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天降鸣宝在线阅读第九节

作者:简飘 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下来一段时间上京贵圈里讨论的最多的便是那个好命的姚廷芳,几个月前还是人们口中的笑话谈资,如今入了长公主的眼认作了义女不说,还得了禁城的贵人们的青睐得了小公主亲手摘花相赠。甚至连曾经不疼自己的爹和祖母都亲自去了别院将人接了回来。

“芳儿也真是的,得了贵人的青睐也不知跟家里通个气。”老太太撩开眼皮坐在上首看着面色不改,云淡风轻的姚廷芳,“也不知道这得了贵人的青睐心里是不是就没有伯爵府。”

本来还高兴的承恩伯听了母亲的话立刻板上了脸看着姚廷芳的眼神阴鸷无比。

“除了整个别院就我带着两个丫鬟和王妈妈就是一个厨娘一个马夫。”姚廷芳缓缓的说,丝毫听不出是在诉出委屈,“除了该做的,我也没有那个脸面让他们听我的。”

听了这话承恩伯的面色缓和了一些看向自己的母亲。

老太太心中叹了口气,这个儿子是她唯一一个活下来的,她当然曾经也望子成龙的,但是无奈何他资质太过平凡,还耳根子软,“算了,芳儿今天祖母说的这些话你要记住,承恩伯府跟你是一体的,以后承恩伯府也会是你的靠山,你以为那些贵人和蔼可亲,若是犯了错要打要杀还是他们。”老太太的目光始终停在姚廷芳的脸上,看着长孙女嘴角噙着得体的笑,坐在那里腰挺得笔直,真真一个大家闺秀。或许承恩伯府真的能借着她的风再次回到贵人的眼中。

姚廷芳点点头,柔柔的称是。

她回承恩伯府是老太太提出的,一是为了敲打,二却是为了气那个女人。

“给你母亲请安去吧。”老太太实在不喜姚廷芳,她的母亲是个小家子气的,她也不是一个省事儿的丫头,要不是当年她母亲强硬的将嫁妆交给娘家弟弟打理,这承恩伯府也不会没落的这么快。现在攀上了贵人就连至亲的父亲祖母都不放在心上,“明日起,就到松鹤堂来请安吧。”

“好。”脸上的笑依然淡然,就连那个好都是糯糯的,丝毫听不出有什么不愿意的。

老太太摆了摆手让姚廷芳出去,抬眼看着自己的儿子一双眼睛看着自己女儿如待价而沽的货品,还不算傻,老太太心里安慰最起码知道这个女儿不能轻易的嫁出去了。

到了芥缘居柳氏跟姚廷双坐在堂屋,冰釜在角落里冒着白气。柳氏斜了一眼这个继女心中记恨非常,为了眼前干才哄了伯爷送她去了别院可谁知道人家就有了大造化,做了长公主的义女还得了小公主亲手赠的石榴花,若说长公主那边也许有石勋石勉两兄弟的帮忙,但是能在小公主跟前有了位置那就是在皇后面前有了脸面的。她看了看正在盯住姚廷芳的姚廷双,自己养大的女儿怎地也比一个有爹生没娘教的野丫头强吧。

“芳姐儿造化大啊。”柳氏忍不住阴阳怪气。

姚廷芳如同没有听见一样,抬头看向姚廷双,姚廷双正认真盯着长姐看,没成想她会看过来正让人家逮了正着,她的脸一下子红了可又觉得不能输了气势,高高的抬起下巴,又觉得这样太幼稚。又对着她点了点头。可是刚点完就觉得太过亲昵,想要做些什么又不知怎么表现的样子让姚廷芳莞尔,“双儿长大了。”

柳氏也愣了,姚廷芳从未对姚廷双如此亲近的说过话。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就点了点头,看着两母女一样的行为,姚廷芳双眼弯了弯,“明日小公主约了我去贵宾饭庄,双儿无事的话也一起来吧。”她说话时眼中带笑看着姚廷双,语调缓慢任是谁也不会认为她在炫耀。

柳氏刚听见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就连姚廷双也是一样,屋里面有大概两息的时间安静的让人觉得有那么一丝尴尬。当柳氏缓过神来,立刻高声的开了口,“小公主的约自然是可以带着自己亲妹妹去的,对的对的。”她拽了一下姚廷双,“要听长姐的话。”

姚廷双看着已经有些癫狂的母亲,抬眼去看长姐疑惑写满了眼底。从前他们两个关系很不好,也不能说是不好,自己对他很有敌意,而她见了自己只当是看不见而已,什么时候变了的?好像就是从那次长公主府的赏花宴。到底是什么令他们改变的呢?

“我不去。”她倔强的说。

“不去?为什么不去?”柳氏的音调提的更高了,“你姐姐带你去,一定要去,要漂漂亮亮的去。”

姚廷芳看着闹别扭的姚廷双,心里知道这个小姑娘其实不是针对自己的,她笑着跟柳氏说,“母亲我先回迷途居了,您劝劝双儿。”

柳氏巴不得这会儿说话跟前没有别人便连声的说着好。

看着姚廷芳出了芥缘居柳氏拧在姚廷双的手臂上,“你脑子坏了?”

“娘!”姚廷双搓着手臂被弄疼的地方,“人家小公主约的是我姐姐,我去做甚?”

“小公主那是轻易见不到贵人,咱们家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柳氏想着那个没什么出息的丈夫皱着眉,“靠伯府是靠不住的,娘没别的想法,就是希望你跟你哥哥两个人生活顺遂,最起码比娘好。”她看着花一样的女儿,“你哥好歹还能袭爵,家里有恩田,可以做到吃喝不愁,你的婚事却是我的心病,那件事之后已经有些风言风语的传出来了。”

“长姐还不是一样被传风言风语的,现在照样让人羡慕。”姚廷双说着说着便察觉到了不对,自己这是替她说话呢?

柳氏看着又发愣的女儿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你哥怎么样了,看着样子也是该让你哥回来了,他从小爱粘着她,或许通过她你哥哥还能结识一些上京有名气的男公子们。”说着眼睛都亮了,“我去找你爹!让他派人把你哥哥接回来。”

老太太想错了,她打算让柳氏添堵,让姚廷芳遭挫磨。晚上在松鹤堂摆的晚膳一家人坐在一起,看着柳氏温和的夸奖姚廷芳,姚廷芳也报以微笑整个人都不好了。但是听说自己的孙子终于要回来了,老人才又有了笑模样,在桌上扫视了一眼忽然又留下了眼泪。房妈妈心中叹气,人老了就得学会放下,真是的,日子刚过了有了盼头又得弄得大家脸上都过不去。

“我的乖孙,不知道在江南怎么受罪呢。”老太太哭的厉害,一群人面面相视。

“娘,小舅子在江南帮衬着呢,哪里能让玉哥儿受了苦。”承恩伯看着姚廷芳,“芳姐儿每个月都修书给江南那边的。”

姚廷芳微微点下头表示没错,姚廷玉跟姚廷双不同他从小就粘着长姐,就连自己的亲生母亲也比不上。

要是平时柳氏必然不承认这里有姚廷芳的功劳,但是现在儿子要回来了,两个孩子的前程都系在姚廷芳身上,“老太太,芳姐儿是个妥帖的,小舅爷只能是更妥帖的,您放心说不定玉哥儿这次回来胖了呢。”

“你别糊弄我这老婆子,那王家在妥帖也不是亲舅舅亲外家!”她指着柳氏的鼻子,“你是个狠心的亲娘啊,让我的乖孙跑那远去求学!还得再别人手底下讨生活。”

一瞬间饭桌上气氛凝滞,柳氏看着姚廷芳的脸,到底是看不出什么,她就怕惹了姚廷芳不高兴,“我家那几个兄弟怎么能跟王家的舅老爷相比呢。”她说的讨好又心酸,刚说两句险些掉下泪来。

姚廷芳听她这样说扭过头柔柔的笑了,知道她心病就是家人不出息不能成为自己的靠山反而经常来伯府打秋风,使得伯府上下都很嫌弃。

“廷玉是我的亲弟弟,我的舅舅就是他的舅舅,哪里分亲后呢。”又对着老太太说,“祖母莫伤心了。”

老太太心里彻底的凉了,柳氏不接招,姚廷芳不在意。她在这个家的分量到底是小了!想要拿捏哪一个都是不行了。她尴尬的收了眼泪依然不甘心,“听说,小公主约了芳姐儿出去?”

柳氏看着老太太一招接着一招心中反感的很,说出话来也没有了耐心,“是呢,儿媳打算这两天让针线好的丫头给芳姐儿跟双姐儿赶两件衣服。”

老太太飞快的看了柳氏和姚廷双一眼,“双姐儿就别去了,上次没接到长公主的帖子就被人撵了回来。”

柳氏银牙暗咬,这个老虔婆这是不让人吃痛快了!

姚廷双听自己亲祖母这么说心里剜了一下,站起身来就要表示自己不愿意去,“我。。。”一只手就被右手边的姚廷芳按住。

“妹妹以前年纪小,做事没有章法。”姚廷芳看着姚廷双笑了笑,扭头看向老太太,“现在长大了,我可以慢慢教她。”眼神坚定又带着些不让人反驳的气势!

老太太被孙女看的愣住过了一会儿才说,“既然是长姐就应该这样。”硬撑着自己的气势将话说完,“用膳吧。”

老太太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方才姚廷芳的眼神真的让她有些说不清的发怵。

姚廷双脑中始终盘旋着那一句,“我可以慢慢教她。”自己从小就没有什么手帕交,身份尴尬出身在勋贵家却处在没落时期,高不成低不就的。没有哪一个真正勋贵家愿意与伯府结交。出身尴尬,母亲是继妻并且出身不高,甚至是很低。一般在朝中有点权利的人家主母都不屑相交。姚廷双从小结交的多是表亲,可是那些表亲她摇摇头,还不如没有!她说愿意教,自己自然是相信的,一直自己都知道那是一个真正的大家闺秀,心胸宽广坦荡。小时候石勉那件事就算再怎么得罪了石家,石家和长公主府不都没有追究。其实是因为她。

次日早晨,姚廷双就站在松鹤堂门外,看见姚廷芳的时候脸上闪现一抹尴尬,但是就一瞬间她便挺直了腰背,矮了矮身子,“长姐。”声音坦荡明亮。自己也才十四从现在开始做一个不自弃的人应该不晚吧?她都愿意教呢,定是不晚的!

姚廷芳笑着抓过妹妹的手,发现是温暖的便放下了,“一起去请安吧,待会儿去迷途居吃朝食。”想必老太太不会留饭的。

果然两个人在松鹤堂站了将近一个时辰老太太才“醒”。房妈妈请两人进去一边上茶一边说,“昨天晚食老太太用的有些积食了,半夜肚子才好些,今天就醒晚了老太太好不容易睡着的我们没干弄出动静来,才没请两位小姐进来。”

姚廷双已经站了一肚子气,听她这样说就想呛回去,可是余光扫到长姐便熄了火,人家以前给自己母亲请安可不就是经常不敢被请进去等一站就是一个时辰呢。她站在姚廷芳右后方一点跟着淡定的进了屋,尽量平和的听着半躺在碧纱橱里**着的祖母。

“昨天老太太肚子有些不舒服,一直闹着。”房妈妈发愁老太太这个脾气怎么好,昨天就是处处挑刺儿,今天不光让两个姑娘在外面晾了一个时辰,这又想装病让人家侍疾。明明昨天都知道小公主约了大小姐的。真是不知道老太太怎么想的,想让人家帮助承恩伯府铺路还想让人家拿她持重。

“房妈妈可请了大夫?”姚廷芳渴了抿了一口茶水又放下,“老人的病拖不得,小公主一会儿要过来,要不然请她帮忙请位太医过来瞧瞧。”

姚廷双端着茶淡定的点了点头,“长姐说的是。”

房妈妈为难的看了一眼碧纱橱,“这人老了难免肠胃不舒服,请太医也太劳师动众了。”她硬着头皮说完。

“怎么能说是劳师动众呢?”姚廷双学着姚廷芳的语气缓缓的说,要不说是两姐妹呢,乍一听还真难分清谁是谁,“人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祖母的事就是承恩伯府的大事。”放下茶盏,“长姐还是请长公主请位太医过来诊脉吧。”

笑话太医过来诊脉不久露馅了,老太太在碧纱橱里咳了一声,“你个老货,瞎操心!”这是对房妈妈说的,“我哪里就那么厉害了,都是房妈妈太过担心了。”说着招手让听画和赏画给自己将衣服整理好,缓缓的走了出来,“房妈妈就是太过小心了。”坐在上首的罗汉床上看着手边的房妈妈,“你啊,从小就跟着我。你就是个爱操心的命。”

“是了。”房妈妈知道老太太这是拿自己做遮子便接着说道,“我不是担心您嘛,我从小就跟着老姐姐长大的,你就是我的依靠哇,我盼着您长命百岁呢。”

说着两个老太太粉饰太平的笑了起来。

姚廷双也笑眯眯的说,“祖母身体好也是我们小辈的福气。”

老太太脸上的笑立刻就消失了,眼皮掀了姚廷双一下,“嗯。”没想到小丫头学的倒挺快,“行啦,你们两个也回去吧,老婆子现在吃食上简单,不和你们小辈的胃口也是有的。”

姚廷芳两姐妹站起身来福了福都退下去了。

姚廷双很兴奋今天是她迄今为止对上老太太第一次没有生气不说还让对方挑不出错来。本想跟身旁的人分享一下内心的喜悦,回头一看长姐那张清心寡欲的脸,立刻就觉得自己有点小题大作了,掩饰的咳了咳,“长姐,我哥哥什么时侯能回京?”

“我的信昨天就拖大舅舅寄出去了,到江南也要十来天,书院那边收拾好再上路,也得一个月了吧。”

姚廷双因为哥哥喜欢粘着姚廷芳的原因对他也喜欢不起来,现在跟长姐的隔阂解开了自然对双胞哥哥有了思念,“长姐从前。”她小声的说。

由于她声音太小,姚廷芳并没有听见,径直走了过去口中说道,“朝食已经准备好了,饿了吧?”

本也没觉的什么,但是听她这么一说腹中果然觉得烧的难受,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石勉看着姚廷双的时候,眼睛几乎等了出来,心中认定了姚廷双是因为继母的为难姚廷芳不得不带出来的,他鼻子里哼出一声,“你来做甚?”

姚廷双看着石勉就要炸,可是看见长姐温和的笑立刻就偃旗息鼓了。深吸了两口气露出温和的笑,“石公子。”声音温和。

石公子三个字如同一团棉花打在了石勉的面上,软的但是糊住了口鼻难以呼吸。他喘了两口气看鬼一样的看着姚廷双,“你,鬼上身了?”

鉴于长姐在身边姚廷双暗暗的翻了石勉一个白眼,姚廷芳只当没看见,“阿勉,公主已经到了?”

“还没。”石勉看着翻白眼的姚廷双拍了拍胸口心道,还是那个惹人厌的姚廷双,“我堂兄已经去接了,想必这会儿在来的路上。”

“这贵宾饭庄是石家的产业。”姚廷芳回身跟妹妹说,“小公主想要将所食用过的饭食分门别类写成书册。”

姚廷双立刻双眼冒光,“那岂不是能吃到很多好吃的?”说着就眼巴巴的看着门口。

石勉一直不喜欢姚家除了姚廷芳意外的人,但是今天是第一次看见长刺儿的姚廷双露出了这种吃货的表情,姚廷双本就长得明丽漂亮一双大眼睛比平常人要大上一圈,睫毛又浓又密要不是因为一脸的我看不惯全世界的样子也不至于及笄了还无人问津。

“你看什么看。”姚廷双看着都瞪直眼睛的石勉,也瞪了回去。

石勉回神又拍了拍胸口,“见鬼了见鬼了。”

姚廷双刚要回嘴,就看见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停在了跟前,现下车的是石勋,接下来竟然是六皇子,两人之间暗流涌动,六皇子刚一下车便扫视众人,看到自己想找的人在那里之后径直走了过去,一言不语的站在姚廷芳身边,气场散开三米之内不得靠近。姚廷双瞪大眼睛看着杀神,这是什么意思?又看看姚廷芳似乎并不排斥。

“姚姐姐。”小公主在石勋的搀扶下下了车看见被六哥哥“看管”起来的姚廷芳欢快的叫了一声。

昨晚皇宫内可谓是人仰马翻,到了子时各个皇子妃皇子侧妃才算是敲定下来。眼前这一对怎么看也不像是登对的。像姚姐姐这种温和平静的人就应该陪表哥这种温润如玉的人才对,姚姐姐这么识大体的人就应该一辈子有人呼喊温暖的疼爱的。又看看自家的亲哥哥。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嘘寒问暖的。看来以后六哥哥要被姚姐姐照顾了!

“菱儿。”姚廷芳笑着打招呼,又拉着刘佩菱指了指姚廷双,“这是我妹妹廷双。”

“小女参见公主殿下。”姚廷双落落大方的福了福身子。

刘佩菱看了看姚廷双又看了看姚廷芳,“两位姐姐都是美人呢。”

刘驱侧头看了看姚廷芳,美人?什么是美人?在他十八年的生命中眼里只有性别之分从来没有在乎过长相,今天听妹妹夸奖自己在意的女公子是美人自然也就有了思考。美人吗?如她这般眉眼平和才是美人!看了看自己的妹妹跟身边姚家女二公子两人都是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一看就是跳脱的样子。他在心中画上了一个大大的叉。没有她美。再看她这淡粉色细腻的双颊,这才是美人!菱儿跟那个小姑娘两坨兴奋的绯红。没有她美!

看她从来都是温和笑意镶嵌的粉唇,这才是美人!妹妹跟那个小姑娘动不动就张嘴惊呼、瘪嘴想哭的样子,没有她美!最重要的是只有独一无二的美人才如她这般有着天生的草木香气吧!

什么东西在他脑海中闪现,怪不得怪不得。六皇子看着姚廷芳的面容唇边逐渐挑起了一个笑,果真是。。。

“牡丹花过,退避,宋阁老府宋婇黎,赐婚三皇子。”一个挂红的黄门骑马而过身后跟着四匹马马上人手一盆牡丹花。

姚廷芳有感应的抬头看他,突然看到了他眼中一闪一闪的欣赏与爱恋。她愣住了,他从未如此看过自己的,每次见面多是在半夜,而透过夜色能看见的就是他眼中闪闪的独占欲而已,她本以为他对他只是平息头疾的良药而已。

“牡丹花,喜欢吗?”他眼中的爱意满满。看得她目眩鬼使神差的答了一句,“甚爱。”

延伸阅读

让风吹起我的衣衫吧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ksweihao.cn/azpj.shtml
四阶魔灵级强者,是一种远超于普通魔法师的强大,克里斯为何能在魔导师巅峰时,便被视为家

言天序白衣天使柳若诗  http://www.ksweihao.cn/6uu5.shtml
正在苏千被折磨的时候羊城警局却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在总局大厅的会议室厅里羊城市警察局长

穿成男主们的白月光之后…在线阅读010 太生猛  http://www.ksweihao.cn/pvwv.shtml
跟在后头的人一声惊呼,连忙冲上前来搀扶。倒在唐嫃身上那人却没有起来,只是小心翼翼的往

重生之掌上花在线阅读比赛前夕  http://www.ksweihao.cn/aw89.shtml
瓦妮娅要在校医室躺上两天,第二天伍德还带给她一个好消息——经过麦格教授周旋之后,她的

哪里来的妖孽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ksweihao.cn/sb47.shtml
叶星辰做出了决定,却没有被仇恨蒙蔽了理智,他曾在其他寒门武者聊天中得知,周熊是去年入

神豪从相亲失败开始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ksweihao.cn/ftp.shtml
陆家追溯古代也是权臣世家,虽没有出过帝王,却也曾有过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辉煌。可以说在

炼丹师在星际的撸猫日常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ksweihao.cn/eg9.shtml
冷不丁被杨丽问了这么一下,姜若也愣了愣,随即意识到杨丽为什么不缠着自己继续劝说了。对

都市修仙称霸在线阅读是我老婆多好  http://www.ksweihao.cn/a84p.shtml
华天出来后就看到站在门口着急等待的许医生和张大哥,张大哥看到华天出来就上前问问情况说

快穿之滴血莲花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ksweihao.cn/a848.shtml
第一卷萌芽初生-神农书院第二章神魂觉醒春去秋来,第五个冬天过去,第六个春天开始了,万

灵气复苏:怪物融合系统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ksweihao.cn/6mmr.shtml
王三胖子的手被两名小厮给拦下了。王三胖子虽然长得胖,却怎么都挣扎不开,显然这俩小厮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余烬时代第9章在线阅读

    “吼!!!”一股腥臭之气扑面而来,接着南宫青云便被一个状如巨柱大小的东西从树上横扫下来。“什么,五级妖兽——九幽蟒!”原来,南宫问天刚进山谷发现的妖气便是九幽蟒!“快,保护小姐和公子!,我来殿后,。”在把天山灵果交给南宫问天后南宫青云大吼一声,便与这九幽蟒战了起来。“龙吟拳!”“龙行天下!”人类与妖

  • 男主拒绝跟你做朋友第四章在线阅读

    皎洁的月光下,寒潭镇后山,山林间有一条蜿蜒的青石板路,月光洒在石板上,反射出柔和的白光。“来晚了,爹。”霍溥正被父亲背在背上。“没来晚,刚刚好。”“爹,你早就到了吧。”霍溥拨弄着父亲的头发,试图借着月光找出一两根白发,霍溥记得小时候也是这样一个夜晚,同一片星空,同一颗月亮。“嗯。从你们开始打就在一旁

  • 悍妇宠夫手札之强大的火球

    “喂喂喂,你别害怕啊!”林狸对着手中的火焰喊道,上次蒸包子的时候也没见火苗这么小啊,难道说那两条神蚕把我的法力消弱了?“帅哥,人家只是轻轻打你一下,不用紧张哦!”野猪震震看着林狸愁眉苦脸的样子,柔声安慰道。虽说表面在安慰林狸,但那岩石办大小的拳头早已在背**紧,只等林狸放松警惕。林狸后退了几步,生怕

  • 奸宦宠妻(重生)在线阅读第9节

    整个一下午,赵鸣人的精神都像是萎靡了一样。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只手抱着自己的脑袋,仿佛只要自己的手臂只要拿开,脑袋就会炸掉一样。直到临近放学时分,才算是缓过劲来。“我靠。你终于醒了。”大凡见赵鸣人悠悠的醒来,开口说道。“你也太牛逼了吧。睡了一个下午?这可是打破老子保持多年不败的记录啊。”赵鸣人甩了甩

  • 我不当渣男之春花秋月何时了

    宋锦知晓婉儿过世的那天,已是两月余。彼时她刚推开灵房门,一眼望去,那高桌上的香炉里的香不知何时断了,点点灰烬零散铺在桌面,凄凉而寂寞,冷得令人发抖。“清欢清欢!”宋锦仓皇间急急倒退几步跌坐在地,待回神之际方才大声唤道。清欢正给后院庭花浇水,一听这声忙丢了壶匆匆跑上了楼梯,一见宋锦那般模样,忙搀着她起

  • 创世元记第一章在线阅读

    周璟凌缓缓睁开眼睛,仔细观察着眼前的环境。整齐简洁的房间,无任何私人物品,房间里有一张宽度大概是一米八的双人床,床上用品全是白色的,这里应该是酒店。他衣着整齐的躺在床上,全身微微出汗,估计是天气太热的缘故,他拿起床头柜上的遥控器,调低了空调的温度。门口的卫生间里传出水流落地的声音,有人在洗漱,估计是

  • [综]你的心我收下了在线阅读发布任务

    围着的男生开始议论起来。“长的确实挺漂亮的。”“别想了,人家哪看的上我们?”“漂亮吗?我感觉还好吧。”窗户边上趴着的几个男生顿时看向说话的地方。被几人盯住,男生翻了个白眼,“你们就不觉得,咱们班许颜长的好像比她还好看?”突然间,一道道目光又落在了许颜身上。许颜自信一笑,“客气。”那当然,她才是全世界

  • 与众不同的少女生活凌波微步

    一排排书架。排排书架,左侧书架放有身法,右侧书架则是功法。“逍遥步法、轻梭步法……”令狐郝查找着书本,嘴中喃喃自语。随后打开书本,书本上已落有薄薄的灰尘,轻轻拍打后,掀开来看,仔细阅读后,仿佛有些不满意,令狐郝便把这两本身法放回去。“不行,这个不行。”令狐郝随后又紧接着翻阅一本又一本,但终究还是不满

  • [魔戒/霍比特人]惊鸿一面在线阅读第九节

    “哎呀,不错,人民的好城管!”“以后谁在说城管不近人情,我第一个喷死他!”“这整挺好,我要发到网上去,让大家看看好城管!”围观群众里已经有几个把这一幕拍下来了,好家伙,连“你们不出核弹,我们绝不出城管”的城管都屈服了,这说出去谁信啊。看着刚才恨不得上来打他们一顿的市民,现在一个个鼓掌叫好,甚至想帮他

  • 致我们最初的十年第2章在线阅读

    “莫尘羽哥哥!快救救云儿!他们欺负云儿!还把云儿装进小袋子里!云儿好怕!呜呜……”这时,其中一名年轻道士手里正抓着一名幼女。只见她头上扎了两团小丸子,黑亮亮的双眸瞪得圆溜溜的显得极其可爱。不过她的眼睛此刻却蓄着一层水雾,正不断的擦着泪花哭诉,就好像一只受到惊吓的狸花猫。“谁让你贪玩跑出去了,这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