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豪门老男人的替身女友不干了在线阅读第四节

作者:芥末三三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体育课一直是沈然的主场,他身体素质好,什么体育都是满分魔王的存在。

本想借机在体育课上秀一把篮球给赵馨看看让她仰慕一下自己,没想到赵馨堪比女版的他,在那里练习排球发球,每一下都快准狠打到死角。

赵馨从小除了读书好,体育也是全优的,她每天早上都有晨跑的习惯,体力自然没话说,而且她特别聪明反应也特别快,羽毛球、网球、篮球、排球都能打,长跑短跑十项全能,运动会没人参加的项目她全包,还都能拿名次。

沈然看着她,不仅长得漂亮,还德智体全面发展,真是女神本神了,就是……恋爱方面的神经差了点,其他简直堪称完美。

正走神着,突然一个篮球砸到了他的胳膊,沈然吃痛的叫了一声,刚想骂哪个不长眼的孙子,才意识到是自己站在球场中央发着愣。

“对不起对不起,”一个戴眼镜瘦瘦小小的男生跑过来把球捡了起来,“我以为你在等我给你传球。”

“没事,”沈然揉了揉胳膊,“来。”

沈然的运动神经很发达,俗话说得好头脑简单的人四肢一般都发达,球场上他就是那颗最闪耀的灯球,进球的时候手指就像两根窜天猴。

但也因为他太爱出风头,只要接到球就打死不传给别人,三个人围着他堵也不传,手像和篮球沾着胶水一样不肯松开,死也要和球死在一起。

突然一记哨声:“带球走步!”

沈然“切”了一声,把球扔给了对方,拍了拍手:“再来。”

只要丢过一次脸,沈然就会认真了起来,他的反应非常快,体力也很好,长得又高,一直在抢篮板盖帽进球,抢尽了风头,而对于中二少年来说出风头就和吸氧一样,不出风头就像没氧气一样会死。拿了全场最高分的他吹了吹口哨,吸够了氧,觉得浑身活力满满。

每次进球沈然都会下意识往赵馨的地方看过去,发现她从头到尾都在特别认真的练习发球和垫球。

完全没有注意过他这个同桌的存在。

四中的夏季校服上面是白衬衫,下面女生是灰色百褶裙,男生是灰色短裤,看上去特别日系好看,很是养眼,每次赵馨跳起来的时候裙摆一晃一晃的,沈然都怕她走光为她捏把汗。

体育课下课后男生都去洗脸冲头了,从操场回到教室有两条路,一条是比较近的直接连着教学楼,另一条路是绕一个圈子,经过学校的花园。

四中的花园还是挺出名的,里面养着很多品种的花、郁金香、蔷薇、绣球还有很多不知名的花,花园外面有个透明的棚,所以无论冬暖夏凉里面的花都养得活。

很多女生都情愿绕远路也要去花园看看拍写照,赵馨也不例外,她很喜欢花,喜欢各种颜色鲜艳的花。

来到小花园,好几个女生都在那里自拍合照,赵馨拍了张花的照片传了朋友圈,配字是:学校的小花园太漂亮啦~

沈然正好洗完脸回到座位,觉得特别热,抓着胸口的衬衫来回晃啊晃,感觉一股股的热气从胸口往上扑,温温热热的带着点他的体味。

——体味!

沈然突然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好在他是个如清水般干净的少年,没有什么体味,只有淡淡的香皂味。

——等等……体味……体位!

沈然突然想到了不知道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把头蒙在衬衫里忍不住偷笑起来。

见快上课了他的小同桌都没来,沈然拿出手机想趁机玩会儿**,但又想一会儿给赵馨发现了不好,正好这时间可以看看她的朋友圈,在联系人里面找到了“同桌”,觉得这个名字挺不爽的,决定改一下备注。

沈然心想,改赵馨,显得太生疏了;改一个单字馨,又太肉麻了。

想了半天,他最后打了个“爱心”的表情符号。

看着名字栏的这个表情符号沈然忍不住偷笑,表情符号下面是一串话“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朋友……聊天……”沈然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小声逼逼道,“我和她已经算朋友了啊。”

点开她的头像,就可以看到她发的朋友圈,最新一条是三分钟前发的,一张桔梗花的照片,图片里是好几个红色的桔梗花,取景很舒服,最显眼清晰的一株桔梗花在镜头的三分之一处,其他的都虚化。

沈然马上点了个赞,但想想觉得有点舔狗,马上把赞取消,但担心她已经看到自己点赞了再发现自己取消了很傻,又点了个赞……

在一波“赞与不赞”的挣扎之下,短短时间沈然已经往复操作了不下十次了。

“沈然同学。”突然听到赵馨的声音,沈然吓了一跳,马上按了手机HOME键。

赵馨手里正拿着手机,低头看着他问:“你手机坏了吗?怎么我这里显示你一会赞了一会没了一会儿又赞了?”

“哈?啊?……”沈然身子往窗台靠了靠,“不知道啊,是不是你手机坏了?”

“嗯?是么?”赵馨点到沈然的朋友圈,“我给你点赞试试看。”

任何一个正常人打开沈然的朋友圈都可以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中二味道,发朋友圈朋友圈不显摆一下自己有多牛逼等于白发的那种,最近发的一条是一个星期前,内容是“一百米蛙泳无限接近60秒,教练又夸我是游泳界未来之星,skr!”配图是一个秒表上68秒的数字和他左下角一个比“耶”的修长的手。

赵馨也没怎么看他朋友圈的内容,直接点了个赞,然后侧头问沈然:“我给你点了个赞,你这里显示正常么?”

沈然一边笑逐颜开点开自己的朋友圈,一边故作淡定地说:“嗯,看到你点赞了。”看到哥的朋友圈了吗,快看哥的朋友圈,闪瞎你的眼睛。

沈然想着打开都打开自己朋友圈了,不如趁机自己也欣赏一番,刷着刷着,突然看到一条他炫耀在《告白翻车指南》追到妹子的朋友圈,心想糟糕,如果被赵馨知道自己其实早就玩这个**就翻车了。他刷的一下脸色惨白,心跳得像有个小球在到处蹦跶似的以最快的速度点开赵馨的主页对她设置了“朋友圈对此人不可见”,作案全过程没有超过十秒。

到底是血气方刚的少年,手速无敌。

他这才长舒一口气,谁知道赵馨在旁边说:“诶,奇怪,我怎么突然不能看你朋友圈了?难道微信真的出问题了吗?”

好在这时候打起预备铃了,沈然马上让她收好手机:“上课了,下课再研究吧,微信最近很抽。”

赵馨也没多想,把手机塞到书包里,拉开书包前面一个小口的拉链,拿出一支护手霜,粉色的身体银色的盖子,看上去特别少女风。

才一打开沈然就闻到了香味,桃子味儿的,又少女又香甜。

赵馨往手上挤了一坨,用力过猛:“啊呀,挤多了。”

沈然看着她。

赵馨侧过头:“沈然同学,你要吗?我分你点。”

——啊?什么鬼,老子是直男,涂护手霜这么娘炮的事儿我怎么会做呢?

“嗯,来一点吧。”口嫌体正直,是老子输了。

赵馨把手上的护手霜分了一半给沈然,那一瞬间沈然似乎可以感觉到和她指间的触碰,轻盈而顺滑,两人接触到对方的那一瞬间,周围像是氤氲起了雾气,似有似无地听到一声□□,世界开满了粉色的蔷薇。

不到一秒的时间赵馨就抽回了手,然后开始把自己手上的护手霜抹匀,两个手各种后空翻式的揉啊揉,看上去像如胶似漆的情侣。

赵馨的手特别白特别嫩,涂完护手霜甚至还有些发光,桃子味扑面而来沁人心脾,沈然感觉来到了天界,一个遍地都是蟠桃的地方,赵馨就是王母娘娘,他就是那只泼猴,不不不,赵馨如果是王母娘娘,那沈然必须是玉皇大帝。

“你不会涂吗?”赵馨看沈然愣了老半天都不动问道。

“哦,会。”沈然用一只手的手掌在另一只手的手背上来回搓,速度很快,跟开了挂的雨刮器似的。

赵馨看着他说:“你这样只有一只手的手心和另一只手的手背涂得到,其他地方覆盖不了诶。”

“那……我不会,要不你帮我?”沈然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想起了《人鬼情未了》的经典画面,两个人在做陶艺的时候双手交叠,然后紧扣在一起,然后回头……接吻……结婚……生娃……

他觉得自己真是太绝了,既保住了自己是直男的形象,又可以不动声色的跟赵馨双手揉在一起,不是他这种段位的撩王是万万想不到的。

“好啊,你等等啊,”赵馨说着又把包里的护手霜拿出来,涂在他另一只手的手背上,“这样你另一只手也这么搓,就都能雨露均沾啦。”

沈然看着自己另外一只手上那一坨白的小小的像屎一样的东西,刚才所有的美好幻想就像梦境破碎了一样,一地渣渣。

他拉长嘴巴,死鱼眼的表情用雨刮器的方法涂着另外一只手。

上课铃打了起来,赵馨拿出书本开始认真看着讲台了。

沈然无声地叹了口气,他用手支着下巴,一股非常浓郁的桃子味充满了空气。

——哇,这是赵馨的味道,这是赵馨的小手手的味道,好少女好甜,她的手一定是甜的,好香。

沈然很享受的用自己的手和脸磨蹭在一起,眉毛都快飞起来了。

——这感觉就像是赵馨在摸我脸,啊啊啊不行了,我是血气方刚的少年我不可以在上课的时候这样,要这样下去,万一让赵馨看到我万恶之源雄赳赳气昂昂地举头望明月以为我对她图谋不轨就惨了。

沈然拿出手机,由于手很滑,差点没抓住,发消息给徐书道。

-沈然:孙子!再来张自拍。

徐书道一分钟以内就回复了,还发了一个文件夹的压缩包过来。

-徐书道:你他妈有完没完,一天已经问我要了三张照片了,你他妈怕不是弯的吧,想我也不带这么想的,给你给你全给你了,真他妈醉了。

沈然打开压缩包,是那种镜头从下往上的连拍,真是丑得不可方物,双下巴感人,脸上痘痘抢镜。

-沈然:谢谢兄弟,礼尚往来一下,我也发一张给你养养眼。

沈然发完这条消息,打开前置摄像头,偷偷把手机挪到前桌的背后,拿他的背做挡箭牌,对着镜头微微抬起下巴一边做了个舔嘴唇的动作。

角度满意,表情满意,沈然按了拍摄键。

“咔嚓。”

沈然手机的声音忘记关了,这个声音太具有辨识度,又太响,所有人都齐刷刷转头看向沈然,正写着黑板字的老师粉笔都吓得断了一半。

他的手机画面停留在刚才自拍的静止界面,屏幕上他帅气俏皮的脸像是一种嘲笑。

沈然直起身子,把手机举了举高:“老师的板书写得太好了,我拍下来回去好好研究。”

延伸阅读

大西瓜亲子趣拍馆加盟  http://www.capecodaerial.com/s4v2.shtml
大西瓜亲子趣拍馆,深度挖掘亲子市场,跨界融合亲子互动、儿童摄影、儿童乐园等业态于一体

捷比信加盟  http://www.capecodaerial.com/acmk.shtml
捷比信电阻是一家从事高新技术电子元器件及设备研究、开发、制造和销售的企业,面向国内外

郭小七串串香加盟  http://www.capecodaerial.com/bco8.shtml
南京和胜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小微餐饮创业服务的公司。公司位于江宁繁华地段,

昆灵加盟  http://www.capecodaerial.com/gi1p.shtml
昆灵五金配件总部是主打微商爆款、日用百货等产品生产加工及代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玉随缘加盟  http://www.capecodaerial.com/aauh.shtml
玉随缘玉镯是镇平县隆盛玉器商行旗下产品,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镇平县隆盛玉器

车莉子休闲装加盟  http://www.capecodaerial.com/xzmk.shtml
车莉子休闲装企业始终以坚持品牌优良、工艺考究、不断开发创新、精益求精的发展原则:以丰

皇级本草加盟  http://www.capecodaerial.com/dt6p.shtml
皇级本草养生保健品是上海皇草轩参茸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总部挟二十年医药保健行业优势,拥

樱立方加盟  http://www.capecodaerial.com/6g53.shtml
拥有最健康而清新的生活环境,是每一个人的追求,然而现实却往往不能让人们如愿,尤其现在

问鼎金太阳加盟  http://www.capecodaerial.com/y9b1.shtml
问鼎金太阳保健品是美国金太阳国内外集团旗下的一家中美合作的子公司,主要经营小家电、保

雅绿加盟  http://www.capecodaerial.com/nvwv.shtml
雅绿床上用品总部是花草保健枕、蚕丝枕、磁疗枕、纤云枕、羽丝枕、竹炭枕、纤维枕、面包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龙王殿之十二龙神在线阅读第三节

    “救命啊,救命啊”求救声一声一声的传来,在李一一听了三遍之后确定不是幻听,循着声源看去,只看见一只手在水上挥动着,也看不见人。“怎么办,怎么办,我要不要去救她,看着这手好像是个妹纸,救了她,她会不会以身相许,我要不要答应,”都到这种时候了,李一一居然不去救人还在碎碎念。李一一晃了晃头:“靠妖,我在想

  • 挂王之王在线阅读第2章

    “姐,你不去追追姐夫啊?”一旁的于美替自己姐姐着急,她看的出来,姐夫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于美,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还叫他姐夫,你没看见你哥被他打了啊!”张淑慧厉声骂道,真不怀疑,要不是她搀着自己儿子,会不会过来给于美两个嘴巴子。“妈,这件事请本来就是咱们的错,你不能无缘无故的增加彩礼啊,而且,你要

  • 上天吧狗尾草堕命答曰

    六月,这座城市已经有了炎热的迹象。八点,冷气开得很足,办公室里间歇响起噼里啪拉打字的声音。吴薇刚上QQ,同事张扬的留言就弹了出来。看时间,是昨天下班时发送过来的。吴薇轻轻点开,是一个网址。那是一个零回复的帖子,寂寥地挂在一个冷清的论坛里。那个帖子这样写道:回复任意内容,可以得到你的基本资料和死亡时间

  • 只想要一颗种子之地下拳场(8)

    时龙俊回到自己租的房子里,放下从医院带回的东西,离开了出租房子。“哎,又要从新找工作了,老天不公啊。”时龙俊自言自语到!时龙俊无所事事的在大街上溜达,远处传来一阵汽车的共鸣声,车速太快了,时龙俊飞身闪躲,躲开后定完一看,一辆兰博基尼,兰博基尼一个神龙摆尾停在了远处的路边上,时龙俊心里不爽,急忙走过去

  • [龙族·楚路]从世界的尽头归来虹冉公主

    锦鳞没有过多纠结于此,她想着这件事得等一个好的时机再来验证。眼下重要的事情是找到能证明自己身世的东西,锦鳞并不想再想前世一样不清不楚的活着。既然隐湖如今只能依靠虚无幻镜进入,那自己的父亲肯定是在天界。但是那人究竟是谁,当初又为何抛下自己与母亲离开,就由她自己来给自己一个答案。第二天,锦鳞很早就醒了,

  • 星引传说在线阅读第2节

    夜色已深,已经是大部分忙碌了一天的人休息的时间,然而此刻,练习室里仍有人在挥洒汗水。温时跟着音乐的节拍反复练习新学的舞蹈,每一个动作都力求标准到位。不知重复多少遍之后,他停了下来。关掉音乐播放器,他靠坐在墙边轻轻喘息着。他闭着眼睛,回想刚才练习时的动作,即便此刻身体在休息,大脑也依然没有丝毫放松。额

  • 听说影后暗恋我争吵

    妮萨的葬礼上,并没有多少人,州福利机构来了几位,剩下的就是妮萨父亲生前的一些亲友。卡特与克拉克总统并肩站在远处的一处树荫下,周边是几位黑衣黑墨镜的保镖。“卡特,你带我来到这里,就为了看一个小女孩的葬礼?”“克拉克,上一次你参加的葬礼是什么时候?”克拉克总统扭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防弹专车,显然他对一个素

  • 神棍虐渣指南第五章

    这些记忆不过是很小很小时候的事了,他四岁时去英国读幼儿园,后来便极少再跟母亲住在一起。直到他长大了一些,母亲对他的态度,没有疏远却也没有疼爱,总是保持着得体的距离和属于她迹部夫人的风范,每一次通话也是中规中矩的问候然后结束。也只有在需要他的时候,母亲才会那么和颜悦色。他不喜欢这种暗地里带着算计的感觉

  • 留在凡间的散仙您可以连灵堂也一块儿给布置了

    之前输得只剩下条裤头的掌柜的已然双腿发颤,娘咧,若宋老板自己发疯搞死个叫花子,跟他们没关系吧?他要不要先逃个命啊!!“姑娘,干脆用印油还省事些。”红玉抹了抹额间的汗,很是想不通明明有印油这种高大上的东西,为何姑娘硬是要盖血手印?众伙计默默松了口气。宋倾歌一顿,突然有些悲从中来。一孕傻三年!古人诚不欺

  • 万界之神级借贷商我若为王

    深夜星空辽阔,万籁俱静。突然,东方天空一星突起,光芒如火。数息之后,星夜黯淡,恢复如初,只有一星扫尾,自南方天空擦过。悬崖高台之上,姬惠见此星象,微微皱眉:“这就是你先要我来的原由吗?”他身边站着一名男子,俊颜生得十分好看,只是脸色苍白虚弱,仿佛这山风再强一点,就要被吹倒一般。听到姬惠的询问,男人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