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笼中的公主我一直都在

作者:细胞剧增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一直都在你身后等待,等你有一天回过头来看我。】

那夜里纪品扬一个人在酒吧里喝了一个晚上的酒,莫非身为好友,自然意气的陪他喝了一个晚上。次日一早,莫非体贴的让琳虹交代下去,多拨了一个星期的假期给花朝休养。而纪品扬,则在家里忍受着醉酒清醒之后的疼。

愤怒吧!

看到那一幕,纪品扬的愤怒再也拦不住,却只能隐忍着。

莫非以前总说,纪品扬是这个世界上最会隐忍的男人,他的隐忍让他成功。可是今天,纪品扬却痛恨起自己的隐忍。如果他当时不那么隐忍,让所有的怒气爆发出来会如何?说不定今天就不必一个人在这儿愤怒到连呼吸都开始疼痛。

总是这样。

他总是在她身后看着她,等着她,等她有一天能回过头来看他。其实他要的不多,不是吗?可是她的心却已经被另一个人占据了。

那三年是这样,刻意远离的两年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纪品扬在商场上打拼了这么多年,应酬多了,练就了好酒量。此时就算是红酒一杯接着一杯,也不见醉。那夜为了将自己灌醉也不知喝了多少,而今天,他却不能轻易的让自己醉了。

等了约莫三个小时,终于等到了他要等的人。打开门,一个一身优雅套装、妩媚靓丽的女人站在门外,她是纪品扬的秘书凤青青。

凤青青进了屋,在纪品扬的对面坐下。她从包里掏出了钥匙和房产证放在桌子上,说道:“那家的主人原先不想卖房子,说给再多的钱也不卖,在我开了价钱后,立刻就改了主意了。”

说到这儿,凤青青妩媚的脸上闪过一丝讽刺的笑,“这世界上的人都这样,有钱好办事。”

“既然如此,你还花了三个多小时?”纪品扬睨了她一眼。

“老板,□□也需要时间。世界上有钱的不只我们一家。”凤青青恢复了冷静,“工作我已经完成了,可以下班了吗?”

纪品扬不说话,凤青青当他默认了,拎起包转身就走。没走几步又被纪品扬叫住。她转过身来,看到纪品扬正看着自己,一字一句的问:“青青,你爱过吗?”

凤青青身体一僵,随即露出笑,“老板,这世上谁没爱过?到头来你受伤我也受伤,不都这样吗?”

纪品扬不说话,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凤青青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高跟鞋敲响地板,发出“笃笃”的声响,消失之后,仍有余音环绕四周。

手机忽然发出声响,一看知道是凤青青打来的电话,放下手中的酒杯,接了电话之后,纪品扬就听到凤青青的声音从彼端传过来。

(老板,你知道吗?有很多时候,时间可以磨灭爱情,你如果还爱她,就早点将她找回来吧。迟了,也许她就不再属于你了。)

凤青青的声音中带着几许哽咽,即使只是小小的情绪波动,和她一起工作了那么久的纪品扬也察觉出来了。

纪品扬抓着手机走到了窗户边,看到凤青青的车开到了路上,绝尘而去。

是吗?

时间可以磨灭爱情?

可是为什么,她的爱情,他用了整整三年还是磨灭不了呢?

他回过头,看到了刚才凤青青放在桌子上的钥匙和房产证,似乎看到了希望似的,露出了笑,可拿着手机的那只手却不自觉的握紧。

片刻后,凤青青派来为他搬家的人已经到了,他简单的收拾了行李,离开了这儿。

外头是一辆大车,来搬家的人看了看他手上那一袋行李,很不可思议。纪品扬冷淡的朝那人说道:“那边的一整架CD,就是你要搬走的东西。记得小心点。”

给奶的都是娘,搬家公司的人也不多说一句话,进屋搬了CD架后,开着车朝着雇主给的地址奔去。

纪品扬在搬家公司的人走了之后才走出门。门关上走到了院子里时,他回头看了身后那栋温馨的小别墅一眼,闭上眼转身离开。

这个地方,承载了三年的回忆,即使在他不得不远走的那两年,也依旧像烙印一样在他的记忆里生了根。

可是有什么关系呢?

对他来说,有她的地方才是家。

那三年,这个地方叫做家。那两年,他没有家。而如今,他要去找回属于他的家。

车开到半路,忽然又不想这么早去那个地方,给凤青青打了电话,让她赶过去将他的那些CD处理好之后,安心的开车在路上随便兜圈子。

凤青青从他刚开始创业时就跟在他的身边,一直以来合作愉快。她明白他最想要什么,凡事都会处理的很妥当,丝毫不用他担心。

路上遇到了下班高峰,一路塞车,从广达路塞到了西亚广场。即使是塞车,他也觉得无比的心安。一路上他都在问自己准备好了没有。不管准备好了没有,已经做出的决定都不能更改。

在决定买下她对面的房子时,就已经做好了随时会见到徐岳的准备了不是?就算是见到徐岳夜宿在她家,也只能忍下——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么多年,他的忍耐力还是一样的好。

夜色常常会给人一些勇气。纪品扬十二点多才回到自己的新家。停好车之后搭电梯上了楼,出了电梯,掏出钥匙找到自家门牌开了门后,看着家具一应俱全的新“家”,他没有任何的感觉,倒到了沙发上。

她和他的距离在瞬间就近了。只要走出自己的家门,按下对面的门铃就可以见到她了……

门外传来门铃声,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是错觉。门铃持续的按了好一会儿,纪品扬才确定不是错觉。可是这个时候,谁会来?

深呼吸一口气,走过去从猫眼里往外看了一眼,随即愣住。

花朝站在他的门外,一脸不耐烦的看着面前的门。纪品扬迅速开了门,花朝一看到纪品扬,惊讶的张大了嘴。纪品扬看着花朝那模样露出了笑。

他刚才还在想见到她该说些什么,这才知道世界上的事,都应了那句船到桥头自然直。这情形还要说些什么?当然是等着花朝先开口了。

花朝惊讶过后,才慢腾腾的开口:“原来我的新邻居是你呀?”

“没想到会和你成为邻居。”纪品扬露出同样诧异的表情,“怎么?这么晚还来敦睦亲邻?”

花朝愣了一下,随即想到被那个大美女安置在自己家的那个大CD架和那一架子的CD,她不就是为了这个找上门的吗?

等了一个晚上,刚搬到隔壁的人才回来。那个大美女拜托过她,希望她在对方回来之后立刻将东西还给对方,既然答应了就要守信。那一架子的CD中有她最爱的班得瑞,明明很想听却又因为是别人的东西不敢去碰……真是痛苦的挣扎啊!

“你的CD架和CD都在我家,可以去我家搬走吗?”花朝被他瞧得有些不自在了,问道。

纪品扬挑眉,没想到凤青青会将东西寄放到花朝那去了。看花朝那模样,他的确也想进花朝家去看看,随即点了头,在花朝的带领下朝对门走去。

花朝家的造句和纪品扬家一样,三室一厅一厨两卫,上等装潢。花朝是那类懒得布置的人,现在的家是由林静给她布置的,其他朋友也给了不少的意见,整体看起来,很温馨。

一走进花朝家的门,纪品扬就闻到了一股香味。很熟悉的味道。

“好香。”他下意识叫出声。

花朝停下脚步,身后的纪品扬就那么撞上她,好在纪品扬力道控制的好才没撞疼花朝。花朝回头看已经退开一步的纪品扬一眼,看向餐桌。她的宵夜正在桌子上等着她呢。

早些时候为了等自己的新邻居来拿回属于他的东西,一边上网一边等,不知不觉就等对到了现在,一时觉得无聊就给自己炒了碗饭——她最拿手的就是炒饭,更重要的是今天她家,就只有冷饭……

“你的东西在那。”花朝指了指客厅一角放着的CD架子,回头看纪品扬,这一看,大汗了一把。只见纪品扬一直盯着桌上那碗散发着热气的炒饭,还咽了咽口水。花朝有些尴尬的问:“你饿了吗?”

纪品扬回过神,凝视了花朝一会儿,居然点头,“是啊,有点饿了。”

“你要不要吃炒饭?”花朝不自觉的脱口而出,习惯的连自己都觉得诧异。

纪品扬心里想得要死,自然顺着花朝的话,厚着脸皮说想吃。花朝见人家都这么说了,又是自己问人家要不要吃的,也不好再说什么,将自己的炒饭让给了纪品扬,自己则在客厅看起了电视。

“你不吃吗?”纪品扬不死心的又问了一次。

“我不饿。”花朝笑了笑,“刚才炒饭也只是因为一时无聊。”

纪品扬见花朝这么说,也就不客气的吃起了炒饭。那炒饭是他记忆中的味道,他怀念了整整两年。

花朝看着电视,昏昏欲睡了起来,不知不觉就忘了纪品扬还在自己家里,兀自靠着沙发睡着了。

等纪品扬慢悠悠的吃完了炒饭,回到客厅看到花朝毫无防备的睡脸时,无数的宠溺竞上眼眸。他走到她身边坐下,手轻抚着她的发,温柔的动作让睡梦中的花朝露出了笑脸。想了想,他抱起花朝朝主卧室走去,将花朝安置在床上之后,坐在床边看着她。

有多久了?多久不曾像今夜这样安心过?纪品扬的嘴角不自觉染上了笑意,迷醉人心。他俯下身,轻轻吻上了花朝的唇。

可他脸上的笑并没有挂多久。

花朝忽然翻了个身,呢喃了一声“徐岳”,成功打碎了纪品扬脸上的笑,让他眼底的温暖在瞬间破碎,下一秒刮起了飓风。

纪品扬迅速离开的花朝家,搬走了自己的CD架,顺便替花朝关上了门。

合上自己家的门,纪品扬靠着门板任由CD架上的CD散落了一地。

他再一次的退缩了。

为什么不去把她摇醒?

为什么不去质问她?

质问她,为什么这么五年了,那个男人还是在她的心里占了那么重要的位置?

可是,他不敢。

三年前那样,他逃了。如今,更不敢。

他那么的小心翼翼就是为了重新靠近她,不想轻易的破坏了现在的一切,也不敢……

延伸阅读

洁西卡干洗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g039.shtml
暂无

耐斯地板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s5rg.shtml
耐斯地板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婀娜多姿的常州市,有着2500多年的悠久文化历史,同时也是

利奥宝宝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nlsn.shtml
利奥宝宝婴幼儿辅食所在地:广东顺德高新技术开发园,生产速食薯蓉,现有碎牛肉烩薯蓉、黑

XingRong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nbgs.shtml
主要设计,生产及出品公仔产品,遥控产品。我们随时欢迎来样制作!并有部分小玩具作赠品,

葩姑妲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p9tp.shtml
葩姑妲,源自韩国。一个以改变主义而命名的国内外女性用品品牌。1974年3月14日葩姑

香诗丽女装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dvhf.shtml
Shyslily香诗丽女装多年以来一直为顾客提供好的女士服饰。专注于线上电子商务销售

relay经纬书店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u8t4.shtml
一本好书、一杯咖啡甚至一家品质的店,都能打发在机场候机时的无聊时光。全球知名的高品格

紫隆山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duk2.shtml
紫隆山葡萄酒二期工程中新建2000吨原酒储存窖一座,3000吨原酒储存库房一座,20

脑酷方舟全脑开发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cf8.shtml
脑酷方舟隶属于深圳市金翰博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推出脑酷方舟全脑激活智慧机,提高孩子的

岱岳木鱼石保健杯加盟  http://www.kickasspicture.com/nt0l.shtml
济南岱岳木鱼石有限公司多年来从事木鱼石产业的开发、探索与研究,依托泰山-灵岩地理地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妈咪别跑:萌宝从天而降在线阅读第一章

    “大家好,我是今天刚入职的,我叫张天波,因为爱吃肉、朋友们都叫我张肉肉.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这可能是每个刚踏入社会,进入公司上班后的人都会走的一个流程.我也不例外,今年刚大学毕业,对于成绩中下的我,毕业后选择了进入社会,而不是像成绩上位圈的那些选择深造考研。我来自农村家庭,家里没有矿,也没有几亿家

  • 厉鬼穿成炮灰后[穿书]第三章在线阅读

    李醒被吓了一跳,急忙向后看去,却发现身后竟然有一群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死胖子,你压着老娘的头发了!”“美女,你踩到我的手了……”李醒目瞪口呆,难道这个世界有自己没有发现的特殊文化。这里的人喜欢在网吧里叠罗汉?李醒急忙把文档转移到自己的优盘中,把源文件彻底删除之后便要逃离现场。“哎哎哎,这位帅哥等

  • 我靠鬼屋发家致富在线阅读第二节

    男人身上的清冷气息浸入周遭的空气,恼人的炎热似乎也在一瞬散去,带来丝丝清凉。余晚晚低头,借着头顶洒落的灯光,看清支票上的数字,张了张嘴,双手发抖的看着在保镖护送下,消失在车门后的男人,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片刻后,停在楼前的五辆车子便陆续驶离。她拍了拍自己的脸,好半天才回过神,下意识伸手去揉被掐得生疼

  • 抓个情敌当道侣之第一章(1)

    龙头抗争,横滨黑手党历史上最惨痛的88天。为奠定横滨夜间秩序的地位,港口黑手党在这88天里死伤无数。我从一堆死人里摇摇摆摆地站起来,适应一下眩晕的大脑,立正站好。将散落在前面的头发捋上去,戴好墨镜,随便提起一把冲锋木仓,熟练地潜行在阴影里。身后传来一点响动,我迅速回身,枪架在身前,保证一秒之内能将敌

  • 戮国的皇子在线阅读第8节

    江璟解开手机密码,微信上墨梓晨发来了四条消息。墨梓晨:“【美味堂】只是我旗下一家微不足道的烤肉店,一餐饭而已,不需要太客气的,就当交个朋友。”这话怎么看起来这么让人手痒,特么有超级装逼的感觉。墨梓晨可能也察觉话语不好,又发了一条消息补充道,“我的意思是大家交个朋友,不谈钱什么的。”看江璟没回信息,墨

  • [食戟之灵]味觉创造者之信息量有点大,我缓缓(8)

    “春生,又不难!”美汐装作懵懂的样子,微眯的眼睛有点像一只狡诈的小狐狸。“呃…..”龙安并不修习这套心法,对于这些术词不是很熟悉。不过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说可以治好师兄的手。湛蓝色的眸子有点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你今晚是要留在这里睡觉吗?”林美汐再度移开话题,把正在沉思的龙安拉回现实。“不不,我还

  • 天之道局之弟弟(4)(9)

    弟弟(4)“大宝贝你火了!”邹恒半躺着用笔记本刷着微博,突然坐起来朝着阳台吼。程又青搁好毛巾走进来,边给郁臻整理衣领边说:“我一直都挺火。”“不是,你上热门话题第一了!”程又青手上动作一顿,眼角抽了一下,有一股十分不祥的预感。“大宝贝上热搜了?快让我看看!”林宁凑上去,许思源也一声不吭地挪了过去。程

  • 元帅他嗅觉失灵[星际]孽缘

    圣天帝国,是一个由七块大陆和无数海域构成的超级帝国。在这里所有人都以修炼为主,说白了这就是一个崇尚武力,暴力至上的世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是这里的唯一规则。这七块大陆分别是:魔兽大陆、神兽大陆、妖兽大陆、剑气大陆、灵气大陆、极北大陆、死亡之墓。之所以有这么多大陆,其实是圣天帝国在成立之初,人类和魔兽

  • 万能外卖系统之主神愤怒 洛阳覆灭(求收藏)

    洛阳河边,绾绾正在想着这个即将乱掉的天下之中,她应该怎么样来获得她自己的利益。她的脑子之中在思考,思考究竟要支持那一个势力来跟师妃暄这一个慈航静斋的老对手互相抗衡。在这个世界,由于隋炀帝搜刮民脂民膏导致名不聊生,民间人民怨声载道,有诸多野心家已经蠢蠢欲动,天下即将乱起来了,现在的绝世美人绾绾脑内所思

  • 大秦之江山如画在线阅读第六章

    “你们找我来干什么?”爱莎问。“你能不能不管我们的事。”北赖答道。“你的态度是在威胁我,还是在求我。”爱莎再问。“你的态度不要这么嚣张,黄毛丫头。”北赖不耐烦地说。“那我走了,我还有事。”爱莎说。这时伊察插了进来:“我们不是在威胁你,我们是很有诚意地在求你。”“你看我们现在那有胆子威胁你呢?”伊察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