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隋唐之老子是罗成在线阅读第3节

作者:梦百 来源:飞卢小说网

杨帆开门一看,只见两个小巧玲珑、衣着华贵的妙龄少女站在院门口,正忽闪着两双漂亮的大眼睛冲自己上下打量着,看年纪貌似不超过十四岁。

当然,年纪虽小,但都是十足的美人胚子,再过得三五年必定是倾城之姿。

想到其中一位小姐装束的少女极有可能就是糜贞,杨帆不敢怠慢,赶紧笑呵呵的举手招呼:“嗨,早啊!两位美女登门,不知有何贵干?”

非常后现代的招呼方式,但他丝毫未觉不妥,举手投足自然而然,显得落落大方。

见他如此,二少女先是愣了愣,随即对视一眼,齐齐掩嘴噗嗤一笑。

杨帆抚了抚自己的寸板头,猜到可能是自己的形象在她们眼中比较滑稽,不由略感尴尬。

但他很快恢复如常,笑呵呵地问:“不知两位美女何故发笑呢?”

一身小姐装束的少女忍住笑意,偏头看着他,一脸好奇的反问:“你是不是刚还俗不久的和尚呀?”

这个问题很重要,杨帆赶紧端正态度,大手一摆:“不是,绝对不是!”

少女笑着说:“那为什么你的头发会这么短呢?须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

杨帆听出来了,她所要表达的意思是说,既然你不是和尚,那就不该将头发剪短,因为这是对父母的一种不敬。

“唉……”他轻叹一声,摸了摸头上的一道疤痕,快速找到了理由:“这位美女有所不知,我是因为前段时间头部受过重伤,为了方便治疗,这才不得不剪掉了父母所赐予的头发。诚然,我确实是不孝,当真愧对已然过世的父母双亲啊,唉……”

听他这么一说,又涉及父母双亡的伤心往事,二少女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连番低头告罪,杨帆自然是爽朗一笑,连称不妨事,并趁机邀请她们进屋一叙。

三国时期的人尚未遭受后世朱程理学的毒害,在男女大妨之上倒没有杨帆所预想中的那么古板,对于他的邀请,两少女几乎没什么犹豫就欣然答应了。

想必,她们来这里,可能正是打算要好好见识一下他这个鲜有能见的平头小子。

进入院子,杨帆搬出几个蒲团来,请她们落座。

没办法,谁让三国时期还没开始流行胡风呢,在中原大地上根本就没有桌椅板凳一说,书写吃饭什么的,都是跪坐于案几前,后世岛国人就是受了这种汉文化的熏陶。

相互介绍之后,杨帆大为欣喜,果然不出所料,来者正是史上有名的“糜夫人”糜贞,另一个是她的贴身丫鬟乐儿,也被赐姓糜。

“杨帆,以后在那些世家大族的名门闺秀面前,你切不可初一见面就以‘美女’称呼,这样会唐突佳人、失了礼数,万一人家认真计较起来,弄不好你会吃大亏的。”

一番闲聊下来,大家熟络了不少,糜贞便笑着对他善意提醒道。

“是是是。”杨帆连连点头:“那些名门闺秀肯定没你这么美丽贤淑、善良大方好说话,我以后一定注意。”

瞧着很虚心的样儿,实际上他却是在讨好糜贞,赞她贤良淑德,结果惹得糜贞掩口笑个不停,漂亮的大眼睛弯成了月牙儿,看起来十分受用。

小美女笑的这么开心,正是杨帆喜闻乐见的,知道自己此刻已经在她的心里刷到了不少的印象分,噢耶!

“嗯,瞧这光景,我的萝莉养成计划极有可能成功……对了,以后决不能让糜竺投效到刘备那厮的手下,不然我这计划铁定要破产……”杨帆暗中得意的同时,也开始对今后的生活有了初步的计划。

刘备这个爱哭的长臂大耳朵鬼,一定要找个机会,设法好好的打压他一通才行,决不能让糜竺再像历史上那样,将如此善良可爱的糜贞给推进刘备的死亡火坑!

穿越到这会儿,他除了坑爹计划之外,于是又多了一个美女拯救计划。

不光是要拯救糜贞,刘备的另外一个老婆甘夫人也得顺带拯救一下。嗯嗯,还有那什么貂蝉啊、蔡文姬啊、大小乔啊、步练师啊、郭女王啊、孙尚香啊、甄倩啊、祝融啊……等等等等,一大票的苦命美女都是需要帮助的,我杨帆杨子风英雄了得,拯救她们责无旁贷!

旁边,糜贞和糜乐儿哪知道眼前这家伙瞬间就转了这么多念头啊,此刻兀自嬉笑不已。

泡妞,光是逗她们开心还不够,还得适当展现一些智慧和才华出来才行,不然容易让美人认为他只是一个会耍嘴皮的逗比、实则无能之辈。

于是,杨帆立即拿出他远超三国人士足足1800多年的见识,给糜贞糜乐儿接连出了三道脑筋急转弯,然后在接连否定了她们所给的几次答案后,非常无良的打发她们回屋去慢慢思考,等想好了正确答案再过来。

嗯,这招叫做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着是要考她们智力,实则是要在她们心里系上一根无形的绳索,牵动她们的芳心,让她们为了求取正确答案而经常往返于自己的闺房和咱这座小院,于是乎,感情就在潜移默化中慢慢的形成撩……嘿嘿。

当晚,糜府的后进正屋,糜竺的书房内。

“兄长!那个新来的杨帆太不像话了,才来两三天居然就开始对我们家小妹图谋不轨,必须尽早将他赶走才行,不然迟早要惹出什么事端来!”二家主糜芳一脸怒容地对糜竺说。

正在案几前翻看竹简查阅账簿的糜竺,抬头看了他一眼,微笑摇头道:“子方,你也不小了,怎么遇事还是这么急躁?杨帆乃是我昔日恩公的义子,恩公托我代为照看,岂能随意驱逐。再则,小贞自小便伶俐懂事,你我其实不必担心,她知道分寸的。”

糜芳急道:“兄长啊,你是没见到小妹从杨帆的院子回来之后,那副茶饭不思的模样有多么让人担心,这分明就是少女怀春的迹象呀,我们必须尽早阻止这件事!否则,一旦传扬出去,我们糜家必然要遭人耻笑的!”

“少女怀春?”听了这话,糜竺的脸上立现古怪之色,眼神透出了笑意。

这让糜芳有些愕然:“难道不是吗?”

糜竺呵呵一笑,拂须道:“子方想多了,小贞并非因男女之事而茶饭不思,仅是为了破解杨帆所出的三道难题而已,这才苦苦思量,呵呵。”

“难题?什么难题?”糜芳大奇。

糜竺道:“第一题,问,铁锤锤鸡蛋,为何锤不烂?第二题,又问,你能做,我能做,大家都做;一个人能做,两个人不能一起做。这是做什么?第三题,再问,有一个字,人人见了都会念错,这是什么字?”

“铁锤锤鸡蛋,为啥锤不烂……”糜芳当即掐着下巴思索起来。

糜竺笑而不语,又重新低头查阅账簿,但实际上,他也在暗中思考着以上三道题的答案……

次日,思索了整宿的糜贞和糜乐儿顶着两对熊猫眼,一大早的就跑来杨帆的院子敲门了。

杨帆打着长长的哈欠将她们迎进院里,心里得意不已,却还装作一脸不爽的样儿,抱怨道:“咋这么早就跑过来了啊,简直扰人清梦,我睡的正香呢,真是的。”

糜乐儿首先就不乐意了,狠狠白他一眼,气鼓鼓道:“你倒是一夜好睡,却害苦了我和小姐!”

杨帆一边在屋角的水缸里取水洗脸,一边撇嘴说:“你们睡不好,这关我何事?讲点道理行不。”

糜乐儿怒道:“如何不关你事?要不是你昨天出的那三道破题,我和小姐何至于彻夜辗转难眠!”

“哈!”杨帆很有个性的甩头一笑:“那么简单的题目,你们想了整晚都猜不出答案,居然还好意思责怪我?小美女,你快别逗了。”

“你……”糜乐儿顿时涨红了脸,指着杨帆,一时说不出话来。

“好了,乐儿。”糜贞拉住糜乐儿,示意她别再说气恼的话,然后羞红着脸看向杨帆:“请恕小妹愚钝,那三道题目任凭如何思索,却总是难测其义,不知杨兄可否提示一二?”

杨某人一听这话,顿时欢心,嘿嘿,灰常好,这才一夜过去,她就叫我杨兄、自称小妹了哦。

“需要提示呀?”杨帆将洗脸布晾好,点头一笑说:“好的,没有问题。”

闻言,糜贞脸上更红了,低头抿着嘴做聆听状,实则有些不敢与他对视,毕竟自己的智力没过关,蛮丢人的。

而糜乐儿,则是对杨某人报以警告的眼神,提醒他最好给出有用的提示,别拿一些模棱两可的东西来折磨人。

“咳咳。”杨帆清清嗓子,不紧不慢的说道:“第一题提示,铁锤锤鸡蛋,蛋蛋自然是碎了;第二题提示,你能做,我也能做的事情,一般都是晚上才做;第三题提示,人人都会念错的那个字,一般在小孩干了坏事被父母惩戒的时候,他们都会低头去认。”

“这……”糜贞和糜乐儿顿时张口结舌瞪大了眼睛。

看她们脸上透出更为迷糊之色,杨帆差点笑出声,赶紧将头偏往一边,不去看她们。

俩妞原地思考了好一会儿,却总是不得要领,发现杨某人一直在用戏虞的目光在一旁看着她俩,而且一脸坏坏的微笑,这让俩妞羞的无地自容,赶紧跑了。

当晚,杨帆用过晚膳后,刚要烧水洗澡,就见糜芳板着一张臭脸跨进了院门,不请自来。

杨帆见了,联想到糜贞糜乐儿接连来这院里逗留,怕是引起了糜竺糜芳兄弟俩的不满,心里不由咯噔猛跳了一下,暗自担忧:这位未来的二舅子,他……该不会是来找我麻烦的吧?

延伸阅读

安信加盟  http://www.screwreality.com/ngx5.shtml
安信渔具是筏竿、台钓、手竿、海竿、矶竿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安信渔具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

麦卡加盟  http://www.screwreality.com/nmdn.shtml
麦卡汽车美容:公司简介麦卡mycar汽车美容养护中心总部位于都北京,是一家化、正规化

诗尼格酒庄加盟  http://www.screwreality.com/ynd4.shtml
皮埃尔男爵是法国王室贵族后裔,从小他便被家族庄园的葡萄酿造技艺所吸引,如同对爱人的依

洁净康航空水晶餐具加盟  http://www.screwreality.com/scl5.shtml
洁净康航空水晶餐具是一家集生产、研发、加工、销售于一体的实体塑料用品公司,率先引进国

鲁庆加盟  http://www.screwreality.com/yxcw.shtml
鲁庆面粉由庆云县鲁庆面粉厂运营,属小麦粉系列产品其品质优良,酿造工艺,口味醇正,以的

千优捷加盟  http://www.screwreality.com/a9zp.shtml
千优捷家电是佛山市顺德区千佳合电器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总部是料理机、榨汁机、豆浆机、碎

三星装饰加盟  http://www.screwreality.com/ut43.shtml
**装饰是集装饰设计、工程施工、材料配送为一体的装饰企业。致力于为消费者提供高品质的

乐清市皇隆照明科技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screwreality.com/nbds.shtml
乐清市皇隆照明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工业照明研发、制造、销售、服务为一体的民营企业。

红木古典家具加盟  http://www.screwreality.com/abem.shtml
红木古典家具位于河北廊坊市大城县。主营草花梨古典家具、非洲花梨古典家具、红木古典家具

指动生活APP加盟  http://www.screwreality.com/j2a.shtml
指动生活是一款Android平台的应用。指动生活于2014年成立于山东济南,是由开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被学长一见钟情的下场在线阅读史大郎夜走华阴县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

    第二回史大郎夜走华阴县鲁提辖拳打镇关西--------------------------------------------------------------------------------话说当时史进道:“却怎生是好?”朱武等三个头领跪下道:“哥哥,你是干净的人,休为我等连累了。大郎可把索

  • 萌学园之紫蝶幻语之我可以上你的船吗?【求收藏求鲜花!】(10)

    黄小厨没有丝毫犹豫,拼命地划船。“明白明白!”胖迪的眼泪又止不住的往下流。“这小娃娃会游泳吗?!”胖迪的新忐忑不安。欧阳诗诗连忙给胖迪递纸巾。“没事儿的,没事儿的……”不知道为什么,欧阳诗诗对这个可爱的小萌娃并不是那么担心……自己有一种强烈的第六感。这个小娃娃不简单……运气这么好,能遇到海豚。那肯定

  • 他的小星辰[甜]之像是8000米缺氧高空(10)

    楔子据悉,程锦执携新唱片回归,这次是不一样味道,据说是唱给初恋女友的。《缺氧》唱尽了一个男子对女子爱而不得的心酸,阔别多年,像是偶然间翻起老相片,面对早已模糊的面庞,痛到极致的哼吟,从而创作出了这首歌。歌词里唱道:看黄昏的街灯它将我笼罩鼻尖还有汽水瓶的味道狂风呼啸回忆对我发出警告原谅我曾孤掷一注追寻

  • 相思赋予张云雷之要钱(4)

    男人在周围人的暗笑中红着脸不再说话,从口袋拿出一支烟,刚想抽,突然想起车厢不能抽烟,站起身,拿起手包,满脸是气地向车厢尾部走去。她肯定是一个惯偷吧,不然怎么可能自己有5S还去拿4S呢?两个多小时过去,女孩从布袋里拿出小挎包站起身向车尾走去,很快进了卫生间。我端起茶杯,拿上手机,请旁边的人照看一下装着

  • 述世在线阅读第1章

    十二月的寒风如刀般在空中吹过,使得道路上的行人脚步变得愈加的匆忙。而天空也随着阴云的不断满布而显得阴沉下来,新的一场雨雪天气就要降临在这个都市之中了。凌樾一面把着方向盘在车流中间不断向前,一面想着自己待会能给女朋友送上生日礼物时对方会有多么的欢喜。三十不到的他,已经在事业上略有小成了,而且女友云清徽

  • 我靠学习变美[系统] [参赛作品]第一章

    文/沫问如果再给迦娜一次机会,她将不会选择走上那幢大楼的天台。她莫名其妙从救人的那一位成了被害的那一位。当天真的以为她已经控制住女人要跳楼的举动时,对方力气大的吓人,一个过肩摔成功让她双脚从混凝土平台脱离,从13楼的天台垂直往下坠。与此同时,她的警用对讲机传来同事的声音:“迦娜警官,我刚调查完轻生者

  • 奥特曼之春风二人组之第九章(9)

    李必那天跟我说的话给了我极大的安慰,好比一帖十分有效的安神药,我听了他的话后便感觉心情不似之前那般不安烦闷,畅快了很多。我对李必实在感觉惭愧,他对我可以说是很好了,而我却背地里偷偷吐槽他整天要么穿青袍子要么穿绿袍子,头上还戴着始终不变也是绿色的芙蓉冠,莫非李必是觉得:想要生活过得去,身上必须带点绿?

  • 青山笔录之第七章(7)

    三人来到餐厅,餐桌上已经满满当当地摆了一桌子美味佳肴。东方老爷子兴冲冲地对郁宁说:“宁宁你看,爷爷没骗你吧,都是你喜欢吃的菜。”“嗯嗯。”郁宁笑了笑,点点头。他在心里哀嚎,老爷子您别说了,您没看您孙子看我的眼神越来越不对了吗?您再说下去,我就要被他的眼神给杀了啊!老爷子领着郁宁到餐桌旁,让他坐在自己

  • 校园风云之青春不败死亡之谜(下)

    (一)我跟小美来到了刑警队,远远望去就看见刘正宇警官。他长得瘦高,头发蓬乱,穿着一身灰色体恤,在人群一眼便能认出。听人说他是个工作狂,吃喝拉撒住几乎都待在警局。虽然30多岁,但样子看起来像40多岁。我大喊:“刘警官。”他四处张望了下,终于看见了我,瞥了眼,像根本没看见我,继续朝楼内走去。我赶紧上前拦

  • 捕天图录第九章在线阅读

    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上官靖宇苦笑了一下;他这是怎么了;竟然会为一个刚认识的人难过;竟然有一股受伤的感觉;而她们到底是谁?刚刚的一切都让人不可思议;她们的父亲在她们心中到底有多重要?最后那句话一直回荡在他的耳旁;刺痛他的心;他就是这样看待他的;千金?高傲?那她们呢?贫困?可能吗?不止上官靖宇;林子然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