shtml
醴陵工艺礼品专注于原创设计,结合流行的动漫、卡通趋势和元素,每月不断推陈出新,让自己

大朗万香布行加盟  http://www.gensoftsolutions.com/nvsi.shtml
大朗万香家纺布艺主营雪纺布、网布、色丁、棉布、不倒绒、韩国麻、仿真丝、皮革等。在服装

海宇女装加盟  http://www.gensoftsolutions.com/2g0.shtml
很多女人看看自己的衣柜,又觉得没衣服可穿了。其实一年四季,女性消费者对服装的需求都是

创新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gensoftsolutions.com/b5ou.shtml
创新装饰装潢加盟详情深圳市创新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是具有国家级资质的专业公司是深圳装饰协

君望加盟  http://www.gensoftsolutions.com/yovf.shtml
君望家纺总部是从事于家居用品设计、生产、加工为一体化的毛绒玩具生产企业,公司地理位置

崇文门酒店加盟  http://www.gensoftsolutions.com/b9gt.shtml
崇文门酒店加盟酒店概况崇文门酒店座落在首都繁华市中心,具有中国现代派设计风格的外观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寻陵计冥府智神

    沉闷的一声之后,我微微挑眉,看着断成两半的羊排以及断成两半的灶台之类的厨房的灶台,瞥了眼呆立在旁边身着简单服饰,袒露出右臂的棕色长发的少女。【小宇宙拿来切菜呀】“潋然…”她似乎回过神来,然后一把抓住我的手,讪笑道。“你很厉害。”我一挑眉,“不客气。”沉闷的空气似乎要灼烧整个大地一般,炎炎夏日伴随着海

  • 救赎在线阅读第二节

    拿着银行卡,叶谦就近找了一家银行,从ATM机器上取了两万块钱的现金,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把钥匙上的地址给司机说了一遍后,就坐在后座上闭上了眼睛。因为叶谦此时有点慌,在系统把奖励发放给叶谦后,叶谦在脑海中怎么叫系统,系统都没有丝毫回应。出租车在首都的车流中行驶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慢慢的停了下来。叶谦睁

  • 饥荒之荒野求生不熟悉的熟人

    “阿姨抱歉,今天要麻烦你们了,这是我做的一些能量方块,可以增强精灵的体质。”“你说你,来就来吗,还带什么礼物,快进来,别再外面冻着。”赵高的母亲赵云再接过高达手中的罐子后热情的招呼高达进来。高达进门后赵高从自己房间跑出来。高达见到赵高后,又从包里掏出一个管子塞到了赵高手中。“这个是?”“这个是草蚕果

  • 遇妖记叛徒

    慕容袄雪,出来吧我们回家了!”慕容城风突然一转脸色看向了凌家庭院内的一位少女道。这句话一出凌家上下顿时汗毛直立,谁都没想到凌云天所收的义女凌袄雪竟然是慕容家的人!“太祖爷爷,你怎么现在才来接人家啊!人家呆在凌家都玩腻了!”慕容袄雪突然扭过脸去,一副不想搭理慕容城风的意思。凌云天那家伙一陨落,祖爷爷这

  • 大命师大碗望江楼

    大颂王朝,江陵两岸。大碗望江茶楼。“列位看官须要知道,那史家五兄弟不仅武功卓绝,更拥有一身驱虎役狼的本事!眼见久战西山一窟鬼不下,史家五兄弟一声令下,周围腥风四起,却是无数虎狼猛豹一拥而上,只片刻间西山一窟鬼便各个挂彩!”茶楼内,数十位穿着各异的贩夫走卒显然被说书人的故事吸引,听到精彩处,一干人等齐

  • 外室她不做咸鱼了在线阅读第六章

    却说四人的攻击以雷霆之势袭来,而徐牧却还没有任何反应,四人心中一喜,以他们足以开金裂石的攻击,只要徐牧被击中,定会命陨当场。没想到刚才不可一世的魔头,如此轻易的就将被他们斩杀,看来先前高估了此人的实力。只是当四人的攻击落到了徐牧身上时,却如同打在了一团棉絮之上,更令他们惊恐的是,他们攻击徐牧的部位竟

  • 威震九域第9章在线阅读

    “我来了。”沈望轻声说,回答他的是一片静谧。房间里几乎都是沈望母亲留下的东西,他考虑过无数次把这些搬走,然后永远不再回到这里。可是那女人重病时说,她舍不得这个家。沈国恒不领情,但他却记得女人说过的每句话,甚至还有她吐字的速度和语气,脸上细微的表情。“长大了每个月至少来看妈妈一次,好不好?”女人说,“

  • 风水禁忌在线阅读第6章

    闲暇的日子总是过的比自己想象的要快很多,从虎妞的体型上就可以看出这一点,虎妞长肥了不少,可惜的是,腿完全没有跟上身上肥肉的增长速度。身上套着睡裙的少女盯着躺在自己脚底板旁边正睡得舒服的肉球有些恍惚,它还不傻,知道往有风的地方钻,脚那头正好对着窗户,有丝丝凉风,比其他地方凉快多了。詹小楠把身上的薄被单

  • 幻灵星传说第8章在线阅读

    “这话可就不对了,我当初看宋江小子交不上学费,他可是硬生生捡破烂卖瓶子凑出来的。”一位磕着瓜子和他姑不对付的中年妇女,冒出这么一句话。中年妇女是刘家媳妇,不对付的原因说来也好笑,就是他姑没和刘家媳妇说她拿了人家的菜,还被刘家媳妇发现了,两人就一直看对方不顺眼。本来在农村这也是小事,只是私底下不高兴,

  • 叶老太回七零在线阅读第三章

    张秘书来到林云面前后,连忙对林云鞠躬行礼道:“小少爷!真是对不起,路上堵车,所以我来晚了。”嘎!在场的众人见到这一幕后,全都懵了!特别是菲菲和吴少,他们都惊的张大嘴。这是怎么回事?张秘书竟然给林云鞠躬?竟然称呼林云为小少爷?这时候,张秘书扭头板着脸说道:“吴总经理,这就是新董事长,你们还愣着干嘛,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