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红颜风华录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华飞白 来源:晋江文学城

到了腊八这一日,宝钗早早带了莺儿、白鹭并几个婆子督促着厨房先将熬了一夜的浓粥按份儿装了食盒,并一些栗子糖糕新鲜点心攒得满满当当命人提去给薛太太看。回来的人说太太点了头,这才按旧例里的亲戚各家写了签子放进去,着几个干净体面口舌伶俐的婆子穿了素色衣服挨家给送去。待下人们去跑腿办事,她又对厨房里还忙着的媳妇们关照道:“大爷那边的先生和老太太切不可怠慢,早早儿把粥送去,这边我去和母亲一同用膳。你们忙完了换着班儿吃,等会儿还有大事要忙。”

过了腊八便是年,年节里又不宜动土,是以先薛老爷的灵柩过了冥期就只寄存去了家庙,待来年选了吉利日子再葬回老家祖坟,所以这头一年的祭祀显得尤为重要。宝钗先是去主院和母亲用了碗腊八粥,随便进了些小菜便推说饱了放下碗筷,捡了几件要紧事回一回,未几便有旁支的族老上门。

家庙宗祠在薛家老宅,年年祭祀各分支偏房的族人便聚来这里行礼。薛太太领着宝钗并几个妯娌衣饰整齐在后面传递祭盘,屏风那头分了主次昭穆依着礼官唱声渐次祭拜。终究是商人之家,不必如宁、荣二府那般气势森严,众族人只依礼磕头,然后分了祭品便四散而去。都知道嫡支今年死了当家人,家里只有个寡妇带了一子一女过活,谁也不好逗留生事,只说到了正日子再派媳妇来道恼,便各自去了。

这一年冬天,薛家上下过的都没甚滋味,一则是为了守孝,二则唯一会生事的大爷又叫太太给管得翻不过来身儿,少了这个领头的霸王,整个金陵城都清静下来。一来二去外面关于薛蟠种种不肖的传闻竟是渐渐淡了,只说薛家如今广做善事,克己简朴,虽是商人却丝毫不见张狂,一时间几乎能和东南边儿几户世传的儒商相提并论了。

宝钗自打接过大厨房的权后慢慢儿的寻着由头把扎手的点子全给清了出去,尽留些手艺精巧又不过分贪腐的,人头少了不少可事情越办越顺利。公中支出来的银子月月有余也不还回账房,她只做主将这一笔余钱奖与干活儿卖力或是心思灵巧琢磨出新鲜吃食的,一时间下人们莫不感恩戴德,就连薛太太也发现自家饭桌上很有几道能塞进嫁妆里添彩的菜色,便去找女儿过问。

宝钗正在院子里看白鹭打算盘计算年节时厨房里需要预备花出去的银子,冷不丁听外面的小丫鬟脆生生道:“姑娘,太太来看您。”她连忙起身往门口出走,莺儿、白鹭跟在后面去迎薛太太,画眉就把桌上喝过的茶杯撤下去,重新换了新的酽得浓浓的桂花茶端上来。

“偏你这里整日绞尽脑汁就想些吃的喝的,又不曾好好吃饭,顿顿跟小猫儿似的。”薛太太进来闻见桂花味儿就知道又是女儿新捣鼓出来的煎茶方子,坐下一抿果然齿颊留香,随笑着点了点她的脑袋:“我来,一则是告诉你,前儿你要的嬷嬷已经找好了。这回是托了我娘家的老亲,也就是这金陵城里的豪族甄家。说是从宫里淘换下来的积年嬷嬷,好不容易才求了来咱们商户人家,只为着有人给养老送终来的。你一个,你哥哥院子里一个,如何安置就都交给你了。二则,我恍惚听人抱怨说是厨房里活计多?”

宝钗心下直道只怕这第二件事儿才是正主,也不慌张,慢慢喝口茶水才分辨道:“按旧例,咱们家厨房上是一个红案一个白案领头儿,下面带着群媳妇丫头。可我冷眼看了一段时间,谁家吃饭不是红案白案一齐来的?也不能只吃菜不吃饭或是只吃饭不吃菜啊,因此便提了两个手艺好的婆子倒着班儿总领,她们下面各自自己安排好红白案,也叫人有喘口气儿的功夫。因着这一分竟发现好些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厨房是干嘛的,便叫她们先回去歇着了。黜了这一项即刻清爽不少,两班人马互相盯着想寻对方的短处,倒叫我省了不少心力。论理说这么一来活计多了是有些累,可每月采买余下的银子仍旧发还她们以资鼓励,岂不是把之前说不明白的钱财过手走了明路舍与她们?总比偷偷摸摸弄鬼掉猴的往口袋里抿要强,是以先前回去歇的人眼睛里就有些想往外喷火了。”

她抿嘴笑了一下,嫩生生的脸上旋出两个酒窝子:“我想着,父亲才走,家里就剩母亲、哥哥和我三人守着基业,有那贪心不足的下人可养不得,因此旧年才说但凡发现涉*的统一赶出去。现在略略一算发现下人竟是比主子多出百倍,也不知这宅子里住的到底是主子还是奴才了,因此我想着放一批人出去,就当积德。不知母亲意下如何?”

听她如此说,薛太太算了一下心里也打了个突。儿子年岁小,还颇有些不上进的苗头,余下她和女儿都是弱质妇孺,万一要是有刁奴动了坏心思,可不就是坐了蜡了。先前就有奶妈子和丫头合伙引诱儿子,再不清理一番只怕越养他们心越野,可见当家的梦里要她让女儿裁度家事确有先见之明。当下她理了下思绪道:“咱们这样的人家,向来是只有买人的没有卖人的,放他们自由也好,总归不再给人把柄骂出身。”

母女两个商议停当,叫管家拿了下人名录来一个一个对着捋了一遍,但凡查实家里一窝子混吃骗喝或是子弟不学好的都勾选出来,着了两个管家并家丁婆子去,一抓一个准儿。那屋子里偶然抄出来不少薛家私库里的东西,因家里是皇商不少都是上用或是要进到宫中的,幸亏上面没有抄验的心思,不然只这一桩就足够丢了差事。薛太太气得胸口闷痛两胁倒不过气儿,宝钗忙扶了母亲歇下,喊大丫鬟浓浓的用钩藤煎了一碗水服下,又去请大夫看诊不在话下。

她只对薛太太道:“母亲若是放心,后面的事儿便交予两位管家去办,我也帮忙看着,若有拿不定的主意便来回。”薛太太巴不得不听不看这档子事,忙不迭点头应了自去床上歪着,由着女儿去忙活。

这边宝钗得了权,先命管家把这些人身契还了,把查抄的东西略整一整,于自家前程有碍的一条锁子尽数送去了金陵知府,余下只对家下人道:“往日你们只觉着主子的油水好沾,却不知有些东西摸了是要送命的。家里现养着上过金銮殿的先生,你们只自己偷偷去问问‘僭越’是个甚么罪名?念你们初犯无知,予十天时间,我在东南角僻静地方命人放了两个木箱,黑天半夜的趁人看不见便把自家不该碰的放进去,我只做不知。若是十天之后盘库再出事儿,可就别怪我薛家,先前送官的已是阖家被判了劳役,那盐山上去了可还有谁能再下来?”

众下人果然偷偷拿了吃食好处去问万先生,先生倒不恼,趁着机会又给薛蟠讲了一遍《大律》,直把这混世魔王吓得背后冷汗出了一身又一身——合着若不是自己年幼外加上面无人彻查,不然全家都够进监牢几个来回了,这律法可不是闹着顽的。

宝钗又命画眉偷偷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拿了匹两色绸放进箱子,果然隔天天亮偌大的箱子便被塞得满满当当。还有些金玉珍珠并玩器堆起放在箱子外,婆子们将故意打坏的玉器收拢起来回给宝钗,她只道:“去咱们铺子里调些已经能自己上工的学徒来,把这些散碎玉器拿给他们炮制了。这等小事不需麻烦大师傅们,只跟那些小工说若能卖掉便按件数与他们分钱。”

零零碎碎直出了三月,桃花都开了,家下人才清爽起来。发出去进百十号闲人,管家拿着账本子对月银的时候手都是抖的——无他,年年绞尽脑汁也节省不下来的开支顿时清减了半数有余,家下也无甚事被耽误,不得不赞了又赞大姑娘天生就是把管家理事的好手。等到诸事已毕,宝钗命人抱了名录并账本去回薛太太,又带了更多账册回来。原是薛太太本就不善理财,见女儿冷不丁竟把家业给盘活起来,干脆也不管她年龄便把铺子里诸多杂事一并推了出去,自己只专心照看后宅与娘家兄弟姐妹联系,乐呵呵当起了“老封君”。

她终归还是有些介怀,好歹都是王家的女儿,兄弟自不必说,长姐嫁了荣国府二房的嫡子,到自己这里竟然配了个商户,到底心意难平。就算皇商又如何?年节祭拜的时候连大礼服都穿不得,只家常衣服外面套个袄儿便罢了,好生没意思,是以但凡和“商”字沾边的营生再不想伸手去碰的。

宝钗倒是自己已想通了。上辈子和母亲一样汲汲营营就想甩脱这个“商”字,先是进宫参选,选侍不成又依姨妈计盯上了宝二奶奶的位置。然后一步一步深陷泥潭,看上去是赢了,岂知自己亦是输家。现如今一切从头再来,商不商的又如何?本朝又不禁商户子弟科考的,只要自家日子好过,哪管他甚上九流还是下九流。兜里有钱,便是那些穷公卿也得求着捧着!

可这话没法一股脑说给薛太太听,没得把她给吓着气着。因此宝钗只笑笑不说话,反正只眼下“节流”一计成行,慢慢接过管家权再去想“开源”之事,总要把家里的生意支撑起来才好。听说舅舅推荐了一位严师给哥哥,书读得怎么样暂且不知,可也算是有了个盼头,整日里拘束这兄长不再出去招猫逗狗为非作歹,但愿能磨得他把往日的毛病都改了吧。

她□□叨这薛蟠,那边可就出了个大乐子。

原来万先生果然有手段,关了院门只把一个书童撇在书房外,伸手拿过头一天上学就迟到、见了师傅行礼连腰都不弯的薛蟠,三两下堵了嘴抬手就是一顿好揍。他不打肚子不打脸,只捡着肉厚的地方猛锤,直锤得学生爬地求饶才拎起来道:“我给你松开,你再行个弟子礼来看看。”

薛蟠已是被揍怕了,跟个蔫猫儿似的双手抱着撅屁股伏了伏背。万先生一伸手,他吓得连忙捂住头脸闭住眼,却听得教书师傅一声朗笑:“我还当你是个有气性的,如何就怂了?再来!”

“不来了,不来了,先生我错了。”他倒乖觉,遇见比自己还横的就面了,只一叠声儿的讨饶。万先生见状摇了摇头:“你这样如何使得?听说你还有个妹子?万一将来你妹子受了委屈,就你这样儿的能给她讨还公道?”薛蟠砸了砸嘴:“我妹子比我伶俐哩,只怕要她给我讨公道才是。”

万先生掌不住一口水差点喷出来:“你的出息呢!你家就指着你顶门立户,怎地往一个女子身上推?再这样胡天胡地乱说还揍了!”

“别揍别揍,我胡咧咧着玩笑哩。”薛蟠又抱着脑袋,看得先生又好气又好笑:“我只说你这一遍,你读书,为的不是你自己。近则为了你娘你妹子,远则为你薛氏全族,你可知道?!”

薛蟠那里想过这些,但也不敢再和万先生顶嘴,当下放软了款儿乖乖听话,倒也跟着学了一页三字经。无法,除了几个字,之前来坐馆的先生有一个算一个都被气走撵走,是以薛蟠还不如他妹子看得书多。万先生简单问了几句便知这是个肚子里一滴墨水都没有的货,只能硬着头皮从蒙学开始——正经读书人家的孩子到十一、二岁都该开始讲《诗》讲《书》了。他这里连字还没认齐哩!

见这学生开始哼哧哼哧左顾右盼,万先生把手里的本子一撂道:“你且出去耍一圈,盏茶时间后再回来,不回来试试!”

薛蟠跟屁股后面有狗撵似的从书房蹿出来,叫上小厮一溜烟儿往主院跑去寻薛太太告状,到了地方没见人,下人们说主子去看姑娘了,他这里又火急火燎的往妹妹院子跑。这回好歹站了一下,伺候的人刚扬声通报,他掀了帘子直奔亲妈怀里就扭股糖似的蹭。

“哎呦,亲妈啊!那先生好生厉害,头一天见就把我一顿胖揍,脸都揍大了一圈!”薛太太听说吓了一跳,忙就着光线扳着脸看了看……没甚伤痕,又叫婆子去厢房看了他衣服下面……也秋毫无伤,一时间脸都气黑了指着儿子就骂:“你个不学好的混账东西,见天一出又一出,那机灵心思全用在歪歪道儿上,说假话都不带预备着兜底的?你说先生打了你,身上脸上连条指头印子都没,寻思着你老娘我是个傻的!“

薛蟠瞠目结舌,跟个漏气的尿泡似的蔫耷了,垂头丧气灰溜溜带着书童回了书房,抬头一看万先生正似笑非笑的瞄他呢:“外间好耍不?“他不敢多话,老实坐在凳子上跟着又学了一页,直看得脑袋大脖子粗才叫放出来。

万先生不紧不慢留了临帖和背诵的作业,又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道:“这脑袋也不是个倭瓜啊,今儿第一天,学了两页,明儿再两页。统共所有的圣人言加起来也就那么多,守孝三年,一千多天早就能学完背会了,到时候好歹做几篇文章,下场能考个秀才就放你去自在,如何?“反正到时候得了好处自会想要更进一步,都不必人再去催的。

薛蟠心里是这样想的,先老实点糊弄了亲妈和先生,熬这几年,自家去考试只要钱给够,再没什么弄不来的,到时候赶紧把这先生请走,才算是大快人心。因此他倒也紧着点头,半点不知那科举盘查的有多严格。他家倒不是不能弄出点邪性路子,可惜将来做主的是他妹子宝钗,如何肯叫自家留这么大一个明晃晃的把柄给人抓呢?

两个人两下里都想差了,倒是啼笑皆非的定了这么一个“君子协定“。

打这一天起,薛蟠果然再不迟到早退,跟着万先生每天就学两页就散学回去做功课,倒是少惹了不少事。把个薛太太喜得不知该如何喜,一叠声儿吩咐下人好吃好喝好衣服料子紧着万先生和他老娘,一时间主家和坐馆先生皆大欢喜,只薛蟠一个人苦苦煎熬数着日子盼出孝。

这一年过得飞快,因在守孝也不好办甚么热闹酒宴,只一家三口并万先生和万老娘一桌子吃了个团年饭,又依着时令增减着衣物,忽忽悠悠窗户根底下的迎春花枝子上就鼓起了芽苞。

因死的是薛家老爷,一家三口都戴着重孝也不好走亲访友,出了热孝后只做了些月白石青颜色的衣服替代之前的衣服,冷冷清清过了上元年就算是过完了。

延伸阅读

万界圣王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dgkcjx.cn/p2w9.shtml
林一本以为他这是好心关心她一下,没想到却被他嘲笑了一顿。于我脸上笑得灿烂,但是嘴里说

洪荒:葬尽诸天在线阅读关键词继承人与梦  http://www.dgkcjx.cn/np0e.shtml
将欧尔麦特身上的轻伤治好,春野樱坐到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双腿交叠,右腿在上。一手搭在椅

【综影视】我的眼里只有你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dgkcjx.cn/nww1.shtml
空间壁垒打破后,终于一行人小心翼翼的走到了监狱的入口。哪知,这一路的小心,竟然让他们

姐姐会种田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dgkcjx.cn/g4yr.shtml
系统一句直接抹杀,杨杲被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呵呵,别别别,我只是想问你这个转盘大概

元素之浪潮巅峰在线阅读背叛之人  http://www.dgkcjx.cn/d4l2.shtml
第三章背叛之人叶致航把婴儿放回病房的摇篮中,然后去陪着蓝雪薇。无人注意的时候,摇篮的

六道除灵师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dgkcjx.cn/5sy.shtml
逃课只是一时爽,班主任李晋的连环扣随后而来,招平安没接,然后手机信息连震了几下。她躺

都市之仙国崛起在线阅读0006命运  http://www.dgkcjx.cn/sfu8.shtml
0006命运老婆婆额前白花头发被吹散,身子瘦弱些的老人小孩则依靠在大树、石屋旁,担心

少年派:文娱大天才收徒  http://www.dgkcjx.cn/um5a.shtml
“《天阳指》,你潜入天阳教,盗了他们的至宝?!”时幽天不由震怒!“这有什么关系嘛,爹

尼古拉斯赵刚离婚协议  http://www.dgkcjx.cn/by3n.shtml
医生看着冷若欢苍白如纸一般的脸上浮现出的倔强的表情,又是重重的叹息一声:“好吧冷小姐

她有一点点娇气之第五章  http://www.dgkcjx.cn/axmh.shtml
唐会酒吧里陈凡坐在二楼的座位上,这个座位是他让阿彪给他留的,除了他自己任何人都不能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帝师(GL)之街拍科文特

    1.3隔日,岑年与Rupert约好谈最近几天的进展和新宣传片的企划。一到办公室,岑年便发现全栏目组的同事都以好奇的眼光观察着自己。虽然她这个空降总导演已经引起了许多忿忿,但这么毫无遮拦的目光岑年还是头一次感受到。岑年忍着不适感走进Rupert的办公室,发现Tom和他的宣传Luke也在。岑年一脸疑惑的

  • 从飞机失事开始变强!之第九章(9)

    网上的闹剧不过一个星期就散了,在这个八卦满天飞的时代,吃瓜群众每天都有新鲜的爆料可看,熊曼曼删了微博并且写了篇帖子道歉,全篇的公关代笔色彩毫无诚意可言。夏青霜倒也不在乎,但宋宁逸工作室发出要求,必须亲自道歉。亲自道歉也不是说要让熊曼曼跑到她面前来,就是亲自录个视频发出来,但熊曼曼经纪人拒绝了。然后工

  • 开局穿越刺客伍六七检讨

    “你得找个机会把喜欢说出来。”高奇叹完气说。张旐看了他一会儿,承认道:“我不敢。”“那这么着,你装醉,不是都说酒后吐真言吗?反正人家以为你喝醉了,再见面也不会尴尬。”高奇给他出主意。张旐想,他好像也还没和孙矜熟到可以一起喝酒的地步。所以还是先和孙矜混熟了再说。怎么才能和孙矜混熟?张旐沉思一会儿,目光

  • 驸马有毒之第九章

    第9章苏梨回到公寓,还没打开灯,就看到一双幽亮的仿佛探照灯一样的猫瞳在黑夜中熠熠生辉。“咦惹,你是每天变着法吓我啊。”苏梨打开灯,调皮的布偶猫近在咫尺冲着她喵了一声。漂亮的猫眼里满是等待许久的生气。这么晚才回来,饿死我了。“抱歉,今天剧组拍戏晚了点。给你带好吃的了。”介于它那天之后没出现不良反应,苏

  • 灭世帝尊在线阅读第八章

    Chapter8我的男朋友又跑掉了约会当然就要化一个甜美的妆容啊,梓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自恋地捧着脸。哎呀,我今天怎么这么好看呀!自恋了一会儿,梓就背上了自己的宝宝出门了。本来她应该是和安室透一起出门的,但是他早上接到了一个电话,好像是他的朋友找他有事,所以就临时出门了。安室透承诺他会在电影开始前到

  • 在童话世界搞基建的那些年[快穿]之吃撑的锦觅(4)

    锦觅在屋子里四处张望,没有发现锦觅,倒是嗅到了丹药香“咕噜”锦觅摸了摸肚子,喃喃道:“什么东西这么香,哥哥一定是自己在偷吃东西了”寻了半天,最终在桌子上发现了十几个玉瓶她扒开瓶盖,闻了闻,喃喃道:“香气是从这里出来的?这些是什么,圆圆的”锦觅拿出一枚补灵丹,犹豫了一会儿,便一口吞下顿时,她的眼睛睁的

  • 对她不止喜欢在线阅读第8章

    夜色无边,张小欠摸索着来到了仙人庙,塞了一颗野果,酸涩的难以入喉。此时的仙人庙除了香火缭绕,红烛摇曳,便再无一人。张小欠看了看仙人雕像,在香火下似乎更加的焦黄,看着完好无损的雕像,张小欠躬身拜了拜。仙人庙还是原来的那个仙人庙,只是半个月前这里还是欢声笑语,而如今这里却只剩下了自己一人。一声长叹,却更

  • 枭妃风华绝代在线阅读第二节

    不过在这个世界,全智闲有着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曾经邀请陈潇来‘星主播’当主播的负责人,在这个世界,有着很多的直播公司,在强大的竞争之下,很多公司选择退出,但也有很多公司,在逆流中,勇往直前,比如全智贤负责的‘**星主播’。曾经在电视上看到全智闲扮演的千颂伊,是那么的高不可攀,但现在,她对于陈潇的爱.

  • [综英美]麻瓜世界生活日常第2章在线阅读

    所谓的恩宠,不过是被人设计,灌醉了郑钧,将他引入自己的宫殿,一夜风流,从此将她推上风间浪口而已。她至今都无法忘记,自己在郑钧身下拼命挣扎,嗓子都快嘶哑到什么都说不出来,眼泪顺着脸颊流落,被人粗暴的吻去的模样。那双常年习武而粗糙异常的大手,撕碎她的衣服,在她的身体上肆意游走,而她未经情事的身体发出战栗

  • 狂撩女配之后[穿书]之灵兽园(7)

    院长点点头,若不是谭梣是曲无涯介绍来的,就她这资质,又没有什么背景,铁定是连门槛都踏不进来的。对于照顾灵兽这个任务,谭梣并不排斥,因为她身边早就养了一只成了精的灵兽,连话都会说了,算是很高阶的了。“你怎么是无灵根呢?”渊觞趴在谭梣怀里;似乎是比她本人还有郁闷,“这要是没有灵根,你就是入了遥天学院,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