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落魄嫡子在线逆袭第9章在线阅读

作者:燃香抚琴 来源:晋江文学城

1

骆莉看着游泳池,想着,“她们会不会在地下游泳池里面的房间里。“

“小俊,你可以带我去地下的房间么。”骆莉对机器人说。

机器人听从命令地把骆莉带到地下。

“除了这里,还有其他房间么。“骆莉看到是她之前看到过的那个圆形,在水池中间的那个房间。

机器人从右边的行道,穿过游泳池,左转再右转,再左转来到一面墙的前面停了下来。

墙面出现了一个门,骆莉走进去,看到一个客厅,两边有卧室,前面是餐厅,餐厅可以看到游泳池。

她四处看了看,没有看到里面有人。

“小俊,还有其他房间么。”骆莉跟机器人说。

“莉莉小姐,地下所有房间已显示完毕。”机器人说。

“好吧,我们回去吧。“骆莉有些失落,佳爷她们到底在哪里。

玫瑰看到了骆莉的一举一动。她在书房里走动着,她想,骆莉是不是已经恢复了记忆,她在这里待不了多久了。

玫瑰叫小俊请骆莉来大厅。

“莉莉,我知道你恢复了记忆,不用装得那么辛苦了。“玫瑰站在大厅右侧在等她。

“来吧,我们坐下来聊聊。“玫瑰走到了沙发区,坐了下来。

骆莉走了过去,在玫瑰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好吧,竟然你看出来了,我也不想掩饰什么了。”骆莉说。

“你到底把佳爷她们关在了哪里。”骆莉接着说。

“莉莉,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玫瑰说,“三年前我离开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们。”

“什么三年前,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骆莉说。

“你之前不是说你知道我和她们住在一起么。“骆莉说,”你怎么会没见过她们。“

“你说那个呀,是小俊告诉我的。“玫瑰说。

“你在监视我们。“骆莉突然很激动。

“怎么算监视呢。“玫瑰说,”我是在保护你。“

“你的保护就是把我困在这里吧。“骆莉一脸唾弃。

“怎么会呢,你想出去,随时都可以呀。“玫瑰说。

“好啊,那我问你啊,“骆莉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门在哪里,哪里有门!我找了几遍都没看到门!“

“你是说房子的门么,“玫瑰说,”你怎么不问我呢。“

“大厅前面的庭院是大门,地下室有个门,岩崖有个门,高尔夫球场有个门。“玫瑰显得很淡定。

“你说的门,我一个都没看到。“骆莉暴怒地跳起来。

“噢,我忘了告诉你了,它们都可以隐形,与周围的环境可以融为一体。“玫瑰依然不紧不慢地说。

“那你说了不是等于白说嘛!“骆莉大声吼道。

“你出去,是要找grace她们么。“玫瑰换了一个姿势,把左腿换成了右腿,翘了起来,手拉了拉裙摆,”那我就太伤心了。“

“你说她们一个个居心叵测,不想让我回去,“骆莉用手指着玫瑰的鼻子,”那好啊,你告诉我,门在哪儿,我们在这里兜了几圈都没有看到门。“

“我告诉你了,门在记忆碎片里。不是什么房子里面都有的。”玫瑰平静地看着骆莉的眼睛,淡定地说,“外面也看不到。”

“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骆莉说。

“我跟你一起去啊。“玫瑰说,”有没有,去了不就知道了么。“

骆莉并不相信玫瑰说的话,但她很好奇记忆碎片里到底有什么。

她们从房子里出来,来到大街上。

“白管家,你在么。“骆莉喊着,“我有事要找你。”

“我亲爱的莉莉小姐,好久不见。”白管家出现了,“我在呢。”

白管家好像没有看到她身边的玫瑰。

“我要浏览记忆碎片。”骆莉说。

“当然可以。”白管家说,“你想看哪个年龄段的。”

“二十三岁。”骆莉说。玫瑰也不知道她在跟谁说话。

白管家在她面前滑动了一下,又点了一下,出现了一个门。

“亲爱的莉莉小姐,你可以进去了。“白管家说。

“从这里进去?“骆莉问。

“是的,我亲爱的莉莉小姐。“白管家说。

“莉莉,我在外面等你。”玫瑰说。

骆莉没想那么多,她就想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

2

骆莉走了进去。

她看到一对男女在校园的操场上走着。

他们来到看台上,坐下。

骆莉认出了他们,是二十三岁的自己和她当时的男朋友方明。

白管家在空气中看到了浮现出里面的情景,玫瑰也看到了。

“我们不要再见面了。”骆莉冷冷地说,“我们不可能在一起。”

“为什么,因为你爸妈么。”方明说。

“你应该知道,我爸妈不喜欢你,我夹在你们中间,我很累。”骆莉漠视着操场上的人群。

“你知道我爸妈是怎么说你的么,他们觉得我跟你在一起,是自甘堕落。“骆莉没有看他,冷傲地说。

“我爸威胁我说,要跟我断绝父女关系,我妈说你就是社会最底层的无业游民。“方明一直面对着骆莉,但她一直看着前方。

“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你是怎么想的。“方明说。

“我马上就要毕业了,我不知道我以后会怎么样,找到什么工作,去哪儿工作。“骆莉说,”你比我大四岁,连一份像样的工作都没有,你让我怎么跟你在一起。”

“我可以为了你找份稳定的工作。”方明说,“你找不到工作没关系,我可以养你。”

“你能找到什么工作。”骆莉说得很快,“我压根也没想让你养我。”

“你是不是从头到尾,没有一次想跟我结婚过。”方明说。

骆莉对二十三岁的自己说,“告诉他,我不想结婚,确切的说是不想跟他结婚。”但二十三岁的自己始终没有说出口,她想,都要分手了,如果告诉他,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是不是太残忍。

“我现在不想结婚,我还年轻,我要有自己的工作。”骆莉说。

“那我等你。”方明说。

“你都快三十岁了,就算你愿意,你爸妈同意么。”骆莉说。

“我知道,这两年来,一直都是我围着你团团转,你吃定了我,但我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方明其实心里很清楚。

“我确实不小了,我想跟我心爱的女人结婚,这是我真实的想法。”方明说,“我想着,也许我们结婚了,有了孩子,你就不会这样了。”

“你还能爱我多久呢。“骆莉随口一问。

“五年。“方明脱口而出。

二十三岁的骆莉突然觉得很可笑,跟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结婚,到头来,只换来了多了五年的爱。

骆莉对二十三岁的自己说,“别纠结了,你不爱他,他爱不爱你,爱多久,跟你有什么关系,找个你爱的,他也爱你的人吧。”

“我不能骗你,以后的事情谁也保证不了。”方明说。

“那为什么是五年呢。”骆莉突然有点好奇。

“我们有了孩子,孩子也大了,你也有三十岁了,性情应该成熟了。”方明说。

二十三岁的骆莉越听越觉得荒唐,以前觉得他只是本事,现在觉得他跟自己的想法相差甚远。

骆莉终于跟二十三岁的自己有了共识,“你们没有物质基础,更可怕的是价值观也不一样。他觉得你是爱钱,其实你是觉得他没有赚钱的能力。他觉得一碗热干面填饱肚子就可以了,也许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状态。”现在的骆莉认为,我尊重每个人的生活方式,这是他的生活方式,但不是我的。

“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再纠结下去了。”骆莉说,“你要是个男人,以后不要再跟我联系了。”

“我确实配不上你,你以后找个你爸妈满意的,也挺好的。“骆莉能感受到方明的难受,他这句话是认真的。骆莉不想让自己继续难受了,那就只能让别人去难受吧。

二十三岁的骆莉想,不管我结不结婚,至少要找个心动的,谈场轰轰烈烈的爱情。而不是跟他平淡无奇,心如止水。虽然她承认方明确实对她非常好,百依百顺,任劳任怨,他带给了她家庭缺失的温暖,他更像一个父亲,而不是男朋友。

方明强吻了骆莉,“我知道,我再也没有机会吻你了。“骆莉僵硬得坐着一动不动,他的举动,并没有让她的心头起一丝涟漪。所有的亲密举动,都让骆莉恶心。

“骆莉,你以后再也遇不到像我对你这么好的男人了。”这是方明说的最后一句,格外大声,然后他就转身走下了看台。

骆莉没有像之前无数次分手那样,跟过去。

她知道他们的关系,在那一刻结束了。

后来,骆莉经历了感情的种种,她越来越笃定,好人还是有的,但自己喜欢的却寥寥无几。

3

骆莉从二十三岁出来,去了二十九岁。

她在办公室的电脑任务栏里,看到微信亮起了红色。

骆莉点开看到她的闺蜜王嫚发来了消息:

“今天群里有个活动,晚上七点,要不要来。“

“什么活动,在哪里。“骆莉回了过去。

“k歌,长港路麦乐ktv。“

“那么远啊,回去都好晚了。“

“明天周末,有帅哥,让帅哥送你回去。“

骆莉发了一个汗颜的表情包。

“搞得像姐姐我没见过帅哥一样。“

“是,是,是,你莉莉大人,什么人没见过。“

王嫚补充一行:“周末出来放松一下呀,再不疯狂就老了。”

“我已经老了,身未动,心已老。”

骆莉感觉天天不是电脑,就是手机,回家就是睡觉,已经很久没有个人生活了。

“咱们这个年纪,还玩什么玩呀,玩不动了,找个人踏踏实实地结个婚算了。“

“那也得出来瞅一眼呀,在家里坐着,能天上掉老公啊。“

“行吧,但愿今天不用加班。”骆莉又补了一句,“那里有没有吃的呀,我赶过来也要七点了,年纪大了,饿不得。”

“有,自助餐,不会让你公主大人饿着的。”

骆莉回了一个ok的表情。

五点打卡,骆莉立马下楼赶地铁。

“喂,莉莉,你到哪儿啦,我们人都到了差不多了。“王嫚发来语音。

“我估计要到八点到了,堵车了。“骆莉说。

“你们别管我了,先唱吧。“骆莉又发了一句。

“行吧,你慢着点啊。“王嫚说。

骆莉干死干活走到了长港路,又饿又累。

“你到哪儿啦,到了么。”王嫚打来电话。

“我到了,我先去吃点东西。”骆莉说,“我饿死了。”

“113号房。”王嫚说。

骆莉狼吞虎咽,总算填饱了,她记得是113号房间。

她推门进去,看到已经好多人,黑压压的一片。

“诶,骆莉,我在这儿呢。“她看见王嫚朝她挥手。

“你吃饱了么,怎么搞这么晚。“王嫚说。

骆莉看看手机,都快十点了。

“今天周末,堵车呀。“骆莉说。

“这能看到啥,黑漆漆的。“骆莉有点不耐烦。

“我困了,我回去了。“骆莉哈欠来了,想走。

“你才来,就要走啊。“王嫚说。

这个时候,听到一个男生的声音,在众多歌声中格外好听。

“我们说好不分离 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就算与时间为敌 就算与全世界背离”

骆莉听得很认真,想起了过往的感情,遇到了很多人,但不过是过客匆匆。那个男生又唱了两首,都是她最近喜欢听的,她想他怎么能唱得这么好听。

“我回去了。“骆莉说。

“我跟你一起走吧。“王嫚说。

五月二十日是表白日,骆莉准备像往常一样,办完事直接回家。

她看到有人给她发了一个消息:

“今天有活动么。“

骆莉看了看他的头像,不认识,但好像在那里见过。

她点进他的朋友圈,大多都是歌曲推荐。有一张用手蒙住半边脸的自拍照,还有一张秀长腿的自拍照。

“怎么能穿得那么土。“骆莉顿时没了兴趣,但感觉长得很高,是个小男生,鬼使神差地回了他。

“没。“骆莉敲了一个字。

“那你愿意出来么。“男生说。

“去哪里。“骆莉说。

“随便你,都可以。“男生说。

在这个日子,骆莉突然不想一个人很悲凉地回去。

骆莉没过脑子,随便发了两个字,“公园。”她发完以后,觉得很好笑,哪个年轻人愿意逛公园。

“好啊。”男生一秒回了。

我的天,真的有人愿意逛公园啊。骆莉不敢相信,自己妥妥文艺女青年一个,有谁跟她一个嗜好。

“那等下绿山公园见。”男生又发了一条。

“好。”骆莉觉得那个地方很熟悉。

骆莉拎着公文包,戴着眼镜,直接去了公园。

“你还没告诉我,你的电话是多少。“男生又发来消息。

男生立刻给她打了过来,“你好,我叫方明,你叫什么,我不能等下喊你”喂“吧。”

骆莉笑了,很正式地说,“你好,我叫骆莉。“

”我叫陈浩,等下见。“男生说完挂了。

骆莉感觉这种情景似曾相识,像极了去年的相亲。她发过誓,二十八岁以后绝对不会相亲了,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她看见一个男生在车站晃悠,她感觉是他,很高,很瘦。

“你好,我是骆莉,你是陈浩么。”骆莉很自然地走过去,站到了他的面前。

“哦,我是,你好。”陈浩显然有点惊讶,他后来说没想到骆莉主动给他打招呼,好大方的女孩。他也不想想,骆莉整整比他大了七岁,什么场面没见过。

骆莉看见他穿着t恤,一个大裤衩,拖鞋,很随意。骆莉恰恰喜欢了这个随意,看上去很干净,很舒服。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骆莉说。

“对啊,你不记得我们之前唱过歌么。“陈浩说。

“什么时候。”骆莉想不起来。

“三个月前,在麦乐,我唱了一首《时间煮雨》,你有印象么。”陈浩说。

“原来是你。”骆莉想起了那个声音,“你怎么加我的,我都不记得了。”

“回来我就加你了,只是一直没有找你说话。”陈浩说。

“我也忘了。”骆莉觉得很尴尬。

“那,我们走吧。”骆莉赶紧岔开话题。

“你来过绿山公园么。”陈浩说。

“来过,好早了,小时候。”骆莉说。

“你住在附近?”陈浩说。

“不算远,以前住在这边。”骆莉说。

“那你现在呢。”陈浩说。

“很久没有回来了。“骆莉说。

“你看,这里变化是不是很大。“陈浩说。

“是啊,路修宽了,可以在上面跑步,还有篮球场,多了很植被,很漂亮。“骆莉觉得这里变化太大了,她很惊喜。他们边逛边拍照。

“你有男朋友么。“陈浩突然问了一句。

骆莉假装没听见,尬笑着,跑开了。

吃晚饭的时候,陈浩有点为难,问骆莉有没有带钱,骆莉觉得没有什么,就当朋友出来吃个饭,很爽快地买了单。

“今天玩得很开心,谢谢你。”骆莉说。

“我们有机会再出来玩好么。”陈浩说。

后来他们又见了几次面。

在第四次见面的时候,骆莉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骆莉说,“我必须向你坦白,我跟你不是同龄人,比你大很多。”

陈浩说,“二十五岁?”

骆莉说,“我快三十岁了。”

陈浩有点错愕,“你在开玩笑吧。”

“你要不要看我的身份证。”骆莉很严肃地说。

“你是结婚了么。”陈浩说。

“不是。”骆莉说。

“那有什么关系,年龄不是问题啊,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啊。”陈浩说。

“我不想再随随便便开始一段感情,我现在想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如果你没有这个打算,我们不要浪费时间。”骆莉当时确实累了,不想再重蹈覆辙,先表明态度。

“难道我不结婚么,我也有二十多岁了呀。”陈浩说。

骆莉呸了一声,对二十九岁的自己说,“他根本就不想结婚,确切的说是不想跟你结婚。你到底喜欢他什么呀,高?!这能算个理由么,不要浪费时间了。”

陈浩每次见面都给骆莉唱歌,陪她去逛公园,在草坪上晒太阳,在路上追逐奔跑。骆莉很开心,感觉回到了二十岁,回到了那个纯纯的青葱岁月。

时间过得很快,一个月眨眼就过去了。

骆莉渐渐不喜欢去大马路闲逛,她觉得他的歌声没有那么动听了,她觉得跟他没什么话可聊。

“分手吧。”骆莉对二十九岁的自己说。

有次唱歌,他的同学和朋友都是九零后,骆莉为了扮嫩,刻意穿得很花哨,扎了两个马尾,涂了彩色指甲。

骆莉发现,当一个女孩进来的时候,陈浩的眼睛再也没有离开过她,骆莉就像空气,她顿时明白他对那个女孩是喜欢的,而且到现在还是喜欢的。

骆莉起身去了洗手间,她站在镜子前面看着自己,觉得特别滑稽,她怎么变成了这样,越来越不像自己。陈浩第一次主动买了单,骆莉完全明白他是什么心思。

回来后,骆莉很感伤。她想的是,这或许就是人的本性,迁就和迎合,为他抛弃了条条框框,他反而理所当然,有恃无恐,而那些吃不到嘴里的肉,永远勾着,撩着,念着。

现在骆莉觉得就不能对一个人太好,有多爱就要多虐,谁叫男人都是贱骨头。

“分手吧。”骆莉对二十九岁的自己说。

“你在跟谁聊天呢。”骆莉一把夺过陈浩的手机,看见微信对话框是女生头像。骆莉当然知道这是什么行为,”你不用给我说什么,我们分手吧。“骆莉第一次说分手。”我没跟她怎么样,就是个朋友,随便问候两句。“陈浩当然要狡辩,是个男的,抓个现行,都要哼哼两声。骆莉想看他怎么演,“再给我一次机会,如果有下次,我自己走。”陈浩振振有词,骆莉深知有第一次肯定会有第二次,看破不说破而已。果然不出所料,狗改不了吃屎,骆莉习以为常。

“你怎么还和他见面,你脑子在想什么呢。”三十岁的骆莉表示很无语。

当时骆莉发现自己不在意了,她很清楚她已经不喜欢这个人了。谁也不会让别人随意拿走自己心爱的东西,芭比娃娃丢了的时候,骆莉哭得可伤心了,何况是个大活人呢,她却不在意了,或许她抱着看戏的心态,就想看看这场闹剧到底如何收场。

他们在一起就没有正式见过他的家人。偶尔一次碰面,还是在他家楼下的马路上,他的妈妈连一个正眼都没瞧过骆莉。

“你怎么还没跟他分手。”三十岁的骆莉急了。

骆莉以前觉得小孩特别吵,不知道身体像被按了什么键,突然在二十九岁的时候,比起男朋友,老公,骆莉更想要个孩子。她看到陈浩的时候萌发了一个想法,要孩子,结婚后可以离婚。

“你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想法。”三十岁的骆莉大声骂道。一开始他们的动机都不纯,都闹着玩呢,结果能好到哪里去呢。

骆莉要他回去跟父母商量结婚的事。过了一个星期,他向骆莉摊牌,说他父母不同意他们交往,觉得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跟一个比自己大七岁的女人谈朋友。他还算说了句良心话,说他父母不是主要原因,是他自己没玩够,不想结婚。

骆莉当场痛哭,不是哭分手,是为她自己的愚蠢懊悔。

“好了,别哭了,分了太好了。”三十岁的骆莉高兴地拍手叫好。

没过两天,陈浩过来找骆莉。她很清楚,他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接下来就是不负责,明目张胆的玩。仅有的第一个月的一点美好回忆都腐蚀得令人做呕。

骆莉无比庆幸没有跟他发展到怀孕的地步,她不想再看到他。他竟然跑到骆莉的公司,找她拿回之前送给她的,还是他用过的手机。骆莉当时惊呆了,人真的可以无耻到这种程度,但她还是还给了他。

“你干什么呢,把手机摔碎呀,砸到他脸上!“三十岁的骆莉气狠狠地跺脚。

事情还没有结束。

他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接下来每天都给骆莉打电话。骆莉没有接,或直接挂断,他又换了一个新号打过来。

“你拉黑呀,你在干什么。“三十岁的骆莉恨得咬牙切齿。

有一次,他竟然跟骆莉打电话说,他看到他的高中**学,就是之前唱歌见过的那个女孩,跟她男朋友在大马路上卿卿我我,说她为什么穿得那么暴露,跟她以前完全不一样。骆莉听出了他的醋意,如果是在六个月前,听到他在她面前提起他的青梅竹马,或是什么**学,她会难受,但现在她不想听到他的声音,他爱谁,跟她毫无关系。

骆莉还是找陈浩出来当面做个了断。

“我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我爸不让我出门,你爸也会打断我的腿。“他说得轻描淡写。“以后我有钱了,想玩多少有多少,然后到我三十岁,找个喜欢的,结了就不离了。”“玩”这个字把骆莉彻彻底底拔了个精光,赤**地颜面扫地。她感觉自己的脸被扇了两耳光,无比刺痛。 “你不小了,你应该找个比你大的,结婚以后马上要生孩子吧。”他若无其事地说着。“我知道我以后肯定会后悔,但我现在改变不了我自己。”他压根就没想过要改变。

骆莉默默地上了车,还是回了头,她看不清有没有人,她不知道还在期望什么,竟然如此peace地说离开就离开了。

“抽他呀,扇他!你干嘛招惹姐姐我呀,你爱找谁,找谁去啊!“三十岁的骆莉破口大骂,”妈的,吃饭打车的钱都没有,还装大爷!我结不结婚,跟谁结婚,生不生孩子跟你有什么关系!祝你玩得断子绝孙,英年早逝!“

那晚他说了很多,骆莉现在也记不清了,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吧。骆莉没有哭,直到得知外公去世的那一天那一刻,她哭了,她想起他陪她去见了外公的最后一面。

骆莉不知道为什么回来当晚还是给他打了个电话,他接了,“我还以为你很硬气呢。“骆莉说了句言不由衷的话,”如果我想你了,我能见你么。“看时间吧,我累了,挂了。“骆莉听见电话那头嘟嘟的声音,反而在那一刻特别平静。

从那晚以后,骆莉和陈浩再没见面,他们再无瓜葛,他们不过就是彼此的过客。

后来的三年,骆莉表面云淡风轻,其实心里不知道骂了多少遍,恨了多少回,她是气她自己,越想越气,怎么做出这么荒唐的事。虽然常说谁还没遇到过几个渣男,但及时止损才是聪明人该做的事,何况是在这个年龄,见过世间冷暖的年龄。没错,骆莉就是憋着一口气,她觉得除了年龄确实无法逆转,是她改变不了的事实,但她自认哪哪都不输陈浩,甚至甩他几条街,如果不是网络,他们压根就不会在现实中碰到。偏偏是在而立之年,给她了重重一击。她的心结不是他不爱她,而是觉得自己这个年龄不该犯这种低级错误,自己把自己给丢了。

她在想,人生有时候就很讽刺。她累了,想有个依靠的时候,那个人的序幕才刚刚开始。她完全明白他的心情,因为她想到了二十三岁的自己,那个时候她对婚姻完全没有憧憬,她连一场恋爱都没有谈过,她还没看过好多风景,还没遇到过最美的风景。她当时说服不了自己,她又怎么能强求别人。

其实,对的感情无关年龄,无关一切客观条件。喜欢一个人跟是否优秀没有直接关系,三秒钟就能注定的事。不结婚,归根结底还是不够爱。

现在骆莉觉得,那些报仇和复合的桥段也就电视里看看吧。她想,对伤害自己的人,虽然我不报复你,也不存在原谅。我不耿耿于怀,那是我放过我自己,我不会盼着你好。每个人都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你觉得你在这里得了便宜,总有一天会有个人打得你满地爪牙。

延伸阅读

彩福珠宝加盟  http://www.4truempfe.com/b7g4.shtml
福建省彩福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品牌打造为中心、集产品研发、生产加工,珠宝首饰批发销售

KADIER加盟  http://www.4truempfe.com/yh6a.shtml
KADIER汽车用品总部是抱枕/小方枕、汽车头枕、腰靠/腰垫、空调被/抱枕被/冷气被

鸿旭加盟  http://www.4truempfe.com/n6sm.shtml
鸿旭电动车主要产品有电动三轮车、电动四轮车、独轮电动自平衡车等。另外公司拥有3000

经典玉器加盟  http://www.4truempfe.com/ghpe.shtml
经典玉器的手镯就一直以较好的势头销售还有我们的翡翠手镯.精品挂件等都能销往各地各地部

星锐国际照明加盟  http://www.4truempfe.com/ao3z.shtml
星锐国内外照明是台湾壮展集团下属份公司,公司已成立22年,各省市份布经销及服务点。多

迪秋加盟  http://www.4truempfe.com/p13a.shtml
迪秋女鞋是金牛区迪秋服饰经营部经销商品是单鞋、服饰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

福瑞管道系统加盟  http://www.4truempfe.com/nizv.shtml
福瑞管道系统,位于举世闻名的古城—西安市,紧邻大雁塔、兵马俑、华清池等旅游胜地,环境

紫丰加盟  http://www.4truempfe.com/psp4.shtml
重庆市紫丰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座落于长江、乌江交汇处的重庆市涪陵区,交通便捷的319国道

得伴营养品加盟  http://www.4truempfe.com/nlsg.shtml
得伴营养品座落于红色土地、英雄城市——江西南昌,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

兰贝儿加盟  http://www.4truempfe.com/dlao.shtml
兰贝儿毛绒公仔总部是靠垫、抱枕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之极品驸马第三章在线阅读

    好了,今天就到这了,我只是路过顺便提醒你一下,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们玩,不行就换人,我相信有很多人愿意做你那个位置的。鹰帮这边刚把韩公子送出门口。韩公子和他来朋友上车后,只听传来车声轰轰的声音,车就已经在几百米之外了,这时的洪鹰说到,我什么时候才能开上那么好的车啊!老二麻子说道,等这次事情搞定后你

  • 我篡位了在线阅读第三节

    “先生?”小宋望着灯下眉眼清隽的男人,书房暗淡的暖色调没有让他面上的冷漠减少半分,眉下压着的双眼表达出的情绪明显,就差没写着无聊两个字。商昼从不掩藏自己的情绪。小宋已经习惯了商昼的阴晴不定,此时见他忽然蹙眉,不由出声。商昼:“出去。”小宋离开后商昼才抬起手去拿手机,紧绷的指尖控制不住地点开了微信。他

  • 海藏十六国在线阅读初到贾府,黛玉显身(超长更新)

    当墨如玉睁开眼睛时,发现已经躺在自己柔软的黄花黎卐字围架子床上,身旁抱着还在熟睡的香菱,墨如玉也不忍心吵醒她,就静静的注视着香菱,美人在怀的满足感。不知不觉过了一会,许是感觉有人在注视着自己,香菱就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一瞧,只见墨如玉正斜躺着注视着她。“呀,爷你醒了”“没事,我刚醒,就看看我的小香香

  • 驸马又甜又傻在线阅读第4节

    【元旦包饺子】这几天,接送李敬安的人有两个。因为隔壁九月捡回了她的亲哥十一月,所以偶尔九月也会让闲的发慌的十一月去送李敬安。十一月和九月不愧是亲兄妹,长得都差不多,就像是在一个模板里刻出来的。性格也差不多,就是十一月在遇到一些令人感动的情节会脸红,某些方面比九月还像一个漫画的女主。九月看样子很嫌弃十

  • 从吃播开始的万界穿梭之那个人很危险

    “小月,在那个人身边,不要让自己受伤,不要让自己陷入爱的深渊,不要轻易爱……”鱼微哽咽道。“好了,鱼微,别弄得那么悲情好吗?我又不是去送死,你的嘱托,你的拥抱,让我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呢。”“鱼微,我又不是要去上战场打仗啊,”鱼歌月佯装打趣道。“那在那个人身边的话,你或许比在战场上还要危险,因

  • 奇异篮球在线阅读第九节

    宋志诚从屋里出来,直接去了厕所,出来后去洗脸刷牙了。她衣服刚洗完,宋志诚无声无息出现在她身后,说道;“做打卤面吧。”冷不丁听见他说话声,吓得林小兰一个激灵。林小兰背对着宋志诚,心有余悸拍了拍心口,嘀咕道;“吓死我了。”宋志诚从她身后绕道了一旁,说道;“看着你也不像是胆小之人呀?”她胆子的确不小,问题

  • 女主说她喜欢我(快穿)第一章在线阅读

    晴空万里。骄阳穿透云层照在这一片土地上,白云在蓝天上飘荡互相映衬却又各自蕴美。雀儿们振着翅飞上天空,尽情与同伴们戏耍,清脆的鸣叫荡漾在云间。但欢愉的时光总归会结束,太阳已经迈开了步,朝着西方前进,云已散,天渐暗,雀也归巢了。又是一天。教室里靠窗第四排内里的位置上,少女收回了望向窗外的目光,转头继续将

  • 一只田螺姑娘之他问纪承什么时候回家,那边也不回答他。

    纪承一只手从后面托住秦书好的屁.股,直接把人平地抱起来。秦书好还没跟上节奏的拖鞋“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他忘记挣扎,有些畏惧的双臂环着纪承的脖子。“我…我们…”他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想拒绝纪承又害怕纪承这幅失去理智的疯狂。纪承轻松的抱着一百一十斤的秦书好走出浴室,总觉得他浑身上下骨头硬的硌手。

  • 钟佐在线阅读第2章

    修长圆润的客运飞机载着一众回国旅客,行于云层之上、穿梭强光之中,迅速跨入魔网的覆盖区,进入共和国领空。每个共和国**内沉寂的魔网,瞬间重获活力,将他们旅外的这段时间内积压的所有短讯公告,尽数传递通知。大多数乘客选择开启魔网,看看这些积压已久的信息,再向亲人朋友发去回讯,诉说旅途中的经历见闻。穆恩是迫

  • 好好的主角说弯就弯[快穿]第四章

    坐在自己办公位上,余晚仍旧是懵的。面前的紫檀木盒子做成复古的模样,雕刻着各种精美纹饰,还蕴着一缕雅致香气。余晚没有打开,倒是顾菁菁好奇的看来看去,满脸兴奋的问:“余助,这里面是什么东西?”余晚没说话,只是死死盯着。这里面的东西整整两百一十万,她是万万要不起的。——沈长宁之所以舍得花两百万拍下来,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