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金色月光第十章在线阅读

作者:魂如易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剧情改的有点略大了,我和幕良辰还未走到喂鸽子的地方就见一只雪白的信鸽朝着幕良辰飞来。

幕良辰微微一抬手,那信鸽就落到了他的手里,唇角微提,方才还甚是冷漠的面上似乎染了一层暖色,可以看出来他很开心。

将信取下,他一边展开一边笑道:“还想着给师姐修封信,没想到却是师姐抢了先。”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幕良辰浅笑看着信笺,试探的问到:“敢问神医可是中意你师姐?”试问我这个据说姿色不错的大美人站你面前你都不知道笑笑,这一封飞鸽传书你就笑眯眯的好似变了一个人。敢问您到底改了多少剧情啊!

幕良辰迟疑了一下,不置可否,只道:“我要去写回信,墨姑娘请便吧。”

我张了张嘴,话还没说出来,幕良辰就已经转了身子往回走了。我发誓,他步伐比来时轻快多了。

这……还真是出乎我意料!前世幕良辰在这里待了七个月凌婉清连声都没吭,没想到这只晚了两天,她便自己飞鸽传书问平安了。而且看幕良辰样子,貌似是中意他师姐。

这么说是意思就是幕良辰已经像南雁一样被解决掉了!甚好甚好。

细想下来,洛安的爹娘可以给我解决洛安这个大麻烦,唐子瑜很不待见我,也没什么可忧心的。南雁已经成亲,和陶佳音很恩爱,绝对做不出对不起陶佳音的事情。幕良辰有他师姐,白瑾成了寨子里的一员,暂且没什么麻烦。最麻烦的就是那个态度不明,意思不明的玉璇玑。

我一步一步往回走着,想着玉璇玑这些日子的态度,越想越觉得有哪里不对?玉璇玑虽是风轻云淡的一个人,他能做到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前世和我软磨硬泡,时不时的暧昧一下,让我错觉他对我有情,可是我连他的一根头发丝都没摸到。

说起这个,可是太让我心酸了,别看前世我猖狂的抢了六个相公,看在其他人眼里我艳福无边,可是事实却是这六个人我一个都没动!纵使身畔美男环绕又如何,我依旧是一个纯洁的不能再纯洁的黄花大闺女,连个男人的果体都没看过。更别说什么男女欢爱共赴云雨了,我也只是可怜的看过几本春宫图,可惜到死也没实践一下。

我忿忿的用一节桃花枝抽打着地面,枝上的桃花焉焉的从桃枝上落到地上。

“这是在做什么?好端端的将这花败坏了。”白瑾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我气闷抬头,看着白瑾蹙眉看着我。似乎对我这不爱护花的行径很是心疼。

“烦!”我道出一个字,将桃花枝扔在了地上。

白瑾轻声一笑,“幕良辰惹你了?”他朝我走过来,“刚刚在路上遇见了他,他难得主动开口说了话,好像是他师姐给了传书了。”

我皱眉“嗯”一声,“是,在路上时那信鸽就飞来了,而一贯以冷漠著称的白衣神医居然破天荒的笑了,可见的有多高兴。”

“他喜欢他师姐?”

“看来是。”

“所以你不高兴了,吃醋了?”

我瞪他,“胡说八道!我巴不得你们都被领走,别在这里烦我!”

“那要不你留下,让墨夏去送他们?”白瑾神色一正,不再嬉皮笑脸的,“你有没有想过,这事其实挺奇怪的。”

我一愣,看着一脸正经的白瑾,“什么奇怪?”

“你想啊,我们六人里除了我和幕良辰几乎都和朝廷有关系吧。先不说他们为什么同一个时间来了平城,然后又这么凑巧的被你爹掳了上来。”他微微蹙眉,眸里已是一片深沉,“再就是玉璇玑,你不觉得他也很奇怪么?就算他性子温润尔雅,但是被人莫名其妙的弄上来跟一个不认识的女人还是个山贼成亲,他居然没一点神色变化,既来之则安之。这种气魄我很佩服同时也很疑惑。”

我转转眸子略思忖了一下,好像玉璇玑刚见着我也是表现很……急不可耐?要跟我洞房?可是他分明就是故意激我出来的,我可是清楚看见他站在门外那胜利的笑容了。能看的出来他也不待见我,否则不会用这法子激我出来,但是他后来在寨子里的表现就很奇怪了,说什么帮我们脱籍为良民还主动去找我爹说,眼神里的小暧昧还时不时的勾引我一下。这一切就像是有预谋在进行的,他不待见我,可是还是要讨好我甚至是我爹和全寨子的人?!

我突然为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且不说前世遇见玉璇玑是巧遇,今生更是连面都没见着就做了我相公,怎么可能有什么预谋。况且他一个小王爷随便动动手指整个行阳山都玩完,再说这山贼窝里有什么值得他这样?

“不会的,玉璇玑这人我清楚,他性子本就温柔,淡泊如水,能做到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再奇怪能奇怪到哪去?你怎么不说他既来之则安之是为了自保呢?他心思缜密,面上表情一直都是淡笑若清风让人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如果他跟你似的来时那么一闹,早就跟你一样被捆成粽子了。”我看着白瑾深思熟虑一番慢慢道出。

白瑾脸色一红,嘴唇翕动,最后抿抿唇道:“我那都是正常反应,被捆了又如何?反倒是你,你怎么对玉璇玑这么熟悉,好像认识挺长时间了似的?”他眉头一挑,揶揄的看着我。

我咽口口水,眼神有些闪烁的解释道:“我这人向来看人准。”这话我自己说的都心虚。

白瑾不置可否,只挑了挑眉,“那好,暂且不说这个,我们来说说朝廷对你们行阳山的态度吧。”

我一听,立马竖起了两耳朵,就见白瑾一脸凝重的看着我道:“你说过你们从你爷爷那辈开始就不曾下山作乱过,所以朝廷就对你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点头,“没错,朝廷不曾管过我们,但是洛安那个死脑筋就是想铲平了行阳山。”我忿忿道。

白瑾一笑,道:“如果这样,问题来了。白杨城的齐山上同样有着一伙和你们一样的山贼,只是住在了山上却从来没有作乱,一年前却被朝廷出兵铲平了,全寨二百人无一人生还。同样还有别的一些……那,为什么朝廷单单对你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愣,白瑾又说:“玉璇玑又急着让你们脱籍为良民,这其中一层接一层的关系你可有想过?我们去找你爹说让他放了剩下几人,你爹说了什么?”

“你有想过为什么这几人会一起出现在平城?”我看着白瑾,呆讷的喃喃道。

白瑾眼睛一亮,沉声道:“没错,就是这句让我疑惑了很久。玉璇玑找了你爹一趟,你爹就同意放了我们了?这又是为什么?听你爹的语气根本就没把那几个人放在眼里,更何况玉璇玑也中了毒。”他一顿,又轻叹了口气,“也许是我想多了,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或许寨主是被玉璇玑说动了,毕竟脱籍为良民确实是好事。”

“再还有单鸠散,我无意听到过幕良辰和玉璇玑之间的对话,幕良辰说单鸠散已经失传许久,若不是研制之人根本不会有解药。”白瑾越说神色越重,眸里已经沉的如深渊一般黑沉,漆黑漆黑的,能在里面看见我的倒影。

那幕良辰的解药哪来的?我暗想道。难不成连幕良辰都牵扯其中,压根就不是路过。

“寨主让你把他们几人都送走,除了南雁问了一句外其余都默许了。已经吃了解药,几人要出这寨子还不是轻而易举的?”

我看着白瑾一字一句的说到:“你的意思是,有人授意?”

他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垂着眼眸许久没有说话,白瑾就在一旁随我站着,偶尔拂过的清风将凌乱的发丝吹到我脸上。我将一缕发丝别到耳后,似不经心的问到:“你说,若是一开始不是我爹将你们掳了上来,而是我……给你们吃了药让你们强行待在我身边,一年之间非但没有官兵来你们还难得的安静……但是,最后我却被毒害,你觉得那个人最有可能是谁?”我缓缓抬眸极是认真的看着白瑾。

白瑾一怔,神色略有变化,眸里风云翻卷,蕴含着无尽的思绪,他沉色看着我,眸里的思绪逐渐化为静寂。

只见白瑾薄唇微掀,一字一句缓缓道出:“玉璇玑。”

我猛地一怔,便听白瑾又继续道:“你也说了他这人心思缜密,面上看不出心里是怎么想的。往往此等人都是沉的住气且最有手段。”

“呵你怎么不说是幕良辰?”我心里一团乱麻,白瑾的这个答案,与我的猜想不谋而合。

白瑾眉宇蹙起,说:“若是幕良辰还用得到等到一年后?”

我语塞,说不出话了。

“行了,别乱想了。”他抬手摸摸我的发顶,温声道:“此去京城你万事小心,能不去就不要去了,墨夏他一个男人要比你安全的多。”

我咬咬唇,没有说话,他又拍拍我的肩膀,道:“小妹应该醒了,我去看看她了。”

看着渐行渐远的身影,我不由的陷入了深思,或许此次上京我真的可以找出什么线索来。而玉璇玑我怕是真的要避开了。

--

翌日吃过早饭,陶佳音便已经迫不及待的拉着我去了她和南雁的房间,屋里收拾的很干净妥当,桌上放着两个包袱,屋里还有着一股桃花的淡淡清香味。

陶佳音将我领到床边,我这才看见床上摆着一件展开的衣裙,淡蓝色的,做工极细,袖口领口绣着朵朵盛开的兰花,很是淡雅。

我不由自主的弯下腰去抚摸衣料,顺滑细凉,轻薄柔软,当真是好料子。这么一件衣裳穿我身上顿时让我觉得暴殄天物了。

“这身是京城绣金坊出的,质地极好,妾身看着墨姑娘很爱穿蓝色,就将这身拿了出来。”陶佳音笑盈盈的说着,她俯身摸了一摸衣裳的领口,迟疑着开口道:“妾身不知姑娘是喜欢穿齐胸的还是对襟的。”

我这才注意到这身衣裳是对襟的,我一笑,“我大大咧咧惯了,身材又没什么料,齐胸的穿着肯定没有南夫人好看,对襟的正好。”我扭头盯着陶佳音****的胸部,她俯身的不算低,可还是清楚的都看到了里面嫩绿的胸衣,于是我暗暗不爽了一把,我真是营养不良啊!

延伸阅读

涅槃火龙沟之执法长老  http://www.ksweihao.cn/p669.shtml
议事厅内,房门紧闭,门窗紧关,大长老坐在首位,而下方则是其余长老,气氛沉重,谁也没有

求你别作了师尊,看了长针眼  http://www.ksweihao.cn/dpw5.shtml
张默笑了,见他的样子有些心软,但仍道,"魔道自古同正道不合,如今你更是劫我正道世家,

晴雯种田记[系统]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ksweihao.cn/nbgq.shtml
陈曼纱双手叉腰,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嘟着小嘴,一双灵动的眼睛好似洪水猛兽一样,不断

猫头鹰的万花筒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ksweihao.cn/d85w.shtml
随着面板上时间条完全走尽,陈秋终于停下手中的动作,活动了一下机械工作而僵硬的手指,然

重生之炮灰的绽放之网络惊变,不眠之夜(鲜花加更)  http://www.ksweihao.cn/aeqa.shtml
午夜,零点。纪薇薇早已睡去,而秦川的战斗才刚刚开始。操纵手机的屏幕灯管不再亮起,蛇身

年兽.鼠乐宝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ksweihao.cn/x35z.shtml
一个长的很是漂亮带着墨镜,手提名牌包包。后面跟着几个保镖感觉就很是大牌的走出了机场。

hp围观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ksweihao.cn/pt3m.shtml
竟然,一拳就被他打倒了吗............?当蟒蛇的身体重重飞出去时,他的眼神

三国全战之霸业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ksweihao.cn/nwj4.shtml
巨浪部落所处位置乃是战之大陆的北部,北靠皑皑白雪,雪山连绵。因此,巨浪部落的生存条件

[剑三]大唐情报处在线阅读青松如故白璧何辜(一)  http://www.ksweihao.cn/ymbi.shtml
欧阳泺把欧阳静推回墓穴,他坐在轮椅中,衣衫褴褛,头发凌乱,一语不发。好像又回到之前,

晚月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ksweihao.cn/x77n.shtml
“想要我继续做你傀儡?继续替你杀人?继续做你研究**异能的试验品?”林娇夜陡然大笑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复仇的开始之第八章(8)

    试卷还没开始分发下来一场无形的厮杀已经在刚刚两人的身上展开,倒是在开始做题之后这两人都安静下来。这一张卷子实在是简单的很,都是基本题,基本到甚至不过脑子光背的就能蒙出来。如果没有旁边的人在若有若无散发出来信息素的气味,游渡会觉得更加舒心一点。从身边人散发出来的信息素像是一只无形的双手,慢慢将他的整个

  • 寻道无尽界海之空穹

    江年回到住处,满脸疑惑,仔细想想,还是觉得不对。“怎么会没有识海呢,明明我探查过我的识海的啊!怎么会这样呢?”想到这里,江年再次把精神集中起来,向自己识海探去。我还真就不信了!虽然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但是没道理会出现这么灵异的事件啊。江年感觉自己又来到了上次那个满是银白色气流的世界,忽然,江年发现了

  • 人参精的六零年代生活之离别(9)

    当枝头的第一颗果子承受不住重力跌落枝头,砸在飘落的残叶上、发出细碎的声响时,秋日不知何时已经悄然来到。黑夜山披上了橘红的外衣,放眼望去,仿佛有野火肆意燃烧。那样艳丽的颜色,缓缓地四散蔓延开去,烧得心脏滚烫。果子的香甜气息萦绕在山涧丛林,引得无数小动物纷纷从久居的洞穴里钻出,去各处寻觅那用来过冬的美味

  • 冯少少的大千世界在线阅读第2章

    “能管局?我看你连续剧看多了吧?我还是神盾局的呢!”余厦望着帽兜男,一脸无趣的说道。“你真的不是能管局的人,有意思!”帽兜男对余厦的蔑视直接无视,嘴角翘起一抹诡异的弧度,继续说道。“你这恁(nen,发第一声)黑老外,原来会说中文的啊,来中国多久了?当小偷多久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Doyouunde

  • 洪荒:我是鸿钧大债主之新的世界,肆虐开始(1)

    第1章刘玄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份《江湖快报》。《紫曦女神杨密今日透露,对于豪门公子刘凯威不感兴趣》《小道消息,少林掌门释永兴育有一子》《据悉明教教主黄小明练成镇教神功冥月功,明教实力将再次增大》...这什么和什么呀!屌丝三十年的刘玄,一觉醒来发现整个世界变了。整个世界变成了一个大江湖,以往的那

  • 与酒话殇在线阅读第3节

    两天的光阴似乎在罗文旭的心里刚过了两个小时,罗文旭尚未摸清头脑,便已提起背包被推入了车中。今天的车似乎比前两天拥挤了些,罗文旭一路上都是佝偻着身子度过的。“总算到了,可急死我了。”罗文旭忙推门下车,立于天地间。车停在了教学楼门口,台阶式的楼层如同威廉古堡的房屋,令人感觉坚固而不可摇。门口放置着几块黑

  • 体坛之无限加点在线阅读第六章

    书房内,博纳森伯爵无语的看着眼前这个哭哭啼啼的帮手和哇哇大哭的小鬼。这真的是自己请来的救兵吗,果然不出所料啊!还是当初那货!老管家眼神怪异的解释了刚刚发生过的事,没想到碰到了这么不要脸的家伙,果然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典型代表啊,眼中已经不由得带上了些鄙夷。“好了,我代德里家族向你陪个不是。对了,不知道男

  • 我!能控制时间在线阅读第五章

    夜幕降临,段玉一个人走在院子里,反复思索着战国时期燕国出现的名人。想来想去只想到乐毅、荆轲两人。“到底历史上有没有秦开大哥?”想了很久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抬头看起了满天繁星,依旧是那么的璀璨,一轮明月挂在星空,依旧没变。“古人不见今时月,明月曾经照古人......想到这,段玉不禁怅然。“噢?二弟还会

  • [综英美]超英家的宝贝蛋!画师给江甜甜打电话

    李侦探早上正在洗脸刷牙,电话响了,他满嘴白沫子的走到电话跟前,看了一眼,立马精神起来,原来打电话的不是别人,而是吴曼曼的父亲吴中才,他不顾手上的水和口里的白沫,慌张的接起了电话。“吴先生你好,”李侦探不敢有半丝待慢。“怎么回事!一个礼拜了,怎么还没消息?”吴中才气愤无比。“吴先生,不好意思,这次出了

  • 一眼沦陷在线阅读第十节

    “倩尔,听说学校咖啡店出了新款三明治,待会要不要去尝尝?”我问。“不去啦,我准备要去健身房啦。”倩尔看了看手里的表,干脆利落地拒绝了我。堂堂大吃货江倩尔,在美食面前竟然不为所动,实在是太奇怪了。再说了,本科时期跑个2000米测试几乎要了她的命,什么时候这么喜欢健身啦,实在是太反常,这里面一定有猫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