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海贼之随身百宝箱第十章

作者:【神话】吾宇恋心 来源:飞卢小说网

他低头帮靓靓系上安全带,“你脸怎么这么红?”他手摸了下她额头,奇道:“没发烧啊。”

靓靓歪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躲开他的手,咳了一声:“查出是什么问题导致的么?”

成栎坐定,启动车:“可能是布鲁加达综合症,很少见,如果是的话就很危险,在医院昏倒算他命大,以后要植入ICD(心律转复除颤器),但要等心外那边确诊。”他瞄了一眼:“靓靓,你家里有跌打药酒吗?”

“有的,我回家揉一下就好。”靓靓伸出双手,手不受控制的轻颤:“张铭算我们1分钟按110,近两个小时居然做了1万多次机械运动,那人胸骨应该被我们压断了。我体力惊人诶!”她自己也不敢置信,这是练成了金刚芭比?!

“你们真的很了不起。”成栎第一次见到靓靓认真工作这般不要命的样子,“一直没放弃,我代小路谢谢你。”

“这有什么好谢的,老板发我们工资不就叫我们做这事?这个韩版帅哥还那么年轻呢。”靓靓觉得没啥,能救就得拼尽全力救。

成栎的车子在一家粤式甜品店门口停下来,“走吧,请你喝甜汤。”

“唔……都几点了啊,太胖啦!”靓靓抿着嘴嫌弃。

成栎说:“喝点甜的升升血糖,你的脸白的像鬼,这么大只的人,要晕倒我扛不动的。”

靓靓白了他一眼,“你就不能能说句好听的吗?”

“晚上辛苦了,吃点红豆沙压压惊。”

平平无奇的甜品店,跟广州的路边茶餐厅很像,简单的桌椅板凳,白底红字招牌,墙上的黑板用粉笔写着“大众点评五星”,怪不得都入夜了,人一点不少,一对对的情侣腻歪着。

成栎点了两碗汤圆红豆沙,靓靓闻到豆沙的香味发现自己饿的厉害,尴尬的是调羹居然拿不住,她只得找老板要了根粗的吸管喝奶昔一般的吃着,剩下几个圆溜溜的芝麻汤圆在碗里滚着。

成栎说:“张嘴。”

靓靓瞪了瞪眼:“饱了,不吃了。”

“刚点的时候谁说自己最喜欢吃芝麻汤圆的啊?”他啧了一声,举着勺子伸在她眼前,“张嘴,最后两个吃掉。”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率狂飙,感觉比手抖的频率还高。

但成栎满脸诚恳,一本正经,郑重其事,完全感受不到她内心的焦灼纠结。

直男误我啊啊啊!靓靓在心里叹了口气,凑过脑袋囫囵吞枣的吃了汤圆。

成栎说服了老爷子缓几天,因为小路的事情,老爷子这回也不较真,只是强调:“你要是还没个说法,下周开始,我还是一样的安排,我现在闲的很,可以天天去医院等你!”

成栎:“……”

72小时后,小路终于从ECMO上下来,转入了普通病房。成栎午休的时候抽空去病房看他,秘书先生躺在床上喃喃自语:“成医生,我没死,我活下来了。”

“你居然叫我成医生?”成栎奇怪的看他:“你八百年也没叫过我医生。”

“我这算死过一回,今时不同往日。”小路恢复的不错,除了胸骨被压断了需要点时间恢复以外,“我这事情都上微博热搜了,有这么稀奇吗?”

“嗯,是真的挺稀奇的。”成栎点头:“你这是布鲁加达综合症,本身病例个体数就不太多,我只能说你是真的命大,选了个好地方在医院昏倒。对了,它有家族遗传的,如果有你有同族兄弟,让他们找医生好好看看。”

“嗯嗯。我知道了。还有,报道说那几个急诊医生给我做了一万多次的心肺复苏,这得做到虚脱吧,我出院真要好好感谢他们。”小路觉得这几天就跟做了一场大梦一般:“主管医生还让我谢谢第一时间给我上ECMO的人,那个人是你吧。”

“这又没什么,谢什么谢,ECMO主要是昂贵,一开机就要好几万,但人命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况且你那么有钱。我肯定会说要用的。”

小路双手合十,指尖点在额头,真心的说:“谢谢您,成先生。”

成栎受不了他这么肉麻的感谢,挥挥手:“真要谢我,帮我把爷爷的事情解决了。不要动不动来催婚。”

小路脸瞬间垮下来,“这个难度太高了。”

“少来,你在老狐狸身边怎么混那么多年的?”成栎威胁他:“你那破心脏还要装除颤器呢,想不想我给你找个靠谱点的医生?”

成栎找老爷子吃饭,小路帮他寻的家乡菜馆子,老爷子离乡这么多年,文成那山旮旯几乎没回去过,还是很想念的,小路说:难得老爷子亲自来滨海看你,你多点心思花在爷爷身上,总没错。

成栎从善如流。

小路帮他在滨海当地找的正宗家乡菜馆子,开在一条小巷弄里,三层民房改造成的馆子,抬头可见大红色的招牌——“山里人家烧”,老爷子的拐杖“嘟嘟嘟”轻轻敲着青石板的地面,慢悠悠的走着。

“爷爷,小心滑。”成栎扶着他手肘带路。

老爷子瞥了孙子一眼:“嗯。”

爷孙俩在小包厢内坐定,门口守着收银台的老板娘推开木板门进来,涂了鲜红的唇膏,一口温州普通话,“哈你真的是来对了,要吃糯米山药除了去温州文成,整个滨海就只有我这里才有,是真正刘基故里的特产哦。”还用大竹筐装了一个像树根一样粗的植物拿到他们跟前:“你看,这山药大西大,我们这用超大铁锅炖本地猪肉,味道毋得讲。”

老板娘端来一壶茶,玻璃壶里面泡着嫩绿色的叶子像小枚铜钱一般的翠绿叶子,几颗鲜红色的枸杞点缀其上,“喝点白落地,夏天正是清凉解渴下火。”

成栎给爷爷满上凉茶,老爷子闻了下:“你知道这叫什么吗?”

成栎喝茶,唇齿鼻尖净是微涩的药草味道,他摇摇头:“没见过。”

“我们老家叫白落地,又叫落地金钱,学名铜锤玉带草,无论家里吃饭还是酒店宴席都会泡这个,清热解渴下火利尿,我小时候在田间,随手一抓一大把。真的是很久没喝到了。”老爷子又灌了自己一口茶,眯着眼睛似乎在遥想往事,思乡的伤感溢在脸上。

服务员端来一大碗用白底蓝花粗陶碗盛的山药排骨,香气扑鼻,炖的软烂,筷子一下子便能扎进去,成栎照着小路给的菜谱,点了黄刺鱼,是一种手掌大黑黄相间生活在溪里的小鱼,先在菜籽油里煎再用酱油黄酒冰糖红烧,肉质肥嫩,点了像小拇指甲盖大小的溪水小螺蛳做清汤,主食是炒双粉,用细粉干和番薯粉加香菇肉沫胡萝卜像炒河粉一般。还叫外卖送了一份蓝带归来的甜品师手作的拿破仑蛋糕。

成栎给老爷子夹菜,成大勇的牙口和胃口都不错,每样都吃了一点,吃完满意的点点头,说:“谁给你找的地方?”

成栎打了哈哈:“大众点评找的。”

其实这里除了拿破仑蛋糕,其他的菜,他也是第一次吃,枫城虽然和文成隔的近,但是这些真的是属于地道的山旮旯食品。他对吃的不讲究,但是美食本身是很治愈的,故乡的味道是一直萦绕心间的。

金牌秘书果真是金牌秘书。

成栎说:“您喜欢就好。”吃完起身买单,又去请老爷子出来:“前面就是文艺青年聚集地的外滩小四坊,中西合璧土洋结合,油画和书法都有,我陪您去看看。”

老爷子点点头。

这是八月盛夏的夜晚,今天又是农历十五,月亮又大又圆,挂在深蓝色的夜空,老爷子上了车:“日本车?”

“嗯。”成栎把车窗降下散散甲醛:“我第一年去美国,只买得起二手丰田,就是省油,其他的没多想。”

老头子:“你倒念旧。”

“穷学生能买的起丰田就不错了。”成栎笑笑,车子拐进了咪表:“博士后的那几年是最惨的,每天晚上都要到半夜二三点才睡觉,爷爷你看我。”下车的空挡,成栎还真的把脸凑过来给成大勇看,“熬的黑眼圈到现在都消退不了。”

“去。”老爷子又好气又好笑,说的话一戳就戳孙子死穴:“嫌忙不要做医生了。还有,你不会早点回来?”

“国内的医院比外面更忙,就我这地方,光这个月手术量就赶得上国外普通医院的一年了。”

“怪不得了,我跟你约晚饭还要三催四请。”老爷子哼哼:“派个秘书过去都差点猝死。”

成栎被老爷子逗笑:“小路那真的是命大,在医院急诊门口晕倒的,若是在其他的地方,估计您以后都见不到他了。”

老爷子:“你好好谢谢你那波同事。”

爷孙俩下了车,沿着巷子慢慢的往前走,“喏,爷爷,前面就是力星广场,号称华东最大的综合商场。”成栎指着前面灯火辉煌的地方:“不过我觉得您肯定不喜欢逛商场,小四坊看看去?”

老爷子点点头,先是站在江边,海风阵阵吹散了炎夏的热浪,也吹的宽松的老头衣服贴在身上,老头手伸出来像枯柴,比起去年见到的,更瘦了。

老爷子走两步,坐在江边的石椅上,双手搭在拐杖上,微微出汗微微的喘。江边步道的空地上,一个穿卡其色长衫的中年街头艺人在摊开十米有余的宣纸上写毛笔字,许多人挤着围观,老爷子眯着眼睛远远看去,几个龙飞凤舞的斗大的字,写的是苏松坡的西江月: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老爷子拐杖朝地上敲了几下,指着那字说:“你看,世事一场大梦,一点没错。”

成栎在一边沉默不语,老爷子拍了拍他的手:“六十多年前我偷渡去巴黎,躲在老乡的中餐馆打工,一天工作18个小时,洗碗洗的手上都是冻疮,从来没想过,还有衣锦还乡的一天。”

老爷子仰头望天,又叹了口气:“成栎,爷爷今年八十五了,黄泥已经盖到脖子了,不知道哪天说走就会走的。你爸妈过世的早,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你能够早点成家,早点找个姑娘,早点让我抱曾孙子。钱再多,对我来说也只是身外之物,你懂吗?”

成栎被他说的心中有些堵:“爷爷,我明白。但这事勉强不来,也急不来。”

延伸阅读

可可王国加盟  http://www.jorisbacquet.com/y3k2.shtml
可可王国水杯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一面派牛肉面加盟  http://www.jorisbacquet.com/bn92.shtml
一面派牛肉面隶属于深圳爱她他智能餐饮技术有限公司,公司创立于2011年,在科技发展的

黄金酱酒加盟  http://www.jorisbacquet.com/6xkq.shtml
2020年1月,贵州省仁怀市黄金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黄金酒业股份)正式成立。公司

黛倩娜米其尔加盟  http://www.jorisbacquet.com/n6a4.shtml
黛倩娜化妆品研发力量雄厚,拥有业内工程师和大批高素质的科研人员共同研发产品。建立了标

城隍珠宝加盟  http://www.jorisbacquet.com/6nxc.shtml
“城隍珠宝”创建于1995年,是上海城隍庙的一家购物中心有限公司所属的珠宝。公司位于

熊班长加盟  http://www.jorisbacquet.com/g34y.shtml
山东熊班长食品有限公司在济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注册,主要经营坚果类,干果类,水果干

艾隆堡酒庄加盟  http://www.jorisbacquet.com/uqag.shtml
艾隆堡酒庄是国内知名进口葡萄酒品牌连锁运营商—乐朗国际旗下特许连锁加盟品牌,目前在中

长众加盟  http://www.jorisbacquet.com/git3.shtml
长众石榴石饰品经销批发的水晶制品批发、少售、手链、项链、戒指、毛衣挂件、车挂、耳钉、

优亲加盟  http://www.jorisbacquet.com/ygej.shtml
加盟信息介绍:优亲食品参照各地卫生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和美国小儿科学会推荐的营养配方

苏文加盟  http://www.jorisbacquet.com/xab0.shtml
苏文礼品袋总部拥有现代化的管理、的技术人员,全新的四色八开、四开、对开、印前、印后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德云社]朝夕相处在线阅读第2节

    仿佛只是一眨眼时间,感觉又像过了一个世纪,刘佰举意识回归到大脑中,眼睛还没睁开,耳边就传来一个男人急切的声音:“举子、举子,怎么样了?快醒醒,快醒醒呀……”中年骗子闭着眼说道:“叫什么叫,醒了,鱼刺取出来了吗?”停了一会,男人有些颤抖的声音:“鱼刺?什么鱼刺?难道还有鱼跑到你嘴里去了?”中年骗子想这

  • 重生成霸总的小娇妻在线阅读第7章

    嗯,最近这么折腾搞得我都不敢出门了,只敢待在安定区和那个小女孩玩,那个小女孩叫做笛口雏实,嗯,日本人。长着一张萝莉脸,娇小的身材,身高还不到一米五。她的妈妈,A级喰种,但是攻击力极弱,我都能吊打她。这个小爱的小妹妹说着一口不流利的中文,拿起一本《黑山羊》跟我问这问那。我本来也喜欢那本书,所以和她聊的

  • K中名津流在线阅读第二节

    警察们顺着声音看去,一个和说话声音同样懒洋洋的男人正站在那里,抱着肩膀看着这发生的一切。这个男人长的很是英俊,身上的衣服更是华美异常,一看就出身不凡。那些警察刚看到此人时都是一愣神,等看清楚此人衣服上绣着的徽章时,立刻脸色大变,赶紧排队敬礼。“不要这样啦,我又不是个喜欢利用特权的人。”男人懒洋洋的叹

  • 阴司鬼差之第七章(7)

    木医生写给她的电话号码被肖玲揉了一路,原本平整坚硬的便签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褶皱,边角起了纸毛,直到站在自己家的门前,她才回过神来,“呀!”肖玲懊恼的叫了一声,小心的将便签展平,用手机拍下来留了备份后小心的收了起来。“玲玲回来了!晓梦她怎么样了,醒过来了吗?”肖母见自己的女儿进来,连忙问道。一直陪肖母

  • 纵横食戟在线阅读第八节

    灵魂强度从3度升到4度所需要的能量值已经达到了25000点能量值,如果按照常规的吸收方式,阿达估计他需要半年的时间才能够得到提升。对此他倒不是很着急,毕竟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在五千年时间里,虚拟世界不可能让大家的灵魂强度过于快速的提升,不然宇宙能量都会跟不上供应。阿达又恢复到了以前的生活中,每天忙着温

  • 大清闺秀在九零年之误会?

    石峰与夏雪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从小学时候就互有好感,爱情的种子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不断萌芽,彼此之间的依恋也逐日浓厚。石峰当时之所以报考天海医科大学,有老东西不断安利的原因,也有夏雪的原因,因为夏雪高考的分数报考天海市的经贸大学时最合适的选择。石峰不能忍受几年的两地分隔,害怕距离会冲淡眷恋,所以石峰也就听

  • 星星眼泪在线阅读第一节

    “江枫!枉我姐姐日夜衣不解带的悉心照顾你,你就是这样报答她的吗?”一道姣喝声在江风耳边响起。江风感到浑身疼痛不已,迷迷糊糊中江风睁开了眼睛,不过眼前的一幕却让他大吃一惊,自己现在正躺在一间富丽堂皇的大殿之中,身旁跪着一名哭的梨花带雨,清纯可人的女子。自己面前则是站着两位面带怒气,美丽异常的女子,只不

  • (他是龙)情不知所起之第九章

    跑,快跑,后面有狼在追,鲁齐木撒丫子在山林里绕着跑,加速又加速,却惊悚发现,最后的归处还是原点,根本跑不出去,狼还死咬着他不放。人在危机时刻爆发出来的潜力是不可估量的,鲁齐木反身挥起手里的砍刀朝着狼过去了,一刀刀,拼尽全力。动作快要疯魔的时候,意识反而冷静,他突然意识到是在梦里,霍地从床上坐起来。扒

  • 大唐:每周十连抽一场交易

    这些天来的心血一把火烧成了灰烬,这让纪以甯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烧焦的屋子摇摇欲坠,一时间却安静的有些可怕。她想一个人静静,想着该用什么方式去弥补,这时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就为了这些花灯在这哭鼻子了?”青灰色的云纹长靴,清逸俊秀的容颜,可他的嘴角却挂着一种嘲讽的,让人不悦的笑意,纪以甯冷冷地回道:

  • [综]法不徇情之第八章(8)

    韩沐遥在美国的那一个月,虽然天海相隔,却是有史以来难得的一段让华旻恺平稳地幸福着的日子。有她的理会,又不必担心有情敌干扰。虽然这个有史以来的“史”实在有点短。华旻恺真恨不得时间能飞起来,他快快与她共同攒下只属于他们俩的值得炫耀回味的年头,再去盘算更长久而安稳、也更深入而浓稠的岁月静好。毕竟这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