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轮回破碎第五章

作者:灰色天机 来源:纵横中文网

“就这个吧。”少年拿出装钱的袋子。

“不用了。”鱼音连忙制止住小马,然后站起身,“昨天,谢谢你了,你还喜欢什么,多挑几个吧,我送你。”

“谢谢?”小马看着少年的装束,立刻明白了鱼音在说什么,于是也连忙起身,“再挑几个吧。”

少年先是微微一怔,转而眼中有波光流转。他看了看地上放着的,玄色宫的糕饼盒问道:“你们是玄色宫的?”语调清平,听不出其间是何语气。

玄色宫?

原来田姑娘说的是真的,有了这玄色宫的身份,女子才会被人高看一眼。

小马嘴角,那好看的笑瞬间抹去。冷冷的道:“不是。”

任人都听得出,那话语间的疏离。

鱼音摇摇头,然后望着白衣少年,带着她制的白瓷盘,离开了。

明明见了救自己的人,可怎么好像并不开心呢?

*

“小马,昨天我又看见那个岛了。”少年离开后,鱼音和小马也无心再卖,于是一人拎着竹筐的一头,慢慢悠悠的沿着沙滩,往家走。

“明明是没有去过的地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那里的每样东西我都看得真切,而且非常熟悉。”

“定是每天看着大海,所以心中才生了这样的幻想。”在湛蓝的晴空下,小马说的不紧不慢。

真的是幻觉吗?如果不是又怎么解释呢?鱼音想不通。

*

傍晚的时候,铺子里来了个,上了年纪的老头,身后跟着只黄毛柴犬。

老头眼神儿不好,耳朵也不好,一进铺子就拉着鱼音的手,高声喊道:“云娘啊,我的儿子明儿要出海,让我来求个避海符。”

“秦爷爷,我是鱼音呀。”

宁城是全国唯一的海港,虽人口稠密,却也人来人往。

海终是有危险的,这儿的人赚钱的目的,就是去内陆,不再回来,少有在此扎根的。

可面前的这老头,是鱼音看着长大的。

这会儿已八十有余,儿孙满堂。

“是鱼音啊?”老头凑近了看了看,“和你娘年轻的时候一样。”

鱼音扶住老人的胳膊,冲着里屋高声喊道:“娘,秦爷爷来啦。”

云娘应声出来,却在门口站定住了,她的目光越过秦爷爷,越过鱼音,向门外望去。

鱼音顺着云娘的目光望去,就见一个,身穿棕色织锦长衫的清瘦男人,站在门外。

这男人脖子,像站直的鸭子般得极长。

一双细小的眼睛,戴着一副正义凛然般的居高临下。

他生的一副刁钻的样子,嘴唇格外的薄,好像一张口,便能说尽那刻薄的言语。

云娘见了他,便定住了似的,过了片刻,转身向里屋进去。

那鸭脖子也没吭气儿,就跟了进来。

秦老头转了个圈儿,拉着鱼音的手道:“云娘啊,我的符做出来啦?”

秦爷爷这眼神儿……

“我是鱼音啊,娘马上就来了,您先等等吧。”

“好好好,我等等。”秦爷爷在一旁的摇椅上,坐了下来,扭头问鱼音:“价钱没变吧?”

“天帝就是个王八蛋。”云娘在里屋高声骂到。

“你娘说啥?”秦老头眼神不好,耳朵也不行。

娘铺子还有人呢,您不能小点声吗?鱼音瘪着嘴:“娘说得加八文。”

秦老头把腰里的钱袋,拿出来掂了掂,“加八文就加八文。”

“凭什么拘我海妖一族?”云娘吼道。

海妖?娘小声点啊?

“云娘说海妖?”秦老头又听见了。

“娘说确实有海妖作乱。”鱼音烧了一壶水到小炉子上,拿着个扇子猛扇。

“是有,是有,不过我活了这一辈子,还没见过害人的海妖,真是托云娘的福啊。”秦老头想起什么似的:“不过我活了这大半辈子,怎么没见你们娘俩变过呢?”

“秦爷爷您肯定认错了,您说的那是我姥姥吧。”鱼音终于等到,那小火炉上的水开了,灌入紫砂壶端到秦爷爷面前。

然后又端了一壶向里屋走去。

鱼音一推门儿,云娘面前的男人怔了怔,见云娘没有阻止,便继续斥责道:“你脾气这么大,亏吃的还少吗?你不想自己,也要想想女儿。”

鱼音把茶端到桌上,就见那人面前放着笔墨,两人虽吵得大声,却实则在掩人耳目,此刻正在笔谈。

就见那人下笔飞快:天帝恐不日将拿下囚魔岛。

鱼音心中一惊,握杯的手,微微有些发颤。

云娘给了她个眼色,鱼音放下了茶壶,便往外走。

关门前,就听那男人道:“就你这个样子,六界哪个好人家,敢要你的女儿?”

细碎的阳光,透过树影洒在鱼音家,铺子外的路上。

许是昨日的那一声海中啸叫,今日下海的渔船颇少,宁城山上便热闹了几分。人们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讨论这海中之妖。

秦老头这会儿,正晃荡在那摇椅上,闭上了眼睛。脸上没有表情,但整个身子却一派自然放松。

鱼音轻轻地走了过去,叫了声:“秦爷爷?”

秦老头儿随这摇椅,一摇一晃,没有回答,却传来了微微的鼾声。

真睡着了?

鱼音在铺子里环了一圈,屋里总共这么两个人,娘和鸭脖子,却为何演这么一场吵戏,到底是要防谁呢?

一转头,就见那秦老头,带进来的黄毛狗,正东闻闻西嗅嗅的,满屋乱窜。

娘要防的,不会是这只狗吧?

鱼音的目光落在狗的身上,不再离去。

那黄狗进门时还有些胆怯,这会儿就没人搭理它,便左晃右晃到了鱼池边儿。一眼就瞄准了,池子里的大头鱼。

说来也怪,这大头鱼跟身上长了磁铁似的,自从遇到鱼音,就跟上她了,直到鱼音把她放进自家的池子里,它才不往外蹦。

黄狗两只前爪搭在,鱼池的台子上。脑袋跟着池里的鱼从左晃到右,又从右晃到左。

黄狗鼻子津津着,呲出了满嘴的狗牙,仿佛随时都能跳下去,饱餐一顿。

鱼音平日里,只觉得那狗呆头呆脑,第一回见它呲牙咧嘴,着实吓人。

扑通。

水面翻出白色的水花。

还没等鱼音反应过来,那大头鱼就破水而出,稳准狠的叼住了,探过来的狗头。

黄毛狗后腿蹬地,使劲挣脱。可显然不是大头鱼的对手。

“快松口。”鱼音顺手抄起一个茶杯,稳稳的打在大头鱼头上。

就听咣当一声,茶杯落水,大头鱼松开了嘴。

那黄毛狗,甩了甩头上的口水,龇牙咧嘴的低声吼着,却不敢再靠近那水池。

躺在摇椅上秦老头,已发出呼隆隆的鼾声。

这边吵闹竟还睡着,鱼音觉得做人也挺好的。

鱼音耳力极好,有一些细微的动静,便可分辨出,其中的种种不同。

可有时也会因听的太多,妨碍了睡眠,所以甚至有点羡慕,睡得正酣的秦老头。

“你要再敢胡说,我就打断你的腿!”里屋里传来云娘的大吼。

就见那鸭脖子破门而出,怒气冲冲边走边道:“你以为我爱来?就没见过脾气这么差的!”

门外,一只白色仙鹤,在铺子前绕了两圈。似等不及似的,长鸣两声。

鱼音心中不禁发笑,铺子也没人,这两人的戏还演的挺全的?

转眼就见,那刚刚还睡得正酣的秦老头,竟然一跃而起。

腿脚麻利灵活的,跑到那鸭脖子面前,作了个揖,恭敬的道:“橙鸭大人,这云娘接人待物所谈之事,可都得在小的这儿留下一笔……”

原来这鸭脖子竟是个大人?鱼音心想,可这秦老头,是怎么回事?

橙鸭大人身上本来就带着气,听秦老头一说,似乎更升了几分。好像要把,刚刚在云娘这儿受的气,都撒在这老头身上似的。

他瞪着眼睛,厉声道:“我怎么不知道,这天帝口谕,还得一并通传你呀?”

秦老头见橙鸭大人,言辞见没留好气,连忙笑着赔礼道:“不敢不敢,还望大人,在天帝面前美言几句不是。毕竟小的在这几千年……”

秦老头俯首躬腰做小伏低,却不知那橙鸭大人甩了袖子,转身出门了。

那天上的仙鹤,停在门前,载橙鸭大人离开了。

鱼音顿时目瞪口呆,原来娘的戏,是做给这秦老头看的。

这秦老头根本不是什么凡人,竟还是个得命,看着娘所作所为,都报上天庭仙官。那算够无趣了,还日复一日,装出这般腿脚不灵活的模样。

橙鸭仙人乘鹤而去,渐渐的隐于空中,变成了一个小点,转而消失不见了。

秦老头身着,亮蓝色的丝绸长衫,此刻映衬的那脸庞,更是黑了几分。

他见在橙鸭大人处,没讨到半句便宜。便直起腰带着几份官腔,似压上一头的对云娘道:“云娘,不知橙鸭大人,所来是为何事?我也是奉命上报,你一族的行踪,与各界往来,你也不要让我为难。”

“呦,这么大的架势,刚才怎么不对那天上的仙官使啊?你不做小伏地,摆出这番架子,没准他会怕的。”

“别说这些没用的,橙鸭大人到底所为何事?你若不说,我定会参上你一本。”

延伸阅读

永新加盟  http://www.intornesa.com/nrwf.shtml
永新担架位于各地文明卫生城市——张家港市乐余工业开发区。地处长江下游。北与南通隔江相

九阳豆浆机加盟  http://www.intornesa.com/smm5.shtml
九阳豆浆机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九阳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阳或公司),前身为山东九阳小

韩仁贸易加盟  http://www.intornesa.com/agok.shtml
韩仁贸易是凯狮啤酒在中国大陆的指定进口/经销商。凯狮啤酒在韩国的原厂生产,品质管理,

吉哆啦日本料理加盟  http://www.intornesa.com/br3h.shtml
吉哆啦日本料理加盟详情吉哆啦日本料理-隶属轻松饮公司旗下品牌之一。是由一位终生弘扬健

冠龙加盟  http://www.intornesa.com/a8y4.shtml
暂无

文伦教育加盟  http://www.intornesa.com/4mv.shtml
文伦教育致力于教育行业的发展,它推出家庭教育新模式,同哟演练和互动相结合的形式,提升

华鸿达加盟  http://www.intornesa.com/pwyf.shtml
华鸿达懒人用品遍及国内各级塑胶制品市场,并远销欧美,中东,东南亚等国内外市场,赢得国

福昌加盟  http://www.intornesa.com/gr3e.shtml
福昌洗涤用品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

淼淼净水器加盟  http://www.intornesa.com/6vv8.shtml
淼淼净水器是宁波淼淼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是中国具有现代化、规模化生产净水机的企

小尾羊加盟  http://www.intornesa.com/6zid.shtml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隆,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一首敕勒歌,唱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之第一章

    第1章“真搞不懂这女人怎么火的啊?为什么网上都是她的网剧,说真的,剧超级难看!可别拍了求你离开演艺圈吧!”像是一场噩梦在失声中惊醒。2019年,虞今夏重生了,重生到了三年前。三年前,也是出道三年,她拍了很多网剧,微博粉丝已经达到了800万,可圈内依旧把她当二线,原因是她还差一个奖项。水晶电视节即将来

  • 劳资怀了死对头的种第6章在线阅读

    两人坐进车内,孙艺珍打量了好几眼孙艺文,调侃道:“在美国混得不错呀,看来当作家赚了不少钱,这种好车都开的起了。”“阿尼呦,这是问朋友借的,来接你当然要帅气一点,不给你丢人才行。”孙艺文淡定的发动汽车,开向出口。“说吧,你怎么认识李PD的?”“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还用问我吗。”“我说我怎么会被内定了,

  • (网王)我是你的命中注定在线阅读第五章

    一个月,足足花了一个月时间,总算是弄清楚,如何开启神之力量。第一次开启,险些没把他给搞死,一秒,仅一秒钟,就因无法承受强大力量,身体被这股力量撕裂,最终付出半条命后果结束。研究后发现问题所在,黄皓指着老天,骂了一个小时,才算是泄了口恶气。原因很简单,他并未继承天选者体质,以凡躯之身,当然无法承受这股

  • 娇宠长公主(重生)之第五章

    满月宴席定在苏家产业下的君悦酒店二层,大厅布置的温馨而可爱。苏窈和嫂子在一旁的角落里和小宝宝玩耍,苏母拉着多年未见的老同学梁雅琴热情的聊着天。梁雅琴和老公纪司明与苏海昌夫妇都是老校友,虽然十几年前纪家去了国外生活,但是两家一直联系着,前段时候纪家决定回国发展。苏母一直没有瞧见苏窈的身影,心想这丫头估

  • 风起时想你之好运X相撞

    彼得·帕克,又出名了。是的,没错。继成为了纽约市民的好邻居、家喻户晓的亲民蜘蛛侠之后,小彼得又一次在校圈内出名了。然而这一回,却是意想不到的恶名。“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面对纷纷指责的目光中,彼得弱下语气诚恳地一次次道歉。彼得在来校的路上遇到了一点出手相助的小意外,因为时间耽误了些所以为了怕迟

  • 椒房独宠在线阅读第八节

    “安然,你疯了!”安欣吓到了,愤然推开安然,关切的看向宁钧皓。鲜红的指痕很快浮现,安欣伸手去摸被宁钧皓拒绝。“安欣,你先回去。”“钧皓,我……”“滚!”宁钧皓虽然表面接受了安欣,可骨子里对她并没半点感情。安欣心知肚明,也不敢在这节骨眼惹怒他。想了想,还是不情愿地离开了。临走前,她看了一眼安然,狠狠地

  • 专属时光专属的你师姐的情书

    “师弟,今晚子时,初见小树林处,不见不散。”陈平望着手中小巧精致的信笺愣愣出神。信笺上的字迹娟秀优美,足见写字之人心灵手巧。淡粉色的信笺带着淡淡的幽香,让人不觉迷醉。“这是情书?还是?”就在刚才,陈平在回自家住处的路上,和师姐白清霜擦肩而过。香风飘过,陈平手中就多了一张精美的信笺纸,纸上还带着女子的

  • 异能歌手在线阅读第8节

    纪屿看着这连绵不绝,丝毫不肯停下的暴雨,心里慌的厉害,他站起来看着窗外,忽的地面晃动起来,桌面上水杯里的满着的水随着晃动溢了出来。纪屿矮身蹲在墙角,感觉自己的心脏猛烈的跳着,不是地震带来的心悸,而是另一种内心深处的不安。晃动停止了,纪屿站了起来。办公室里的电视播报着新闻,新闻播报员官方的播报着:今日

  • 爱欧尼亚之歌之车祸(1)

    “快,快,快”狭窄的过道除了医护人员催促的声音还有车轱辘与急促的脚步声夹杂与其中。当车进入手术室后“院长,到底是谁受伤了,要召集医院所有专家,”说话的是天蓝医院院长的侄子王德。因为院长照顾的关系进入天蓝医院,刚来天蓝医院几个月还在实习期。此时接近半夜,正在床上跟老婆互相搂着进行着暖被窝的舒服日子;却

  • 睡在你眼睛的沙漠里在线阅读第三章

    见到自家大哥嫂子出去了,燕儿的小眼珠转了转,朝着白玉京走了过来,然后坐在了他身边“这位大哥哥,你看如今外边这么危险,要不你出一份力吧,解决了这些毛贼怎么样?”白玉京睁开眼,看着她“这应该是燕儿姑娘你的任务吧,和我没有关系,我为什么要出手,毕竟这些人也只是要姑娘手中的东西而已,只要得到东西,他们便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