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记梦之只影向谁去

作者:霍德尔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就算是隐藏的再好,在看到夜无霜的时候,韩云则还是眉宇间流露出一丝丝的不情愿,他知道眼前这个女子并不愿意告诉自己那些真相。只是,他也只能收起自己的心情,诚恳冲着夜无霜道:“夜姑娘,这里是一贯钱,还望夜姑娘能为在下解惑。”

夜无霜笑了,她淡淡道:“昨日里,你有一锭银子,我便告诉你我什么都不知道,今日里你有一贯钱,怎可指望我告诉你什么?”

听闻此话,韩云则却是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惊喜,他说道:“您的意思是您果真知道他们在哪?我求您告诉我,我愿意留在这里做牛做马,偿还您。”

“我这里不需要牛马,而且,告诉你,我什么也不知道。”夜无霜强行别过脸,不去看这个少年眼神中的恳求。

周围宾客都在各自欢愉,没有人注意到这里。

咬咬牙,韩云则看着夜无霜,低下了倔强的头颅,他竟然一下子跪倒在夜无霜面前,引得周围众人一阵侧目。他顾不得那些,只噙着泪道:“还请夜姑娘帮我,我的爹爹,我的娘亲,是我的一切了,求您告诉我他们的下落。”

夜无霜感觉心头被狠狠撞了一下,她多想把事实告诉他?只是,她没办法为这件事负责,也不能将葬花阁拖进这件事情中。她能对这个少年做出最大的帮助,就是彻底忘记他来过这里。

“我不知道!”依旧是清冷的声音,不夹杂一丝丝的感情。

“夜姐姐!”身后,脆生生的声音中带着不解和怀疑,一身彩衣的羽衣小跑过来,质问道:“这位公子并没有什么恶意,他只是想找到家人!我们葬花阁虽然屈居南萧,但是因为来往风尘客多,消息也灵通。姐姐你又何必这么绝情?告诉他不就好了?”

夜无霜感觉到心头一缩,她终究还是没能阻止这一幕的发生。她沉默了一下,在韩云则的恳求和羽衣的质问中,她叹息着,用一种哀求的语气道:“妹妹,听姐姐的话,先回去好吗?”

“我不,我认识中的夜姐姐是善良的,哪怕对别人有时候冷若冰霜,可是我知道,你的心很善良,因为要保护葬花阁,你才如此的,可是现在的你一点也不善良!”

羽衣难得露面,这次又是鼎鼎大名的葬花阁羽衣和夜无霜的争吵,看起来还是因为那个跪着的少年,周围众人当即来了兴致,议论纷纷。

“这两姐妹一向感情好,我是这里的常客了,从没见她们吵过,这次是什么情况啊!”

“你们说是不是抢这个男人啊,看起来虽然落魄,可也算是俊俏。”

“就是就是!”

……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夜无霜脸色难看,她嗫嚅半天,终究还是不知道如何对羽衣说。

正当场面僵住的时候,楼上一个身着黑衣风韵尚在的妇人踏空而至,正是葬花阁阁主崔玉英。她的到来让有些纷扰的人群立刻安静下来。

眼神扫过众人,又看向有些歉疚的夜无霜,和一脸不解的羽衣,崔玉英苦笑,开口道:“首先,谢过各位赏光莅临我葬花阁,既然是来寻欢作乐的,就不要将这些事记在心中,好酒好菜还有佳人在怀,不如好好享受便是。都是花了大价钱的,为这些小事耽误时间,不是吃了亏?”

周遭客人都纷纷回去原来的状态,喝酒欢笑。他们心里清楚的很,不该自己管的就不要议论,这崔阁主能这样说,已经是给在座各位留足面子了。

旋即,崔玉英又看向夜无霜她们,说道:“无霜带着羽衣回去房间吧,你二人好生歇息,我知道你二人也有诸多话要说,不便让外人听到。至于你……”她看向韩云则,说道:“半年后你师傅也该出关了,得了他的庇佑,你自可去找寻你父母。”

“他们没死,对吗?”韩云则眼神中带着浓浓的希冀,看着崔玉英。

实则瞒到这里,崔玉英已经有心告诉他真相了,可是还不待开口,门口忽然进来几人,让她眉头皱起。

来人,断月楼,沈怀兮。

为了保证沈怀兮的安全,沈南逾吩咐了楼中两位高手狄南和叶更秋随行,这两人都是他的臂膀,他信得过。

刚一进楼,沈怀兮的容颜就引来一阵惊呼,崔玉英忙抬手压下呼声。沈怀兮倒是处变不惊,迎着崔玉英,礼貌行李,唤道:“崔姑姑好,许久不见,怀兮也想念你。崔姑姑真是的,也不说来断月楼看看怀兮。”

这是客套话,但是却不得不说。

崔玉英回应微笑,回答道:“沈大侠身体可还好?”

“谢崔姑姑挂记,爹爹身体康健。”

客套完,沈怀兮看着崔玉英身边还未起身的少年,轻簇黛眉。她正欲说些什么,去而复返的羽衣却是走到那个少年身边,冲沈怀兮行了个礼,问声好,然后扯起韩云则的衣袖,拖着他离去。

崔玉英有些恼怒羽衣擅作主张,却也没说什么。捕获到沈怀兮眼神中的疑惑,她强颜欢笑道:“让沈姑娘见笑了。”

沈怀兮聪明地没有追问,她说道:“爹爹要我前来拜访。”

崔玉英点点头,抬手示意道:“里面请。”

另一个厢房内,羽衣脸色泛红,这是她第一次同男子有肌肤之触,怎么能不害羞?

房间内,夜无霜叹了口气,说道:“妹妹,姐姐只能帮你这么多,我有我的苦衷,记着,一刻钟后,一定要他离开,不然可能会有杀身之祸。”

她知道沈怀兮来是为什么,正是因此,她才要羽衣把韩云则带到这个房间。

似乎是不放心,夜无霜又看着韩云则,一字一句道:“一刻钟后,离开葬花阁,离开南萧城,去南方,子规居也好,清绝寺也罢,去躲半年,等你师尊出关,这是我唯一能帮你的。”

韩云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叹了口气,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崔玉英的书房内,沈怀兮与她相对而坐,旁边有侍女斟茶。

沈怀兮开门见山道:“崔姑姑可曾见过韩骏之子?”

崔玉英没有回答,反而问道:“沈姑娘可否告诉我,沈楼主的意思,是要怎么处置那孩子?”

“我不知道。”沈怀兮面露一丝不忍,道:“父亲也不知道,他说,取决于那个人。”

“那你现在要找到他,然后告诉他真相,看他是不是恨断月楼?”

“是。”

崔玉英摇摇头,问道:“若是他恨,你会杀了他?”

“我也会向父亲说明情况,还他一个清白。这件事本就是断月楼的错,我们应该弥补。”

“所以,你们还是会杀了他?”

“我不知道。”沈怀兮别过头,不敢看崔玉英的眼神。

“好吧。”决意不再干涉这些事的崔玉英做出了打算,把韩云则交出来,然后是杀是留,是查还是不查,都与葬花阁无关,今日过后,葬花阁依旧什么都不知道。

想到此处,她开口道:“其实……”

话音未落,门被人推开,带着面纱的夜无霜眼神依旧清冷,她打断师傅的话,道:“其实我们真的没有见过他!”

崔玉英怒而拍桌,迎上的是夜无霜倔强的眼神。沉默片刻,她只得苦笑,这就是命。

另一边,终究坐在了韩云则身边,羽衣从不陪客,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近和男子同处一室,不由得慌乱便占据了心扉。

韩云则本应当羞涩的,他正值年纪,羽衣能做这葬花阁的花魁,美艳不可方物,他怎能不心动?只是他此刻满心都是对未来的迷茫,他来不得思考这些儿女情长。

仅仅是一刻钟,他就得去流浪。

这就是他的命。

沉默让气氛有些尴尬,羽衣看着韩云则衣物上的剑痕,强忍着娇羞,说道:“少侠,把外衣脱下,小女子为你缝补一二可好?”

韩云则的脸色一霎那也红了,他嗫嚅着:“那……那就麻烦姑娘了。”旋即手忙脚乱地脱下伤痕累累的外衣。

两个人半晌无言,此时天色近晚,羽衣在红烛的烛光下为他缝补衣服,烛光映照下她脸色通红,煞是可爱,让人总有一种想要抱在怀中一亲芳泽的冲动。从未受过这种温柔的韩云则更是渐渐留恋这种感觉。

一刻钟,倏忽便过去了。羽衣也补好了衣服,递给韩云则,俏生生说道:“试试看。”

韩云则抚摸着那些细密的针脚,由衷地说道:“羽衣姑娘,谢谢你。”

“好啦!”心头慌乱的羽衣说道:“姐姐说的时间到了,你得走了。”

“嗯。”

“随我来。”

送韩云则来到后院,韩云则知道是时候分开了,他看着羽衣,也生出了浓浓的不舍。

“你准备去哪里?”羽衣问他。

“听闻南方子规居无忧无虑,是个好去处,我想去看看。”

“嗯。”羽衣低下了头。

韩云则哪里还看不出羽衣的心意?此刻他无比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痛恨自己不再是那个白云山庄的少持剑。他多想去抱抱羽衣,可是,他不敢。

“等我,师尊出关,我就回来找你。”

“嗯。”

再不忍多停留的韩云则深深看了一眼羽衣,一抱拳,转身离去。他不敢回头,害怕不舍。

街道远远处,一个一袭红衣的男子看着韩云则,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他痛饮下一口美酒,打碎杯盏,然后踏空而去。

延伸阅读

卡迪珠宝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6ycr.shtml
卡迪珠宝总部位中国最大金银珠宝首饰前沿基地——广东省深圳市金银珠宝首饰工业园,是一家

广成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xg3k.shtml
广成水族系生产、制造、加工有机玻璃(PMMA)的公司。亚克力板材均为浇铸型,可生产9

成熙国际英语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um7a.shtml
成熙国际英语学校是我国北京市知名的英语培训学校,隶属于北京成熙国际教育投资集团,是该

御手神钓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a4n7.shtml
御手神钓渔具总部是台钓竿、海竿、手竿、矶钓竿、阀杆、川竿、玻璃钢鱼竿、鱼竿配节、抄网

CGET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xj7v.shtml
山东中德设备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是国内、种类多的啤酒设备制造商、发酵设备生产商

mosafe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ainw.shtml
mosafe手机壳总部经销批发的手机配件、手机配件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

优能贝贝脑潜能开发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xt5.shtml
优能贝贝脑潜能开发投资始终秉承感恩奉献、关爱儿童成长的理念,在传统的儿童产品经营中,

魅车儿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yg2d.shtml
魅车儿汽车用品主要是倡导一种健康、时尚、简单、快乐的生活方式,这种自由的生活态度已经

斯艺艾尔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gqy8.shtml
浙江海洋简介浙江海洋家居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9月,是一家集科研、设计、生产、销售

步步高超市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ulha.shtml
步步高集团——1995年3月创立于**故里湖南湘潭。目前有商业、置业、金融三大版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仙人谋江湖之狂暴复制:貂蝉(魅力值爆表)新书求收藏(3)

    苏昊欣赏着“风景”,轻笑道:“我是苏昊,从今天起就是你夫君。娘子想知道夫君怎么闯进来的,很简单,你夫君我本领高强,实力通天。别说小小的王允府邸,就算是宫廷大内,杀董卓都是轻而易举的事。”苏昊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入了貂蝉耳朵里,意义大不同。“你当真能杀死恶贼董卓?”苏昊白了貂蝉一眼,淡然道:“你是我娘子

  • 西京默示录之吸血合作人在线阅读第8章

    星矢抱着受伤的瞬匆匆回来找丽萨医师,丽萨医师把他们带到附近的医院为瞬做了手术,并派了几名护士为星矢包扎伤口。一个小时后,手术结束了,瞬被推护士们推出手术室。“丽萨医师,瞬怎么样了?”星矢第一个冲到医师面前问。丽萨医师如实回答:“冥野小姐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她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纱织急忙问:“那她

  • 卿,此剑乃信物第7章在线阅读

    傅星眉头紧皱,前往她记忆中柴火比较多的地方。不过奇怪的是,直到到了目的地,傅星居然一点事都没有。奇了怪了,小说里不是说,得罪女主的人,没多久就会倒霉吗?怎么自己是个例外。傅星摸不着头脑,但几秒钟后,她就把这个疑惑抛在脑后。她没事就最好了,没必要想那么多。况且一切靠猜,就是想破脑袋,她也不会得到答案的

  • 从今天开始寻宝!流金镇

    陈义捧着已经用纸袋子包好的何首乌,极其小心的放进背篓。梨娘走上前仔细的整理了下陈义刚换的衣服,去卖这么珍贵的药材,总得穿的得体干净一点。正在跟哥哥说话的陈小猫看到陈义已经准备好要出发,连忙喊道“爹爹,我也想去嘛,带上我嘛。”陈义刚想说话,梨娘开口了“带她去吧,给未儿也带上,带他俩今天好好的去玩一玩。

  • 魔王总是在精分在线阅读第6节

    浮西西看了眼一旁还在吃饭的饕餮,心情十分沉重。妈的,交友不慎啊!!她问道:“你不是说自己就只吃一点,不会被发现吗?!!”饕餮无辜地说:“是啊,我就只吃一点啊。”他比划了一圈,说:“我平时就只吃这么三口缸呢!”浮西西:……她大概是傻了,才会跟饕餮讨论饭量。她利落抱拳:“兄弟再见!再也不见!”这他妈什么

  • 我们注定在一起在线阅读云泥之别

    头顶,天空蔚蓝,阳光灿烂,可是,为什么抬眼却什么色彩都看不到?顾筱北低头挤出人群,自己既没有受伤,也没有致残,依旧好端端地走在大街上,可是,为什么浑身都疼痛,痛的呼吸都那么艰难!“顾小姐,原来你在这里?”“啊!?”顾筱北回头,见吴闯站在自己面前,笑容清浅,落日的余晖撒在他的脸上,这个男人还真的不是一

  • 亡国之君第十章在线阅读

    『四十五』“嘁,从小不管我就算了,现在还想对我指手画脚?”相良啪的把电话挂断,一只手搭在自己的眼前,大大咧咧的倒在沙发上。想到电话那头那对夫妇笑死人了的警告,相良烦躁的捶了下正坐着的沙发。和其乐融融的智司家不同,自从祖父去世之后相良的家里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至于那对从小就把丢给相良老爷子的夫妇?要不

  • 超完美飓风男友在线阅读第六章

    翌日午时,谢绫是活生生咳醒的,看日头才知道已是晌午。兰心早已趁她睡着给她的手掌上好了药,包扎得严严实实。她并不觉得有多痛,倒是喉咙里一股血腥味,让她难受得很,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嗓音干涩。“兰心。”她迷迷糊糊喊了几声,没有人应她。半晌,才有一人推门而入,听到她的声音,道:“醒了?”她挑开黏在一起的眼皮

  • 神医王妃有点毒在线阅读第九章

    剑尘倒下之后,叶修从剑尘的手里拿走了沙漠无影蝎颗心脏。叶修把沙漠无影蝎的心脏拿在手里,使用玄妖火炼制这沙漠无影蝎的心脏,这沙漠无影蝎的心脏在玄妖火的烤制之下,不一会儿就变成了一滴滴绿色的血液,而后叶修把这一滴滴绿色的血液滴入了剑尘的嘴里……“这里是天堂吗?”剑尘慢慢睁开眼睛后说到。“臭小子,这里像天

  • 一个伤感文案第三章在线阅读

    翌日,齐昭一大早就醒了。因为顾梦有关照过任其来去,所以在他悠悠哉哉地踱着步子出了顾宅时,门口的小厮们都十分客气。他站在街上后,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便顺着门口主街往城东而去。花了大半个时辰,他在城东一条寂静无人的小巷里停了下来。这条巷子在丰城最东,十分偏僻,齐昭顺着小巷走到了尽头,敲响了此处唯一一座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