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之从谈判官开始之第三章(3)

作者:痕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天即将暗了,夕阳的最后一道余光也快要落下。

僵持许久之后,也不知是谁先拜下了阵来。

薛枫发现自己非常喜欢看纪双双紧张的表情。

特别是她紧张他的伤况的时候的表情。

她为他包扎受伤的手背,“你偷东西不都是用手的吗?手受伤了,不灵活,被逮着,怎么办?”他的手很好看,修长细白如玉。

“不知道。”他感受着她的在乎。

“不知道?”她皱眉,手劲重了些。

她不温柔的手劲弄疼了他,他却依然温柔的看着她,“因为迄今为止,我还从未失过手。”

她白他一眼,“那是上天在眷顾你,如果哪天你的运气用光了,我看你怎么办!”

“那就用光了再说。”他突然狠狠地捏了捏她的粉颊。

“你干嘛?!”她揉颊,“会痛的!”

“会痛?那就表示这不是梦了。”他很无辜,“你真的在我身边了,感觉好像在梦中。”

她一肚子的气无处发泄,“你的第二个愿望可不可以换?!”永远?想想都觉恐怖。

他的眼眸忽地黯沉,“多亏你让我急中生智,要怪就怪你自己吧,谁让你说我卑鄙?!我就要你永远追在我身边,让你一直看着我如何卑鄙!”

阳光微微笑。

白云多逍遥。

“唉——”纪双双吐出今日的第五十次叹息。

什么是作茧自缚?

她是最好写照。

“可恶!”纪双双拿花园里的花卉出气。

那花卉是珍贵品种无疑,然,在随处可见奇珍异宝的枫华居,它也就失去了珍贵的意义。

薛枫在凉亭里吃糕饼,他一直看着不远处的纪双双。

在他最心爱的花卉被她摧残怠尽之前,他轻轻拍拍手,拍掉手上的糕饼碎屑,起身,走向她。

“这花是什么品种,你知道吗?”

薛枫慵懒的声音出现在纪双双背后。

纪双双即刻回头,瞪他。

除了瞪他,还是瞪他。

他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意盈盈,“双双,我认命了,你也认命吧,在我身边,或许并非你想的那么无趣呢,是不是?”

这根本就不是无趣有趣的问题,而是,“你太卑鄙了!”纪双双气急败坏,“简直是无耻!无赖!哪有人这样的!哪有人会向另一个人许这样的愿望?!”

“为什么不能?”他好看的浓眉开始起了皱褶,阳光明媚的心情也开始漫上乌云,“都已经一个月了,你还是没认清事实吗?承诺之所以是承诺,那就是不容更改的,说出去的话便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承诺更是如此,否则人与人之间哪里还需要承诺?承诺还有何意义?!不过,如果你真这么想我向你要的第二个愿望作废,那就更应该对我好,我不是还有第三个愿望保留着的吗?如果我的第三个愿望是第二个愿望作废,你不就可以摆脱我了吗?你说是不是?”

“你真会许那样的愿望?”她一点也不信。

“不知道,或许真会也说不定。”他说,“事事难料,指不准,就像我向你要第二个愿望一般,不同的是,被你一激便允了你呢?当然,如果你真那么不想遵守你曾允诺我的三个空白承诺,真那么的不情愿,并不是不可以离开,并不是不可以单方面废除这样的口头承诺,反正,承诺这样的事总是因人而异,有人视承诺为粪土,言而无信。有人视承诺为异宝,言而有信。双双,我卑鄙,我无赖,我无耻,可我有拿刀子逼着你做选择吗?你要选择什么,你自己决定,别赖我!我已经向你说了我的第二个愿望,要不要实现承诺,都随你!决定权也在你!我从不强迫任何人做任何事,更不会强迫你!要走,要留,请自便!”

薛枫的一字一句,字字珠玑,一语中的,刺得纪双双心里难受极了。

院里栽种的异品紫藤花开得极美,极尽兴。

但是,院里的两人却是不欢而散。

薛枫拂袖而去,被留在原地的纪双双脸色惨白,轻触美丽花儿的指尖在轻颤。

年少的誓言是纯洁的,对于一种人来说,那就像是丢进湍急河流中的纸船,三两下便会被卷入水流激起的漩涡中,沉入名为时间这条大河的最深处。

而对于另一种人来说,那却是晶莹的珍珠,就算经历了漫长的煎熬,时间的磨砺,依然透亮如昔,依然光辉如昔,依然美丽如昔。

而,她和他,该是属于后一种人。

所以,他没忘了她,她记住了他。

他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是在哪个环节出了错。

他期盼她日日刻刻在他身旁,他希望自己能一直看着她,如今实现了,他应该要知足了,她就在他身边,但他就是觉得不对劲!

非常的不对劲。

“怎么会到我这儿来?”

明颖彤拂帘而入,看着眼前俊美的男人,浅浅一笑。

“自是有事想向你请教。”

薛枫随意地拨拨明颖彤摆于窗前的木弦,目光却直飘向窗外,在楼下东瞧西看的纪双双。

不对劲在于,她还不属于他。

她就像一只自由飞舞的蝴蝶,他无法将她捕抓在手掌心里,只能用美笼将她束缚。

她留下了。

可,他却也害怕,有一天,他若不小心把锁打开了放她自由,她便会飞向别人,不再停留在自己的身边。

不可以!

他不允许。

只留住她的人,还不够。

远远不够。

“怎么留住女人的心?”薛枫问明颖彤。

明颖彤的视线循着他的目光而去。

纪双双似是瞧不出再有什么能吸引自己的新鲜玩意儿了,百无聊赖地踢着脚下的石子,还不时地往上望过来。

明颖彤再望向薛枫,他俊美的脸庞带着不同以往的表情,素来漫不经心的笑容,也因为楼下的人儿变得无比温柔。

那样的笑容,是她从未在他脸上看过的。

就是她了罢!纪双双,那个可以让他倾心而终的女子!

明颖彤不禁苦笑。

想要的,总是难以采撷。

她爱恋薛枫,早在第一次于船畔见到他时,一颗芳心就落在他身上。

她不想只做他的红粉知己,她还肖想更多。

她以为只要自己可以耐心的等待,总有一天他会发现她,然后,爱上她。

可是,就算她拥有世人羡仰的绝世容貌,仍然留不住他的目光。

抿唇自嘲,明颖彤眼中、心中都是浓浓的失落,她反问道,“那……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你回答了我,我便告诉你,怎么做可以留住女人的心。”

“你问。”

走离窗边,薛枫坐于木桌旁。

他不能一直看着纪双双,一直看着她,他怕自己的目光便再无法从她身上移开半分。

薛枫要自己将目光专注地看着眼前美丽无双的女人,“什么问题?”

明颖彤垂下头,轻轻叹口气。

“颖彤,为什么叹气?”薛枫问。

“没什么。”明颖彤还想掩饰。

“在我面前,你还有什么话需要隐瞒吗?”薛枫微笑着,“又遇上哪个恶霸纠缠了吗?”

“不是。”明颖彤为他斟上一杯酒,神情一下子变得有些伤感,“而是在想,纪双双是怎么抓住你的心的?又是怎么样能够留住你的心?”

薛枫被这个问题问住,原本想要取酒的手也停在半空顿了一顿,而后才取过酒,将它一饮而尽。

“怎么样能够留住我的心?我也想知道问题的答案。”薛枫淡淡地看了明颖彤一眼,薄唇勾起一抹笑,“我的心早就不在我的身上了。”

明颖彤落坐于他的身旁,为自己斟一杯酒下肚,“所以说,你问我怎么留住女人的心,这个问题不就变得简单了吗?”对于她的情意,他该是心知肚明的,可却视而不见,“问题在于,纪双双的心现在是属于她自己的吗?还是已经给了人?如果她的心还是她自己的,你还有机会,但是如果她的心已经给了别人,你的机会便是相当的渺茫。”就如她。

薛枫将脸一沉,没有立刻响应。

明颖彤就坐在他旁边,她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比刚刚沉重了许多,侧目看去,他的眉心纠结,黑瞳被长而卷翘的睫毛遮住了光华。

虽然他没有响应,但是她知道他此时的心情是复杂且难解的,而且有着淡淡的苦涩,诚如她。

薛枫斟酌了一下,下定决心开口,“怎么知道她的心是不是已经给了别人?”

明颖彤微垂下头,“这个问题,除了她本人,没有任何人能回答你。”

桌上的糕点飘来香味,对于明颖彤说的话,薛枫似乎有些走神。

“这是你爱吃的,吃吧,也不枉我特意叫下人准备一番,千万别浪费我的心意。”明颖彤将桌上的糕点托盘往他跟前推近了些,“虚情假意也好,真心实意也罢,为何要计较那么多?她既已答应永远追随你左右,你还有什么可担心?你不该是这么没有自信之人,就算她的心在别处,你也可以一点一点为她找回来,不是吗?更何况,风六雪从来没跟你说过她跟哪个男人走得近,不是吗?这就是说,她的心还在自个身上,你是偷圣,把她的心偷过来就好,以牙还牙嘛。”

薛枫淡然的一笑,拿起一块酥饼,慢慢地放进口中。

“真的吗?她的心还在她自个儿身上?”他不确定地问。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是不是只要是人,一遇到爱情就会变得特别愚钝?”明颖彤道,“旁观者清,依我看,你的胜算很大,偷东西不是你的拿手绝活吗?只要你伸伸手,勾勾手指,哪个姑娘的心不是教你手到擒来?又有哪个姑娘不对你投怀送抱?”

“真的吗?我从来没有偷过心,也不知道怎么做。”薛枫朝着酥饼咬下去,酥香的脆皮落了一些在他的掌心里,他说,“看来,我得练习练习,这样才不会失手。”

偷,是一门学问。

偷心,是一门大学问。

偷女人的心,更是一门大大的学问。

想要偷女人的心,如何练习呢?

当然是要到女人最多的地方练习。

薛枫的笑如湖水般清澈透明。

他很满意地看了看华丽的牌匾,准备走进去。

被身旁的纤手狠狠拉住。

“怎么了?”薛枫转眼看向纪双双。

怎么了?!

纪双双的脸都青了。

天啊!

他竟然带她来这种地方!

灿灿发亮的“销魂醉香楼”牌匾就挂在门口的上方。

这间与“红颜月西楼”齐名的妓院,她纪双双就算这么大从没进去过,也多多少少听说过。

虽然两座骑楼外表典雅至极,但妓院终归是妓院,供男人消遣享乐的地方。

就算她现在扮男装又如何?也不能改变她是女儿身的事实!

而他,竟然带她来这种有损清誉的地方!

不,不行!

她绝对不要进去。

“要去你去!我是不会跟你进去的!”她说得咬牙切齿。

薛枫歪着头想了一下,“好吧,你在外面等我好了。”

轻轻地拂开她的手,薛枫便要往里走,纪双双手一伸便又拉住他,半分也不容得他往前。

“又怎么了?”他皱眉。

“你进去里面干什么?”她问,恨恨地问。

他沉吟片刻,“偷心。”对她,他从来不打算隐瞒任何事。

“偷心?!”她深吸了口气,“偷什么心?”

“练习怎么偷姑娘的心。”他回答她,“我偷什么都不失手,只有偷心一点都没把握,所以,决定要先练习练习。”

她顿时,怔然无语。

他很认真地看着她,“虽然你不见得能偷别的东西,但偷心很拿手,双双,你怎么做到的?”

他伸手抚上她的脸颊,眉毛、眼睛、鼻子……一直往下,最终在她红唇上摩挲着,不顾她的僵硬,“双双,可不可以,教教我,怎么偷心?”

她心跳加速,无法细心分析他说的话语,而是跳离他很远。

沉默无声地在空气里漫开。

久久,薛枫道,“在这里等我,我不出来,不许离开。”

纪双双如木偶般伫立原地。

她搞不懂自己,没办法思考,也没办法开口,更没办法再阻止他一次。

薛枫那袭如枫红般的身影消失得很快,不久便淹没在花花绿绿中。

销魂醉香楼的老鸨见纪双双一直站在楼外,以为他想进又不敢进,忙不迭笑眯眯地走上前,见他唇红齿白,生得眉清目秀,“这位公子可真俊啊,要不要进去里面玩玩?我们家的姑娘可是个个水灵——”

老鸨用眼神示意众姑娘将他团团围住,看这年轻公子的衣着,可是一只大肥羊呢,可不能让他给跑掉了。

虎视耽耽兼流口水的姑娘们在纪双双身上东摸西捏。

“公子,跟咱们进去吧……”

“是啊,是啊,让咱们好生服侍您……”

纪双双全身的鸡皮疙瘩全冒了上来。

“这位公子啊,你一定没来过咱们这吧?相信我,我保证你一定会喜欢,这里的姑娘可绝不比红颜月西楼的姑娘差。公子啊,我说,您也别害羞,天底下的男子有哪个是不**的?**不是错……”

纪双双闻言一窒。

没错!天下男人一般黑,薛枫也是大色鬼一个,竟然还有脸道貌岸然,一脸正经地说什么上窑子练习偷心!

色鬼!

色鬼!

大色鬼!

一想到薛枫正一脸十分享受的被娇艳的白牡丹,红牡丹,白玫瑰,红玫瑰,白蔷薇,红蔷薇包围,她就难掩心中的苦涩与难受。

一刻也不愿再呆在此地,纪双双转身要走,但有一姑娘眼明手快地伸出一只手便将他给拉回,“公子,怎么走呢?……”

见留不住人,姑娘更是使出浑身解数,只为博得纪双双的青睐。

她将丰挺柔软的胸部硬往纪双双身上偎去,一只手更是大胆地想要摸上纪双双的胸口。

纪双双倏地抓住她伸向胸前的手,顺手将她的身子狠狠推开,低吼,“走开!”说着,飞跑似的冲离销魂醉香楼。

蓝天被盘踞天边的乌云给掩盖住,有些墨黑。

薛枫很失望,非常失望,相当失望。

原本,他以为红楼的姑娘多,总能提供他一些偷女人心的秘诀,可,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脑里盘旋的老是纪双双那灵动慧黠的眼,让他心神不宁,根本无法去偷任何女人的心。

认清这个事实,他起身,大方地在桌上搁下几张银票,流连也无便翩然离去。

“公子?”叶素素急忙起身唤他,只来得及看他远去的背影一闪而逝。

叶素素是‘销魂醉香楼’的当红花旦,被如此对待,不禁心浮一抹怨气,她拿起桌上的银票便要往窗外丢去,让一只手给夺了回来。

“素素,你在做什么?这可是银票耶!”另一与叶素素一齐在此被薛枫包下的女子看着银票上的数字眼睛闪闪发亮,“刚那公子又阔气,生得又非凡,哪有不叫人心动的?不过,男人嘛,总是一样,我们运气好的时候,该捞就要多捞点,不然他们要走的时候哪里是强留得下的,奢想可以盼得到男人给予的真心,那只会落得人财两失的断肠下场,素素啊,我们入楼已好些年了,来咱们这的男人有几个真的正经?你不要……”

窗外响了一记闷雷,大雨滂沱而落,叶素素已听不下耳旁的叨唠,烟花女子的悲哀自古以来皆是注定,她叶素素又何以逃脱命运的摆弄?那也仅是妄想,奢想吧。

下雨了。

纪双双抱膝而坐于庙旁,避雨。

这座观音庙是她遇见薛枫的地方,自他离开以后,她每年都会来这里。

如今,这里已经废弃了。

听说,不久后,这里便要改建。

她有些恍惚,为什么她的胸口会沉甸甸的,仿若被一块大石压着喘不过气来?!为什么她的心会以揪痛的速度往下飞坠?!

她若有所悟地看着黯沉的天边,墨黑色层层地叠过来。

这一切都要怪他!薛枫!他去窑子里寻欢也就罢了,竟还对她说些莫名其妙搅得她的心突突乱跳,脑袋乱烘烘的话!

喔!

该死的!

等雨停了,她回枫华居的第一件事便是要狠狠地教训他!

怎么教训他呢?!

她用手撑着下颌,很认真地思考。

雨越下越大,漫开无限涟漪。

她的身未湿,心却湿了。

延伸阅读

深油所333会员福泰隆招商加盟  http://www.timjodance.com/gd6x.shtml
深圳市前海福泰隆石油化工投资有限公司,响应大力发展前海金融新区的政策,注册于深圳前海

幸福起点婚礼策划加盟  http://www.timjodance.com/bj03.shtml
幸福起点婚礼策划加盟_公司简介肇庆市幸福起点婚礼策划室拥有一支朝气蓬勃、经验丰富、创

仁吉加盟  http://www.timjodance.com/a087.shtml
仁吉阳春挂面从事小麦粉和挂面的生产和营销的企业集团,集团公司是中国面粉协会的常务理事

金冠加盟  http://www.timjodance.com/aj3x.shtml
金冠家纺用品是干发巾、擦车巾、很细纤维毛巾、很细纤维浴巾、很细纤维浴巾、很细纤维方巾

千家惠服饰加盟  http://www.timjodance.com/696c.shtml
千家惠服饰主要经营各类针纺织品,男女服饰,儿童服装等产品,以高档装修、中档品牌、时尚

奇黛加盟  http://www.timjodance.com/ydci.shtml
奇黛床上用品总部是蚕丝被、空调被、四件套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百发加盟  http://www.timjodance.com/yfsr.shtml
百发T恤是以“质量是企业的命脉客户是企业的根基”为经营理念是以“科技出众质量创新精益

安波克加盟  http://www.timjodance.com/nfwb.shtml
安波克家居用品力图使每款产品都有自己的风格。目前我们的产品结构分别为四件套,六件套,

莉莉水果店加盟  http://www.timjodance.com/uoui.shtml
莉莉水果店创立于1947年,创始人李泽自日治时期就在南门市场内经营蔬果摊,后成为南台

梨威机械设备加盟  http://www.timjodance.com/n69w.shtml
梨威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设计研发、制造、外贸为一体的机械设备制造公司。公司采用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王者荣耀」温柔以待在线阅读第八章

    由于心理隐隐的期待,想要快点升到15级,好看看那个黑暗召唤术到底是什么东西。继续的向西走着,由于刚才在小镇里买了回城卷,所以并不担心会迷路,毕竟回程卷不管在什么东西都能很快的回到已经绑定的城市里。走了一阵,继续的清理着路上的蓝色史莱姆,不知不觉的发现经验已经涨到14级50%了。就造这么清怪的速度,升

  • 他们在线阅读第6节

    Monster歌迷会之后,利景和江洲先行离开了。两人坐在车里,气氛却有点古怪,利景双手紧握,脑海中却是挥之不去的那个吻,一抹粉红又悄悄爬上她的脸颊。她微微侧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崔江洲,却发现虽然依旧是那张冷脸,但深邃的双眸,英挺的鼻梁还有……她想难怪李楼美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完美的男人。“张利景,不会是被我

  • 勿心问道第10章在线阅读

    胖迪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离开鹿晗没几天明明知道过几天又可以在跑男相遇为什么会如此思念对方,经纪人说她彻底哉了。但她并不担心,因为我们如此有默契,又如此相契合。即使每天都有在联系,但两人的思念是那么深,或许是因为第一次谈恋爱所以才会如此不成熟,但幸运的是两个人的心一直紧靠在一起的,所以

  • 我给将军解战袍之再回江城(5)

    在外漂泊几年,陆晨再次回到江城,将公司也搬到江城,选择了发展最不好的北城。江城一座顶级豪华写字楼里。“陆晨大老板,你叫我什么事啊?”一穿着红色西装的和陆晨差不多大的人没敲门直接进了陆晨的办公室,陆晨坐在电脑旁边,大厅沙发还坐着一个穿着黑色休闲运动服,超级高冷的帅哥在用一把军用匕首修饰自己的指甲。这也

  • 我有无数门生在线阅读第1章

    手机铃声…床上的人闭着眼一通乱摸,打算触碰到那个声音来源,但显然是失败了。烦躁的长出了口气后,眼微睁,但因为一下子接受不了光亮,还是用手遮了遮。终于拿到了手机,但在看清来电人的时候,即将大骂一通的情绪硬生生压了回去……表情转换的那叫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仿佛人就在眼前一样“喂~宝宝,怎么了?那老家伙

  • 第八句喜欢在线阅读第八章

    看着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的牙王雷鸣不禁有点头疼。这家伙长的丑也就算了,偏偏还喜欢表现存在感。“你先照顾亚丝娜。”雷鸣说了一句就走上前。“你是叫牙王对吧?”牙王哼道:“没错,本大爷就是牙王,快点把战利品交出来。”“呵呵。”雷鸣笑了笑然后看了一下物品掉落。暗夜风衣赫然就在列表当中。“那个,boss掉落的确

  • 炼血巅峰之第十章

    李少天走了,周六下午的戏却没有停。少了另一个主角不要紧,戏本里还有许多不需要他的戏份,墨里一个人能撑下来。观众还是有的,依然是些小姑娘。墨班主觉得很纳闷,老是赚小姑娘的零花钱他都觉得老脸上不好意思,但是孩子们愿意看,愿意花钱买票,墨家班现在的经济状况也让他没有底气说不赚这些孩子的钱。事实上,墨家班现

  • 三国单骑无双之初来乍到

    刚离开家来到这陌生的地方还是有些不习惯,比如在家有公鸡打鸣,在这里有的都是汽车的吵闹声,桃姐起得早,都把早餐买到家里来了,可能怕我饿了吧,因为在家都是要早起,把早餐吃了该干活的就干活,吃东西都比较早,桃姐怕我饿一大早就跑去买早餐了。其实我早醒了,只是不知道干嘛,所以在床上懒着随机应变不知什么时候我又

  • 三国之一统寰宇【捉虫】

    男鬼被这一巴掌打得目瞪口呆,他不敢置信地怪叫道:“你居然打我?”林凛奇怪道:“怎么?还打不得吗?”“哼!”男鬼委屈地冷哼一声,抬腿就要绕过林凛向里飘去。“哎哎,停!小老弟,你谁啊?这家已经是我的地盘了,你换一家吧啊!”林凛拍了拍男鬼的肩膀,像赶鸭子一样挥了挥手。男鬼脸上露出一个疑似不满的表情,之所以

  • 幸村的七版头条在线阅读第7章

    第二天,宗武带领家眷和仆人出了长安城,李太白相送着。只见宗武一夜之间,显然憔悴了很多,头发变得有些白了,还有花白的胡子,弓腰弯着背从马车里下来了,和李太白道别。李太白恨恨地说道:“圣上只宠爱杨贵妃,不关心天下之事。朝廷被李林甫把控,才使宗大人到这种地步。”“一切都是定数,不必怨天尤人,老夫已经年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