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游之我的后台有点硬之愚蠢的小手段(7)

作者:1164442124 来源:飞卢小说网

学校三大风流人物都坐在了向莜莜周围,难免不会成为众矢之的。单单是第一节课,向莜莜就已经承受了无数道的目光。

不过,那些人倒不至于不理智,会去做些小动作。但,难免不会有一些极端的人。

这不,刚下课就有人找上门来了。只见,一个浓妆艳抹的女生带着一帮的人来到向莜莜面前。

“向莜莜是吧。”为首的女生高傲的看着向莜莜。她是故意在南子卿三人不在的时候找向莜莜的。

“是我,怎么了?”向莜莜将目光放在那个女生的身上,她很是搞不懂一个女生为什么要浓妆艳抹的,将自己弄得这么难看。

“你听好了,我的话只说一次。以后离南子卿,千盛和,唐雨泽这三个人远一点,尤其是南子卿,他可是名花有主了的,不是你这种女生能指染的。”那个女生说话挺不客气的,也不等向莜莜说什么,就浩浩荡荡的离去。

这样的事情在向莜莜眼里不过是小插曲,没什么可去在意的。她继续专注于手中的那道数学题。

“你不要去理会王潇潇的话, 她这是在嫉妒你,才会这么讲的。”这时,坐在向莜莜前面的那个女生转过头来说道。

向莜莜抬头看了眼那个女生,开口说道“我并没有在意,我反而觉得她挺可怜的。”

“她仗着自己的父亲是学校的校长,每天都耀武扬威,只要一有人接近学校的三大风流人物,她就会去威胁别人,甚至是做出一些卑鄙无耻的事情。”说话的这个女生长得也是不错的,虽然没有很惊艳,但是也算是美女。当初,千盛和就只是帮她抬了一个东西,就遭到王潇潇的威胁。尽管她的家世不错,排行第二十,但是耐于王潇潇的父亲是校长,她才没有去反抗。

“她很可悲。”向莜莜并不是那种会在别人背后讲是非的人,她微微惋惜,便不再言语。

陈诗萍见状,也不再说什么了。毕竟人家不愿意多说什么了,自己也没必要去叽叽喳喳的讲。

向莜莜在课间去了趟厕所,在她开门出去的时候,门竟然被反锁了。

“外面有人吗?能帮我开个门吗?”向莜莜叫到,她用力的拍门,希望能用声音吸引人过来。

可回应她的是一片无声。很快向莜莜便意识到,自己这是被整了。

“我知道你在外面,这么做很没意思,也很幼稚。我希望你结束这种幼稚的行为。”向莜莜很平静,在她眼里这种事情连初中生都不愿去做,可偏偏一个高中生这么幼稚。

外面依旧是没有人出声,但是一丝慌乱的脚步声出卖了她。

向莜莜冷笑,就这点胆量还想捉弄别人,真是愚蠢。

她朝着四周看了看,然后借助马桶,往上爬,可就在她要爬的时候,一桶水从头上浇了下来,瞬间湿透了她一身。

向莜莜用手抹去脸上的水渍,表情很不屑,又是这种小伎俩,真是够幼稚的。

她甩了甩身上的水,然后再次踩着马桶往上爬。

好在向莜莜身高足够,她爬出来很容易,看了眼与地面的距离,向莜莜一咬牙,跳了下去。

本以为完好无恙的落地,可谁知地面上有水,脚下一滑,竟崴脚了。

“嘶!”向莜莜冷吸一口气。自认倒霉,便只好一瘸一拐的走出厕所。

延伸阅读

葱头小猪便当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bq9c.shtml
广州启云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7月,是一家专注于美食文化传播、美食研发、餐

景博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gr1p.shtml
景博箱包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

信良记预制食材超市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bs5z.shtml
信良记预制食材超市,是由新辣道餐饮集团孵化,信良记董事长、新辣道副董事长李剑全程投资

哎呀呀饰品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uuve.shtml
哎呀呀饰品,一个懂得生活和设计的快乐优质生活体验品牌,由赛曼控股集团和韩国BBP株式

民丰饰品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u5rn.shtml
民丰流行首饰厂位于东莞市,临近深圳,是一家自研开发、生产、销售为一体之专业制造生产商

忆触记发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6xxa.shtml
忆触记发项目介绍忆触记发品牌隶属于广州脑立方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全脑潜能

井子苑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avbn.shtml
井子苑服饰是一家集设计、生产、销售及服饰文化传播于一体的性服装企业,公司一直立足长春

古丽兰珠宝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b15l.shtml
西安古丽兰皇朝珠宝有限公司钻石文化源于世界上最大的钻石非洲之星“库里南”。“非洲之星

尚艺陶瓷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a1ci.shtml
品牌创立时间:2013年04月28日品牌介绍:尚艺陶瓷是中国的特色产品,尚艺陶瓷以潮

三景车载电脑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dui4.shtml
义乌市三景汽车用品有限公司经销批发的汽车用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夜郎古墓之第一章

    百花谷外,一片片黑压压的兵马,东侧一身黑甲的军队是月霜王国最精锐的卫队“月光”,西侧身披血铠的则是阳炎王国的“血卫”。百花谷外围昔日的花圃早已经被马蹄踩成了烂泥,两军对阵中透出的压抑感和冲天的血腥气使谷内的守备抑制不住的脸色惨白,双腿打颤,稍微弱点的已经开始呕吐。谷主邢世臣紧盯着城墙下的两方军队,眉

  • 伐道诛天之轩辕战在线阅读第八章

    这会儿才中午一点多,刚吃了午饭不久。虽然如今才四月末,可黄海省干燥,紫外线强烈,只要一出太阳,被太阳照射到的地方温度就会迅速升高。所以大家这会儿一般就在家里忙活别的事儿,比如说备种子拌肥料之类的。倒不是农民自己怕晒,而是怕太晒了挖开的下层土壤水分干得太快,不利于种子沾染水汽好发芽。这年头,种子都比人

  • 冷月照:青丝成秋霜之暗箭难防(4)

    任天行出狱的消息,让整个苍南市黑道都沸腾了。“你听说没,监狱里那巨头要放出来了,听说是今天早上出狱。”“哎!以后怕是整个苍南市都要改朝换代咯。”“怕啥!大不了召集弟兄们弄死他,不过只要他不来找我们的麻烦,我们也不会跟他过不去的。”“就怕人家的胃口,不是你我能猜想地到的!这是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

  • 不要吃兔兔星际清点宝贝,海盗日记【求打赏!!】

    林锐控制这寻宝龙,抓这潜水网兜,向着沉船的方向而去。来到沉船位置后,寻宝龙再次钻了进去,来到船长室后,开始把金银币一一装入网兜当中。很快满满当当的,一种沉甸甸的感觉让林锐感觉非常幸福。把金银币收罗完后,再用一个网兜把那个完好的宝箱整体装了起来。带着东西出了沉船,林锐命令一声:“起航”等待了半个多小时

  • 逃离作者笔下在线阅读第1章

    炎炎夏日,夏瞳像往常一样坐在电脑桌前打开电脑,点击某平台进入一款名叫群星的星际战略**。“这波兰蠢驴做**就不能开个多核吗,每次玩到最后卡的要死,算了SL吧”默默吐槽下开发商。打开编辑界面。“这次尝试一下之前都没有玩过模式。”这次选择太虚流浪开局,之后就是人种选择,选择在创意工坊上早已下载好两种人物

  • 从荒村开始第二章

    唐幼宁想到这里,再朝姜狄望去,对方的穿着很简单,蝙蝠衫被塞在裤子里,随处可见的穿搭,却给姜狄穿出不一样的风情。那宽大的袖子,在姜狄高挑的身材下,不仅没显得臃肿,反因短衣的设计,把她四六比的黄金身材,完美体现出来,抬手间,露出平坦结实的腰腹,雪白的肌肤,简直能扼住人的呼吸,更不要说,同样白嫩的长腿。唐

  • 炮哥的小夫郎第六章在线阅读

    微风和煦,苍穹之上挂着厚厚云朵,阳光从中穿过,形成一条条可视却不可触的光柱,光柱照射大地,一切还是像往常一样。张墨尘深呼一口气,结束了今日的晨练,只是父亲张天峰不在身边。张墨尘收起银剑,矗立仰视天上的云霞,脑海中回忆着和李子崖对决的一招一式。“李子崖很强!”良久后,张墨尘低声感叹,右手下意识抚摸了下

  • 一鹿竹马恋青梅在线阅读第4节

    自十一从河洛老家回到荆楚大地之后,意欢和无尘就将婚姻大事提上了日程,但没想到这竟是他们离彼此越来越远的开始。在意欢老家的时候,妈妈已经将家乡结婚的习俗礼节、彩礼嫁妆什么的全都和意欢交代了,让意欢转达给无尘,再有无尘转达给他的父母。意欢说:妈妈交代,结婚的话房子、车子、彩礼都要的,房子至少要付个首付,

  • 上帝是个学生在线阅读第八节

    此时罗阳所租房子的对面房间里,少女才刚刚回来不过十几分钟。本来她当时出去看见罗阳在客厅,躲在罗阳卧室里躲了好长时间。后来感觉外面没动静了,探头看一下发现罗阳躺在沙发上像是睡着,才小心翼翼的回到家里。但却完全没有困意,每每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她的脸上就不由得泛起一阵红晕。整整十二次,将近六个小时啊,她

  • 一觉醒来睡在男主身边第八章

    第八章来人正是武三娘,她正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武墩儒,武修文,和陆展元的女儿陆无双,外甥女程英逃跑,刚刚远远听到琴声,觉得夜里敢在荒山野岭出没还有闲情逸致弹琴之人,必是武艺不凡之人,自己几人可以去寻找求助,可近来才发现,只是一老两小。不禁叹了口气,正欲离去,却听到几声咕咕声儿,原来是逃的久了,又闻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