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祖传金手指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醉酒鹦鹉 来源:纵横中文网

救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才告一段落,消防和交警依旧封着路,事故现场一片狼籍。

交警大队和消防大队连夜成立事故小组开展调查,在事故原因和责任认定明确之前拒绝了一切媒体采访。

围观的人群渐渐散了,媒体也马不停蹄地往医院赶。

李峰上了采访车,坐在副驾上,脸色有点阴霾,“医院那边,新闻组的同事已经过去,你不用过去。”

苏暮星没上车,站在一边人行道上,“那我直接回去。”

叶路电话能打给她,自然也会打到上头,反正他有的是手段,更何况她对李峰这人反感,能少接触就少接触。

上次她出采访差点丢了半条命,出院后就被强制调了栏目,平时做的都是些采访类的人物报道和事件追踪,很少跑实时的时政新闻了。

今晚算特殊情况,原本出新闻的同事路上有事耽误了,其他同事手里都有再跑的新闻,有空暇的赶到现场至少也要半个小时,她刚好约了当事人在附近见面,采访一结束就接了李峰的电话赶来救场。

虽说事急从权,可看这李峰的脸色,想来是挨了一顿骂。

“那你自己回去,注意安全。”

“嗯。”苏暮星敷衍地应了一声,眼神盯着别处瞧。

李锋好奇,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对面马路停了辆A8,男人刚好关了车门转身离去,他问,“认识?”

“不太算。”苏暮星随口回了一句,一两句说不清楚,她也没打算和李峰说什么掏心窝的话。

李峰讥诮,“怎么?看上人家了?”名车和美人,他没法不往那方面想。

在他眼里,苏暮星这人够作,整个人像贞洁烈女一样端着,倒也不是开不了玩笑,部门聚会讲些荤段子,其他小女生红着脸模样娇羞,唯独她像个没事人一样,面不改色的偶尔还能接几句。

可除此之外,在她身上讨不来半点甜头。

可偏偏人家模样生的好,那脸蛋,那皮肤,那身段儿都是一等一的美人。瞧人骨子里的矜贵劲,就怕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他再惦记着美人,也从来不敢把人招惹急了。

苏暮星没理他。

李峰自讨没趣,吩咐了一声,一行人驱车离去。

——

许清然把最后一名伤员送上救护车,总算松了口气,反身回到车上拿了钱包,径直走去对面的百货大楼。

实在受不了身上的味道,衬衫上什么都有,黑灰和血。

男装在六楼,许清然去了常买的品牌店。

他穿衣不挑,认准一个牌子,就是最简单的衬衣长裤,颜色也局限在黑灰白里,可偏偏有的人,天生的衣架子。

许清然挑了个款式,跟一边营业员说:“白色,185的号。”

“麻烦商标剪掉,我现在就换上。”

营业员瞧顾客身上脏兮兮的,气质确是出奇的好,她礼貌颔首:“好的,您稍等。”

许清然坐在沙发上等,刚一坐下就被挂在正前方的液晶电视吸引了视线,刚好是安城的地方新闻频道,画面上的女记者秀发静雅,白皙的小脸洇出一层淡淡的粉红,五根葱白的手指握着话筒,姿态端庄,有条不紊地报道着现场的情况,身后的兵荒马乱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她,可略微加快的语速又无疑透露着现场的紧张气氛。

她是个记者,一个专业的记者。

许清然瞧着屏幕上的人,有些画面不自觉地浮了上来,他收回视线,随手抽过方桌上的杂志翻了几页,不再去想。

没一会儿,营业员拿着熨烫好的衬衫过来,他进了更衣室换上,脏衣服直接塞进了脚边的垃圾桶。

许清然匆匆离开男装店,抬腕看了眼表盘,十点多了,他刚掏了手机解锁,电话就进来了。

“现在都几点了?”包厢里声音嘈杂,凌若予不自觉提高了几分音量,“你一大老爷们怎么磨磨蹭蹭跟小媳妇似的?”

“路上碰上起事故,耽误点时间。”许清然解释。

中山路的事故无意遇到,做医生的,说不上多高尚,可宣过誓的,他几乎本能的往里冲,救人是他本职,他没法想后果。

“江洛都快喝趴了!”电话那头凌若予半眯着眼,“许一刀,麻溜地过来啊!”

凌若予和江洛,都是许清然的哥们儿,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很铁。

这次他从二院转到三院,今天办好交接正式离职,下周才正式到三院上班,这几天刚好清闲,凌若予便开了包厢,约哥们几个出来小聚。

许清然揉了揉眉心,折腾了一晚上有点累,“我能不过来吗?”凌若予和江洛是夜场玩惯的人,他职业特殊,白天忙,时常大半夜还得往医院跑,还真没两人的好精力。

“不能!”凌若予语气坚决,他才不要一个人应付江洛这个傻逼。

许清然弯了弯嘴角,无奈地笑:“好,半个小时到。”

......

10月初的安城,夜晚已经微凉。

苏暮星搂了搂胳膊,有点冷,低头看了眼时间,等了快半个小时,她无聊的发慌,揉头发扣指甲的,手里还套着钥匙圈又一下没一下地转悠。

左手手掌擦破了好大一块,她拿丝巾绕了几个圈,在手背上打了个大大的蝴蝶结,手嘴并用的,也没矫情。

她有点后悔,想走人了。

却又不甘心。

她收了手里打转的钥匙,塞进包里,脑袋微微探进车内打量,闲下来的手搭在方向盘上。

车里干干净净的,控制台上除了一个崭新的车载烟灰缸,什么装饰物也没有,单调的灰色系没什么亮点,中控台上放着张CD,光线不好,看不清来头。

“你在干嘛?”

苏暮星走神的厉害,突然想起的声音让她几乎本能的一吓,猛地抬头又倒霉的磕上车顶,头皮发麻。

她转过脑袋,忍着头顶的疼,立马收住表情故作镇定,整个人懒洋洋地倚在门上。

正大光明的,仿佛方才偷窥的是另有其人。

男人双手抄兜站在几步之外,背对着路灯流光,唇线微抿,月光给五官打下阴影,俊脸深邃,清冷的眼神落下,漆黑的眸子像幽静的深谭。

“这车主忘了锁车......”苏暮星撩了撩头发,漫不经心地回。

许清然一晚上忙着救人,后来又折回拿钱包,也忘了怎么就没锁车,甚至连车窗都没滑上。

“谢谢。”他声音平静如水。

苏暮星眉眼弯弯,笑了起来,“谢我什么?”

许清然眼神在她身上逡巡,唇线抿成一条线,没支声。

苏暮星手肘顶了一下车门,手臂借力,整个人抬头挺胸的站直,165的个子,还是比男人矮了一大截。

苏暮星向他走过去,男人背对着光源站着,拉开一条老长的影子,割裂出一明一暗的楚河汉界,她转了一个方向,刻意走进他投下的影子里,隔着两三步的距离,停下。

她唇角勾起,轻声感叹:“没想到还能见到许医生。”

许清然个子高,又站在人行道上,此刻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她陷在黑影里,光线不好,雪白的脸上剩一双眼睛雪亮,睫毛像一把小扇子一扫一扫的,眼睑留下一抹淡淡的阴翳。

他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淡淡开口,“我是安城人。”

苏暮星眼底闪过一丝诧异,转瞬即逝,她眉眼上扬,笑意更深:“巧了,我也是。”

许清然一早就知道她是安城电视台的,倒没她的意外,他挪开视线,目光向下停在她腰侧的格纹小包上,提醒了句:“你电话一直在震。”

苏暮星长眸微眯,声音裹上浅笑:“我听得见。”

“......”

女人有些得意,许清然怪自己多嘴。

苏暮星目光凝望着他,男人头微抬,眉峰凌厉,眼眸幽深,下颌线条蹦的有点紧,又带着该死的**。

她心突地一跳。

苏暮星清了清嗓,眼神往上勾,“许医生,在哪里上班?”

许清然长睫微掀,没什么情绪地看了她一眼,声音平淡:“医院。”

苏暮星好看的眉梢略略一挑,“你知道我不是问这个。”

男人似笑非笑,清冷的眼神再次落到女人身上,视线顺着她的眼角鼻梁,悠悠划过小巧的下巴尖儿,一路往下是白皙的脖颈和堪堪露出半截的锁骨,最后停在她紧握成拳的葱白手指上,他唇抿成线,没说话。

苏暮星目光攫住他,不屈不挠,“那你电话多少?”

许清然目光上移,触上对方的眸子,吊着眉梢看了片刻,倏地弯腰下来平视她的眼睛。

距离拉近,五官骤然放大,接踵而来的是彼此的气息交缠。

突如其来的压迫感,苏暮星条件发射地后退一步,拉开距离。

气氛有一瞬间的停滞。

许清然不缓不急地直起腰身,轻哧了声,不屑地勾起唇角:“忘了。”

语落,他长腿迈开,往前走去,动作利索地开门上车,随即是引擎发动的声音。

苏暮星六神归位,汽车已经绝尘而去。黑暗笼罩的大地,数不尽的璀璨灯火沿途盛放,车子融入其中,远方蜿蜒开来。

苏暮星挫败地撇撇嘴。

原先已经安静下去的手机又执着的开始嗡嗡震动,苏暮星一开始没在意,这回倒怕真有什么急事,她收回视线垂下脑袋去掏包里的手机。

余光瞟到来电显示的刹那,苏暮星眸色一黯,她划开接听键,把手机送到耳畔。

对方语气急促:“姐,人上勾了!

延伸阅读

聚华加盟  http://www.bodyandsoulsoaps.com/psnh.shtml
聚华小饰品,生产加工贝壳珍珠饰品已很过十年。本厂位于中国浙江的小商品城—义乌市苏溪镇

玛尔瑞加盟  http://www.bodyandsoulsoaps.com/a6l2.shtml
玛尔瑞玻璃位于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主营电子钢化玻璃、显示屏钢化玻璃、很白钢化玻璃、丝

傲胜地板加盟  http://www.bodyandsoulsoaps.com/gpek.shtml
公司简介“傲然品质、胜世共享”--上海傲胜木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初,是国内规模

上海财务软件哪家好加盟  http://www.bodyandsoulsoaps.com/gtbq.shtml
暂无

香百世家加盟  http://www.bodyandsoulsoaps.com/nlql.shtml
项目简介:香百世家松木家具严把质量关,始终把环保作为发展的前提,致力于为每一个消费者

满源净水器加盟  http://www.bodyandsoulsoaps.com/6zbv.shtml
韩国满源集团于20世纪70年代年成立于韩国首尔,是世界净水产业发展的跨国企业集团,目

佰红润护肤品加盟  http://www.bodyandsoulsoaps.com/xx1z.shtml
佰红润护肤品位于台北市。在市郊设立了“佰红润国内外医学美容研究中心”。中心拥有数十位

固泰伟加盟  http://www.bodyandsoulsoaps.com/x0in.shtml
固泰伟橡塑制品成立于1999年,是固特威国内外(香港)有限公司属下企业。生产硅橡胶电

馨亭国际家纺加盟  http://www.bodyandsoulsoaps.com/snj7.shtml
馨亭国际家纺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北京馨亭家居用品有限公司是法国知名专业家居用品集团——

MONIE加盟  http://www.bodyandsoulsoaps.com/ng48.shtml
可人儿国内外服装SZ蔓露卡,黛丝妮,梦妮时尚瑞丽女装批发网店代理.实体加盟广家直销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霸总的恶毒前妻[穿书]第一章在线阅读

    车队离开大秦边塞之后,迎来铺天盖地的狂风漫卷。和亲队伍在大风中被吹得七零八落,陪嫁的两个婢女被送亲的将士吆喝着赶上马车。马车相当宽敞,拥有两个隔间,吃喝拉撒一应用物都在车上了,熏香也是清清凉凉的,外间仿佛恶魔咆哮般打着滚呼啸而过的狂风骤然被车门隔绝。里面的人“唔唔”了两声。丫鬟权当没听见,先是在小炉

  • 我的最强微信群之圆,妙不可言!【3/7求收藏、鲜花】

    “帅哥,交个朋友?”陆丞看着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一边对自己娇笑,一边美眸轻眨的佐藤美和子。今天她穿着一套黑色的运动套装,很合适的凸显了其纤瘦的身材,素白的脖颈后面披着齐肩中长发。到是比他看漫画的时候长很多。哦!不对,原来是假发!陆丞了然,便衣任务嘛总是要有些伪装的!下一秒,注视着那对儿他很是喜欢的紫

  • 犬夜叉之伊罗丸之痴情种子新生no·3(求鲜花收藏,磕头砰砰砰)(10)

    召唤生物,对于召唤师来说是什么?炮灰、消耗品?伙伴?亲人、家人?战友?可能都是,也可能都不是。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前世,叶沧看过一些召唤流的小说,里面那些主角无一不是把自家召唤兽当宝贝,对待开局宠,又是起名字又是细心呵护又是长远打算的,就差没把召唤生物当爹供着。假如这些生物天赋异凛

  • 本宫回来了之一起祭奠父母(9)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到了夏末。田月月这两天夜夜梦见父母亲,想去父母坟上看看,就到吴管家跟前去告假。结果吴管家不答应,她只得作罢。早上她扫院子,正好杨柏轩刚起床,来喂屋檐底下的鹦鹉。因看见田月月,于是问道:“给你的书看完了吗?”田月月停了下来,拿着扫帚往杨柏轩跟前走了走,答道:“还没。”杨柏轩问道:“你

  • 假面骑士我是影骑瘟神解蛊

    晚秋的清晨已在滴滴浓雾和层层寒露中到来。而这个时候也是人最恋被窝的时候,刺头正在做着强烈的思想斗争,是起床上厕所,还是继续窝在被窝里,在两个选择之间来回摇摆。最终,抵抗不过肚子里的惊涛骇浪,匆匆批了衣服向门外跑去,准备回来之后再睡个回笼觉。打开门,就见树远行和梳着两个小辫的茉儿正一脸古怪地看着他,两

  • 佛天大智贤僧录在线阅读第2节

    厨房里,九夏看着那所谓的属于他们的饭菜,不由得火冒三丈,“你们怎么回事,少爷就算没有斗气,那也不能否认是嫡系少爷,你们这么对他,小心哪天死无葬身之地!”“哎,你个小丫头片子怎么和我说话呢,你要搞清楚,我们给他这些饭菜已经属于大人有大量了,还嫌东嫌西的,不吃是吧,老子到了给狗吃!”说完,管理厨房的刘大

  • 碧曦[快穿]装逼系统

    一望无际荒芜的shan丘,北风呼呼的刮着。枪炮声突然响起,噼哩啪啦一阵子又停了下来。冲在前方的八路军又倒下了几个,但身后的战友们却仍是一脸坚毅之色,丝毫不曾害怕。只有冲在最后面的一个年轻八路一脸恐惧,拿着一把汉阳造,趴在土堆后瑟瑟发抖。“我滴个娘啊,这他妈的是怎么一回事?”吴云脸色很难看,好好的在网

  • 重生之影帝在线阅读九劫灵血剑

    第七章九劫灵血剑快速离开练武场的叶轩,心中快速给自己拟定了一个计划来。他虽然知道自己的武魂不会太好,但这玄铁剑也太出乎了他的预料,不过,这玄铁剑对他来说,可是一件好事。“连云城,甚至是南白郡国的皇室,估计都不知道玄铁剑是剑类武魂中的原形剑,是剑之始祖,只要有材料,我可以将玄铁剑进阶成我想要的剑类武魂

  • 我给反派送温暖[快穿]之第四章(4)

    新闻引起轰动让‘日新报社’在一夜之间又被拔高了关注度。迹部景吾坐在自家豪宅用平板看着自家报社出的新闻,上面‘爆心地’的照片无限放大式的在他面前绽开了。他疲惫的揉了揉觉得刺眼的眼睛,去看清了这篇新闻的出稿人——小嶋栀子。他抬手优雅的喊来了管家,“这个小嶋栀子我是不是见过?”“前两天安排专访您的记者就是

  • 天途万丈第7章在线阅读

    “佛教传入中国之后,最早的建塔材料,就是木头。东汉,以及魏晋南北朝多是木塔。南北朝后,发展了砖石塔。唐朝之后,又出现了铜铁塔。宋朝之后,又发展了琉璃塔,陶瓷塔。造塔的材料之所以要不断革新,就是因为随着技术的发展,旧材料多多少少出现了无法解决的问题。比如木塔的话,既经不起风雨的侵蚀,又容易在历次灭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