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权能之心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郁之都 来源:纵横中文网

“阿姐,我长大了。阿姐不如,恢复了身份吧。”

林玉致默了半响。

“阿瑾,咱们还有许多事要做,阿姐若恢复女儿身,如何在外行走。我们终究,还不够强大啊。”

林玉瑾闷闷的低下头:“阿姐,这几年,苦了你了。”

林玉致见他红了眼眶,便知是想起了过去的事儿,她忙转了话题道:“你也知道,爹对咱们这么好,若他知道我是女子,心里肯定会难受的。说不得还要给我挑个夫婿。”

林玉瑾立马表态:“找个夫婿也挺好的啊。”

林玉致敲了他一个爆栗:“说什么呢。”

林玉瑾委屈巴巴的捂着脑袋,道:“我瞧着傅先生就挺好。”

林玉致噗嗤乐了:“那个呆书生?”

“是啊,傅先生样貌清隽,学问又好,就目前看来,品性也是不错的。而且傅先生家里没了亲人,阿姐上头便没有公婆……对了阿姐,先生可知道你的身份?”

林玉致听这小大人头头是道,嘴角抽了抽。

“自然是不知的。阿姐我一向谨慎,在镖局这么多年,都未曾被人发现过。”

林玉瑾乍然想起傅辞那一脸茫然的神情,忽然想通了关节。怪不得先生对阿姐要娶妻的事儿漠不关心。合着人家根本就不知道阿姐是女子啊!

难道一直都是自己会错了意,阿姐和先生根本就没那回事儿?

霎时间,林玉瑾小脑袋瓜转了好几个弯。

他抿了抿唇,问道:“阿姐,你心里不会还惦记那个人吧。”

林玉致笑容僵在脸上。

半响,她瞪了眼林玉瑾:“你说的是谁,我早就不记得了。你知道的,阿姐已有婚约。”

林玉瑾张了张嘴巴:“阿姐,傅家人已经不在了,你又何必执着。”

林玉致摸了摸林玉瑾的头:“谁说傅家人不在了,阿姐不就是傅家人么,是傅家公子未过门的妻子。”

林玉瑾叹了口气,幽怨的叫了一声:“阿姐……阿姐总是要嫁人的。阿瑾一定会给阿姐挑一个世上最好的男子当夫婿,给阿姐备一份让天下所有女子都羡慕的嫁妆,阿瑾还要亲自背着阿姐出嫁,阿瑾会变得越来越强,站在阿姐背后,看谁敢欺负阿姐!”

“好了,你的心意我领了。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吧。”

火红的云霞映红了半边天,秋日傍晚微凉的风拂过田间,掀起一排金色麦浪。

一切静谧而美好。

可这样的日子,还能过多久呢。

南楚永定五年,八月二十。

由北秦名将周广陵率领的东路十万大军,在凉州城破,雁北告急,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北部战场时,悄无声息的翻过荡寇山,连续攻占宁口,富川两座边陲小城,满城军士百姓尽遭屠戮,无一活口。

济阳关口未及时收到斥候战报,周广陵趁其防守松懈,连夜奇袭,突破济阳关口,绕济州入潼山,兵指南楚江北腹地第一大关紫金关。

紫金关,江北第一雄关。北倚苍云山脉,东南临海。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其背靠江北平原,在整个江北占据极为重要的位置。

紫金关以城为关,有四城门,皆设瓮城,防御严密。

自北秦围关之后,紫金关严阵以待,丝毫不敢懈怠。

紫金关守将吕茂祥急召军中校尉商讨破敌之策。

一营校尉贺东道:“吕将军,北秦此番来势汹汹,周广陵又是北秦名将,指挥大小战役近百场,鲜有败绩。且紫金关乃江北平原门户,一关若失,北秦铁骑入我江北平原如入无人之境。依末将看,眼下该坚守关城,并速速奏报朝廷,请求增援。”

吕茂祥捏着胡子,点了点头。

二营校尉顺势说道:“贺大人言之有理。除此之外,我们当在关城内严格盘查,以防有北秦细作混入城中。另派重兵把守关内东西两大粮仓,于城门处加派守军,城墙多设□□手,投石机。一旦北秦攻关,我们也能及时应对。”

三营校尉刘志不赞同的说道:“北秦远道而来,直指腹地,一路急行,军士疲惫,且粮草供应必定不能及时。依末将看,咱们当请潞州,雍州派兵增援,与咱们里应外合,合攻周广陵。”

“末将赞同刘大人的说法。奏报朝廷一来一回需耽搁不少时间,可战机不等人,若等北秦援军到了,只怕战事焦灼。到时出现什么差错,可不是咱们几个能承担的起的。”

吕茂祥有些犹豫:“此事且容本将仔细斟酌。”

紫金关外的剑拔弩张并未影响到秀水村这个偏僻的小山村。

宋初年引着李婆子,吹吹打打的抬着几箱子聘礼在秀水村村道绕上一圈,而后返回陈家院子。

陈锦颜自知没了名节,早已配不上大郎哥,在得知大郎哥要娶她时,便生了要悄悄离开的心思。

陈锦生早就得到林玉致的叮嘱,叫他务必看好姐姐。陈锦颜几次欲走都没能得逞。即便过了陈锦生那关,也会被林玉致堵住去路。

这么一来二去的,就到了下聘这日。

林玉致出手大方,聘礼置办的十分漂亮。惹得秀水村众女子羡慕极了,尤其是刘香莲。

但却没有一个人敢说句不好听的。

盖因杨家被抄家的事儿,已经传回了秀水村,众村民无不唏嘘。

杨家在清福县也是风光一时的大户啊,还不是说被抄就被抄了。若论谁最恨杨家,那肯定是林家大郎啊。

林家大郎走南闯北,干的是刀口舔血的营生,又仗着威远镖局的势,结交三五个显贵不在话下。那杨家的事儿定是林家大郎在背后捅出来的。

若说小老百姓没事儿闲的,尽会脑补。虽然林玉致还纳闷这些村民怎么突然就对她恭敬起来了,不过没那些个风言风语,总是好的。

她早就想好了,若是下聘成婚之时,还有不长眼的敢说酸话,她肯定会打断他的腿。

聘礼已经下了,李婆子说了几句吉祥话,便叫林玉致给打发了。

陈家上头无长辈,林玉致又担心锦颜的肚子大了,事情瞒不住。索性做主将婚期定在十日之后,也是个好日子。

林父觉得日子仓促了些,但转念一想,早日成了亲,也好早早安定下来。指不定明年就能抱孙子了呢。

林父这些天整日喜滋滋的,若不是陈锦生千叮咛万嘱咐叫他不要下床,他怕是早就去村里显摆了。

好在陈锦生给他保证,十天后定叫他恢复如初,这才将林父给劝住。只是那颗雀跃的心情,早已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每每见到林玉致,都要殷殷的说上一通:“哎呀,老头子要抱孙子咯。”

林玉致:……………..

自家阿兄要成亲,虽然林玉瑾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儿,但面上总要挂着几分喜气的。

看自己先生依旧无所谓的样子,林玉瑾心里虽抓心挠肝的,但也知这事儿急不得。是以,每每学完课业,林玉瑾和傅辞聊天时,总是不动声色的将话题引到他阿兄身上。

“先生,我阿兄素来敬重读书人,你看看,你身上这崭新的袍子,还是我阿兄特意扯了布叫二姐给你做的。还有这袖口的翠竹,那也是我阿兄画的花样儿。这说明啊,在阿兄心里,先生正如翠竹松柏,飘逸洒脱,又一身傲骨。”

傅辞脸颊微红:“承蒙林兄抬爱。”手却不经意的在那翠竹上摩挲着。

林玉瑾溜溜转了转眼珠,拉过傅辞的手,殷殷说道:“先生不知,我阿兄自幼习武,为一家生计奔波,鲜少有时间读书写字。都说自己缺少什么,就会格外关注什么。阿兄敬重读书人,也是因为她将读书识字的机会让给了我。我心中愧疚,每每提及叫阿兄与我一起读书,阿兄总是借口镖局事务缠身。”

“哎,如今北边乱起来了,镖局生意冷清,阿兄现下也闲了下来,是以学生想请先生抽些空闲,教教我阿兄。”

傅辞见林家兄妹几人互相关爱,互相惦记,心中十分欣慰。

再想想林兄平日处事,但凡能动手的,绝不多说一句话。动不动就断人手脚,委实有些暴躁了。为自己以后考虑,他也得好生规劝林兄修身养性的。

“阿瑾所托,为师必当尽力。”

林玉瑾得了傅辞保证,笑眯眯的道了谢。

眼下这人都住在一个院子里头,先叫先生和他阿兄多多接触,培养培养感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总有稍微不注意的时候。待他筹谋一番,叫先生‘无意中’发现阿兄身份……先生乃正人君子,定会对阿兄负责到底的。

都说好女怕缠郎。阿兄既将傅先生带回来,必是对他的品性学识都很满意。只要自己悄悄烧上几把小火,叫先生对阿兄死心塌地……

阿兄总有一日会开窍的。

“……阿瑾,你在想什么?为何笑得这般……怪异?”

傅辞想说‘猥/琐’,但又有些说不出口。总之,阿瑾笑的古里古怪,莫名叫他浑身发毛。

林玉瑾心中打定主意,自是心情大好,他笑哈哈的应付两句,又缠着傅辞给他讲经史去了。

林玉致正琢磨着锦颜嫁过来要怎么住呢,若是借口怀孕分房睡,难免落人口实。锦颜又心思敏感,唯恐心中伤怀。可若住一间房,时日久了,锦颜若是生了什么心思,她又要如何应对?

烦躁的捋了把脸,哎,先将就几天吧。战乱已起,自己在家中也待不了多久,能避就避。等一切有了定数,再将身份和盘托出,相信锦颜自会想通的。

林玉瑾读书的声音从房中传来,林玉致循声望去,正好看到落日余晖映照下那张如玉容颜。

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年少时,她总是缠着那人教她念诗。那人眉眼淡淡,挂着温和的笑,缠磨不过自己,便会念上一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傅辞察觉一道灼热的视线看了过来,他抬起头,正对上林玉致呆滞的目光。眸中氤氲着雾气,不知是在感怀什么。

傅辞想起林玉瑾适才说的话,恍然大悟。

原来林兄竟如此渴望读书啊。

延伸阅读

一宿尘寰之月黑杀人夜  http://www.xxccz27.cn/gyi0.shtml
医女怜君,不过是太医院里的一个寻常医女。宫里给娘娘们看病,有些地方不方便,所以医女是

皇后重生之后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xxccz27.cn/pfmr.shtml
次日清晨,一声高分贝的尖叫声把我给惊醒。只是我还没来得及睁开眼,便被一股力道推得滚跌

(综英美)你到底有几个好爸爸相遇  http://www.xxccz27.cn/ysuj.shtml
灯红酒绿的繁华都市,隐藏在灯光下不为人知的故事,这里是z市,一个科技发达的沿海城市故

A不胜O[星际]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xxccz27.cn/6xuo.shtml
关悦并没有就此退缩,反倒笑起牵过郑善郁的手。她们握在一起的手在光柱中晃了晃。像是炫耀

谋太后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xxccz27.cn/88j.shtml
第二天一早。修在最里面套上佛拉士送他的衣服,然后再穿上一身舒适的标准战斗服,系好腰间

长江异闻录一场闹剧  http://www.xxccz27.cn/gw1b.shtml
就在迟梓胤沿着走廊往外走时,身后传来黑衣人的低语:“别瞎转,我带你去个地方。”她来不

我的寻宝人生之闺蜜(6)  http://www.xxccz27.cn/nb2y.shtml
查理·马里维自己回来了。在失踪了一周后,这个少年竟然自己回到了家里,他母亲发出了一声

丫鬟身子帝王心(互穿)你有房有车有老婆吗  http://www.xxccz27.cn/gnrp.shtml
事实证明我这次搏对了,安明集团根本不在乎那三百万,只是能赖就赖的原则,没多久那个律师

完美女婿之变异石蜥  http://www.xxccz27.cn/ac7h.shtml
夜风兮兮,带着一丝凉意,刮过乱石堆。张凡的视野中,花纹蟒借着身体优势,朝着石蜥方向滑

踏灭九霄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xxccz27.cn/a1fv.shtml
上部:九天星辰第一卷:初临异界第一章:好奇心害死猫对于玛雅文明,凌星辰一直很好奇,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死神 无踪第4章在线阅读

    艾玛虽然是修道院里受教育的,又最喜欢风花雪月的事,但她到底是田庄里长大的姑娘,从小耳濡目染,在祖父祖母管教她的日子里,俨然也是个农家万事通。后来卢奥老爹拿女儿做千金小姐一样娇养,但是艾玛小姐却是没有那么娇气。种田摘葡萄喂马挤奶甚至于榨油酿酒都有涉猎。她原来的心思只在上流社会纸醉金迷,现今她却关注着田

  • 红楼之月似湘雯第5章在线阅读

    跟在精灵王的背后被支使了一整天,卢修斯只觉得,如果梅林能活过来借他一个胆子的话,他想做的第一件事情一定是拿把刀捅死那个嚣张无比的精灵王。就像他不知道精灵王对自己从头到尾的各种嫌弃是从何而来,卢修斯也知道,不需要列举理由,他就能确定自己非常不喜欢这个精灵王。尽管比起前任“主人”的暴虐无度,现任“主人”

  • 丧尸涅槃!我的末世帝国崛起第9章在线阅读

    “孟清,你支支吾吾的样子,到底会不会做?”云锦焦虑地看着,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的孟清,失望地叹了一口气,“难道就这样让红萧抢走,好不容易到来的大老爷?”孟清望着云锦秀丽的面容之上,席卷了一丝忧愁。女为悦己者容,而身为顾府的姑娘,自然是以大老爷为天。孟清咬住了下唇,“云锦姑娘,我不是不会做,但是…

  • 超猛冥婚系统第五章在线阅读

    学院剑道社!当核后战争结束后,仅存的人类转战地底成为了人类复兴的有限的生命火种。那时核元素还没有完全进入进化阶段所以那是的人类是没有魔法可以使用的,那个时期也是新历史上最薄弱最可怕的年代,历史上称这个时期为——黑暗纪元。但人类的智慧总是让人叹服他们在地底建设家园抵御已经核化和魔化的人和动物。这个时期

  • 阴阳神婿在线阅读第六节

    林双雪的话让全场的焦点再次放在了林双双的身上,大家又开始仔细的打量她的脸,然后又看了看一旁高傲得不得了的林双雪,发现两人长得还真有那么几分相像,尤其是那双眼睛,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这个时候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林氏的千金在冲上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这个冒牌的准新娘跟自己长得有点像,所以才会说出

  • 网游之无限鞭尸糟糕的万里集团

    “财神榜?”原义和的眼神闪了闪,难得有些心虚,“小溪你怎么忽然提起财神榜了,你也知道,这两年生意不好做,尤其是家具厂,许多你爷爷手把手教出来的徒弟都忘恩负义,你爷爷走了之后他们许多人都自己单干去了……”“堂叔,我知道这两年生意不好做,可是自从你当上代总裁之后,咱们从望圩财神榜第七跌到了第十七,在这样

  • 我在鬼圈特有名在线阅读第1章

    “呃……你好?”“你好……”在飞扬的红色爆破背景下,迦勒底唯一的御主,咕哒子,与揍敌客家下任家主,现任三少,面面相觑。“我觉得那个藤丸立香是个很可怕的人。”准备归家前,奇犽·揍敌客顶着一头被风刮得更为凌乱的白毛,一脸严肃。多年来依旧青春永驻的伊尔迷回过头,与染上一身灰烬的奇犽不同,他显得冷淡又安静。

  • 彩云追日霞满天第8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一大早,马书记派的人就到了秦耀辰家,来人有五个,其中有一个带着眼睛的三十岁左右,是p县国土资源局的副局长,姓郑,另外的几个是陪同规划和记载土地的使用的。“你好,郑局长,这次麻烦你了。”秦耀辰问好道,“不麻烦,不麻烦,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工作。”郑局长连忙摆手道,他可是听马书记说过了,面前的少年是一

  • 刺刀与玫瑰在线阅读第一章

    乔怡和其他即将大学毕业的女生没有多大的区别,三年的校园恋爱刚刚因为即将到来的毕业而告终,男友觉得上海的生活压力太大,想回到家乡一个二三线的小城市发展。可是,乔怡的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又怎么能够为了所谓的爱情,任性地扔下妈妈一个人孤零零在上海呢?说到底,所有的问题都还在于爱得不够深吧。幸好,

  • 诡异复苏:我能无脑压制鬼在线阅读第6节

    “她曾经说过遇见我是她最大的幸运,但是现在看来是最大的错误,我们在四年前相遇,那时我早已觉醒实体,并且进阶灵师,那时候还小,没有意识到一个超能力者和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是没有可能的,我不可能时时刻刻守护在她身边,还记得三年前我去参加超能力者大赛,凭借着实体能力和灵师高阶的能力,我夺得个人赛的冠军,也帮助