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剑三]山鬼谣沈辞拒婚

作者:西湖醋鱼精 来源:晋江文学城

“哟,于副将,您这是怎么惹着咱们沈大小姐了?让人家发这么大的脾气?”于昭稍一使眼色,媒婆立刻便知道该自己出马了,笑呵呵的出来打圆场,“沈小姐啊,您这就言重了……”

上前将沈辞搀起,还贴心地为她拂去膝上微尘,媒婆赔笑道:“什么死呀活呀的,大小姐,咱都快是一家人了,可不要说那么见外的话。您要是有什么地方不满意的,只管跟我老婆子说,咱就替于副将做主了,定为小姐准备的妥妥帖帖……”她轻轻的拍了拍沈辞肩膀,一双三角眼里闪着狡黠的光。

沈辞明白,她这是在给双方找台阶下。

可偏偏,自己就是不想下这个台阶怎么办?

我们父女二人说话,何时轮得到你来多嘴多舌?

她冷冷地瞥了那媒婆一眼,依旧将目光投向了沈伯奕。

“爹,无关其他,女儿只是,不愿意嫁给那个人。”

“你……”沈伯奕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手捂胸口跌回到椅子上。

哥三个急忙上前,倒水的倒水,捋背的捋背,一边还不停的劝说:“爹您别生气,……”

“辞儿她年纪还小,多跟她说说,她会听话的……”

“辞儿你,快去给爹赔个不是。”

沈辞犹豫一瞬,最终还是驻足。

都是辞儿不好,但求爹爹莫怪。只因即使现下会让您感觉十分的伤心难过,也总好过,日后眼睁睁看着您与兄长们死不瞑目。

请爹爹原谅,辞儿别无他法……

媒婆三角眼一转,一看不行,这沈国公看来也拿他的闺女没办法。可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于副将到手的媳妇飞了啊,那样,她那笔丰厚的说媒钱可也就跟着泡汤了啊。

既然软的不行……那就只能来“硬”的了。

说是“硬”,其实也不过就是一点蹩脚的激将法而已。

素闻,这护国公沈伯奕是个极其正派的人,平生从未被别人说过一个“非”字。今日,若是用这个来激他一激,说不定就……

媒婆唇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邪笑。提步上前,尖着嗓子叫道:“哟!这沈国公平素待人最是亲切,几位公子也是出了名的儒雅温厚,没想到,沈大小姐的这个性子倒是……”

话还未来得及出口,立刻已有几道凌厉的目光投射过来,吓得媒婆赶紧把剩下的半句话咽回了肚子里。

沈辞一出生就没了娘亲,是四个哥哥把她背大、抱大、哄大的,那脚,打小就没落过地。除了他们的爹,这世上,恐怕还真没有第二个人敢说一句她的不是。但凡自己妹子做的有点子不妥帖,也有父亲和他们这些哥哥们来教导,何时轮到你一个小小的媒婆来这里说三道四?

眼看那三人已经恨不得要将媒婆生吞活剥了般,于昭赶紧出言缓和:“李大娘,不可失礼……”

李媒婆的态度立马缓和下来,“不是,老婆子我也倒不是那个意思……”

“只是,这明明都已经说好了的事情,护国公府突然这样单方悔婚,这、这……这要是传了出去,别说是我老婆子的饭碗,说了几十年媒的那点子名声,呸!这在您沈大护国公府看来,屁都不是,老婆子我知道。可就说于副将,说你护国公府,说咱大小姐的名声,那也不会好听不是?”

“好了!”于昭看该说的话已经都说了,便假惺惺的出来阻拦李媒婆,“李大娘,你真是越说越不像话了。”

李媒婆看火候已经差不多了,便也没再多说,假意不满的别过头去。

沈辞在心底冷笑。这二人一唱一和,演得倒好。

“你这是在说,我护国公府仗势欺人喽?”沈辞用手指绕着手里的帕子,淡淡道。

“哟,这我可没说,”李媒婆皮笑肉不笑道,“是您沈大小姐自个儿说的。”

“呵……”沈辞冷笑一声,“是,是我说的……”

“那我今日,便仗势欺人了,你能如何?!”凤目轻挑,褐色的眸微微张开,带着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辞儿,你……”沈伯奕已经要吐血一般。

李媒婆也是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想着她多少会顾忌着点她爹维护了一辈子的清誉,没想到她竟就这么直白的说了出来。一瞬间愣在了原地。

片刻后,刚一缓过点劲来,便开始拍着大腿干嚎,“哎呦,您听听,您听听沈国公,这结亲本是好事,现在怎么弄得跟有仇一样?若是对咱们的条件不满意,咱可以商量嘛,您看看大小姐她,何苦如此欺负人啊……哎呦,老婆子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了,没想到今日被大小姐如此欺辱,这以后,我可怎么见人啊我,哎呦……”

呵,有仇,谁说不是有仇?不光有仇,还是不共戴天之仇!

就在刚才看到于昭的那一刻,沈辞便深刻的感觉到了,那一切都绝对不是梦!

而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情!

或许,是天可怜见,竟然让她又回到了这个还没跳入火坑的时候。

那么自然,就要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想跟我谈条件?”沈辞转身,凤目圆睁,唇角带着冷笑,直直地逼视着一直缩在龟壳里的于昭,“要说条件,也有,只是恐怕我要的条件,你们一辈子都无法达到。”

于昭依旧谦卑地拱着手道:“小姐但说无妨,于昭定尽全力满足。”

“门当,户对。”朱唇微启,沈辞淡淡说道。

“沈辞!你好生放肆!”

未等沈辞回头看清说话的人,“啪!”一记响亮的耳光便已经落到了自己脸上。

在场众人立时都惊呆了。

沈伯奕一个趔趄差点载倒在地,沈修急忙扶住。

沈齐、沈治则迅速围到了沈辞身旁,查看她的伤势。

沈修扶沈伯奕在椅子上坐定。看一眼半边脸颊都已经肿起来了的沈辞,又看看愣在一旁的于昭、李媒婆,双手一抱拳,道:“于副将,让你见笑了。”

于昭忙不迭回礼,“哪里,哪里,于昭不敢……”

“父亲身体不适,我看,今日这亲,怕是提不成了,不如,于副将你就先请回去如何?”

这沈修是北胜卫城的大都护,于昭只是他身边的一个副将。现在他都已经放下身段如此说了,于昭自然无法反驳。

再者,事情都已经闹到这个地步了,再待下去也不会有什么进展,恐怕还会适得其反,倒不如,先回去从长计议……

那于昭自有自己的一番打算。

“是,那于昭日后再登门来提亲。”

沈修转身扶沈伯奕进了卧房。

“日后再说吧。”临走,丢下了这么一句。

于昭正欲离去的脚步突然一顿。

另两人也搀着沈辞起身。

越过沈治肩膀,沈辞唇角带笑深深望了于昭一眼。

走出护国公府,于昭一路都在仔细地揣摩着沈辞临走时的那个眼神。

总觉得她今天很不一样,可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一样。以前她见到自己时,总是尽量表现得跟平日一样落落大方,但却总是羞得双颊绯红。

怎么今日却……

于昭望一眼城北方向,忧心忡忡地皱起了眉。片刻后,似下定了决心般,大步流星向前走去。

这边,沈齐、沈治二人也一起搀着沈辞走出了前院。

“三哥那里有跌打损伤药,去擦点吧。”沈治心疼道。

“辞儿伤得是脸颊,如何能擦你那练功受伤时才能用的跌打损伤药?”沈齐反驳道,“二哥府里有药酒,辞儿你等着,我这就去拿。”

沈辞笑道:“不用,我没事。你们什么都不要做,就这样跟我待着就好……”眼中的泪花又要流出来,沈辞慌忙别过头去。

“咦?我是不是又来晚了?”

兄妹三人正说着话,就见门口走进来一个牵着枣红马的英俊少年。身穿白衫,模样清秀,调皮的挑着一只眉,让两只眼睛看起来一大一小,嘴里还叼着一根狗尾巴草。

沈辞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终于决堤。

前世,他便是骑着这只枣红马,从买军需的路上飞奔回来,在城下望着被于昭擒在手里的自己,笑盈盈问“我是不是又来晚了?辞儿别怕,等着四哥来救你……”

“四哥……”沈辞喃喃道。

“嗯,四哥刚才去遛马了。”他将马栓上木桩,狗尾巴草拿在手里,“听说于昭来提亲了,我就赶紧跑回来了,怎么样?我是不是又来晚了?已经结束了吗?于昭呢?走了吗?”

无人答话。

沈平大睁着双眼在那三人脸上寻找答案。

“四哥……”沈辞轻轻推开二哥三哥的手,向着沈平走去。

瞄一眼他身后的枣红马,勾唇一笑道:“四哥,与我去赛一场,如何?”

“赛马?”沈平双眉挑高,突又一齐落下,笑道,“好啊!难得妹妹你有兴致,走!”

城门大开,两匹骏马差之毫厘一起飞驰而过。

无边大漠,漫漫黄沙,才刚刚露出一点尖角的植被上,飞骑风驰电掣般奔腾而过。身后是腾空而起的两只黄龙,相互交织缠绕着直入云霄而去。

红色披风的帽子被风吹落,沈辞的发辫渐乱,于是潇洒地将发绳一把扯掉,三千黑丝立刻失去了束缚,如一匹黑色的绸缎,在身后随风恣意飞舞。

一炷香后,二人在一个小河前停下,牵着马漫步在河堤上。

“那,你以后作何打算?”

来的路上,沈平已然听说了沈辞拒婚的事。

虽不知她为何如此,但他也不打算问。自己妹子想做的事,便只管做就好,管他什么为什么。

是以,他便只问她“以后作何打算”。

沈辞望着远处的夕阳出神。片刻后,她笑笑。

“不管如何,我们总算是,有了‘以后’了……”

二人回到护国公府,已是掌灯时分。门口的家丁将马匹牵走喂料,丫鬟来传话,饭菜都已准备好,等四公子和小姐回来,就送去各自房里用。

沈辞点点头,正要进门,突然被一个跌跌撞撞跑来的人影吓了一跳。

待看清来人样貌,沈辞微微地蹙起了眉,“怎么了?”

“小姐,小姐您快去看看吧,哥儿、哥儿他又闹起来了……”

延伸阅读

我才不怕你呢画骨画皮难画心(一)  http://www.runtaoyuju.cn/bhkb.shtml
治鸟穿过来的时间,刚刚好是在他第一次撞见爱侣与助理在办公室苟合。他觉得恶心,一腔热忱

我,月老,不干了!在线阅读因由  http://www.runtaoyuju.cn/q3f.shtml
八岐大蛇见那僧人和小狐妖一前一后的走进了树林里。突然,他有点担心小黑熊了。无论怎样也

鳳篁于飛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runtaoyuju.cn/p27t.shtml
楚云声头痛欲裂。脑袋里像被塞了一大坨湿棉花,神智昏沉又滞涩。体内的血液忽地燃烧起来,

未来终章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runtaoyuju.cn/nzsv.shtml
等重机摩托行驶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山姆·维特维奇,几乎已经快要虚脱了。“……如果不是…

我给男配送糖吃(快穿)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runtaoyuju.cn/ablp.shtml
无情不知道慕珂是什么感受,但他自己在这一刻却是差点心脏骤停。被吓的。因为他的小轿是从

喂狼的兔子之第六章(6)  http://www.runtaoyuju.cn/x01d.shtml
“小姐,起来吃午饭了。”与其说阳兮兮是被叫醒的,不如说她是被电视的声音吵醒的。她揉了

追你不兜圈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runtaoyuju.cn/a6am.shtml
李昊听到这个答案。脸差点垮了。记得亲和度这玩意,是0到100之间。哪怕蓝星人招收标准

都市超级光环之帝丹三傻,不傻。  http://www.runtaoyuju.cn/b5y3.shtml
而这时工藤新一虽说有些怀疑贝利特的来历,不过这次的杀人案,应该和贝利特没有什么关系,

阴阳鬼师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runtaoyuju.cn/bekd.shtml
房间内,剑光不停闪烁,原本整洁的墙壁此时已经惨不忍睹,如果在天有灵想必一定会痛骂这两

离岸记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runtaoyuju.cn/uh7w.shtml
七支队伍的首位互相点点头打了个招呼便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之上,等待着这次比试的顺序。夏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最珍莫过爱你在线阅读第五章

    仙法?神道专制,独裁三界,积弊数千年之久,致两千年前,妖族吹起反抗号角,经数月,人间散仙、冥界阴神陆续加入反抗之行列,大战历经百余年。山河动荡,天日无光,终于三族争得自由,神界关闭,人族妖族共存世间。神道崩落,后世神道之法寥寥数语存于典籍,世间便再无神通,发展至今,修神之法尽无,各辈修士集能力大成者

  • [继承者]你在哪里在线阅读第五章

    这一次他没有再说话,而是径直将车开到了两人常去的一个西餐厅。进了包厢,许皓辰信手点了几个菜,便让服务生下去了。林棠坐在许皓辰对面,拿着手机无聊地翻着群聊消息,参加这次选秀的女生不光是加了官方群,还私下建了小群,这会大家都在讨论决赛裁员的问题。许皓辰就坐在林棠对面,他就这么静静看着林棠玩手机,那眼神,

  • 嫁了个权臣第三章在线阅读

    眼看着那个怪家伙飞快地在眼前十几米处经过,林克才送一口气,马上便又看到那怪家伙蓦地停下,一张扁扁的嘴慢慢的努向自己这边……林克的心啊!瞬间又再次提到嗓子眼,他紧紧的盯着怪家伙,眼角余光却在身侧搜寻着木棒树枝类的武器……突然,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过,那条金黄色的怪家伙竟然人立而起,口中不断的喷出淡黄色的烟

  • 重生男主的心尖宠第6章在线阅读

    真新镇阿心家屋子里大厅内,此时,身穿白色大褂大木博士说道:阿心母亲,你就放心吧,我到常磐医院接阿心很快就回来,大木博士!!!那我也要跟你一块去!!!!一旁的絮儿恳求说道。嗯.....可以,阿心母亲,那我和絮儿就一起去常盘市接阿心回来。博士说道。好吧......好吧.......早去早回啊......

  • 钟与尺被攻陷的安置点

    这次林峰又收获了不少装备,首先是一把从那个小队长身上拿到的灵能手枪。接着又拿了两把光剑绑在了脚上。林峰试了试跟他想的差不多,如果打近战的话可以在用脚踢敌人时打开光剑。最后又收获了四枚灵能电浆手雷,这次林峰将灵能注入了电浆手雷。手雷爆炸的范围里电浆四射,周围的一切全部被电的一片焦黑。林峰灵能护盾的能量

  • 万界时空刷卡器之奔跑吧少年!

    “姓名?”“任义!”“年龄?”“二十二!”“嗯,跑去吧!”“哈?”“听不懂?操场,那边,绕着跑,快步跑,一直跑!”“哦,好的!”“嗯?”“是!教官!知道了!教官!”在坐了半个小时的飞机和半个小时的汽车后,任义就被拉到了一个在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地方。因为合同已经在飞来的途中签好了,所以任义落地后的第一件

  • 全世界我最贪恋你第二章在线阅读

    财富,名声,力量,曾经拥有整个世界的男人,哥尔·罗杰,他死前说的话让无数人趋之若鹜涌向伟大航路追寻他们的梦想,世界就此迎来大海贼时代。“——这是罗格镇男女老少每个人都背得出来的故事,客人。”妆容精致的陪酒姑娘娇笑,为老神在在躺坐着的鬈发胖子满上一杯气泡四溢的葡萄酒,后者两只穿了胶鞋的脚不客气地架上木

  • 天海情渊在线阅读第3章

    “原来,这就是始皇帝留下的后手!”翻阅了脑中的记录后,嬴政终于清楚了来龙去脉,在被本命玉玺坑害后,始皇帝便知道,他必须死,因为昊天紧紧盯着他,只要他不能魂消魄散,昊天就会永生永世的追杀,在失了先手的情况下,想要翻盘几乎无望,急红眼的结果,只能是反抗力量在一次次的抗衡争斗中被消磨掉。因此,始皇帝果断舍

  • 陆小琬行商手札在线阅读第八节

    “局长!刚才有人报告说,在魔都的上空惊现钢铁侠,许多人亲眼所见。”“胡闹!”局长重重的拍了下桌子,“现实哪里会出现钢铁侠,你当是拍电影么?”属下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拿出手机对局长说道:“不是啊,局长。这事还真不是骗人,有个搞直播的网站主播亲自见证了现实版的钢铁侠飞了上天,这直播到了网上了,现在网络

  • 我的厉少他很宠打架

    庆余号码头是辰溪县最大的码头,沅江上大部分船舶都在此上下货物,商人工人络绎不绝,生意兴隆,甚是热闹。瞎子到了码头,虽然他看不见眼前一切,但他还是用听力辨别前方过来一汉子。他忙地走上前去,双手恭敬作揖,用他那苍老沙哑的声音询问道:“这位兄台有理了。瞎子向您打听一个人……”。这是他几天来第一次说话,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