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江屿慕峰》(主攻重生种田文)第四章

作者:童家小默 来源:晋江文学城

章杉收到一条消息,慈善晚会主办方让他们在晚会开始前直播一会儿,当然主要目的还是宣传待会儿的晚会。

沈睛还在化妆,半素颜状态,但她本身皮肤底子好,通透亮白,丝毫不怕素颜上镜,拿过章杉手机大方地跟直播间里的粉丝打招呼。

打完招呼她把手机放到镜子前,让章杉给她念粉丝的留言和问题。

章杉仔细看了会儿,在一众有关宁则远的问题夹缝中挑了个没那么容易引起争论的:“问你有没有追剧。”

“追了呀,最新的两集还没看,你们看了吗?”沈睛闭着眼,化妆师手里的化妆刷正在她眼皮上快速扫动晕染。

“看了看了看了......”章杉念着屏幕上滚动得飞快的评论。

不知是哪位cp粉问了句:“是和宁则远一起看的吗?”

紧接着全都开始刷:

“和小远一起看的吗?”

“精灵夫妇一起看的吗?”

导致刚进直播间的人不明就里当真。

“啊啊啊两个人一起看剧了吗?真的吗?”

“有照片吗?在哪里一起看的?”

……

眼影画好,沈睛捏住浴袍领口凑到手机前,想看看直播间里大家在聊什么。

刚要说话,左下角满屏的“宁则远”和“精灵夫妇”把她的话噎在嗓子眼儿。

这是她直播间吧?是吧?

怎么都在问宁则远?

越来越多进直播间的人以为他们在一起追剧了,她没法再装没看见,赶紧解释:“没有,我没和则远一起看剧,最近大家都忙着拍戏呢。”

章杉又收到一条新微信,脸色一变,赶紧凑到沈睛耳边:“宁则远经纪人说宁则远要来你直播间串门,你们趁这机会宣传一下剧。”

这边话音刚落,直播间里登时像捅了土拨鼠的窝。

屏幕上显示:宁则远进入房间。

巧的是,同时进来的还有历柏衍的助理冯余的账号。

宁则远显然已经看了一会儿她的直播了,一进来就给她留评:“那有空一起追剧吧。”

沈睛笑回:“好啊,大家也要跟我们一起追《荣耀之上》哦,这个剧真的很好看对吧,我们漆神打**真的很帅……”

宁则远在评论区回复:“别夸,容易膨胀。”

沈睛笑着继续说剧的事儿,余光却一直在瞥左上角疯涨的金币。

也在直播间里的琪琪拿着手机在旁边小声嘀咕:“我去,睛姐直播间里礼物排行榜上第一名的这个粉丝也太壕了吧,跟第二名送的总额拉开了千百倍啊。”

另一个助理提醒道:“你没看他送的全是最贵的那一款礼物?”

琪琪说:“这名字看起来不像是粉丝啊,我要去他主页看看。”

沈睛想立即关了直播。

历柏衍这狗男人竟然炫富炫到她直播间里来了。

“是啊,你现在在哪里?到酒店了吗?”

她一边继续跟宁则远聊天,一边找章杉要来自己的手机。

点开短信,编辑道:【历柏衍,请立即停止刷礼物,退出我直播间。】

点击发送。

没一会儿,手机震了,历柏衍发来回复:【不欢迎我?】

废话。沈睛扬唇冷笑,回他:【当然。】

这条短信一发,冯余的账号果然退出了她直播间。

宁则远也说要先走了,还留下一句:“睛睛,待会儿见。”

评论区瞬间又疯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小远叫睛妹睛睛!这不是爱情是什么?”

“我的cp又发糖了啊啊啊啊啊”

“我的cp是真的!!!谁敢不服?”

“睛睛!AWSL!!!好甜!!!”

“呜呜呜原来你们私下比我们想象还甜!”

“正主发糖甜齁我!”

沈睛:“……”

^

造型弄好后,沈睛关了直播,倚着房间阳台的栏杆拍了几张照片。

工作室这回借了一件浅粉色抹胸礼服,造型师将她长卷发在脑后绾成了一个随性的丸子头,露出比例完美的肩颈。

白皙的脖子上装饰着一条淡粉色宝石项链,除此外再没有其他多余的饰品。

在众星璀璨的**圈里也依旧优越的外貌和气质就是她最突出的亮点。

造型师也很会在她造型上做加减法,所以她活动造型很少出错,也是各大时尚博主盘点的重点对象。

章杉让助理把照片精修后发微博上。

沈睛披上羽绒服,几个助理帮忙提着裙子,一行人匆匆出了酒店往晚会那边赶去。

晚会在体育馆里举办,远远地就拉起警戒线。

沈睛走了红地毯,进到众星云集的内场,温度骤然上升,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一路和人打着招呼找到自己的位置落座,沈睛发现旁边座位贴的竟然是宁则远的名字,但人还没进来。

看来这晚会主办方也想搞事,知道他们是近期最火的银幕cp,故意将两人安排在一起想制造看点。

同桌其他几人以前都打过照面,寒暄完,沈睛端过面前盛着柠檬水的高脚杯抿了一小口解渴。

喝第二口时后脑突然被打了下,一口水呛在喉咙。

站她身后的两个女星正聊得热闹,好像压根儿没注意打中她头这回事。

沈睛认出其中一个穿着紫色抹胸礼服,留着一头齐肩短发,正叉着腰的女人,温渺渺,和她同期出道。

两年前正是温渺渺得了最佳新人奖,不过因为颜值限制戏路太窄后续发展也不温不火的,如今还没有她人气高。

另一个她不太认识,好像是今年刚冒头的新人,长相还算漂亮,但记不住。

沈睛心想算了,将椅子往一旁拉了拉,跟她们错开。

“沈睛,好久不见!”

右后方突然扑上来一人,她回头,秦礼正扶着她肩笑意盈盈。

秦礼大她四岁,圈里的前辈,有作品有人气,事业发展得红红火火。

她跟秦礼只在一个综艺上合作过一次,两人还算聊得来。

秦礼问她最近忙什么呢?

沈睛撑着下巴开启唠嗑模式,“拍戏呢,古装剧,每天梳头穿衣服麻烦死了。”

秦礼说:“古装嘛,当然麻烦,台词也比较绕口吧。”

“可不是......”

刚聊了两句,温渺渺和那个新人也走过来跟秦礼打招呼,说秦礼的座位跟她们在一桌,让秦礼跟她们一起过去。

“那我待会儿再来找你玩儿。”秦礼说完跟着温渺渺她们先过去了。

一落座,温渺渺就忍不住吐苦水:“前辈,我劝您还是离那个沈睛远点吧,她那种白莲花最会背后给人下刀子了,我都被她坑惨了,您别哪天也被她坑了都不知道。”

温渺渺性子直,嘴一向比脑子快,秦礼是知道的,只是现在在公共场合,便让她声音小点,又问她怎么对沈睛意见这么大。

旁边那个新人帮温渺渺解释,说沈睛现在在拍的古装剧本来该是温渺渺的资源,都要签了,被她截胡。

秦礼惊讶道:“不会吧,小睛看起来一向不争不抢的,怎么会背地里做这种事?”

“那我突然被换掉怎么解释?”温渺渺朝沈睛的背影剜了一眼,“真够不要脸的。”

秦礼说:“她刚刚还说拍古装剧麻烦呢,不过那语气听起来还是挺享受的。”

“白莲花不就是这样,心里一套嘴上一套,抢别人的资源,她能不享受吗?”温渺渺都快气死了,声音也大起来。

秦礼忙又安抚她让她声音小点,“说不定是误会……”

......

这头说着沈睛坏话,那头沈睛正跟刚进内场的宁则远挥手。

宁则远一身黑色正装,头发做了造型,前额留着水兵月似的刘海,五官清秀端正,气质温润又斯文。

沈睛寒暄道:“外面冷吧?”

“不冷。”宁则远说着,故意拿手背去碰沈睛脸颊。

沈睛蹙眉躲了下,“还说不冷,凉得跟冰块一样。”

宁则远笑着在她身旁坐下,“今天降温,待会儿回去多穿点。”

沈睛点点头,喝了口水,“你戏杀青了?”

“刚杀青,你呢?”

“我得下周了。”

……

正在话头上,内场靠近大门的地方突然响起一阵骚动,闪光灯堵在门口闪成一片。

沈睛正纳闷是哪位压轴进场的大牌这么星光闪耀,只见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踏着光晕走来。

男人眉宇间笼罩的冷漠比今天的天气还冷。

历柏衍?!

他怎么来了?

完蛋,她刚捐了他送的项链。

沈睛猛地回过神来,桌上的人已经议论开了。

“历柏衍竟然也来了。”

“他现在是菱辉的一把手吧,好像刚从海外调回来。”

“他平时很低调啊,一般不出席这种活动,今天怎么会来?”

“谁知道,能请得动他,看来王主编他们下了不少功夫。”

“别说,长得还真是一表人才,比圈子里吹的某些神颜要帅多了。”

“那是,你看沈睛,喝着水还盯着人家不转眼,哈哈…”

“咳咳、咳……”

沈睛一口柠檬水呛在喉咙。

她什么时候盯着那狗男人不转眼了?!

“慢点喝。”宁则远轻拍着她后背帮忙顺气儿,“怎么喝口水还能呛着?”

可见听力比一般人好也不是件好事。

沈睛拿手背掩住口鼻,拼命压下咳嗽,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一抬眼,对上一道凌厉目光。

历柏衍正好从他们身后经过,低眸淡淡睨了她和宁则远一眼。

眸底一片天寒地冻。

延伸阅读

云去秋来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szdayshotel.cn/nt5j.shtml
杰克有些苦恼于红蝶的叮嘱。她的原话是这样的:“要是园丁小姐在拆狂欢之椅,千万不能上前

穿越成熏儿五行仙人  http://www.szdayshotel.cn/69al.shtml
“厉害,修仙之人果真厉害”-黑影,晓宇问:“你是谁?”话音未落那个黑影的后面有走出个

天下英豪唯我轻狂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szdayshotel.cn/u6pw.shtml
“回兄,这也没见着人影啊!”谢云齐轻身一跃,停在了一家瓦房的顶上。回巷青也跟着停了下

柒个我之你说我爱谁?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szdayshotel.cn/bdi4.shtml
“太阳晒屁股了!还不起来?!”室友小陈敲敲岳然的房门,“当心被你们那个坏心眼的店长炒

鲸落海底案发现场  http://www.szdayshotel.cn/bhu9.shtml
三个月后。抚远市。凌晨四点,睡梦中的张宁被手机疯狂震动的所吵醒。“喂!”拿起手机,张

被动出柜后我见鬼了[直播]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szdayshotel.cn/xt1j.shtml
王霭位列十佬之一,可不仅仅是因为王家势力大而已。他本身的修为也已经进入化神境,是除老

[综]暖喵妮娜在线阅读双职业面板  http://www.szdayshotel.cn/gqah.shtml
重生后的苏辰,难得地体会到了末日前的最后一天宁静。傍晚放学后,苏辰照着记忆,走到了江

非仙传2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szdayshotel.cn/spaa.shtml
手里有钱,收购自然简单,林飞先是在网上甄别一下后,直接把员工们派出去,接触一下那些厂

寻道之与众不同的新婚夜  http://www.szdayshotel.cn/gw28.shtml
天色渐晚,四下变黑,柳下惠一直站在家门口。心里一边打鼓,一边朝着外边张望。“老婆,我

追爱铁拳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szdayshotel.cn/6anx.shtml
孟清眇杏色的眸子映着殿内的昏暗,明明里面有惊涛骇浪,却直直看着他不肯躲开,“这种关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眼妖棺在线阅读第4章

    绾绾自从上次回去以后,学习武功也越发的勤奋了起来,所以祝玉妍也就对于绾绾的外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加上最近慈航静斋不安分,那个梵清慧竟然打算召集天下武林正道,一起去讨伐傅采林,妄图毁灭长生诀,她祝玉妍当然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所以也就没心思再去理会绾绾。绾绾自以为没被发现,当然也就越发胆大了起来,这不刚

  • 狐妖小红娘之狐妖手游在线阅读第十节

    这会天色已经大亮,码头上还停着好些船只,因着刚才给亡者让步,所有的船不论是货船还是客船都没有人出来,现在贾代善的丧事结束了,码头的工人和众船只上面的人也陆续露面了。红叶一行人正打道回府,因为人太多,所以马车只有一辆,红叶让张氏和三个孙子一起坐马车,慢慢地跟在队伍后面,他们这些送葬队的人还是走路回城。

  • 一浮生一场梦第三章在线阅读

    “不用,我们吃过午饭。”秦深说。“深深哥哥家吃的。”璐璐补了一句,站在秦深背后,水汪汪的杏仁眼眨巴眨巴。璐璐今年6岁,和洛筝同母异父,两姐妹长得并不像,但眼睛都遗传了陈敏慧。洛筝点头:“那好吧。你们看电视,不用管我。”她起身去厨房,打开冰箱扫了一眼。虽然现在年味越来越淡,但是冰箱里还是惯性地塞满了各

  • 禁中阙之第七章(7)

    “那…给你吧。”白虎听到,舌头舔了舔小狐狸,极不情愿地把口中猎物扔给林落。林落眼巴巴看着从白虎口中飞出的小狐狸,小心接住,生怕它摔到地上当场去世。白虎血盆大口吧啦吧啦,不舍地看着林落怀里的小狐狸,流了一地口水……“你可别想骗我,不然我就把你救这小妖精的事情说出去,让他们罚你,哼。”威胁?林落听到后,

  • 镇魂街之君临天下在线阅读第十节

    相隔数十里路,任家镇上,聚贤客栈中。这里灯火阑珊,人员鼎沸。不过仔细看,却发现在场之中的人,显然都是有头有脸,亦或者一些强大的武者,可以说没有一个是普通人。显然这里被包场子了。而且包场子的人非富即贵。隔着最里面的第一排桌子。“这个李寒实在是太嚣张了!我们七个都已经到了,他居然还没到?”一名头发花白满

  • 迷灵☆真实身份★

    那是一个不太明艳的日子。太阳躲了很久没有出来,天空上只有一堆染着淡淡金黄的云霞。淡弱的霓光缓缓显现,幻化成一个美丽的仙女,拂动衣袖,将温暖奉献给大地。空中浮出一缕不容易捉摸的瓦蓝,昭示着夜幕即将降临。初夏,樱花飘舞,浮现着一股梦幻般的粉红。像是一只翩翩飞舞的粉蝶,舞姿是那么优美动人,可惜没有配音乐,

  • [综影视]我不是我没有哪来的一只小萝莉

    高考结束后,无所事事的王龙飞,整天待在父亲的小电脑店里,给他打打下手,或者,坐在一角,看看网络小说。七月十八号这天,是王龙飞的生日。早饭后,王龙飞正在给一台新组装的电脑做系统,顺风快递员送来了一封邮件。看着上面的华京大学高考录取通知书等字样,王龙飞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哈,妈了个蛋蛋,总算可以与洪清雅

  • 原来是猫妖啊在线阅读沈卿的小烦恼

    沈卿最近有点小烦恼,好吧,不是有点,是很烦恼,任谁被人缠上都会觉得烦吧!当沈卿和宋祯一前一后从楼里走出来的时候,沈卿撞墙的心思都有了,再看看宋祯偷笑的动作,沈卿很想问,能不能杀人灭口?看到沈卿的那一刹那,安定嘴角微微上扬,二人遥遥相望,氛围是格外的协和。咳咳咳……实在忍不住了,被笑呛到的宋祯很给力的

  • 逆天而去之修罗岩

    我吓得一动都不敢动,这地方为什么会有死人头,还长在这个位置,再加上这薄雾的环境,真的让我想到了地狱鬼门的场景。我的后心越来越发凉,之前我觉得这地方说起来是个景区还有英雄人物,阳气应该壮的不行,现在一想,五壮士都在这跳下去了,还有个什么活气。庆幸的是这个骷髅并没有任何生理反应,只是个单纯的骷髅,完全嵌

  • 秦时明月之不良系统在线阅读第1节

    头疼欲绝的感觉让林雨柔醒了过来,她的眼睛刚一睁开,就看到一位姑娘看向自己,她先是露出不敢相信的目光,接着她像看见鬼一般,脸上的恐怖之色越来越重,很快的她用尽全力发出一声惊恐无比的惨叫声“啊”!接着抱着头落荒而逃。那夸张的叫声和动作让林雨柔彻底清醒了过来,她捂着痛得快要爆炸的头,努力的想要坐起来。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