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我不知道快穿是什么呀脱缰的野马

作者:鹤影天青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家伙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想要硬碰硬将我的防御给击溃吗?是不是真的太过天真了点?这样的蛮横攻击是绝对不会有效果的。就算真的被蛮力击溃了,第八道防御就算任其攻击也不可能攻破,那可是连同自己都找不到的弱点的防御,别说区区一介自学成才的人了。

“对方真是够顽固。”仙桃小声嘀咕说着,就在这之后的没有几秒廖欣的电脑程序弹窗了。“指令丢失?这…”穆子程愣住了,廖欣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没有继续操作了。

站在附近的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指令丢失是什么意思?“怎么了?”有人小声问道这些大师们,这些可都不是普通技术人员能理解的东西。“第七道防御的指令消失了,不见了。”穆子程看着电脑惊叹,没有想到在持续的攻击下还能将第七道防御程序的重要指令偷走,这人也还真是够厉害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现在终于都有兴趣认识下了。

“结束了。”廖欣起身说道,转身没有说什么就离开了座位出去了。大家都看着廖欣就那么闷着一张脸出去了,都不敢说什么气氛好严肃。“这,输了?”有人小声问。“没有,对方没有攻击第八道防御墙了。第八道墙是廖欣花费了几年打造出来的,连她自己本人都没有找到弱点在什么地方的高级防御。”穆子程也是佩服这两个大神,一个设立了自己都破解不了的防御,一个直接破解了六个人甚至被廖欣加强的第七道防御。

出来的廖欣来到测试间,里面的许邵轩早就已经出来在门口对面的文员面前说着什么了,没等廖欣过来文员就告诉许邵轩人已经来了。

转身的许邵轩看着廖欣刚好就走过来了,然后也有点收敛了嚣张的语气:“我弃权了,最后一道防御找不到要点。”许邵轩很老实的承认了说道,那道防御许邵轩就看了那么一眼就果然放弃了,那不在自己的知识范畴内。

“不过,你能一路击破七道防御也算了不起的,连我电脑都敢跑进来瞎搞。”廖欣也有点佩服眼前这个农村的乡巴佬,对他确实有种刮目相看了,如果能加以打造的话这人也许能成为一个更加厉害的人。

“那,没什么事情我就回去了。”许邵轩输了自然就不会留在这里,对廖欣说道,然后便转身离开了。这家公司确实有点本事,这是比赛结束后许邵轩的另一种看待眼神。“哎,你那么快出来了啊?结果怎样?”突然范总不知道哪里钻了出来刚好就挡住了许邵轩的去路,问。然后又看见许邵轩身后的廖欣,走了过去:“怎样这孩子?”“可塑之才可以暂时留下来试用。”廖欣对范总说道,同时这话也让许邵轩怔住了下以为听错了,回头看廖欣指着自己:“能留下来?”

没有回答许邵轩的廖欣将文员桌上的那个之前许邵轩只写了名字的文件夹拿起来扔了过去,说:“把你的简介资料补齐了。”许邵轩伸手接住了,但是范总赶紧转身嘻嘻笑道:“不是这个不是这个,是我这里的这个。”范总将自己手里一堆的文件里抽了出来刚才的那个文件夹,调换了过来。

看着这,廖欣顿时有点尴尬了,刚才的动作明明那么帅气潇洒英俊,结果…“明天准时来报道,不可以迟到。”没再停留转身便回去技术部了,留下许邵轩跟范总还在原地说着什么。

范总站在许邵轩旁边看着走了的廖欣,不知道她怎么了,感觉怪怪的样子,这不是赢了吗?“喂,你领导怎么了?怎么感觉她一脸臭表情?”范总拍拍在写资料的许邵轩问,没有回头的许邵轩嘀咕:“我怎么知道,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这样吧?”这话让范总听着怎么感觉那么污,然后也不知道对许邵轩说什么了,接过他递过来简介资料。

“你电话怎么不写?”范总看着许邵轩问。“我还没有买手机,刚从老家出来昨天。”许邵轩回答道,范总咂了下嘴看着许邵轩:“静静,公司还能申请手机吗?”范总对旁边的文员问道,被叫做文员叫做静静,许邵轩差点就要多嘴了。“我查查。”静静没有立刻准确回答,在电脑上查询了下。“还有刚好一台没人用,范总需要申请吗?”“申请给这小子。”范总看着静静指着身后的许邵轩说道。“我叫许邵轩,我说好多次了。”许邵轩一副不愉快的表情看着范总说道,静静在面前听着都想笑了,很少有员工跟范总那么直接的开玩笑聊天。认识范总的人都知道他这人平时就不怎么喜欢八卦,也不喜欢跟什么员工搭讪,基本说话的时候都是工作上的事情,但在静静的眼里这个许邵轩似乎是一个例外。

“稍等下,我去取下手机。”静静对许邵轩说道,然后就离开了。静静离开后范总又回头对许邵轩说:“等等你就跟她说帮你办理各种证件,不然明天你上班可能就上不来了,知道没?”“呃,马上就能办好吗?”许邵轩还以为可能要等上几天呢,所以刚才也就没有过问了。“哎,那都是小公司才慢慢吞吞的,这里马上就能搞定。”范总肯定又确定的指着地上意思是说这家公司非同一般办事效率很快。

确实如范总说的那样,静静离开才几分钟就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台手机:“来,你在这里签字就可以拿走了,然后我给你办理下证件,你有带身份证吗?”没等许邵轩问,静静就自己问起来了。范总对许邵轩使了下眼神,意思在说,对不对,有效率吧?

静静看着他俩表情怪怪的,有点好奇问道:“你俩在眼神传达什么呢?俩大老爷们。”“怎么看我都像是少爷的年龄。”许邵轩写着名字还贫嘴了嘀咕道,这让范总都不知道怎么辩解自己了。

“那少爷麻烦将身份证给我一下。”静静也配合地叫道,许邵轩便递了过去。

等所有的手续都办好了都已经到下班的时间了,廖欣比其他人都下班要早,出来的时候发现许邵轩还在前台跟静静不知道聊什么,好像挺开心的样子。“欣姐,下班了?”静静看着许邵轩身后的廖欣问道,廖欣也点头看着这边走过来:“你怎么还在这里?办证件吗?”

“嗯,办好了等人。”许邵轩拿着手里的门卡工作证对廖欣说道,廖欣也瞄了眼看了上面名字:“你这里有认识的人?”廖欣有些好奇问。“欣姐,他在等范总呢,范总去拿东西了。”静静给廖欣解释说道,廖欣也点头但还是有些不解。“范海任你谁?”“也算我领导吗?他什么职位?”许邵轩一头雾水回头问静静,廖欣这就明白了,果然是不认识的。“算了,没事我就先撤了,你慢慢等。”廖欣没兴趣继续知道下去了转身离开,许邵轩也没说什么看着她走了。

不过廖欣离开后原地还是能清晰感觉到她的气味,一种令人舒适又很享受的香味,许邵轩就想问问她擦了什么香水能那么持久。

“哎,廖欣。”没注意到后面的范总刚好就叫住了离开廖欣,廖欣也听到声音回头看:“下班了?一起去吃饭呗。”路过许邵轩身边的时候范总顺手推着许邵轩走了过去,问。“你瞧你那么早下班也是闲着,我们都好久没一起吃过饭了。邵轩也一起,这餐我的。”

“你总算叫对我的名字了。”并没有在意吃饭的事情,许邵轩对范总说道。廖欣上下看了下眼范总身边的许邵轩,一身都是土里土气的实在是没办法接受,虽然明天开始就要共处一室工作了,但上班起码有工作服,可要出去一起吃饭的话就有点那啥了。“跟他一起?不了,我还是不去了。”廖欣一副不讨喜的表情摇摇头转身便离开了,其实许邵轩也明白廖欣的想法,但是…

“农村的人怎么你了?”在廖欣离开的一步范总没有再挽留的时候,许邵轩说了一句话让廖欣的手停在了电梯的按钮上没有按下去。“喂,邵轩。”范总拉了下许邵轩让他说话别那么直,但是廖欣怎么也听进去了,回头看着跟自己说话的廖欣。

俩人相视看着,范总这劝谁都好像不是的样子,但愿不会打起来闹起来才好啊,这刚通过入职就跟自己直属领导扛上了,那以后还要怎么混啊?“问你话呢?农村的人怎么你了?”许邵轩又再次冒出了一句话问道廖欣,怎么说廖欣也是留学生,专业,素质什么都比他人高出很多,一时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了。但要是不顶他两句这以后的工作还真能好好相处下去吗?岂不是都无法无天了?

“确实没怎么,我就不喜欢跟土里土气的人一起吃饭,这是我的自由,你管我吗?”廖欣的话也没有服软,俩人都有各自的己见。“别以为到了城里就能跟城里人一样,就你这气质,估计你是第一次来大城市的吧?瞧你这素质,是不是教育不够好没人管?”廖欣的话都没有说错,但这话说得太直了就是伤到别人的自尊心了。

“廖欣,别这样,这话有点过了。”范总也站在廖欣面前拉扯了下她说道,廖欣也听劝稍微冷静了下,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就不受控制说了这话,听劝的廖欣也有点觉得自己说过了。

“咔”背后传来一声碎片的声音,范总跟廖欣都回头看过去。手中握着工作证塑料碎片的许邵轩一脸的沉默跟让人都害怕的愤怒,手中被拳头挤压碎掉的工作证塑料盒将他的手掌都划破了,鲜血不断从手中滴在地上,似乎这对他来说完全都没有任何的感觉。

延伸阅读

派高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p51v.shtml
派高婴儿用品一贯坚持“诚信做人,踏实做事”的价值观,信守“以人为本,客户至上”的经营

报读MBA,在职双证培训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g6of.shtml

建恒测控机械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a64b.shtml
经过建恒人的不断耕耘,建恒很声波流量计已遍布国内外40多个,并成为国内外流量计品牌S

品岸精洗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s1w8.shtml
品岸洗衣有限公司源自于欧美,是专职的洗涤设备生产以及洗衣连锁加盟的企业集团。2002

鸣华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a50x.shtml
鸣华面料总部一贯采取包机定产、包机包销的方式,货源稳定,质量可靠,价格合理,交货及时

野兽派花店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uxzz.shtml
野兽派花店创建于2011年12月。当时,店主Amber一时兴起买花来弄,“去了花市才

乐跑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gk23.shtml
苏州互爱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专门从事智能穿戴设备研发、生产、销售的科技

艾牧途户外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65hx.shtml
绍兴东盛京纺织服装有限公司是一家中韩合资企业,成立于2003年,致力于户外运动服装的

帅科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nx5r.shtml
帅科汽车坐垫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铁海机电设备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xic2.shtml
铁海机电设备,是中国出众的滤油机生产商,公司位于重庆市大渡口区工业园,是一家拥有自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葬轮回在线阅读第三节

    天怎么都是灰的?周围人看起来也都灰蒙蒙的?我这是在哪儿啊?仔细辨认一下周围去处,第一印象是街上,因为周围车来车往。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周围人群看起来都很忙,一个个地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机,茫然无暇观看四周。“你好,我们之前见过。”武藤修看见一个熟悉的人上去打招呼,可那人理都不理,只顾自己向前赶路,武藤

  • 打脸逆袭事务所第四章

    荣锦大佬倒在床上葛优瘫,感觉生无可恋。经过刚才那一遭,她的节操啊,掉在地上摔成八瓣儿了估计。要说怎么会辣么巧被撞上的,荣锦只想呵呵哒。当时堂屋没人,荣锦被李婆子宝贝地用小棉被裹好,放在那张开满了鲜花的老木床上。搁李婆子的说法,那张床上有仙气儿,不然怎地长出那么多脸盘大的花来?而荣锦这个被她认为是神仙

  • 昏黄在线阅读第五章

    顺着皮鞋往上看去,入目的是修长的腿,王一博愣了下,没想到肖战会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战哥?你怎么会在这里?”惊讶让他忽略了肖战的问题,看到哥哥脸上露出无奈表情,抿了抿嘴最后哭笑不得开口,“这是我要问你的才对吧。”“我住的地方就在你身后,反而是你,大半夜的怎么跑这了,”肖战在的地方其实还挺偏远的。“我暂

  • 红楼之不可惜在线阅读第四节

    离《将军》正是开拍还有半个月的时间,通告表上一片空白。简思浔毫不在意的窝在家。咚咚咚,敲门声传来。简思浔皱眉,谁啊,现在才9点。(这是某人在换了一具身体后,养成的一个坏习惯——睡懒觉。)“思浔,我刚接到通知……”见简思浔不悦的打开门看着他,这人一向都是这么咋咋呼呼吗?助理声音上下看了她一眼声音越来越

  • 查理九世 绝地反击第四章在线阅读

    靳玉那厢,正说到“自己”当初与诸位富家子弟出入青楼的事。“……原本这日子么,是可以这么浑浑噩噩过下去的。可惜事情,偏偏发生了转变。”那一日,他同好友本去到青楼吃酒,不想却听得旁边的厢房传来一声惨叫!他同好友冲进去,却见地上已躺着一具死尸!那清倌人更是在一旁哭断了肠!原来啊,是那清倌人花娘同这白面书生

  • 魂傲天穹之神秘道长

    “喊吧,没用的,过了今晚你就是王子的奴隶,以后荣华富贵一辈子,何乐不为呢。”黑袍人没有直接动手抓林月,一来这是王子看上的人,二来林月是无灵之体,伤到了就会很麻烦。林月下意识地后退,心里面只有一个念头,跑!林月拔腿就跑,夺过门径直向楼下跑去。黑袍人一点都不在乎林月逃跑,在他眼中林月跑起来都没有自己慢慢

  • 我!阴阳刺青师在线阅读第六章

    “你愿意帮助我吗?”村长MM双眼泛着异样的光芒望着李青。“我…….我愿意!”李青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最终还是接受!果然,话音刚落,系统的提示音传来!叮——系统提示:你已经接受任务【驱逐怪物】!(支线任务,当前难度50)任务提示:帮助浅水村击退来犯的绿螃蟹,并杀死BOSS!难度50的支线任务,其难度已经

  • 灵师在线阅读再回绝影之森

    三天后,他们出发了。大师兄说这次历练,先去绝影之森外围,他们需要每人获得10颗三级妖丹。然后再去北荒境外寻找一种仙草。一想到要去绝影之森,慕寒伊就阵阵后怕,两年前,师傅告诉她,发现她的那个森林就是绝影之森。当时她打死的那两匹狼就是3级妖兽。现在想想,也真是侥幸,不过当时师傅正在暗处观察着她,如果真的

  • 心之所动一舞倾城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5章:嗓子都喊哑了颜若兮就像砧板上的鱼肉,任人摆布。她一个人,想要达到目的,总得牺牲点什么!比如,他需要的……协议看都没看,直接签上自己的名字,来之前她本就下定了决心,还有什么犹豫的。只是没有想到,他给她挖了一个大坑。他居然会真的是夜氏首席。拿着协议,跟着佣人的指引,绕过一处花院,到了一处独栋宅楼

  • 我在漫威变成光之鬼陵中的鬼使

    清武苑,这都什么是什么鬼!我不解的问道,“那你找我帮什么忙,我能帮到你什么?”心想,确实帮不到他什么,因为我都说过了,除了一张文凭我还有什么。等等,他说我特别,是不是他知道我的梦。冰雨站起来,看着我说,“我说过你特别,就一定有过人之处我也不绕弯子,如果没猜错,你的背后是不是有一个血红色的图案。”我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