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庄夕峰在线阅读阿拉坦花

作者:没梦想的梦想家 来源:晋江文学城

阿 拉 坦 花

阿拉坦花在前面走,阿古拉在后面跟踪。

阿拉坦花和阿古拉是小夫妻。两个人从同一大学毕业,报考同一地方的公务员,同时被录取,同一天上班,时间不长。

这是一个地级市,名叫阿拉坦。搞对象时,阿拉坦花就提出,等毕业后就去阿拉坦找工作。阿古拉完全同意,只要阿拉坦花愿意,就是去农村牧区种地养畜也可以。毕业的时候,曾有省城单位要两个人一起过去上班,阿拉坦花没有接受,坚持来了阿拉坦。

“老公,我今天还要出去,你自己……”“还要出去?干什么去?”阿古拉打断阿拉坦花,生硬地问。“继续找……”“他到底是你什么人,你跟他究竟是什么关系,啊?”阿古拉显然一肚子气,又打断阿拉坦花,大声问。“我不是都跟你说了吗,另外,是男是女还……”“朝贵,朝贵,当然是男的,装什么糊涂?”“也有可能隐姓埋名……”“他是潜伏的呀,潜伏多长时间了?你去引蛇出洞,把他公开吗,原来我是备胎呀。”阿古拉越来越激动,开始有些失控。“你胡说什么……不跟你说了。”阿拉坦花不理阿古拉,开始收拾东西。“让我说着了吧,不敢说了吧?哼,秃头上的虱子——明白的事!”

阿拉坦花不吱声,继续收拾东西。

“不行,不让你走,不让你找他……”阿古拉钟摆荡到极点,他一边说着,一边过来,不让阿拉坦花收拾东西。“走开!”阿拉坦花一把推开了阿古拉。“阿拉坦花,我可告诉你,你今天敢跨出门槛,以后再不要跨进来!”阿古拉气急败坏,咆哮起来。此时,阿拉坦花已经收拾完东西,她狠狠瞪一眼阿古拉,然后,毅然决然走了出去。

阿古拉傻在那里。

突然,他抡起一拳砸沙发,抬起一脚踢茶几,虽然解恨,但显然也弄疼了自己。他更加生气,狠狠地坐进沙发里,但很快又狠狠地站了起来。他在原地转三圈,最后重新傻在那里。

“不行,我也过去,看看朝贵到底是什么人?捉……捉双……”过一会儿,阿古拉清醒许多,也大踏步走了出去。他从后面跟踪阿拉坦花,开始演绎文头所描述的谍战剧目。

关于朝贵,阿拉坦花从来没有说过片言碎语,来到阿拉坦才说出来,这让阿古拉生气不已——执意要来阿拉坦找工作,原来都是为了朝贵呀?更加让人生气的是,这也并不是阿拉坦花自己主动说出来,而是在阿古拉再三逼问下才说出来的。

那是来到阿拉坦市上班后的第一个周末,这样一个美好而难得的时光应该属于二人世界,可是礼拜六一大早,阿拉坦花就一个人出去了。问去哪儿,干什么去?“回来告诉你。”阿拉坦花说着匆匆而去。

去就去吧,阿拉坦花做什么都正确,说什么都真理,连打嗝哈气也都是鸡蛋黄味鹦鹉声,早去早回啊,阿古拉再没有追问。可是,到第二天早晨,阿拉坦花又走了,而且很晚才回来,回来也懒得跟你说话。

“你究竟干什么去了?”阿古拉第一次发火,问。“老公,我累死了,明天再说吧。”“不行,现在就说……不许睡,你是不是背着我……”阿古拉说着,拽阿拉坦花,不让她睡。

接着,两个人开始争吵起来。在争吵过程中,阿拉坦花有意无意说出了一些情况,比如,她找的是叫朝贵的一个人,朝贵如何如何帮助过自己,云云。

“编,接着往下编。”阿古拉说。

唠唠叨叨,没完没了,耳朵都快起茧子了,烦死人了,另外还这般气人,简直不可理喻,阿拉坦花“腾”地跳下床,瞪一眼阿古拉,然后抱起枕头走了出去。她走进另一个卧室,将门反锁,一个人睡觉了。

找也找了,也找不着,该也消停了吧,可是到第二个周末,也就是今天,你看,又出去了。

朝贵到底是什么人呢?

阿拉坦花在前面走,阿古拉在后面跟踪。

阿拉坦花沿着大街小巷往前走。她不时停下来,环顾周遭,还向路人打听。每当这时,阿古拉都迅速躲进背地里,旮旯里,然后探出头来往前窥视,如果有屏障,还弓腰低行往前摸过去,千方百计靠近些,然后,要听一听阿拉坦花在说着什么。

来到一个住宅小区大门口。

在路边,有一位修鞋匠在修鞋,阿拉坦花走了过去。“大爷,跟您打听个事儿……”“什么事儿?”修鞋匠问。“大爷,哪块是原来的糖厂家属区?”“那里边就是。”修鞋匠指一指住宅小区大门口,解释说:“前年,棚户区改造,都推倒盖楼了。”“谢谢大爷。大爷,再跟您打听个人……”“谁呀?我在这里修鞋已有二十多年,说说看,我能不能认识。”“是吗,太好了。大爷,我打听一个叫朝贵的人。”

修鞋匠抬头看阿拉坦花,说:“叫朝贵的在这一带有几个,不知道你问的是哪一个。”“我也不太清楚。他好像是糖厂的人,资助过大学生……”“姑娘,你是?”修鞋匠再次抬头,端详阿拉坦花。“大爷,我叫阿拉坦花,我就是朝贵捐助的大学生。”“找他干什么。”修鞋匠低下头,迟疑一会儿,然后这般说一句,重新开始修鞋。“他是我的恩人,我要找到他。”“嗨,区区小事。”“大爷,您是?”“他就是朝贵,老念叨你名字了的。他乐行善事,资助过不少困难学生呢。”旁边有一个修鞋的人告诉说。“大爷,真的是您吗?!”阿拉坦花说着“扑腾”一声跪下,“您让我好找啊。”说着不禁流下泪水。

阿拉坦花激动不已,又感慨万千。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梦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只要寻找,总能找到圆满。

那是五年前,阿拉坦花接到省城某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可是,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一次出行中,出车祸,阿拉坦花父母双双离世。

阿拉坦花一家是贫困户,上学本来很困难,现在雪上加霜,大学已经念不成了。那么还能做什么,她遭受双重打击,从天堂掉进地狱,万念俱灰,死的想法弥漫心胸。

正当这时,有一天,她接到一笔汇款,汇款人地址是阿拉坦市,汇款人叫朝贵。

有了这笔钱,阿拉坦花可以上学了,而且能够维持一个学期。至于以后怎么办,利用星期礼拜、节假日和假期打工挣钱,就没有问题了。

那么,朝贵是谁,父母从来没有提出过这个人,另外,他怎么知道自己情况的呢,为什么要帮助自己,阿拉坦花想知道这个人,想找到这个人,所以,上学的时候,她特意绕道去了一趟阿拉坦市。汇款人的地址只写阿拉坦市,没有详细地址,茫茫人海,何以找到?但起码看一眼阿拉坦市啊。

更没有想到的是,到第一学期期末,朝贵又汇来一笔钱,与第一笔汇款一样多。以后,每到期末,都如期汇款,到最后期末,还照样汇了款。在最后一笔汇款留言栏里,朝贵写了一段文字,即:找工作也一样花钱,糖场人祝孩子早日找到工作。就是这一留言给阿拉坦花留下一点蛛丝马迹。

“大爷,我原以为您是大老板……”阿拉坦花膝行靠近朝贵,用手扶摸朝贵两个膝盖和小腿。从裤脚底下看,好像……“别摸了,都是假腿。”旁边修鞋的人告诉说。“大爷,您这是……为了我,何苦……”阿拉坦花将脸贴在朝贵双膝上,失声哭了起来。“孩子,没事……咋样啊,都好吗,毕业了吧,找到工作了吗?”“大爷,您咋知道我的,为什么这样帮助我?”“你的事,我看报纸知道的,这张报纸,我现在还留着呢。”朝贵说着,从旁边的提兜里拿出来一张报纸,递给了阿拉坦花。

这是阿拉坦市晚报。

“孩子啊,我一个人攒钱也没什么用,看你乖……不容易。”朝贵继续说。“大爷,您一个人?”阿拉坦花抬头仰视朝贵,问。“他没有孩子,老伴也早都没有了,一个人过呢。”修鞋的人又告诉说。“是吗,大爷,从今往后,我就是您的女儿,好吗?”“这个……”朝贵低下头,两只手也停顿下来不动了。“这个……孩子啊,你有这份心,大爷就满足了,不过……”“不过什么呀,没有不过,爸,走,我们现在就回家。”“这……这个……”

“爸,咱们回家,以后我俩给您养老。”突然,“扑腾”一声,有一个人来到阿拉坦花后面,也跪下来,说。“这……这……”“爸,他是您姑爷。”阿拉坦花说完,回头瞪阿古拉:“你来干什么?”“君子不念旧恶啊。”阿古拉向阿拉坦花挤眉、弄眼、撇嘴,继续说:“另外,不是说天亮了好走路,说白了好做事吗?可你老不说清楚。”阿拉坦花又瞪了一眼。阿古拉努努嘴,给阿拉坦花飞了一个吻。

阿拉坦花示意阿古拉,两个人从两边将朝贵扶了起来。

“好人有好报,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太感人了……”修鞋的人说一声,也禁不住落下了眼泪。

(2018.9.14发表于通辽日报)

延伸阅读

利刃合金加盟  http://www.masstransitboard.com/dxfb.shtml
利刃合金主营棒材、三角刀、硬质合金、铣削刀等。在冶金矿产-棒材行业获得广大客户的认可

恒盛牌加盟  http://www.masstransitboard.com/xo4e.shtml
恒盛是一家以豆皮机、千张机、豆腐皮机、干豆腐机、全自动仿手工千张机、全自动仿手工豆腐

金博加盟  http://www.masstransitboard.com/azpq.shtml
金博五金配件总部是皮带轮、扭扭车铝板、开槽机铝件、五金配件、围栏配件、拉紧扣等产品生

童画视界少儿美术加盟  http://www.masstransitboard.com/pwv.shtml
童画视界少儿美术教育以先进的教学理念、规范系统的教学体系和国际化视野,培养少年儿童步

苏鹰机械制造加盟  http://www.masstransitboard.com/ayis.shtml
苏州苏鹰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自主研发生产专门制作的刀具磨床、磨刀机的精密机械制

广州小象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masstransitboard.com/gzo5.shtml
暂无

东尚加盟  http://www.masstransitboard.com/drva.shtml
东尚渔具总部是渔具、渔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固安县东

盛莱美皮具加盟  http://www.masstransitboard.com/yshu.shtml
盛莱美皮具定位于20-35岁的都市新贵族,以简约的设计风格,糅合东方与西方、时尚与传

佰胜卫浴加盟  http://www.masstransitboard.com/gdwb.shtml
任丘市金友塑料制品厂座落于河北省任丘市,属于环渤海经济圈和环京津经济圈的黄金地段,北

疆侬加盟  http://www.masstransitboard.com/ybmi.shtml
疆侬床上用品总部生产批发的棉胎、棉被、被子、棉花、特产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公子请自重第二章

    依照司炀的能力当然可以把喻家打造成铁板一块,哪怕他死了都能维持百年的平稳。然后让喻铮这个正牌继承人像小公主一样过完愉快幸福的下半生。可他司炀,从来就不是什么救世主。想要活命,只有自救。------------从省城到燕京,开车需要四个小时。喻铮满心兴奋的以为自己会和司炀独处,可万万没想到,司炀不过把

  • 清穿之我是万人迷女主战舰天上飞

    庭院外,头发花白的老管家福伯,驼着背走进庭院,目光就向着庭院中乘凉看书的沈七夜看去。然后,就看到了沈七夜和拉菲靠在一起。心痛的无法呼吸!少爷...你真的变了!从前天开始,去外面逛了一趟的少爷,除了身边多出一个银发小萝莉外,整个人的性格也变了!从以往的不善言语的内向少年,变成了正常少年。要是老爷夫人在

  • 喵主子第四章在线阅读

    伊然在天黑之前准备回去,走到半路却发生了意外。她被一群女人挤着来到了赏花大会的会场外面。赏花大会已经结束了,这群疯狂的女人都是为了来看大会里的帅哥的。伊然被挤在人群里,连挪两下都不行,只能顺着人流缓慢前行。很快就有人陆陆续续的从会场里出来了,出于好奇心,伊然也伸头看了看。古代的帅哥都是纯天然的,而能

  • 赤霄红莲劫在线阅读第7节

    听到周玄问话,小七语无伦次的把刚刚思过崖发生的一切,向他叙述一遍。周玄这才了解事情的经过,想到这里,自己身上不由自主冒出冷汗。“这里怎么会有老虎出现呢?”虽然事实的确发生了,但周玄还是无法相信。其实不但他无法相信,就是岳不群和宁中则都不敢相信。“既然无事便好,以后小心些便是。”宁中则见周玄安然无事,

  • 穿越陈情令魏无羡在线阅读第3章

    让陆齐林失望的是姜锦的外貌。昨夜宴席上,陆齐林却并没怎么看清姜锦的外貌,光震惊自己莫名多了个老婆去了。何况,俗话说的好,灯下观美人,昨晚上灯火通明,给姜锦的颜值添了不少光彩,姜锦五官其实还挺不错的,小脸大眼睛,咋一看至少也成了个中人之姿。等今儿,陆齐林能细细打量了,这一看傻眼了。眼前的女人,确切点说

  • 无限火力大穿越第九章在线阅读

    墨天星在书房里忙碌了一天,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终于赶在晚上休息之前将教中诸事梳理了一遍。靠坐在那张柔软舒适的大床上,墨天星手里拿着一册书卷,脸深埋在光亮照不到的地方,微闭着双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烛光明明灭灭,隐约可以看到封皮上的两个繁复的大字:“影阁”。这是今天翻看过往卷轴时顺便找到的,关于魔影的

  • 九天诛杀录纯情小奶狗

    三三日之期,第一日秦家就收到了天家亲笔的婚书。时允墨紧跟着将聘礼送去了秦府。允王府的队伍浩浩荡荡,路过岸芷汀兰时看到一层层招摇的莺莺燕燕,时允墨毫不顾忌地观望着,这群蜂蝶里可有这个心上之人?醒来时就听说这副身子之前的黑历史,还真是不怕精尽人亡。从前在伏羲宫跟着司命混日子的时候也听过不少形形色色的风流

  • 玄幻:开局拜女帝为师在线阅读第9章

    阿执不知自己怎么了,总觉得比起额头上那一点点的疼,心口那砰砰乱跳的心,才是真正需要看病的地方。只是,她又不能和阿清去说,因为只要不离阿清那么近,她的心就不会乱跳,也不会紧张,她就怕和阿清说了,阿清就不会离自己这么近了。她喜欢和阿清如此亲近的距离,即便这会让她变得很奇怪。“感觉有没有好一些?”苏纨清轻

  • 倒贴庄主在线阅读第7章

    温续文来到这个世界已有月余,只是之前在养伤,后来又忙于学业,从不曾好好在郑县逛逛。走在街道上,耳边是摊贩的叫卖声,偶尔路过卖吃食的,香味扑鼻而来,哪怕温续文已经用过膳,嘴里还是会分泌口水。独自一人走在古代的大街上,这种场景他都不曾梦到过,现在却真实地发生了。温续文没什么想买的,只是随便看看,余光瞥到

  • 不朽之王在线阅读第六章

    两个人单独在电梯里真的太考验人了。袁辰想。他看看广告,看看电梯门,顺便把前面的人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即使T恤很宽也能隐约看到他腰身的轮廓,腰里的腰带露出了一点边,橘黄色很符合他的性格。明明很正常的牛仔裤,在袁辰眼里怎么看怎么se气。他浑身上下都在勾我。袁辰想。袁辰轻轻的扯了扯领子,努力不明显的咽了几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