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犬夜叉之大妖怪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basanxinyi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两人进内院来,红莺正坐在廊下做女工,清晨太阳透过一边的石榴树,斑斑驳驳打在她身上,加之神情认真,颇有几分娇态,叶昭夸赞道,“果然,跟着表妹的人,自是与别人不同。”

惜音含笑不语。红莺见两人一同回来,忙收拾好东西,起身隔着远远的距离行了礼,就退下去了。

两人推门进房里,有淡淡的熏香味道,惜音去拿针线,“阿昭,把衣服脱下来。”

叶昭巡视着屋子,和以前大致一样,屏风上的簪花仕女图、官窑的香炉、精致的玲珑架、清风漾进浮动帘纱,扫在几案的古琴上……叶昭的视线停留在一幅画上,泼墨蓝色的战袍铠甲、腰间系着宝剑,好一派威武傲骨——这不是别人,正是她叶昭。那神气、眉宇间,都像是活生生刻印出来的。那晚灯火昏暗,又因做贼心虚,竟然没有发现这里挂着这幅画像。

“表妹,真是丹青妙手。真传神,照镜子似的。”

“又夸大其词。”惜音帮着叶昭脱了外袍,坐在窗格子下一针一线细密地缝补起来。

叶昭双手抱胸,继续盯着画像看,“都爱上自己了,穿上战袍真有这么帅吗?”她呆呆看着,仿佛听到战场上厮杀的惨烈叫声,夜半听着伤兵撕心裂肺的叫喊,想娘想家想妻儿,敌人冷嗖嗖的箭头正直指你的胸膛,这些记忆滚滚而来。叶昭呼了一口气,看向惜音。惜音正为自己缝补衣服,在过窗的柔和光线下,尽显女儿家的娇媚动人。叶昭突然红了眼眶,她和惜音,以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生活着,她轻施粉黛,自己沙场浴血。她好像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一个能绣花画画,相夫教子的自己。虽然她一直不屑。看着惜音,更觉得怜爱有加,直直看着,目不转睛。

叶昭看得发怔,把脑袋探过去,看见惜音正绣着字——昭和惜。在自己那件洗得泛白的袍子上,那两个字实在是耀目得很。一针一线、一昭一惜。字紧紧贴在心口,叶昭像做了亏心事一般,将袍子穿在身上,瞬间感觉穿反了刺猬甲。

“表妹如此贤惠,女工丹青,诗词歌赋,茶艺插花,都懂,定能找个好夫婿。”

“是吗?”

“表妹有想过自己意中人的模样吗?”

“阿昭……怎么突然问这个?”惜音低头想着,复又看向叶昭,“自然是大英雄模样,顶天立地。”

“听说京都和南方有很多能词能赋的文人,他们懂人心、解风情,能博美人笑。”叶昭继续道,“表妹不喜欢吗?”

“写诗填词,终不过遣意胸怀,为自己的一口闷气。”惜音终于提起勇气,“像阿昭这样沙场浴血,护国大义,才是男儿本色。”

“以前在说书先生那里听得,前朝薛仁贵在外征战,长年杳无音讯,其妻带着一儿一女在破窑洞中苦苦等候十八年,真是傻女人。”

惜音黯然神伤,“古来征战几人回,幸得她苦尽甘来。”

“死了你就守寡了。”叶昭没心没肺地吓唬惜音。

“守寡也无怨,难得聚首,各安天命。”惜音字字句句是如此的坚决,只不过是叶昭有意无意的试探罢了。

叶昭从舅舅府上出来,便瞧见有个人獐头鼠目地打量着舅舅府门,似是在等某人。她认得这个人的身影,正是和杨文正交头接耳的那个小子。他一见叶昭就赶忙转头离开,叶昭哪会善罢甘休,直接冲上去,那人却是灵活得很,左闪右躲,叶昭好不容易抓住那人的后襟,使劲压在墙角。

刚要拷问,那人却挣脱手来,抽出靴中匕首,划伤了叶昭的右臂,叶昭战场杀敌,怎会忌惮这小小利器,提腿把对方踢倒在地,不能动弹。

“你是什么人?为何在柳府门前鬼鬼祟祟?”

那人呸了一口热血,狠狠看着叶昭,“杀便杀,叽歪什么?”

叶昭怒从中来,猛得再加一脚,“你狂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杨文正的事。”

“什么杨文正?我不认识这个人。”

叶昭“呸”了一声,又觉右臂疼痛得厉害,踉踉跄跄出了巷子。这小子留着,引杨文正暴露本来面目。

叶昭回到家,让下人拿了药箱来,屏退左右,只留心腹丫头上药。

次日早晨,叶昭骑着踏雪,在舅舅府门口等候惜音。

惜音同杨文正一同出来,看着立在清晨柔和阳光里的叶昭,“阿昭。”

叶昭迎了上去,先向杨文正问好,再携着惜音的手走向踏雪。

“昭兄,表妹,我先过去打点。”杨文正见叶昭惜音两人动作暧昧,呵呵笑着说。

杨文正是舅舅手下的小将,城郊校场是舅舅统兵操练的地方,他先过去清场。 叶昭点头,“好。”

正值春季,空气中弥漫着甜腻的气息,惜音感觉在做梦般,掉到柔软的世界里,此刻,她在阿昭怀里,骑着踏雪,过溪流山丘,一路而去,夹路两旁葱葱郁郁,春草疯长,躁动不安,正如现在她的内心。

踏雪,慢一点,希望永远走不到终点,一直一直走下去。

“阿昭……”惜音看着叶昭的侧脸,“这个梦,我梦到很多次。”

“这不是梦。”叶昭朗声说,“睡傻啦?”

惜音不再说话,有时候真为阿昭的不解风情着急。踏雪疾驰,惜音缕缕青丝拂在叶昭棱角分明的脸庞,刮得痒痒的,就像伤口愈合是那种痒,想抓也不敢抓,纠结难受,苦苦挣扎,但,终究伤口会愈合,只是一场难受而已。

到了校场,杨文正已换了一身武服,周围聚拢着好些新兵。新兵规矩还未学会,又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见到叶昭身边的惜音,就开始兴奋起来,有个高个子还打了个口哨,叶昭见状,顺手就把击军鼓的鼓棒直直朝他甩过去,“流氓一样,激动个屁啊?这是柳将军的侄女。”

“你是谁呀?说话这么拽。”

“这位是叶昭小将军。”杨文正一如既往的笑容。

众人一听说是叶昭,忙退了几步,顿时炸开了锅,“原来是叶昭,打遍雍关城昭,人称叶家三郎,战场上的小霸王。”

“什么‘小霸王’?”叶昭扭了扭脖子,“我是活阎王。”

军鼓隆隆响起,宣读完比武条则:比武意在精进武艺,不得斗勇贪胜,不得重伤他人,点到为止。

叶昭还没等宣读完就一脚把人踹飞了,什么点到为止,比武不斗勇贪胜,还比什么?“真啰嗦。”

说着就飞奔到前,一拳往杨文正打过去,两人赤手空拳,拼的是功夫底子,下盘可守,双手可攻,见招拆招,靠的是眼疾手快、灵活应变。很快,叶昭就感觉右臂不大对劲,伤口突然扯裂开来,鲜血渗开在蓝色军袍上,竟在这一恍惚之间,杨文正拳打脚踢过来,叶昭连连倒退。

娘的,这下丢人丢到家了。

叶昭紧咬牙关反攻回去,终于挽回局势,败了杨文正。只是已嘴唇发白,右臂血流不止。

叶昭让军医胡乱包扎了,就和惜音往城里去,杨文正留在校场处理公务。

没想到回城途中,路过薄欢谷断崖边,竟有人设下埋伏,冷箭嗖嗖过来,叶昭护着惜音闪躲不及,外加手臂伤势严重,竟肩头中箭,与惜音双双坠下薄欢谷断崖。

我这是在哪?有狼叫,有水流声,一闪一闪的光亮,在眼前爬来爬去,是萤火虫吗?耳边是呼呼的夜风,黑漆漆的窟窿里,随着耳膜的震动,越来越清晰得听见,哦,我在山洞中。感觉到噼里啪啦的暖意,有人生火了?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是掉下山崖,和表妹一起。

表妹?叶昭的手试图摸索着,没有半点惜音的体温,“表妹!”

叶昭惊坐起,身体却阵阵疼痛传来,脑仁直胀,一时也不知道伤在哪里,只觉得全身如下刀山火海炼狱一般。直着脖子叫出了声。

“阿昭……。”惜音紧紧抱着叶昭,“阿昭,我帮你取箭。”

取箭?不!箭在肩头,势必要脱衣服,她不能脱。

“表妹,不可!”

“阿昭给的虎啸匕首我一直带着,已经生火消毒,阿昭铁血男儿,取箭一会就好,以前我跟着药房师傅学过医……”

“不行!”叶昭挣扎坐了起来,“这是实实在在的肌肤之亲,叶昭不能毁你。”

“毁我?那你我同床共枕那又算什么?”惜音脱口而出,瞬间又恢复理智,“阿昭,无论如何,先把箭取出来。”

叶昭轻轻推开惜音,左手一用力,箭头连肉而出,血花四溅。竟只沉闷一声,消亡在黑夜里,停止了……

下沉,下沉,一直沉下深渊,叶昭能感觉到,自己正往阴间地狱而去,没想到自己竟这样死在这里,没死在战场,死在不知名的小人放的毒箭之下。咦?那是什么?叶昭看见一堵高高的城墙,写着“汴梁”两字,原来这就是繁华的京城!她看见自己骑马进去了,直往宫城去,皇帝诏书升职赐婚,叶昭穿上嫁衣的时候,犹如沙漠中盛开的花朵,眼前和自己拜堂的是谁?样子模模糊糊,她极力想看真切,却如烟雾笼罩,拨不开推不掉……后面还有好长好长,喜怒哀乐滚滚而来,原来,生活里都这般琐碎的、杂乱无章的、甚至不可收拾的感情交错,泥足深陷,沉沦其中,甘之如饴……

叶昭惊醒,右肩一阵一阵痛意食髓而来,

“我做了个梦。”她看着黑夜里惜音的脸,“梦见我在京城成家了,那个人的脸,看不真切。梦里也有你,你进京找我,最后……”叶昭哽咽着,不敢说出声,在梦里,表妹因爱生嗔、生痴,辗转在京城到西夏,后客死异乡,在她怀里魂归离恨,香消玉殒。

“阿昭……那是梦,那是梦……”惜音握着叶昭的手,“等你恢复一些,我们就想办法回家。”

叶昭抽了自己几个耳光,忍着剧痛,一字一句问惜音,“表妹,不管我是生是死,是人是鬼,是男是女,你都不会离我而去吗?”

“是。”

好!尘埃落定。

不能在这里等死,这里黑暗潮湿又无医药粮食,不利养病,何况还带着惜音,叶昭挪动身体,握着惜音的手,因为钻木取火而导致红肿起泡,让她心疼不已。

“表妹临危不惧,懂生火医人,是英雄。”

“是英雄的表妹。”

叶昭继续说,“我们得离开这里,回家去养伤。”

“好。”

“等我养好伤,要告诉你一件事……”

惜音沉默片刻,“好。”

叶昭和惜音相互搀扶着出了洞穴,历尽艰辛终于找到路,盘桓出了山谷,遇上叶府家奴沿途找寻。一个带头的家奴说是踏雪带着箭伤,自己跑回府,叶夫人感到不妙,旋即派了几队人马跟随踏雪,沿途搜寻,已经三天过去,几乎要放弃了……叶昭还没等家奴说完,就晕厥过去。

在养伤期间,叶昭修书一封给漠北的老爹,告知自己被刺杀之事。“半路截杀,毒箭伤人,谁与我如此深仇大恨?恐个中另有缘故,爹在漠北行军,谨慎小心,昭养伤复原,策马北上,助父兄阵前杀敌。不孝儿叶昭笔。”

惜音前来探望叶昭,在叶家住了下来,叶母执拗不过,只好随她。

汤粥医药,惜音事事亲力亲为,如此半月过去,叶昭箭伤逐渐愈合,面色也红润许多。

“表妹,杨文正是不是也跟着舅舅去了漠北?”

惜音点头,“舅舅调职漠北,表兄自然跟随。”

叶昭心中大骂,好一个狡猾的小人。一定要写信提醒狐狸留意杨文正,恐生事端。

叶昭和惜音双双坠崖,在野外一起三天三夜的事闹得满城风言风语,大家都说是患难与共见真情,看来叶家三郎娶定自己的表妹了,一个清白女子同一个混账公子在野外,惹得大家猜测连连,浮想联翩,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叶昭听了,脸顿时黑了下来,气得直抹胸口。娘的,这帮人站着说话不腰疼,换你中个箭试试?生命垂危还能心动于女色?

伤已复原,行装业已准备妥当。

叶昭停马驻足在长亭,等候惜音的到来,春末夏初,莺飞草长,长亭古道上满目迤逦,杨柳依依。叶昭的脸也被这天气染得温和,她决定了一件事,要把自己的身份告诉惜音。那个梦,时常出现在脑海中,她怕!怕有那样的结果。

等待许久,惜音没有来,叶昭跨身上马,回首望去,黯然神伤。她对于自己的内心,是很清楚的,她对惜音有意,并不假,如果惜音不在意自己的身份,两情相悦,那相守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惜音没来。

“昭少爷……”

“红莺?”叶昭喜出望外,“表妹呢?”

“姑娘在此处不远的枫林等你……”

叶昭策马而去,赶到枫树林时,淅淅沥沥下着雨,叶昭把踏雪系在粗糙树干上,急匆匆跑进林中。

“表妹。”叶昭轻唤。

惜音转过身来,双眸含泪惹人怜爱,叶昭轻揽惜音入怀。惜音紧着双手,感觉现在抱着的是全世界,在阿昭耳边一直叫着她的名字。

“阿昭、阿昭……”

“我要回漠北了……”叶昭看着惜音,“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说着就伸手去扯腰带……决定已下,无论什么结果她都承担。成,功成名就非卿不娶!不成,就此坦白恩断义绝!

“阿昭。”惜音的手颤抖着,制止了叶昭。

惜音从没有此刻这般的冷静,她朝叶昭摇摇头,“阿昭,什么都不用说。”

叶昭疑惑的抬眸,“惜音,我是罪人。”

惜音把叶昭紧紧搂住,使尽力气。两人坠崖相处,惜音已经窥探到叶昭久瞒不破的秘密,在叶昭昏迷的黑暗里,她已把眼泪流干,以为就此决绝,以为自己能提起勇气质问,以为自己能恶狠狠地打这个叫叶昭的骗子,但是当自己看见阿昭的眼睛,听到阿昭的声音时,便毫无还手之力,彻底输了!自己已经被阿昭攻城略地,全军覆没了。

“阿昭……”

两心会意,秘而不宣。

延伸阅读

hola特力和乐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swzp.shtml
特力集团是一个全球性的集团,拥有超过30年的对外贸易实务经验,为全世界各地的知名零售

万路通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ajf7.shtml
深圳万路通电子有限公司是主营季节性礼品玩具的有限责任公司,是与大型玩具厂商集设计,生

星饰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ydz9.shtml
星饰品牌饰品,成立以来,本着互利双赢的销售理念及加盟批发为一体的经营模式,拥有着的管

树杰圣诞树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blo7.shtml
树杰圣诞树加盟_公司简介树杰工艺品(深圳)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位于中国深圳市龙

兄弟美珠宝首饰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sx6v.shtml
深圳市兄弟美珠宝首饰有限公司是翡翠、彩宝、钻石镶嵌、18k镶嵌等产品专业生产加工的公

严府窖藏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a2jp.shtml
严府窖藏白酒为江西分宜介桥严氏后人所创建,以传承严府秘藏百花仙,为社会奉献健康好酒为

银派柔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nogk.shtml
银派柔内衣以客户的满意程度为工作的评判标准,不断打造核心竞争力!现今,公司准备打造连

金护长护肤品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pn99.shtml
金护长护肤品创建以来,一直以弘扬人类生命健康产业为己任,通过15年的发展,至2000

Jakey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apbm.shtml
Jakey渔具引进国内出众的拉剂成型设备,生产各种规格的玻璃钢型材及棒材,公司现已开

福客思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pjq8.shtml
是一个从事汽车用品设计生产,品牌营销为一体的一般纳税人企业。公司生产基地坐落在广州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回八零秀恩爱之人鬼契约

    看着在场所有人惊讶的表情,我心里也有点小开心,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成功,这个禁术最大的好处就是弱的人使用在强者身上,这样成为主人的话,强者的能力就会逐渐开始倒流共享到主人的身上,但俩人的生命却公用一条,凡是有一个死去就会强制一起陪葬。“大师,您这是…”官老爷很惊讶地看着我问,指着我。“哈哈,这个嘛,当然

  • 许诺时光来等你在线阅读第6节

    正想着,突然一个不明物体扑进了顾珉宇的怀里,韩以诺定睛一看,竟是一位美女。好啊,顾珉宇,原来你金屋藏娇啊!顾珉宇赶紧掰开身上的人,“站好!”就像是军训时候的教官。那姑娘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吧。嘟着嘴站着,真的好可爱啊!韩以诺情不自禁的想。“珉宇哥哥,你怎么还是这么冷淡啊!”她嗲声嗲气的撒娇。“说人话!

  • 有一个侦探所在线阅读第10节

    镇魔龙脉崩裂,魔世通道开启,绿色邪光照耀天际,搅动风云变色,鬼哭神嚎。洞开的通道中,呼啸着冲出了大量的邪物,与魑鬼有些相似,数量却更为庞大。如同阴沉沉的晦暗海洋,洪流般倾泻而出,直扑万里边城的战场。人族的士兵尚来不及分辨发生了什么,只觉天空忽然阴暗,而后便如被卷入漩涡浪潮之中的石子,被妖魔海所吞没。

  • 快穿之男神都是我老公之起源(上)

    一“啊,好痛!”,阿呆一边喊着,一边向旁边躲去,避开了再次降临的拳头。“好你个呆子,你居然敢躲,不想活了是吧,”吴庸跳了起来,拳头在次期然而至。这次阿呆没有躲开,鼻血瞬间淌了下来!阿呆本来就有点微胖,鼓鼓的腮帮,十分明显的双下巴,这一拳头上去,脸显得更胖了!“哈哈,你们看,鼻血全滴在肚子上了。”吴庸

  • 质子皇后宠成记在线阅读第1节

    序幕天地都处于了一片黑暗,无数高高在上的仙神皮肤干瘪,身体发臭,化为了一具具的干尸,开始掉落。一个一个的星球瓦解,破碎。天空悬挂的大日,也失去了光泽和所有的力量,化为巨大的流星,向着无底深渊坠落下去。整个世界,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无数的腐朽气息从黑暗的深渊中匿出,腐朽着虚空,瓦解着这片世界。整个

  • 重生之转身不爱你在线阅读第5节

    第六章获取情报以及……天道家的日常天道来到战战兢兢的泉新一身旁,沉默了半晌,将腰带上的甲斗zecter拔出,顿时,身上的整副铠甲化成光粒子消失,露出了本来的身体。“你……你也是总武高的学生?”泉新一忍不住开口问道。“嗯,算是吧。”“那你——”天道忽然间冷冷的看着泉新一,让他把心里的疑问全都憋了回去。

  • 四爷心尖宠(清穿)在线阅读第九章

    “你怎么会在我家?”戈莱满脸防备,床边的人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我带你回家,当然在你家了。”有马贵将目光平静。戈莱心里着急,自己的住址居然都被眼前这个人知道了。岂不是药丸!戈莱内心哀嚎。“你是跟踪狂吗?”面前的银发男人如同老僧入定一般,雷打不动的看着她。“我不否认调查过你。”有马贵将的视线上下打量她

  • 骨气在线阅读第9节

    御兽宗的人驯化完,只当涂九言已经屈服了,便把她关到了外院一个黑暗的角落里。这一步,在御兽宗的人口里,是为精神驯化。通常经历完这一步的妖兽,基本上便算是他们修士的囊中之物了,接下来只需同这只妖兽定下主宠契约,便拥有了一只灵兽。御兽宗的名头涂九言自然听说过,她也知道这被人称作师姐的华服女子,便是想要跟自

  • 爱上那个腹黑男在线阅读第八章

    孔翎一步步从楼上挪下来,目光就没从那半妖的犬耳挪出去过。视野中,那双耳朵不自在地抖动两下。目光慢吞吞地往下转,半点大的犬妖崽露出乳牙一副凶巴巴的模样冲他哄:“看什么看!”孔翎充耳未闻,在他身边绕圈瞅着。犬崽也转圈,警惕地盯着他。孔翎抽抽鼻子。犬崽抖抖耳朵。两只半妖眼对眼看了半天,一只半妖眼里是欣喜,

  • [网王+柯南]灰色裂变(幸哀bg)之土匪们上京(4)

    谭浩山就是朝廷派来申明旨意,祭奠雾峰寨兄弟安抚其他山寨的官。这人统领皇帝左一府兵马,外形就很有说服力。国字脸,剑眉朗目,眼角上挑,英气逼人;声音洪亮,举止也很得体,并不像个粗人。在他一系列深得人心的安抚行动下,本地山民多数都安定下来,更有几个小山寨主动下山投诚。他还一再表达朝廷好意,想将秦歌秦萌带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