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巅峰狂少之半只烧鸡(2)

作者:菠萝哥哥 来源:17K小说网

其实却不是黄乞儿想的胆子小,而是这一路来发生的事情着实怪异。这一群人来头到也不小,家主在世时不能说名震江湖,但是王朝西北边陲十三城有头有脸的人倒是多多少少会买点薄面,江湖人称缥缈剑张宗泽,年轻时凭借一手缥缈剑法也闯出不小名头,后来在平阳关外长亭内与走商到此歇脚的年轻小姐孔如云相遇,两人一见钟情,孔家大小姐并不嫌弃张宗泽草莽出身,待商队出发时却发现大小姐不见了,只发现了一封书信,无非就是决定与情郎私奔江湖之类的话,孔家家主气的暴跳如雷也无可奈何,而张宗泽也没有亏待孔如云的青睐,在平阳关平阳城白手起家建立下诺大家业,并且一生没有立偏房,更别说逛青楼喝花酒之类的话,这件事倒是成了一件江湖美谈。正值壮年的张宗泽却突然在今年年初一月份撒手人间,抛下了母子二人,怪事就此发生了。就在母子二人为张宗泽守灵一夜准备回房休息时,一个下人慌慌张张跑进来说死人了,众人一看,却是柴房老李头死了,因为身体并无异样而且年事已高,众人也没多想,老李头无妻无子,张夫人(也就是孔小姐,下文都称为张夫人)安排厚葬也就算了,但是怪就怪在这里,守灵三夜三晚死了三人,而且都是无声无息,没有挣扎痛苦,尸体上也没有丝毫伤痕。下人门这时都开始疯传,说是张老爷年纪轻轻的就死了,没活够,要把这些东西都带下去,张夫人自然也是听到了这种言语,为了稳定人心,出钱请了官差来查看,两个官差也毫无头绪,就随口敷衍了一个生老病死。张宗泽在世时这些官差自然是不敢这么敷衍了事,但是人走茶凉这个道理张夫人还是懂的,白白搭了一百两银子进去也没法跟人计较,更不可能讨回来的。

事情拖到了二月中旬,这期间已经死了二十多人,其实家仆倒是早就被遣散了,不遣散也早就跑得差不多了,最后只剩最早跟随张宗泽的一群心腹。平阳城都传遍了张家闹鬼,其实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张家这是得罪了一个江湖高手,祸不及妻儿一向是正道准则,但是明显这背后使下作手段的就是一个小人。其实说到底还是妇人之见,非要极尽繁琐的风风光光下葬,这就耽误了十来天时间,还要变卖家产,要是爽利人早就拍屁股跑人了。待张夫人变卖完家产第二天一早准备妥当,叫人去催儿子张玉安起床收拾时,后院突然传来一声哀嚎,众人暗道一声不好,张夫人也是瞬间脸色煞白,急急忙忙闯到后院房间一看,却见张玉安在床上抱着暖床丫头翠玉泪如雨下,另一个丫头冬香坐在床脚衣衫凌乱也被吓得瑟瑟发抖。张夫人长舒一口气,暗道佛祖保佑,万幸万幸。

将众人都打发出去,张夫人坐在床侧刚想开口安慰自己家的宝贝儿子,却突然通过衣衫口看到翠玉雪白的胸口下侧有一个暗红的指印,而张玉安还哭喊着要为翠玉报仇,张夫人不由怒从心中来,怒喝道:“孽子,你简直混账,你、你、”须知张夫人出身名门,到这么大年纪也没有跟别人发生过口角争辩,亡夫刚刚下葬,儿子却行此混账事,一腔怒火想发泄却不知怎么责骂,而张玉安呢,就一个独子,从小骄纵长这么大更是没有遭过一点打骂,被母亲大人突然大声呵斥也是呆住了。张夫人看到张玉安脸上犹挂着泪痕,心下一软,不由软声道:“罢了,你快快收拾吧,我们马上出发,去安丰府投奔你舅舅。”张玉安泣声道:“娘,我想把翠玉下葬再走。”张夫人叹了一口气,不得不说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到这个节骨眼上张夫人却还是答应了自己的骨肉张玉安。

等张玉安亲手把从小一起长大的翠玉安葬完毕已经是午时,众人收拾细软,备齐干粮自东城门而出,上官道直奔安丰府,此时却是一辆马车外加五六十骑人马。本以为出了平阳城就万事大吉,而所谓江湖仇怨无非就是张家在平阳城损害了部分人利益,可是万万没想到,在接下来的行程中,依旧是每晚众人风平浪静的熟睡,第二天就必死一人。待走到第五日下午,最可笑的事情发生了,拦路抢劫!没错,在官道上拦路抢劫!

张夫人一干家众心里被这些天折磨的痛不欲生,现在敌人现身,二话不说,也不问是不是这群人背后使下作手段,直接抽刀拍马便冲上去,连张夫人开口说话的时间都没给。谁知一交手却让众人大吃一惊,这哪里是什么普通小毛贼,五六十人围攻二十多人马却被打的溃不成军,韩立涛对管家周全说道:“周大哥,赶紧让张夫人弃车上马逃吧!纵使我们上去能抵挡一时半会,但是多半逃不了,更别提安全护送张夫人母子到安丰府。稍有闪失,我真的是没脸下去见张宗泽兄长。”韩立涛就是前文提到的,黄乞儿眼里那个猥琐道长。“道长说的在理,我这就去跟大嫂说。”

弃了马车,管家周全喝道:“兄弟们撤!”众人拍马便走,边打边逃,过了整整半日的功夫才将悍匪甩脱,收拢众人清点人数却只剩下二十人,金银细软更是损失大半,张夫人泪如雨下,“我们母子二人连累了大伙,对不起死去的兄弟们,你们还是散了吧,这些金银细软都拿去,找个地方安家落户,结婚生子好好过日子。”“夫人快快别这么说,没有张大侠哪有我们,当初我们都是一群吃不饱穿不暖的街头混混,张大侠收留我的时候,那年冬天雪特别大,要是没有张大侠,我早就是一具尸体了。”众人纷纷如此说,况且在西北就算是一个普通武者,无不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张夫人却只是摇头,让众人赶紧离去。“兄弟们说得对,贫道早年与义兄相识,一见如故,如果弃之不管,如何向义兄交代,大嫂还是别说了,贫道我就算是死也要护送你们母子二人平安到达安丰府。”长相一直受众人嘲笑的韩立涛斩钉截铁道。众人又劝慰了一会,张夫人才收拾心情上马赶路,然而刚刚为了逃命乱跑一气,此刻却丢失了方向,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山林树野混乱走了三天四夜才摸到了三山镇,不出意外地,四个晚上还是离奇死掉了四个大好青年。

所以在三山镇外,一行十六人却能被黄乞儿一人挽了一个剑花给吓到,因为人心这东西是真的说不准的,一个持剑武者畏手畏脚的情况下打不过一个地痞无赖也不是不可能,一旦失去了热血勇气和胆量,一只耗子也能惊退象群。

不过黄乞儿是没法继续想那么多了,两块薄饼吃完,感觉还是很饿,冒着丝丝暖气的井水都喝了两瓢了,五分饱的感觉都没有。鼻尖隐隐传来香味,可以肯定了,是肉!“他娘的,凭什么别人喝酒吃肉,我却要喝凉水充饥,老天爷何其不公!今天黄大侠我也要替天行道,劫富济贫。”黄乞儿这般想着便从土墙一跃而出。

还是老地方,李大娘家厨房后墙的柴草垛,拨开柴草垛土墙上有一个**宽的洞,这个洞倒是成就了黄乞儿与黄三爷的义父义子之情。这个洞也不是黄乞儿挖的,那时黄乞儿才七八岁的样子,的的确确是个吃**饭的小乞儿,天还没亮,黄乞儿站在柴草垛这里撒尿,黄三爷却刚好从柴草垛里爬出来,淋了黄三爷一头一脸,黄三爷惊叫了一声,墙里面传来李大娘的声音“怎么了?”“没事,没事。”黄三爷赶紧捂着黄乞儿嘴巴把他抱回了家,这么一住就是七八年功夫。

黄乞儿看着洞默默微笑,当年他不懂可不代表现在也不懂啊!废话少说,趴在洞口都闻到香味了,还没爬出墙洞,黄乞儿就暗自纳闷了,现在还掌灯,多浪费油啊。也不管那么多了,拨开厨房的柴草站起来,黄乞儿一下子呆住了,这一幕对于义父来说肯定似曾相识,在他身上嘛,应该叫昨日重现?

李大娘家厨房里面,正是赶了几天路正在洗澡的张夫人,张夫人在洗澡时候就听到了柴草响动,并未做多想,谁知响声越来越近,甚至靠在墙角的柴草都耸动了起来,“难道真的是亡夫还阳来?”张夫人心想。

待柴草垛里面的黄乞儿站起来,两人四目相对,瞬间都愣住了。“好,好巧啊。呵呵”黄乞儿干笑道。

“啊——”女人惊叫声在这个安静的夜安静的小镇显得特别的尖亮,对黄乞儿来说不亚于义父讲的传说中的狮子吼,甚至威力还要大些。

张夫人飞快转过去坐到桶里,房外传来众人焦急的呐喊声,“别进来!”张夫人娇喝道。“怎么了张夫人?”“我没事,别进来,都回去休息。”张夫人急促道,待众人都回去了张夫人冷声道:“你深更半夜鬼鬼祟祟来这里干什么?还不出去。”

黄乞儿盯着张夫人光洁的后背,倒不是起什么坏心思,而是张夫人后背刻写了许许多多小字。“哦,我肚子饿了,来李大娘这里拿点吃的,怕敲门打扰你们休息不得已才这样进来。”

得知原因张夫人心下一软,这个孩子与自己家安儿年纪相仿,却是个苦命的孩子,从小无父无母行乞街头,饿着肚子却还能为别人着想,自觉刚刚口气有点重了,柔声道“锅里面还剩半只鸡,你要是不嫌弃将就着吃吧。”

何止是不嫌弃,简直是喜上眉梢,上次开荤是什么时候久远的都忘了。“多谢张夫人,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黄乞儿目不斜视,坦坦然绕过浴桶从锅里抓起半只烧鸡走了出去,关上房门顿了顿,低声道:“我也是饿坏了,张夫人请见谅。”

不说这句话还好,须知张夫人和大多女人一样,多愁善感而且为人善良,听了这句话心中更是过意不去,甚至觉得是自己给别人添了麻烦。

也幸好黄乞儿遇到的是张夫人,随随便便换一个行走江湖的未婚女侠,今晚不挖了双眼也得脱一层皮。黄乞儿回到家中一口气啃掉半只烧鸡昏昏睡了过去,一夜无话。

延伸阅读

新时代饮料加盟  http://www.didierplinguet.com/n2ov.shtml
新时代饮料经销的啤酒饮料、百威啤酒、喜力啤酒、百加得冰锐、RIO锐澳鸡尾酒乐堡啤酒、

顶韵加盟  http://www.didierplinguet.com/pjkr.shtml
顶韵家居饰品主要生产的是zakka、树脂工艺品、树脂、工艺品摆件、zakka摆件、欧

佟小曼手工茶饼坊加盟  http://www.didierplinguet.com/bc2m.shtml
佟小曼手工茶饼坊传承了福建茶饮经典精华,同时也加入了时尚饮食理念,更是加上了独特的品

傲叶加盟  http://www.didierplinguet.com/ni74.shtml
傲叶实业-您身边的礼品定制管家,主要经营五芳斋粽子提货券,中秋品牌月饼券,阳澄湖大闸

嘉华珠宝加盟  http://www.didierplinguet.com/6pxg.shtml
嘉华婚爱珠宝是中国珠宝界历史最为悠久的驰名品牌之一,创建于清朝嘉庆年间(1799年)

玛蒂诗加盟  http://www.didierplinguet.com/gd0i.shtml
MATISSE(玛蒂诗),一個名字起源于法国的時尚腕表及配饰精品品牌。HENRIMA

渔满多加盟  http://www.didierplinguet.com/xq2z.shtml
渔满多渔具、8-12米长节碳素手竿、台钓竿、矶钓竿、海竿、玻璃钢筏竿、插接竿、路亚竿

奥库体育用品加盟  http://www.didierplinguet.com/sflc.shtml
奥库体育用品加盟_公司简介福州奥库运动用品有限公司是一家融合电子商务和传统商业的创新

吉的堡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didierplinguet.com/sdye.shtml
吉的堡少儿英语加盟公司简介吉的堡教育集团(吉的堡隶属上海吉的堡教育软件开发有限公司)

世世缘过桥米线加盟  http://www.didierplinguet.com/myl.shtml
在美食行业中,大家都喜欢有特色的产品,而米线就是很不错的选择。世世缘过桥米线就是很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天生贵女第十章在线阅读

    【警告,警告,受到攻击,死否继续前进?】飞行车在到达七十二洞半的半洞时,就受到了爆松的攻击。如果仔细分别就会发现向他们发射而来的爆松松针看上去比其它地方的更密集,破坏性更大。“我们还要靠近吗?这两开出来的飞行车防御不是很好,如果要靠近恐怕要先回去改装一下。”白瑜瑞看着把防护罩钉出了一个个小凹陷的松针

  • 穿越之吾家有夫初长成第五章在线阅读

    正在空中翻腾的红云,好像很抵触从西方西来的长剑。当长剑逼近的时候,那些红云急剧翻腾起来,宛如一头从火海中升腾起来的火龙。张牙舞爪,向着闪烁青光的长剑,强势冲击过去。火龙想要将长剑拍落到地面去。剑气逼人的长剑,似乎意识到火龙的意图,骤然加速,使得剑气更加狂暴。眨眼时间,长剑和火龙碰撞在一起。长剑穿破火

  • 西游记之最强帝王在线阅读第3节

    灰色的信鸽在三日后带来了便宜师傅的回信。叶冷看过放在前面的信,随手把附在信后的地图交给戴沐白。几日间的协作战斗和相处,两人之间已经产生了一定的默契,戴沐白迅速把地图铺开,用一根特意削成铅笔状的木炭在上面勾画出路线——他深知叶冷的路痴属性,这种重要的事绝对不能交由叶冷来做。做完这一切,他把木炭笔收好,

  • (重生)素手断翠芳踪渺渺

    所有人都惊呆了。叛军们说什么也想不到,这个大秦的帝王,居然有如此强横霸道的攻击方式。大秦的勇士们,也想不到,他们的大王,居然,能有这样匪夷所思的进攻方式。这,这简直就是神一样的攻击。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叛贼樊於期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黑衣人的眼睛,从重重遮掩住自己面孔里,射出两缕精芒。同时,他的

  • (快穿)就想好好睡一觉之百花大会(2)

    百花大会,四大门派齐聚一堂,共同享受着万千桃林和那香醇的桃花酿。白卿予还在床上做着美梦,虞潇潇走到白卿予门前敲了敲。“卿予你在吗?百花大会快要开始了”“唔,我要睡觉,我不去了!”白卿予翻了个身继续睡觉。“不行,百花大会三大门派都会来,我们可以去看看有没有好看的小哥哥,快起来啦”“不要嘛,你自己去”白

  • 体坛风云在线阅读第8节

    叶老离去后,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五天。易尘除了白天帮忙打理草堂事物出门送药外,更多的时间还是闷在自己的小房间中不知在研究些什么,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后院会隐隐约约响起金属研磨与木材雕琢的声音。第六天的傍晚,晚霞像往常一样染红了整片的天空,西岚城门即将关闭,落日余晖处出现了一个风尘仆仆的身影,马背上

  • 三千河山第3章在线阅读

    回到南天门。见到太白金星赶上来,被拦截在门口的孙猴子不由怒道:“你这老儿怎么哄我?说奉玉帝招安旨意来请,却教这些人阻住天门,不放俺老孙进去?”被猴子一顿呛,太白金星也不恼,而是笑眯眯开口道:“大王息怒。你未曾到过天界,却又无名,众将士与你素不相识,怎肯放你擅入?”“等见了玉帝天尊,授了仙录,注了官名

  • 协魔者在线阅读第7章

    苏念还在兀自幽怨,总是摸不到,洛妍就暗搓搓的看着苏念在那里纠结。这其中趣味么……嗯,不可用言语能够说清。【“其实吧,我并不在意,苏念摸到我的头顶,”】洛妍声音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笑意,【“但就是,看着苏念摸不到后的表情觉得……很有趣。”】没错,确实很有趣,所以,想要戏弄小苏念。大概真的是因为……太有意

  • 别惹腹黑狂妃什么是‘神’

    晚上,铁山按着腾老的吩咐又督促青云习练了几遍炼体术之后,累的双腿发软的青云并没有立刻躺到床上去呼呼大睡。而是坐在床上拿来纸笔,回忆起白天腾老对他说的话语,把自己还不太理解和容易遗忘的重点内容都写在纸上便于记忆。“武道…O界…胆识…弱肉强食…功法…炼体…炼气…灵根…寿命…天才”青云一边写着一边嘴里念叨

  • 夜王之夜尽天明败露

    “枫哥,没事吧。”逼走叶小宁,狗哥赶忙过来问候林枫,虽然诧异林枫为何不展露自己的能力,但是狗哥知道这些不属于自己考量的范围,只能压下心底的疑惑。倒是饿狼很直接。“你为啥不亲自出手?莫枫那么强,你该不会是外强中干吧?”说着,饿狼试探性地伸出手在林枫肩膀上一拍,咔嚓。林枫的骨头应声而碎,疼的林枫直接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