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喂,你的人设崩了[传闻中的陈芊芊]在线阅读第7章

作者:小鸠ssr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七章

《连环案中案》几乎可以说是网综里的收视王者。

何栖迟秉持着谨小慎微的心态,进了组才知道,《案中案》编导团队非常随和,插科打诨你来我往,贫得不得了。

但是一到关键时候,全都是认真做事的。

果然,谁带出来的团队就像谁的作风。

正常综艺都是有剧本的,《案中案》也有,但是何栖迟没有想到的是,所谓剧本也就只有她一个人的剧情线和关键性台词,她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自己的故事,却不知道其他任何人的线索。

工作人员把何栖迟带进空间,然后就出去了,只有摄影师跟随,再没有任何提示。

“各位玩家你们好,欢迎来到《连环案中案》第五季。”明漫的声音通过广播传来:“现在,请各位记住你们的角色和剧情,在第一案中,分别有双胞胎姐姐,妹妹,男篮队长,死者谢江的哥哥,心理医生五个角色,其中一个角色就是杀死谢江的凶手K,还有一个特殊身份A。”

“请各位玩家通过与其他玩家的交流,合作和在空间里搜寻线索等方式,将人物与角色一一对应,并查出K。**设置两轮投票机制,一轮投票结束后,若特殊身份A被投票出局,那么K在第二轮**开始时,A将无条件帮助K,如果没有票选出A反而选出平民,则A与平民无异,**继续进行。”

“现场设有积分机制,积分物品分别在空间的各个角落,积分可以累积,对应积分可以换取对应线索。”

“下面,就请各位玩家进入空间,《连环案中案》第五季第一案,黑暗底层的少年,现在,我宣布——”

声音停顿了一下:“**开始。”

“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分头行动,时间有限,尽可能找到最多的线索。”说话的人名叫晏扬,是一名歌手,也是明导御用MC,人长得好,情商也高,风趣幽默,综艺感很强。

何栖迟大致看了一下,现场一共六个空间,五位玩家和死者谢江的房间,谢江的死亡现场是大学心理咨询室。

——也就是她自己的空间。

是的,何栖迟扮演的角色是心理医生,npc就死在她的诊室。

从何栖迟的角度,她知道谢江是L大的学生,成绩不算好,家境优渥,是地地道道的富二代。

《案中案》的投资向来抢手,出手阔绰,置景和道具都极其逼真。

幸好何栖迟是个胆子大的,不然定会被这样凄惨的死状吓到。

——他是被剜心而死。

整个心口的位置空出一个大洞,汩汩的鲜血淌了一地,脸也被毁了容,面目全非。

“深仇大恨,不然不会下这样的手。”

声音猝不及防响起,何栖迟心“咯噔”一下。

但是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她歪了歪头,继续检查现场:“是啊,剜心蚀骨。”

林泽宴长身玉立站在她的身后,眼中无波无澜非常平静。

五个角色,虽然不知道每个人的角色,但是性别是区分开的。

她既然是心理医生,那么聂月和黎曼,一个是姐姐一个是妹妹。

林泽宴要么是男篮队长要么是死者哥哥。

“你也要检查现场么?”何栖迟探究的仰起头。

“栖迟,别有那么大戒心。”林泽宴笑着走进心理诊室,随手翻阅起桌上的资料。

心事被戳破,何栖迟的脸微微有些热。

她一直在心里告诫自己,千万不要相信林泽宴。

早在之前的酒吧**里就见识过他玩.弄人心的把戏。

这次不管他说什么,都不能信。

地上一个细碎的东西落入何栖迟的视线,她捡起来看了一眼;“小玻璃瓶,里面有细微的粉末,毒么?”

“现场有打斗的痕迹,凶器应该被凶手带走了,这样的伤口——应该是利刃吧。”

林泽宴看着桌子上的资料:“谢江一直都在吃药——而且一直在这里看病。”

“看!这是什么?”何栖迟从谢江兜里拿出手机,里面有一条发过来的微信,来自男篮队长,约他上午十点在操场见面。

“上午十点,谢江的死亡时间的十点三十。”

“但是我们现在不知道谁是男篮队长。”何栖迟抬起头:“会是你么?”

林泽宴:“会。”

他停顿了一下:“也有可能是晏扬。”

林泽宴今天穿着黑色衬衫,西裤,虽然跟他平时的装扮相差无几,但这并不是他自己的衣服。

他们的衣服都是剧组准备的,这应该也是一种线索。

“我去看看其他人的房间。”

“栖迟,”林泽宴说:“我希望你能相信我。”

何栖迟靠着门框:“怎么相信?”

“我们可以交换线索,”林泽宴说:“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所有我找到的积分都可以给你,所有线索和分析,我们共享。”

林泽宴俯下身,平视何栖迟:“你觉得如何?”

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是凶手K在寻找A么?

可是何栖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A。

想了一瞬,戒备问道:“那我需要怎么样表示我的诚意?”

“不需要,”林泽宴轻笑一声,声音极低:“我无条件相信你。”

-

何栖迟从死亡现场走出来,迎面看到聂月。

何栖迟以前就认识聂月——**圈知名花瓶选手,凭借一张脸斩获无数上等资源,并且夺得年度最佳女演员奖,传闻聂月出自晏氏,真正又有钱又有颜的小姐姐,任性到不像话。

真的是女生们艳羡的对象。

“哟,检查完现场了?有什么发现么?”聂月眼睛狭长,眼尾微微上挑,眼下一颗泪痣,本就是魅惑美艳的长相,今天穿了一身黑色长裙。

很典雅的风格,偏偏被她演绎得妖冶夺目,美得跟妖精似的。

她挑了挑眉,“查到什么线索没啊?”

何栖迟:“你从哪边来的?”

聂月顺利被她带跑偏:“从双胞胎姐姐那里来啊,跟晏扬一起——哎?晏扬呢?”

何栖迟:“不知道,我先去找线索了。”

何栖迟选择了双胞胎妹妹的房间。

妹妹的房间主色调是黑白灰,阴暗又潮湿,书架里摆满了悬疑侦探类小说,床头正对的墙壁上,挂着非常恐怖的画作,怀里抱着死去婴孩的母亲,没有了眼睛的骑士,要么就是大雨滂沱下凄凉的背影。

“为什么……这么恐怖。”

在这样的空间里待一会儿就已经觉得后背发凉,难以想象妹妹每天躺在这张床上,睡前最后一眼和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都是这些恐怖的画。

何栖迟细心的发现,墙上的画作下面有没有印记,空着的钩子也有很多。

也就是说——

这些恐怖的画是经常换的。

这一批看腻了,就会换下一批。

“妹妹在吃药。”林泽宴拿起枕头下的透明瓶子。

“和现场的瓶子一样!”何栖迟拿过来仔细查看一遍:“里面也有奇怪的粉末,可是这粉末是什么呢?”

“是胶囊制剂,但是也不能排除被人动过手脚。”林泽宴长身玉立,仰头看着墙上的画。

妹妹的房间以黑色为主,色调不甚明朗,何栖迟猛地转过头,林泽宴逆着光,只有一个黑色的高大剪影。

那一刻,何栖迟觉得无比熟悉。

记忆中似乎也有一个这样的人,长身玉立站在画下,微微仰着头,鼻尖,下颌,喉结连成一条极美的线条。

“栖迟,过来。”

何栖迟愣了一下;“哦,好。”

顺着林泽宴手指的方向,画的角落里,隐约有一串数字。

何栖迟眯着眼睛看了半晌:“112119,1219,10921,2325——是什么意思?”

林泽宴:“不知道,再看看。”

何栖迟蹲在角落:“妹妹这么喜欢推理,会和这些书有关么?”

“全都是约翰卡尔的。”

“这个人……”

林泽宴沉声道:“密室之王。”

何栖迟:“心理诊室并不是密室,妹妹看密室推理小说应该和凶杀案无关,而是指向她的身份?”

林泽宴:“还是说——”

何栖迟反应很快:“她呆的这个房间,就好像,”何栖迟清了清嗓子:“就好像一个密室??”

“真聪明啊。”

他的声音很低沉,粗粝的颗粒感尤为明显,像是在念电影里的某句对白。

“所以是——”

何栖迟还没有说出答案,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林泽宴方才那句直白的夸赞。

思维忽然空白了半拍,后面的话卡住了没说出来。

“嗯?”林泽宴尾音微微扬起。

何栖迟眨巴眨巴眼睛,只能说实话:“我忘记我要说什么了……”

林泽宴唇边的笑意荡漾开来,何栖迟低下头,极力掩饰自己的窘迫。

“我、我在想,死者的死状那么恐怖,会不会和妹妹的黑暗有关,正常人杀死一个人,用剜心这种方式的,要么是深仇大恨,要么也有可能是个变态。”

妹妹的房间找得差不多了,何栖迟准备去姐姐的房间。

在门口碰上刚从房间里出来的黎曼。

黎曼生得很白净,小脸圆圆的,看上去软萌可爱。

姐姐的房间和妹妹的房间简直是两个极端。

妹妹的房间极尽黑暗,而姐姐的却是充满阳光。

干燥柔软的被褥,摆放整齐的书桌,水彩笔,胶带,各种漂亮的小粘贴,阳光从窗外投洒进来,温暖又舒服。

“这也太……”

明明是双胞胎姐妹,相差也太大了。

何栖迟在桌子上找到一个日记本。

“七月八号,七月七号,七月……哎?七月六号往前的全都撕掉了。”

林泽宴:“有铅笔么?”

何栖迟立马明白过来。

用铅笔涂出来的那些字是:七月六号,大雨,妹妹很晚才回来,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什么也不肯说,只是一直在哭。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觉得一定是很不好的事情。

七月六号之后的内容,几乎就全都是妹妹一点点的变化。

开始喜欢黑色系的衣服,喜欢悬疑恐怖的电影和书籍,开始买各种各样暗黑画作。

“七月六号。”何栖迟皱了皱眉:“妹妹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管发生了什么。应该都与谢江有关。

林泽宴:“七月六号的日记撕掉了。”

“是啊!”何栖迟说:“日记是谁撕掉的呢?不想被我们看到,为什么不想呢?”

何栖迟仔细看了看铅笔涂出的部分。

“不对,这些字迹不清晰,前面,前面应该还有其他页码!”

林泽宴看着她浅浅的笑。

漏进来的阳光刚好落进她的眼睛里,站在光影里的女孩看上去那样温柔。

何栖迟并没有注意到林泽宴痴缠在她身上的目光:“这有一个密码箱!四位数字密码——会是什么呢?”

何栖迟在房间里翻翻找找:“四位数字,如果是我的话,会设什么密码呢?”

林泽宴回过头。

何栖迟:“生日。”

“刚刚的日记本呢?”何栖迟往后翻了几页,果然在后面的某一天,就连水彩笔的颜色都变了。

“八月一号。”

何栖迟试了一下0801。

“咔哒——”一声,锁开了。

箱子里的东西撞进何栖迟眼底,她微微瞪大眼睛,“这、这是……”

一根一根的黑色锁链,上面还沾着血,冷冰冰的躺在箱子里。

-

从姐姐的房间出去,何栖迟始终若有所思。

到了男篮队长房间前,“等等林先生。”

“我想——到了这我们就分头行动吧。”

她不敢确定他的身份,到了男生的空间,她就不太想跟他共享线索。

这种做法非常不地道,但是——

何栖迟是真的没有胆量跟林泽宴玩心眼儿。

“有别的想法了是不是?”林泽宴俯下身,平视何栖迟,“原本心里确定了某些事情,但是看完姐姐的房间之后又把自己全盘否定。”

“嗯?”

林泽宴停顿了一下——

“小医生?”

何栖迟猛地抬起眼睛。

怎么回事?

他怎么会知道,她什么破绽都没有露出来。

延伸阅读

云天化加盟  http://www.am-markttor.com/g5pn.shtml
云天化测土配方肥主营云天化品牌肥料、智能配肥设备、农技服务,利用出众科学技术、准确服

欧雨洗衣加盟  http://www.am-markttor.com/6wwq.shtml
欧雨洗衣是上海欧雨洗涤设备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上海欧雨洗涤设备有限公司(原上海洪庙工

MERCURY加盟  http://www.am-markttor.com/n5ss.shtml
MERCURY手机保护套是手机保护套、数据线、贴膜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

石岩欣童心加盟  http://www.am-markttor.com/xj75.shtml
石岩欣童心毛绒公仔总部是毛绒玩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熊津化妆品加盟  http://www.am-markttor.com/scnn.shtml
熊津豪威正在成长为名副其实的全球化企业。1989年5月2日,熊津豪威正式成立,致力于

佳鹏加盟  http://www.am-markttor.com/yt43.shtml
佳鹏床上用品总部是棉被、蚕丝被、羊毛被、羽丝绒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

冰语家居饰品加盟  http://www.am-markttor.com/6mnz.shtml
一个Danmark(丹麦)的经典传说……一种MediterraneanSea(地中海

百年商帮加盟  http://www.am-markttor.com/g22d.shtml
暂无

中洲测试仪加盟  http://www.am-markttor.com/y3qc.shtml
中洲测试仪的研发与西安交通大学、西安高压电器研究所、西北电力试验研究院建立了密切的协

宝忠加盟  http://www.am-markttor.com/ai2h.shtml
宝忠琥珀,成立于2014年,坐落于江苏东海城区。依赖于得天独厚的水晶市场,公司在本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HP今天的霍格沃茨也很丧病之那件事,我补偿你(5)

    俞静雅的每次,让叶北城想起了第一次,他英俊的脸庞稍稍有些尴尬,毕竟那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对不起……”他诚恳的道歉。伫立在一旁的尹沫早已经急不可耐,因为叶北城的一句对不起,俞静雅沉默了,于是她有了插话的机会。“能不能麻烦二位告诉我,你们是不是认识?”“沐沐,扶我起来。”俞静雅转移了话题,她肯定会告诉

  • 超神学院之终极恐惧第二章在线阅读

    狼尸倒在雪地上,伤口流出的血迅速凝固,结成一片暗红色的冰晶,从上空俯瞰,仿佛红焰飞溅而出。雪地车的引擎声由远及近,碎雪飞溅,在风中扬起大片雪雾。距离狼尸不到五米,引擎声戛然而止,缠绕铁链的车轮陷入深雪,停止转动。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壮汉从车上一跃而下,寒冷的天气中,头顶竟然冒出一缕缕热气,身上的皮衣敞

  • 归雁入胡天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九章等他皇兄赐食了,他就老老实实的在自己的位置上吃,不是他不想跑去别处,而是,别人的饭,可能还不如他的呢。去年的时候,赵爵就跑去别处,他总觉得那些大臣指不定吃的比他好,所以他得去瞧瞧。结果一看,居然还有冷的,他才知道,原来不止他被那些势利眼看人下碟,这些大臣也差不多,还不能说,啧啧,太惨了。今年的

  • 洪荒:我和天道有个有个约定第4章在线阅读

    “难道是神仙保佑了?”他跳了几下,那充沛的活力让他心情有些愉悦,完全将被噩梦萦绕的郁闷感冲散了。习惯性地摸了摸胸口的玉坠,可下一秒,他却勃然失色。“我玉坠呢???”凌萧拉开领口,玉坠早已不见了踪迹,只留下黑色的挂线。凌萧扯出黑线,看着绑住玉坠的地方失了神。哪去了?他连忙转身回到床上扒着寻找。几分钟后

  • 怪哉奇闻录之闺蜜情危机—都是因为你(10)

    天一亮,蓝豆豆就跑到程灵歌家,她说过今天要送她去机场的,这家伙不会到现在还在赖床吧。“程灵歌,程灵歌,赶快起床了。”蓝豆豆边按门铃边敲门大喊着,感觉要坐飞机的是她。………半天都没有人,然后手机也关机,还好有程伯父的电话,程伯父说,程灵歌昨天打电话,把时间改到了凌晨七点,现在估计已经在飞机上了。不过,

  • 幻想异闻录之武侠在线阅读第四章

    长沙,湘江女中。“校长,这件事可不能这么算了!我们学校什么时候出过这样的学生?欺凌同学,还以下犯上殴打师长。这样的姑娘,我一辈子都没见到过。恕我李某人惜命,教不起她,让她爹娘自个儿领回去管教吧!”国文先生李平川脸颊还带着淤伤,右手打了石膏,说到激动处,额上青筋迸出,指天骂地,恨不得拆了这间校长办公室

  • 在超神学院当神的日子之一群杂碎(新书求支持)(4)

    他未来注定要堆大量的防御,到时候敌人的伤害扣除防御力计算后,落在身上的数值估计就非常小了。而这个受伤回血,是以敌人打出的攻击来判断的。比如,林羽的敌人打出了1000点伤害,扣除防御力等效果后,落在林羽身上只造成了10点伤害。而倔强这个技能的受伤回血,是根据敌人打出的攻击值来判断的,也就是原始的100

  • 带爸留学:最强留学生之圣旨滚蛋

    花道雪瘫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脸红脖子粗地问:“你说什么煜王。”“就是小姐刚一直夸着的美男啊。”知秋也奇怪,不是说煜王丑得掉渣吗。花道雪瞬间从地上跳了起来:“你说什么?刚刚那人是煜王?”“是呀,小姐,就是煜王没错。”“这府里有几个煜王?”“当然就一个呀。”知秋觉得自己小姐的傻劲越来越严重了,问这么

  • 剑问青天在线阅读第二节

    —02—相水镇已有500多年历史,巷子里的房屋好比建筑博物馆。城市化浪潮席卷麻石路,用金钱谱写“光辉岁月”。今天,祝建平约了建筑规划设计院的几个设计师,在项目现场研究设计思路。他们开了两台车过来,只能将车停在街口,一行7人在巷子里步行。地上是年代久远的麻石路,有些石块上面刻了文字或符号,形态千奇百怪

  • 推翻乱世的大学第3章在线阅读

    昨晚上一夜受凉,天一亮,宁澜便觉得头重脚轻浑身无力。怕把病气过给邵心,宁澜连忙着人去告了假,打算好好养一天病。趁着这空挡,宁澜决定去太医院那里去看看崔姑姑。宁澜十二岁入宫,初来那几年,举步维艰,若不是崔姑姑,怕是早已经死在这宫中了。母亲只知道入宫十年便可销了奴籍,又怎么知道,进了这宫墙,要想出去,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