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论港黑干部养猫的可能性第5章在线阅读

作者:莳晴 来源:晋江文学城

想当坏人的第五天:大道就是个小婊砸,过河拆桥是她的拿手绝技。

盘古开天之前在莲子中沉睡了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也就是一元会,等盘古开天之后,擎天立地又是一元会。

现如今的天已经变得特别高,地变得特别厚,洪荒世界变得无限大,盘古的身体也终于长到了极限。红云每每要与盘古对视,都要飞到盘古的鼻尖上,或者是努力幻化成比盘古小一些的巨人,不过那样太耗费灵力,红云只敢偶尔为之。

红云诞生在开天之初,成长于盘古擎天之际,与盘古可以说是就这样在天地间唯有他们二人相伴的情况下相伴了整整十二万年。

再冷的心都被盘古的执着给捂热了,更何况红云嘴上说的狠,其实根本就硬不起什么心肠。

盘古一边欣喜于红云对自己的喜欢,一边又开始担忧。因为他预感到了自己的死期,他一心以力证道,希望能以本身强大的力量破开洪荒三千大道的束缚,介入于天道之上,成就圣位,索取道果。

但这条路最后被盘古自己用行动证明了是行不通的,力量过于强大便会遭天妒,不等他成长到能够破开大道的时候,大道就会先想办法灭了他。

因为一山不容二虎,一个世界也只能有一个主宰,容不下第二个声音。如果盘古成功了,那边是大道消散之日,反之,当大道孕育出天道三千之后,死的就是盘古了。这是他们之间的宿命,没有人可以改变,也没有另外一种可能存在。这对开天之初互帮互助一起干掉三千天魔的小伙伴,终于还是要面对图穷匕见、同室操戈的这一天。

最后,盘古输了,输的心甘情愿,便就必须承担大限将至和毅然赴死的这最后两件事。

输的心甘情愿?是的,大道的算计在最初的时候,其实还是很简单粗暴不成熟的,只一句——洪荒太空荡了。

无论盘古把天撑的有多高,地踩的有多厚,大陆上依旧寸草不生,寂寞如旷野。最近几万年四大先天元素互相融合感染,好不容易才如混沌孕育青莲一般,孕育出了生命——三大神兽祖龙、元凤、始麒麟。

但这三个生命却无法在旷野中生存太长时间,没有食物和水,也没有阳光与雨露,更不要说栖身之所,他们早晚会死的。

盘古若想这些生命能够得以延续,那么他只能牺牲自己,化四海洪荒,以己身创造万物。如果他不创造,洪荒就要重新回归混沌,这些好不容易诞生还没有开启灵智的生灵都会死,

包括红云。

不得不说,大道的威胁十分有效。

盘古可以牺牲旁的与他没有交集的生物,却舍不得牺牲红云,舍不得那个会对他笑的一脸灿烂,会跟他用略带炫耀的语气说“我已经努力修成了大罗金仙,很快就能是准圣,进而成就圣位,追赶上你,到时候我们就真的一直都能在一起啦”的红云死。

可以这么说,红云能这么早开启灵智,便已经是大道的算计的开始。

这就是大道的聪明之处,它给盘古一份拒绝不了的诱惑,哪怕明知道那里面埋藏着□□,盘古也还是拒绝不了这份从此他将不会再是一个人的感觉。他甚至无时无刻不在感激着与红云相伴的十二万年,即便大道让红云出现的出发点是算计他,他也甘之如饴。

当然红云对此是一无所知的,盘古也不打算把这些告诉红云。

盘古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和红云说他快死的这件事情。

——其实我这样也不能算是死的,对吧?只是化成了洪荒的万物,用不同的形式陪在红云身边罢了。告不告诉他其实都是一回事,那就不告诉了好不好?恩,好的!

——自说自话什么的绝对是盘古与生俱来最强的能力之一。

红云发现最近盘古迷上了写日记,用二十四片造化玉碟中没有四散出去的几片玉碟神神叨叨的记下他的话,还不给红云看。因为盘古说这是在红云去大陆上别的地方闲逛的时候他想对红云说的话,等红云回来了他自然会直接对他说,也就不用再听一遍了。

红云想了想就真信了,因为这种事儿吧,盘古蠢爹还真的能干得出来。而他最近到处闲逛的概率也是挺大的,他要去看祖龙、元凤和始麒麟这三大神兽。他们现在还都只是没有灵智的神兽,只能凭借着本能在生存修炼。

红云对这三个在未来注定引起洪荒第一场声势浩大的劫难的传奇人物很是好奇,哪怕对方目前还不会说话,他也爱去招惹他们,每每在洪荒大陆上上演大逃杀的戏码。不是他追三兽,就是三兽追他,最终谁也奈何不了谁。

其中白色的祖龙最为执着,也是进步最快、最通灵性的,最近甚至已经渐渐让红云有了一种力不从心,仿佛真的随时会被对方干掉到的危机感。

“小心一点。”只要有盘古在,他自然是不会让红云出事的,“毕竟是畜生,不懂分寸。”

盘古现在与红云说话时已经真的是声如洪钟了,浩浩荡荡的,仿佛每一个音节都会在红云耳边炸开,连身体都会为之震颤,简直是杀人于无形的利器。

所以盘古便很少说话了,甚至连呼吸都的极其缓慢,缓慢到一年都未必会有一次,仿佛生怕将红云再次吹散。

红云对于盘古来说实在是太过渺小了,以前红云爱坐在盘古肩膀上眺望洪荒,后来他只能被盘古用休息的那只手托与鼓掌之间,现如今他在盘古锁骨上翻筋斗都不怕跳下去。睡觉的时候红云也开始是直接睡在盘古身上。

说实话,红云其实挺喜欢这样与盘古静静依偎在一起的感觉的,躺在盘古的心脏处,听着那一声又一声强健而又有力的脉动,相信着他们还会有无数个漫长的日日夜夜。

红云很清楚盘古有一天会化成洪荒,可是时间实在是过去了太久,十二万年就这样一晃而过,盘古依然屹立在天地间。于是红云下意识的就会觉得盘古还会活很久,他们有的是时间一直在一起。

洪荒很空荡,红云却一点都没不觉得寂寥,因为他有盘古,总是喋喋不休、一眼错开都生怕他有危险的盘古。

红云甚至觉得天地间就这样只有他们两个人也不错的样子。

某一日,已经很少再说话的盘古突然开口问红云:“你的人参果树种下了吗?”

红云飞上盘古的耳边,他现在不站在很远的地方甚至连盘古的耳廓都看不清楚了,而等近距离时,那就仿佛是站在山洞门口,里面是一片幽暗昏惑。红云对着山洞用尽全身的气力高喊:“还没,我始终找不到一处能孕育出生机的灵气福地。”

即便红云已经如此之近的说话,但对于盘古来说依旧与蚊子哼哼无异。

声音能在幽闭的山洞里折射变得更大,但那也是有一定限制的。而红云现如今就好似在十万大山的门口高喊,而盘古却站在深山之中,声音再努力的折射放大,也还是传不到盘古的耳中。若不是盘古神识强大,能捕捉到洪荒大陆上的任何一丁点声音,想必现如今他们交流都会成为很大的问题。

听到红云的回答,盘古在内心苦笑了一声,只要他一日不死,这大地又如何能找到生机?

盘古又和红云简单的说了几句,便嘱咐红云道:“今天去宿在我脊梁上吧。”

成仙之后并不需要睡眠,但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自己脑海里那个现代知识的影响,又或者实在是天地之初的洪荒大陆太过无聊,红云养成了每天都要睡两觉(晚上和午觉)的好习惯。

盘古变的实在是太大了,对于红云来说,哪怕盘古轻轻呼一口气,待在他身上的红云都会感觉像是经历了一场大地震。盘古舍不得打扰红云睡眠,但红云又不想盘古为了照顾他太累,两人便形成了这样的默契——由盘古决定红云的睡眠场所。等红云睡下之后他会封印那一处,这样当盘古想要偶尔解乏动弹一下身体的时候也不会影响到红云。

而因为不能总是封印一处,所以红云的睡眠地点总是在轮换。

当盘古跟红云说今天要换到脊梁骨上沉睡的时候,红云不疑有他,从盘古的耳边纵身而下,掉了有一阵子才终于落地。那是个对于红云来说仿佛一望无际的犹如平原的地方,但红云根据自己的经验和想象能判断出这里其实只是盘古脖颈和肩膀相接的地方。

由于实在是太过巨大,该有的弧度也就看不出来了。就像是地球虽然是圆的,但我们站在陆地上的时候,还是会觉得陆地是平的。

从肩膀上翻越而过这个本应该很简单的动作,红云却花了很长时间,因为他不爱在盘古身上用法术,纯徒步就费了不少事儿。

盘古一路都在用神识小心翼翼的感受着红云,他不是觉得红云这样慢,而是恨不能再慢点、再慢点,将这一刻变成永恒。红云的重量对于盘古来说已经微乎其微感受不到了,但他依旧觉得他是能感觉到红云在他身上行走时的那份感觉的,仿佛每一步都踩在了他的心尖,没有疼痛,只有甘之如饴的举足若轻。

盘古就这样一路注视着红云到达了他的脊背顶端。

人类大小时只有一个点的脊梁骨顶端,在盘古身上的体现却是另外一番风景,那几乎就像是一座大山的顶端,能看得见边缘,睡在中心时却绝对不用担心因为睡姿问题而滚下去的可能。

红云走的筋疲力尽,刚躺上去合眼没一会儿,就彻底睡熟了。

在睡前,红云还不忘很小声的跟盘古说了一句很近乎喃喃自语的:“晚安。”

红云的现代知识里有篇有趣的小说中曾提过一个论调,晚安=wanan=我爱你爱你,换句话说就是那个天天跟你道晚安的人在话里总是都藏着一句我爱你。(这个论调确实引自某看过的某本小说,不过,呃,具体是哪本忘记了,特此标注一下,如有侵权某会这句话删除)

红云坚持和盘古说晚安,自然是因为他爱他的家人。即便洪荒这个时候还没有什么白天与黑夜的概念。

红云的晚安声很小,对于盘古来说基本是不应该听到的。但盘古偏偏就是听到了,因为说话的人是红云。盘古面如冠玉的脸上勾起一个浅浅的笑容,也在心里也对红云道了一声晚安。

最后一声晚安。

说完后,盘古便施法让红云睡的更熟,将他的周围布阵隔音,并牢牢的巩固了在自己的脊梁骨之上。

然后,那个盘古一直想要避免,却避无可避的时间终于还是到了。

延伸阅读

葛天纪元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huangza.cn/y6ak.shtml
01.与他的初遇,是在杭州—无锡的高铁上,他恰巧坐在我的隔壁。当时我问他借了支笔,划

遵命,船长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huangza.cn/gpwg.shtml
“令尊是镇守西海的褚将军?”褚楼抬头,神情诧异。这赵同知……这么直接的吗?他迟疑地点

御兽魂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huangza.cn/gfxu.shtml
第二天清晨,天才蒙蒙亮,公鸡刚打过鸣,冷面的家里头,点起了一盏煤油灯。娘亲把冷面唤下

圣枪骑士荒村女妖篇(四)  http://www.huangza.cn/no7o.shtml
屋外,依然是沉闷苍白的荒山野岭,漫山遍野的微黄杨树,更为这苍白增添了凄凉之色。子寒原

武霸之黑石城堡  http://www.huangza.cn/g8md.shtml
龙牧走走停停,有点游山玩水的味道,走了也不知道多久,好似在地府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龙

麻雀棺材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huangza.cn/gqkg.shtml
呼麦又称喉音双声唱法,由从肺脏到喉头再到嘴角总共七八个发声器官同时参与,由此唱出两个

三国修仙之全能系统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huangza.cn/hzv.shtml
黑夜中,眼前什么也没有,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陆芷宁回味方才古怪而真实的梦境,忍不住转

蓝梦人之第十章  http://www.huangza.cn/x7bh.shtml
16派对一直开到第二天凌晨一点多。安源原本11点就想去睡了,她这个人觉多,熬不了夜,

九阳帝君七年之痒_第三部分 婚姻是什么_九  http://www.huangza.cn/niov.shtml
九尽管晓荷顾不上腿疼一路飞奔,到单位的时候还是迟到了,办公室每天一成不变的晨扫已经过

我!漫威世界大导演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huangza.cn/x4fy.shtml
“我,去趟洗手间。”柳鹘推开几乎躺在他身上的女人,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朝着门口走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垂钓万界夜遇吸血鬼!

    新的一天,早上八点左右,马路边上。“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白斌扭过头看着旁边,一直紧盯着自己的一位美丽的女孩淡淡的问道。“对...对不起。”一直紧盯着白斌的美丽女孩听到白斌的声音,连忙回过神来,脸颊通红的低下了偷去。其实不光是这位美丽的女孩,白斌周围在等待路灯的路人们也

  • 烽火燃不息在线阅读第六节

    走了一段杂草丛生的山路,才终于看到了远处的墓碑,季景霄和冯卫到这里就没有继续跟着了,留在墓地不远处等着。傅安瑜、老太太和陶云到了江氏的墓前,发现周围的杂草倒真是不少,果然是有一段时间没来了。把篮子里的几个盘子放到了墓碑前,傅安瑜跪下拜了拜,就起身朝那一丛丛的杂草走去。挽起了袖子,又把裙摆撩了起来,动

  • 病卧美人榻[重生]在线阅读第三章

    上次说到异常声响,不是别的,而是李认真的短裤撕成两半,中间的线全部胀开,他尴尬地站在人群中间,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这正是:英雄莫要逞强能,短裤变成碎花裙。众人掩鼻不敢笑,忽闻一声扑赤声。以上暂且不表,且说开学第二天,班里举行一个集体班会,主要内容是大家作个自我介绍,另外老师宣布一下班干部名单。大腹便便

  • 何逍遥第4章在线阅读

    在我去李老师家的路上遇见李键良,他独自站在李老师家楼下的院子里,可他却没有发现我,当他看见李老师微笑里又隐藏着什么,还对李老师说了一箩筐根本听不明白的话。只是我不明白啦!他笑着对李老师说:“哥,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家?搞得我等你好久了,你这样是不行的。”邪邪的瞄着李老师:“难道你瞒着我跟谁交往?”李老师

  • 三国群龙传在线阅读第九章

    苏家种的果子陆续成熟,苏凉接连几日忙的不可开交,陈叔一家人晚上直接住在了苏家的会客小楼中,白天帮着苏凉摘果子。果园里的果树很多,每个种类就几颗,但种类很多,甚至还有几百年的老果树。这些果树都经过苏家一辈接着一辈人的栽种,慢慢找寻适合的培养方法,几乎每一种类的果树都有专门的栽种记录。果子不可久存,储物

  • 御赐一品娇牡丹在线阅读第八节

    苏鸢接了电话,竟然是林维桢。这个时间打给自己做什么,正暗自疑惑,便听见手机那头传来:“我找到了一些证据,可以帮你澄清庆功酒会和贾问鸣的新闻。”“你怎么会有证据,”苏鸢差点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绕晕了,笑着问道:“你信我?”“信!”林维桢快速而有力的回道。似乎想证明自己一般,又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不是那样

  • 偷情进行时第七章在线阅读

    这是秦天的肉体第一进入中央灵界,穿过众妙之门的那一刻,除了有些失重感,并没有太多的不适。入眼所及,是茫茫草原,微风夹杂一股青草味钻进了秦天的鼻子。“好久没有呼吸道如此新鲜的空气了。”秦天有些贪婪的多吸了几口。众妙之门依旧是一棵参天大树,在秦天走出树干之后,逐渐缩小,随后一抹绿光直接钻进了秦天的身体。

  • 无限火力之从火影开始在线阅读第六章

    “小芽,劈柴没了,快去抱点劈柴过来。”“好,我马上就去。”“小芽,泔水该倒了,快去倒掉。”“好,我这就去……”“江小芽,你怎么连点眼力劲儿都没有,该干什么活自己都看不到吗?还每次都让人喊着叫着。”被使唤的溜溜转,手脚不停歇,还不时被人训。对于她被留在元家做事,有人感叹她的好运,也有人看不惯她这运气。

  • 综漫 茶色浅沫在线阅读垃圾场的垃圾们

    “垃圾”,一种可回收利用的东西,在别人眼中没有价值的东西,对他们而言却是珍宝。钢铁城外,有一个大型垃圾场,每天都有人固定从城里运送垃圾来到这里,而对于“垃圾村”的人们来说,每天的这个时候是争分夺秒的时刻。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垃圾场也不例外,有能力的、力气大的就可以多抢一些,而相对弱小的,只能捡剩下的

  • 失落世界不见面鲜花满楼

    “包子,热腾腾的包子,新鲜出炉的包子,二文钱一个……”“老板,来两个包子”滩子边走过来一个粗布麻衣的男子,停住了,却是一个清清脆脆的声音响起。“唉,好嘞”老王一家一直在这个小镇上,也一直在这条街的这个位置卖包子,这么多年见多了来买包子的人。这些人里有抱着着孩子来买早点的妇人,也有蹦蹦跳跳的小孩;有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