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数字们在现代在线阅读第5章

作者:蜜袋鼯飞飞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四章 奴隶血脉

簿灰明紧紧握着手上的纸页证,他有些拘束的坐在椅子上。他强忍着泪珠在眼眶中流转,注视着对面办公台后的钢铁人官员。

好似审问罪犯一般,阔大的宛如薄纱落地窗帘却依然未遮住全貌的灰沉天空。天空深黄却格外暗色的低明,来自深渊的冰冷灰线与阴沉却没有云遮的深渊一样。微缕几丝雪花轻飘,湿冷的潮湿凉气却无形的充斥这并不温暖的屋子。

钢铁人官员道:本社区的灰明先生,你要考虑到。 你的寿命只有约100年,而我们北域的正常人,人均寿命都是千年的。即使我们让你成为了一名圣殿的合法公民,你在这100年里能做到些什么,你的寿命不过是此时漫长岁月的一小段雪景。生命虽然珍贵,但是每一次下雪之后我们要花多少代价去清理这些污雪脏灰。

簿灰明努力控制已经放飞的思想,却死死压制,然而还漏了出来一些道:我也不想这样低廉的寿命,我的能力很强的,与圣殿学院第二名战斗了很久的。。。对对,都是黑暗教团搞的,我不想这样。是他们,我是受害着。我有一颗想要向上的心。

钢铁人道:我看了你的圣殿学院档案证明。你不务正业研究不符合圣殿学院规定的知识,并且是已经淘汰掉三千年的蒸汽锻造知识,是我们圣殿不需要的知识。你的其它能力,千年寿命的人可以顶替,一抓一大把。你已不符合圣殿正常合法公民的能力,而黑暗教团与我们现在的谈话没有关系。请你考虑考虑吧,在暖棚区。圣殿集团大发慈悲为你们建设的环境。

我是受害者,是圣殿制度下的受害者。:簿灰明道

是的,黑暗冰冷的钢铁人威严却毫无生机道:,暖棚是为你们搭建的,希望你在你手中暖棚证的有限时间内给我一个答复,我们会帮助你安排 暖棚位置。 然则来自簿灰明耳边的黑暗,声音越来越大

— — — —场台

章卿手持遍布火浪的巨斧,轻轻抵着簿灰明全力的大枪。 高傲却充满黑暗的瞳孔里倒映着簿灰明,道:珍惜你低微寿命,还有,好好想想你那与你一样脆弱的家人。

簿灰明依然是躺在场台地上,章卿却单膝跪地为已经无法动的他扣着新换好校服的扣子。瞳孔中却是温热的黑浪流淌,嘴中念叨着 走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你。

冰凉的铁杆大枪入手,荆婵的身影宛若蝴蝶的轻盈,在黑暗之中飞舞着。。簿灰明背着包,扛着冰凉大枪 出了社区行政中心。背后是一扇仿古的大门,修饰的花纹却给人一种温暖的深沉感觉。

天空中下着微微的雨汽,远方的大门立着暖棚区的牌坊。钢铁人们并列两排,似乎是看守着,似乎是迎接着 簿灰明的归途。

闸门缓缓的打开了,举着薄薄透明雨伞的少女憔悴却冻红的身影张望着。穿着薄薄却有些灰污的大人衬衣衫,露着洁白被雨水打湿的双腿,踩着刺绣着柳树叶子的古风布鞋。在那里沉寞双眸的淋着雨,簿灰明远远的望到。从衣袄中拿起了那一支发簪,他微微的一叹气一叹气。

少女一跳一跳活跃在碧水映天际的空明镜面上,扬起淡缕线波纹。好像丸子的发缕中插着那一支素雅的发簪。她轻快拉着簿灰明带着白线手套的手,朴实衣袄在布匹拼接出漏出着些许的白棉花。两人在寂静的柏油马路上走着,碧绿凝结冰晶的行道树不时的滴着水。

暖雾腾腾,也许是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卖玉米的,卖蒸馍的,卖枣糕的纷纷出摊,少女吃着糖葫芦,拉着簿灰明的手在人群中逛着。满目商品,电饭锅里热腾腾蒸着豆奶,红枣牛奶,茶叶蛋。行走中在少女的倾听与不时询问下,簿灰明模棱两可的讲述着在外面的经历。望着少女对外界期望并不是很大的眼神,簿灰明神态放心了很多,少女却吐露着爷爷与大人们都说外面很可怕 并道 连圣殿官员们也这样说。。簿灰明且并无在意。

两人边走行时而玩,天甚夜半,最后的明光早已消逝,行至公园近。

老者拱背站立,面色好像刚刚结束一场战争一般。热腾腾的蒸汽渐渐由浓烈转微弱,烤红薯的旗子在三轮车边上立着。少女高兴的走了过去,老者感叹着近年来的勤苦劳累,簿灰明言语给予鼓励,与帮着收摊。在一个一处红绿灯交叉口,与他们挥手表示再见。 微微缕雾润湿了簿灰明的双眼,她们却早已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簿灰明回家进门,见到其母亲失去了一部分器官用着印有圣殿医疗印记的维持生命机器添补着身体残缺的模块。女子沧桑褶皱的脸上却是慈怀的笑容迎子回家的喜悦,愣了一会儿嘴中道:圣殿的人来收器官了,会给予我们更好的生活用品的。

簿灰明道:都是些什么,一边阳台捧 着圣殿教育学 带着眼镜一分学者书生气的中年其父 赶忙过来道: 并一只大手柔和的搭在簿灰明的肩膀上 不要着急,是为你买了一些血脉补品,武器锻造器,帮你在圣殿更新的阶层上取得好的成绩 。而且她也上年龄了,需要器械来取代器官延长寿命。 我们也按你说的,没有买些油画,玻璃珠,花花毯子还是买了一些。毕竟面子上嘛,我们都在这里生活 ,这些东西在这里是一种潮流,我们不买 在街坊邻里之间 不好生活啊。

簿灰明对其父道:我决定,那个锻造器我去把它卖了 为我们用在些好的生活上吧。其父亲推了推眼镜道:你来决定,但我自作主张帮你延长了在暖棚外的生活期限,去抒写你的乐谱吧。 簿灰明面色有些努力的坚定起来 道:嗯 随后又看了看其父手中发旧的黄纸书,其父随后道:最近书市上挖出来的。 优秀乡村教师陈建安抒写的,老文化还是深受我喜爱的,尤其是那一句。“抒写你生命轨迹的旋律吧”,我深受吸引的 儿子。

浓稠烧肉芳香,其母端着饭从窄小的厨房里出来。温暖的灯火下,簿灰明一家开始了久违的团聚。深夜,他躺在了大床上入睡,望着美好的月色。墙上贴着部分报纸裁剪,与记号笔的线,注释。那是他曾经调查黑暗教团的痕迹。

因过于劳累,簿灰明在睡了四天后才苏醒 ,日常穿衣。其母在阳台从洗衣机里取出刚刚洗好的衣袄,簿灰明向往常一样上街买菜,走向了那个他最熟悉的红砖楼。楼下的烧红薯车却已经老旧的好几天没有用过。簿灰明上楼,敲门。

酿久的时间过去了,邻居不耐厌烦的推门说。 那户人家啊,儿子欠债好多了。她爷爷在我们劝说下他孙女自愿跟着圣殿收器官的人走了,我们一栋楼欠我们的债务也偿还干净了,随后邻居在簿灰明的道谢下关门。

街边的圣殿诊所门口的大屏电视机上报道着,昨日深夜一名老者因为遭人深夜袭击丧命,钱物全部被洗劫而空。簿灰明久久的触摸着电视机的玻璃墙,他的另一只手提着还是新鲜的蔬菜。他看了看那个手,曾经被少女牵过的手,为少女带上发簪的手。当时在雪洞里看着它,在寒江野原 拔下来别的阵亡人身上衣服时额外护着的它。

那个雪夜下。

叮叮当当,簿灰明手握大枪,轰鸣的冲击将席理雅速射子弹击飞。席理雅奋起迅猛攻击道:不要穿我们艰苦战士的服装,你那是在侮辱他们。

交错格挡席理雅的短刀,簿灰明道:你这是在侮辱我的谋生的节俭。不管你是谁,我不会让你逃掉的,你是我的悬赏奖金来源。

两人艰难的浑身受伤,并向对方攻击。刀与铁枪声。

席理雅道:我们是为了超越圣殿的理想,反对钢铁人的统治。追求以人为本的和谐世界,我们代代走来的理想你无可阻止。

又是刀与铁枪碰撞声

簿灰明道:我会阻止你们来破坏我的家乡,我就在寒江城。今日阻止你,杜绝后患。

小刀再一次撞击大枪,蹦出火星。

席理雅微微一笑,紫发缕缕飘摇,我们在圣殿历十二月十日行动。我看你也是我们目标的学校学生,这次好心告诉你,虽然你和资料上第二名实力相近但你还是差远了。 那些圣殿的天榜名单未来前途,被我来掐断,感受绝望吧。

簿灰明用尽全力大枪冲向对方,席理雅拉起一颗手榴弹。簿灰明闪避,用衣袄掩护后退,却谁知烟雾滚滚而昏昏睡去。

。。。悠悠谈说声音,来自诊所走廊内的闲谈。也正因为他们血脉的低下,一个器官的成熟需要十几年,而不是长生种的千年。女声结束。 男声叙说道:用廉价机械器官代替,真是钢铁人领导的好方法,解决了很多长生种的先天不足。。我们的未来中坚力量能拯救更多了。。。。。

似乎。。少女的快乐容颜闪过,荆婵对他的温暖面色。簿灰明望向远方道路尽头,暖棚外。内心酿久惆怅低语….

—— 奴隶以被束缚圈养为荣,同属宗祖,血脉分为三六九等,北域的绵雪,却忘记了祖先认为不过是漫长岁月中的一小段雪景,如今却是奴隶不敢逾越的地狱与死亡的象征。。。。

夜灯时,簿灰明拿着尺子在自己细心呵护的本子上标注画改,有的是钢枪设计图,有的设计着设计着画出了优美的风景素描,他在陶醉着,那一份属于他的快乐。

次日晨,簿灰明整洁的衣着与行李,扛着依然是那杆大枪。通往外界的闸门,在钢铁人的拱卫下 缓缓打开。

延伸阅读

金鲁丽加盟  http://www.hospitalqa.com/n44j.shtml
金鲁丽装饰板材隶属企业集团——鲁丽集团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01年4月,位于山东省

汇保商贸加盟  http://www.hospitalqa.com/sxn4.shtml
汇保商贸有限公司是一家以车险中介业务运营及拓展为主要业务的综合型商贸公司,公司总部位

碟依斓布艺加盟  http://www.hospitalqa.com/u4oh.shtml
蝶依斓怎么加盟,蝶依斓加盟费及条件详解。蝶依斓家居布艺品牌诞生1994年,旗下拥有湖

一心堂加盟  http://www.hospitalqa.com/gzjk.shtml
暂无

兴润加盟  http://www.hospitalqa.com/xnsr.shtml
兴润糖果拥有杏仁、花生、芝麻、咖啡等四种主营系列产品,并申请通过了糖果QS生产许可证

MASSIMOREBECCHI加盟  http://www.hospitalqa.com/pmm8.shtml
MASSIMOREBECCHI女装成立于2002年,为BestHonourCorpo

康博皇朝加盟  http://www.hospitalqa.com/anoi.shtml
暂无

金聪倍保健品加盟  http://www.hospitalqa.com/grrn.shtml
金聪倍保健品是一家从事医药保健品、生物制品研发、生产、销售的现代化科技型品牌,金聪倍

法典乐健康体验馆加盟  http://www.hospitalqa.com/bco2.shtml
法典乐健康体验馆以台湾总部为中心,全面发展华人市场,目前大陆已设有厦门分公司——厦门

韵彩家居饰品加盟  http://www.hospitalqa.com/bi8a.shtml
韵彩家居饰品加盟详情天津敦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主要是以生产、销售工艺画为主,是一家专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守护星之第四章(4)

    太一轻轻抚摸了下阿鲤头上的小花,比起一个月前,花瓣舒展开了几分,也许再过不久就能完全绽开。阿鲤被摸的有些痒痒,想笑,嘴巴刚张开就吐出了好几个泡泡。“等你头上的花开了,就能变**了。”太一收回手,淡淡道。咦,我头上居然长了朵花?阿鲤的注意力完全被转移到花上面去了,她扭了扭身体,拼命地仰头想要看看那朵花

  • 洪荒:我是一个蒲团在线阅读第六节

    周一早上,闹钟准时响了,宛皊懵圈的按掉床上的闹钟,又抓了抓自己一头蓬松的长发,上班,上班。她跑到卫生间洗脸刷牙,薄荷味的唾沫泡子弥漫口腔的时候,她刷牙的动作忽然停下来,似乎……已经不用上班了啊。动作渐渐慢下来,宛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小脸冷白,杏眼微肿,她吐出嘴里的泡沫,用冷水拍了拍脸。嗯,可以接着睡

  • 网游三国:举世无双争执

    云晞低头,见到一张巴掌大瘦削白皙的小脸。一个瘦瘦弱弱的小孩子,也是皇子装扮,身上衣服却灰扑扑的有些脏了,手里牵着他的衣角,正局促不安地望着他。这双眼睛……云晞心里紧了紧,再次蹲下,笑着揽住那孩子肩膀道:“六殿下怎么也在?”说完他蓦地想起对方听不见,正愁有何法子能与穆承泽交流,猛地一抬头,发现春喜就站

  • 庆余年:高奢之恋之真凶出现(6)

    晚间七点,依约有一辆76号的车来到福熙路三号,黎曼和莫桑两人各自打扮了一番,黎曼换了一身深蓝色的旗袍,秀发齐肩,两层波浪纹,将墨镜仔细用手帕擦拭一遍,缓缓戴上。“先生,车到了!”莫桑依旧平日装束,一身黑色西装,只是将报童帽换成礼帽,听到门外的汽车声,在黎曼身旁轻声说道。“走吧!”两人坐上车,这时候路

  • 小雕宝宝那个传说中的omega

    早上,7:00AM“骁鑫,唐沐,起床了。”罗文钊看着睡成猪的两人,有些无奈。“嗯,再睡五分钟。”唐沐翻了个身,用被子盖住头。而朱骁鑫是根本醒都没醒。今天早上的集合时间是八点,举行新生致辞。昨晚挑战赛结束后,一群人都在兴奋地讨论宋荀的事。不过除了朱骁鑫和唐沐两人熬夜外,其他人都早早睡下。唐沐和朱骁鑫担

  • 玄幻之龙肆诸天在线阅读第十章

    一个星期六的黄昏,凉风习习,我正准备拿着书一如既往地去上晚自习,还没走到寝室门口,就收到一条短信:可以陪我走走吗?我在校门口等你。我心里“咯噔”一下,是他发的,简直不敢相信,他是不是发错了?一时惊喜一时疑惑,有那么一瞬间想回条短信问他是不是发错了,可手中却鬼使神差地将手机塞进兜里,轻轻地放下手中的书

  • 『家教』给云雀打电话在线阅读穿越前奏

    我叫毕长生,是一个穷屌丝。这不现在已经把家中存粮吃光,看着空空如也的冰箱,与差不多快见底的钱包。心里总是一种难以言明的滋味。自从被公司开除过后,我就一直在家休闲。过起了现代最有前途的职业!宅男,一天除了追剧,就是在网站上面吹牛打屁,不然就是看看小说,发发评论这些的!或者是玩玩**,在网上找找同样寂.

  • 补天阵盘第3章在线阅读

    原有世界的文好像在睡梦中看破了什么,他感觉一切梦境有可能都是真实的,这些梦都跟自己有关系,他感觉现实世界人的感官有可能是人和这个世界互动的产物,人类是活在一个无比复杂的程序里,这个世界就是个程序,并不是真实存在的。如何让自己能在这个程序中活过来,能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甚至能改变与自己相关的程序,让自

  • 我变成了插座第十章在线阅读

    白成功眉头紧皱的跟在撇子和陈志明的身后,雾里探花是很有名的**城,游客在里面玩的还是很开心的,而这三人的精神状态则与常人有些不一样。两个复仇心满满,后面一个人则是忧心忡忡。上了三楼,这是市里有名的KTV,撇子要了一个小包,不过他要包厢的目的不是唱歌,而是有机会挨个包厢的找人。“白成功,我女朋友赵婷,

  • 忘羡一念一生(第二季)之忽然住院

    “好!好!好!我会一直待在你身边,你好好休息吧。”她又闭上眼睛。我打了通电话给阿兴叫他送便当过来,然后又继续陪着她。10:47分,她的手机响了…“喂!”“嗯--对不起我打错了。”是个女孩子的声音,可能是她的室友吧!“你找雅文吗?”“嗯!请问你是谁?雅文在吗?”“我是她的朋友叫江子龙,她人正在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