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权臣的反派白月光(穿书)之潜水之旅(5)

作者:暮云思君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是个什么情况?救我上来又拉我下水?既然想让我淹死在水里又何必救我?难道引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要亲手淹死我?”小丁心里简直有一万个问号。他紧闭着眼睛,口中慌乱的大喊:“放开我,救命啊!”

“丝...”白寻倒吸一口凉气,“我说兄弟,这里空间小,你说话轻一点好不好,我的耳朵快被你震聋了。”

小丁双手在空中乱抓一通,这才发现自己没在水里,可是刚才明明被白寻那家伙给拖下了水的。他慢慢睁开眼睛,被眼前的所看到的一幕惊呆了,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这是…”

在水里,没错,他和白寻的确在水里。然而,他们两个被一个巨大的气泡包裹住,在水下形成一个封闭的空间,白寻正拉着他的手向下潜。

“这...我是在做梦吧,一定是在做梦。”小丁伸手重重捏了捏自己一脸一下。“好疼!”这不是梦,这居然是真的!

白寻诧异的转过头,忍不住噗的笑了出来,“你小子吓傻了?自己捏自己?”

小丁木木的看着白寻,问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鱼人族?你是鱼人?还是水里的妖魔鬼怪?”

白寻一愣,做出狰狞的表情,在水里露出森白整齐的牙齿,奸笑了起来:“嘿嘿嘿,你小子还算聪明!没错,我就是这湖里的人鱼,好久没吃到人肉了,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我就不客气咯,嘿嘿嘿,把你清蒸好还是红烧好...”

小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心里感到十分的愤怒,壮起了胆子,突然重重一口咬在白寻的手臂上。

“啊....”白寻吃痛的大叫了起来。

“哼!”小丁嘴下还是留了情。

“我服了你小子了!”白寻甩开了手,用另一只手紧紧握着被小丁咬到的地方,“跟你开玩笑你还真信,你小子真是呆萌的可以啊!”白寻简直又好气又好笑。

小丁将信将疑:“你要带我去哪?”

“爱信不信!待会你就知道了!”说完白寻转过头没理他,继续下潜。小丁干脆也不问了,反正到了那个地方自然就真相大白了。

越往下潜周围水的能见度就越低了,没多久周围已经一片漆黑,小丁突然感觉周围温度急剧下降,冷的他都开始发抖了。他渐渐看不到白寻,心里升起一种恐惧。

“喂...你还在吗?”

“在,不用怕,马上到了。”

“喔喔,刚才对不起...”

他说完干脆闭上了眼,不去想,在这又黑又冷又不清楚的环境中换成谁都不免害怕,而眼前这个叫白寻的人令小丁感到很安心。

大约有过了几分钟,小丁感到周围温度渐渐上升了,他睁开眼睛,已经上升到水面不远处,阳光透过水照在他脸上,很温暖也很温柔,水里能见度也高了许多。片刻后,他们便浮到了水面上。他与白寻正站在水面上,他们站的地方,水面以他们为中心向下凹了一块,他两就像站在一个透明的碗里。就这几分钟里,小丁经历了只有在电影里才有的情节,现在的他不敢断定这一切是真实还是虚幻的。

这里是一个山谷,周围全是挺拔茂密的竹林。而他们站的地方是个不大的水潭,水潭成圆弧形,岸边都是光滑的鹅卵石,而水潭的尽头是一个小小的山洞。

“咳咳,小子,跟我来。”白寻向山洞走去,小丁紧紧跟上。

水中的凹槽以他们为中,慢慢向前移动,小丁感觉自己像是有了轻功一般,漂浮在水上,这种感觉简直妙不可言。到了山洞跟前,白寻停下,回头说道:“跟上。”说完便走近了山洞里。

“噢....”小丁也没多问,跟着白寻进去了。

山洞不长,里面有风吹进,是相通的。拐了个弯前面就有光透进来,再走十几米就走出了山洞。

现在已是黄昏,出了山洞的那一刻,他的眼睛有些刺痛,还没有马上适应。他站在原地,揉了揉眼睛,看到了眼前的景象他还是不免“哇”的一声惊呼了起来。

眼前景色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美!如果世上真有个世外桃源,那无疑就是这里。

这片区域的地形像个小山坡,缓缓向上倾斜,四周是高耸的岩壁。岩壁上长满了绿色的藤条,有些还开着淡粉色的花朵。整片区域地方很大很宽敞,周围种满了桃树,桃树上的桃子已长得很密集,如果在三四月桃树开花的季节,估计跟桃花岛差不了多少。桃树的外围是一条清泉,就像一条透明的纽带一样围绕着这片土地,夕阳下显得十分静谧祥和。

“快走吧,有人应该等的不耐烦。”白寻踩着平坦的石子路向前面走去。小丁跟在后面,他不停地向四周张望,他显然感到很新奇。穿过桃林,尽头有一座不大不小的木头房子,房屋有两层,门上面的朱漆已有些脱落。木屋的角落堆了一些木头,还有张木头圆桌。桌子下还有四个树桩。木屋的左侧不远处还有一个小水塘,水塘上有个水车在“吱呀吱呀”的响着。这古朴的环境样式,让小丁感觉就像穿越了一般。他忽然幻想着如果能有一个长厢厮守的**,并且在这里过上与世隔绝的生活,未尝不是一件美事。

白寻已经推开了门,说道:“进来吧。”

小丁跟了进去。他没想到的是,走进这间古朴屋子,他今后的人生彻彻底底的变得不一样了。

进门就问道一股很浓的药香味,屋子里跟宽敞,有一张方桌,几把椅子。墙上挂着各式各样的采药工具,桌子上放着许多煎药用的的罐子,靠墙放置了三个存放药材的柜子。柜子旁有道木头做的楼梯直通二楼。

桌子前面坐着个人正在整理药材,他穿着一件灰色的短袖,下巴上留了些胡子。他的皮肤有些黝黑,饱经风霜的脸上有几道很深的皱纹,看到小丁的那一刻,神情很愉悦。

“老李,人给你带到了。”白寻挽着手臂继续说道,“为此我还受了工伤,哎哟。”

这个叫老李的人站起来,他很快速的走到他们倆跟前,对着白寻说:“幸苦了。”又对小丁打量了一番,原本放松的表情变得有些激动,不知道是不是小丁看错了,这个人的眼框居然有些红了。

他很快回过神来,朝小丁伸出了手,说道:“欢迎,我叫李胜,你今后可以叫我老李。”

“李胜?眼前这人我根本不认识,以前也确定没见过...”小丁一头雾水,但还是伸出手握住了老李的手并说道,“你...你好,我叫丁明明。”

“你不叫丁明明。”李胜忽然说道,“你的名字应该叫丁楚阳!寓意着阳光正气,今后你就叫丁楚阳。”

丁楚阳?没有错,在他模糊的记忆中记得丁楚阳这个名字!他的父亲姓丁,母亲姓楚,名字是他父亲给取的,但是不知道几岁时候开始他便换了一个名字,从此叫丁明明,却再也没有人提起过丁楚阳这个名字。这个叫李胜的中年人叫出丁楚阳这个名字让小丁很是吃惊。

“丁楚阳?这名字明显血气方刚多了呀,嗯这名字还不错。”白寻在边上挽着胳膊抹着药打断道。

“因为我是你父亲的兄弟,你很小我就见过你,还抱过你,当时你年纪小,应该记不得了。”李胜微笑的说道。

小丁看着老李,努力的在脑海里回忆这张脸,可是当时实在太小,怎么也想不起来。

“呵呵,好了好了,今天你长途跋涉过来,肯定很累,今天就在这好好休息吧。”李胜拍拍小丁肩膀。

小丁一肚子的疑问不知从哪个开始问起,他先说道:“那个李叔,你大老远把我召唤过来,是什么事?还有地图和金属片是你塞我房间里的吗?”

“你肯定有一肚子的疑问,今天先别想那么多了,以后我们会慢慢告诉你。”老李继续回到那张桌子面前整理起药材起来,说道,“这里周围环境不错,你不妨先熟悉熟悉。”

“来,我带你四处转转?”白寻边说边打了个哈欠,“哎,算了,现在又饿又累,先弄点吃的吧。然后洗个澡,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才是重事。”说完他伸了伸懒腰便朝门口走了出去。

听白寻这么说小丁这才感觉到又饿又累,顿时感觉四肢就像不是他的一样,不管什么事先歇息一碗再说。他找了把凳子,坐了下来。

“楼上有床铺。”李胜说着递给小丁一杯茶。

“谢谢。”小丁接过砂质的杯子,将茶一饮而尽。这茶入口十分甘甜,喝完整个人都很清爽,他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茶?”

“这是忍冬花茶,有清热解毒、通经活络的功效。中暑的人多喝一些很有好处。”这话不是老李说的,是从门外走进一个胖子说的。

这个胖子身材很结实,坚毅的眼神里透露着男子汉的气息。他满头大汗,衣服都被汗给浸湿了,一双明亮的眼看着小丁,笑道:“哟,新面孔,李师傅你家亲戚?”

小丁站起来说道:“你...你好,我叫丁明...不,丁楚阳。”

“噢,我叫陆济。陆地的路,救济的济。”陆济边擦汗边说道。他又对李胜说道,“药都采好了,面饼今天还搞了两野兔子回来,哈哈...”

“哟,收成不错啊,面饼。”门外传来白寻的声音。

小丁闻声站起来向门外走去,想对这里的各位打个招呼,做个自我介绍,这也算基本的礼仪。谁知刚走到门口,就直接吓的晕了过去。

延伸阅读

明月之心玫瑰会(求收藏、求鲜花)  http://www.ninfen.cn/gb3t.shtml
山头初生的朝阳,普耀大地,晶莹翠绿的山间被点缀的熠熠生辉,此起彼伏的鸟鸣声,为这宁和

渔樵耕读心跳  http://www.ninfen.cn/6299.shtml
魏离愁最后还是套着自己皱巴巴的衬衫,站在一个气派的玻璃门前,脸上映着巨大logo反射

[龙族]不爱你之图腾战士(1/2)  http://www.ninfen.cn/aeon.shtml
虽然准战士无法点燃焱纹,但是力量也远远超过没有图腾烙印的游人(游人:部落火种被灭了而

[全职高手]长腿妹妹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ninfen.cn/p3r2.shtml
“这是怎么回事?”刘佳回到教室,看见自己的铅笔盒落在了地上,但是没有人回答刘佳。只好

逆杀天尊之家长里短  http://www.ninfen.cn/psh7.shtml
嘉语和宝心坐上马车,把手里的食盒摆放妥当,她问过云翔和纪家父子今天都在展家的绸缎庄,

夜落:影舞者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ninfen.cn/ag1.shtml
“时光不予我深情,总把我爱当垫底”顾先生,数着手指算算时间,我已经喜欢你整整七年了。

周天道君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ninfen.cn/g10r.shtml
星斗大森林中心参天大树,星罗密布。明媚阳光,穿过树梢,光斑碎撒大地,些许落在森林中心

表妹天下第一甜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ninfen.cn/pbrg.shtml
“轰轰轰轰!”转瞬时间内,狂暴的闪电不要命的轰击在金色光幕之上,雷击的轰鸣之声震荡得

[猎人]流星物语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ninfen.cn/gqow.shtml
秀德最终还是输了。谁又能想到呢?得到了“奇迹的世代”之一——绿间真太郎,本该比以往都

婚姻温开水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ninfen.cn/neig.shtml
沢川良彦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拥有自己的意识,久到这具身体还未诞生,久到神系尚未衰落。最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彼岸 灵之巅之寻衅滋事

    第七章林成功一言不发,掏出手机,搜所到有关大龙小龙的通缉令,上面清清楚楚写着悬赏金二十万,林成功将手机递到年轻警察面前,那警察也很是疑惑道:“不过我们局长批的条子,就是两万。”林成功见眼前地年轻干警也是不知情,便说道:“我去找你们局长办公室找局长。”说完头也不会地走出去,他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年轻干

  • 我的恶魔人生回归 整理

    “呼呼….”张凡瘫坐在自己的出租屋的椅子上,大口的喘着气,被狼血淋了一头的他浑身向外冒汗,额头的汗珠大滴大滴的向外冒了出来。“哈!哈哈!我终于回来了!!!终于活着回来了!!!!”看到周围熟悉的一幕,终于从刚刚战斗中回过神来的张凡又哭又笑,宛若是个疯子一般,如果被人看到他现在的精神状态肯定是以为他失心

  • 道士不捉妖在线阅读第十节

    你从C先生家里回去,是台风停下来的第二天。你原本以为第一天就能回去,但事实上那天换锁公司并没有上班,你没有办法,只能在C先生家多留了一天。好在C先生是一个好客的正派人,你多住了一天,也没有感到丝毫的别扭。C先生这样的人,实在太少见了。至少以你目前贫瘠的社会交际经验来看,还从未遇见过C先生这样的人。同

  • 山海经续重生之芙茉文上头条热闻

    对不起,我不想回答你们跟婚礼无关的问题。楚瑜峰紧皱眉头,尽量的将管慧心护住。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记者突然闯进来,更纳闷的事,他明明没有邀请这些记者,又是谁让他们进来的!曲静气愤的叫来了保安,将楚瑜峰更纠缠不清的记者隔离开,但那些记者可不是事省油的灯,就算被保安隔离,还是秉承着记者穷追不舍的业界

  • 魔灵正传在线阅读第五节

    “你们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吧!”“我付钱。”夜瞳淡然的说道。“好耶!”“玛琪诺,我要十杯橙汁,还要好多好多的肉!”“我也要吃肉!”“我要喝酒!”三小只也是兴奋的点东西。要知道,他们为了能够出海,一只在准备钱。所以别说来风车村消费了,平时基本上都是在卡利达旦那里解决的所有东西。这也是为何,夜瞳说要请客,

  • 明月谷(番外)重逢

    很快的,城门外就出现了三皇子百里和治的身影,只见他骑着一匹高大的黑色骏马,风驰电掣一般朝城门疾驶而来,他身形伟岸、双眸淡漠、姿容清冷,镶着华丽金边的白色锦袍,已经染上了不少的尘土,鬓发随着疾风凌乱不堪,看得出他刚刚经历了长时间策马奔波。马健正要点头哈腰上前问好,谁知百里和治并未看马健一眼,而是疾驶进

  • 洛克王国初次穿梭(求收藏,求鲜花)

    陈辉闭目站在那,脸上表情不断变换。时而皱眉,时而沉思,时而瞠目结舌,时而古怪……良久,器灵传输的东西全部看完,他忽的睁开眼,眼中充满不可思议。内容很长,不过简单来说就是他网购的这个笔记本电脑,其实是一件非常珍稀的空间穿梭物品,名为万界管理器。它是宇宙孕育而生,但并非无主之物。万界管理器隶属第七宇宙统

  • 不死尸骸在线阅读第三节

    是一个水晶的手机猪头挂坠,粉红色的,有些朦胧的光晕微微发散,那张小小的猪脸对白池笑的乐呵,白池却对它笑不出来.一个雷人的名字加上一个猪头挂坠?白池不敢想象她带着这个挂坠去上班的情景.所以说,言枫域是故意的吧?送这么个东西!“哦?不喜欢吗?”言枫域挑眉,沉吟了一下,回头看看白池充满了期待的眼神,嘴角一

  • [埃及神话]超度灵魂也要推行市场经济在线阅读第八章

    六界之中属人界最有烟火味,这大晋京城的大街小巷无一不彰显着它的富庶。不算上神界那些年的游历,百川也已经在人间流连了近五百年了,站在人群中显得毫无违和感。而九凊就不同了,即使全身上下的着装都尽力体现着朴素,但那一身冷冽的气势还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这不,二人走在大街上,九凊在某个糕点小摊前停留了一会儿,

  • 混在日本当和尚在线阅读一语点醒梦中人

    因为叶南天一行人的到来,此刻的急救室很是热闹,大大小小的医生十分不少。只是面对那几个月大的患者,他们却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黄疸不成立,既然如此,到底是什么病?”“也不是少见的皮肤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一众医生的议论声让人侧目,眼前的情况让他们一时间找不到突破口。透过重重背影,叶南天也看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