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明暗睡懒觉的后果

作者:秋字 来源:晋江文学城

“秦筱歌,起床了!"

大清早的301寝室就响起了那熟悉的咆哮声,从门口经过的同学习惯性的捂着耳朵,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开.

秦筱歌动了动脑袋,然后把被子往脑袋上一蒙,继续睡.

尹诺言气结,怎么会有这么能睡的人啊,猪都没有这么会睡好不好.

把秦筱歌改在身上的被子一掀:“秦筱歌,你要是再不起来你就等着小陈同志对你进行‘爱的教育’吧,到时候可别怪我不顾念同学情谊!"

“哎呀,言言不要吵嘛,让我再睡会儿,就一会儿."秦筱歌闭着眼睛一只手再到处摸索着被子.现在是夏天没错,可是寝室里开着空调呢,也是很冷的啊!

“靠!你去死吧!"尹诺言把手上的被子一扔,转身自己洗漱去了.这头猪睡死最好.

被子又回到自己身上,秦筱歌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然后抱着自己的被子又去会周公了.

等秦筱歌好不容易想起今天早上要上课这件事情而从梦中挣扎着醒来的时候,发现整个寝室了就剩下自己了.

“靠,不是吧?"

秦筱歌拿起枕头边的手机打开一看,尼玛,八点半了!惨了惨了,希望早上不要是小陈的课啊!

心里一边祈祷着,一边手脚麻利的换好衣服冲进洗手间快速整理好自己.然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寝室,向教室跑去.

不得不说,有时候人倒霉起来,喝口凉水都塞牙.就在秦筱歌即将冲进教室的时候,撞上了一个人.

“哎哟!"

“啊,对不起,对不起."秦筱歌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低着头一个劲儿的道歉.

“哎哟,你是那个班的学生,走路这么鲁莽,还有,现在都几点了,你怎么还在外面晃荡,不去上课,你们班主任是谁?"

秦筱歌一听这声音,心里“咯噔"一下.

完了,怎么这么倒霉啊,这样都被抓?看来自己今天是注定逃不过“爱的教育"了.

“陈老师."秦筱歌抬起头看向被撞的人,弱弱地叫了一声,他真的很希望老师可以忽略她啊,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这么渴望被人忽视!

“恩?秦筱歌?"好吧,秦筱歌的愿望注定实现不聊了,这要是在平时,她该多激动啊,自己终于被人注意到了,可是现在时间不对,场合不对!

“是,陈老师."

“你怎么没去上课?现在都几点了?"一看是自己班的学生,陈方圆不淡定了,自己带的班一直都是出勤率,到课率最高的,这怎么能出现一个迟到旷课的人呢.

“那个,我睡过头了."不知道为什么秦筱歌居然有一种脸热的感觉.这可真稀奇,从小到大还没有因为睡觉睡过头这种事觉得丢脸过呢.

“睡过头?寝室的起床铃坏了还是怎么的?你自己的闹钟呢?别以为我不知道,学校虽然禁止带手机,可是在生活区还是可以用手机的,我就不信你们这些人没带手机.手机拿来打电话发短信就不会给自己弄个闹铃?你知不知道你一个人迟到整个班都要被你拖后腿的,啊?......"

秦筱歌好想死,她在心里无数次的忏悔,老天啊,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跑那么快了,我一定看路决不让小陈碰到自己.

当然,让她忏悔什么再也不睡懒觉了,那是不可能的,如果让她选择死法,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睡死!

大概是觉得外面太阳太大,陈方圆带着秦筱歌来到办公室.办公室里有空调倒是没有外面热了,可是秦筱歌宁愿选择在外面挨批,这样最起码她可以早点脱离苦海,如今在这么舒适的坏境了,他敢肯定,小陈的“爱的教育"绝对是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了!

“你自己说说......"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只羊,五只羊,六只羊......唔,不行了,好想睡.

秦筱歌努力的打起精神,她可不想被小陈的口水淹死.

你说一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罗嗦呢?这是上课时间吧?难道这不会耽误学生的学习吗,一节课不上可是会落下很多内容的啊!就算她秦筱歌不是什么爱学习的好学生也不能这样啊.关键是,老师啊,我只是迟到,跟国家的未来好像关系不大......

秦筱歌看着自己面前唾沫横飞,正在侃侃而谈国家未来的陈方圆,无奈地翻了个白眼.突然觉得小陈没有成为演讲家是对的,秦筱歌已经能够想象的到,陈方圆在台上抑扬顿挫的演讲时,台下一片鼾声的场景.

好不容易第二节课结束了,老师们陆续回到了办公室,有几个熟悉的老师看到秦筱歌,对她露出同情一笑,秦筱歌瞬间觉得委屈爆了.

她只不过迟到半个小时,结果就在这洗口水浴洗了一个多小时,突然觉得好不值啊!下次一定要早点起来,大不了到教室再睡.

终于在第三节课的铃声响起的时候,陈方圆放过了秦筱歌.秦筱歌如蒙大赦,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办公室.

回到教室的时候英语老师已经开始讲课了.秦筱歌打了个报告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

屁股一沾上椅子,人就像蛇一样的软了了下去,整个人趴在了桌子上,一副要死不活地样子.

“哟,秦美人回来了?"尹诺言看着秦筱歌的死样调侃道.

“恩."秦筱歌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

“怎么样?小陈的‘爱的教育’销魂不?"

“嗷~别提了,老娘再也不想看见他了."

“哈哈,活该,谁叫你不肯起床的,叫了你半天都没反应,猪都没你会睡!"尹诺言恨恨地说.

“哪有,人家不就是会睡了那么一点点吗."秦筱歌委屈地看着尹诺言.

“死开点,你那是一点点吗?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你差不多有二十个小时在睡觉,你说这是一点点?"

“呵呵,是吗?"秦筱歌心虚地看着尹诺言.她有睡那么多吗?去除午饭和晚饭的时间,好像,貌似,大概都是在睡觉,这个,好像是有点多哈!

尹诺言鄙视地看了一眼秦筱歌,转头盯着黑板不理她了,让她自己反省去.

高一(11)班,是实验班,辉安中学是一所私立高中,也有被人称作是贵族学校,但是在秦筱歌看来,这根本算不上贵族学校,只能说是比之公立高中的生活条件要好一些.

辉安中学分班制度有些不同,学校分为普通班,重点班和实验班,其中实验班是最好的班级.而不同等级的班级也分强弱,比如实验班1班和12班就要比2班和11班的学生成绩更好点.

其实本来以秦筱歌的成绩在初中来说算是中下游的了,但是中考的时候突然超水平发挥考了五百二十多分,但是很不幸还是离普高差了几分,最后选了辉安这所私立普高,没想到居然还被分进了实验班.

秦筱歌觉得自己这分班纯属运气,只能怪中考的时候走了狗屎运,估计高二就该被刷下来了.

辉安的分班制不是高一分好了就定了的,而是每年都会重新分班,也就是说高中三年要分三次班.

秦筱歌觉得自己在哪个班都是一样的,反正都是混吃等死.唉,幸好她父母还不知道她心里的小九九,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说的也是,父母花那么多钱非要把人送进这所私立普高不就是为了将来能考个好的大学吗,否则就直接给扔哪个职高里不就完了,还折腾啥啊?

从小到大都夸秦筱歌聪明,但是她就是不爱学习,让她看书比杀了她还难,用她自己的话说,一看见书上的字脑袋就发昏,然后,就想睡!

尹诺言转头看秦筱歌的时候,果然一点也不意外地看见这货又睡着了.尹诺言张了张嘴嘴,最后又闭上了,然后默默地转回了头,继续听课.

不是她没同学爱,而是秦筱歌这头猪根本就叫不醒,她可不想把自己给搭进去.

记得刚认识秦筱歌那会儿,尹诺言还不知道这货的本性,有一回看她在上课的时候睡着了,她就想着叫一下,可谁知道这货就是一头猪,叫不醒也就算了,急了还真跟猪一样给你猛哼两声,最后两个人一起去外面罚站.

尹诺言曾经感慨,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就是认识了秦筱歌.

一个上午的美好时光就让秦筱歌这么给睡过去了,吃午饭的时候,尹诺言拿起书往秦筱歌的脑袋上猛地一敲.

“哇啊!谁?谁敢偷袭老娘?"

“是我?怎么着?"

尹诺言双手叉腰,好整以暇地看着找不着北的秦筱歌.

“嘿嘿,打是亲骂是爱嘛,言言叫我什么事啊?"秦筱歌狗腿地跑过去给尹诺言捏着肩膀,一脸谄媚地说.

尹诺言干呕一下,拍开自己肩膀上的手:“拿开你的蹄子,其实我真的不想叫你,让你饿死得了."

“吃饭了?"秦筱歌后知后觉的砍了眼墙上的挂钟,的确是午饭时间了.至于尹诺言话语中不雅的词汇,直接给无视掉了.

“走了."尹诺言叫了一声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教室.

“啊,等等我啊,言言."快步追上前面的人影.

“啧啧啧,平时怎么没发现学校有这么多人呢?"秦筱歌对着食堂里密密麻麻地人头感慨道.

“就是说啊,中国果然是人口太多啊,真该减少点."

“好啊,那就让我们的尹大侠先为我横扫出一条大道吧!"

尹诺言鄙视了一眼秦筱歌:“没用的东西,闪开,看老娘的."

说完就往人群里冲去.

“让让,让让."

“靠,搞什么啊?"

“喂,你怎么可以插队啊!"

“啊!别挤啊!我的饭!"

食堂里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尖叫声,还有尹诺言的叫喊声.

秦筱歌崇拜地看着人群中扭动着的尹诺言:“言言太帅了!"

秦筱歌见尹诺言已经开始打饭了,转身开始在人群中寻觅空位,发现目标,然后迅速抢占.perfect!擦擦额头上的汗,这吃个饭还真跟打仗一样.

“言言,这里."

回头对着已经打好饭挤出人群的尹诺言大声喊道.

“恩,这位置不错."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抢的."

“行了行了,夸你两句就得瑟,明天你去打饭."

这下秦筱歌苦了脸了:“言言,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哪样了?"对于秦筱歌的控诉,尹诺言无动于衷,欢快地吃着自己的饭.

“言言,如果你想饿死的话,那明天我去."

“好啊,我记得我寝室里还有包面没吃."饿死我?看谁饿死谁,小样儿.

“你,你你,你你你......"秦筱歌一口气憋在胸口.

“我很好."

“算你狠!"秦筱歌低下头猛吃自己的饭,夹起一块肉塞进嘴里,使劲儿地嚼着.

尹诺言看她那么大力,真担心她把自己的牙齿咬断了.

吃好饭,秦筱歌满足地打了个饱嗝,拍了拍自己鼓出来的小肚子:“好满足啊!"

尹诺言对着她翻了个白眼:“你敢不敢再白痴点,注意点形象好不好?"

“形象是什么?几斤几两?能吃吗?"

尹诺言对着秦筱歌伸出大拇指,起身离开了食堂,秦筱歌嘿嘿一笑,起身跟上.

“哟,两位大神回来了啊?"方瑾看着一前一后走进寝室的两个人,招呼道.

“嗨,小谨子,想朕没?"秦筱歌一个箭步冲到方瑾身边,手搭上她的肩膀.

“去去去,你个秦嬷嬷,给我闪开点,我们家皇上在那呢."

方瑾甩开秦筱歌的手走到尹诺言的身边,熟练地窝进尹诺言的怀里.

“哈哈,爱妃,想朕没有?"尹诺言挑起方瑾的下巴问.

“皇上真讨厌,臣妾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皇上呢."方瑾刻意压着嗓子爹声爹气的说.

“呕~"秦筱歌做着干呕的动作,说,“你们两个敢不敢再恶心点,我中午吃的饭都要吐出来了."

“你吐,你赶紧吐,你要是吐不出来我跟你急."本来在一边看戏的小七蹦出来对着秦筱歌叫嚣着.

“算你狠!凸!"转身爬上自己的床铺.

“哈哈哈,秦筱歌永远都斗不过小七,哈哈......"方瑾笑倒在了尹诺言的身上,尹诺言也没好到哪里去,整个人都躺在了床上.

“皇兄,你是我偶像!"

“好说好说."小七老神在在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你们这群变态,诅咒你们一辈子找不到男朋友."秦筱歌抱着被子恨恨的说.

“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你该担心你自己才是.喂!秦筱歌你又睡?你是猪吗?"尹诺言再次发飙了,她发现和秦筱歌在一起就很难保持淡定.

“当猪有什么不好的,多幸福啊,吃了就睡."

“恩,对,养肥了好宰."小七默默地接话.

“噗~哈哈......"方瑾一个没忍住喷笑出来.

“哼,不跟你们扯,我睡觉."说完躺下就睡了.

延伸阅读

玉缘加盟  http://www.bikers-hunsrueck.com/psb6.shtml
艰苦创业企业摇篮公元一千九百五十六年春,八位玉雕艺人自动汇集,成立了邗江县玉石生产合

波利亚外国语学校加盟  http://www.bikers-hunsrueck.com/67r9.shtml
波利亚外国语学校是由一群富有教育情怀的硕士、博士创办,坚持学者办学、专家治校、名师执

宗艺化妆品加盟  http://www.bikers-hunsrueck.com/uxu5.shtml
2005年,意大利尚亿连锁投资集团国际市场部,对中国高端消费人群的消费习惯、消费趋势

冠珠陶瓷加盟  http://www.bikers-hunsrueck.com/6xzl.shtml
冠珠陶瓷,地处佛山市南庄镇,是全球享有盛誉的专业生产陶瓷墙地砖及卫生洁具少数现代化企

五粮液-风范加盟  http://www.bikers-hunsrueck.com/dxlm.shtml
五粮液-风范酒采用五粮液六百年古窖池酿造,浓香四溢、醇厚甘美,是您宴宾馈赠之。五粮液

德国泰科TEK加盟  http://www.bikers-hunsrueck.com/gmwx.shtml
广州高中压阀门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从事各种阀门的研发、生产、销售及售后服务于一体,并代

豪泰加盟  http://www.bikers-hunsrueck.com/pp22.shtml
豪泰床上用品提供各地各地不同风格和设计的各类酒店好布草。在国内外纺织集散地-南通设有

威枕八方加盟  http://www.bikers-hunsrueck.com/a6w.shtml
众所周知,枕头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重要必需品。使用枕头的目的大概更多的是为了舒适安逸,

优客家便利店加盟  http://www.bikers-hunsrueck.com/6t7k.shtml
优客家便利店隶属于重庆优客家商贸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开设全年无休、24小时营业便利店为

雅艺窗帘加盟  http://www.bikers-hunsrueck.com/6o49.shtml
雅艺家窗帘布艺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的办公窗帘和酒店窗帘生产厂家,同时为客户提供特殊设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我的老婆是秀宁之别墅主人

    倪水水凭借别墅主人的身份,成功入住湛源淼霸占的小别墅。她想洗澡,但背包里除了水就是食物,没有一件换洗衣服。再者这栋无人居住的别墅虽然干净,装置却没有有人居住的别墅好,肯定不存在发电机和蓄水池的。倪水水心想:都是住,为什么不去她住的那栋呢?虽然那里死了两个保姆,但拖出去就好啦。“湛源淼。”倪水水轻轻地

  • 从星际回来后的种田日常在线阅读第4章

    白浩成十分厌恶他这个儿子,因为做下了个这圈套,所以这几天都没回家,借口加班住在了局里专用宿舍,留下了不在场证明。原本他正等着大儿子给他发来喜讯——白星遥被星网负面言论打击到服毒自尽。然后他就可以借助这个消息慢悠悠的放出早就准备好的替死鬼,顺便刷一波痛苦父亲的形象,从而在莱尔家族那边获得一些好感度。毕

  • 重生之陪我到老福妞降世

    日暮低垂,黄河边上的一户农家里,妇人的痛吟声一声接着一声。这户人家是梧桐庄的老苏家。老苏家可以说是梧桐庄最倒霉的人家了,苏老头娶的是同村杨家的闺女杨绣槐。杨绣槐是老杨家的晚来女,生来命硬,刚出生就克死了亲娘,三岁多的时候,她又把亲爹给克死了,靠着好心的兄嫂拉扯大,因为命硬,迟迟嫁不出去。苏老头名叫苏

  • 生姜红糖在线阅读第五节

    水逐裂“此人满怀杀气,是你仇敌?”士隐忌一脸从容道“反海之中,如若不是相好,皆是仇敌”水逐裂再次仔细打量起了那名肌肉壮汉,只见其高约2米,容龄三十有四,豹头环眼,眉如长刃,气势凶狠暴厉,手持乌黑色大刀拖地而行,刀背之上还穿有三个银色圆环。就在距离两人约6米之处时,男子停了下来并声如洪钟的喊道“那个臭

  • 豪门反派成长手札[穿书]之一代逼王镇元子!(第三更)

    这些小仙,实力一般,身上的法宝却不算少。不过,要加上燃灯道人和南极仙翁的法宝,才比得上多宝道人那些法宝,不愧是多宝。有机会再遇到多宝道人,林寒琢磨着是不是再打劫一次。已经远遁不周山的多宝道人,忽然后背一凉,没由来的一股冷颤,觉得外界非常的不安全,还是回碧游宫为好。“给我炼!”林寒也不避讳红云,直接将

  • 火影之宇智波漩涡在线阅读凡事天注定吗

    一个简陋的出租房内黄毛闷着个头坐在床边,大波浪在屋子里来回走动。“你别瞎转悠了,转得我头晕。”黄毛抬头不耐烦的对大波浪说。“你还说,都怪你想的这破办法挣钱,现在好了,钱没到手还杀了人,现在那人变成鬼来找我们报仇了!”大波浪埋怨的对黄毛说,说完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后悔哭了起来。“别特么哭了,你们女人除了哭

  • [安雷]花获在线阅读夜雪城

    “放心吧,只要你能把我护送到中心区,我不会差你一个铜板的。”竹溪说话间抬手按住了张宏宇胸前的伤口,一股清凉的气息逐渐减弱了张宏宇胸前的疼痛感。“你会疗伤术?”张宏宇不免有些惊奇,胸前灼热的伤痛在这股气息的滋润下,竟让他感到十分舒服。“这是每名灵修者都会的招术好吗?不过我现在体内灵气不足,最多也就是止

  • 琏鲤工地的幸存者

    从三十三层的楼上到楼下,对于变成丧尸后,没有所谓的体力不支的情况,余笑就用了短短几分钟。将事先准备好的雨伞打开,余笑另一只手提着消防斧头,就往小区大门走去。大雨让沿途的小道有些积水,零碎的几只丧尸,和余笑一样正向小区外的大街聚集。边走边充满戒备的凝神环视自身周围,余笑对这恶劣的天气感到很无奈。其实早

  • 杀鉴在线阅读第10章

    青蓓低头,笑嘻嘻的看向龙紫月,“大少爷从小就很疼小姐,等大少爷回来了,一定不会再让小姐受委屈”龙紫月闻言淡淡一笑,靠在浴桶边不再言语。子言铭辰对她好,她自会感激,但仅此而已,她是21世纪的顶级特工,杀伐果断,手段通天。当初,她以一己之力,捣毁东南亚最大的毒品窝点,暗杀三大毒王,将东南亚搅得天翻地覆,

  • 风吼证道录第5章在线阅读

    小黑忽然大叫,拉着大放的裤腿就往回走,大放说怎么啦小黑?小黑汪汪作答,两个人虽然时有交流,但毕竟不在一个频道上。正急的满头大汗之际,远处传来沉重的脚步声。熊?大放不用看都知道是什么动物来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抬头看了一眼,果然是一头棕熊。这个。。。该不会是老道养的吧?喂,是二师兄么?大放喊道。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