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玄幻都市之同阶无敌在线阅读军营风云

作者:才不止一米五 来源:飞卢小说网

自从禁卫军交到天子手中还没有检阅过军队,今天有心想要看看情况,便带上钱得子和赵德鹏前往军营。

近午时分,南大营营寨之外大摇大摆走来三人,一个衣着华美的公子哥,及两个家人服饰的随从。正是天子一行人。

太子要是大张旗鼓来检阅禁军,劳师动众不说,看到的也肯定不是真实的一面,毫无意义。所以天子三人乔装改扮,仿佛出外踏青的公子哥似的,神不知鬼不觉来到营寨之外。

营寨大门处有十几个持枪兵丁把守,虽然其中几人在懒洋洋的打磕睡,几人在聊天,但显然不会让一般人进入军营重地。

天子随口问道:“你们谁有办法混进军营?”他只是这么随意一问,其实也没报任何希望。

却不料,钱得子立时接道:“太……噢不,公子爷,奴才可以混进去,容易得很!”

天子一听大为惊奇,军营是何等重要的地方,岂是一般人进得的?东方啸前往军营检阅,都要经过层层通报,让皇帝在营房外等了老半天才进去。一般平民老百姓想进军营,那是绝无可能。

天子狐疑道:“可不能表露孤的身份。”

“用不着表露,看奴才的!”钱得子见太子似有不信之色,越发得意非凡,要在太子面前露一手。

三人走近营寨大门,兵丁们发现了这三个不速之客,领队的大胡子喝道:“干什么的?快些滚开!哪家的公子哥,恁般不长眼,军营也是好逛的吗?再不滚远些拖你们进去吃一顿板子。”

赵德鹏听此人出言不逊,辱及太子,就欲上前教训与他。

被天子一把住,见他微微摇头,只得作罢。

钱得子陪笑道:“哟,这位军爷好威风!失敬失敬。我家公子爷爱四处找乐子,可还从未进过军营,想进军营里去逛逛,还请行个方便。”

大胡子瞪眼叱道:“混帐!军营是什么地方,岂容你们瞎逛,走走走,有几远走几远!”

钱得子微微一笑,自怀中掏出一锭足有五十两重的银元宝,笑道:“军爷们辛苦了,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请军爷们喝茶。我家公子爷对钱财向来不在乎,关键找个乐子,还请各位军爷行个方便!”

银元宝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十几兵丁全围了过来,眼巴巴的望着他手中银元宝。

他们一月饷银才区区一两七钱银子,还从未见过这么大锭银两。

大胡子气焰顿时矮了下去,抓抓脑袋道:“这……不太好办啊兄弟,要是给当官的知道,我们搞不好要挨板子……”他一脸为难的样子。

钱得子笑道:“我家公子爷进去逛一圈就会出来,要不了多少时辰,而且……我家公子爷素来慷慨大方,军爷们行个方便,回头我们出来之时,必将再以一锭大银奉谢各位。”

“当真?”兵丁们乱轰轰道。

钱得子笑道:“我家公子爷从不说戏言。”

兵丁们七嘴八舌商量了几句,最后,大胡子道:“那好,放你们进去,不过要快些出来,否则出了事我们可不管!”

“多谢各位军爷了。”钱得子含笑把银两递给他们。

兵丁们便移开拒路木桩,让三人大摇大摆走入军营。

在太子面前显露了一回本事,钱子洋洋得意,转头却见天子阴沉着脸,目光中杀机隐隐,他心头一寒,搞不懂自己究竟哪里做错了。

天子万万想不到禁军军纪如此溃散,照这般看来,那不是只要出点银子贿赂一下,任何人都能进入军营重地?——包括敌人!这还了得了!!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想大开杀戒,将腐败无能的将领、见钱眼开的士兵统统杀个精光,以正国法!

京师禁军尚且糜烂到这般田地,地方上的驻军可想而知,他终于明白两三万修罗铁骑为何能纵横河朔,如入无人之境。

朝廷不像朝廷,军队不像军队,这样下去,不消几年,帝国看似庞大的基业就会土崩瓦解,绝无幸理。

他深深吸了口气,波澜起伏的心绪稍稍平复,思路便回复清明。

过错在于将领带兵无能,造成军纪溃散的将领,罪不可恕;而那些私收贿赂的士兵罪过却不大,在这种军队里,只怕无论换哪个在守门,都会发生这种事,难道真能将全军杀光不成?正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三人一路走来,只见营房林立,校场宽阔,但士兵们三三两两一片散慢情形,*博的*博,聊天的聊天,哂太阳的哂太阳,洗衣物的洗衣物,打架的打架……就是没有操练的。

见他们三个不相干的人走来,也不加查问,似乎早已是司空见惯。

天子感觉似乎来到了菜市场,简直哭笑不得。揪着一个士兵,问道:“你们当兵的怎么不勤加操练?”

这士兵白他一眼,一副“你新来的吧”表情,道:“操什么练?我们前天才刚操练过。”

天子彻底呆掉了,什么叫前天“才刚”操练过?!这话怎么听着怪新鲜的。

天子的怒火已快到失控的边缘,道:“你们的将军是谁,此刻在哪里?”

“喏!”士兵伸手一指,露出个怪怪的笑容,满脸龌龊。

天子无暇领会他笑容的含义,三人便顺着他所指,来到一所高大的营房之外,还未走近,便听见里面传来若有若无的**声。

倾而又近了些,听得更是清楚,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似爽快也似痛苦,另有男子低沉的喘息声,敢情里面正上演一出激情大戏。

“你说,老子是天下第一猛男!”

“将军好坏,这种话犯忌讳。将军是天下第一猛男了,把皇帝放哪?”

“嘿嘿,当今皇帝是个二尾子,放着后宫三千佳丽不能享用……要换了是我啊,嘿嘿……”

天子当即就气炸了,二话不说,“砰”的一脚踢开房门……

“砰”的一声巨响,房门叫一脚踹开……

屋内床上行云布雨的一对男女吓了老大一跳,正不知哪头来的事儿,男的那话儿当场就吓得r掉了,他伸手抓过一块布掩住下体,连滚带爬翻下床来。

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公子哥及两个仆从,他怒火万丈,直气得头脑发昏,人都没看清,便暴跳起来厉喝道:“你们是什么人,胆敢打扰本将军的好事!活腻味了……来人哪,把这三人拖到法场当奸细乱棍打死!!”

“混帐!你看清楚面前站的是谁?”赵德鹏喝叱道。

这将军稍稍冷静了一点,凝神一瞧……顿时面色大变,浑身一哆嗦,扑通一声跪倒,连连叩首道:“太子恕罪,末将不知太子来军营,有失远迎……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说话之间,又自己掌嘴,左一巴掌右一巴掌,噼噼啪啪作响。

天子冷冷道:“你是该死,不过不是因为未曾迎驾,孤微服来此,原也怪你不得。但你身负管理训练士兵之重责,竟尔大白天在营帐内玩女人,使全军军纪败坏至斯,罪无可恕!”

“太子开恩,太子开恩!”这将军拼命磕头求饶,头也不敢抬。

“另外,孤还想问一句,”天子哧哧冷笑不住,眸中寒芒隐现,“你说当今皇帝是个二尾子,放着后宫三千佳丽不能享用……要换了是你,你想怎么做?!”

这将军顿时如一桶冰水当头浇下,从头顶凉到脚底,颤声道:“末将不敢!太子饶命,太子饶命……末将乃将军府的李彪,请太子饶末将一条狗命!”

钱得子凑到天子耳畔,小声耳语道:“太子爷,这李彪是李氏家族中人,按辈分算,是大将军李岳的堂弟,不好轻易降罪。”

李彪官职为后将军兼兵部主事,录属兵部,拥有掌管训练士兵之权,但无调兵之权,除非接到朝廷旨意。也算得上一位重臣。

天子冷哼一声,即便此人是李氏一族的人,也决计不能估息,今日非杀一儆百不可,不然无以向天下人展示太子重整朝政的决心!

他扭头道:“赵副统领,还等什么,将此人拿下就地正法!”赵德鹏恭声应是,一个箭步前冲,两手并出,闪电般扣住李彪双肩,正欲发力……

李彪心知今日之事绝无可能侥幸,临死关头,见太子一行几有区区三个人,他一时间正所谓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倏忽站起身,抡起双拳将赵德鹏逼退,朝屋外厉声大喝道:“我军将士听令!将这三个冒充太子的奸细拿下,本将军重重有赏!”

局面演变之快,让营房周围看热闹的将士们不知所措,有的将士慑于李彪多年来的积威,一听号令,下意识便拔刀冲上前。

钱得子尖声喝叱道:“你们谁敢冒犯太子,难道就不怕诛灭九族?!”

冲上前的将士们身躯一震,霍然清醒,彼此望望,谁也不敢再上前一步。

此时,屋内赵德鹏与李彪已然打在一处,但见人影交错,劲风纵横。

赵德鹏手持一柄钢刀,刀光霍霍,寒锋如雪,招式凝重精妙;而李彪武艺也自相当不凡,光着身子与赵德鹏对攻,两掌带起劲风呼啸,扑面有如刀割,虽略略处于下风,但赵德鹏想拿下他,也绝非易事。

统领许褚今天本应轮空休息,结果听到手下汇报,有貌像太子的人前往军营方向,今天是李彪值守,李彪是什么人许褚一清二楚,仗着大将军李岳的名头在军营作威作福,连自己的面子都不买,兀自吓出一身冷汗,连忙向军营赶去。

许褚来到军营帐内,只见帐中李彪与另一人刀光剑影,太子在一旁,身边有个小太监正是钱得子与兵士对立,来不及向太子请罪,兀自抽出火云刀,斩向李彪,不过三五下便将李彪擒下。

这才让士兵按住李彪,三两作步跪拜在天子面前,“太子殿下,臣治下不严,逆贼险些铸成大错,惊扰殿下,罪该万死,请殿下恕罪”

军营中几个副将偏将也跟着胆战心惊跪倒在太子身前,深深顿首,颤声道:“末将叩见太子,李将军……噢不,李彪逆贼与我等毫不相干!我等忠于太子,忠于朝廷,绝无异心,请太子明鉴!”

天子见几人胆战心惊的样子心头不喜。“适才李彪犯上作乱,胆大妄为,赵德鹏、许褚二人护驾有功,择日嘉奖,几位副将戴罪将逆贼李彪,压至演武场上来,另召集所有将士,孤有话要讲”

延伸阅读

同霖加盟  http://www.ennorabal.com/punv.shtml
同霖手机壳总部拥有完善生产厂房,有注塑、印刷水贴等近十余种生产设备,生产加工手机壳/

迪斯卡通动漫加盟  http://www.ennorabal.com/a0fa.shtml
浙江迪斯卡通服装实业有限公司专职生产,定做,批发卡通服装,毛绒卡通服装,卡通婚礼服装

祥礼中国加盟  http://www.ennorabal.com/go3u.shtml
“祥礼中国”公司整合500多家好供应商,数千款产品,在产品功能性、外观、内涵、包装等

利源加盟  http://www.ennorabal.com/delk.shtml
利源自行车总部是山地车贴花、死飞、独轮车、雪地车、思维平衡车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欢

秦安机电设备加盟  http://www.ennorabal.com/dvuz.shtml
西安秦安机电设备有限公司目前提供的产品主要有:粗糙度仪、轮廓仪、圆度仪、视频测量仪、

梵姿女装加盟  http://www.ennorabal.com/bfhw.shtml
梵姿女装加盟详情梵姿加盟介绍“梵姿服饰”来源于历史悠久的时装之都意大利名城“梵姿”,

寮步雄浩包装加盟  http://www.ennorabal.com/xs0k.shtml
东莞市寮步雄浩包装材料制品厂于2001年成立,选址于东莞市寮步镇的西溪村。我司有多年

德连流体设备加盟  http://www.ennorabal.com/y9ib.shtml
河南菱科冷却设备有限公司,位于制造业高度发达的河南郑州,地理位置优越,交通十分便利。

恋帘情深加盟  http://www.ennorabal.com/awng.shtml
恋帘情深窗帘规模,生产设施齐全。主要经营遮光布,提花布,绣花布,绣花纱等窗帘家纺产品

华捷盛旗杆加盟  http://www.ennorabal.com/gkng.shtml
沈阳市华捷盛门业销售中心专职生产、批发电动旗杆、不锈钢锥形旗杆、白钢旗杆、变径旗杆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级迪加在线阅读第6章

    从材料店铺里面出也什么好看的!走出店铺,随便走了一圈也没有看到什么!许巍强本来想多陪陪贺小元逛逛,但是越在越想得到贺小元!他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主意,叫自己爷爷传令假装让我们去何水城送信,到时先安排人在何水城无尽森林那边布置好,贺小元不可能一个人去,那只有叫上李子花一起去了!到时候把李子花关一边去,

  • 调香师之死在线阅读第八章

    【宿主你好,我是系统8866号。】“系统……”自己……是系统8866号的宿主……?齐嘉心中一奇,却又迅速且轻易地接受了这样的设定,好像系统的存在是理所当然似的。齐嘉有些迷茫,揉着太阳穴,试图回想一些过去的事情,脑中却一片混沌。可诡异的是,对此,他心中却升不起一丝恐惧。总觉得……就算一时半刻想不起来,

  • 奥特曼开局宇宙监狱之第二章

    当于焕焕醒来的时候,入眼便是一片白色,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病服?医院?难道自己还没有死吗?“哟,臭丫头,你终于醒啦?”于焕焕循声望去,谢峰正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一个苹果。看着谢峰,焕焕一阵恍惚,她总觉得他怪怪的,但又说不出哪里古怪。彼此之间似乎还像以往一样自然,轻松。看着他随意的挪了张凳子,坐在床

  • 大明海事在线阅读第八章

    “也不算是什么超能力。”对一个星球来说,这都是应有的本事。孔司接连发问:“反正超出了普通人类的能力的,都算是超能力,你以前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会到十二区来。”孔司倒没有觉得孔日尘是蓄意接近,然后从他身上得到什么,毕竟他身上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拥有这样能力的人处心积虑的。事实上,在这段相处的时间,孔司觉得

  • 那些年的风华正茂之第三章(3)

    第二天一大早,孙籍阅穿着人字拖去买早点,刚出家门就碰到了唐先生。“早。”唐先生打招呼。孙籍阅率先朝前走去,不咸不淡地说:“早。”“还在生气?”侧头看着他的眼睛,“虽然不能相提并论,但你也让我跑了一趟,是不是该消气了?”孙籍阅拐了个弯,“那是你咎由自取!”唐先生点头赞同,“你说得对。如果我告诉你我损失

  • 守望先锋之电竞之星在线阅读第一章

    夜幕当空,繁星点缀。美国白宫,似是而非的废墟。朦胧的天空中,滚滚浓烟飘散,一架始于俄罗斯北部堪察加海峡的V-22倾转旋翼机,正在白宫上空减速飞行。缓缓下降,从V-22里面陆续走出五个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爱丽丝,吉尔,里昂,艾达,以及身为克隆人却浑然不知的小萝莉贝基。在阵地士兵的指引下,爱丽丝一行五人迅

  • 北望醉风饕在线阅读第10节

    第十章见叶衙内犹在犹豫,何婆子想到事成之后叶衙内的丰厚赏赐,心里热腾腾的。她觑着叶衙内脸上的细微变化,又加了一句:“衙内,烈女怕缠郎啊!”叶衙内因为说话结巴,所以不大愿意说话,总是在心里想事。他浮想联翩半晌,最后终于被何婆子那句“烈女怕缠郎”打动,竭力调动舌头,道:“我不……不一……一定……非……非

  • 修罗域祖在线阅读第9章

    微凉第二天早早的起来,去报道了,护士阿姨先带着微凉熟悉了一下情况,首先训练场不远处有一所军校,所以他们的诊所就是在里面,也算是一所校医院,不过一般训练时在这里的分诊所,总的来说那里少人那里去。“那可以给训练的人递毛巾喝水吗?”微凉略微不好意思的问出来,然后强装若无其事。护士阿姨暧昧一笑说到“可以,你

  • 时空逃逸在线阅读第六节

    我又一次更新了我对平常心的理解。虽然这是个每天挂在我嘴边的词,但事实上,我对它的涵义一直没有一个固定的标准。它仍是坚守,但也是返璞归真,它是看淡一切,但又不是消极避世,而是坚持美德,敢于抗争丑陋。这有点让我想到太极拳,温厚绵长,却进退有据,暗藏凌厉。这是我在被袁朗那烂人用肆无忌惮的眼神在一公分内的距

  • 三国之王道召唤月老事务所

    烈日炎炎,石板街上都是肉眼清晰可见的层层热浪,像是要把整个杭州都给点燃。清晨茂盛的杨柳现在也只能倚着灼热的石桥,搭拢着青丝昏昏欲睡。陆云扶一个人站在艳阳底下,长街中间,偶尔有一两个人从他身前身后走过去。而他自己一身黑色长裾,额前的两缕黑发沾了汗水贴在脸上十分难受。他紧紧闭着眼,长长的睫毛都跟着他使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